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81章 上吊

第81章 上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洪右把邢左写的小报告拿过来,看完就皱眉撕了。

    邢左动作不及洪右快,尽力抓也只抓回点碎纸片,一脸心疼,“你干什么,那是要报给王爷的!”

    这孩子哪天要是死了,一定是蠢死的。洪右摸了摸他的头,“乖,跟我回去站岗。”

    既然王爷到了,有些事肯定自己看到了,本来就心情不佳,你小样还火上浇油,是嫌命长么!

    东西都没了,邢左只好跟着洪右走,边走边叹气,想起刚才的事更是悲从中来,哭丧着脸拽洪右衣角,“小右我被王妃逮到了怎么办……”

    洪右:……

    卢栎顺着邢左指的方向走,果然不久就看到了临江茶楼。只是距离虽不远,人群太挤,他一时走不过去。左右不急,他便让着别人先行,自己随着人流慢慢走。

    难免与人有所挨蹭。人群里什么人都有,总有些相貌气味不雅的人,卢栎呼口长气,只担心回去太晚。暮色已至,周全怕是要过来与他们摆宴吃饭了。

    他一路前行,并没注意自己在人群里算是异类。相貌清俊如皎月的少年,眉目如画笑噙嘴角,孤身一人又没什么防心,难免有一二心思不正的人欲下黑手。可惜这些人爪子还没伸到,就有不知道从哪个方向来的石子飞过来,力道之大,简直能把人腕骨打折!

    人们吃了暗亏自然不敢再动。卢栎走着走着也渐渐注意到怎么经常听到惊叫声音?左右看看又一切正常,以为自己多心。可是多走几步,又觉芒刺在背,仿佛有人在暗地里盯着他。他迅速警惕转身,花灯迷离人群如织,实在看不出什么……

    卢栎眉梢微斜,或许还是错觉?

    走到临江茶楼,还没停一停,沈万沙就过来了,“吓死少爷了,还以为你丢了呢!”

    卢栎忍俊,“难道不是少爷看花眼走不动路了?”提醒他走散的原因是因为他盯着一个穿火红衣裙的姑娘看。

    沈万沙地拍他一下,“去!少爷怎么会是那样肤浅的人!就是那姑娘身上料子着实稀奇,少爷是做生意的么,着眼点自然跟你不一样。”仿佛为了掩饰懊悔神态,沈万沙拉着卢栎往回走,“别乐不思蜀了,咱们得快点回去,没准周全都到了!”

    卢栎:……到底是谁乐不思蜀了。

    准备给卢栎沈万沙的园子是单门独户,又清雅别致,周全就没费劲把宴在摆在别处,让城里最大的酒楼送了一桌上等席面,就在小花园里摆起了接风宴。

    小花园本来景致就好,现在处处挂着灯,桔色光线点点,从庑廊一直延到水榭,再配上暖融融的春风,沁人心脾的花香,气氛着实美好。

    三人都是年轻人,聊起来没什么距离感,沈万沙是热闹活跃性子,周全又是亲和圆融处处细心,这顿饭吃的主客双方都非常满意。

    周全离开前,沈万沙同他说了要去柏府的事,周全笑着应了,“因我家与柏家只有生意往来,非是重亲亦非通家之好,不好一早过去引人忙乱,过了午时,我再来接你们,两位可好生休息。”

    “多谢。”

    沈万沙与卢栎送走周全,你扶着我扶着你往房间走。

    好宴不会无酒,周全拿来的酒不错,沈万沙像个馋猫似的喝了不少,卢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只首尾陪着喝了点,中间实在却不过去沾了沾唇,倒是没喝多少。

    既便如此,脚步也有些飘。

    他先送沈万沙回房间,沈万沙跌在软软床褥时,捏了捏卢栎的脸,眼睛发亮,“可算是把你的肉养回来点,这一个多月可是急死少爷了……”

    这是在说自己胖了?

    卢栎看看自己的手,下意识摸了摸脸,还好吧……

    沈万沙推他,“你快回去睡觉,明天还有事呢……少爷……”他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少爷好困。”

    这是还没喝太醉。

    卢栎交待下人给他净个手脸伺候他休息,便回了自己房间。

    虽然没醉,总觉得很累,他强撑着洗漱完,爬上床睡了。

    他睡的特别沉,根本不知道窗子没关,有个修长人影从月光里走了出来,停在他面前。

    赵杼皱眉看着床上少年,目光幽深无光,双拳紧紧握起。

    那夜太荒唐,他不愿记起,但他记得少年目光,他没骗自己,他说的是真话,他真的不喜欢自己。

    他心火难消,肆意挥霍精神,不眠不歇的做事,用高强度的公事压着自己,脑海里仍然时不时出现少年的身影。像是不知不觉间,少年在他心底种下一颗种子,慢慢发芽慢慢成长,时不时拱出来提醒他它的存在。毁不了,忘不掉。

    疯狂一个月,手下们终于再也受不住,自己身体也累到极限,他才意识到这样不行。

    他赵杼在风雷血雨里长大,二十多年怕过什么,怎能被一个小屁孩击败!

    他决定回来,从这里受到的羞辱,就从这里夺回来!

    决定做下的这天晚上,他便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神清气爽,认为这样的决策无比正确。

    卢栎羞辱了他,说一切都是自己自做多情,眼瞎心暗,他一点也不喜欢自己,那他就……让他喜欢上自己好了!

    只要他喜欢上自己,就是自己没有错!

    想象着某年某日,花好月圆,少年一脸羞涩的向自己表白,赵杼就觉热血沸腾。到了那天,他一定非常傲慢非常鄙夷的反问他,你不是不喜欢我?

    手指探出,下意识担心惊到睡梦中的人,赵杼动作特别轻,缓缓滑过那光洁的额头,清俊的眉眼,弹润的脸颊……

    与谁都有说有笑,身边有危险不自知,从不谈起自己,还长胖了!

    完全把自己忘到一边,日子过的有滋有味,真是没良心……

    赵杼力度稍大的蹭了蹭少年的唇。

    卢栎轻轻‘嗯’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被打扰,手搭了过来。

    赵杼一怔,修长双眸内云色翻滚。

    指腹下瑰色双唇微暖,手背上小手微凉,掌心滑腻柔软……

    这一刻心跳的有些快。

    赵杼反手握住那只手,熟悉的感觉袭来,面色微缓。心底好似被温润甘泉浸泡,宁静安详,岁月仿佛如花静好……让人舍不得放开。

    第二日卢栎在晨光是醒来,觉得胳膊有点酸,还以为自己睡觉不小心压到了,一点也不知道被迫被人握了大半夜的手,姿势都没换一下。

    沈万沙起来就张罗送到柏府的奠仪,既然要去,礼仪总不该缺。

    过了午时,周全来接他们,未时二刻,他们就到了柏明涛府上。

    柏明涛是外任,宗族不在兴元,时间太短族人也没来得及赶过来,在这里帮忙的大都臂戴黑纱,戴孝的少,卢栎猜此人人缘一定不错。

    灵前戴孝答谢的,一个是十五六的少年,一个是五六岁的男孩,大概是柏明涛的儿子,没有女孩。这时代礼制对女性要求很多,女孩们大概在内堂守孝,卢栎不惊讶,但是两个孩子在这里,主母怎么没在?

    正好周全上香回来,低声与他们说,“听说柏夫人过于哀恸,撑了两天终于挨不过去,今晨答谢来客后,被劝着回房休息了。”

    沈万沙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灵堂布的很规整肃穆,只是未过三天,棺材盖已盖好,不让人见死者遗容,“……却是为何?”卢栎疑问。

    周全低声回,“府尹大人是外出时糟了意外被马踏死,尸身不雅,管家说为免来客受惊,便先行盖了棺。且如今天气渐热,损坏尸身需得尽快入地,大概五日就要下葬。”

    “这么快?”沈万沙还想到一个可能,“这边葬俗不是悬棺么,怎么柏大人土葬?”

    卢栎提醒他,“柏大人不是本地人,而且就算循本地仪,也是要葬满三年,才上悬棺的。”

    沈万沙一拍脑门,“我给忘了!”

    给逝者上过香奉过奠仪,按理主人该答谢一下,已过中午,不好招待用饭,管事就请三人旁边厅堂奉上茶点。

    柏明涛生前是府尹,交际圈子肯定小不了,而且人死灯灭,愿意来送一送的人很多,所以即便这个时辰,厅堂人也不少,还多是当地有头有脸的人。

    这种时候更是周全发挥的时候,他叮嘱卢栎沈万沙几句话,便过去长袖善舞了。卢栎沈万沙则是结伴在园子里走,想看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人事,或者机缘巧合遇到世仆打听些消息。

    可是转了好半天,收获全无,两个人都有些蔫。

    “夫人上吊了!夫人上吊了!”

    突然的尖叫声打破安静,这声音好像还离的不太远。

    “夫人?”沈万沙有些茫然。

    卢栎怔了一刻,突然拉起沈万沙往声音传来的方向跑,“府尹夫人!”

    柏明涛是外任,身边只有妻儿没有父母,这个家里,能被称为夫人的,大概只有柏夫人了!

    果然很近,绕出园子东角,就看到了小院前人影乱动极是慌乱。卢栎拽着沈万沙一路跑到时,还没有太多人聚集过来。

    院门大开,房门大敞,卢栎迅速走进屋子,只见素白的绸绢穿过房梁,上面吊着个只着素白里衣的女子。许是太过惊惧,几个丫鬟婆子战战兢兢站在一旁,没有人敢过去把人放下来。

    卢栎觉得前所未有的不顺。得到父母消息,长途跋涉赶了过来,柏明涛死了;正准备想办法怎么见一见其妻或老仆,问问当年的事,柏夫人也上了吊。

    好像冥冥中有什么阻止他一样。

    自己不懂事,不愿意是一回事,可自己付出努力,想要找一个答案,却是这样结局,卢栎不甘心。

    他目光微闪,拽住一边的丫鬟,“夫人何时上吊的?”

    “不,不知道,”丫鬟声音有些抖,“辰时初应酬客人时,夫人差点晕倒,来帮衬的太太们便劝夫人休息,夫人躺下时说想好好睡一觉,吩咐没叫人不准来打扰,奴婢们便没敢动。刚刚是一只猫儿调皮往窗子里闯,奴婢去赶,才看到夫人她……她……”

    丫鬟拿帕子拭泪。按说她不该与生人说这些,但觉少年面善,一时情绪复杂六神无主,便下意识一股脑说了出来。

    卢栎视线扫过整间房间。

    窗子是开着的,轻纱飘动,门……照丫鬟的话,是刚刚打开的。房间里飘着淡淡安神香味道,物件摆设整齐,床榻微微凌乱,未见挣扎痕迹。可上吊的人只着素白里衣,没有穿鞋……

    卢栎迅速观察完四周,围着柏夫人绕了一圈,摸了摸柏夫人的手。

    凉透了。

    “来,大家一起把夫人抱下来。”卢栎招呼一边婆子。

    方才那么乱,也是没个主心骨,一屋子人都吓傻了。现在管家和大少爷虽没过来,有人愿意帮忙也不错。而且她们都是夫人的下人,怎么能看着夫人一直挂在上面呢!

    两个胆大的婆子过来,抱住柏夫人的腿,往上抬——

    “小心,小心点……”

    卢栎提醒着,看着婆子丫鬟将人抱下来,抬回床上。

    “唉呀娘啊——”帮忙的丫鬟突然弹起来往外一蹦,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

    “怎么了小玉?”

    丫鬟惊叫,“夫人心口还热着!”

    一个婆子大着胆子探了一探,“只是有些温,还没凉透罢了,你这孩子别大惊小怪。还是先去通知大少爷,夫人已逝,赶紧收拾穿衣服才好。”

    卢栎却突然伸手制止,“不用,夫人还活着。”

    他记得洗冤录里有很多救死方,关于上吊的也有一条。现代鉴定说此法不科学,可宋提刑能那么写,必是用那种方法救活过人,如今有机会,机率再低,他也得试上一试!

    “我能救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