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70章 推理

第70章 推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古代信息通道相对闭塞,人生地不熟时尤甚,卢栎虽然立刻说了寻找重点,但肯定不会立刻有反馈过来。

    赵杼与孙正阳约定的时间为半个月,如今已过去三日,卢栎期盼赵杼雇来的人比较靠谱,在十日内找齐信息,好让他分析确认,在半个月内将凶手抓获。

    沈万沙不太知道赵杼找了什么人,但观二人默契表现,以为是卢栎出的主意,赵杼出面找的人。见卢栎隐隐有些担心,还乐观相劝,“赵大哥是个了不起的江湖人,瞧找的人这么快能送来这么多信息就知道了,你别苦着脸,开心点,笑一个,没准明天就有消息回来了!”

    “没那么简单。”之前的消息看起来挖掘比较深,黑帐都出来了,但细节事实上明显不如‘青楼保护者’那份,赵杼记忆缺失,不是本地人,下意识寻找的帮手或许也不是本地人,他担心事情进展会不会顺利。

    沈万沙握着小拳头鼓励他,“要有自信!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卢栎被他闹的无奈,举手认输,“是是,少爷说的是——”

    ……

    卢栎几天没睡好,就算被沈万沙强拉着出去吃喝玩乐,也没办法完全放松,直到五日后,赵杼从院外带进来一份卷宗。

    “可是本案消息?”卢栎眼睛立刻就亮了。

    赵杼点点头,将卷宗递过去。

    卢栎立刻接住,迫不及待地看了起来。

    烛光摇曳,少年侧脸温润细腻,似美玉般散发着莹莹光辉,安静美好。

    赵杼大手摸摸少年的头,亲自执壶给他倒了杯热茶。

    今夜该能睡着了吧……

    卢栎看完卷宗一拍大腿,“这资料太好了!”堪称细致入微,每样他要求的都能找到答案,“赵大哥,得多加银子酬谢别人才是!”

    远处墙头邢左洪右元连三人顶着熊猫眼咬手绢,王妃好体贴!比冷酷无情霸道残忍的王爷强多了!

    “不用记挂他们,”赵杼拉回话题,指着卷宗,“可还有用?”

    “当然!简直不能再有用!”

    卢栎腾的站起来,边看边念,“周老板子为亲生,房|事未有不顺;秀才刘文只是被人嘲笑与妓|女厮混玩物丧志,想要与陈娇娇分手;叶松虽未有子,但将将新婚,未有房|事不谐痕迹;黑帐本的确存在,但因牵涉过多未能摸到源头……他们还找到了更多的死者尸体,标出了地点及尸体情况!”

    “我明日要一一去看!”

    赵杼看着他欢快的笑脸,眸内隐隐含着几分纵容,“好。”

    卷宗很厚,写的东西很多,往后翻看,提及新寻到的死者名单及相关资料就不少,唯有一点,死者身处环境特殊,人多杂乱,每个人在失去踪迹前都见过什么人不大好查,结论有些模糊。卷宗上说调查行动仍在继续,稍后会有更多的信息奉上,这些先行呈上只想助卢栎分析判断……

    卢栎很高兴,探头看了看外面天色,干脆不睡了,晃着赵杼的手,要他带他去卷宗上记录的几个尸体所在地。

    赵杼不同意,卢栎原因却找的理直气壮,“都是死去多时的青楼女子,很多未被官府收入义庄,夜里看会比较方便。”他还冲着城内停尸房的方向眨眼,“那边一定派了人注意我,我小心眼,偏就不想时时把线索进度报给他。”

    他意志相当坚决,赵杼拗不过,只得答应,不过也提了个条件,“要在我认为该休息的时候休息。”

    卢栎微笑与他击掌,“成交!”

    于是两边迅速行动起来,卢栎接连去看卷宗上发现的尸体,暗卫邢左洪右元连轮流出行收集王妃要的资料,时间过的紧张又充实。

    很快,卢栎这边的总结更多了。

    死者很多共同点。比如她们的眼睛都很漂亮,身材相仿;都是腹部连续刺伤,大出血而死;死前都受过一定猥亵,虐待;都与黑帐有丝丝缕缕的联系;另外,她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相好之人。

    比如碧衣就是表哥,陈娇娇就是书生,其她人也有,有的是失联多年的青竹梅马,有的是有过帮扶之情,或者救命之恩的男人,这些男人大都家境不太好,性格行事上看来没有污点。

    而小半数死者死亡之前,曾与相好之人有过争吵。

    最后,保存尚可,可以勉强解剖的死者,其胃里都发现了桃花,卢栎对最新死的碧衣尸体也进行了解剖,胃内也有桃花。

    ……

    线索越积越多,指示方向离黑帐越来越远,离卢栎最初猜想越来越近。

    证据不会说谎,那么本案之中看似复杂黑暗勾动极深的黑帐只是连带因素,凶手仍然是个教料书般标准的精神变态。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我们可以下手寻找凶手了。”

    “你知道是谁了?”沈万沙最机灵,立刻出主意,“那让赵大哥请的人去抓!官府的人我看不靠谱,抢功什么的不提,万一凶手是个有钱的,没准刚抓到就能被那姓景的伙同孙推官拿了银票放人!”

    “少爷说的有道理,”卢栎目光灼灼地看着赵杼,“能继续请他们帮忙么?我们可以多付银子。”

    赵杼颌首。其实用谁的人没有区别,成都府这摊子事,他即知道了,没有不管的道理,就是不好随便下手,吓着两个小家伙就不好了。

    现在既然两个人都希望他帮忙,那便如此,“好。”

    “死者大都失踪于整妆完毕,等待接客的黄昏时分,死前不久都用过餐食……”卢栎闭上眼睛缓了一缓,才缓声道,“我们要找的,是这样一个人。”

    “壮年男子,家境不好,幼时可能因此吃过很多苦,自尊心受到伤害。已婚,其妻美艳,身量与本案死者相仿,生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婚姻表现前期平顺,后争吵不休,其妻可能弃夫离去,甚至还曾回来嘲笑于他。”

    “此人自己,或者家人曾受过官府压迫,或者与其妻通奸之人就是官府中人。他职业不太高尚,需要劳力或耐心,他可能是雕讨巧小玩意儿的木匠,可能清洗翻新首饰的串街手艺人,可能是擅养花的匠人,有在这个时间进入青楼的机会。但我猜,他应该是个厨子。”

    卢栎眼睛越来越亮,“想想看,什么人能进出青楼不被阻拦,不被注意,还能将死者悄悄运出?”

    他视线停留在床头插屏上妍丽的桃花图案上,“女人在无聊消磨时间时,除了赏玩玩意儿,花草,摆弄首饰衣服,还会愿意用些美容养颜的食水。凶手是不是推着食桶沿街叫卖,内里食物用大量桃花烹成,颜色漂亮,味道清甜,还不损身材……”

    沈万沙愣愣看着卢栎,差点都结巴了,“你、你如何、想到的!”

    “人在幼时挫折过深,性格形成最易受到影响,凶手信心严重缺乏,对妻子珍惜,却因妻子品性不佳对其心存恨意,受到刺激后下意识寻找同类人疏解情绪。只是他情绪积压过多,已然不能自控,才造成这惨烈凶杀案。”卢栎浅浅解释,这样的分析结论非常容易得出。

    “为什么一定是厨子?”

    “因为死者皆是吃过东西不久后遇害,且胃里都有桃花。虽然时间久远尸体留存数量不多,但一连五个都有,已然是共性。”卢栎捻着手指,“凶手给死者补妆口脂有桃花香,家里必备有大量干花,该是平时用到之处颇多,或许连这口脂,都是他自己做的。”

    卢栎一边说一边想,“他推着车,车上放着食桶,受死者招呼捧食水进门,青楼里无人会阻。若他将死者制服打晕,放到桶里,只消避着他人视线,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将人带出……一定是这样,因为死者颈后都有上粗下窄的棒击痕!”

    沈万沙听的眼睛都直了,“莫非你看到凶手如何做案了!”

    “怎么可能,”卢栎叹口气,“只是根据现在证据推断。”

    “光凭想就能想出这么多!”

    “证据越多,方向就具体。”

    卢栎将要说的话补充全,看着赵杼,“大概就是这些,不过一切皆是我猜测,你让大家寻找时注意一点,他受过官府压制,对官差会很有敌意。他身边肯定曾经有过这样一个女人,最大可能是妻子,但也有可能是别人,比如表姐妹,家邻,任何一个可以扮演被他深深爱慕,又鄙夷远离还回来嘲笑他的角色。”

    “此前卷宗上说青楼人多眼杂,注意到死者出事前出现人物的不多,但我相信有同样经历背景,又擅做桃花食水,还喜欢卖于青楼姑娘的一定没几个,循着这个方向找,必会有所得!”

    卢栎声音渐渐笃定洪亮,沈万沙被他说的心生骄傲,“我家小栎子就是这么厉害,这次只凭剖尸推理就可揪出凶手了!”说着说着他没忍住,直接扑过去将卢栎抱住揉啊揉,“嗷嗷小栎子你跟我回家吧,好想养你啊啊啊啊啊——”

    赵杼黑着脸,提着沈万沙的后脖领将人甩到一边,定定看着卢栎,“还有么?”

    卢栎惊讶地看着赵杼,不是已经说完了?不过赵杼严谨,非要确认一遍也没关系,他笑眯眯道,“没有了,有劳赵大哥。”

    “嗯。”赵杼幽幽转身,走出房门前瞪了沈万沙一眼。

    沈万沙后背发凉,很有种被狼盯上的恶寒感觉。他早看出来赵大哥对卢栎有点意思,但这种恶意实在难以理解,他和小栎子是好朋友,又没惹到这个人!

    不过赵杼出门前眸里杀意实在可怖,沈万沙不敢再闹,慢慢凑到卢栎身边,蹲下拍拍他的手,“小栎子不要急啊,我陪你等。”

    卢栎:……我一点也没有急好吗。

    他很相信自己的判断,既然证据这么显示,那么抓到凶手就指日可待了,他开始有心情与沈万沙一起出去玩。

    期间又碰到了景星与孙正阳。

    景星早已不复那日解剖取胃时的狼狈模样,束白玉冠,着文士衫,佩公子玉,踏粉底靴,看着丰神俊朗,气质十足。

    孙正阳也笑呵呵上前相询,“这半月期限将到,不知二位可抓到凶手了?容我提醒二位,咱们的约定可是不能延时的。”

    沈万沙高傲地冲他冷哼,“不劳你费心。本少爷看成都府官场气氛污浊,二位还是不要继续尸位素餐的好,辜负了这天府美地不提,别哪天天塌了,您二位还不知道哪。”

    ……

    双方各自取笑一番,分别离去,卢栎皱眉看着二人方才离开的钱庄,“这个钱庄,你熟不熟?”

    沈万沙看了看招牌,“大通?不大熟,可能是本地钱庄?”

    “……或许吧。”

    指明方向后,赵杼手下果然更给力了,要打听过去的消息不容易,可要找一个特征明显的本地人,还是很容易的。

    将将两日,赵杼便与卢栎说,“你要的人,找到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