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68章 取胃

第68章 取胃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要剖尸?”沈万沙眼睛亮亮地看着卢栎,不知道是激动是害怕,总之非常兴奋。

    卢栎点点头,把手里的信递给赵杼,“赵大哥也看看。”

    赵杼接过信,皱着的眉头一直未松。

    卢栎走到停尸台,看着台上的妍丽女子。

    沈万沙指着女子掌心花瓣,“信上说她那书生情郎最喜欢的就是桃花。”

    “是啊……”卢栎声音似叹息。

    这封信事无巨细,将陈娇娇的日常一一道来,他眼前几乎能出现那个活泼娇俏的生动女子。

    她长着一双灵动美眸,顾盼流转间,虏获裙下之臣无数。虽身处烟花之地,她却并不顾影自怜,积极的做着生意赚着钱,想要有一天能自赎其身,过上自由畅快日子。

    她红了几年,客人无数,周老板和府尹公子皆是其常客,本地富商,府官也是其入幕之宾,但她的客人名单里有两个比较不一样。一是本地黑道把子江天,一是曾考得案首的秀才刘文。

    黑道把子不差钱,能做陈娇娇的入幕之宾很正常,但他做的生意不一般,透着危险性,可能会给死者带来某些麻烦。

    秀才是穷秀才,才学相当不错,又长着一张相当俊俏的脸,信里将其形容成一个小白脸,友人请客来做耍时凭着一首诗入了陈娇娇的眼,自此两人相好,秀才来楼里找陈娇娇,是不用花钱的,老鸨那里要给的例银都是陈娇娇自己出,二人花前月下,曾许下相守一生的誓言。

    ……

    陈娇娇的尸体是在大年初一晚上被发现的,那天非常冷,尸体被发现时已经僵硬,不确定是死后尸僵还是天气冷冻僵。

    而陈娇娇最后一次出现在人们面前是腊月二十九傍晚。

    临近年节青楼生意本应不好,可醉红楼不是一般地方,仍然客似云来。二十九这天,将将天黑,周老板就来了,点名要陈娇娇伺候。

    陈娇娇像往常一样接客,却不知怎么的,将将两刻钟,周老板就气呼呼的摔门出来,让老鸨给他找别人。陈娇娇随后出来,面有薄怒,情绪不稳,老鸨见她状态不佳,让她稍适休息,平稳后再出来接客,为做安抚,还给她点了最爱的吃食。

    陈娇娇听话告退,纤细身影众目睽睽下走远,回了自己房间。

    这夜,她未再出现接客,因为是红牌,耍耍小性子,老鸨也没有强求,令所有人不去打扰,让她好好休息。

    之后周老板在醉红楼呆了两个多时辰,被姑娘送出门时瞪了陈娇娇房间方向两眼,目光很有些不善。

    第二日巳时,秀才刘文过来,神色落寞,说是之前说好了,过来与陈娇娇告别。小丫头带着他往陈娇娇房间走了一趟,陈娇娇却不在。这个时间很多姑娘还未起身打扮,小丫头说人不在可能去如厕了。刘文却道时间很紧他等不了了,留下一袋桃花说是自己春天时亲手晾晒,送与娇娇以慰离情,之后就离开了。

    这天没有任何人见过陈娇娇,直到晚上江天点名不好推,老鸨才注意到此事,遍寻四处,未果。

    直到大年初一在楼后暗巷发现她的尸体。

    ……

    此信详细程度简直令人发指,大概是有人非常想帮忙破案,将所有知道的全部写了过来,有了它,卢栎等人几乎不用去一一问供了。

    而且卢栎认为信里内容很有可信度,因为送信的人是‘青楼姑娘保护者’,信里事实又写的东一榔头西一镐,显然有些是自己看到的,有些是从别人嘴里听到的,未有整理显得乱糟糟。

    如果是别有用心,想要构陷或转移什么,信就不该是这样子。

    沈万沙摸着下巴思考,“我觉得周老板和书生都很可疑。周老板明显与死者有争执,若争执原因特别,可能会起杀心。而书生么……书生送了桃花,他去时神情落寞,会不会因为外边什么事起了不好的心思想杀人?”

    沈万沙思维大开,构思着一个冷血秀才受到奚落自信心下降,嫌用妓|女银子丢脸,欲杀之后快,试探后知道陈娇娇上厕所,所以匆匆与小丫头告辞,实则躲在厕所边等陈娇娇一出来就将其打晕,之后残忍杀害……

    “你呢?”卢栎见赵杼看完了信,询问他的看法。

    “看不出。”赵杼微微皱眉,“你说的剖尸是——”

    “信里说二十九这晚老鸨为哄陈娇娇高兴,给她点了她最爱吃又比较贵的银梭鱼。”

    沈万沙不明白,“她吃了鱼……和剖尸有什么关系?”

    卢栎笑笑,“你们可有注意,陈娇娇虽是大年初一被发现,可腊月二十九夜里之后,她其实已经消失在了人们视线,没有人再看到她。”

    信里只是按着时间写了陈娇娇生前死后之事,并未汇总分析,这是卢栎看信时自己发现的。

    沈万沙仍然想不出要点,“就算她二十九就失踪去世了,这一天半天的,没什么差别吧。”

    “有。”赵杼冷漠插话,“嫌疑人会不一样。”

    沈万沙拍脑门,“倒也是。”

    卢栎下巴微扬,目光似有流光闪烁,“所以确定死亡时间很关键,如果幸运,我或可通过解剖,确定死亡时间。”

    “这……如何确定?”沈万沙眼睛闪啊闪,充满疑惑和期待。

    卢栎卖关子,“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他将解剖箱打开,修长手指一一抚过那些泛着冷光的器械,问一边的捕快,“景先生何时到?”

    捕快被他微笑着举着锋利刀刃的样子吓到了,有些结巴,“马,马上就,就到……”

    “好,我便等上一等。”

    捕快在卢栎开始验尸时就通知了景星,在卢栎说要剖尸时又通知了一遍。第一遍时景星并未重视,仍然闲坐饮茶,还想着要怎样为难一下卢栎,卢栎才肯展示剖尸,不想机会就来了。

    他急急套上披风走来。

    “景先生可算得空了,”卢栎举着解剖刀浅笑,“可是让我好等。”

    他已做好一切解剖准备,后背系带的罩袍穿好,手套戴好口罩戴好,连尸体表面都已经再清洁过一次,房间里飘着淡淡酒液味道。

    景星稍稍被震住,细长双眸闪过一道精光,声音温和笑容亲切,“实在对不住,衙里太忙。”

    “景先生不是仵作?我听闻最近府里除了这桩青楼连环案并未有其它案子,不知道景先生在忙些什么?”

    沈万沙突然□□的话稍稍有些不客气,景星也没生气,抄着袖子好脾气的答,“成都府和小地方不一样,我又不同一般仵作,事情确是多了些。当然这般怠慢卢先生是我不对,稍后一定会好生请罪,至于现在,剖尸最重要,还请沈公子不要误了卢先生的事。”

    沈万沙翻了个白眼,话说的好听,其实不过是想偷师!

    他眼睛猛眨朝卢栎使眼色。

    卢栎冲他微笑,神情间信心十足。

    同前次一样,卢栎拿着解剖刀走近尸体,于尸体左右肩关节处分别往下划线,交于胸间正中,再以交叉点为□□往下,干净利落的划出一个y字形。

    尸体死去多时,死因又是大出血,体内残余血量很少,解剖刀划过之处几乎没有血迹。

    卢栎用镊子将皮肤拉开,分解肌肉脂肪,使肋骨□□。之后他弯身找到胸骨骨缝,拿来断肋器。

    “又要你帮忙了。”他看着赵杼。

    赵杼看着卢栎,眸色略温和,显然很愿意帮忙。

    可不等他伸手,断肋器已被景星抢过,“我来帮先生吧!”

    他态度非常积极,动作又极快,赵杼不察之下竟被他抢了先,面色十分不悦。

    沈万沙捂着嘴贴着墙根,暗叹这姓景的好勇气!

    他不是第一次看剖尸,可看到血腥场景还是有些心悸,不得不贴墙站着,时时准备跑出去吐,这姓景的竟然没腿软,还要求亲自上手!

    卢栎却看出来,景星装的再淡定,眸里慌乱已经将他出卖,他在害怕。可他心志坚定,想要得到更多仵作技术的念头更加强大,所以才咬牙站在这里。

    他提出帮忙,大概也是想稍稍转移下注意力免得失态。

    可是……这个活可不好干。

    卢栎眼梢微垂,压下眸里狡黠,手在身侧微微摇摆让赵杼让开,“景先生确定?”

    景星手指轻抚着样式奇特的断肋器,眸光闪烁,“确定。”

    “那先生可要用些力气才好。”卢栎拿过断肋器,插入骨缝之间,离开手让景星过来,“先生请。”

    景星咽了口口水,手心有些出汗,不过他没有犹豫,立刻朝着卢栎指示,往下一压——

    肋骨并没有被顺利开启,而是掀开一瞬又落了回来,发出在安静房间里显的犹为刺耳的声响,并且血水混着尸水往外飞溅。

    卢栎早就通过景星动作料到有这一糟,提前拉着赵杼避到一边,站在原地的景星毫无疑问被秽水溅了一脸。

    死者死去十五六日,纵使保存的好,体内组织也已经开始分解*,尸水粘腻,有红白黄黑各样不知道是什么的恶心东西,带着难闻的气味糊到脸上,只要想一想,就知道会有多*。

    景星立刻往外跑,还没跑到门槛,已经忍不住扶着墙吐了起来。旁边站着的捕快傻了一会儿才跑过去,将干净帕子送上让他擦拭脸上的东西。

    走近了看的更清楚味道更刺鼻,捕快也没忍住,跟着吐了起来。

    沈万沙这次非常英勇,忍住了没吐,看着景星和捕快笑的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非常满意,叫你装牛逼!

    卢栎才不会为这些事耽误工作,他微微歪头看向赵杼,“赵大哥,有劳了。”

    赵杼走近,握住断肋器手柄,轻松一按,将肋骨打开,卢栎立刻接过,将肋骨掀到一边。

    二人错身时,卢栎耳畔一暖,赵杼独特的低沉声音滑过,似带着浅笑,“调皮。”

    卢栎一怔,这是在调侃他?

    卢栎偏头,凶巴巴的呲了呲牙,谁叫景星那么讨厌!

    他戴着口罩,赵杼看不到他呲牙,却知道他做了什么动作,很有种想摸摸他后脑的冲动。

    为了缓解情绪,赵杼视线转移,看向窗外。

    元连正远远趴在墙头,手里举着一个卷宗朝他挥舞。

    赵杼微微颌首,表示知道了。

    没有景星帮倒忙,卢栎动作快多了。本就是做熟的活,一点也不难,他拿着解剖剪和镊子一层层分享肌肉血管,使死者整颗胃暴露。

    死者腹部受伤肠道消化液溢出,部分内脏分解现象严重,胃部因为离的比较远,未有明显消融,除了边缘一圈分解外,状态尚算良好。

    卢栎非常满意,双手迅速行动,很快将死者整个胃摘了下来。

    “这是她的胃?”沈万沙不知道什么时候凑近了,“小栎子,你取她的胃做什么?”

    “我们的胃消化食物都是有阶段性的,死者最后被发现是二十九日晚上,我们看看她胃里食物是怎样的状态,就能知道她什么时候去世的。”卢栎深呼口气,“但愿证据未受影响……”

    景星缓过来时,卢栎已经将胃部放到台子上,拿着解剖刀准备割开了。

    看着血肉模糊的人体内脏,上面还沾了些颜色怪异的恶心粘液,景星又吐了。不过这次他强迫自己忍住,捂着嘴走到了卢栎跟前,“先生在做什么?”

    “打开死者的胃。”卢栎一边说,手里解剖刀一边往下划,死者的胃被切开,内里恶心的糊状东西展现,恶臭程度仿佛比尸水更胜一筹。

    “呕——”景星再次没忍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