69书吧 > 暴殷 > 第157章

第157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申屠这话说得无情,让旁边的老大臣一时间也气得吹胡子瞪眼,却不好对圣上发火,竟是噎在那里一个字都吐不出来了。

    叶无莺看着在不停撞击着光明神布下的防御阵的穷奇,和穷奇背上那些全副武装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士兵们射出的箭雨,不禁笑了笑,“你似乎很自信。”

    “若是不自信,我如何能走到今天?”赵申屠反问,“且我这个人只需有六分的把握,就觉得此事可行,现下也是如此。”

    “六分?”叶无莺的笑容加深,看向顾轻锋点了点头。

    顾轻锋一声令下,那些正轰击城墙的魔法炮忽然转变了方向,对准了飞在半空中的穷奇。

    “想要用炮击打中它们?未免太天真。”赵申屠正暗自想着,却立刻发现不对。

    从那些魔法炮中打出的,并非是威力强大几乎要打破京城神阵的魔法弹。

    每一挺魔法炮其实都刻印了两种魔法,除了方才轰击城墙相当于大魔导师全力一击的爆裂火弹之外,还有另一种魔法,侵蚀风暴。飓风席卷天空,一只穷奇发出尖锐的古怪鸣叫,几乎要刺穿人的耳膜。

    一个大魔导师其实并不可怕,即便是法圣,在叶无莺心里也未必有多强。可是几千个大魔导师打出一样的魔法,集中轰击一块地方,其可怕之处简直难以形容。

    穷奇巨大的身影在飓风中挣扎,那只被命中的穷奇终于还是像一只折翼的鸟,从半空中摔落下来,它背上的那些士兵自然没法幸免于难。

    赵申屠并没有因为眼前的场景而色变,他的眼瞳加深,忽然有种很不祥的预感。

    站在叶无莺身旁的司卿心中一动,“你早就知道?”

    “那时还不确定,直到谢玉拿到赵博瑞的迷信才算是肯定了。”叶无莺没有隐瞒司卿。

    “赵申屠身边还有其他背叛者?”

    叶无莺露出一丝冷笑,“他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事实上也不过就是因为他要的是一条孤王之路,那就让他孤呗,到头来落得个众叛亲离。”

    谢玉听明白了,“你早就知道有这个什么穷奇?”

    怎么看这侵蚀风暴都像是为了穷奇特意准备的,针对性太强了。

    “不知道。”叶无莺缓缓说,“只是我收到过提醒。”他指了指天空,“一条隐晦的提醒,让我小心空中的袭击。”

    所以,他给这些魔法炮刻印的第二个魔法,正是针对这一点。

    面对空中的来袭,侵蚀风暴要比爆裂火弹好用多了,这是叶无莺亲自翻过那些魔法书籍得出的结论,风无处不在却又难以躲避,最适合席卷空中的目标。

    “是谁?”

    叶无莺轻笑一声,“我不知道,只是有一个猜测。”

    人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行事,尤其这个世界,叶无莺早就没了那些天真的幻想。从东海之行过后,他就觉得背后有个人正在帮他,到看到穷奇的出现,这个感觉更是确认无疑。

    “没了穷奇,你还有什么呢?”叶无莺轻轻地说。

    赵申屠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从城墙上悄然退下,叶无莺就大概猜到了他大抵给自己准备了另一条退路。

    他从不是那种盲目自信的莽汉,更何况,那么多年天下江山的锤炼,使得他本就具备十分优异的帝王资质。他要跑,叶无莺决不允许他跑出这座京城。

    “走!”

    叶无莺带上司卿、谢玉和阿泽,直接跳上了黑河上的那道桥。

    于赵申屠而言,暂时放弃京城实在算不上什么,这个天下大多仍在他的掌握之中,天下世家多半能够为他所用,若有叶无莺替他清洗一下京城的那几个大世家,他还真是求之不得,因为他早就看那些大世家的不顺眼了。

    叶无莺甚至怀疑过他也许会就那么意思一下,然后弃城而逃,能派出白虎诛邪,放出穷奇,倒是可以看出赵申屠大抵还不想那么没面子。

    只是一个京城而已,赵申屠的心胸还不至于那么放不下。

    所以现在,他要跑了。

    战争之中,个人的武力反倒是其次了,比如在那数钱魔法炮的轰击之下,圣者贤士都不敢面其锋芒,更勿论其他。

    然而,当叶无莺带着三人跳上城墙的时候,众人才发现,同是圣者贤士,差距也可以这么大。

    这四个人看着还很年轻,年轻到让他们根本不敢相信!

    巫偶在最前方开路,他们不惧伤痛,自然无所畏惧,冲破城墙上高手的防御阵和由那些世家的圣者贤士构成的包围圈,之后便是叶无莺四人。他们毫不恋战,直接没入了一片死寂的京城小巷。

    “追!”城墙上容家的家主脸色十分难看,然而他发现自己喊出来之后,却没有多少人动弹。

    世家都是很识时务的,京城中赵家的高手不知道去了哪儿,就让他们心中有数了,这会儿再为了阻拦叶无莺对他下死手?城外可是有他十万大军呢。京城乃是他们家族的根基所在,若是到时候叶无莺丝毫不留情面,损失可就大了。

    更何况,赵家高手为了护卫赵申屠,这会儿一个都瞧不见,难免让他们心中更加不忿。

    如果这会儿还想不到就是蠢了,很显然,他们和这座京城已经被赵申屠放弃了。

    之前不曾想到,是因为赵申屠本人还在这里,哪怕赵家的高手不知隐藏在何处,他们也依旧很放心,只要赵申屠在就好。哪知道他退得太迅速太干脆,让他们根本还来不及反应。

    “想要利用我,做梦!”叶无莺冷笑一声。

    世家势大,那些小世家还好一些,京城的这些世家盘踞多年,背后有多少力量难以估计。上官家的早饭叶无莺不用想就知道定然是赵申屠故意纵容,就好比他纵容他的子女们互相陷害残杀一样,若不如此,他哪来的机会抓住他们的把柄,再将他们一网打尽呢?

    只是最后牵扯到天下江山,他才决定即刻出手,不再等待网罗更多的鱼。

    如今叶无莺大军围城,他与那些世家的关系从来不太好,赵申屠只需暂时退走,到时再将京城夺回,若是叶无莺占领京城之后直接清理一下那些世家,当真会十分符合他的心意。

    即便是不清理,到时候赵申屠就可以借着“投敌”的名义,清除异己,即便是不将他们像上官家一样连根拔起,却也能够削弱不少力量。

    尤其是徐家,上官家倒了之后,徐家就是赵申屠的心腹大患,可恨那老头子太谨慎,滑不溜丢,竟是抓不到多少把柄。

    赵申屠退走的时候,仍然在想这些后手,等回到宫中,才发现有些不对劲。

    一身黑衣的女子身姿窈窕,慵懒地站在殿中,她的身后跟着七八个一样黑衣的年轻男女。

    “皇后呢?”

    本该出现在这里的太史映徽却不见踪影。

    “你的那位好皇后早就背叛了你,你居然一直都没发现。”女子开口说话,却让赵申屠脸色一变。

    因为女子的声音太奇怪了。

    明明是一个人,偏偏发出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个年轻柔美悦耳动听,一个苍老粗哑刺耳至极,混合在一起着实叫人毛骨悚然。

    “阿裳你——”赵申屠迟疑了一下才叫。

    面前这位黑衣女子,自然就是春山楼主。

    赵申屠叫她阿裳,她取下面纱,却是一个容貌秀美的女人,只一双眼睛沉静沧桑,与她的年龄绝不相符。

    不着痕迹地退后了两步,赵申屠已经在思考要不要走另一条退路。

    “不用想了,其余灵阵都已经被你那乖儿子身边那位天巫封锁,根本不可能出得去。”女子开口,脸上带着温柔深情的微笑,眼睛里却透着十二分的恶意。

    不多时,女子脸上又现出痛苦之色,仿佛正在矛盾,竟然怔怔落下一滴泪来。

    赵申屠愣了一下,肯定地说,“你不是阿裳。”

    “我是啊,我一直都是……”这声音没了那份属于老妪的沙哑,是赵申屠熟悉的甜美,只是痛楚不堪,仿佛正受着难以忍受的折磨。

    赵申屠知道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没那个心情追究眼前的女子到底发生了什么问题,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

    京城极大,叶无莺的十万大军围城,不过也只是围住四面城门,京城的城墙虽高,黑河水虽波涛汹涌,于他这样的高手而言,却也算不上十分危险,只是到底要冒上一些风险而已。

    这样逃走,很可能会被叶无莺追击,但总比面对眼前诡异的情况好。

    “你看啊,这就是你的情郎,这样冷酷无情呢。我早就劝过你,你却不听。”这个声音明显是个年老的妇人。

    这位春山楼主身后的七八人仿佛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完全不为所动。

    赵申屠脚步一顿,他已经感应到了,叶无莺离此已经十分近。

    自己只是耽搁了这么丁点儿时间,叶无莺就来了,只说明自己刚刚退下城墙,他就毫不犹豫地闯入了京城,这样的勇气连赵申屠都生出了几分叹服之心。

    他忽然就想当面问一问叶无莺,“你就不怕这是个陷阱吗?”

    只需留下叶无莺,杀死他,京城之围自解。

    原本他是可以做到的,也有这样的准备,可是太史映徽不在,阿裳又变得这样古怪,一切都打破了他的计划。

    赵申屠再没有选择,又一次退回了殿中。

    “你还不放弃吗?”仿若老妪的刺耳声音又一次响起,“你看,父子相残,多么叫人愉悦的画面,是也不是?”她大声笑起来,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宫殿里,犹如鬼哭一般,叫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叶无莺到的时候,恰好听到她的声音。

    曾经在天下江山外,他与这位春山楼主曾有一面之缘,却想不到声音变化这么大?

    “若不是你,若不是你!”柔美的声音终于也变得尖锐起来,“我绝不会让你如愿以偿!”

    叶无莺感到头皮有些发麻,皱着眉说,“你到底是谁?”

    “莺儿,我的莺儿啊……”这个阿裳居然嘤嘤哭泣起来,叶无莺听到这个称呼,恨不得翻个白眼,这称呼比“莺莺”还雷人。

    这时,叶无莺看到大殿的暗处黑影之中,忽然有一个人影浮现,刀影如虹,竟是直直朝着春山楼主劈去!

    “你个老妖婆,快从我妹妹的身体里滚开!”

    “哥哥。”轻柔的声音响起,那刀光几乎无法控制地顿了一顿,于是,老妪的狂笑声又一次响起,“你杀啊,有本事就动手,反正这原就是你妹妹的身体,让她死了正好哈哈哈!”

    叶无莺:“……”

    这会儿已经没什么好猜测的了,眼前这个女子必然就是他这具身体的母亲叶其裳,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问题,她的体内似乎还有另一个灵魂。

    他上前一步,正想说些什么,却立刻感到头痛欲裂。

    “无莺!”司卿立刻扶住了他,面色警惕,立刻就要出手打断女子所释放的巫术。

    “不用紧张,我只是将我夺走的记忆还给他,我的孩儿,不要怪罪母亲,将你远远送走本是我的意愿,这是为了你好……”她流下泪来,“你为何要来京城。”

    终于,叶无莺想起了他五岁之前的那些事。

    那些被埋藏的过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