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36章 不悔

第136章 不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良玉将事情解释一遍后,端惠郡主眼圈更红,嘴唇颤抖,几乎说不出话。

    二人对视,内里情绪翻涌,卢栎猜他们应该有很多话想说,怎奈时机不对。不过利益于这些信息,他可以把事实更加合理的拼凑出来了。

    端惠郡主与珍月同时怀孕,刘良玉对女子之事不太懂,对于天易又过于信任,导致其换子成功。因这件事进行顺利,于天易更加自信更能放开手了。

    他很快与钱妈妈合计,赶走珍月身边所有陪房,哄骗,限制并监视她的所有行动,所有与外面,尤其刘家的联系,都由钱妈妈这个‘忠仆’代劳。为了使一切毫无破绽,也为了自己的事业更加成功,他又做了两件事。

    一,加深与刘家的来往,当然,这个来往指的是他自己。比如常去上京刘家走动,做出一副完美女婿亲近岳家的表象,关系渐深后,事业可以得到加成——借势谋到盐引。这样做也能让刘府更加放心,因为一个与岳家来往亲密,需要岳家提携,女儿贴身妈妈传来皆是称赞夸耀之语的人,怎么会不疼女儿?

    二,放任杜氏罗氏给珍月穿小鞋。珍月如果能忙起来,更多的心思就会用到内宅,会忽略他与钱妈妈所作所为不合理的地方。当然,珍月不是傻瓜,总是会想到的,可这个时间拖的越长越好,越长对他就越有利。

    几年过去,于天易自己生意渐渐做大,翅膀也硬了,他开始觉得刘家帮助不如以往那么大,珍月留着坏处大于好处,可以动手布下面的局了……

    卢栎看向于天易。自其子生母暴露后,他未发一言,就算钱妈妈把所有做有做过的事摊开了讲,他也一点不见紧张……不是有恃无恐,就是打算好了后路。

    卢栎有些恶心。怎么会有这样一种人,做尽恶事一点也不愧疚?

    他冷冷发问,“于天易,你欲害珍月之事,招是不招?”

    于天易笑了,手束在袖子里,颇有些好整以暇的意思,“卢先生不是整个案情都明了了?怎么还需要我来与你解惑么?”

    沈万沙呸了他一声,“你别给脸不要脸!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们是在给你机会知不知道?”

    于天易淡淡看了沈万沙一眼,神情非常不屑,明显在说:老子不需要。

    沈万沙气的哇哇大叫,“小栎子!”

    卢栎本就没打算放过于天易,“于大爷还是别太自信了。”他手负在背后,眼睛微眯视线前所未有的锋利,“你联合钱妈妈,将珍月禁锢在你于家大宅,频繁与上京刘家接触,为自己谋取盐引私利的同时,心机手段并用让刘家对你更加信任。几年过去,你羽翼渐丰,认为是鸟尽弓藏的时候了,便又生一毒计。”

    “你觉得珍月没用了,可端惠郡主和刘家对珍月很是疼爱,你行商再成功,得罪了二位,怕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所以,你打算毁了珍月。”

    卢栎半眯着眼,清澈双眸此刻黑的吓人,“怎样能给一个女人带来致命打击,甚至其家族也会蒙羞?名声。你想毁了珍月名声。去年底,你找到了各方面都合适的人——戏子苏云。你控制住苏云家人,与他谈判交易,把珍月贴身小衣交给他,让他等你信号,拿着证据承认与珍月私|通。你只消把事实闹大一点,珍月许就活不下去,或者你制造出珍月‘畏罪自杀’的结果,并将所有证据收起,承于上京刘家。因你证据在手,又控制了流言外传,主动将错揽到自己身上,刘家与郡主可能不仅不会怪你,还要感激你贴心……这一举数得,于天易,你好狠的心肠!”

    端惠郡主眼睛瞪圆,呼吸急促,差点晕过去,刘良玉更是站了起来,目光沉痛狠厉,“竟还有此事!”

    于天易眼角压低,声音低沉隐含威胁,“卢栎,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我说过,世间之事,但凡做过必留痕迹,我已找到你花银子让黑道帮派行事的证据,苏云家人此刻亦已救出,任你如何狡辩都没有用。”卢栎神情淡然,“你很可惜吧,珍月死的突然,你的计划被打乱,事情变成你也想到不到的样子了。”

    此时于天华突然说话了。他双眼通红目光沉痛,声音微微有些颤抖,似是不敢相信,“哥……那苏云……是你安排的?”

    于天易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卢栎觉得有些可笑,“于天华,你说珍月那样的人不应该被禁锢,你一定感觉出你大哥不对了,可你什么都没做,甚至没有去想深入了解一下,因为于天易是你大哥,是不是?你欣赏珍月,你觉得你愿意帮助她,所以在倒夜香的婆子招出苏云后,你偷偷得到了婆子口供,连夜找到苏云让他速速离开……你认为没有奸|夫,珍月偷人的事就没有证据,珍月就是清白的了。”

    他上前两步,目光沉静,“那夜悄悄去见过那婆子的只有两个人。一是于天易,因为苏云本来就是他安排的,他不需要做多余的事,只要表现出一个爱妻子疯狂的丈夫应有的模样,适时维护妻子名声就可以了。另一个是杜氏的贴身丫鬟,这个丫鬟,我与你说话时碰到过,当时你与她明显有眼神交流,你将原因引向了你的妻子罗氏,很合适,我当时没有怀疑。后来想,你掌管于家庶务,家里下人肯定是很熟的,于天易都能在内院找几个心腹配合换子,你在杜氏房里掌握个丫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你肯定从她口里听到了婆子的口供。”

    “可你没想到吧,那苏云早与于天易有交易,没准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都事先说好了,苏云被擒,只要于天易有个信号,他就算再不愿意,也得‘畏罪自杀’。”

    “于天华,你欣赏珍月,觉得自己可以暗里守护她,可所有事情只要碰到于天易——你的同胞哥哥,你的关心守护,甚至一颗良心,便全都没有了。你眼睁睁看着珍月受苦,却当做看不见不知道,不关心不作为,直到珍月死了,你还未觉得自己所为有什么错……如此行径,你不觉得恶心么?你有什么资格关心珍月,又有什么资格对你大哥的行为伤心?这不都是你自己同意默认的么?”

    于天华神情大骇,无力后退两步,不小心咬到了舌尖,满口腥甜。

    他掩面垂头,半晌后声音苦涩,“你说的对……我没资格……我错了……错了……”

    于天易看着几乎被伤痛压垮的弟弟,突然有些恐惧。于天华对珍月有情,他看得出来,可于天华做的很好,心内还是维护他这个哥哥的。他们二人年纪相差不大,从小一同长大,兄弟情深,这种感情他不想失去,可看于天华的样子,像是不想再要他这个哥哥了……

    “天华……”

    于天华没有理他,一步步走出房间,每一步都沉重万分,背影几乎溶在光里,下一刻就会消失不见。

    于天易嘶吼着,“天华!”

    于天华脚步顿了一下,可他仍然没有回头,就那么一步步的,离开了。

    于天易狠狠咬着唇,瞪着卢栎这个挑拨他们兄弟感情的罪魁祸首,“就算我做了这些事又怎么样!我没有杀珍月,奸|夫之事也未有做实!谁家夫妻没个矛盾,我只是对珍月有些疏忽,并没有做出任何实质伤害她的事,你能怎么判我!能给我判个斩刑么!”

    说到最后,他目光有些疯狂,神色阴狠的吓人。

    “你放心,我一定能判你一个死刑,请认真期待。”卢栎唇角微扬,笑意真诚。

    端惠的声音有些抖,“害吾儿性命的……到底是谁?”她再也忍不住,问了出来。

    卢栎眉眼微垂,轻轻叹了口气,“此事非常遗憾……郡主请务必稳定情绪。”

    端惠郡主点了点头。

    卢栎扬声道,“带冬雪进来。”

    很快,冬雪出现,规规矩矩的行了礼,安静跪在房间中央。

    卢栎缓声问,“冬雪,珍月自刑之时,你在房间里是不是?”

    冬雪眼泪立刻掉了下来,“是,奴婢在。”

    “珍月自刑,尽管决心已下,可手仍颤抖,数次刺伤自己皆不在要害,非常痛苦,是不是?”

    “是。”

    “珍月求你,求你帮忙让她得个痛快,你不敢,可珍月越来越痛苦,甚至身体抽|搐,就是死不了,你舍不得,便应了她的请求,将匕首刺入了她的心房,是不是?”

    “……是。”冬雪一个头磕在地上,眼泪不住的往下流,地板很快洇湿一片。

    房间里一片哗然,没有人想到,竟是冬雪下的手,冬雪给珍月刺入了致命一刀!

    卢栎闭了闭眼,接着问,“珍月身下胎胞,是你的孩子,是不是?”

    “是。”

    “你看着珍月闭眼,将昏睡的于天易扶起靠坐在床头,并把匕首塞到他手里,用头上丝绦打活结系于窗子正对的床头,从窗子跳出,用丝绦缠住窗闩,将窗子推上后,利用丝绦之力把窗闩闩上,再用力拉扯丝绦,制造无外人可以出入的密室,是不是?”

    “……是。”

    卢栎第一次检查密室时,只注意到床与窗子正对,有利用可能,可并没有发现任何痕迹,直到注意到冬雪的丝绦。丝绦质滑,不管绑缚何处,都不易留下痕迹,冬雪此举有些大胆,可她守在珍月院子里,第一个与如夏进入案发现场,就算丝绦之前因她猛力拉断,她也有机会收拾……

    他昨天把整件事想清楚,并将所有证据准备好,想今日大闹于家,连夜给冬雪去了封信。冬雪写来血书明志,并一早自己过来,表示愿意付出生命,只要卢栎能像信上说的,为珍月伸冤,惩治于家人。

    “你与珍月费如此力气栽赃于天易……为什么?”

    “因为于天易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他该死,该下十八层地狱!”冬雪通红的目光瞪着于天易,充满愤恨。

    冬雪咬着牙,似想食于天易的肉,啃于天易的骨,“大小姐聪慧,成亲一年半后,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后来设计抓到于天易与钟氏话情缠绵,和生意上一些不好的事。大小姐不喜于天易借刘家势做恶事,于天易便拿瓜哥儿威胁大小姐。可怜大小姐不知道瓜哥儿非她亲生,日日与杜氏周旋已操碎了心,想想谁家没个难念的经,不过是丈夫不喜欢,没关系,她有儿子指望就好,于郡主刘家也是报喜不报忧。”

    “可谁承想瓜哥儿竟不是大小姐生的!大小姐偶然听说这件事时心神震动,可她知道,这样的事发生必有内情,便不动声色,暗里查了整整一年,才知道所有事情来龙去脉……她当时身边只有一个背主的妈妈,所有陪房被赶出于府,没有可用的人,便想找帮手,奴婢就是那个时候见到大小姐的。”

    “奴婢知道大小姐人极好,奴婢愿意有这样的主子,所以奴婢好生表现,终于入了于天易的眼,得入大小姐院子伺候。大小姐不能明面太信任奴婢,所有事情还是交给如夏负责,奴婢悄悄替大小姐跑腿办事……可于家这么大,于大易那么精明……他很快怀疑奴婢了。”

    “奴婢做事很小心,于天易没有抓到把柄,便威胁大小姐:不管知道了什么,乖乖闭嘴,因为他与上京刘家来往颇深,每年得数盐引的同时,还得了一些东西,可以置郡主与郡马不利。他还说,大小姐这个女儿是养女,郡主可还生有亲生女儿三个呢,其中两个还未出阁,都是大小姐看着长大的妹妹,如果大小姐不听话,他就会做一些事,毁了大小姐,以及这几个妹妹的名声,让她们嫁不出去,一生受名声所累!”

    “于天易还找到奴婢,明明白白说怀疑奴婢,说奴婢怎么表忠心都没用。他已经顺利威胁了大小姐,不想把大小姐顺手的奴婢带走逼大小姐鱼死网破,那么只要奴婢成了他的人,生了他的儿子,就会听他的话……”

    冬雪唇畔咬出了血,“那夜不管奴婢怎么反抗,就算胳膊折了,于天易也没放过奴婢……事后大小姐抱着奴婢哭,说让奴婢逃跑,不想再连累奴婢,可奴婢只是个下人,自小到大,从没人对奴婢好,对奴婢温柔的笑……只有大小姐。大小姐是好人,奴婢愿意为她去死!”

    冬雪扣着地面的指尖发白,眼泪再次不停的掉,“大小姐说,她身世不详,郡主却从未心存芥蒂,金尊玉贵细细心心的把她养大,担心她乱想,陪伴她关心她的时候最多。郡主说她是长姐,有好东西合该第一个挑,她的东西比妹妹们都要好,妹妹们有的她都有,妹妹们没有的她也有。妹妹们月事来,是妈妈们教导,只有她,是郡主亲自教的。长大后,郡主操心她的亲事,不管谁来提亲,家里什么条件,都要问过她的意思,郡主真心把她当亲生女儿娇养着的……”

    “是她自己不争气,被贱人迷花了眼,得到如此下场,是她的命。可她眼瞎活该,咎由自取,怎能再连累恩重如山的郡主?妹妹们对她尊重,事事以她为先,她怎能不护着妹妹们,由于天易这畜生胡乱糟蹋?她那两个妹妹,温柔聪慧,贞善淑敏,才貌双绝,是父母掌上明珠,合该配上京最出色的公子……于天易怎么敢起那恶心心思,他连提她们的名字都不配!”

    冬雪一字一字,声如泣血,“机缘巧合之下,奴婢偷听到了苏云之事,大小姐说不能等了。这么短的时间,她没有人手,根本联系不到郡主,她若冤死,她的名声没什么,可妹妹们还要嫁人……于天易为人阴险狡诈,若不做点大事,怕是会被他压下,大小姐便决定……决定……自刑。她毕竟是郡主之女,横死不可能没声没息,那时于天易还没准备好,只要上官重视,深查下去,就能翻出于天易真面目……只要郡主能察觉,摆脱于天易这块狗皮膏药,她的死就算值得。”

    “奴婢早先怀了身孕,可奴婢不想要畜生的孩子,故意撞桌角摔跤……孩子也没下来。”冬雪身子颤抖,“奴婢知道孩子无辜,可这孩子生下来注定受罪,大小姐要死,奴婢也不想活了,早决定会下去陪他。大小姐把奴婢骂了一顿,她希望奴婢能有个依靠,以后好好过日子,哄奴婢去看大夫,可奴婢去看时,大夫说……孩子已经死了。死在奴婢肚子里了……”

    冬雪眼神发直,“那日时机正好,大小姐决定实行计划,点了迷香让于天易这畜生晕睡。奴婢之前得了大小姐银子和身份玉牌,拿了上好的落胎药和小产后调理的药,大小姐想闹的事大,奴婢就想加个胎儿肯定更好,便立刻服了落胎药……一时辰后,死胎落下,大小姐自刑……”

    “大小姐说她不后悔,她很庆幸来世间一遭,得到那么多关爱,虽然时间短了点,结果也不太好。”

    “奴婢也不后悔!奴婢亲手弑主,死后要下十八层地狱,可奴婢不忍大小姐再痛苦,只希望死后能给大小姐磕个头,世世代代伺候小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