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66章 猜想

第166章 猜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仔细一想……还真是。

    他行迹一直隐藏的很好,没有人知道,如果贪银案幕后之人知道平王在这里,还神通广大察觉卢栎对他的重要性,计划不可能如此简单。赤炎堂是有人知道他的身份,但知道的全死了。他在卢栎身边布了暗卫保护,虽然今日有些意外,大多临时被他派了出去,只剩邢左一人,可邢左本事他有数,必会好生跟在卢栎身边保护,就算出了意外,不可能没个示警的时间都没有。

    突然非常担心,回来又发现卢栎不在,他一下子就疯了,也没发信号问邢左,误会就……产生了。

    赵杼背着手清咳两声,承认自己的确想的有点多。

    可他的担心实实在在,没一点掺假!他都急成那样了,面前人却眉眼弯弯没事一样,还轻松写意的调侃他!

    他忍不住额角青筋直蹦,“现在有个疯狂杀人犯在外面!”

    卢栎幽幽叹口气,眉眼低垂,神情略无辜,“……哦。”

    赵杼突然泄了气,周身无力。

    面前这个是他挂在心尖上的人,舍不得打,舍不得骂,甚至见不得受一点委屈。

    “……我很担心你。”赵杼两手握住卢栎肩膀,迫他抬头看自己,“乖一点,好不好?”他的声音如夜风低吟,有无奈,有爱怜,有哄劝。

    那种不寒而栗,天塌地陷般的感觉,他不想再尝试了。

    卢栎:……他就是去厨房弄盅汤而已,至于吗!

    漫天星辉洒下,面前人似沐着柔光,肤色如玉,眸光微动,唇瓣水润,有调皮的发丝随风起舞,落在他的眉宇之间……赵杼忍不住再一次张开双臂,把人紧紧拥在怀中。

    星月交辉,风舞淡香,这一刻太美。

    心中满满都是满足,足够弥补幼时所有受的苦,足够支撑将来可能会有的所有磨难。

    若时光能够停驻就好了。

    杀人不眨眼,素有阎王敌称号的杀神,能止小儿夜啼的平王爷赵杼,第一次有了感性的期待。

    他再一次低下头,准备继续之前未竟之事。

    方才不过浅尝辄止,已经让他心旌摇曳,神魂震撼,还未深入,沈万沙就过来打岔了!

    媳妇味道这般好,不仔细品尝怎么可以!

    岂知他头刚刚低下去,离卢栎润泽唇瓣足足还有一寸,一个白团子蹿了过来,兴奋的朝二人身上扑,连扑边激动大叫,“嗷呜汪汪!汪汪汪汪!”

    同时卢栎身体抖了一下,手坚定抵上他的胸膛,头也偏向一侧,拒绝态度明显。

    赵杼:……这只蠢狗!

    他修长双眸眯起,危险的盯着小狗,恨不得立时将这坏人好事的小东西扒皮炖汤吃了!

    有卢栎在的时候,大白一向不怕赵杼,不但没退,还胆大包天的朝他狂吠。

    卢栎却很庆幸大白的到来。

    刚刚意外之下与这人接吻,他意识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除脸蛋身材,武功之外没别的优点的男人……稍微有点承受不住。虽然和喜欢的人亲吻感觉非常好,耳根发红呼吸加快内心也无比渴望,但他们仍然需要时间适应。

    感情是需要培养的,细水长流最为稳妥,发生太好好像并不好,如果控制不住最后直接上床了怎么办!他刚刚可是感觉到赵杼某个部位……硬了。

    赵杼愣了一下,卢栎为什么拒绝?刚刚不是配合的蛮好?

    卢栎趁此机会身子一转,溜出赵杼怀中,“那个,今夜晚了,早点休息!”说完就跑了。

    赵杼有些愣,媳妇是在想什么?怎么前后表现差那么多?

    情爱……真是恼人啊。

    他脸上破天荒冒出有点傻的笑容,有些得瑟,又有些故做烦恼,但总体来说,还是挺幸福的。

    他大声叹了口气,想着好歹到自己碗里了,媳妇看样子也没有多反感,日子还长,他有的是机会,不必急于一时。

    怎么说今天都占了便宜,还是在卢栎清醒时占的,他心情很好,还吹起了口哨。他双手举高伸展了下身体,又交叉放于脑后,头微微仰起,看着星空。

    怪不得卢栎喜欢,这漫天星子像洒落墨玉盘的珍珠,熠熠生辉,晶莹闪耀,的确挺好看的。

    嗯……回去看媳妇睡觉!

    赵杼懒洋洋打了个呵欠,大步朝前一迈——差点滑倒。

    “日——”脚下是一堆碎瓷,还有打湿的地砖,不小心踩上去的确非常滑,这是谁干的!

    刚想骂脏话,赵杼回过味来,蹲下身仔细看着地面。

    好像刚刚卢栎手里端着个碗来着?

    然后因为他动作粗鲁不小心打碎了?

    看这地上,碗里当时装了东西……味道甜香,明显是吃的。

    赵杼摸下巴想了半晌,媳妇是饿了?

    他歪头回想前事。他看到卢栎好生生出现特别激动,猛的把人抱住,抱住还不够,还下嘴啃了,卢栎虽然略有挣扎,却也没有拒绝,气氛特别好,但是双方都说了些什么……

    想不起来。

    可是卢栎大半夜不在房间,自己跑去厨房找吃的,一定是饿的狠了!

    赵杼最后站起来,目光坚定:作为疼媳妇的人,必须解决媳妇的一切烦恼!媳妇饿了,还因为自己的原因把夜宵摔了,他就得给媳妇再弄一份,还必须比地上这份豪华!

    赵杼脚尖转了个方向,美滋滋的往客栈厨房跑去。

    扒在墙头看着一切发生的邢左眼睛几乎闪成了星星,“亲上了亲上了!小右你看到没有,王爷和王妃亲上了亲上了诶!”

    洪右:……我眼不瞎。

    形左抱着胳膊,抽着鼻子哼哼,“不过王爷这次一点也不英明,竟然没先找我问话就发疯!”还让小右忙成狗做一堆没用的事!邢左决定,就不告诉王爷地上那碗汤是王妃给王爷准备的!

    如果东窗事发,他就躲王妃后面,就不信王爷敢打!嗷吼吼!

    ……

    这是赵杼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亲自去厨房,亲自点菜式,亲自打点,准备给自己的心上人弄一份爱心宵夜。因为业务不熟练,从来身上不带碎银的他朝墙头暗卫抢了点银子;还担心厨师不好好做,破天荒给了个笑脸。

    厨房里的厨子吓的……差点没找块豆腐试图撞死。大半夜的,一个人高马大魁梧异常看着一拳能打死只老虎的壮汉,冲他们露出仿若黑白无常才会有诡异阴笑……这位不是来要宵夜的,是来要他们命的吧!

    厨子们态度无比积极,切菜动作快的能出虚影,油锅‘嘶拉’起火,颠勺颠的几乎颠出花来,非常快速的做完菜,装盘,拾入食盒。

    赵杼对速度是满意的,想着银子的确好使,怪不得沈万沙那么得瑟,媳妇也那么喜欢,赚到银子眼睛能弯成月牙儿。

    只是这菜式……太粗糙了些。

    不过小地方,又是夜里,好歹凑和了。

    赵杼拎起食盒走了。

    厨子们齐齐松了口气。这位爷真是太奇葩,说要吃什么熊掌,驼峰,燕翅鲍参……真是疯了!别说大半夜弄不到,就算白天,就算顶级酒楼,整个京兆府也找不齐这些食材啊!食盒里的,已经是他们能做到的最豪华宵夜了,他还不满意!

    这位下次可别再来了,永远别来了!

    赵杼拎着食盒走向卢栎房间,心情仍然极好。他认为现在两人关系近了一层,理应与平时不同,遂他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卢栎房门,试图给卢栎惊喜。

    岂知卢栎心情其实有些有些不好。和喜欢的人亲吻很舒服,可费心费力两辈子第一次给人准备吃的却被打碎,身上到处脏脏的和人拥抱这件事……很不爽。

    画风太不协调了!别人想起初吻怎么美怎么美,他想起就是脏兮兮一身菜味……

    卢栎深深抚额,叫来一桶热水,洗澡!

    因为心绪有些不宁,他忘了闩门,自己一个人在房间,也没必要放屏风,所以他坐在浴桶里,正好面对房门。

    赵杼推门进来时,他正侧身拿帕子准备擦身体。

    “媳妇快看我的好东西——”

    两人大眼瞪小眼。

    然后,赵杼很没出息的……嘴角开始有可疑的液体流动。

    “啊——”卢栎又气又怒,这个不要脸的流氓!

    他立刻拽了衣服搭在身上,手上帕子冲着来人丢过去,同时手边捞到什么就丢什么,“你出去!出去!!给我滚出去啊啊啊!!”

    “嗷呜汪汪——汪汪汪汪——”大白今夜准备睡在主人房间,本来乖乖趴在一边,听到主人声音立刻跳出来,扑到赵杼身上咬住了他衣襟。

    赵杼激动之下手不稳,食盒落地,砸出‘啪’的巨大声响,菜洒了一地。

    卢栎情绪激动,小狗也很激怒,赵杼除了激动之外,还有些窘迫。

    他虽然霸道,崇尚胜者为王,强取豪夺这种事也不是没做过,但他还是读了很多书,知道礼义廉耻,内心想做个君子的……

    “你别急,我这就出去……这就出去……”

    卢栎脑门直跳,继续丢东西砸人,“你倒是滚啊啊啊——”

    赵杼关上房门,背贴在门边墙壁上,右手抚上跳动如擂鼓的左胸,深深叹息。

    心里住进一个人,他都不知道怎么是好了……

    短短一个时辰,各种激烈情绪此起彼伏,坏的,好的,说不上什么滋味的,把他整个人都弄懵了,这是活了二十多年从未有过的体验。

    很新奇,很陌生,也有些累,可他一点也不厌烦,相反,心里很享受,很满足。就像疲累至极时泡到温泉,舒服的不想睁眼的感觉。

    只要能和卢栎在一起,就算天天鸡飞狗跳,热闹无比,他也很愿意……

    卢栎心累的擦干身体,穿好衣服,瞪着地上倾倒的食盒,洒了一地什么味道都有的食物……默默抚额。

    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很二的人。

    以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啊!

    这个艰难的夜晚过去,睡醒了的卢栎再看到赵杼时,能做到表面平淡如水了。

    案子还没破,哪有心思谈情说爱!得赶紧把这个案子破了才是要紧,他没别的时间!

    又过了三天,于天易那里仍然没有动静,卫捕头,沈万沙赫连羽收集到的消息越来越多,陆续而来的尸体查验也与之前一致,没有更新更多的线索,是该分析透彻,做捉拿凶手计划的时候了。

    卢栎,赵杼,沈万沙,赫连羽,四人齐聚于客栈小院正厅。

    “我最喜欢这种时候了,大家聊一聊,总结一下,提醒一下,没准就能知道凶手是谁啦!”沈万沙笑眯了眼,精致的小下巴高高抬起,指了指茶盅,示意赫连羽倒茶。

    不过几天,赫连羽已经习惯被少爷使唤,他修眉微扬,桃花眼眯起,唇角上扬带着笑意,亲手执壶给沈万沙倒茶,没一点不愿意。

    赵杼觉得这个不错,可以学习,也亲自执壶给卢栎倒茶。可惜赫连羽倒完茶沈万沙还给了个满意的笑脸,他倒完茶,卢栎连个眼光都没给一丝。

    赵杼叹气。

    不知怎么回事,那夜月光如水,花香风轻,一切都那么美好,他尝到了人世间最美妙的滋味,可一夜过去,卢栎翻脸不认人了,不肯与他靠近,更别说亲吻了。

    营里的军汉们都说媳妇心,海底针,爱耍小性子,闹小脾气,是男人就得让着,哄着。赵杼便也耐着性子等着,可如果忍到极限,卢栎还这样……可别怪他力气大!

    房间一时安静,赵杼起了个头,“这几天,凶手没有行动。”

    沈万沙笑了,“你当凶手傻啊,别人布这么大局,他就得马上上钩?怎么也得多探听研究,杀了那么多人,凶手心思缜密着呢。”他与赫连羽也从卢栎那里听到过有关此事的分析,深深叹服,小栎子果然最聪明!

    卢栎呷口茶,不落痕迹看了赵杼一眼。

    果然,赵杼脸黑了。

    凶手不傻,这个二货傻啊!风声一出来他就跑去确定于天易安全,还脑子短路以为自己丢了,闹了一大出。

    这样的黑历史赵杼一点也不想想起,事实上他的确难得像这样失去分寸,十几年胜仗可不是假的!可事实就是这么无奈,给媳妇留下了这样不好的印象……

    赵杼心里苦啊!

    为了扭转形象,他大改以前不说话的风格,率先理智分析,“凶手能成功杀那么多人,这些人又全部与贪银案有关,很明显,他因贪银案一事心生郁结,很可能因此受到过伤害。”

    沈万沙同意这一点,“可就算他受到了什么不平待遇,要复仇,也不可能所有死者都害过他吧!”

    “能成为众人攻击对象的人,一定出类拔萃,在某方面有出色才能。”赫连羽将白玉茶盅放在指尖,五根手指转动着玩,“这样的人不会泯然众人默默无闻,若犯案,很容易找到,凶手显然不是。”

    “凶手并非受过所有死者迫害,可他却能准确找到这些人并将其杀害……”沈万沙皱着眉头,“为什么?”

    赵杼指尖敲打桌面,老神在在插话,“凶手必与其他被贪银案伤害过的人有交集。”

    可能是认识,可能有人悄悄帮他整合资源,凶手必须收集这些信息,才能成功杀人。

    “可是怎么做到的呢?”沈万沙非常好奇,“就算凶手认识了一些人,知道贪银案子圈子做恶的官,可这些官什么时候在哪里出现,他是怎么知道的?”

    赫连羽上白色瓷盅越转越快,几乎成了虚影,“就如这司兴英,悄悄来到京兆府,化成盛玉,知道其身份的大概只有李通一个人……”

    他与沈万沙问题一致,凶手是怎么知道的?

    “凶手也很聪明,”赵杼眉目微敛,“把死者头砍去,衣服,佩饰全部拿走,再弃尸荒野,令其身份难寻。”也因为此,所有案件都极难堪破。

    “砍头……真的是因为隐藏死者身份么?”卢栎双手抱着茶盅,突然插话。他睫羽微闪,目光流转,“……只是因为要隐藏身份么?”

    “不隐藏身份为何要费那么事,”沈万沙将空了的茶盅放到赫连羽面前,“我虽然没试过,但见过刑场行刑,刽子手无一不是彪形大汉,力大如牛,可就算如此,连砍十多个人,也气喘吁吁力气不继。我爹说,他见过宗族犯大事诛整族的,刽子手砍到后面没了力气,砍好几下人才能死呢,有些头都没砍下去,连着皮肉筋膜,可惨了!”

    他说完拽了拽赫连羽,“你会武功,你说,砍头是不是很费力气?”

    赫连羽拿起茶壶给他续水,“的确费力,人的骨头很硬。”

    卢栎摇摇头,“我的意思是……”

    “他的意思是,砍头目的并非只有一个,”赵杼深深看着卢栎,接过话头,“可能是想隐藏什么,比如特殊的伤痕。”

    对,就是这个!卢栎看着赵杼,眼睛发亮,脸上不由自主绽出灿烂笑容,可察觉到赵杼目光开始幽深,他收了笑,转开脸,清咳两声,“我突然想到,可能会有别的原因。比如凶手职业特殊,能弄到的伤人武器种类有限,会留下极其明显的特征,一看伤痕就能知道是何工具,继而深查从事此职业的人。如果做这样工种的人不多,凶手就更容易被揪出来了。”

    “那么就得重点关注华津坊里从事特殊行当的人……”沈万沙眼睛转着,又加了一句,“还得力气特别大的!”

    “好说,我这里正好有卫捕头的送来的资料,有关华津坊的流动人口,能查到的他全送过来了。”卢栎微笑着起身去书房搬卷宗,赵杼走在他前面,“你歇着,我来。”

    一堆卷宗放到正厅桌上,卢栎叹了口气,“东西太多,我一个人看不完,今天叫大家来,也是想求你们帮忙。”

    赫连羽翻着厚厚的卷宗,连连咂舌,“这么多……官府这是将整个案子全权交给了你们?”

    “这是备份,府衙也有整套。”卢栎想起余智招呼书吏们加班加点誊抄的场景,就有些头疼。

    长者如此信任,他不要辜负了才好。

    “我们先分析案情,理清楚一点对寻找方向也有利。”卢栎站在一堆卷宗前,背起手继续说话,“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死者被弃尸时都摆了同样的姿势,好像没有任何意义,只是对比活人,那样的姿势躺着会更舒服。起初我猜想凶手是不是心存悔意,毕竟杀人的心理负担很大,可是今天……我有了个新的猜想。”

    “凶手会不会在表达:我原谅你了。因为凶手夺走此人生命,砍下他的头,认为这个人得到了该得的结局,所以可以被原谅了。”

    卢栎看着赵杼,“也因为此,贪银案幕后之人制造舆论,想利用于天易煽动凶手出来,凶手才没有行动。因为于天易罪证确凿,被下了狱,境况不好,活不了几天了。”

    赵杼一怔。

    他就说,怎么会有这么强的违和感。沈万沙觉得凶手会去杀于天易,没有行动只是在找线索,布计划。可贪银案幕后之人做的这么大,几乎什么都想到了,凶手砍人头砍的利落,显然是个行动力极强,不畏后果的人,他早应该来……

    原来是这样……

    这就说的通了。

    沈万沙也是一愣,继而眼睛放光,“原来竟是如此么?小栎子你太聪明了!”

    小伙伴太热情,溢美之词不断,还次次真心,卢栎脸皮不比某人厚,耳根红了些许,“……也没什么,我学这个,所以知道的多点……其实一切也都是推测,可能不准的。”

    “你不用说了,反正少爷就是信你!”沈万沙摆摆手,支着下巴,大眼睛转啊转,“行业不是特别热闹,人数不会特别多,还得有把子力气……种地?不,种地的太多……车马行搬卸货的?砸土坯盖房子的?”

    想想这些时日常见到的人,沈万沙试着举更多例子,“打铁的?厨子?伐木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