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34章 耳光

第134章 耳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命案发生皆有动机,了解这些有助于我们理解案情。”

    卢栎微笑着上前一步。“于大爷不要急,为了案情清楚明白,这点时间算不得浪费。不管是谁,做下害人之事必留痕迹,诅咒发誓都没有用,害死珍月的凶手今日也必会揪出。至于钟氏生产之事与本案有没有关系——可不是于大爷你说了算,在场这么多人,可没白长了眼睛耳朵。”

    与于天易梗着脖子红着眼大喊大叫的急态相比,卢栎神色舒缓气质平和,话声缓慢却不失力度,举重若轻的样子非常有说服力。

    “你要与我于家过不——”于天易眯着眼粗着声还要反驳,赵杼拉卢栎回来,眉睫冷厉,“请钟氏下人问话。”

    沈万沙和元连立刻响应,几乎异口同声说道,“带钟氏下人!”两道声音叠加,整齐响亮,肃杀的气势油然而生,厅堂内一时安静无人敢阻,站在门口的于家下人更不敢不听,立刻跑去钟氏院里押人了。

    至于于天易……慑于赵杼刚刚一瞥的锋利杀气中,心神大乱,忘了如何应对。

    很快,钟氏院子里所有下人都被请到了厅堂。

    沈万沙竖着眉眼训了几句话,大意是今日端惠郡主,圣上亲派按察使大人,大理寺仵作余先生都在,任何一个人动动手指头,可能就会有抄家灭族的后果,让这些人想清楚该怎么答话。

    卖身契虽然重要,但上位者更尊贵,府中嫡长宗妇身死,上面来这么多人,不知道于家是否能躲过……众人悄悄对视一眼,手握拳眼神闪,很快明白该怎么做了。

    时间刚刚过去五年,下人们更换频率并不太大,除了个别犯事的被赶出去,这些人里新换上来的没几个,大都记得当时的事。

    “那日大太太突然发动,府里一阵忙乱,钟姨娘非常担心,说产房怕会缺人手,将老奴……同院里所有粗使都打发过去帮忙……”

    “这些奴才一去不回,钟姨娘着急,只得又吩咐了婢子们过去问消息,为防意外,还让婢子们两两为伴……最后钟姨娘身边只有下春儿姐姐伺候。”

    “婢子名□□儿。的确,钟姨娘把所有人打发出去,身边只留下婢子一人。可一时半会儿没消息传回,钟姨娘心急如焚,一时不慎脚滑跌了一下,肚子撞到桌角,立刻发作要生。婢子慌了手脚,喊人来没有人应,婢子只好请姨娘忍一忍,慌慌张张跑出去叫人,不想四外都没人,等婢子叫人回来,姨娘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倒是真巧……”卢栎问春儿,“你下一次见到钟姨娘是什么时候?”

    “半个多时辰以后……”春儿咬着唇,“当时大太太产房传来喜讯,说大太太生了于家嫡长孙,母子平安。院中下人陆续回来,婢子没看好姨娘,又不知道姨娘去了哪里,吓的不轻,正六神无主,就见钟姨娘被软轿抬了回来。姨娘回来就哭,说是孩子早产,死了……”

    这下别说卢栎,厅里所有人都觉得奇怪了,钟氏发动,一个人跑出院子,不知道去哪儿逛了一圈,回来肚子就瘪了,早产死的孩子也不见了?

    “钟氏,你的孩子早产在哪了!埋在哪了!”沈万沙瞪着钟氏。

    钟氏帕子掩面就开始哭,“妾身低贱,只盼大太太能顺利生产,一举得子,这样妾身腹中孩子就可以好好长大……院中下人没一个回来,妾身惊惶担忧,突然撞到肚子发作……身边无人,孩子头都要出来了……为母则强,妾身想把孩子好好生出来,只好奋力爬起去外面寻求帮助,谁知经过之处都没有人,孩子却等不了了,在妾身经过白玉拱桥时突然掉了下来……那孩子猫崽儿一般大,竟不会哭,也不会动,周身黑紫……早已死去!妾身命苦哇……妾身当时万念俱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恨那孩子,磨掉脐带将其丢到了水里……丢到后又心疼的不行,心生死意,就想自己也跳下去陪他……那时大爷正因听到大太太喜讯急匆匆赶来,救了下妾身……那软轿,也是大爷给派的……”

    钟氏一个头磕到地上,声音呜咽身子颤抖,“若是可能,妾身宁愿自己死,换回我儿的命啊——”

    一番话说的很有艺术,又真情流露,非常可怜的样子。

    于天易心神被钟氏凄哀的哭拉了回来,下意识站过来将人挡在身后,“是,我可以做证,钟氏所言皆为实!”

    这明显的时机,明显的动作……他维护钟氏的心思十足十真诚。

    大户人家,便是嫡长宗妇生产,房中同样怀有身孕的妾氏身边不可能离了人,就算这种情况真的发生了,一个撞了肚子马上要早产的人,和正常生产的孕|妇也不同。怀胎十月,瓜熟蒂落,便是身体健壮的妇人也要经历好一番苦痛,因外物撞击要早产的,其疼痛程度可以想象。

    若真是那种情况,没有人管,钟氏不死在原地就不错了,还能自己跑出去,悄没声息的把孩子生了?还丢了?

    这漏洞百出的话,也就于家人能相信。

    珍月没生过孩子,偏偏有她‘生孩子’的那一天,这钟氏也在那一天,早产生下一个谁也没看到的死胎,前者有钱妈妈做证,后者有于天易做证……

    怎么看,都是后面这几个人做了一个大大的局。

    于家嫡长孙,十有*是钟氏的孩子!

    在场只要不傻的,都得出了这样的结论,不好大声质疑,小声嘀咕是完全可以的。但于天易和钟氏不可能认,钟氏一个劲哭着喊冤枉,于天易眼神像淬了毒,看向厅内众人,尤其卢栎时充满阴森恶意。

    卢栎不可能放过他,直接上杀手锏,“其实想证明这件事很简单,滴血验亲就是了。”

    厅堂内一静。

    沈万沙击掌,恍然大悟般,“对啊,滴血验亲就行了!钟氏说瓜哥儿不是她的儿子,于天易可以替她做证,咱们找不到目击证人,找瓜哥儿取滴血就好了呀!钟氏再往里一滴,相融就是生母喽!”

    钟氏身体一颤,“不,不,不要——”神色极为惊恐。

    于天易也咬着牙,“我是瓜哥儿生父,我知道他是珍月生的,他是我的嫡长子!”

    “事到如今,是不是还真不是你说了算,得看证据。”沈万沙看了眼元连,又看向余智,“不如按察使下个令,请余老先生来亲自检验?”

    二人从善如流,“好。”余智甚至站了起来,双手交叉按着指节,发出啪啪的清脆响声,“滴血验亲这活老夫最熟,保证不会出错!”

    钟氏往后倒,“不要,我不要!”她颇为慌乱的扑腾着,生怕有人去给她取血。

    于天易护着她,不让任何人接近。

    这样的情况,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

    卢栎等人没想到,这时候第一个站出来说话的竟是罗氏。

    罗氏突然叉着腰哈哈大笑,指着杜氏声音十分尖利,“真是没想到啊,你心肝肉一样疼的嫡孙,竟是个小妇养的!”

    杜氏脸早黑了,脸抖着嘴唇颤着……难道她被儿子和钟氏摆了一道?

    “见天的催儿媳多生孙子,天天得意显摆养在你房里的嫡孙多么乖,是栋梁之才将来必要光宗耀祖,我呸!看不惯大哥喜欢丫鬟,就给丫鬟灌了落胎药赶去庄子;中意珍月家世,又担心压不过她,便处处磋磨,还特意把钟氏找回来企图压制,没想到钟氏心计比你强,放线比你长,你这大孙子都是人家生的!那眼跟瞎了似的,把人家带在身边金尊玉贵的待着,一个小妾捧的比我这嫡媳地位还高,这还不够,还把人家儿子心肝儿肉的疼……啧啧,婆母,您这心可真大!”

    杜氏双眼通红,气的狠了,冲到钟氏身前‘啪啪’扇了两个耳光。

    钟氏一下子被打懵了,捂着脸不知道怎么办,雾蒙蒙泪涟涟的眸子看向了于天易。

    杜氏更气,再次扬起手——

    却被于天易推的一趔趄,“娘你够了!”

    这次换杜氏懵了,勉强站住脚,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于天易,“易哥儿……”

    于天易却没理她,反手将钟氏扶起来,认真看她的脸,“你没事吧?”

    于天华之前还有心思想训一训罗氏,现在看着自家大哥和娘亲的样子,傻傻的愣住了。

    这场面真是……

    沈万沙眼珠子一转,突然想起一件事,指着于天易,“每月初一十五在野庙与钟氏野合的男人是你!”

    钟氏身子又是一抖,于天易拍了拍她,“没事,别怕。”

    他转身瞪着沈万沙,“是我又如何,我与我的女人在哪里办事也犯法了吗?”

    这是认了啊……

    “真不要脸!”沈万沙恶心的直想吐。

    坐在上首的端惠郡主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钱妈妈,声音压低,带着浓重怒气,“于家……可真是好本事呢。”

    杜氏被这话惊的一抖。

    此事未发还罢,事情发出来,不管珍月怎么死的,她们于家都苛待了珍月,郡主怒火,于家当如何承担?

    她立刻跑到端惠面前,恭敬下跪行大礼,“郡主,您听我说,我于家——”

    “啪!”的一声脆响,杜氏立时止了话头。

    原来郡主愤怒之下将手边茶盅掷了过去,茶盅擦破杜氏头皮摔碎在地。

    杜氏吃痛,手摸到额角看到血迹,脸色大变,“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动用私刑——”

    “住嘴。”端惠气难平,但也知道自己有些失态,看了看身侧着着的妈妈,闭了眼睛。

    皇家郡主尊贵,便是生气要打杀别人,也无需亲自动手。

    这妈妈人称素妈妈,是郡主身边最得脸也最有手段的妈妈。

    素妈妈容长脸,打扮素净整洁,礼节一处不错,神色极为和气。

    只是她看着和气,动起手却不怎么和气,左右各两巴掌扇下去,杜氏吐出两颗门牙,脸立时肿的像猪头一样。

    杜氏呜呜呜要讲理,素妈妈笑眯眯,“大夏朝姓赵,赵家的理就是理。郡主身有皇家血脉,岂容你这庶民冒犯!”

    等素妈妈退回去,端惠郡主神色有些疲惫,挥挥手示意继续审案。

    沈万沙先唯恐天下不乱的跳出来嘲笑,“于家老太太,你是怎么看着珍月生出你那‘嫡孙’瓜哥儿的?还说什么于氏名门,最重嫡血,从来没出过嫡庶不分的情况……你家这些脏事,你样样不知道,怎么有脸在堂上说话的?”

    杜氏拿帕子遮脸,恨不得这地上有条地缝让她钻进去。

    “哟,你这是也知道丢人啊!”沈万沙继续嘲笑,“早知道话别说那么满,做人别那么猖狂,教儿子好好教啊!”

    卢栎看了看于天易,这人正站在钟氏身侧轻轻说着什么。

    审案还要继续。

    卢栎声音清朗,“沈少爷说的很对,杜氏,想来你一定不知道,你的大儿子很恨你吧。”

    杜氏身体一僵,拿下帕子看向于天易。

    她是于天易生母,受了这么重的伤,这么多侮辱,于天易竟看都不看她一眼!只顾哄那贱婢钟氏!

    “不过一个丫鬟,你于家本就没什么规矩,你给了于天易就是,你偏不给;不给也行,你把她远远发卖,或者再狠一点,也能断了于天易的心思,你也不愿意;你非要打落钟氏孩子,把她赶到庄子上,显的你在于家有绝对权威,又有慈悲心肠。你可知道,你这样没有人感激你,两个人但凡聪明些有些感情,这点距离便不会是困难。你没有掐断他们的感情,反而给了他们促进感情的机会……”

    “他们想在一起,天长日久成为执念,他们会竭尽所能完成这个愿望。”卢栎轻叹口气,“于天易聪敏,钟氏有心机,二人想到极好的办法……于是于天易去上京寻找机会,机缘巧合,挑中了珍月。”

    “可是要布一个大大的局,只你们二人不成,”卢栎视线扫过于天易和钟氏,最终落到钱妈妈身上,“你们需要有帮手,一个很重要的帮手。”

    钱妈妈身体下意识一颤,后背发凉,手心渗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