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52章 年礼

第52章 年礼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说谁是乡野无知蠢妇!”刘文丽气的脸绯红,“长幼后面还有个尊卑,如同庶出永远在嫡出面前矮一头,你这死赖在别人家不走的臊皮货见到主家还敢无礼,不怕我爹娘把你轰出去死在外头么!”

    赵杼目光一寒,手指又动了起来。

    卢栎赶紧挡住赵杼目光,示意他安静,看向刘文丽的眼睛带着笑,一点也不生气,“莫非真是我见识浅,什么时候大家小姐能张口闭口骂人了?表妹啊,你可还没订亲,今日这话传出去,可怎么找婆家?”

    没哪个未出阁的姑娘对于找婆家这事不害羞的,卢栎这话稳准狠的攻击了刘文丽短处,刘文丽气的声音都抖了,“关你什么事!”

    “再有,”卢栎上前一步,脸色沉下来,“我早同你说过,不是我要住你们家,是你爹娘不想让我走,只要你说动你爹娘,不用谁催,我即刻离开。刘文丽,你这忘性是不是大了点?”

    听到这话刘文丽嗤一声笑了,“有些人把自己看的太高,怕是还不知道有什么事。王妈妈,与这臊皮货说说。”

    王妈妈上前一步,面有得色,“好教卢少爷知晓,今日已是腊月十八,平王府的年礼还没来。如今地上没雪天上没风路途好走,礼车都不能到,估计今年是到不了了。”

    刘文丽抬着下巴声音刻薄,“听到没有,你这未婚妻名头在王爷那里不好使,王爷不要你了!你在我家威风耍了十年,看这回还怎么抖!”

    “平王府年礼没来?”那位王爷终于决心退亲了?卢栎先是怔了一下,之后双眸闪亮神采飞扬,太好了!平王权大势大,如果由他提出退亲,就不需要自己苦苦想办法了,简直不要太美!

    刘文丽见他发愣以为他怕了,底气更足,“你这样不检点四处钻营的人谁都不会喜欢,王爷不要你简直再明智不过!”

    卢栎心里高兴,不代表他愿意与刘文丽吵架。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刘文丽为什么又找过来呛声,反正他的线已经埋下,秦绿柔已经对刘文丽不满,女人们的事最是繁乱,总有一日刘文丽会受到秦绿柔刁难。

    现在他只想迅速把事了结,干脆沉下声音威胁,“你今日来,就是想与我吵架?冬月二十三的事,你都忘了?”

    他提起冬月二十三,刘文丽瞳孔一缩,猛然想起还有这一出!这臊皮货握有她的把柄!

    “你敢胡言乱语!”刘文丽咬了唇,声音里带了浓浓威胁,她为这付了几百两银子,卢栎一定不敢乱说!

    卢栎抱着胳膊摸着下巴,“敢不敢的,得看我心情。我现在心情不怎么美丽呢……”

    刘文丽身体一缩。

    王妈妈见刘文丽表现,就知这位小姐怕是与卢栎有什么过往不好说,正是她出头的机会!

    她扶着刘文丽的手,神情肃穆,“老奴劝卢少爷懂些分寸,气坏了小姐,可不是少爷能担得起的。”

    “我用你这老奴才教我规矩?”卢栎冷笑一声,“怎么,王妈妈嫌崩了门牙不够?”

    王妈妈看了一眼卢栎身后表情阴沉的赵杼,身子绷紧,但又想今时不同往日,卢栎地位已失,索性挺直了背,“老奴不才,还知道这里是刘家,不姓卢,少爷再威风,平王爷也没送年礼过来不——”

    话音还没落,突然一道掌风袭来,她的身子直直被扫到墙边,‘啪’一声摔在地上,响声清脆。

    她只挣扎两下就不动了,像死了一样。

    刘文丽怔怔看着动手的赵杼,眼睛移不开来。

    这人……好凶残,好霸道,好……俊!

    赵杼察觉到刘文丽目光,眼睛微眯杀气锋利,刘文丽吓的一缩,转开了视线。

    卢栎微微皱眉看着赵杼,对他方才行事有些不赞同。对方再口含恶言,也是个没什么力量的妇人,这样有些不太好。

    赵杼却一脸理所当然,没一点悔意,认为没什么不对。奴才就是奴才,使着不合心意都能随意打杀转卖,敢对主人无礼,大卸八块喂狗都不为过。

    卢栎突然觉得心累,不想再与刘文丽纠缠,“既然平王府未有年礼送来,即将退亲,我在这里也住够了……有劳表妹与姨父姨母说一声,我也想换地方了。”

    “你早该这样识相!”刘文丽语意讥讽。

    “不过——我不住,是因为我不想住,表妹可别理解错了。”卢栎眯眼看着刘文丽,“这刘家大门,我只要踏出去,就永远不会再回来。”

    “呸!谁稀罕!”刘文丽今日来总算也达到了些目的,颇有些扬眉吐气的感觉。正想再多奚落几句,突然见娘亲身边的大丫鬟杏儿匆匆推开门,一大串人进了院子,包括她的娘亲。

    “娘?”刘文丽面上绽出惊喜笑意,莫非是娘知道她来做什么,与她撑腰来了?

    她脚步轻快的走了过去,“您怎么来——”

    话音还没落,“啪”一声脆响响,脸颊吃痛,她不由自主偏了头。

    “娘!”刘文丽抚着脸颊震惊地看着冯氏,娘亲竟然打了她!娘亲从来没有打过她的!

    冯氏柳眉高扬,严厉的训斥刘文丽,“栎儿是你表哥,怎能如此无礼!”

    “他算哪门子表……啪!”脸上又挨了一下。

    刘文丽眼泪刷一下掉了下来,“娘……”

    冯氏美眸微阖,压下心疼,略缓了声音,“你表哥是平王未婚妻,岂能无礼!”

    “可是王府礼车……”

    “走礼是大人们的事,岂是你这小孩子能掺和的?一边站着去!”

    冯氏眼色示意刘文丽乖一点,刘文丽虽不甘愿,但她向来听冯氏的话,退后几步站好。

    冯氏捏了捏手上的帕子,调整下表情,才微笑看向卢栎,走前几步,“栎儿初初到家,累了吧?这一趟出去玩的可好?你这孩子,回来也不送个信,好让姨母派车接你。”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冯氏虽然没有送礼,但纡尊降贵走到这荒凉小院,眉眼亲切的与他打招呼,还亲手打了自己的女儿,对她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她必然是有大请托,让自己帮忙?

    卢栎眼神闪了闪,笑出漂亮的小虎牙,客气回话,“因走的不远,怕扰了姨母的事,才没敢妄言。”

    “你这孩子还是外道,一起住十年了,姨母就是那般不近人情的人?”

    不得不说,冯氏很会说话,而且她长的很好,也颇懂利用自己优势,几句话说的亲切有加,很难让人拒绝。

    “你表妹年纪小,不懂事,都是我往日惯坏了她。如今就快及笄,该得严厉管教了,你是哥哥,怎么管都不为过,以后姨母没空的时候,你可不要嫌麻烦,继续帮忙呀……”

    三言两语,冯氏就将气氛转换的轻松和谐,丝毫不生硬。

    卢栎一直保持着浅笑没说话,等着冯氏道明来意。

    他这样冯氏很难张嘴,但她等着救命,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停顿片刻就道,“平王府的年礼到了。”

    “年礼到了?”卢栎眉头皱起,不是说不来了么,怎么又来了!那到底要不要退亲?真是折磨人!

    他腹诽良久,将自己小心思放到一边,才发现冯氏看着他的目光有些不对。

    他认真观察了下冯氏。

    冯氏骨架小巧,生的漂亮温婉,什么时候看到都很得体,今日却有些不一样。

    她穿一身杏红裙衫,配缃色比甲,这种颜色很衬气色,所以他一时没注意,其实冯氏精神并不好。细看不难发现,她眼底有青黑,虽然敷了粉,离近还是能看出端倪。眼睛里也有明显红血丝,水色不足,脸也比往常干黄,显然最近过的不大好,许有什么愁事。

    再看她的帕子,一角染了墨渍。照她性格的细心程度来说,连这么明显的污渍都注意不到,这事应该很大容不得她分心。据他所知冯氏并不爱练字做画,倒是经常会看帐册,这些墨……是看帐册沾上的?

    衣服上有褶,明显没换就来找自己,这么着急……

    卢栎扫了一眼刘文丽,她身上也没有新衣,首饰也不像准备过年的,冯氏这是……手紧缺钱了?还缺的很厉害?那平王府的年礼算是火中送炭,她早接惯了,该开心才是啊,急急找上自己做……

    哦……卢栎眯了眼睛,手摸上下巴,他明白了,必是年礼出了意外,而且这意外,与他有关。

    与平王那摊子事先放一边,退亲不是一时半刻能解决的,目前有个机会拿捏冯氏,当然不能放过。

    卢栎笑容灿烂似冬日阳光,“年礼到了姨母去接不就是了?年年都是如此,今年也不必特意知会于我,我最信姨母了。”

    自上个月起,卢栎就像变了人似的,言语中诸多夹枪带棒埋汰人,冯氏被他呛过一次难受了好些天,这次要不是没办法也不会自己送上门给人踩。

    可时移事易,她今天还真得巴结这小子,才能过去这个年关。

    冯氏银牙咬紧忍了又忍,好像没听出卢栎言下嘲讽之意,笑着说,“王府管事说了,要见过你才会奉上年礼。”她开始夸卢栎,想把人哄高兴没准就愿意听话了,“可见王爷很在意你,怕刘家怠慢了你,非要让管家先确认。你呀,就是命好福气大,这么好的亲事,这么高贵的人给你当夫婿,将来嫁进平王府可不要忘记姨母,姨母可要劳你照顾呢!”

    卢栎一点也不听哄,当然也是冯氏马屁拍马蹄子上了,卢栎最不想做的事就是与平王成亲,索性收了笑脸,“姨母哄我做甚?明明平王不喜欢我,马上要与我退亲了,这事家里下人都知道,表妹还特意过来骂让我搬出去,我也答应了,马上就搬走,以后再不登刘家的门。”

    “这嚼舌头的话你也信!”冯氏瞪了刘文丽一眼,声音幽缓,“你表妹不懂事,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你要觉得委屈想走,那你去哪姨母就跟去哪照顾,再怎么着,姨母也不会做那丧良心的事对不起姐姐!”

    “这亲事是你娘给你订的,王爷不会反悔,你也当遵从你娘遗志,不能让她在地底下伤心……”

    卢栎看了冯氏一眼,冯氏神情安静,像是无意说的,其实就是故意提起来,用死去的娘亲压他,如果是个孝顺的,就该知道怎么做。

    而前身一直很孝顺……

    卢栎心内冷哼一声,顺着话头往下继续,“说起来娘亲去世时我太小,都不记得她模样了,连个念想的东西都没有。如果能有娘亲遗物缅怀一二,我的心情大概也不会这么激烈了……”

    冯氏手一顿。这小子登鼻子上脸,想要苗氏遗物!

    她一直不想给,也是用这个拿捏卢栎,拴着他好生呆着不要乱跑不要乱说话,保证能把他好好送嫁到王府。如今看来不给一点,这小子不会听话……

    冯氏想了想,面有难色涩涩开口,“你娘的意思,等你出门子时,一并将东西给你……姨母一直谨记不敢违了姐姐遗命,可看着你日日思念亡母,姨母也很心疼……不如这样,姨母给你一半吧。这样你有了遗物缅怀,姨母也不算违了姐姐的意。”

    今天的事算是意外惊喜,卢栎并没想非要借此机会制住冯氏,冯氏是一个主意很正的人,再有难事也会细细斟酌衡量,拿太过了结果可能并不好。

    再者,他也很好奇这次的年礼。

    心下有了决定,他看了看刘文丽,又看了看王妈妈。

    冯氏立刻道,“丽儿对你不敬,回头姨母家法处罚,手杖十,禁足一个月方可出房间。至于王妈妈,奴大欺主,这样的奴才刘家是不敢用了。”

    卢栎原地站了良久,才勉为其难的说,“既然姨母请托,我虽心下忐忑,也是敢见一见这位王府管事的。”

    冯氏立刻大喜,挥手让人去请。

    管事很快到了,小院一茬一茬的人,他谁都没看到,先看到挨房间门最近,站在一个少年身后,人高马大,气势锋利,杀气十足的赵杼。

    娘啊王爷怎么会这在里!

    管事膝盖一软,跪了下去,“小的见过王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