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24章 跑路

第124章 跑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封抄录最后几行字写的可谓杀气十足,字字如刀,卢栎根本不用深想,就知道沈万沙在生气,他一定不相信珍月会有奸夫……

    放下抄录,卢栎捏了捏眉心,问几乎贴到他身上的赵杼,“你觉得珍月是个什么样的人?”

    两人靠在一起看抄录,卢栎看完,赵杼自然也看完了。

    想想上京城里的关系网,赵杼皱起了眉。他经年在外,几年才回京一次,回去也不愿意被人当稀有物种围观,便能少动就少动,除非必要很少现于人前。端惠郡主是柔怡公主的女儿,是宗亲,他见过几次,可端惠养女珍月……他却从未见过。

    端惠郡主是公主教养大,骨子里有天家的高贵,大气,不怎么顺利的婚事冲淡了她身上的骄骄之气,她整个人如同被岁月打磨的玉石,非常温柔,和润。她的丈夫性子也不错,温润谦和,彬彬有礼,两夫妻过的非常美满,京城里多有人传扬。

    赵杼主观认为,就算珍月身份真的不光彩,端惠也不会故意把人养歪,在温煦圆融的家庭环境中长大,珍月也应该不会长成阴沟里鼠辈的阴暗性格,她该是知礼,守礼的。

    可他不能对卢栎这样说,“不知道。不过沈万沙不傻,他的眼睛应该不会看错人。”沈家的儿子精明着呢。

    卢栎眉头仍未见舒展,“我担心沈万沙太激动。”稍微妨碍一下别人情绪倒没什么,但在于家那种地方……被欺负了怎么办?

    “有洪右跟着。”赵杼拉开卢栎的手,揉了揉他眉心,“他不会有事。”

    “可是——”

    “去睡觉。”赵杼半拉半搂着卢栎回房间,“明日一早我就陪你去于府,今天你就别想了。”

    卢栎叹口气,脸微微鼓起,“你就知道……”

    赵杼当然知道他现在就想去于府,但今天累了一天,不休息怎么行?不过问个供,哪里需要卢栎亲自看着?遂他态度十分坚决,“那边一有收获就会送过来,我保证不让你错过。”

    卢栎拽住赵杼的手逼他答应如果有消息过来必须叫他起床,才哼哼着洗漱睡下了。

    闭上眼睛,卢栎脑子里回荡的都是各种于家消息,从街上听来的,从口供抄录里看到的,主观上他与沈万沙想法一致,认为珍月不是不守礼的人,可本案案情扑朔迷离,或许内里有什么隐密,让珍月不得不如此也说不定。

    没有证据之前,下什么结论都太早。

    卢栎翻来覆去好半天,才呼吸渐沉,睡了过去。

    抱着双臂坐在房顶的赵杼终于放了心,豹子一样伸了个懒腰,翻身跳了下来,轻手轻脚打开窗子,落在了卢栎房间。

    只有淡淡星光顺着窗子洒进,房间里光线很暗,一般人肯定哪哪看不到,但赵杼武功高强,夜视能力不错,他能清楚看到床上那团小小人影。

    许是忘了,卢栎睡觉没有放下床帘,莹白的小脸露出来,一缕头发调皮的落在脸侧,随着轻浅呼吸摇荡,睡颜天真的像个孩子。

    赵杼忍不住靠近,大手轻轻落在卢栎脸上,替他拂开发丝。少年肌肤触手丝滑,柔软又充满弹性,让他有些爱不释手,一时不愿离开。

    初夏的夜一点也不冷,刚刚睡着一会儿,卢栎手脚就忍不住钻了出来,很快被子也被他整个掀开。他身上穿的睡衣是照他自己要求做的,上下两截,上面是小褂,下面是到膝盖的短裤,他这一翻身一蹭,裤腰往下滑,小褂往上移,露出一截白嫩嫩的小腰……

    少年的身体仍然有些青涩,但胯骨,后腰,已然有了足以诱人犯错的美好曲线,他的小腹皮肤光滑,连肚脐的形状都特别可爱。

    赵杼几乎能想象到这样的肌肤会是怎样的感觉,必然触手生温,软腻如脂,令人舍不得离开……

    不过半年时间,卢栎长大了。

    他不再是初见时那个处处稚嫩,处处孩子气的少年,他渐渐成熟,有了可以诱惑他人的性|感身体。

    目光一点点滑过卢栎身体,赵杼发现他脸部线条也更精致了一些。眉梢眼角纯真的孩子气仍在,但五官线条更加明显,俊秀,令人看的移不开眼……

    他的卢栎,已经……足够成熟了。

    赵杼本来只是心痒,想要多看卢栎几眼,谁知这一看就舍不得走了。

    拥有多次经验,他深知卢栎睡觉很沉,除非有大动静,别人来叫,或者他睡饱了,不然一定不会醒。

    遂他脱了外衫,轻轻躺到卢栎身边,将人搂到怀里……

    少年肌肤比想象中还要美好,赵杼掌心起了火,身体也起了火,整个人几乎能烧起来。以防万一,他咬着牙拉好卢栎衣衫,轻轻抱好怀里人,逼自己不要有任何想法,睡觉!

    卢栎一觉醒来,觉得睡的好舒服……初夏的天气很讨厌,入了夜盖被子嫌热,不盖被子嫌冷,昨晚那么舒服,被子一定新晒过!暖乎乎的,不用盖,抱着最舒服了!

    他决定有机会一定夸夸客栈掌柜,价格贵原来有贵的理由么!

    他们住的仍然是客栈最好的地方,一个独立带了个小花园的院子。卢栎揉着眼睛出门打水洗漱,就看到院里正裸着上身练拳的赵杼。

    一如既往的宽肩,劲腰,大长腿,薄汗覆盖的肌理闪闪发光,胸膛肌肉好似能跳动似的。

    卢栎照旧流着口水,“赵大哥早——”

    赵杼这次却没有像往日一样高冷的不理人,动作越发帅气,而是停了下来,“我帮你打水。”

    院里井深,不知为什么,赵杼脑子里总是闪现卢栎打水跌进去的血腥画面,遂阻了卢栎脚步,不让他往前走,自己打了桶井水拎过来,倒到盆里让他洗漱。

    卢栎有些迷糊,一向要求高需要被伺候的不是赵杼么,什么时候变成自己了?

    “以后打水叫我。”赵杼练了半天武,脸不红气不喘,只是偾张的肌肉太明显太帅,卢栎没脑子反应其它,迷迷蹬蹬就答应了,“好。”

    吃早饭的时候卢栎脑子才清醒,“于府那边没送信过来?”

    “夜里洪右来了一趟。”赵杼提起这件事就不高兴,他正抱着卢栎睡的心满意足,洪右就过来了,他狠狠心起来,洪右却没带来任何有用的消息!

    虽然是他自己下了命令,让洪右必须回来一趟,结果却让他特别不满意,“捕快审问很久没问出什么,索性把人打了板子,令其反思,其他人先行休息,今日再继续。”

    “还没问出来?”卢栎觉得有些奇怪,既然有人扯出这种事,必然会想吐口看后续,怎么竟然没说?

    “我们快点吃,”他呼呼喝粥,“吃完就去于府。”

    ……

    在于府找到沈万沙,沈万沙果然不相信珍月会找奸夫,“珍月一向守礼,绝不可能做这样的事!”他握着小拳头神情很是愤愤,“若她不喜欢于天易,或于天易对不住她,完全可以合离,为什么要矮下|身去去做这样的事!”

    “那倒夜香的婆子的呢?”卢栎首先问这个,“听说打了板子,可问出结果来了?”

    “那婆子说只见过两次,真不知道那男人是谁,这事太大,捕快们一早起来接着去问了,我也正要赶过去,咱们一起吧!”沈万沙拉起卢栎的手就往偏院走。

    为捕快们查案方便,于家特意拨出一个偏院让他们使用,此刻所有人都在那里。

    卢栎回头看了眼赵杼,赵杼盯着卢栎与沈万沙挽着的手,脸色很沉。不过他一向脸沉惯了,卢栎也没在意,“赵大哥也来。”

    赵杼冷哼一声偏了头,卢栎便当他答应了,一边与沈万沙往里走,一边注意四下环境。

    刚到偏院,就听于天易又在求他娘杜氏,“娘啊,求您不要再说珍月了,月儿绝对不会勾引别人,我二人情投意合,我对她好,她也时时处处都想着我,我们之间不可能有别人,这婆子,这婆子一定在说谎!”

    杜氏声音尖利,“她死都死了,谁关心她有没有勾搭人,这婆子与她无怨无仇,为何要说谎泼她脏水!明明就是那贱人不安于室,如今东窗事发,你还要护着她!”

    “月儿……是我的妻,生前我要让她幸福,便是死,我也不允她声名有失!”

    卢栎踏进门,正好看到于天易眼睛通红,额上青筋跳动,“我说她没有与别人有染,就是没有!”

    罗氏抬高帕子掩着唇角笑意,“大哥是伤心太过,忘记自己姓于了吧。事实俱在,大嫂连贴身衣物都给人家了,难道还会有假?”她声音尖刻的笑了一声,“说实话,若不是瓜哥儿与大哥长的一模一样,我都怀疑咱们于家在替别人养孩子呢!”

    “你说的这叫什么话!”于天华猛的把罗氏扯到一边,“不过是死无对证,别人有意构陷罢了!说贴身衣物,谁看到了,哪件?什么叫替别人养孩子,你是我于家人,这样的话也能说出口!”

    于天华死死瞪着罗氏,像与她有深仇大恨似的,视线好像带着刀子,杀气毕露。

    “天华说的是……”于天易感激地看着天华,嘴唇蠕动,“月儿说过你很好,于家有我兄弟二人,定能长盛久安……”

    “大嫂真这样说过?”于天华放开罗氏,直直看着于天易。

    于天易点点头,满面苦笑,“是啊……可惜她却抛开于家,自己去了……”

    于天华表情怔怔,“红颜多薄命……”

    罗氏揉着微微红肿的手腕,咬着唇瞪着于天华的背影,视线充满怨恨。

    卢栎看着这一切,若有所思,于家的人好像……

    沈万沙看到他的神情,凑过来小声说,“你也看出来了?等会儿我与你细说。”

    其实昨日看现场时卢栎已看出一些端倪,只是有些事不好乱猜,今日再见,他心内已肯定很多。

    杜氏狠狠拍桌子,“好了!捕爷在此,哪有你们插话的份儿,一个个都听好了!”

    卢栎这才注意到,东边靠墙的角落里,有个面方唇阔,粗眉大眼,穿着捕头衣服的人。这捕头之前没说话,就静静地看着于家人表演,现在杜氏提了,他才站出来,“那婆子方才已经招供,说那云郎原名叫苏云,是一个戏子。之前不说,是不敢,知道自己一时嘴快惹了祸,不想再错下去,但她吃不住板子,便全招了。”

    房间内一片哗然,罗氏率先开口,“既然知道了奸夫,为何不去抓!”

    捕头斜了她一眼,声音微冷,“既然得到线索,吾等自会前去,无需他人提醒。”

    杜氏扯开罗氏,挂着笑脸很是客气,“那就麻烦卫捕头了。”

    罗氏脸通红,立刻低下头。

    卫捕头与杜氏寒喧两句,突然冲着卢栎拱手,“这位可是卢栎卢先生?如若有空,可否与我一起去抓捕那苏云?”

    他是受余智所托,让卢栎尽可能的多接触这个案子,卢栎却并不知道,眼神有些茫然,不过探案之事能参与更好,便热情笑着应了,“如此最好,多谢苏捕头给我这个机会。”

    两人浅浅几句,便定了下面行动,很快往外走,于天易适时跑过来截住他们的路,神情肯切,“我妻肯定不会与人有染,请二位一定要仔细查探!”

    “于大爷客气,我等自会仔细勘察分析,必不会冤枉无辜。”卫捕头说完,绕过于天易,左手引着路,“卢先生,请——”

    卢栎便也跟着绕过了于天易。

    二人走到大门,卫捕头说了计划。因别人才招供,他须得回去确定一些资料,比如苏云所在的戏班子,住处,社会关系等一系列信息,再召集弟兄赶过去,请卢栎先行往目的地走,若先到便等着他们,切记不要打草惊蛇。

    是的,做为京兆府数十年的老捕快,卫捕头对很多事都很熟悉,别人招了苏云的名字,他便知道此人是哪个戏班子的人,住在哪里,只是有些详细信息不甚清楚,须得回去确定一下。当然,这个过程也不会太慢,没准卢栎还没走到呢,他们先到了。

    人是捕快,会武,又对各种小路比较熟悉么。

    卢栎明白,立刻与卫捕头道别,不耽误他办事。

    之后他一边朝苏云家的方向走,一边拉过沈万沙问,“怎么回事?”

    沈万沙看看左右没人,便与他咬耳朵,“我觉着那于天华不对,他好像对珍月特别好。”

    卢栎点点头,“观其昨日今日两次表现,我也有此猜想。可我观他气正,神定,对珍月之死有痛心,有遗憾,有愤怒,却并未有旖旎愧色……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他与珍月之间,是不是还清白?”

    沈万沙一边点头一边说,“从下人嘴里听到的,于家下人虽然难打动,但银子多了,有些事他们还是愿意说的。他们说于天华对罗氏不好,不怎么进她的屋子,对珍月却很好,总让罗氏与她学,罗氏因此总与他吵架,却次次吵不赢。罗氏小性子,常与珍月做对,可每每她为难珍月,于天华便不进她的门,罗氏心气高,不肯低头,所以二人距离越来越远,至今没有孩子。下人们都猜于天华与珍月有私,可偏偏于天华极守礼,身边永远跟着下人,从未与珍月独处过,所以……”

    “嗯。”卢栎背着手,若有所思。

    沈万沙又说,“要说这于天易也是真痴情,对珍月极好,自打娶了珍月进门,他从未外宿,在外面谈生意,不管多晚一定回来睡觉,而且一定会在珍月房间。偶尔杜氏提起钟氏,珍月主动推,于天易才不高兴的去钟氏那里坐上一坐,这些年日日如此。于天易为了讨珍月欢心,什么银子都舍得花,如果天上的月亮能卖,他也愿意为她去摘,就算倾家荡产亦再所不惜,只要珍月说喜欢。他说娶珍月回来,就是让她享福的,花完家里所有钱都没关系,反正他这个人在,总会继续赚。”

    沈万沙说着说着有些感动,“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

    是啊,男权社会,很少会有这样的男人,就算有,也很少在人前展现。

    卢栎有些感叹。

    赵杼看着卢栎,若有所思。这于天易……他拉住卢栎,倾身过去与他耳语了几句。

    之后卢栎静静看着赵杼,表情很奇怪,赵杼却不动如山,冲他点了点头。

    两个人打哑谜似的,沈万沙跳脚,“怎么了怎么了?”

    “没什么,与珍月无关,”卢栎微笑着继续问问供之事,“昨夜几时结束的?那一众下人,尤其那婆子被关起来,中间可有人去看过?”

    “要不说你聪明呢,什么都知道!”沈万沙注意力被转移,认真说道,“昨日三更,那些人还没吐口,卫捕头觉得这样下去不行,吩咐打了她们板子,打完也不接着审,只说让她们好好想想这板子挨的值不值,明日若还不说,可就不是板子的事了……”

    沈万沙摸着下巴缓缓将打听到的事说了一遍。

    卫捕头没让人给药,直接把人都关了起来,期间只有两个人去看过那个夜香婆子。一个是于天易,他带了药过去,想以此威胁婆子不要乱说话,另一个是杜氏的贴身丫鬟,奉杜氏之命送些粥食,并问一问珍月奸夫是谁。

    他们以为自己做的隐蔽,其实都被卫捕头看在眼里。

    今日一早,卫捕头又过去,那婆子应该真是害怕受刑,利索招了。只是这时间沈万沙在迎卢栎,没在现场,所以没看到。

    卢栎一边听沈万沙的话,一边信步往前走。

    苏云家离的并不近,可因他的住处在巷子深处,就算坐车,半路也得下车,用两条腿走过去,所以卢栎几人并没有坐车,一边问着路,一边走近苏家。

    苏云住在巷子最里面,巷口狭窄,巷道阴暗,气味也不怎么好闻。几人找对地方时看到了卫捕头,显然他也是才到。

    “我进去看过了,”卫捕头面上难掩失望之色,“里面没人。”

    卢栎一愣,“没人?”

    “对。”卫捕头眉心微皱,“我猜可能是收到消息跑了,卢先生可去看一看。”

    卢栎立刻提着袍角进了院子。

    这个院子非常小,院内几乎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散乱放着一些柴草,主人明显很穷。走进房间,桌椅放置散乱,床上被褥未叠,衣柜乱七八糟,样样都显示,主人离开的很匆忙。

    卢栎离近查看被褥折痕,衣柜夹住衣角的压痕,洗脸盆水壶里的水……断定此人离开肯定不到一天时间,或者更少。

    “有人向他通风报信?”不然不会这么快。

    沈万沙气的跳脚,“于家!于天易!一定是他想保护珍月名声,可这样做岂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珍月嫌疑更重了!他怎么能这么蠢!”

    赵杼眯眼,“也许不是他。”

    “不是他是谁!难道是杜氏?昨夜只有他们去看过倒夜香的婆子,杜氏若问出是谁,只会好好把人保护好,就算没这回事,她也会塞银子买口供,让别人说出有这回事!”

    沈万沙分析的很有道理,可没有证据,都是猜测。卢栎不信卫捕头没盯着于天易和杜氏动静,这件事有可能不是这两个人做的。

    卢栎围着房间转了两圈,又出来围着院子转了一圈,最后请赵杼抱着他跃到墙头四处看了看。

    苏云住处非常偏,巷子都到了底,前后,左边都是空的,唯有右边有邻居。

    右边院内有新鲜的扫帚扫过痕迹,显是有人居住。

    卢栎想了想,带着众人走到这户人家门前,敲了门。

    院里一直安静,好像没人,卢栎却觉得肯定有人,锲而不舍的敲了很久,直到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传来,“不要再敲了!”

    是个姑娘,虽然带着火气,声音却清脆动听。

    等这道门缓缓打开,卢栎差点憋不住笑了,这个姑娘竟还是熟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