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83章 醒来

第83章 醒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喂真活了!”沈万沙惊的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卢栎的目光就像看到庙里的神佛。

    他佩服卢栎那手神乎奇技的验尸工夫,可最初卢栎说死人能还阳时他是不信的,鼎力支持全因朋友义气,没想到卢栎竟然真的把死人救活了!

    将被牛头马面拘进地府的魂魄夺回来,说出去谁信!

    可他偏偏就遇上了,还亲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细思恐极……

    惊讶兴奋过后,沈万沙脑门浮出一层细汗。好朋友拥有鬼神之技,却没有硬气的身份背景,恐怕传扬出去引来的麻烦大于好处。纵然他有个郡主的娘,有些人起了心思,他家也是护不住的……他必须好生保护卢栎!

    他生而富贵,就算躺在金子堆里懒两辈子银子也花不完,身份也不适合干大事,这辈子最好就是安份的做个纨绔子弟,别碍别人的眼,别上别人的当。反正不能有什么追求了,不如好好跟着卢栎。

    他突然出现,从未将身份背景告知,出现时还是一桩命案的嫌疑人,卢栎却信任他,一如既往从未改变。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样真诚的朋友,不想从他身上汲取好处,对他好不求回报,只认他这个人,包容他的坏脾气,还陪着他胡闹,这样的兄弟别人一辈子都遇不上,必须好好珍惜!

    沈万沙眼珠子转了几转,心志渐渐坚定。

    他立刻喝斥跌倒在地上的丫鬟,“慌什么!夫人只是一时闭过气去,现在被卢先生施救转醒,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还不来帮忙!”

    丫鬟擦了把脸上的泪,战战兢兢起身走过来。

    这一切梁上的赵杼都看在眼里。

    赵杼跟了卢栎七八日了,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露面。那日不欢而散,卢栎折了他好大面子,这些天也一句未曾提起他,若是被猜到故意跟过来,岂不更没面子!

    可看着卢栎淡然微笑,举重若轻的过着悠闲日子,心里就被猫爪子挠似的,恨不得马上过去打少年一顿屁股,教训教训这小没良心的。

    看到卢栎没办法,要靠着周全这样的商家才能进柏府的门,又觉得太掉价特别想自己上;看到卢栎被仆妇刁难,他手指差点控制不住下杀手;看到卢栎救死,他为之骄傲,他看中的人自然是最好的;看到卢栎为救人竟然与人亲嘴,他差点疯了!

    他怎么敢!

    虽然那是个近五十的老妇!

    还好他将小丫鬟送了上去。可谁想这个小丫鬟如此经不住事,竟然吓的整个人都抖了!大呼小叫引来外人怎么办!

    姓沈的还算懂事,以后赏他。

    赵杼拳头松了又紧紧了又松,目光疯狂。他必须得想个万全的法子现身,再让他看到卢栎随意举动,他没准会亲手把卢栎掐死!

    卢栎看了沈万沙一眼。还说别人大惊小怪,你刚刚不也是——对上沈万沙绷着小脸严肃郑重的表情,他明白过来有些不对。沈万沙看着大大咧咧,实则很是心细,他这样……大概是觉出什么不妥了。

    可他想不到。既然想不到,还是专注眼前的事更好。他定了定神,伸手探柏夫人鼻息。

    柏夫人呼吸非常弱,似有似无。

    再观眼瞳,瞳孔有些涣散,仍在濒死边缘。

    不算活了,心肺复苏还得继续。

    卢栎继续按压柏夫人胸部,命令丫鬟,“继续!”

    如此又进行了盏花时间,卢栎累的脸上都是汗,仍然未有放松,丫鬟却受不了了。不知道她是因为惊吓过多身子软,还是吹气吹多了脑中缺氧,直接晕过去了。

    卢栎:……

    沈万沙:……

    两人齐齐看向另一个丫鬟,那丫鬟声音都哑了,连连摆手,“奴婢……奴婢不敢……”

    两人对视,沈万沙咽了口口水,“我……这个……虽然不太怕……”

    “还是我来吧。”卢栎心想,柏夫人这么久未恢复,也许是小丫鬟技巧不足,人工呼吸时漏气,换了沈万沙也不一定能好,而且沈万沙刚刚一番肯定也累了。

    于是卢栎又按了九次胸,捏住柏夫人的鼻子俯下身去——

    突然‘哐当’一声响,像是椅子被踢倒了。

    沈万沙眼睛瞪大,“赵、赵大哥!”

    卢栎回头,也看到了赵杼,目光立刻明亮起来,“赵大哥!”那日不辞而别,显是生了大气,他以为日后很难见了,没想到竟有如此惊喜!

    赵杼抱着胳膊冷冷哼了一声。

    现在不是寒喧的时候,卢栎没问赵杼怎么在这里,也没问他当时为何离开,“赵大哥等等,我救个人。”他低头,准备继续做人工呼吸。

    不想脖领被人拽住,身体无法低下去,回头一看竟是赵杼。

    卢栎就有些生气了,他也很想叙叙旧事,但人命关天,怎可轻忽!

    赵杼却比他还气愤,目中火气几欲喷出,咬着牙道,“你就是这么救人的?”

    古人不懂心肺复苏难免不理解,再者重逢时刻,卢栎实在不想与他吵架,“柏夫人这命,只得这么救。”

    “好,我来!”赵杼像是下了什么决心,放下一句狠话,将袖子卷起,神情狂妄睥睨,“你刚刚如何救人我也看到了!”

    沈万沙悄悄后退了一步,他怎么觉得赵大哥不像来救人的,像来杀人的……

    卢栎却没觉出什么异样,“也可。”心肺复苏这么久,说实话他累的不行,有人愿意搭把手再好不过。

    卢栎继续按压柏夫人胸部,九下之后对赵杼说,“来!”

    赵杼磨着牙,狠狠捏住柏夫人鼻子,森森朝她靠近。

    岂知他头刚刚低下去,离柏夫人还有一拳距离时,柏夫人突然抽动,咳嗽不已。

    赵杼松开了柏夫人。

    卢栎立刻探脉博,再探鼻息,甚至听心音,测颈动脉跳动,观眼皮瞳孔,最后欢喜的宣布,“柏夫人没事了!”

    一边站着的小丫鬟松了口气,总算能活了……她赶紧扶起晕倒的丫鬟,掐她的人中,促她苏醒,然后给柏夫人穿衣服。

    赵杼挑眉看着卢栎,施恩似的说了四个字,“干的不错。”

    沈万沙拳头差点塞到了嘴里,总觉得柏夫人是被赵大哥吓活的……

    不多时官桂汤来了。

    房间门打开,一个小厮将汤送过来,卢栎指着面色紧张程度没那么深的丫鬟,“去给夫人喂汤。要小口小口慢慢的喂。”

    在丫鬟喂汤的时候,他拿起几上毛笔,拆了头尾只剩管,一支自己拿着,一支递给沈万沙,“帮个忙,往柏夫人耳朵里吹气。”

    丫鬟一边喂汤,两人一边朝柏夫人耳朵里吹气。

    初时汤药难下,随着二人吹气的动作,汤药渐渐下了,柏夫人已能小口吞咽。

    再一会儿,柏夫人睁开眼睛,醒了。

    卢栎擦擦手,“可以叫人进来了。”

    丫鬟紧张的往外走。

    “等等,”沈万沙突然冒了出来,神情严肃声音低沉带着些恐吓,“知道怎么说话吧,嗯?”

    丫鬟抖了一下,“知,知道……夫人没死,只是一时闭过气……被卢先生偏方医好了。”

    “知道就好。”沈万沙看了看房间里的人,“若想保命,说话可得仔细了。”

    几个人喏喏称是。有那眼神闪烁的,被赵杼森厉的目光一扫,也不敢动了。

    房门打开,丫鬟走出去说话了,“大少爷,夫人醒了。”

    那道含着悲痛的清朗男音立刻激动起来,“母亲醒了?可是真的?”

    “少爷可来看。”

    外面院里那道尖厉女声还在,“弟妹醒了?不可能!她不是死了吗!”

    立时房间里便有了脚步声。

    卢栎看到一个年纪不大的男子急急走了过来,却是之前在灵堂见过的稍大的那一个,应该是柏明涛嫡长子,柏许。

    柏许急冲冲走过来,看到床上柏氏眼睛睁着,泪涟涟地看着他,再摸摸柏氏的手,有些凉,但却是温热的,眼睛刷的红了,“娘你怎么忍心!父亲刚去,弟弟还那么小,你怎能扔下我们兄弟……”

    一个高胖头戴南珠赤银头面腰挂玉蝉的妇人冲了过来,看到柏夫人面色惊讶,“你竟然真的没死!”

    柏许闻言拭了拭眼角站了起来,冷声责问,“大伯母这是什么意思?我母亲没死不是好事么?怎么我听大伯母的话有些不高兴?”

    他刺了妇人几句,才随着丫鬟指点,直直冲卢栎跪了下去,“先生大义,救我母于危难,此大恩柏许谨记在心,必会回报!”说罢就要磕头。

    卢栎不习惯,立刻伸手欲拦,却被赵杼拽住手动不了,硬生生受了柏许三个响头。

    他有些尴尬,“也是柏夫人命大,我不过费些力气。”

    柏许神情却很郑重,“先生高义,我却不敢忘,以后但凡有吩咐,我柏氏没有二话!”

    床上柏夫人发出嗬嗬的声音,众人见她目光坚定,好似同意柏许的话。

    柏许眼睛又了些湿润,“父亲刚去,母亲也……先生伸此援手,柏许……柏许……”

    母子俩都有些激动,尤其柏夫人,面色焦急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手指都有些抽搐。

    卢栎便出言安慰,“柏公子请不要激动,夫人受难,刚刚苏醒,此刻不能言,若不好生将养休息,怕是会留下病根。且我这偏方只能使夫人苏醒,若要痊愈,还需请大夫来看。”

    看到母亲脖子上的深深勒痕,柏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多谢先生提醒。”之后立刻唤管事去请大夫,自己则握住柏夫人的手安慰,“娘,你安心休息,家里有我。”

    “是啊,还有我呢,弟妹放心,我一定照顾好许哥儿兄弟。”高胖妇人见机插话,“不过弟妹啊,三弟尸骨未寒,可不能胡乱添麻烦,这傻事做一回就够了,谁知道这下一回,有没有这样的好先生,能把你从鬼门关救回来呢……”

    她一边说话,一边别有深意地看向卢栎,好像怀疑他们是不是串通过有什么密谋似的。

    卢栎眉头微皱。

    赵杼森森扫了妇人一眼,目光冰寒。

    妇人没注意,只觉得后背发凉,不由自主抖了一下。

    柏夫人又开始激动,话说不出来,手指却开始乱动,像要在柏许手上写什么字,可她手抖的厉害,怎么也不成字。

    柏许心急,“娘,娘你想说什么?”

    卢栎叹了口气,“柏夫人大概要告诉你,她并非做傻事自尽,是有人加害。”

    柏夫人立时握紧柏许的手,眼眶含泪。

    柏许目光立刻冷厉,第一眼就扫向了妇人,“是谁要害我娘!”

    妇人从未见过柏许如此狠厉目光,心下一跳,面上却不动声色,“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为你家劳心劳力,你竟怀疑我不成!”说着她大声哭了起来,“他大伯人快来看啊,你侄子由着外人撺掇,想要大伯母的命啊——”

    柏许头疼,紧紧咬了嘴唇。

    卢栎缓声道,“窗户微开,房间内有安神香气,柏夫人未穿鞋,未梳妆,只着素白里衣,不是心存死志自缢之态。定是有人暗自潜进来,存了杀心,却不想被人看出,趁夫人熟睡以自缢表象掩盖,事实造成后,无人会知真相。”

    躺在床上的柏夫人用力点头,眼睛微阖,泪水汩汩流出。

    卢栎将自己的仵作文书找出递给柏许,“你父亲遭遇不测,母亲又出意外,时间如此之近,怕是有什么内情。若你愿意,我可帮你调查你父死因,确定是否真的意外。”

    柏许其实也觉蹊跷,父亲一向谨慎,府中事也有各样章程,怎么会马车突然出了意外,父亲摔出被自家的马踏死?是真的意外,还是有人相害?若是如此,又是为什么相害?

    母亲一向刚强,虽受了打击,仍然好生支撑着,保护他兄弟二人不被大房哄骗,怎会突然寻死?之前在前院听到消息他第一个念头就是不信,若非母亲院里的人众口一词,他也不会信,现在母亲自己说没有自缢,必然有人要害他们!

    既是危险源,必须找出,他虽不知卢栎是谁,但他能救活母亲,程妈妈又与他耳语说他是父亲故人之子,定是可以相信的,于是深深一揖,“请先生助我查父亲死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