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50章 讯息

第50章 讯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夜卢栎与赵杼聊了很久,基本是自己开自己的脑洞,聊天气氛却诡异的和谐。

    气氛好了之后,卢栎非常自然地提出因为出了汗要换衣服,请赵杼回避。赵杼也非常君子的转了身,任‘害羞’的卢栎在床上换衣服。

    卢栎本意其实是想请赵杼回自己房间的,但赵杼照顾的意思相当明显,他只好受了,快手快脚的掀开被子换衣服。

    赵杼耳力颇佳,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点没漏过,卢栎衣服换到哪里,现在正在进行什么动作,他都能想象出来。

    被窝突然变的有些躁热,他索性掀开一角透透气。

    不知怎么的,明明刚才话题进行良好,他却隐隐有一丝错觉:卢栎对他的感情好像不是他想的那样。

    不过错觉就是错觉,回头再看到卢栎眼神时,他仍然认为,卢栎是喜欢他的。

    之后两人继续聊天,枕头挨的很近,又因月光朦胧,角度不一样感觉也不一样,总觉得彼此的脸都比平常俊美很多……

    第二日一早,沈万沙就跑了过来,他实在担心卢栎身体,一早自己就醒了。

    他来卢栎房间时很少敲门,这次心急更是直接推门进来了,“小栎子你好了没——”

    迎面对上一双杀气四溢的眼睛,他立刻噤声,身体缩了缩。

    卢栎睡的更香,他这么大声音都没把人吵醒,而那双杀气满溢眼睛的主人,本来正与卢栎头抵着头睡着,气氛很是旖旎温暖……

    沈万沙觉得他好像打断了什么。

    尤其赵杼这样目光扫过来。

    可是沈万沙没走,他顶着巨大的压力站住,伸长脖子看卢栎——

    直到赵杼说话,“他没事。”

    赵杼声音很低,但足够沈万沙听到,沈万沙立刻高兴了,转身就走,还非常贴心的关了门,在门外小声说,“我去准备早饭!”

    ……

    卢栎真的没事了,睡醒后精神十足,小小风寒刚有征兆就被消灭掉,他心情很不错。与赵杼沈万沙吃过早饭后,他就去同黄县令辞行。

    他不是公职人员,帮忙破案也只是兴趣,还立了大功,黄县令没权力留他,也没原因没必要留他,只说等忙完这个案子就=也会回县,届时如果卢栎还在山阳,必会做东请客云云。

    卢栎客气的与他道了别,与赵杼沈万沙一起奔向山阳县城。

    他要在一个叫大山铺的地方,找一个叫候星的人。

    地名好打听,进了山阳一问,人就给指了路。

    马车未停留,直接奔向大山铺。

    大山铺是离城中心非常近的一处村落,正逢集市,非常热闹。沈万沙一边陪卢栎打听,一边逛着集市买着东西,也是不亦乐乎。

    很快打听到,候星是此地一个首饰铺子的掌柜,三人找了过去,朝伙计一问,不巧,候掌柜出城了。

    “他什么时候回来?”卢栎声音有些急切。他性格其实比较安静稳定,可每每到关键时候时,总有些沉不住气。

    伙计挠头,“说是要谈一笔大生意,可能十天半个月也回不来,要看那边进度。”

    卢栎眉毛拧成了疙瘩。

    沈万沙知道此事对卢栎非常重要,朝铺子里一看,眼珠子一转,问那伙计,“你们掌柜什么时候走的?有没有人知道走哪条道?”

    “今天一早才走,因为要去顺便收帐,现在走的肯定是官道。”

    “那就行了!”沈万沙偏头冲卢栎眨眼示意他放心,胳膊架上小伙计的肩膀,“少爷这里呢,有一笔大生意,保证是你们从来没见过的……”

    他一席话说完,小伙计眼睛亮的像灯泡,嘴角的笑压都不压下去,“少爷说的可是真的?”

    沈万沙一斜眼睛,“少爷还能蒙你?要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吧。”

    伙计脚步有些飘,“您等着,我马上去把掌柜的追回来!”

    不过盏茶时间,场面陡转。

    卢栎惊喜地看着沈万沙,“少爷真厉害!”

    沈万沙叉着腰笑,“那是,也不看看少爷是谁!”

    等小伙计走了,沈万沙拉着卢栎继续出去逛,“等他把人追回来,怎么也得一两天,刚好无事,咱们就这里玩玩。”

    卢栎点头,“临近年节,山阳怕是呆不了太久,不如趁此机会给曹婶小猛买点礼物。”

    沈万沙最喜欢买东西,这个提议简直太棒,“好啊好啊!”两个人热闹聊着天就去了。

    赵杼不喜欢去集市上人挤人,就在临街二楼靠窗的茶楼等他们。

    茶饮过一盏,邢左送东西来了。

    是一份卷宗。

    赵杼接过来细看。

    以前他不在意卢栎这个男妻,甚至希望卢栎自己消失掉,半分心思也没花过,当然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他自信自己地位。他这个平王,自生下来起就世人皆知,满月就被封了世子,四岁开始打磨筋骨,七八岁就被丢去了军营,他的一举一动,所创成就,皆被关注,大安上下连平民都知道。

    他以为他的能力,地位,权势,肯定会庇护未婚妻,一度也曾因为这个不高兴,可他没想到,这次偶然遇到卢栎,感兴趣查了查,刘家竟敢对他如此慢待。

    若说没原因,他是不信的。

    他让邢左传信,通知京里的手下查清内情。

    这份卷宗看完,他手握成拳,极力忍住,才没砸了这个茶楼。

    他的好继母,好弟弟……

    邢左在一边努力降低存在感,王爷越来越可怕了!洪右说的对,还是王妃在时王爷才有点笑模样!求王妃回来救命啊……他才不想被灭了……

    也许上天听到了他的心声,卢栎与沈万沙逛时,突然回头朝茶楼的方向看,手里提高一串大红蝠纹如意结抖了抖,好像在问赵杼喜不喜欢。

    邢左心说王妃好甜,离这么远王爷就是看到了点头您也看不到啊!

    悄悄一看王爷脸色略缓,唇角甚至不由自主上扬,邢左明白了,果然还是王妃最厉害!

    他赶紧趁此机会禀告,“副指挥使元连正赶来,大约半月会到灌县。”

    赵杼挥挥手,那意思是:本王知道了,你跪安吧。

    邢左麻溜滚了,至于没机会提的按察史一事……以后再说吧,反正时间还多……

    这天卢栎和沈万沙把大山铺逛了一圈,第二天去山阳城里玩了个遍,第三日玩的差不多,有些意兴阑珊了,候星掌柜和小伙计才回来。

    候星一回来就奔向沈万沙留的客栈地址,“听闻少爷有事相谈……”

    “生意的事先不急,我人在这里,生意跑不了,”沈万沙将候星推到卢栎面前,“现在先跟我这兄弟聊聊天。”

    候星一头雾水,直到卢栎问出苗方这个名字,才怔了一怔,幽幽叹气,“十年了,我还以为不会有来问了……”

    卢栎面色微微有些激动,“苗方是我娘的下人,我知道他十年前曾给过你一个锦囊并一封信……我父母去的突然,未留下只字片语,当时我又年幼,记忆不多,一直为此事遗憾。我知道这次来的仓促,但真心希望你不要介意,与我说些苗方之事。”

    候星垂头想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我并不知你父母早亡……其实我对苗方了解的也不多,仅将知道的说与你听罢。”

    他端茶轻啜两口,理了理思路,才道,“我与苗方不算太熟,十六年前走商之时曾在海上遇到了他。那时我的商船遇险,得他救命,他不但救了我的命,还救了我那几船财宝,事后我欲给予谢礼,他竟分文不取。海途漫长,我俩开始聊天,不想很是投契,我再提谢礼,他仍摇头,见我热情抵不过,便道他日如果遇险,会请我一救,或许会给我带来性命之忧。我道若不是他相救,我今日就没了性命,若他日后有任何吩咐,直管来找我。”

    “我们短短相处十日,此后再没遇过。十年前我收到一封信并一个锦囊,我曾与他笔谈,对他字体非常熟悉,信是他亲手所书。信上说他可能会有危险,将锦囊交付于我,叮嘱我不可打开来看,如果两年内有人找来,我交出锦囊可保一命,若没人找来,让我将锦囊烧掉。又言若七八年或者更久过去,有人找来,让我将此事细细说与来人说,但只可说于第一个找来的人。”

    候星目光安详,“如今你找来,苗兄说的人,大概就是你了。”

    卢栎眉梢微紧,“那锦囊你烧掉了?”

    “商人最重诚信,我答应过苗兄的事,必会谨守。你若不信,我可向天发誓,锦囊的确已被我烧毁。”

    “候掌柜不必如此,”卢栎叹了口气,“我并非不信,只是有些遗憾……如此说来,候掌柜对苗方知道的也不多?”

    “确是如此,我们相交只通了姓名,对对方之事并未过问太多,我仅仅知道他是一户苗姓人家的下人。”

    “不管如何,你见过苗方。”卢栎指尖轻叩桌面,目光微敛,“他是个什么样的?言谈举止,兴趣爱好……候掌柜多年经商,最是眼利,应当有所得。”

    候星微微一笑,“少年人好心智。我行商多年,看人知事自认不差,对于苗兄,确有一二心得。”

    “苗兄高瘦,气度斐然,做文人打扮,可他步履沉稳,耳聪目明,他定然会武。他衣饰虽不华美,但质料做工皆上乘,一般大富大贵人家都供不起这样的下人,所以他的主家必定极有份量。可我行商多年,未见哪个苗姓人家是个积淀已久的名门望族,所以我猜,他的主家可能是隐世大族。”

    “苗兄虽对主家之事不多言,但只言片语露出,我能知道他的主家是个女子,女子夫婿才华出众,世人皆难以望其项背。主母亦不俗,眼界胸襟堪比男儿,非一般人可比。且主家夫妻好游山水,每每在名山名景流连,主母甚至有一个‘红酥手’的雅号……”

    候星说完,深深叹口气,“我所知便这些了。与你言说详细,皆因苗兄信中嘱托,再有他人来问,我不会多发一言。”

    “多谢候掌柜。”卢栎又问了几个细节确定,提了个要求,“请恕在下冒昧,不知能否借苗方之信一观?”

    “有何不可?”候星转身去了后面。

    这个首饰铺子是他开的,后面就是他居住的院子,把认真保存的信件拿过来很快。

    只是已经过了十年,保存的再好,纸张也有些绵软,墨迹有些洇开。

    卢栎将信看完,果然与候星所说一致。

    苗方的字刚劲有力,锋利带钩,卢栎觉得这个人一定杀伐果断,是个极厉害的人物。

    信纸左下角有一方私印,云海围绕,内刻篆体苗方二字,很特别,很有美感。

    “这封信……”卢栎今日提的要求已经够多,再提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说了出来,“可以送于我么?”

    候星有些舍不得,“我与苗兄性格相投,相交却甚浅,他留于我的东西只有信件……”

    “不过我懂他,这封信内容既然这么写,他应该会希望这信送到你手里。”候星目光悠远,似是想透过无边天际看到什么,“他托付于我之事总算有了了结,我也很欣慰……”

    之前想起苗方的名字,卢栎以为问过王富妻子,就能得到有用的信息,现在跟着信息一路找来,以为会收获良多,结果还是不知道爹娘是什么人,苗方又是怎样来历……

    卢栎有些失望,离开候星铺子时,眸里消沉掩饰不住。

    沈万沙扯扯他袖子,“不开心?”

    卢栎苦着脸,“我不知道会这样……”

    “可是也得到一些信息了不是?”沈万沙笑眯眯,“反正日子还长,我帮你,咱们一起找,总能找出个结果!”

    卢栎怔了怔。

    再偏头,看到赵杼也在点头,一改往日的傲慢不屑,眼神闪动间很有些鼓励之意,“我会帮你。”

    卢栎顿时心很暖,“好!那咱们这就回去好好过个年,过完年继续!”

    “嗯嗯!”沈万沙握着小拳头,“我这两年都要跟着你,你甩都甩不掉的!”

    赵杼哼了一声,“左右无事,便看看你要如何闹腾。”

    卢栎一下子开心了,拉着满满几车的礼物,踏上回灌县的路。

    高兴之下他都忘了,灌县有个刘家,那个家里的人哪会容他清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