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54章 金牌

第54章 金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有些艰难地开口,“这些话,都是王爷让你带的?”

    “呃……”林高实有些紧张,因为王爷刚刚又瞪他了!他模糊着话音,“王爷会亲自过来看望卢公子。”

    这话总没错吧!王爷就在你身后站着呢啊王妃殿下!

    卢栎脸越来越白,心情非常不好。

    赵杼也眉头紧锁,不怎么高兴。

    而王爷只要不高兴了,身边人就别想好过。邢左本着自救的念头再次杀鸡抹脖子的比手势:不能这么说啊蠢货,小心被弄死!王妃他不知道王爷身份你忘了吗!

    林高实歪着头猜测邢左意思,明白过来后脸色煞的白了,不能再自做主张了!

    卢栎稳住心神,“你坚持要见我,可是王府让你带什么话。”

    林高实心说正是,就是墙头那个护卫这么要求他做的,也没说原因!可人家手里有令牌,不说他不敢问,现在王妃问,他却不能不答。

    还不能实话实说。

    人生简直太艰难了。

    “这个……是啊……小的接的命令是将年礼亲自送到公子手上。”林高实一边擦汗一边朝墙头护卫悄悄打手势求助,大家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小心应对谁也得不了好,求仗义帮忙啊!

    邢左没办法,让洪右帮着盯着四周动静,一旦有被发现可能就把自己给按下去,然后专心给林高实比手势。

    林高实苦哈哈地在一边猜,“王爷说,要您……亲自验证,说里面……有特别的礼、物?不,呃,小的意思是说,王爷给您准备了特别的东西……已经先一步送到你身边……了?”

    林高实也不知道自己解说的对不对,反正他今天豁出去了,大不了被拖下去赏军棍打死!

    一边回想刚刚说的话,他一边后悔,那惨不忍睹自相矛盾的话语,能骗得过人才怪!

    卢栎的表情像是受了惊天霹雳一般,想再穿一回的心都有了。

    求不要引起残酷王爷注意啊!大家都是男人,相忘于江湖不好吗!

    赵杼跟着卢栎这么久,已经能看懂他表情下的深义。

    这是不想与平王成亲,很排斥这件事。

    赵杼一想到卢栎排斥的是自己,心里有点不高兴。但是想想卢栎这么排斥平王,如此权势滔天家财万贯的夫婿都想不要,为的其实是现在这个‘失忆’了,不知身份背景的自己,眼神又是一暖。

    这孩子这么纯粹的喜欢着自己,名利一切都可以抛弃,单单只因为喜欢自己这个人。

    赵杼心内忍不住叹气,还好他喜欢的是自己,如果是心术不正之人,岂不是一辈子都悔了?

    如果没有他看顾,这孩子可怎么活。

    赵杼闭了闭眼,站出来解围,“我。”

    卢栎没懂,睁圆了眼睛,“啊?”

    “我就是王爷派来的人,保镖。”赵杼一边说话,一边冷冷看了林高实一眼,林高实身子一抖,头低的更深。赵杼做这个动作时背着人,却有意让卢栎看到。

    卢栎脸色茫然,然后若有所思。

    这个林高实,好像很害怕赵杼?

    赵杼只是个退伍军人,就算有武功气势足点,也不至于吓成这样子啊……

    卢栎想了又想,终于得出了一结论。

    平王府年礼刚到。他们的马车进灌县前,赵杼曾要求停车小解,当时他和沈万沙都没下去,莫非赵杼在那时遇到了平王府送年礼的队伍,顺便威胁了人家的管事?

    他的确曾与赵杼抱怨过,不想与平王成亲来着……

    若真如此,赵杼真是个义薄云天的汉子,愿意为他得罪平王,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简直是天下英雄楷模!

    卢栎朝赵杼递出一个求确认的眼神,赵杼微微颌首,卢栎心情立刻变的阳光万里,非常轻松!

    如果今天这一切都是赵杼安排的,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他挥手推了赵杼一推,满面笑容地冲林高实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位就是王爷专门送来保护我的,之前不好对外说一直没公布,既然王爷觉得没关系,正好介绍与大家。”

    他转身指着赵杼对冯氏说,“姨母,这是王爷送与我的护卫。”

    冯氏嘴巴半张,好半晌没说出话来。

    这小子竟然真的与王爷暗通曲款了!

    邢左张圆了嘴巴瞪着洪右:“这样也行?”

    众人视线从林高实身上移开,看向卢栎与赵杼,林高实大大松了口气,未来王妃殿下好生英明威武,他这小命保住了!

    院子里所有人都被震住,再无二话,下面的事就简单了。

    林高实喊了人,把年礼全部卸在卢栎的院子。

    卢栎院子不大,好在年礼装的都是箱子,靠墙一排排放好,箱子里东西品种一样的就往上堆,林高实拿着礼单子指挥,忙的满头汗。

    卢栎再次轻松,冯氏就不轻松了。冯氏看着一院子重礼,恨王府有变动不通知她,这些可都是钱啊!

    时不与我,她只得暗暗压下酸意,提起自己困难,求卢栎帮忙。

    卢栎听明白后,与她打着机锋,讨价还价一番,答应会请外面正忙着的那位林管事帮她处理此次银钱危机,但冯氏得将他母亲的遗物都给他。

    冯氏不答应,说答应给一半已是坏了规矩,奉姐姐遗命辛辛苦苦养了卢栎这么些年,她宁愿难死,也不敢再违了姐姐意思。这话重音放的位置很奇怪,在‘辛辛苦苦养了这么年’上面。

    卢栎便懂了,冯氏这是想以养育之恩换此次帮忙。

    卢栎心说养育之恩什么的,在前身死去,他附身而来时就还清了,但冯氏不知道,免得她以后拿这个说嘴,卢栎答应了。

    他既然顶着平王未婚妻这个名头,能拿捏冯氏一次,就能拿捏她两次,娘亲留下的东西,他早晚能拿回来。

    冯氏得了话,眼睛被院里的礼箱烧的生疼,捏着眉头拽着刘文丽离开,让下人们别忘带上昏死墙边的王妈妈。

    刘文丽还不肯,“娘咱们的年礼箱子……”

    冯氏立刻捂了嘴,“不许乱说话!”

    见卢栎正与赵杼说话没看这边,冯氏赶紧拉着刘文丽走了。

    礼箱放好,卢栎将林高实叫进去,问他能不能留两天帮点忙。

    这里有王爷在,林高实巴不得留下,连连说好。

    卢栎就将冯氏的请托说了。

    其实冯氏的问题很简单,就是没钱,铺子亏了,该回来的帐款没回来。院子里这么多年礼,给她搬一半过去她不但能立马解围,还能过个热热闹闹的肥年。

    可卢栎不愿意。

    以前就算了,现在东西进了他的院子,再让他拿出去万万不可能。

    他就请林高实顶着平王府管事的名头,帮着走一走几家欠帐的地盘,请个情要要帐,让冯氏回来点钱。

    林高实连连拍胸脯表示没问题,一定不会有负王妃请托!

    卢栎对王妃这两个字实在有点过敏,给了林高实赏银后,请他自己去寻客栈住,“抱歉,我这地方小,你也瞧见了,实在无法招待你。”

    林高实其实连赏银都不敢要,王妃住的这么寒酸,屋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显然银钱不富余,可不接打王妃的脸不好,看了赵杼一眼,才在示意下接了,“谢卢公子赏。小的走南闯北多年,自是能照顾自己,不敢劳公子垂询。若无它事,小的就此告辞,安顿好后会送信过来,公子但凡有事,随时吩咐就是。”

    ……

    林高实带的王府下人办事效率很高,不但又快又好的礼箱抬进来排好,将礼单奉上,还趁着这时间快速的给卢栎房间生了炭盆,置办了新的床褥甚至过年需要用的东西,快手快脚的泡了茶,连点心都做了几份出来。

    卢栎一度怀疑他们从哪找来的东西,但又不好跟个土包似的去问,板正着脸色受了。

    直到东西摆好,所有人听命离开,卢栎才走出房间,兴奋地在院子里转了个圈。

    “这是我们的!”卢栎抱住一个箱子打开,里面是熠熠生辉的珍珠,个个浑圆,手指头大,卢栎眼睛放光,“我们有钱了!”

    赵杼嗤笑一声,“出息。”

    卢栎也不在意,继续两眼放光地看宝贝,“真叫你说着了,我就这出息!嘿嘿……还是头一回见这么多钱啊……”

    赵杼嫌弃地扫了一眼排成几排的礼箱,这才几个箱子,能有什么好东西,值得他这样!

    墙头上的邢左揪着洪右,神情兴奋,“右右你看,王妃好可爱!好亲民!等咱们能见光了,我一定要好好抱王妃大腿!”

    洪右:……

    说得他们像见不得光的耗子似的……

    “真希望王爷早点露馅——唔——”邢左把洪右的手掰开,“你捂我嘴干什么!”

    洪右目露怜悯:说话小心点啊笨蛋!

    邢左看着不远处的赵杼,悄悄低下头,好像是他说错话了……

    卢栎把礼箱看了一遍,直接甩出一袋金子给赵杼,“给你,留着用。”

    赵杼皱眉,“给我?”他从来没自己拿过这种东西。

    卢栎笑眯眯,“嗯给你,怎么样,我大方吧。”

    “院子到底有点小,要不还是先放沈万沙那里吧……”卢栎小声嘀咕,“等回头空了去找个宅子,我也要置办点家业才好。”

    “你说在哪里买宅子好?”卢栎兴奋之下,大力拍了拍赵杼胳膊。

    赵杼没料到他这一下,虽然这点力气伤不了他,可一时不注意的结果便是——袖袋里的金牌滑了下来。

    金牌长三寸宽两寸,灿金色,用料上乘做工精致,四爪金龙盘踞之上,清楚明白地写着‘平王’两个大字。

    金牌落地时发出金玉击鸣之声,清脆动听。

    不管从哪一个方面,这个金牌都真真切切的表达着‘格调’两个字。金牌雕龙刻字一面朝上,任谁都能清楚明白地知道,这是平王的金牌。

    赵杼皱了眉。

    卢栎愣住。

    远处的邢左捂嘴,眼神惊恐,“娘啊我乌鸦嘴说中了,王爷要露馅!”

    55虚惊

    地面上有一面金灿灿的牌子,画着龙,写着‘平王’两个字。

    卢栎就是再傻,也知道这是象征平王身份的牌子,一般人不可能弄到,这牌子在赵杼身上,意思就是——

    “你从那林高实身上偷来的?”

    赵杼本就皱着的眉纹路更深了,“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

    远处的邢左也差点把拳头塞进嘴里,王妃你太天真了,林高实怎么可能会有这个金牌,这个金牌只能王爷带在身上,下命令时亲近属下能使一使,办完事就得还,带在身上超过五天就是死罪啊!

    卢栎不知道繁复的皇家宗室规矩,自认为自己推理非常正确,“你既然能机缘巧合下遇到王府车队,帮我威胁他们一通,当然也能顺手牵羊得个金牌么,多简单。”

    邢左:……王妃你醒醒,这些都是王爷让属下们干的啊!金牌不用偷的!

    做为一个暗卫,邢左觉得心有些累。王爷改了性子要玩捉猫猫,他们只有配合,千方百计隐藏身影帮王爷铺平道路,用所有智慧帮着打掩护,没想到那么聪明的王妃,一丁点线索都不会漏掉,验尸破案有如神助的王妃,竟然在这件事这么……这么……难以形容。

    明摆着的事都看不穿……邢左觉得他和洪右以后可以轻松一点了,一天两回差点暴露,王妃都能自己找到原因呢。

    赵杼并不介意身份暴露,这对他来说无可无不可,他其实还有点想看卢栎知道他是平王后有什么样的表情。喜欢的人就是与自己有婚约的人,还有权势有地位,他一定会非常高兴。

    可卢栎自己圆了回来,他不暴露,再多些时间看看想想也好。越相处他心里就越有点拿不定主意,卢栎这样的媳妇,要,还是不要……

    “嗯,是我拿的。”赵杼也面不改色撒谎,“他们不知道。”

    “这样也不错……”卢栎把金牌捡起来,细细看着,眼睛发亮,“咱们拿着这个,以后能吓更多人了!”

    翻来覆去看了几遍,赞了几句金牌精致,卢栎突然有个疑问,“林高实发现金牌丢了,我们会不会有麻烦?”

    “不会,这样的金牌平王府很多,办事的都会有,回去后补上就好。”赵杼面色非常淡定,为免卢栎担心,他还加了一句,“今日之事,他们不敢说。”

    邢左咬着舌头,差点喊出来。王爷你在瞎说什么啊,谁会信!

    卢栎信了,笑出一口白牙,“那正好,你好生收着,别丢了!”

    赵杼接过金牌,放好。

    邢左差点手脚无力栽到墙底下,还真有人信啊……

    对着礼单子,卢栎面上泛起了愁意,有些担心的问赵杼,“你说,平王不会真想逼我成亲吧……他从来没见过我,无怨无仇的,我就不信他会突然起意要折腾我。”

    时值黄昏,夕阳把小小院落染成漂亮的金橙色,少年侧脸融在这样的光线里,眉尖微蹙,面染轻愁,脸上细小的绒毛仿佛都写着不开心。

    赵杼没忍住,大手放到卢栎发顶,揉了揉,“他不会。”

    “真的?”卢栎期待的目光看过来。

    赵杼眼神微暖,“嗯。”

    卢栎问这话其实只是想得个安慰,并不会觉得赵杼说的就是对的。不过赵杼的话让他心情很好,他唇角上扬笑容灿烂,小小虎牙在夕阳下闪耀,“那如果平王要逼婚,你要救我呀。”

    赵杼颌首,“他不会。”

    卢栎也不管赵杼怎么答,反正他是要退亲的,就算退不了,他也会想办法逃跑,这些事他一时不好说,怕吓着赵杼。

    看了看天色,他拍拍手合上礼箱,“时间差不多了,叫沈万沙过来吧!”

    沈万沙来的很快,他忙了好半天清点东西,没听到这边动静,过来听说卢栎又被欺负了,差点撸袖子跑去刘家正院干架,“少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小栎子,你说,要把刘家怎么样,少爷马上请人灭了他们!!”

    卢栎笑着拍拍他的手,“少爷还是别忙,先帮我把这些东西挪挪吧。我这院子太小装不下,回头下雨可就不妙了,少爷院子大,借我个库房使使,回头我买了新宅子再把东西搬回来。”

    “这有什么问题,包在我身上,我马上请人搬!”沈万沙拍着胸脯答应了,看着刘家正院的方向,皱着小眉毛仍然有些不甘心,“你真就这么放过他们了?这群人简直不知好歹欺人太甚!”

    “总有算帐的时候……”

    接下来又是一阵忙碌,卢栎把用得上的东西搬出两箱放在房间,其它都放到了隔壁沈万沙院里的库房。沈万沙给了他一把库房钥匙,还说交待了下人,他可以随时去取。

    卢栎好奇沈万沙的御下手段,他记得沈万沙是一个人来灌县,后来买了房子置了下人。他的东西比沈万沙的那就是九牛一毛,沈万沙就不怕别人偷?

    结果沈万沙神神秘秘说了一句话:我们有钱人最先学会的本事,就是怎么保护自己的钱,我学的还不错,至今没弄砸过。

    搞的卢栎更好奇,连连追问,沈万沙故意吊着他,就不说,二人打打闹闹的处理完所有事情,去了隔壁张家。

    张家气氛一如既往轻松温暖,卢栎沈万沙把礼物奉上,被曹氏责怪一通太客气,握着卢栎的手问刘家有没有把他怎么样。正聊着张勇下差回来了,曹氏招呼一声就去了厨房,叫来张猛陪着。

    不多时,一桌好菜摆了上来,张猛把米酒拿出来倒好,巴巴等着他们给他讲慈光寺的故事……

    这一聊,就聊到了近亥时,曹氏心疼几个孩子,拦着张勇张猛再拽着人说话。

    张勇送三人出门,与卢栎提到一事,之前王富案子办的出色,县令大人想请他过去一叙,顺便给他办个仵作文书。

    与前程梦想有关,卢栎便多问了两句。

    原来县令听说他的验尸手段,很是心喜想招揽,又忌讳他‘平王未婚妻’的身份,不敢太过,就借张勇传话,可以给他办个仵作文书,但不限制他的自由,如果在县里,县里又出了人命案子,便请他过去一验,不愿意也没关系。仵作文书加盖县印,便是他去了别处,也能个能证明身份本事的凭证,可应其它地方官员所请,进行仵作验尸之事。

    若他有意,年前空时去县衙一趟便可。

    卢栎听完立刻很激动,这个很有用啊,起码在外头别人置疑时,能证明他的确会验尸!

    谢过张勇之后,几人各自回去安歇。

    三日后,卢栎找时间去了趟县衙。灌县县令年纪很大,看着有五十多了,不管脾气还是面色都很和善,卢栎与他聊了一会儿,事情就办好了,极为顺利。

    从县衙出来时,卢栎看到了正往县牢里的老伍头。此人守着灌县义庄,有尸体的地方就有他,卢栎多嘴问了一句,知道是牢里死刑犯死了,就没多问。

    只是欲回头往前走,老伍头突然停住,转过身冲他笑了笑。

    老伍头是个一般老头,就算终年与尸体为伴,到了这个年纪怎么都有些老人的和善圆融,一点也不吓人,卢栎没感觉到恶意,便也冲他笑了笑。

    ……

    年前热闹,集市多,卢栎与沈万沙张猛在一块,每天的日常就是买买买,过年要用的,平时要用的,几个人就没停过,气氛非常欢快。

    除了这些,卢栎还得给自己准备东西。解剖的器械有了,罩衣手套口罩的什么的,他也在一个衣裳铺子下过订单,现在全部做好拿回来了,老式仵作箱子该配的东西也差不多了,卢栎还得买点药材备用。

    总是与尸体接触的话,他得备点保护自己的东西。尸体身上会有各种*的微生物,有些中毒死的更是危害性大,对人体很不好,没有现代的各种药物,防护手段,他得利用当下环境准备一点。

    三神汤的药材备一点,再做点辟秽丹,苏合香丸才好。辟死气臭气恶气,再加提神醒脑,中药可是很有用的。

    这样忙碌着,就来到了年节。

    这个年过的和以往一样,又不一样。

    不一样的是,这是卢栎在古代过的第一个年,一个人,没有父母哥哥,每逢佳节倍思亲,他情绪有些低落,很想家。一样的是,这里有几个闹腾的小伙伴,闹起来挡都挡不住,气氛仍然热闹欢快,愣是他一点伤心的时间都没有。

    守岁时放过鞭炮,他们谁都没睡,围在一起打了一夜的牌。

    张猛手臭,总是摸不到好牌;沈万沙偶尔摸到好牌,更多时候没有好牌,但把把都能不输;卢栎牌运一直不好,不管牌好不好,一直赢不了;赵杼不知道拜了哪方财神,竟是把把好牌,随便打也能赢……

    最后除了沈万沙没输,还小赢了点,张猛和卢栎的钱全都到了赵杼那里。

    卢栎不服,要和赵杼换位置单挑,赵杼一脸‘尽管放马过来’的傲慢,说了五个字:你赢不了我。

    卢栎不信邪,试了很久,每个位置都被他换过了,越输越多,不但一文钱也没赢回来,还许出去不少宝贝……

    玩累了散伙上床睡觉,卢栎都不开心,谁知一躺下去枕头硌的慌,他将枕头拿开一看——一堆钱!铜板银子碎金块都有!

    看样子好像是赵杼赢的那堆!

    赵杼一脸冷酷地看过来,“给你。”

    艾玛太感动了!卢栎眼睛亮闪闪,“你真好!”

    赵杼很淡定,“你也就这出息了。”

    卢栎:……既然好事都做了说点好话让人感动一下不可以吗!

    将将过了年,沈万沙就坐不住了,想去成都府看灯,听说那里上元夜的花灯节很美。除夕守夜时卢栎与赵杼沈万沙商量过下一趟的时间地点,方向倒是也一致,只是卢栎的药丸还没制好,不能马上启程。

    沈万沙提议他先走一步,在路上等着他们,卢栎觉得大过年的不会有什么意外,就答应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