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45章 武功

第45章 武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啊……啊嚏!”卢栎没想到赵杼突然凑过来,口沫喷了人一脸。

    卢栎哭笑不得的看着满脸湿漉漉的赵杼,非常抱歉地举袖子帮他擦脸,“你突然凑那么近做什么?我就是想打喷嚏,憋不住了,在那里被人听到不好……”

    口沫这种东西都是有些味道的,再淡别人也能闻出不雅,碰这人脖子一下他都生气到离家出走,喷他一脸他不会要杀人吧……

    卢栎心内很有些惴惴。

    赵杼的确很不高兴,也很不满意卢栎大剌剌拿袖子给他擦脸的举动,就没一块好点的帕子么!

    不过这事卢栎不对,他主动凑过去更是……咎由自取。

    赵杼推开卢栎,非常凉薄地瞪了他一眼,转头走了。

    这个眼神里带着戾戾杀气,寒夜里特别吓人。卢栎哆嗦了一下,感叹自己运气好逃过一劫,也没责怪赵杼再一次将他丢在外面,紧了紧衣服,灰溜溜地回房间了。

    这一次倒是没有障碍睡着了,直到被敲门声吵醒。

    “谁啊……”卢栎披衣服打着哈欠去开门。

    “大人要在北侧殿外空地问案,寺里所有僧人,除了因公值守之外都要过去,你可去看,”来的是王得兴,神态一如既往的高傲,“大人人手不够,老夫便来通知于你。”

    “哦,那多谢了。”卢栎听完转身就回了房间,连眼色都没多给王得兴一个。

    王得兴愣住,瞪着卢栎背影半天说不出话,这个自大狂妄的小子!

    卢栎觉得今天鼻子特别痒,不会吹了夜风要感冒吧……他决定去找点热水。

    揉着鼻子提着铜壶走过来,发现王得兴还在,“先生还有事?”

    王得兴认为仵作之间都是要交流的,比如他有经验,卢栎有特别技术,两个人就可以好好聊聊。他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也不该他低下身段,可不管怎么等,卢栎也没出现,现在他都找上门提供机会了,卢栎仍然装不知道!

    哼!不就是怕那手剖尸绝活被他学会了么!王得兴心说巧技再怎么新奇,也比不传统经验有用!即如此,他也不会与这小子传授半点,任他自己去摸爬滚打吧!等回头吃了亏再来找自己学,可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王得兴盯着卢栎,思考现在放什么话会比较不失面子,卢栎却等不了了,手一松‘啊嚏啊嚏啊嚏’一连打了六个喷嚏,口水带鼻涕喷了王得兴一脸……

    王得兴气的跳脚,指着卢栎鼻子要骂人,额头上的鼻涕适时滑了下来,落在他他嘴里……

    卢栎非常懊悔,赶紧道歉,“对不住啊,先生,对不住……我好像染了风寒……”

    王得兴掏出帕子抹脸,气的声音都是抖的,“你很好……很好!”转身大踏步离开。

    卢栎真挺抱歉,他真不是故意的,但人气都气跑了,说什么都没有了。他叹息一声,出门打热水。

    用热水洗过脸,喝几杯烫烫的热茶,再吃一碗热粥,卢栎感觉好多了,见赵杼推门出来,就约他一起到殿外看王县令审案。

    “尸检格目准确清晰,我们的推断方向应该没错,如果黄县令能问出更多口供,今日就能揪出死者了。”

    卢栎一边说话一边观察赵杼表情,昨夜那个喷嚏……希望赵杼没有介意。他真不是故意的,这种事情来了神仙也忍不住么……

    赵杼表情和往常一样,面色微沉眼眸深邃,可以说是沉稳也可以说是傲慢,卢栎实在看不出什么。

    “嗯。”

    赵杼的回答只有冷冷淡淡的一个字,但卢栎已然从轻松语态中确定赵杼没有生气,这样就够了!

    他顿时眉开眼笑,大踏步走在前面。有个武功厉害的保镖很不错,但这保镖性子跟个小孩子似的阴晴不定也是很烦恼的,时时哄着略有些心累,不过比起生命安全,这些都是小事……小事!

    侧殿外有个很大的广场,大概是做某些大型法事的场地,不但面积够大,风格还很庄严肃穆,很适合问案。

    广场靠北正中间的位置放着县令的台案,案上有文房四宝,惊堂木,签筒,黄县令端坐案后,背后两侧放有各样仪牌,两排捕快按班而站。寺里僧人站在场中,由主持打头,按辈份年龄排了几排,个个面色悲悯沉肃。

    广场气氛十分安静,在这个冬日早晨,有股特别的萧瑟冷意。

    刚过殿门,卢栎就没往前走了,示意赵杼停住,他们就在这里看。

    他们来的略晚,黄县令不可能按他们的时间安排,本来审案就是县太爷的活,让他们来看已是尽了礼数,不可能请他们上座,站在门边视野覆盖整个广场,能看到所有人表现,正好。

    黄县令正在说话,“想必诸位已经知晓,寺内出了连环命案,距此不足十里地的偏僻深谷,又有一座尸井,尸骨数量过百,死状惨烈,我山阳县一向安和平泰,此事简直骇人听闻!而做出这些穷残酷冷血之事的凶手,就潜藏在本寺。慈光寺建于深山,隐于方外,佛光普照,本该是最圣洁高贵之地,如今却成了窝藏罪犯的上佳场所,诸位师傅日日聆听佛谒,难道不羞愧么!”

    他声音幽缓似含叹息,“官府已经掌握足够证据,可仍然需要诸位配合才能找出凶手,当此之时,应万众一心。诸位皆被捕快问过口供,一些未尽之言,今日便在此地说个清楚明白吧。”

    “阿弥陀佛……”慈光寺住持戒圆首先站出来表态,“我佛门清静之地出现这等恶事,我寺所有人都该自责,任何有助破案之事,我等皆愿全力相助,但有所问,必言其详。”

    黄县令谢过,冲堂下使了个眼色,王得兴就抱着口供纸张站了出来,朝黄县令行礼,“大人,属下开始了。”

    黄县令点了点头。

    王得兴与戒圆说了几句场面话,开始依次问供。最先问的,是寺里的武僧,按照昨日卢栎提供的最新方向,凶手很可能就在他们中间。

    “你叫弘信?年二十六,习武二十年,曾被戒嗔教导?”王得兴指着武僧一排打头的人,“你平时作息如何,有怎样的爱好,可有人做证?关于你师傅戒嗔,可有什么记忆深刻的?”

    “阿弥陀佛,小僧弘信。”身材略高瘦的和尚往前一步回话,“年二十六,自幼习武,曾被戒嗔师傅教导。”他神色间略有些许疑惑,或许是不知道为什么官府要问戒嗔,仍然在住持戒圆的示意下据实以答,“因需轮值守夜,与师兄弟们作息不大相同,但早课晚课都会尽量上,闲时喜邀师兄弟论佛品茶……”

    卢栎静静听着场中僧人声音,观察所有人神态动作。良久之后,他发现信息量仍然太小,凶手未表露出任何痕迹,武僧们的供言连个可疑指向都没有。

    他情绪有些紧张,眉头越皱越紧,场面这么大都不能找出凶手半点痕迹,凶手岂不会太得意!再者万一凶手起意逃跑怎么办,古代追捕好像很不方便……

    “莫急。”正想着,手腕被赵杼捏了一下,不疼,却足够让他拉回注意力。

    卢栎深呼口气,朝赵杼丢出个勉强笑意,继续看向场中央。

    王得兴依然代县令问话,意气风发状态激昂,远远瞟见门边的卢栎,特意递了个骄傲眼神:老夫已经到达仵作最高的位置,可代师爷之职,可代县令问话,你小子不过会两手剖尸,仕途上还懵懂着呢,好好学吧!

    卢栎郁闷心情立刻被这眼神打断了,这王大爷太可乐了!要想走仕途请悬梁刺股科考高中好吗,放过仵作这个行业吧!谁说仵作不找个官员靠山就不能有成就?眼光太小。

    场上问话过程仍然在继续,关于戒嗔的信息不太多。这个人教习武艺时很严格,武僧们对他敬畏大过亲近,基本没有与他太熟的,但有一点很可疑,戒嗔不当值的夜晚,从没人找到过他。

    因为晚上找他的人很少,而且也没什么特别急的事,没找到也没大肆张扬,今日一汇总,几个年轻僧人面面相觑,非常惊讶此巧合。

    “你说是不是偷偷教徒弟去了……”卢栎拽赵杼的袖子,“教他那个特别的徒弟?”

    赵杼将袖子拽回来,“也许。”

    “哇开始审案了?我来晚了!”沈万沙的声音突然出现,小脑袋也从后面钻过来,鼻尖有些汗,大概是急着跑过来的。

    卢栎安慰他,“还好,刚开始没多久,还没有厉害的线索出现。”

    “嗯嗯正好正好,就是要等本少爷来才能上正戏嘛!”

    沈万沙与卢栎并排站着,听了一会儿扯扯卢栎的袖子,“王大爷问的这些人都是武僧?”

    卢栎点头,“是的。”

    “可是那个——”沈万沙指着队伍最末端那个让卢栎看,“那么矮瘦也是武僧?看他年纪好像并不太小,这样身材,脸还苍白苍白的,一点也不像会武啊!”

    卢栎之前并没有注意这个问题,见沈万沙提起仔细去看,此人相貌的确与普通武人不一样。但武功路数不同表现可能不同,他上辈子看过不少电视剧,因为体质问题,功法问题,武艺高强的人偶尔也会表现的病弱,并不是谁都像赵杼似的,高头大个,肌肉贲张,目光锐利,存在感超强,一看就知道会武。“这个么……人不可貌相。”

    沈万沙轻轻咂嘴,“好吧。”

    不过沈万沙这个问题倒是给卢栎开启了一条新思路。

    他凝眉想了一会儿,退后些小声问赵杼,“你能看出别人会不会武功对不对?什么人都能看出来么?”

    “一般情况下,只要去注意,就能知道。”赵杼视线掠过广场内武僧,“会武的人走路方式,气息转换,都与常人不同。但世事无绝对,如果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有意隐瞒,改变脚步气息方式,不特别注意很难发现。又有江湖中特殊的武功传承,以隐藏师承为先,外在表现是察觉不到的,除非动手。”

    卢栎摸下巴,若有所思,“这样啊……”

    思考之际眼神飘移,卢栎突然注意到不远处夹道有人挑着水经过。

    “不是说所有人都到殿外了?”

    赵杼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不当值的都在。”言下之意这个人今天当值。

    卢栎目光闪烁,“武僧都会武,会武的却不一定都是武僧,这慈光寺,没准就藏龙卧虎呢?”他脸上绽出灿烂笑意,“赵大哥可愿意陪我四下走一走?”

    他表情神态迅速转变,相处良久,赵杼已经明白了这种转变的意思,小家伙大概又发现什么新东西了。

    案情发展至今,离大白只差一步,或许此次真能找出凶手,赵杼隐隐也有了些期待,“好。”

    二人悄悄退出人群,卢栎拽拽赵杼的袖子,“我们悄悄的,不要被别人发现。”

    这个别人,就是寺里值守的,没被叫来大殿的其他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