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4章 多尸(三合一)

第24章 多尸(三合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万沙牙齿打颤,声音透着可怜,“卢栎……”

    卢栎握住他的手,“不要害怕,没事的啊……没事。”他看向沈万沙的眼神有些复杂,从没经历过这样场面的小土豪,一天见两次尸体,次次都是他第一个发现,还一次比一次惨,换谁谁都受不了。

    站在房门外,看到内里情况,卢栎并没有太多时间安慰沈万沙,他得进去察看尸体情况。

    所以他把沈万沙的手递给赵杼,“他吓着了,你帮忙照顾下。”

    赵杼抱着胳膊,犀利,带着杀气的目光朝沈万沙一扫——

    沈万沙立刻缩了脖子,收回手,脸上勉强带出个苍白的笑,“我、我不怕……小栎子你去忙吧……”

    卢栎眉头微蹙,狐疑的看着他,“真不怕?”

    沈万沙迅速看了眼赵杼,头摇的像拨浪鼓,“真不怕!”

    开玩笑,他刚刚只是看到了死人,如果真照卢梭说的做,他可能会变成死人!

    这样一比较,他突然觉得不怕了。‘赵大哥’就是个杀神,气势跟阎王爷有一拼,有他在牛鬼蛇神必然不敢靠近,怕个屁!

    他小心跟在赵杼身侧进了房间,伸长了脖子看卢栎动作。

    房间里有四具尸体,皆是男尸。

    这个房间坐北朝南,布置简单素雅,有桌椅茶具,装饰小件,样样精细看起来极有品味,可现在它们一团糟,散碎在地,破坏的相当彻底。

    近门边有一具尸体,身材瘦长,俯卧,看不到脸,后心插着一把匕首,深到近黑的血液浸入地面。

    南边靠窗的位置,有一尸体,肤黑,仰躺,喉咙被割破。

    房间中央位置有一尸体,方脸,仰躺,心口处破了大个洞,衣襟被血浸透,想必伤时出血量很大。

    最后一具尸体,坐在正北方向的罗汉榻上。榻上有引枕,有靠垫,皆绣着佛纹,这具尸体左手搭在引枕上,后腰靠在靠垫上,粗粗一看与常人端坐姿势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右手拿着把短剑,短剑剑尖刺着心窝,这样的姿势……很像自杀。

    此人相貌周正,很有种稳重气质,就算面部神情扭曲,也能看出,此人大约是个极有主意的人。

    卢栎一边看,一边注意不要阻挡捕快们的视线。

    现场初检记录最重要,古代没有相机,只能靠人力描写现场场景,必要时可能还需要画师。

    这个命案现场杂乱,压抑,血腥味浓重,四位死者都是正值壮年的男子,看衣物配饰,身材手脚特点,并非普通百姓,可能还身带武功。除了俯卧的看不清脸,其他三位死者皆眼睛大睁,眼角渗血,极为恐怖。

    黄县令在门口停了一停,才长呼口气,掀袍走进,“情况如何?”

    负责记录现场的捕快快步上前,“回大人,尚需些时间。”

    黄县令‘嗯’了一声,指了指王得兴,“你去看看,等他们现场记录完毕,就可以移尸检验了。”

    之后他侧身与跟进来的僧人叹气,“此次怕要麻烦戒圆大师了。”

    戒圆大师双手合十唱了句佛谒,面色悲悯,“我佛门静地竟出现此等恶事,乃是孽债,但凡需要什么,大人只管吩咐,本寺必会全力支持。”

    王得兴四下查看尸体时,卢栎勾勾手指,让赵杼低下来点。

    没办法,他这身体还未长成,稍稍有些矮,估计将将一米七,而赵杼一米九多的大个子,比他足足高出一个头,想说悄悄话,只能这人将就了。

    赵杼微微倾身过来,扬着眉梢,“嗯?”

    卢栎以手遮唇,低低在他耳边说了句话。

    赵杼点头答应,站直后却忍不住掏了掏耳朵——好痒!

    王得兴看完尸体,走到黄县令面前,“属下已有初步猜测。”

    “哦?”

    黄县令特别希望案件尽快解决,听到这话还是高兴的,“说来听听。”

    “四具尸体体形年龄相似,身上衣物虽不同,但缝制手法一致,他们应该是个小团体。”王得兴一边说,一边得意地看了看卢栎。

    卢栎自然也看出了这点,并不理会王得兴挑衅,微笑着以眼神示意:请继续。

    王得兴走到罗汉榻上尸体旁边,“观此人饰品,气质,神情,他极有可能是这个小团体的头儿。”王得兴摸着颌下胡须,避开血迹在房间里小范围转,“再观地上几人姿势,他们大约都是被同一人杀害,门口尸体后心插着的匕首,可能就是割破窗边尸体喉咙的凶器。之后凶手又杀了此人,”他指着房间中央的仰躺尸体,“然后自杀。”

    “这大约是一起自己人因某种原因发生内讧,首领一气之下杀了手下,理智恢复后又后悔自杀的案件。”

    王得兴说完,朝黄县令拱手行礼,“属下的猜测就是如此了,大人。”

    黄县令点头,看了看卢栎,“卢公子有何见解?”

    “我从不在证据不齐时胡乱猜测,事实如何,验尸以后便知,尸体会告诉我们一切。”卢栎眼眸微阖,面色凝肃。

    王得兴背着手,“甚少见过凶案,经验不足的人的确无法推测事实,大人还是不要为难小孩子了……”

    沈万沙瞧不上王得兴这副以老卖老,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作派,悄悄扯了扯卢栎袖子。

    卢栎本来没心思与人争论这些,因为所有不基于证据的猜测都没用,可沈万沙一下下拽他,见他不理还猛戳他的背……

    他回头,似笑非笑地看着沈万沙:怎么,不怕了?

    沈万沙冲王得兴的方向呲了呲牙,少爷现在不爽这个人,已经没时间害怕了!

    再看赵杼,赵杼眉头也皱的能夹死苍蝇,明显也不怎么高兴。

    卢栎心内叹气,往前一步,板着脸道,“王大爷此言差矣。”他其实心情也不怎么美丽,没谁喜欢被人踩嘛,而且再想验尸,也得等捕快们忙完了以后。

    他一张嘴说了这话,沈万沙就“噗”的一声,捂着嘴捧着肚子笑。

    赵杼也别开了头。

    王得兴差点跳起来,胡子都翘了起来,“你叫老夫什么!”

    “你年纪已长,叫大爷亲切啊,我家村头一堆大爷,人家听到了都笑眯眯很高兴,怎么你……不叫大爷,莫非叫大哥?”卢栎略皱了眉,颇有些为难,“不服老也不是错,你不嫌弃与我们一辈,我也可随你的愿……王大哥,我说你大概猜错了。”

    “你——”王得兴气的老脸胀红,咬着牙吼,“你唤我名字即可!”

    “小辈哪敢无礼?”卢栎正色道,“既然你不愿意小辈亲近,那我便唤你一声先生好了。王先生,你刚刚的猜测,我并不赞同。”

    王得兴被他一起一落的折腾,脸拉的老长,你早这么叫不就得了!又不是不会!他脸色铁青,声音里像夹了冰,“你有何高见?老夫愿闻其详。”

    “王先生说这是内讧,黑吃黑,杀了人之后后悔自杀,看起来非常圆满合理,只是先生是否忘记了什么?”卢栎唇角微勾,眸底笑意似带了些狡黠,整个人气质极为灵动,配着他这少年年纪,很有几分纯真可爱。

    “哼,还有什么是老夫值得记的么?”

    “自然,”卢栎指向窗外西南方向,“荒野之外的死者,先生忘了么?先生即能看得出来这几人是一个团体,难道看不出,荒野尸体与这几位有相似的体态特征,可能也是熟人么!”

    王得兴身子一僵,他的确……一时没想起来,正捻着手指找理由,卢栎又说话了。

    “大人请看,”他唤了黄县令,走到房间正中仰躺,胸口破洞的死者身边,指着地上血滴,“如果事实如王先生所言,榻上死者用短剑将此人刺死,再坐到榻上自杀的话,这血滴方向不对!”

    黄县令靠近几步,认真看血滴。

    “血滴形状扁圆,一头圆滑一头有锯齿形状,这是凶手指着伤人之后凶器走动时留下的痕迹,而血滴有锯齿的方向,必是凶手行动方向!”

    黄县令面露惊讶,因为那锯齿方向,是冲着这个死者,没有一滴冲着床榻!

    “所以,不管事实为何,这二人的死亡顺序,必不是王先生猜测的那般。”卢栎分别指了指两具尸体,“一定是凶手故意将现场布成这般模样,试图栽赃嫁祸。”

    王得兴适时冷哼,“你还不是只凭一点猜测就断言!”

    “我之根据自是与先生不同,”卢栎不着痕迹看了眼赵杼,赵杼站在门口对他点了点头,他目光微移表示知道,“你看这屋里凌乱,血迹处处,可仔细看,却能发现一二规律,真正打斗时会毁东西,却不会所有东西都碎的这么彻底,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你说那榻上之人周正,气质沉稳,是这群人的头,但事实可能不是如此,这四人里,武功最高的,是门边死者。而且这几人都有中毒迹象,深浅不一,身体上也隐有淤痕……说明有人制服了他们,将他们一个个杀死,在此期间,荒野尸体可能得到机会逃了出去……”

    卢栎深深叹了一声,朝黄县令行礼,“未验尸,查探,未得到具体证据前,任何猜测都没有用,请大人速速安排,让我与王先生验尸吧。”

    “此话在理,”黄县令站直,“捕快记录还需要一些时间,不如大家先散开,稍后尸房准备好了,我再派人去请卢公子。”

    “正好,我也需要准备一些东西。”卢栎点点头,带着赵杼沈万沙离开。

    他随身带着的那套工具是解剖用具,古代验尸条件不足,还得用这个时候的技术才好。他特别后悔没有带自己的仵作箱子,连连叹气,那些东西准备起来也不容易……

    沈万沙好奇询问,卢栎一边说一边愁,想着得去趟寺里厨房,借点酒醋之类的……可是寺庙里会有酒吗?

    “嗨,我当什么事呢!你等着,我一会儿就给你办好喽!”沈万沙说完转身就跑了。

    卢栎眼神复杂地看着狂奔而去很快只剩一个背影的沈万沙发呆。这位土豪大概又是用他万能的金钱去办事了……他突然觉得这种没有要求回报的付出有点承受不住,才认识不久,这人就愿意这么相信自己……

    赵杼不喜欢卢栎看沈万沙的眼神,狠狠捏了下他的胳膊,“他应该的。”

    卢栎眼睛睁圆,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什么叫应该的!人家这种付出很伟大的好不好!

    赵杼霸气冷哼,不让这小子去难道让我去么!我可是王爷!

    卢栎越来越觉得脑子被摔成豆腐脑的人无法理解,干脆不理他,静静坐在一边喝茶,蓄养体力准备验尸,同时脑子里一遍遍过刚刚看到的场景,想着各种可能性。

    这个时间很久,卢栎与转回的沈万沙,赵杼一起吃了一顿饱饱的早饭,又喝了一壶清茶,等到了沈万沙让人买的东西,县令那边才传来消息,请他过去验尸。

    卢栎把可能用到的东西找了个箱子装起来让赵杼提着,带上沈万沙,三人一起与前来报信的人走到一处偏僻院落。

    冬日山上寒凉,温度可能到了零下,房间为了保存尸体,并没有放置炭盆,显的特别阴冷。

    卢栎走进去,发现张勇也在,“张叔!”

    张勇笑着与他打招呼,“你来山阳玩也不同我说一声!”

    “担心打扰到张叔差事嘛。”卢栎与张勇寒暄了几句,顺便不着痕迹地看了看黄县令。黄县令态度更加真诚,身段放的更低,明显对他更加尊敬……这是找张勇求证过他的身份了。

    这就正好办了。

    正事在前,卢栎张勇都没有久谈的意思,说几句话,验尸也不再有人阻拦,卢栎很快开始准备。

    他找僧人要了个盆,将苍术皂角丢进去点燃,净过手,从箱中找出要用的工具,走向尸体。

    看到王得兴站在一旁,“王先生也一起验吧。”

    “那是自然。”王得兴亦从张勇那里听说了卢栎身份,甚至灌县溺水案里卢栎的验尸表现,心里多了几分思量。卢栎对验尸有兴趣,县令大人意欲成全,可以,但这山阳县是他王得兴的地盘,所有尸体验证都得他说了算,他不可能干看着,也洗了手过来。

    “少年人有兴趣,懂的多是好事,但有些经验不是看书就能会的,老夫与你把个关。死人不会言语,不能告诉你谁是凶手,你出丑是小事,歪曲事实不能为死者伸冤才是头等大事。”

    卢栎微笑,“王先生这话错了,死人……会说话呢。”

    王得兴冷笑一声,小孩子就喜欢玩这种文字游戏,要是尸体真会说话不吓死你!

    卢栎将笔墨纸砚,递给赵杼。

    赵杼眉梢挑起,“嗯?”什么意思?

    “帮我写验尸格目。”卢栎眼神安静,“我说什么,你就写什么,一句都不准漏。”

    赵杼下巴微侧,有点不愿意。

    卢栎不高兴了,眉行挑的老高:你说过要给我帮忙的!

    沈万沙见气氛不对,立刻将放着笔墨纸砚的托盘接过来,“我来!我字写的可好看了!”

    赵杼微颌首,表示满意,卢栎瞪了赵杼一眼,示意这帐咱们以后再算!

    一共五具尸体,身份不明,为免弄混,捕快们将尸体抬过来时给编了号,以甲,乙,丙,丁,戊,天干为号。又以离房间远近距离,甲为相貌周正气质沉稳疑似自杀死在榻上的男子;乙是房间中央仰躺,心口有大洞疑似心脏受刺死亡的方脸男子;丙是靠窗仰躺被割喉肤色深黑的男子;丁是门边俯卧身材瘦高之人。

    戊就是最先发现的,在野外肚腑被野兽咬噬的人。

    卢栎深吸口气,从第一个开始。

    “验——甲字号男尸,年三十至四十,体壮,衣襟微散,左胸有平滑锐器伤口,长一寸三分,宽两分,深三寸,与现场短剑吻合。创口长条状,未见收缩,隐有血痕,温水冲洗后消失,泛白,疑为死后伤……”

    卢栎走到死者头部跟前,“死者颜面青紫,唇紫红,指甲暗紫,角膜混浊不明显,结膜下散有针尖状出血点……死者是窒息而亡。死者身体僵硬,臀部,大腿有块状深红尸斑,指压完全消退……”

    卢栎微微弯着腰,瘦长细白的手指在死者身上缓缓掠过,眼神沉静,面色肃然,非常认真。他的动作很轻,好像担心打扰了死者睡觉,他的动作又很细致,争取每一处都看的清清楚楚,不漏过任何一丝痕迹。

    一句句尸体表征从他嘴里说出来,流畅具体,好像真是死者亲口告诉了他一样。

    赵杼静静看着,越看越觉得他这未婚妻不寻常。

    少年未长成,身形还很青涩,声音有这个时期独有的清亮,再瘦脸上线条也跟个孩子似的柔和,相貌再出挑,也不似成年男子。

    可他认真验尸时,就像变了一个人,稳重,可信,权威,周身都散发着正直气息,就像……就像天边皎皎明月,有种特别的,惊心动魄的美。

    赵杼心尖颤了一下。

    他甩甩头忽略被气氛影响的情绪,想着或许心中之事明了以后,他可以按皇上意愿,替他在这天下走一走。反正现在边关安定,他几乎没什么事,卢栎又很喜欢验尸破案的样子……

    沈万沙一边看着卢栎验尸,一边运笔如飞,眼睛都忙不过来了……

    他知道,他就知道!

    他跃跃欲试的凑近些,近距离看卢栎验尸。他生来好奇心旺盛,总想看不一样的风景,经历不一样的人生,从碰到卢栎开始,他就想,只要跟着他,能遇到以前十几年都没见过的事,现在果然!

    他以前很少见到尸体,就算见到也不是这么吓人的,他知道真正面对一定会害怕,但这并不影响,过程很刺激!

    卢栎好厉害!竟然绕着尸体走一圈,就能看出来这么多!他还可以利用这些找出凶手,这本事太漂亮了!

    黄县令站在远处,并未靠近,但他也有些好奇。仵作本事有多少,上手一验就知道,卢栎这一亮,明显是高手啊……他招手让张勇过来,低声问,“卢公子……可有师承?”

    张勇有些不好意思,“说来惭愧,属下祖父去时留了一屋子仵作相关书籍,属下及属下那不成器的儿子都未有天赋,倒是小栎很喜欢,这些年来,已经将那些书看完了。”

    “你祖父是……”

    “张成。”

    “原来是他……”黄县令眸色微转,微微颌首,如果是那位的徒弟,有这等本事也不奇怪。

    历来官府破案都是难事,要靠着为官之人清正,下面人不敢串连,百姓们大恶的不多,破案才能顺利。仵作这一行出现时间太短,有本事的人太少,本朝有名的,名字能传扬四方,为上下尊敬的只有两个,这张成就是其中之一。

    张成极有本事,对尸体征状研究极为透彻,人也非常正直,听说往现场一走,就能知道人是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疑犯是谁,有他在,破案出奇的快。可惜他因幼年困苦,腿有积疾,不良于行,不然他的成就,绝不会止于小小灌县,听闻有几个从京城过来的大人相请,他都没去。

    眼前这个,如果真得了张成衣钵,没准是下一个神仵作,只要他心性够强,手腕够硬……

    卢栎验尸,王得兴也验,也有自己的结论,他对卢栎的判断很不同意,“角膜是什么东西?什么叫结膜下出血点?你哪里看出这人是窒息致死?这分明要害受刺而亡!”

    “角膜……”卢栎轻啧一声,懊悔带了现代名词过来,不过如果不出意外,他以后要经常验尸,眼睛状态是确定死亡时间的重要根据,不如就在此时推广好了。

    “王先生请看,人的眼睛这里——这个横椭圆形状的,就是角膜。正常人的角膜是透明的,而死人的角膜会随着时间发展变得混浊,甚至脱落,就像这个死者,角膜基本无混浊,他应该死了不超过四个时辰。再说这结膜……”

    卢栎把死者眼睛扒开,让王得兴看到针尖状的出血点,“只要是窒息而亡,不管是上吊,勒死,掐死,都会出现这种痕迹,反过来说,只要这种迹象出现,死者必是窒息而亡。”

    王得兴心下惊疑,脸上却不认可,“我怎么不知道你该不会是不懂,胡乱编理由骗人吧!要真由着你说的找凶手,岂不会伤害无辜!”

    卢栎脸立刻冷下来,“王大爷,这世上未知之事多着呢,你无知,并不能代表别人也无知,不懂就虚心点,少爷我好心教教你,不懂也不想学,反而置疑他人,你这样的,估计老死都不能再进一步。”

    王得兴被他噎的指着他一个劲颤抖,好一会儿说不出话。

    卢栎又道,“你要不信,回头再见尸体时自己好生观察总结一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说完他不再理王得兴,取来酒醋并藤连纸,在怀疑死者身上有伤的位置擦以酒醋,以藤连纸衬之,用棉被包裹。

    沈万沙凑过来,“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怀疑他身上有伤,用这个方法可以让伤痕显现出来。”

    “哇……”好厉害!沈万沙眼睛里像撒了星星,一脸崇拜地看着卢栎。

    卢栎做完对上沈万沙小狗一样的眼神,“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他凑近些看沈万沙写的验尸格目,字写的很漂亮!

    他拍了拍沈万沙的头,放心地朝乙字号尸体走去,“咱们继续验下一个。”

    沈万沙颠颠的往前走,“嗯嗯!小栎子你放心,我保证写的清清楚楚,一丁点都不漏!”

    卢栎笑了笑,继续弯身开始,“验,乙字号男尸,年三十左右,左胸有创痕……”

    验尸是个力气活,尤其在古代,如果验的非常细致更需要时间。一共五具尸体,死伤情况各异,一具具验下来,近两个时辰还没验完。

    寺庙里没有专门停放尸体的地方,照着官府要求,最后找出的五架竹床,够硬,够直,就是高度不够,卢栎一直弯着腰,觉得腰都要断了。

    可他没说话,已经胜利在望,一鼓作气验完就好了!

    起初黄县令还在围观,等捕快们过来报告事情,他就出去了。王得兴开始也各种冷眉冷眼挑刺,到最后干脆不干了,坐一边看着卢栎验。

    沈万沙写字写的胳膊有点疼,但他这笔字是从小被他娘捏着耳朵逼他好生坐着练出来的,早已习惯,倒觉尚可以忍受。

    脸色最黑的就是赵杼了。

    赵杼抱着胳膊站在房间中央,锋利的目光一个劲朝卢栎背上剜,杀气越来越浓,卢栎竟像一点没察觉似的,丝毫不理!

    沈万沙在心底悄悄竖大拇指,真勇士啊!要不说卢栎厉害呢,顶得住这人犀利目光,还能当人不存在的,估计只有他一个了!

    看到卢栎再一次下意识揉腰,脸色白的像鬼一样,赵杼终于忍不住了,过去扯过卢栎的手就往外走。

    卢栎很不高兴,用力甩开他的手,“你干什么!”

    赵杼看卢栎清澈澄净的大眼睛里藏着火气,眼角翘着,眉头压着,瞳眸黑沉沉的,有股特别的精气神,不知怎么的,心里的无名之火下去了点,他垂了眼梢,“我饿了。”

    卢栎揉着自己手腕,“也是,你陪我站了这么久……要不你先去吃饭?我这还要一会儿才能完。”

    “多久?”赵杼不走,定定看着他,仿佛很需要一个答案。

    卢栎看了眼戊号尸体,就差背后没看了,“大概……一柱香吧。”

    “好。”赵杼说完,退后两步,再次像个门神一样,站一边了。

    卢栎将尸体翻过来,认真地检查死者的背……然后再将之前几具尸体身上敷着的藤连纸揭开,召沈万沙过来记录淤痕情况。

    沈万沙再次大呼小叫,“这些痕迹好吓人!”

    卢栎叹了口气,面色凝重,“这说明他们死前经过虐打……来,记吧。尸体甲,胳膊有大片青淤,疑为防护伤……”

    两人这么一折腾,一柱香马上就过去了。

    赵杼非常不高兴,他觉得一个人如果连时间观念都没有,实在谈不上什么人品,见卢栎明明忙完了,还要给尸体穿衣服,整理遗容,一点也忍不了了,直接过去把人腰一搂,扛到肩上就往外走。

    卢栎吓的魂都要飞出来了,“你干什么!!!”

    赵杼声音冰冷,“休息,吃饭。”

    “我那儿事情还没完!”

    “剩下的交给别人就可以了。”

    沈万沙这次倒跟赵杼意见一致,“小栎子你忙了这么久一定很累,先回去休息吧……”

    卢栎说不过他们,只得从了,“那我一会儿回来再看……等下姓赵的,不能这样出门!”他急声喊沈万沙,“把用剩的醋泼到盆里,我们都要从盆上跨过去!”

    沈万沙随着卢栎指示,拿了装醋的小瓶子,朝盆里一洒,盆里泛起浓浓白烟,他先跳了过去,“这苍术皂角烧的够久啊!”

    赵杼没放开卢栎,直接扛着他一起跨过了盆。

    “你放我下去!”卢栎一边推赵杼,一边朝沈万沙喊,“我知道今天会很久,放的料多……”

    赵杼心道你放的那点早烧完了,要不是我帮忙,你这会根本没盆跨!肩上人扭来扭去太别扭,赵杼拍了下卢栎屁股,“乖一点。”

    卢栎眼睛瞪圆,他被打屁股了!

    他竟然被打屁股了!

    他一向特别懂事,从来没被打过屁股!

    赵杼他怎么敢!

    “放我下来!”卢栎吼的地动山摇。

    赵杼好像在这一刻耳朵聋了,一点反应都没有。

    卢栎气的不行,最后无法可施,张开嘴亮出小牙,狠狠在赵杼腰间咬了一口……

    此时王得兴也正在慢慢朝外走,阴阳怪气讽刺卢栎,“果然是小孩子,非得跨个火盆,人家应了还不高兴,还咬人一口,老夫验尸多年,早知道这火盆跨不跨都无所谓啊……”

    卢栎正好缺人撒气,听这话立刻勾过头,“那是你运气好!不照着规矩来,早晚中尸毒病死!”

    “你这小儿,竟敢咒老夫!”王得兴气的吹胡子瞪眼。

    “咒你是为你好!以后好生听话吧,还能多活几年!”

    见王得兴生气,卢栎笑眯眯冲他挥手,心里的气散了很多。

    回到房间,卢栎便知多累了,这腰都不像自己的了,酸,麻,痛,沉,坐不都坐不住,真是什么滋味都有……

    赵杼让沈万沙去张罗饭菜,自己不知道从哪找来一瓶药,“把裤子脱了。”

    卢栎眼睛瞪的溜圆,“你说什么!”他没听错吧,让他脱裤子!赵杼想干什么!

    他的表情太有含义,赵杼冷冷嗤一声,神态无比高傲,“又想勾引我?你这瘦干身板,我一点兴趣也没有。”

    “谁想勾引你了!”卢栎表情惊恐,不要想歪好不好!

    “你想勾引我也没什么,很多人都这么想。”赵杼大手拎起卢栎迫他翻身,掀开他上衣,扒低他裤子,让后腰坦露,“不过我不是随便的人,不可能随意一个阿猫阿狗过来献媚,我就要给他脸。”

    “你——”槽多无口,卢栎突然有些词穷,从哪里开始骂人才好!

    赵杼大手一搓,热乎乎的药油就抹到了卢栎腰上。

    有点烫,有点辣,又有种莫名的舒爽,卢栎马上没心思和赵杼吵嘴,舒服的叹了口气。

    赵杼今日不似往常沉默,一边抹,一边和卢栎说话,“你这样不好,男子汉敢做就要敢认,勾引我就勾引我,我不会对外人说。”

    卢栎算是明白了,这人脑回路清奇,和正常人不一样,有些东西越抹越黑,不如不去争辩,它会随风消散的……

    赵杼见卢栎默认……便不再苛责,只要小家伙以后能记住就好。

    赵杼手劲有点大,但一点也不暧昧,非常正常的按摩,卢栎也就放开了,大剌剌趴着,任赵杼给他按,还时不时哼哼两声,“左边,左边一点……下面,再下面……嗷……就是这里!”

    看他一下子放开,还懂得享受了,赵杼突然又不高兴了。卢栎羞涩还可以,因为正常人都会羞涩,可转眼就放浪起来……还是太不害臊了!

    赵杼手劲加大。

    卢栎就从哼哼哦哦的享受声音变成了尖叫,“嗷嗷啊啊啊疼疼疼混蛋赵杼轻一点好疼啊啊啊——”

    赵杼嘴角微勾,手劲稍稍轻了一点,用不伤到卢栎,但仍然让他吃痛的力道。

    卢栎哀哀叫的可怜,听着都有鼻音了,赵杼心里一片明朗。

    你不舒服,本王就舒服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