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46章 香筒

第46章 香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立刻明白,抱住卢栎跃上了墙头。

    今日仍然没有阳光,天色阴沉,虽然在墙头上,但赵杼只要足够小心,动作不要太大,就不会引人注意。

    他借墙边树木遮掩身形,扫视四周观察地形,很快确定了一个方向,“先从这边开始。”

    卢栎没意见,反正他只想看看当值的人都有什么表现,是否有疑点,“好啊,都随你。”

    怎么说也寺里住了几天,又因‘平王未婚妻’的引黄县令重视,卢栎在寺里混了个脸熟,很多人都见过。被赵杼抱着,从暗处高处看着这些僧人,卢栎感觉很奇妙,很多平时注意不到的东西看的更清楚了。

    比如那个挑水的年轻和尚,好像有些高低肩?脚下鞋子磨损的那么严重,是不是待遇太低,被欺负过?

    比如擦拭佛像的胖和尚,不小心摔倒后骂骂咧咧,显然脾气不像往常那么平和,是因为周边没人所以本性暴露?

    ……

    但不管怎样,这些人应该……“没武功吧?”

    他回头看赵杼。

    赵杼略颌首,“会武功不会如此狼狈。”

    “那我们继续找吧。”卢栎心内叹气,都说佛门净土,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佛门弟子再超脱,也摆脱不了本性,外界会有的明争暗斗,这里也会有,只是范围程度要小得多而已……

    就这样持续看了好几个,直到一个抱着扫帚的年轻僧人出现在视野,卢栎拽了拽赵杼的袖子,示意他停下。

    赵杼落在一个偏远,不易察觉的位置,低声问,“是他?”

    卢栎面带思索,“不知道,证据未能明确指出凶手是谁,那个特殊标志的凶器张叔他们还没找到,我只是觉得他每次出现的时机都很……微妙,所以……”

    他看着赵杼,目光安静乖巧。

    赵杼懂了,“所以你想知道他会不会武功?”

    卢栎点头,笑出小虎牙。

    “若他会武,离太近会被发现。”赵杼神情傲慢,目光里略带出一丝嫌弃,卢栎立刻明白,赵杼一个人自然没问题,但带着他这个不会武功的,一定会被发现。

    卢栎目光暗了下去,很是遗憾地说,“那你自己去……”

    “不用,”赵杼冲卢栎挑了挑眉,“我有办法。”

    卢栎立刻又高兴了,眼睛闪着光,“什么办法?”

    赵杼哼了一声,抱起他就飞。

    卢栎:……好吧,又傲娇上了。

    不过只要能参与,他一点也不介意,他早就看透了赵杼的顺毛驴脾性,哄着就好。

    赵杼抱着卢栎飞快跑出老远,把卢栎放在墙头上,自己一个人落下来,环视四周片刻,开始行动。

    他……迅速在路上挖了个坑,然后用草根浮土盖住,再迅速回转。

    这一切的速度相当快,卢栎看的目瞪口呆。他没看到赵杼用什么工具,就用那两只爪子,不知怎么弄的,一挖二挖坑就好了,宽深都足有四寸。再眨眼的工夫,浮土也盖好了,看上去跟没挖之前没什么区别!

    赵杼还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将帕子放在一边,挖出来的土堆在帕子上,坑挖好帕子一兜,边上连土印都没有……

    卢栎不知道这个想法合不合适,他觉得赵杼好像干惯了这个?这方法这速度,这一切完成后身上的整洁程度,明显训练有素好吗!

    赵杼对上灼热视线清咳了两声,“大概以前在军队里做过?”

    卢栎:……好吧。

    之后两个人远远伏在墙头,等着。

    过了好一会儿,弘然才抱着扫帚缓缓走来。

    卢栎松了口气,赞赏地看赵杼:你的预料线路很正确。

    赵杼冷哼:那当然,寺里地图于本王来说太简单。

    弘然与平日一样,脚步轻松不急不徐,与他略害羞的性格很配。卢栎却等的有点急,快点,走快点,再快点!

    很快,弘然走到了赵杼挖的坑附近,他停了下来。

    卢栎心都悬在嗓子眼了,不会被发现了吧!

    赵杼捏了捏他的手腕:太小看本王了!

    弘然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走。

    卢栎才发现,弘然只是整理了整理他的裤角……

    弘然的脚终于踩到坑上了。

    卢栎等着他跌倒,或者……这样一幕!

    弘然身体突然跃起,在空中来了个漂亮的小翻身!

    他会武!!

    离这么远都能看清楚他的身影在空中划过弧线,又安稳落地,动作漂亮完美,武功一定还不低!

    他一定就是凶手!

    卢栎回想着案情经过,本案行凶顺利的话,难度有三:一是如何顺利下毒,二是如何处理尸体,三是如何避过寺里注意。弘然年轻,个子不高,很瘦,害羞真诚,不爱说话,没一点危险表象。如果死者五人吃食出现什么意外,懒的重新自己去找时,会威胁弘然这样的小和尚很顺理成章。弘然用他的无害表象迷惑对方,送上加了料了酒水,然后默默潜藏,等待猎物毒发。

    他要替公主解决一切觊觎墓地宝物之人,确定给予的惩罚足够后,他将人杀死,处理尸体现场。只要杀人顺利,后面这些是做惯了的,被发现的可能很低……

    弘然安稳落地后停了一下,转过身来。

    卢栎眼睛倏的睁大,下意识拽住赵杼,凑过去压低声音,“他会不会发现那坑是人为故意的!”

    赵杼退后些许拉开距离,“不要太小瞧我。”

    卢栎看到弘然蹲下看了看坑,很快拍拍手站起来,抱着扫帚神态平静脚步缓慢的离开了。

    卢栎长呼了一口气……

    “就算怀疑,现在也不好抓他,我们没有证据。”卢栎眼睛微眯,“不过我们很快就有了……”

    他主动抱住赵杼,催他出发,“我们回去,马上!”

    赵杼眉梢挑了挑,像是忍下了什么,没说话,很快赶回侧殿门外。

    沈万沙看到他们很有些激动,“你俩偷偷跑哪去了,一回头就不见了!”

    卢栎拍了拍他的脑门,“别捣乱,办正事呢。”

    沈万沙摸着脑门小脸鼓了鼓,却没生气,“我也想走了,王大爷问供一点也没意思,不刺激。”

    “等会儿你就能看到刺激的了……”卢栎在场中一扫,看到张勇就在靠殿门不远处,心内大喜。他悄悄走过去,拽了拽张勇,与他耳语几句。

    张勇眼睛瞬间睁圆,内里带着疑问,呼吸有些急促。

    卢栎面色严肃地冲他点了点头。

    张勇呼了口气,悄悄转到黄县令案后,寻着空子过去耳语了几句。

    黄县令表情未变,只停了一瞬,便与张勇点头。

    卢栎便知,成了。

    张勇悄悄带了几个捕快出了侧殿,不多时,将所有值守僧人也带了过来。

    黄县令挥手让武僧们散开候在一边,看着新带来的僧人,微笑缓语,“今日本官问案,照例应问遍所有寺里人,为不耽搁诸位差事,才缓了一缓,到现在才召你们过来回话。稍后被问到,须得据实以报。”

    几个僧人不知内情,却早已被住持吩咐过,大人问话要实话实话,现在自是双手合十,表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黄县令唤王得兴,“你来问吧。”

    王得兴上前两步行礼,背挺的直直的,“是,大人。”

    王得兴手里口供笔录很长,全部问完需要很久,拖延时间够够的,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卢栎便拽着赵杼沈万沙同张勇一起走了。

    张勇要去做什么呢?照卢栎建议,搜弘然房间。

    通过验尸,能推测出凶手做案经过,性格特征,但证据不足时,不足以给凶手定罪,只要能从弘然房间里搜到凶器……他就跑不了了!

    弘然杀人得有凶器,往死者身上制造标志更需要特殊工具。他是守墓人,一生都要在此地流连,对人信任不足,应该不会把凶器藏的太远,那会让他没安全感。古代金属制艺不算发达,尤其锋利铁器,兵器,更是流通较少,在山阳县这样的小地方,任何一样兵器出现都非常惹眼,他不会冒险……

    如果他是凶手,凶器必然就在附近!

    张勇比较谨慎,反正黄县令将所有僧人叫到侧殿外拖延时间了,正好大范围搜索。他把所有不需要守在殿外的同僚都叫来了,要求除了弘然房间,附近房间也全搜了。

    卢栎一行跟着张勇,重点搜索弘然房间,可惜搜了一圈并没什么结果。

    赵杼却不太意外,能做下这等凶案的人定然无比狡猾谨慎,若是一搜就被搜出来反倒不正常。看卢栎沈万沙张勇神色都太凝重,他双掌交叉放松了放松了手指,帮着轻叩墙面,地板,细细聆听,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暗格。

    大家都很忙。

    时间一点点过去,卢栎心提的越来越高,黄县令再能拖,也拖不了太久,等人回来,仍然找不到凶器,弘然知道被怀疑,没准会考虑逃跑……

    正想着,房间内突然发出巨大声响,卢栎转头,见沈万沙正僵着身体站在墙边,瞪着脚下一滩碎了的陶片。

    见大家都看过来,沈万沙懊恼挠头,“这个香筒花纹很漂亮,我想拿起来看看,不小心就……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没发现凶器,还打碎了别人的东西,的确有点冒犯,卢栎叹了口气,“没事,若凶手不是他,我们道歉便……”话音未落,他视线不期然落在地面那些碎片上,一时怔住。

    这是陶制的香筒,顾名思义,是用来装线香的。慈光寺的线香,都是沉褐色,下染灿黄亮色,这些香主料为木粉或碳粉,中间无竹芯,很容易碎,保管需要非常小心。

    香筒摔在地上,碎了,线香跌出折断,很正常,唯一不正常的是,碎物堆里有一根非常结实的线香,它很完整,一点都没碎!

    卢栎觉得奇怪,蹲下身将那根香捡起,香一入手他就觉得不对,这香触手冰凉,有重量感,与一般线香不同。

    他立刻将香拿到眼前仔细观察……

    只片刻他脸上就出现喜色,这哪里是线香啊,这就是一根铁丝!

    粗细与线香相同,漆的颜色与线香相仿,但折不断摔不碎,硬度很高,这还不是一般的铁丝!

    再看两头,一头断面平整,看不出什么,另一头却有标记非常明显,就是这些天总是在尸体身上出现的‘x’!

    “我找到了!”卢栎立刻举着手里的铁丝,“这是凶手制造标记的工具!”

    与此同时,赵杼也说话了,“我找到了,床下有暗格,藏有长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