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55章 客栈

第155章 客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先解释了他为什么猜到卫捕头问供不顺利。

    “卫捕头为人很正,很有责任感,能力也很强,是个值得信赖的办实事之人。”珍月命案接触过,卢栎对此人有些了解。他可能不如自己在验尸或推理上独树一帜比一般人强些,可他胆大心细,做事效率非常高。当时于家,尤其于家下人供状,都是在他迅速有效的组织安排里问出来的,也因为有这些事实依据,自己才能在细节上来回推敲,使整个案子清楚明白。

    “这样一个人,职责所在独立办案,几日前接到我们给出的线索,定然第一时间就关注了木氏车马行,等着可能出现的李贵。李贵一出现,他立刻就会去问供,得到确实消息也必然会马上走访李通。”卢栎和沈万沙并排走着,示意他看卫捕头的脸,“案情有重大进展,他却面无喜色,为什么?”

    沈万沙摸着下巴定定看着卫捕头。

    卫捕头面方唇阔,粗眉大眼,一身正气,当捕头气质非常合适,甚至还能当人一声夸,可若说他长的好看……就太违心了。卫捕头甚有自知之名,经年下来练就一身冰冷犀利的气势,等闲人不敢与他对视,现在被个金灿灿福娃娃一般的嫩嫩少爷盯着看,他有点不好意思,退后一步,拳抵唇边轻咳了咳。

    便是这样,严肃面色也没少几分。

    所以……小栎子是怎么看出来这平板脸高兴不高兴的?沈万沙觉得很神奇。

    卢栎看懂了他眸中之意,微叹口气解释,“一个人高兴还是不高兴,眼睛是不会骗人的。”

    一路快行,正好走到了马车前,卢栎抬脚先上车,注意到马车不大宽敞,他下意识看了眼走在最后的赵杼。

    赵杼面色十分冷漠,像谁欠他几万两银子似的,眼神那叫一个傲慢,往谁身上都不放,包括卢栎。

    卢栎眉梢一挑,没任何表示,直直坐进了马车。

    沈万沙看看卢栎,又看看赵杼,拳砸掌心,他明白了!

    平王这样的奇葩,小栎子都能感知其微妙的心情变化,卫捕头再厉害,比平王也是差那好几个层次呢,小栎子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沈万沙腾的跳上了马车,挨着卢栎坐下,闪闪发光的大眼睛里满是崇拜。

    卢栎没注意,仍在顾自解释着,“卫捕头办差时为方便多穿常服,近来因断头案忙碌,东奔西走,我从未见他穿过公服,可今日他穿了。以前聊天时卫捕头曾提过府尹大人甚是亲和,从不介意属下不拘小节,尤其办差勤快的捕头。他说这种‘不敬’之事做过多次,自嘲还好运气好遇得好上司,不然他这样的没准一辈子都升不了捕头,所以刻意穿公服应该不是因为见府尹。”

    “他奉府尹之命来寻我,眼神平和诚意十足,提起李通名字时才眉心微皱,目含不满,显然不是不满府尹打断他问讯,也非不喜我加入查案,而只是不满李通这个人。”

    “李通如何得罪了他,使得他情绪挫败?我答应同他一起办案,态度积极,还明确指出少爷你有便利条件,可能会使李通更配合时,卫捕头眸底喜悦更甚——”

    “种种表现,都说明他在李通那里碰了钉子。”卢栎眉眼舒展,唇角扬起微笑,淡然又平静,“除了问供不利这个可能,我想不出其它。”

    卫捕头微怔,观察好是细致,分析好是犀利!

    沈万沙却是习惯了,卢栎用这种推理折服过他数次,可惜到如今也没学会一点……但小伙伴永远都是这么棒,与有劳焉啊!

    赵杼没上车,不知道他从哪弄来一匹马,大太阳底下也不嫌热,就这么跟着骑。

    卢栎悄悄看了一眼窗外……一点也不心疼!

    谁叫这个脸皮比城墙厚的打他屁股!打完竟然不知道道歉,晾这么久,给了诸多机会,仍然不知悔改!

    就不理你!晒死你!脱层皮下来看脸能不能薄一层!

    说是如此说,时间久了,卢栎还是忍不住时不时往窗外瞥一眼,注意外面那个会不会中暑晕了。

    赵杼不上马车,一是马车太小,就算用了冰,这么多人挤在一个空间里也不舒服;二来么,最近不知道怎么搞的,只要一接近卢栎,视野里出现这人俊秀修长的身体,精致漂亮的脸眉,他就忍不住起反应。

    外面起反应也就算了,人多时……是不是有点尴尬?

    平王其实也是要脸的。

    ……

    卫捕头职责在身,勤快又负责;卢栎本事在手,验尸推理无人可及;赵杼……虽然黑着脸,可有他在,安全问题,消息渠道都是小事。大家各有各的事干,沈万沙表示不能落后,也要发挥自己的光和热,为破案事业做贡献。

    眼前能帮上忙的,大概就是李家了。

    遂他眼珠子一转,严肃的与大家科普起李家。

    这京兆府李家,是有名的富户,专做粮米生意,爷爷那辈发的家,两代稳定壮大,规模已经不小,若不是于天易突然冒头发家,这京兆府商圈的头一把交椅,恐怕要落到李家手里。

    李通今年得有四十多了,做生意是一手好手,之前于天易倒了,大家一窝蜂的上,可最后捞好处最多的,就是这个看起来慢悠悠走在后面的胖子。

    几年前李通有机会做皇商,可他往京城转了一圈,拒绝了。说自己祖上没出过什么大人物,儿孙也还小看不出来什么,真到京城混一个不小心再把老底填进去了,哭都来不及,不如就留在京兆府做土财主,李家后面如何发展,就看小辈们了,反正不在他手里壮大,也不能在他手里败。

    ……

    卢栎若有所思。这李通没读太多书,心性却很谨慎,是个聪明人。

    到了地方,沈万沙投了名贴,一盏茶后,李通亲自迎了出来,看到一身金灿灿贵气十足最显眼的沈万沙,猛一拍大腿,“哎哟我的小伯爷,这是哪股暖风把您给吹来了?大驾光临,我李家真真蓬荜生辉啊!”

    沈万沙非常符合大夏首富沈家少爷的形象,矜持又不失和气的与李通寒喧。

    二人说了几句话,李通看到卫捕头,眼睛眯了一下,随后哼一声,像是在说‘你怎么又来了’,很有些不欢迎的意思。

    可他动作神情做的明显,却没有任何不尊重之举,也没说任何不讨人喜欢的话,客客气气的将几人一起请进了门。

    卢栎静静看着,心内琢磨着李通表现,这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想着想着,视线随意游移,不期然又落到了赵杼身上。赵杼站在他身侧,离他三步远的位置,此刻也正在看过来。

    二人视线交错,似平地起了火。

    卢栎眼神闪着薄怒,不知道是对时不时牵挂赵杼,没出息的自己生气,还是气赵杼这些天不作为,就是梗着脖子不道歉。

    赵杼修长双眸微眯,墨黑瞳眸内情绪翻涌起伏,好像蕴着一场暴风雨,看似宁静实则危险;又似狠狠压抑着什么,此刻压抑的越明显,它日暴发出来就越猛烈。

    ……

    既然此次沈万沙做代表,略略说了些生意之事后,他就开口问道,“不知李员外可认识司兴英?”

    李通家有钱,早早就捐了官,可以得人称一声员外,不过别人叫那是应该,沈万沙叫可就太给面子了。李通放下茶盅,一脸受宠若惊,“怎能当得小伯爷如此客气?您叫我名字便可。”

    沈万沙笑眯眯,“你是长辈,若不想受这一声员外,我可是要喊一声伯父了。”

    “使不得使不得!”李通这下真不敢开玩笑了,沈家是什么地位,他怎么敢让人家少爷认他当伯伯,“少爷名门之秀,礼仪传家……员外就员外吧,不过一个称呼而已。”

    “李员外可知道司兴英?”

    李通胖胖的大手一挥,“知道。”回答的非常干脆。

    卫捕头眼睛倏的瞪圆,竟然这就说了!他来时这死胖子顾左右而言它就是不配合,待急了一问,便说不知道!

    “你不是不、知、道?”卫捕头咬牙。

    “哦……”李通看了看卫捕头,笑出一口白牙,“我又想起来了啊!”先头你问时我就是忘了,怎么的!

    卫捕头深呼吸两下,别开头不理他。今日有卢先生和沈少爷在,会一切顺利,他不能因情绪添乱。

    “你与他有亲?”卢栎抬眸。

    李通看了看沈万沙,又看了看卢栎,这二人关系……怎么看着像以后者为先?

    沈万沙立刻补充,“司兴英自称是你亲戚,你们是么?”

    李通立刻明白了,这里最不能得罪的,是沈少爷身边这位眉目疏朗,气质温润如玉的精致少年。连沈少爷都敬着,他当然得更敬!

    他立刻摆出最亲切的笑脸,“八竿子打不着的远亲,走近了就是亲戚,走的远也就是一般人。”

    他却不知道,这里地位最高的平王瞪着他的后脑勺,恨不得用视线给他烧个洞出来。

    这么看着他的王妃做甚!老不要脸!小心本王活活剐了你!

    沈万沙在一边捂嘴偷笑,他算是看出来了,平王与小栎子在吵架闹别扭呢!

    卢栎纤长手指托着茶盏,“那李员外与司兴英走的近还是远呢?”

    李通心内早有思量。卫捕头来时,他还可以敷衍一番,反正他没犯事,只是担心引火烧身,说与不说都没甚大关系,可沈家少爷上门,这事就不寻常了。

    沈家少爷门庭响当当,在上京也是少有人敢惹的大家,不过一桩府内案子,能引得这位少爷助阵……不简单。

    他之前从没想过司兴英会出事。那人虽然自视高了些,但很有些滑头,这些天不见,他以为这人又神不知鬼不觉的想什么鬼主意去了,卫捕头来问时,他没怎么重视,以为官府弄错了,可现在想想,那人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他思忖半晌,看了眼卢栎。

    卢栎神态恬静淡然,目光清澈明润,仿佛一眼能看到底,可再多看看,就觉得他眸底似有一汪水镜,明亮洁净,能映出世间万物,人性百态。

    人看的很清楚,你在想什么,打算什么,说没说谎,他看的清清楚楚。

    心内‘咯噔’一声,脊背生凉,腋下汗湿,李通不明白自己历练多年,为什么倾刻之间就会对一个年轻人俯首,可事实就是如此,他不敢说谎,不敢有所隐瞒,否则下一刻就会身死似的。

    当然,他并不明白,这其实只是因为赵杼用看一个死人的视线在看他,人在性命受到威胁时,总有本能么。

    于是事实就是,相当顺利的,李通就说了与司兴英来往始末。

    “我与司兴英从未见过,若不是这次他找上门,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人。他是嘉兴人,耕读传家,家境不算太好,好在人聪明,一路读书往上爬,做了京官。可谁都知道,上京那是什么地方,官场又岂是那么好混?没家世,没财力,想要走的远,根本不可能。”

    李通眉毛微微皱起,“司兴英有抱负有志气,这很好,可他过来撺掇我收拾京兆府商圈,并接收于天易在上京的势力……他说他有关系,可以帮忙,保证我发展更快,甚至许诺只要我不愿意,就不问我要好处,我觉得有些不对,没有答应他。”

    “我琢磨着,上京不好混。于天易因为害了嫡妻,牵连出做过的恶事才倒了,可他一个年纪轻轻,祖辈上没什么商圈根基人脉的人,发展扩张这么大,上京都能站住脚,肯定不仅仅是因为与郡主的姻亲关系。这里面,必然有更深切的原由……”李通面色笃定。

    面对巨大利益吸引,要说他不动心,那不可能,可他早为这辈子做好了打算,遂逼着自己没答应。

    再者,他也不是那么信任司兴英,这年头兄弟反目的都多,何况一个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司兴英要是故意设套害他,他一脚踩进去,谁知道还能不能爬起来?

    遂他与司兴英接触了几次,还处于互相试探阶段。

    “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没再出现,明明没有谈崩,他应该会再找我才是。”

    李通说话时,卢栎一直静静地看着他。李通表情非常自然,很仔细的回想往事,认真与他们剖析当时心态,可谓诚意十足。

    他没有说谎。

    卢栎挑不出一点毛病,可心里就是觉得有些不对,难道是因为……赵杼正好站在李通背后?

    李通坐着,赵杼站着,身材高大存在感十足,还时不时有特别有深意的眼神看他,他不可能看不到。

    卢栎阖了阖眸,深呼一口气,再问李通,“你可知道司兴英化名盛玉?最后见到他是什么时候?”

    “知道,他还再三警告我不准叫他本名,一叫就非常生气,如临大敌。他性子圆滑,照理说不应该这样,名字起来就是被人叫的,有什么好生气的?”李通回忆片刻,“最后一次见他,大约是半个多月前。”

    “具体哪天不记得了,只记得那天在下雨,我们相约在醉八仙酒铺子喝酒。那日醉八仙客人特别多,午后闲时竟坐满了,我们便要了个包厢。他想继续说服我扩大生意,说他在上京认识了不得了的人,只要我愿意,他便介绍与我认识,保证我一定不会吃亏。”

    “做生意,就算拒绝也不能特别直接,太得罪人,我便与他瞎扯,胡天海地的聊。”

    “他到底年轻,少点斤两,被我给哄住了,我们聊了半天海上奇闻,直到小二过来询问可要添菜。”李通突然笑了,“小二说酉时已过,司兴英竟吓的跳了起来,直问‘那岂不是天都黑了?’,得到肯定答案后,他脸色煞白身体发抖,竟是怕黑!哈哈哈——”

    “我从没想到,一个男人怕黑到这种地步,知道天黑了,就一直喃喃自语,说什么完了完了,要死了要死了……明明之前我有天天黑时也见过他,他都没这么害怕!”李通努力止了笑,胖手拍大腿,“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不能看着他那么可怜不是?我就给他灌了些酒。酒壮怂人胆么,果然,喝醉后他就不怕了。”

    “可惜我只知道他化名盛玉,并不知道他住在哪里,他没告诉过我,我也没问过。他醉的太厉害,我不能放他在酒铺子里呆着,但一来那夜我还有别的事不能立刻回家,二来我之前邀请过,他明说不想住我家,我也不好违了人的意,就扶着他出门,找了家附近客栈给他开了个房间,给了些赏银,请小二夜半时看上一趟,别出什么事。”当然,他也不喜欢这个人,送进客栈给了房钱也算仁至义尽。若之后出了什么事……与他无关。李通摸摸鼻子,不说话了。

    沈万沙着急,“之后呢?”

    “之后?”李通摊手,“之后就没了,他再也没来找过我。”

    沈万沙:……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你可去客栈问过他的行踪?”

    “问过。”李通喝了口茶,“小二说第二天去看时客人已经走了。”

    “夜里呢?”卢栎注意到李通话中一点,“你给了赏银,小二夜里可去看过?”

    “这个……”李通胖手一拍脑门,“我给忘了没问!”

    卢栎顿了一顿,又展颜微笑,“没关系。李员外可还记得是哪家客栈,小二叫什么名字?”

    “记得,就在醉八仙酒铺旁边,缘来客栈。不过小二叫什么名字……我没问,我就记得他左脸上,”李通比划着自己左脸,“这里,有颗痦子,黑的,可大,特别明显。”

    这样来看,要去缘来客栈走一趟了……卢栎眸底思绪起伏。

    “多谢李员外。”他率先站起来,与李通道别,既然得到线索,就早些过去看看。

    卫捕头想法与他一致,沈万沙也精神满满,表示必须要去,赵杼……同意不同意都没用。

    一行人离开李府,又急急走向缘来客栈。

    小二特点明显,很容易打听,到了一问就知道了,是个叫栓子的十六岁少年。

    可惜栓子今日歇班,不在。

    众人心下一沉,还是沈万沙最先反应过来,掏出一锭银子甩过去,“少爷有事要问他,能把他请过来问话么?”

    掌柜的接住银子,眉开眼笑,“贵人们使唤,咱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能?小的马上安排!”

    “等等,”卢栎叫住他,“这事你可交于下面人办,我们还有话问。”

    “好嘞——”掌柜的招手叫来一个伙计说了通话,伙计点着头走了,掌柜的笑眯眯束手站在几人面前,“少爷有话尽管问!”

    “你这店里安排客人住宿可有记录?当时栓子接待客人,客人住在哪间房,可能查出来?”

    “能!”掌柜的笃定点头,“这个月栓子值夜班,夜里临时来的客人很少,小的翻翻册子,就能知道您几位要找的房间了。”

    “太好了!”沈万沙立刻与他描述着可能日期,时间,司兴英形貌特点,当时酒醉的状态……

    托了夜里客人少的福,掌柜的很快确定了两个房间,这两间房正好现在都空着。

    几人在掌柜的带领下分别到两个房间看了看。

    第一个房间向阳,半个月来,住过五个人,几人仔细看过,又来到另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在阴面,光线不怎么好,夏日淡季里,使用频率并不高,半个月来,只有一人曾经住过。

    大约十平方米的房间,只有一张架子床,一方矮几,一只圆角衣柜,一套八仙桌椅,物件虽少,装饰的却不错,墙上有书画,窗台有摆件,白瓷茶具,野趣小饰,八仙桌上还有只细颈圆肚瓷瓶,插着一支假花。

    这样的地界,算是豪华舒适了。

    卢栎走进房间,先是围着房间细细走了一圈,又认真看各样摆件,器具,最后来到床前。

    注意到床头有些暗……他弯下腰眯眼细看。

    片刻,他唇角轻扬,“掌柜的,可有烈酒和酽醋?”

    他大概发现死者遇害第一现场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