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47章 感觉

第147章 感觉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卫捕头忙完手边的事,匆匆赶到验尸房。他来的正好,卢栎刚刚完成解剖,正在做最后的修补整理。

    “死者死因为何?”他双眉紧皱,似颇有忧虑。

    沈万沙将尸检格目递给他,“喏,都在这里。”

    卢栎修补尸体,赵杼帮忙,卢栎拿起笤帚清扫地上的蛆虫,赵杼帮他整理手套罩衣并仵作箱子。

    往常这个时候,沈万沙也是不吝帮忙的,可这次尸体太可怕,就算吃了苏合香丸,心里感觉不怕了,面对一堆蠕动的蛆虫,头皮发麻脚底发软的生理症状也没消失。他眼珠子飘乎着,不赶往前凑,干脆把尸检格目解释给卫捕头听,卢栎方才所有猜测,没有写在格目上的,也一一说给卫捕头听。

    卫捕头听完眼睛眯起,“死者生前被关过?”

    “嗯嗯,”沈万沙握着小拳头,“不仅被关,还不给饭吃!”一定饿的很难受!

    卫捕头沉吟,脑中思虑甚忧。

    不一会儿,卢栎整理完毕,净过手走过来。

    见卫捕头面色极其凝重,颇有为难之意……他擦手的动作微顿,目光隐含了悟,“卫捕头可是……没有查到死者身份?”

    卫捕头面色赧然,声音微苦,“确是让先生料着了,在下派人四处询问,未有半点有用回馈。”

    荒野发现无名尸体,无头,赤|裸,周边没有任何表明身份的东西,做为捕头,他的侦察方向当然是本府的失踪人口,重点方向在发现尸体的方圆周边。京兆府虽是大地方,仍然本地人多,若有人口失踪,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可也奇了怪了,最近附近周边还真是没有人失踪,一个都没有!

    “卫捕头莫要着急,”卢栎看了看没有血水污渍干净干燥的手,满意的点点头,将帕子丢在一边,“离发现尸体不过几个时辰,不能很快问到线索实属正常。”

    卫捕头顿了顿,又道,“先生不知,我从小到大长在京兆府,做捕头也有数年,府城内外各路消息皆很熟悉,死者死去已有十天,可市井乡民皆未有流言,实在有些蹊跷。”有人失踪,外面没有任何风声,及至发现尸体,四下询问,也未有所得……如此下去,继续询问也可能不会有所得。

    发现尸体,却不知道尸体是谁,如何能破案?

    卢栎眉目微垂,沉吟片刻,转身再次回到尸体跟前。围着尸体仔细又看过两遍后,他眉尖微蹙,神色变的颇为严肃。

    卫捕头不解,缓步走来,“先生可是看出了什么?”

    “你来看——”卢栎指着尸体手脚,“死者脚骨齐整细致,未见宽大,定然不是常年劳作,奔波的农人,商者;手指修长,中指骨节微弯,隐有骨刺……这是读书人案牍劳累才会有的毛病。”

    “读书人?”

    卢栎点点头,“此人个子不高,身材瘦长,骨节与遗留皮肤皆很细腻,看骨形身形特点,定然不是北方人;膝关节骨凹,生前必经常不适,观死者骨龄不过而立之年,这样年纪出现这样症状,多半是跪的。”

    “我们知道,平民百姓地位低下,可他们老实过活,一年到头需要跪的时候其实并不多,而朝上官员,位高权重,时时皆循礼节,每天怕都要跪几遭,遂我有些大胆猜测……此人可能是官。”

    “官?”卫捕头神色更加凝重。如果是官,死了数天没任何动静,事情就更不一般了。

    卢栎眼睛微眯,“还有可能是来自江浙地带,一路科举艰难往上爬的官。”

    身形特点,骨形特点,加上猜测,卢栎有了这样的猜测,但是——“猜测只是猜测,不一定是事实,还需卫捕头查证。”

    卫捕头却信了八成。骨状表现为读书人,不是北方人,南方会读书的属江浙为上,江浙人才多,能过科举派官的,定是不俗人物。卢栎推测可能会有偏差,最多不过是地域有差,作为不同,比如死者可能不是江浙人,或者不是官,是官员身边幕僚。

    但只要有方向,就会有新线索!

    “多谢先生高才,此次可是帮了卫某大忙!”卫捕头认真鞠躬行礼。

    卢栎摆摆手,“卫捕头不必客气。此后打交道的地方还多,若次次捕头都如此多礼,可叫我怎么好意思?”

    卫捕头挠挠头,爽快笑了,“是,是。先生忙碌良久,不如先行歇息,我马上去寻找尸体身份线索,有准确消息再来找先生。”

    卢栎拱手,“您请——”

    “请——”

    ……

    卫捕头走后,沈万沙目光闪闪地看着卢栎,“小栎子你竟连这个也能看出来,太厉害了!”

    “其实也不难,”卢栎冲他眨眼,“想学么?我可以教你。”

    “好啊好啊,”沈万沙点头如捣蒜,待卢栎弯着眼睛拉他靠近尸体时,他才明白过来小伙伴这是在坑人玩呢!知道他害怕这具无头尸偏要吓唬他!

    “太坏了你太坏了!”沈万沙好不容易跑脱,鼓着小脸瞪着卢栎发脾气,一定是跟平王那个讨厌鬼学的!

    玩笑过了,卢栎给小伙伴赔罪,“好啦是我不对,可谁叫少爷一向豪气干云,天不怕地不怕,我以为你不怕么。”

    沈万沙立刻挺起小腰板,声音非常做作透着心虚,“当,当然,少爷怎么可能会怕!不过就是没有头,少爷才不怕哈哈哈哈!”

    ……

    赵杼见卢栎玩够了,上前握住他的手,“回去休息。”

    卢栎用力甩了两甩,没有甩开他的手,不满的回头,“走就走,拉我做什么!”

    赵杼一点也不在意这点小猫折腾似的力气,捏了捏他的脸,“乖一点。”

    卢栎气的去踩他的脚,“乖个屁——”怎么说话呢,他又不是宠物!

    赵杼挑眉,索性倾身过去,将人打横抱起,大步往外走。

    卢栎大急,立刻四下张望。

    正是暮色四合之际,大概歇班了,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丢人的样子没人看到……卢栎略放些心,眼睛找着沈万沙,想要求小伙伴救命,结果连沈万沙的影子也没找到……

    这是怎么回事!

    沈万沙虽然有时敢和赵杼叫板,但人不傻,知道什么时候能作什么时候不应该在,赵杼过去抱卢栎时,他眼珠子一转,立刻跑着避到了大树后,藏住身子往外看。

    见卢栎惊慌失措求救,他捂住眼睛很是愧疚:小栎子啊,不是我不帮你,实在是敌军太强!而且你跟人有婚约……我娘说过,别人两口子打架不能掺和,不然会里外不是人的!

    卢栎敌不过赵杼力气,见快要走出院子了,不得不低头,声音软下来,“赵杼,你放开我。”

    “不闹了?”赵杼面色不变,声音冷静。

    卢栎:……到底是谁在闹!

    怎奈情势不由人,他咬牙道,“是,不、闹、了!你快点放我下来,不然给人看到怎么办!”

    赵杼一点不介意被人看到,声音拉的悠长,“我们是朋友。”

    卢栎不明白,是朋友又怎么样?

    “朋友间不必介意太多。”赵杼侧过脸,“可以互相关心,可以在不方便的时候喂食,可以有亲密动作,也可以……离的很近。”

    他突然欺了过来。

    卢栎忍不住往后退,不想赵杼箍了他的后脑,他不能再退。

    两人几乎鼻尖相抵,卢栎清楚的看到赵杼墨黑双眸里的自己,眼神慌乱,神色紧张。

    赵杼长着一双极好看的眉毛,斜飞入鬓,锋若剑裁,气势十足,此刻这双眉微扬,眉底狭长双目微敛,盛满夕阳金橙暖光。这人脾气霸道蛮横,常让人受不了,可这一刻,他眼睛里仿佛流出无限柔情,深邃温暖,让人着迷。

    ‘怦怦……’

    卢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宛若擂鼓。

    完了。

    他心底疯狂尖叫,恨不得捂住自己的眼。

    他该不会是……

    “看什么?”怀里人表情怔忡,好像失了魂,赵杼很不满。

    卢栎脑子打结,下意识说了句让他极为后悔的话,“你长的好看。”

    赵杼唇角上扬,眸里光华流转,“喜欢?”

    卢栎差点抽自己一巴掌,闭了嘴不说话。

    赵杼这次语气肯定,“你喜欢。”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长的好看的我都爱看!”卢栎梗着脖子喊了一句。

    赵杼心情正好,丝毫不介意媳妇嘴硬,继续之前话题,“朋友靠近很正常,任何时候都不应尴尬,你有什么不舒服,都可同我说,我们商量解决,不可胡乱躲避。”

    卢栎懂了,赵杼在说今早差点亲上那件事。他的确因为这件事觉得尴尬,想避一避大半天没理赵杼,谁想赵杼神色时时提醒,末了还让他喂食药丸,故意气他!

    他很不高兴,“你也很过份!”

    赵杼知道他指什么,胸膛鼓动声音里含着笑意,“若不是你别扭,我也不会时时提醒。”

    难道竟是自己做错了么!

    卢栎瞪着赵杼,一脸不可思议。

    赵杼粗糙拇指滑过他的脸,“不能与我吵架,不能说脏话,再有不乖——”

    话语未尽,威胁之意却甚浓。

    卢栎别过头不理他,赵杼也不嫌烦,紧紧抱着他不放。

    半晌,还是卢栎败阵,红着脸冷着声音,“……放我下来!”

    赵杼没说话,眉目微垂,隐含笑意,询问之意明显:可是乖了?

    卢栎咬牙,他怎么会觉得这人长的好看?怎么会对这人起那样……的心思?这人明显就是个脸皮厚的不行的无赖,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可以用!

    “放我……下来。”

    见怀里人服软,便宜也占够了,赵杼悠然的放下了卢栎。

    卢栎仍是气不过,用力踩了下赵杼的脚就跑。

    赵杼低头看着鞋面上的脚印,胸膛鼓动笑的开怀。

    ……

    夜里,卢栎翻来覆去睡不着,觉得自己这些天有些不对。不想承认心里感觉吧,对自己太不真诚,承认吧又不甘心,概因赵杼那厮太讨厌了!

    傲慢,霸道,我行我素,最近表现出脸皮厚这一特点,到底有哪好啊!就算武功高,武功高的又不只他一个!

    做朋友当然没关系,可是变成其他……

    卢栎非常非常纠结。

    好不容易睡着,梦里也不安生。

    他梦到一个漂亮姑娘,长的白白净净,眉目秀致,笑起来两个小酒窝可美了,姑娘喜欢他,他也喜欢姑娘,两个人花前月下,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聊到人生哲学……

    然后他们就成亲啦!洞房花烛夜,结发,交杯,一切都那么美好,可把美人压上床时,他上手一摸,发现美人胸是平的!

    美人力气很大,一下子翻身压住他,火辣辣的吻就过来了,他被亲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回神,发现美人衣服脱光了,胸膛宽阔,腹肌有力,特别熟悉,好像每天早上都能看到……

    再抬眼一看,美人五官英俊硬朗,剑眉斜飞入鬓,双目墨如子漆,内里欲|望翻滚,炽热火辣,好像想把他吞吃入腹一般!

    “啊——”卢栎立时惊醒,心脏吓的几乎停止,回过神来知道是梦,松了一口气。可再跌到床上时,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粘粘的湿湿的,他伸手往下一探——

    整张脸都绿了。

    他额角跳着下床换衣服,还把衣服藏的好好,提醒自己第二天洗。

    再跳上床时,卢栎羞愤不已,太丢人了!

    怎么能梦到这种事,还是跟那厮!

    心内情绪翻涌,再也睡不着了。

    他感觉自己受到了惊吓。

    他知道同|性恋是是什么,不歧视不反对也不拥护,穿越到此,会抵触与平王婚约,最大的原因并非是两个都是男人,而是他们之间并不了解。

    他生而有病,从不敢奢望爱情,一颗心全部挂在法医上。纵使看过不少与爱情有关的小说,电视,心底对爱情仍然不够了解,不知道它真正来时自己会是什么样子。

    可如果有的选,他还是希望自己喜欢的是女人,毕竟是社会主流,前路走起来也容易的多。

    其实直到现在,他也不确定对赵杼的感觉到底是怎样,可如果真是最糟糕的那种……将来的路要怎么走?

    两个人心意相同么?会一路坚持么?会面对压力困难也不松手么?

    他可还有个平王未婚夫呢。

    越想越多,卢栎心思反而静下来了。

    不管怎样,遇到事情总要解决,不能不明不白的放任。问题一直会在,不是装做看不到,它就真的不存在,等它跳出来咬你你才觉得受不了……那不是成熟人该做的事。

    所以,先弄清楚自己的想法吧。

    如果真的陷进去了……就攻略赵杼,不同的结果配不同的解决方案!

    可攻略赵杼……

    想想就牙疼。

    那人霸道傲慢又脸皮厚,武功还很高,自己这小胳膊小腿,能攻吗?

    卢栎打了个哈欠,十分忧郁的睡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