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0章 招供

第170章 招供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切如设想中一样,贪银案幕后之手果然在这夜行动了,没一点意外。

    赵杼并没有因为猜中事实就心生鄙夷,意兴阑珊,相反,他精神抖擞的带头伏在暗处,静静等待。等对方来到,确定到齐,他也是第一个冲出去与人厮杀的。

    赵杼从来不低估对手。

    狮子博兔,尚要尽全力,更何况他这种活在战场上,一个小小失误就可能丢命的人?赵杼不怕死,但活着也没什么不好,所以他每一场仗,都打的极为认真仔细。

    邢左的暗卫小队负责两处消息传递,当凶手出现,卢栎沈万沙赫连羽同卫捕头一起行动的消息送过来时,赵杼就知道,若没有意外,他的对手就要来了。

    果然,一盏茶过后,五个黑巾覆面的人从暗处悄悄潜了过来。

    赵杼以手势发出指令,令所有暗卫不得妄动,任这几个人轻松闯入院子,四处乱蹿。

    过得片刻,大概这些人侦察过后觉得没有问题,发出了一阵短促尖锐的哨音。几息过后,黑巾覆面的人又来了一波,这次人数足足比上次多出两倍,定是主力无疑!

    赵杼仍然没动,直到外围布防的元连打出确定没人再过来的信号,他才冷笑一声,划了个行动手势,同时自己率先蹿了出去!

    这处宅子地势很好,有利伏击,可赵杼明白,地方再有利,潜伏人数多了也会有明显不同。比如树枝形状,风吹过时的样子,空气中的气味,以及习惯杀戮的人会有的危险直觉。

    所以他并没有埋伏下特别多的人,只用了自己的精英暗卫。

    他做战仔细认真,对自己带领的队伍亦有坚定信心,这些人,完全足够!

    这些人有备而来,组织有来头,杀于天易的心又极坚定,那么来的定然不是什么一击即溃的鼠辈,这些黑衣人手上功夫不错,相当耐打。

    可赵杼是什么人?是战场杀神!连他手中长刀,都因饮过数人鲜血,几欲有了灵魂,见到打架就会兴奋颤抖!

    刹那间人形交错,刀光剑影,血花飞舞……

    热烫的鲜血从敌人的身体飞出,溅在自己脸上,赵杼舌尖舔过嘴边血渍,浓浓的铁锈味,熟悉的腥甜……

    他眉头略低,唇角微扬,露出一个浅浅笑容。可这笑容一点也不赏心悦目,充满了残忍,危险,甚至兴奋的味道。因他五官俊逸,这个笑容显的越发妖邪,令人惊惧。

    于天易身上已经榨不出更多价值,此人生死根本无需计较,赵杼连杀五人后,目光放到了黑衣领队身上。

    这些人穿一样的衣服,过来后没说一句话,没任何视线交错,手势交流。可一个进攻队伍,怎么可能没有领队?不过是用这种方法来混淆视线保护领队而已。

    赵杼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颇有心得,稍稍试探一下就明白了,立刻放弃别人,直接去抓这领队。

    黑衣小组果然拼死保护……

    所以这个关键人物,是赵杼亲自擒获的,并且在擒获当时,立刻卸了他的下巴,拔下隐在齿侧的毒囊。

    赵杼打仗时精神百倍,打完了就犯懒,立刻找了张椅子坐着,擦拭染血长刀,打扫战场,使用各种技巧问话这种事,自然是暗卫们代劳了。

    暗卫递上来的第一个消息是,于天易死了。

    不过他不是被谁杀的,是看到来人不是想救他,而是要杀他,暗卫们也不想管他,两队交手时,刀剑无眼,好几回惊险戳到身体,生生吓死的。

    偏偏死时没选好位置,挡了门,被黑衣小队残忍的分了尸,碎的一块一块的。

    赵杼不为所动,于天易这货本就该死,没什么好可惜。

    直到洪右把那个名字说出来,他擦刀的动作才一顿,双眸危险眯起。

    文长宇。

    赵杼听说过这个名字,这人好像是上京寿安伯郭威府里幕僚,而郭威,是肃王妻妹的长子。

    郭威此人生于微末,惯会逢迎,其母虽说与肃王妻是姐妹,可肃王妻是大族长房嫡长女,郭威生母却是幺房通房之女,是个庶女,身份相当低贱。

    嫡庶不同道,嫡出向来不会喜欢庶出,还不是一个房头,本来应该不会有交集。可郭威就是凭着一手逢迎本事,硬生生抢了个机会蹭着肃王立了大功,被皇上亲封为寿安伯。

    肃王妃不喜郭威,一次沾染就让郭威得这么大便宜,更加不高兴,肃王便也远离郭威,听到郭威在哪里,他必避之。郭威此人脸皮厚如城墙,一点也不介意,反倒常打听肃王在哪里,一得到确切消息,必然舔着脸过去蹭,好像认定了肃王是他的福星,必须牢牢巴住一样。

    肃王躲,寿安伯追,这在上京城都成了一景,没谁不知道的。连市井百姓偶遇肃王,之后再看到寿安伯,都会提个醒,告诉他肃王往哪里哪里去了,寿安伯也不含糊,抛出足足的赏银,倒脚就往肃王方向追。

    按理说肃王身为王爷,辈份也大,是太嘉帝,也是赵杼的王叔,不会这么狼狈才是,但肃王一向和气,跟郭威关系再远,也是实在的亲戚,太过刻薄不好。就算这样,市井百姓都开玩笑言说肃王过分,他若再过一点,出了什么事,怕不会留下好口风。

    郭威此人没什么文才,府里便备了足足的幕僚,这文长宇,便是其中之一。

    赵杼会听说此人名字,也是因为他有次回上京,正好碰到郭威成功堵截肃王一次,而郭威之所以能成功,便是这文长宇的功劳。

    赵杼眉目微敛,“本王记得……于天易也曾供过一个‘文’字?”

    “是。”洪右答案非常肯定。

    于天易有次受刑意识昏迷,的确曾说过一个‘文’字,可清醒之后再问,却言不知。元连加重刑罚,他才交待说真的不知道再多,在上京的联络人从不言名姓,凭证为一枚小印,印上刻的乃是‘文’字,所以他怀疑联络人姓文,或者名字里有文,但毕竟这是猜的,不是事实,所以才不敢说。

    ‘刷’的一声,赵杼猛然将长刀入鞘。

    所以这不是偶然,文长宇这个名字,一定与贪银案有关。

    可是这里面,有没有寿安伯的事?再往深里想一想,有没有肃王的事?

    没有证据,乱想不是好事,但是,想到可能性,防患于未然却是可以的……

    赵杼一路思量着,走到客栈门口时,已经想好了给太嘉帝的奏折该怎么写。

    连忙一天一夜,沈万沙和赫连羽一回来就去睡了,卢栎也困的不行,却没有马上回房,强撑着等赵杼。为了提神,他还给自己沏了壶极浓的茶。

    看到赵杼出现卢栎非常高兴,走过去前后上下检查一遍没问题,总算是放了心,打着呵欠摆摆手,“你没事就好,我去睡觉了。”

    赵杼很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问题。

    明明刚出现的时候,卢栎眼睛里好像装满了星星,像快乐的小鸟一样扑了过来,他都张开双臂等着了,卢栎却刹住了脚,围着他走了一圈。

    转回他面前时还摸着下巴点头,仿佛非常满意他的懂事,知道主动把胳膊抬起来。

    之后连句关心的话都没说,非常冷漠无情无理取闹的打着哈欠走了!

    抱抱呢!亲亲呢!

    还有抱抱亲亲之后的那啥呢!

    “你不是在……担心我?”眼看着卢栎要转弯,赵杼忍不住问了出来。

    “你这么壮,为什么我要担心你?”卢栎举高手懒洋洋晃了晃,“只不过是破案太兴奋,一时睡不着而已啦。”

    赵杼脸立刻黑了,非常受打击。

    卢栎捂着怦怦跳的左胸半天,才默默比了个胜利的剪刀手。

    就算承认喜欢上了赵杼,也不能掩饰内心仍然存在的小小纠结。他知道自己好像有点作,但他的爱情,他说了算,哼!

    等心情平静下来,好好计划计划,再表白!

    赵杼这次很贴心,没有霸道的缠上来闹,因为他知道,卢栎需要休息。不过他心底暗暗决定,还是得下力气,让卢栎主动承认喜欢他!

    这样再敢勾引又不认,就有理由打屁股了!

    嗯……换个方式……屁股……也行。

    赵杼拳抵唇侧,清咳两声,步态有些别扭的离开了。

    ……

    都是年轻人,吃饱睡足之后,精神立刻恢复了,感觉上山打老虎都行。沈万沙和卢栎带着小狗大白闹成一团,两人一狗玩的气喘吁吁,赵杼和赫连羽没参与,站在庑廊下端着茶子喝茶。

    自打遇到卢栎,赵杼生命中缺的那根弦好像慢慢接上了,越来越能精准看透关于情爱的细节。见赫连羽目光不离沈万沙,赵杼嗤笑一笑,语含隐义,“我大夏江山壮丽,人才多娇,墨脱王子是不是不想走了?”

    赫连羽却不介意被打趣,淡淡回了一句,“你们皇帝答应过,要给我一个媳妇。”

    可沈万沙身份不一般,还是柴郡主独子,并不好打主意。赵杼眉梢微凝,“决定了?”

    赫连羽沉吟片刻,仰脸对着阳光,桃花眼里笑意流淌,“决定了。”

    “我墨脱部落的人,一生只娶一个妻子,看中了,就一心一意,相守白头。我手下兄弟好些十六七岁就遇到了可心的姑娘,而我……一直没遇到。我原以为,是我玩心太重,人生苦短,我有太多事想做,情爱有没有,都不重要。谁知道……”

    赫连羽指着自己胸口,“我父亲说遇到了对的那个人,这里会知道。我一直以为他在诓我,没想到还真会。”

    赵杼皱眉,“是不是有些快?”他们才认识多久?

    “情爱一事,本来就没有定式,有人快,也有人慢。”赫连羽目不转睛的看着沈万沙,“而且……我们以后有长长久久的时间。”

    “什么时候告诉他?”赵杼觉得沈万沙也挺迟钝,肯定没感觉出来。

    赫连羽舔了舔唇角,“这个么……我喜欢慢慢来。”

    正好这时卢栎带着大白把沈万沙扑倒,沈万沙连连尖叫,非常有活力。赫连羽偏头看向赵杼,“不过你好像没时间了,你这个性格有些强,一直瞒着他,合适么?”

    赵杼拿眼白扫他,“不关你的事。”

    ……

    中午用过饭,卫捕头过来了,说要正式审问凶手毛三,若他们有兴趣,可去旁听。

    忙碌这么久,就为了破案这一刻,要说对凶手供状没兴趣,根本不可能,卢栎只是不想揽这个功。这份功对他而言没什么用,对卫捕头等人却很重要。

    如今卫捕头接了他的好处,还费心满足他们的兴趣,他们怎么会不愿意接着?

    连赵杼脸上都有了少有出现的笑。

    沈万沙更是差点蹦起来,“真的么真的么?太好了!”同时他还不忘紧紧盯着卢栎,用威胁的眼神表达:你敢拒绝就定死了!

    卢栎摸了摸沈万沙的头,偏头对卫捕头说,“我们没什么好准备的,若方便,现在就可以走。”

    卫捕头立刻伸手引路,“请——”

    因这桩案子比较敏感,为防凶手说出什么不利大夏安和的话,不好当着百姓们审问,推官便让卫捕头试着审问一次,若凶手配合,过堂正常走流程判罪即可,若凶手不配合,便用点适宜的手段。

    卫捕头找了两间相连审室,有窗相连,窗边置扇屏风,就可隔绝视线。他先请卢栎四人到一边审室坐下,沏了茶,自己走到另一边审室坐下,也沏上茶,才让捕快们把凶手带上来。

    毛三手脚都带着铁链,随着他的动作哗啦作响,大概这些铁链很重,他行动略有些迟缓,可他面上表情非常平静,没一点慌乱。

    卫捕头看着他坐下,晾了他好半天,才猛拍桌子,“尔杀人无数,先掳走折磨,再斩其头颅,弃尸荒野,凶狠残暴,令人发指,如今物证俱在,敢不招供!”

    “我招。”

    卫捕头愣了一下,才确定自己没听错,毛三这是真要招了?

    很多人作案被抓后都百般狡辩,为了使其招供,他们需要用很多手段,刑房那些工具可不是摆设。他以为这次凶手穷凶恶极,今日必又要一番恶战,谁知凶手竟这么配合?

    简直捡了个大便宜!

    生怕凶手改主意,卫捕头立刻让差吏送来笔墨纸砚,准备亲自写供状,“讲!”

    屏风另一侧,沈万沙也很惊讶,拉了拉卢栎袖子,不出声,做足了夸张嘴型说着:竟然这么容易就招了!

    卢栎努努嘴,示意他凶手开始了,仔细听着。

    沈万沙笑眯眯捧起茶杯,连喝茶边听。

    毛三很快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

    原来他命运多舛,幼年父母双亡,住在叔婶家里,受了不少欺负。叔婶不想养个吃白饭的,将才七岁的他赶到打铁铺子做学徒。

    做学徒很辛苦,又苦又累还没工钱,他年纪还那么小,被使唤,被欺负是常有的事,若不是师傅好心帮扶,他一定熬不过来。整整十年过去,毛三十七岁时,师傅终于放话,他可以上工接活,并且每月有工钱了。

    这一年,毛三开始攒钱,虽然现状仍然不好,好歹有了盼头。

    这一年腊月里,他救了个姑娘。姑娘长的非常漂亮,却同他一样,父母没了,寄住的叔婶不容,非打即骂,还要将她卖到青楼换钱,她一狠心,就跑了出来。寒夜路远,难以坚持,她昏倒在路边,被毛三救了。

    两个人有共同经历,难免互相怜惜,这姑娘手脚麻利,干活从来不喊累,毛三也就是起初帮扶,后来她凭自己也能将日子过的不错,就是因为太漂亮偶尔有些小烦恼,毛三便做护花使者,替她赶走坏人。

    住的近,来往频繁,又是真心相对,两个人不日久生情也难,第二年,他们成亲了。虽然手里钱不太多,婚礼有些有寒酸,但他们很开心,认为只要两人齐心,一定能过好日子。

    如此恩爱了一年,虽然手里存银仍然不比别人丰厚,但两人情投意合,非常美满。

    毛三妻子的相貌,真真不像普通农户能长出来的,体纤肤白,螓首蛾眉,粉面桃腮,眸含水波,笑颜倾城,别说他们那个村子,就是到了府城,也少有见到这样的美人。

    这姑娘也总自嘲,要不说亲戚要把她卖入青楼呢,因为光凭相貌,老鸨就给出了他们难以想象的高价。

    可惜姑娘长的好,是要被觊觎的。

    平时恶意窥探毛三都能挡,但他要上工,家里没旁人,妻子总有单身一个人的时候,有天去河边洗衣,被路过的贵公子强|暴了。

    毛三气的立刻找了过去,贵公子虽是路过,也是有钱有权有身份的人,不认为上个村妇是什么事,他还觉得自己委屈呢,他这千金贵体,便宜这野妇了。他本来想给点银子了事,可谁想毛三一过来就骂人,还有动手意思,贵公子一下就不干了,让人把毛三打了一顿。

    平民百姓与钱权在手的人不能斗,因为斗不赢,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好听的事。毛三妻子苦苦相求,毛三这才算了。

    毛三妻子因此事闷闷不乐,屡有死意,但毛三早已困苦生活磨的没了脾气,虽也介意,还是说:他受伤,妻子遇到这些事,都没有关系,只要以后好好的就行。

    两人做了很多努力,试图让日子回到正轨。然日子不尽如人意,毛三妻子三年不孕,心里很有压力,毛三也很久没个笑模样,总在想这是不是因为上次之事。可妻子没有错,他也只是倒霉……

    等终于有好消息时,夫妻俩都乐疯了。待孩子生下来,满了周岁,毛三特意取了钱,请了假,带妻子孩子去成都府玩。

    这一玩,又出了事。

    毛三去看打铁工具,让妻子抱着孩子原地等,只一个错眼,妻子就消失了。

    他疯狂寻找,上苍垂怜,让他碰对了地方。

    原来他的妻子又遇到了当年强|暴她的那个贵公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贵公子怀念那时滋味,把她掳到了酒楼——贵公子这日在酒楼举宴,招呼朋友们玩。

    一堆人喝多了酒,玩高兴了,也不知道谁起的头,把毛三妻子给轮|奸了。

    毛三妻子中途就死了,这群公子哥觉得败兴,非常不满意,竟把将将满一岁的婴孩给摔死了!

    见到死去的妻儿尸体,毛三双眼几乎滴出血来!他拼着被众人打死,硬生生从血路里爬出来,敲响了府衙外的鸣冤鼓。

    一番血泪陈诉,人证物证确凿,终于把凶手送进了监牢。

    可就在毛三收敛妻子儿子尸骨,还没走出府城时,那群贵公子,那群杀人犯,竟然大摇大摆的从牢里走出来了!

    走到他身边把他围起来奚落,暴打,还大笑着说:我们又打你了,你去告官啊,告啊!不过是个下三滥的打铁匠,爷杀几个算得什么事?你是能把爷送进牢里,可爷有钱,随时能出来,哈哈哈哈!

    之后这些人像是与毛三杠上了,把他上工的打铁铺子砸了,把他师傅也打伤了,还放出话去,说毛三以后在哪家上工,他们就砸哪家铺子!

    这些过往极其悲伤,可毛三说起来像在讲述别人的事,表情一点也没变,他只是直直的看着卫捕头眼睛,“你说,钱能交易人命么?偌大成都府,一个小小仵作,就能支配府衙刑狱,只要给钱,不管什么样的杀人犯,他们都能放……官府藏污纳垢,难道不需要清理门户么?”

    “你们不干,我替你们干了,你们为什么不愿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