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50章 印象

第150章 印象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车马行生意极好,为防万一,上房通铺都备的足足,现在盛夏,不算旺季,遂空房很多。

    小二一边介绍,一边带卢栎三人走过长长青石甬道,来到一间房前,推开门,“这便是当日盛老爷住处。”

    卢栎一边走一边观察着四下环境。木氏车马行占地很宽,因要保持华津坊整齐面貌,它形状狭长,是个长度几乎近宽度三倍的长方形。他与沈万沙赵杼起先是在巷子里,挨着车马行后门,为了看清原状,他们特意绕到前门,现在小二带他们一路往后走,推开的这间房……应该在车马行最里面,离后门很近。

    他眉梢微凝,“客人很少喜欢住这么里面吧。”

    “谁说不是呢?”小二微笑道,“客人图方便都住的靠外,行里房间属这里最不易住满。不过有些常客来往频繁,不喜与人挤,便会往后住。”

    “盛玉是常客?”沈万沙一脸怀疑,那人是上京来的官,不可能常往外跑,更别说住车马房了。

    “他不是常客,”小二伸出手指比了个动作,“但他舍得花银子,所以想住哪里自然可以选。”

    卢栎走进房间正四下看,听到这句话便问,“你说这房间是他自己选的?”

    小二很肯定的点头,“这位客人过来那日正好小的当班,记的很清楚,他直接往柜上放了一锭银子,说想自己选地方。行里是做生意的,即付了银钱,我便带他四下看。起初他哪哪不满意,要不嫌吵了,要不嫌阳光少了,直到到了这里,”他指了指窗子,又指了指通铺位置,“他打开窗子往外看了看,又见通铺上隔一个位置有一个人并不太挤,就住下了。”

    卢栎点点头,走近通铺前,继续观察。

    此房间不算小,但也不太大,目测能住十五六个人,靠墙一张长几,一排窄窄四角柜,简单整洁,东西不多,与一般客栈没什么区别,看不出什么特殊疑点……

    正想着,他听到‘吱呀’一声轻响,原来是赵杼推开了窗子。见他看过来,赵杼索性冲他招手,“过来。”

    卢栎略有不解,但还是抬脚走了过去。

    这房间坐北朝南,于南墙上开了一扇大大的窗,视野极好。他第一次看时没看出什么,偏头疑问地看着赵杼,赵杼脚步没有挪开,只突然揽住他的腰朝自己靠近,手指指向一处,“那里。”

    卢栎恍然大悟。

    站在此窗靠墙侧里,仔细观看,可隐见窄小后门。他们从后巷绕过来时,刻意去看过,那道门是活动的,只有一人看守,也就是说,可以来去自如。

    “你见过盛玉多次,对他印象如何?”沈万沙跟卢栎良久,已经学会问话了。

    小二束手回想,“行事不拘小节,说话偶尔之乎者也,有同住之人问起,他道自己是个师爷。没什么架子,喜欢与同住之人一起玩,只要无事,便与大家聊天做耍,有时还掷上几回骰子,对银钱似乎并不在意。他说来这里是为办事,这事似乎不太好办,偶尔独处时会面有愁意,可也不像太难,因为他时常说要打交道之人是他有亲戚,此事成功可能性很大,只要成功,他就能一步登天……”

    “亲戚?”卢栎侧首,目光如月下湖水,波光微闪,“这位亲戚姓甚名谁?”

    “这个……”小二想了很久,叹气,“小的委实不知。”

    “小二哥平时事忙,不知就里实有情可原,”卢栎不再继续追问,指着通铺,“当时与他一起住的客人都是生客么?盛玉喜玩,可有人与他走的很近?”

    “多是短客,这位盛……老爷脾气好,与大家都能聊的来,常客的话,只有一个。”小二纠结了一下对盛玉称呼,指着最东边铺位继续说话,“有个叫李贵的,每月皆要经过两次,次次住在这里。上一次停留像有什么事耽搁,多住了几天,与盛老爷……颇聊的来。”

    卢栎听出小二话中语气有些不对,“如何聊的来?”

    小二面色有些尴尬,声音略低,“这李贵有些……爱财,盛老爷好像随身带了很多银子,喜欢赏人,李贵见到,便常凑上去蹭赏银。”

    “怎么蹭?”沈万少大眼睛忽闪,很是好奇。

    “夜里无聊,天天聊天掷骰子也没意思,这李贵便凑趣买酒,调暗烛火,讲……鬼故事。”小二看了看卢栎,“这位盛老爷好像极喜欢,不但听别人讲,自己也讲,常把一屋子吓的不敢睡,起夜都要结伴,因此……这李贵赚了不少赏银。”

    小二之前提过盛玉很大方,起夜若有人愿意相陪便给赏银,大约这份钱被李贵分走很不甘心,小二脸色有些不好,“要我说李贵有些过分,讲的鬼故事太吓人。有次起夜回来,盛老爷发现被角与起先出去时不同,惊的脸色煞白,嗓子都喊破了,后来有人承认说不小心碰到,盛老爷都未能释怀……”

    沈万沙有些鄙视,下巴抬的老高,“不过是鬼故事,这些人胆子也太小了些。”

    小二心里也有所想,嘿嘿直笑。

    卢栎眯眼看了看李贵通铺,“盛玉有没有与李贵说过自己有何事要办?”

    “应是提过。一起住着的人,连我们这些伙计他都说了,不可能一点不与李贵说。但盛老爷行事说话颇有分寸,大约也是只说了大概,个中细节并未多提。”

    也就是说,这李贵可能知道司兴英提起的亲戚是谁,也可能不知道。

    卢栎眉目低垂,长长睫羽掩住眸中思绪,“你说李贵每个月都要过来两次……下一次大概是何时?”

    小二捏着手指头算了算,“大约也就是这两天了,不过上一次他因事停留稍久,此次过来许有延迟也不一定。”

    卢栎点点头,面上微笑一如既往,“多谢小二哥告知这些。此前你说盛玉有衣物遗留,可否拿来与我们?”

    小二有些为难,“看是可以的,可若要拿走,得经掌柜批示。之前我说的结余房钱,亦需如此。”

    “无妨,先拿来与我等一观。”卢栎并不着急。

    车马行行事自有规矩,大概东西分类明确,小二很快就把衣物拿过来了。

    卢栎上前细看,发现所有衣服都是成衣铺里买来,衣料款式没什么特殊之处,略有脏污,没任何可疑痕迹。

    半晌,卢栎将东西递还小二,“有劳。我这位朋友身份特殊,这些东西还请小二哥妥善保管,我们会很快过来取。”

    小二笑着接过,“这个您放心,咱们车马行做这样生意,最擅保管东西,既然您几位在规定时间内找来,这东西一定不会随意处理。掌柜的下午会在,届时小的会道明原委,请掌柜的把批条开了,几位来时就能直接带走了。”

    卢栎再一次微笑致谢。

    沈万沙明白卢栎心思,知道这是要走了,果断抬手丢碎银打赏小二,“好生办事。”

    小二接过银子,笑容更加真诚,“您放心,小的亲自看着,保准没问题!”

    ……

    走出车马行,沈万沙急急问卢栎,“为何不多看看多问问,万一有线索呢?”

    “我们不是官差,以友人身份前来,小二肯说这么多已是不易。为免意外,还是应该把卫捕头请过来才是。”卢栎缓声解释完,想起一件事,猛拍脑门十分后悔。

    与卫捕头分开之前,他们并未约定再聚暗号!

    华津坊这么大,他不知道卫捕头具体去了哪里,怎么找?

    赵杼了解他心中所想,凝声出主意,“此处离府衙不远,可使人前去带话。”

    卢栎眸内闪过光彩,对啊!他不知道怎么联络卫捕头,府衙里的人肯定知道!

    “而且——”赵杼皱眉看了看天色,“时已过午,你该吃饭了。”

    卢栎下意识摸了摸肚子……的确饿了。

    他立刻做下决定,找地方吃饭,同时使银子差人送信,并四处寻寻看,若有卫捕头行迹最好了!

    可是……去哪里吃饭呢?

    说起吃的,沈万沙最积极,立刻举手,“我知道一家店味道不错!”

    腹中轰鸣,卢栎适时给予小伙伴赞许目光。

    沈万沙更加激动,撸起袖子,“小栎子你不知道,京兆最近不是厨王争霸么,我闲来无事,细细打听了一番,别的不提,就说这华津坊,有个厨娘做菜那是一绝!”

    沈万沙嘴皮特别溜,把这厨娘擅长什么菜说了一遍,用词夸张,渲染得当,令人口水横流食指大动。

    “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去!”卢栎催着沈万沙带路。

    沈万沙得意的大步朝前走,一边走,还一边说这厨娘的八卦,“……是个寡妇,成亲不久男人就死了,膝下没一儿半女,幸好有祖传手艺,不然过活都困难……”

    卢栎一边想着案情,一边想着吃食,实在没精力听沈万沙说厨娘,等走到地方,根本不记得沈万沙说了什么……

    不过——

    “醉八仙?”他很惊讶,这不是起先大柱说过的那个酒铺子?

    沈万沙一拍后脑,也想起来了,先头那小孩说司兴英曾与人在这酒铺子后巷争吵!

    赵杼皱眉,阻了卢栎去后巷的动作,“先吃饭。”

    卢栎一想,也是。后巷总在那里,又不会跑,死者死去时间已久,便是有什么痕迹,现下可能也早已消失,早一刻晚一刻过去并没什么差别……

    他微微扬头看着赵杼,笑容灿烂,“好。”

    媳妇这么听话,还笑的那么乖勾|引他,赵杼心尖一阵酥麻,可他也知道时机不对,只紧紧握了卢栎的手,按下心头蠢动,大步朝里走。

    这样的动作他做过无数次,卢栎早已习惯,可今时不同往日,他心里有了别样心思。

    赵杼大手握过来时,不知怎么的,他被这只手掌心温度烫了一下,一股炽热微麻的感觉从手中散开,瞬间流走全身,仿佛过电一样……

    以前拉手无数次,也没这样过!

    卢栎眼睛睁圆,耳根通红,下意识甩开赵杼的手。

    岂知赵杼力气奇大,他怎么挣也挣不开,急的差点就上嘴咬了。

    赵杼适时回头,挑眉看他。

    “你放开!”卢栎目微怒唇微张,亮出小牙呲了呲。

    赵杼却没说话,眉头缓缓压低,眸色舒缓,眼角微扬,瞳眸深处闪过一抹颇有深意的笑意。

    卢栎没明白,赵杼慢慢抬起另一只手,指腹轻轻蹭过唇间。

    卢栎脸刷的红了。

    这人之前有过这个动作,现在是不是以此提醒:你敢下嘴咬我就敢再这么亲吻伤口!

    暧昧意味太明显,卢栎不敢再动,慌乱的转开头。

    还好……没人注意这边,连沈万沙注意力都好像被什么引开,还没走进厅堂。

    卢栎十分庆幸。

    午间日头大,沈万沙手掌放在额前,搭棚远望,小眉毛拧成一团。

    刚刚是他看错了?那个穿着银白布衣,像个小伙计往远处蹿的人……怎么那么像摘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