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3章 表白

第173章 表白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自觉对情爱一事不甚了解,立刻板正身体严肃面容听沈万沙说话,态度非常端正。

    沈万沙也不含糊,简直超常发挥从小到大的所有智慧,脑子迅速转动,目光闪耀如星,“所有情爱故事,都是追逐游戏。书生喜欢上小姐,费尽心血做诗,呆头呆脑送花,放弃斯文爬墙头,用尽一切方法,经历困境数次,小姐才从爱搭不理,到给个笑脸,再到害羞的接受。情爱必须有过程,而没这个过程,会怎么样呢?”

    “书生突然接到小姐表白,小姐如果写一封浓情蜜意的情诗,书生会觉得她不庄重;小姐羞羞答答递个定情信物,书生不敢接;小姐要敢直接拽住书生说老娘喜欢你,书生怕是要吓跑,还想谈情说爱?没门!”

    “可话本毕竟是话本,成两姓之好,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好多人成亲没见过对方的。”古代对女子束缚极高,这样的例子在现代还像话,古代么……并不能说服卢栎,“而且,我是男人。”

    “不不,”沈万沙摇头,“我的重点是,过程很重要。那些没有过程的,就算依靠家族势力,造成了成亲的结果,得到的也不一定是想要的结局。我亲身见证过几桩,小姐看上了某人,求着父兄使力成了亲,这个人起初很感恩,对小姐很好,可随着慢慢往上爬,他站的高了,看的远了,小姐对他就没那么重要了。”

    “他开始一房一房往屋里纳妾。他认为纳妾只为延续血脉,开枝散叶。可小姐从始至终深深喜欢着他,会认为这种行为是背叛,就算不是背叛,也会伤心,难免会做出一些让丈夫不喜的事,然后本来就不深的情感一点点消磨,最终结果并不好。男人就是这样,轻易得到的,当时会觉得激动感恩,可时间长了,他发现努力对他好,一心一意喜爱他的人太多,起初这个,就变得可有可无了。有良心一点,会维护外人前的面子情,继续一边伤着女人心一边过日子,没良心的,呵呵,升官发财死老婆,大家都懂。”

    沈万沙眼神恐吓,“我是怕吓到你,没举太血腥的例子,你要愿意,我详说几桩给你听?”

    卢栎抬起手制止,“不用。”这样的故事哪里都有,他不是没看到过,可他仍然疑惑,“真是谁先爱上谁就输了?”

    “当然!”沈万沙猛拍桌子,气贯山河,“先爱上的那个,会心甘情愿为喜欢的人付出,做任何能做到的事,不能做到的制造条件也要做到,还要默默无闻不让人知道,把喜欢的人推向成功。可被喜欢的人不知道这些付出,也不理解,不可能珍惜!所以千万不能先表白!”

    他这一拍桌子,动作非常大。他怀里抱着小狗大白,大白本来就人来疯,察觉到气氛激动立时跟着汪汪叫。

    卢栎被他们吼的头疼,他感觉小伙伴的证据好像不是太强,可气势这么厉害……大概是有道理的?遂认真询问,“那你说怎么做?”

    “当然是要钓鱼啊!”

    沈万沙把大白塞进卢栎怀里,“过程,过程,必须有过程!你看上赵大哥,最该做的不是立刻表白,冲过去说‘爷看上你了,你怎么看’,而是做些事情让他也看上你,两情相悦,你侬我侬,到时候就没有‘他怎么看’的问题了,一切水到渠成,明白么?”

    沈万沙舞动着拳头,神情激动,眼神坚定,“你得钓他,用各种招式,美人计,苦肉计,连环计,利用各种环境特点营造气氛,三十六计随你使,你让他见识到你的美,你的好,看上你,然后……不理他!”

    看小伙伴几乎抛却往日形象,再差一点就能达成‘口沫横飞’成就,卢栎半张着嘴,惊讶又艰难的问,“他喜欢上我,我的目的不就达到了,为什么还要不理?”

    “你怎么还不懂,欲擒故纵啊!”沈万沙痛心疾首,“情爱之所以感动,之所以伟大,是因为刻骨铭心!只要能刻骨铭心,这条路就会长长久久,你不离,我便不弃,恩爱白首,而怎么样才能刻骨铭心呢?一个字,虐啊!”

    “小栎子你得虐赵大哥,三百六十式花样大虐,打一大棒给一颗糖吃,打一大棒给一颗糖吃,最好这棒子打的一下比一下重,这样他才能记住啊!经历千艰万险赢得你的心,他怎么会舍得放手?就算天塌地陷,他也不会放开你的!”

    沈万沙游说十足十真心,额上青筋都冒了出来,可卢栎觉得,小伙伴面部表情很有些狰狞……如果不是一路结伴行走,他一定会怀疑沈万沙与赵杼有仇,要想尽方法弄死他。

    他接受小伙伴对他的好意,可小伙伴看样子也没谈过恋爱,建议不一定对……

    卢栎认真想了想,还是摇头,“情爱之事每人不同,有普通人淡淡如水,也有特殊的轰轰烈烈,人生给予我们每个人的道路不同,若我的爱情是平淡温暖的,我感谢上苍,若它注定经历坎坷波折,我也愿意拿出所有勇气与决心面对,可是……为了取得心上人的感情并加重这份感情,就用尽心机做那么事……我不喜欢。”

    “我还是觉得,如果喜欢,就坦然说出来,若对方有意,便是人生中最美好的礼物;若对方无可无不可,尚有争取的机会;若对方直接说明反感,不喜欢,就应该放弃。喜欢一个人,不是给他带去烦恼的。”

    “错了错了大大的错了!”沈万沙痛心小伙伴不知悔改,拍桌子拍的手都红了,板着小脸,“我问你,你想表白,目的是什么?是想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目的……只是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卢栎眉眼微垂,睫毛颤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下了决定,可是对着小伙伴剖白这样的话,他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若他能接受,自是最好。”

    “你看,你想得到的,也是一份两情相悦,既然想要的结果明显,为什么不做些努力,把这个机率制造的大一些!”沈万沙目光闪动,声音放轻下来,循循善诱,“杀猪的喜欢上辣妹子,尚要献殷勤,屡次被揍又屡次继续献殷勤,没皮没脸,妹子最后才会举着鞭子抽着他两人一起滚高粱地,什么都没付出,就轻易说爱,是不是有点……不郑重?”

    这个……倒有点。

    爱情是神圣的,是值得用最隆重的心态去面对的。

    可是……“滚高粱地是怎么回事?”卢栎看着沈万沙,眼睛里全是‘小伙伴这么有气质怎么会知道这种事’的惊讶。

    沈万沙悲伤捂脸,“少爷也有年少无知好奇心特别强的时候……”

    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明白我的话了么?”

    卢栎点头,非常明白。小伙伴的游说关键是两点,一个是不要表白,一个要是虐赵杼。

    “那你打消念头了么?”

    卢栎摇摇头,虽然好像有些对不起小伙伴的心意,但是——“我同意你说的不够郑重,我会考虑告白的环境方式,不会鲁莽行动。”

    沈万沙无力的瘫坐在椅子上,一脸‘少爷说了那么半竟然是对牛弹琴’的生无可恋。

    窗外树叶沙沙做响,如初春雨巷的寂寥,就好似现在少爷的心。

    卢栎觉得有些抱歉,“……我并非不同意你的爱情观,我欣赏聪明的,勇敢的人,但我自己可能……做不到。”

    沈万沙小脸鼓起,默默地看了卢栎一眼,目光落在卢栎腰带上的银丝时,猛然一抖。

    是了,他自己不能说服小栎子,不是可以找帮手吗?他可是知道,有人特别嘴贱,特别会谈情说爱啊!

    眼珠子转了两转,双眸再次升起希望之光,沈万沙腾的站了起来,拎着袍角就往外跑,边跑边威胁卢栎,“我马上回来,你不准走哦千万不准走哦,不然朋友没的做!”

    卢栎看了看外面天色,点头答应了。时间还早,赵杼估计还有好半天才回来,他不着急。

    手指有些湿润,他低下头,发现大白正在舔他。大白见主人看过来,撒娇似的‘呜呜’叫,拱他的手。见主人不生气,还站起来前爪搭在卢栎肩上舔他的脸。

    卢栎被舔的很痒,笑着揉大白下巴,“大白别闹……”

    大白被揉的舒服,高高扬着下巴任主人抚摸。

    一人一狗很是和谐。

    卢栎长长呼了口气,紧张的心情稍稍回缓一点。做下这个决定,他其实并不轻松,很有些忐忑,想找小伙伴鼓励,没想到见过小伙伴,心情更紧张了。

    沈万沙估计也是关心则乱,被他的突出其来吓坏了。

    很快,沈万沙拽着赫连羽过来了。

    他把赫连羽按在桌子上,破天荒第一次给赫连羽倒了茶,“摘星,你来同他讲,是不是不应该轻易与赵大哥告白!”

    卢栎看看沈万沙,又看看被拉来做说客的赫连羽,莫名想笑。

    赫连羽长着一双桃花眼,明润多情,看起来好像的确对情爱一事非常懂。

    他温柔地看了眼沈万沙,在后者期待又威胁的视线里,对卢栎说了第一句话,“你心里,是不是很忐忑?”

    卢栎怔了一怔,默然点头。

    沈万沙傻眼了,为什么忐忑?难道是被他吓的?

    “心内承认一份感情,并不是很容易。而将这份感情坦诚,让自己处于一个被宣判的位置,等着高高在上那人的答案,需要更大的勇气。”赫连羽声音很轻,却如醍醐灌顶。

    沈万沙立刻明白了,他努力的方向错了!他就应该加重这种忐忑,吓的小栎子不敢去表白就对了!

    果然是情场老手,太犀利了!

    他双眼放光的看着赫连羽。

    “少爷说,情爱里面,谁先付出感情谁输,有时候只是心理压力。”赫连羽三根手指拎着茶杯,神情有些慵懒,“谁先表白,谁就先放下身段,让自己匍匐于地,而回答的那个人,便拥有了巨大的心理优势,以及难以言说的满足和骄傲。”

    “这种对比,在之后的感情路上可能会持续,先表白的那个人可能会付出更多包容和忍耐,而回答的一方拥有比较多的任性的权利。”

    沈万沙拳捶掌心,“对,就是这样!”他赞赏的看着赫连羽:说的好,继续!今天必须把小栎子给少爷拿下!

    卢栎很想反驳赫连羽,可他发现,在很大一部分爱情表现里,的确是这样。

    赫连羽听着窗外的风声,突然眼睛微眯,唇角微挑,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

    看看满脸期待的沈万沙,再看着略带思考的卢栎,赫连羽继续说,“少爷说情爱需要刻骨铭心,是对的,相处很重要,感情需要经营,否则肯定会变淡变浅,因命运苦难造成的波折令人痛心,因生活无聊玩的各种情|趣却令人沉迷,回味。所以,三十六计,是需要的。”

    沈万沙立刻挺直腰板,骄傲摆姿势:少爷说的永远是对的!

    “但是男人很有征服欲,看中一样东西,或者一个人时,会有很强掌控欲|望,想让这样东西,或者这个人,变成自己的,这是共性。你,我,大家都一样。”赫连羽听着四下声音,“又不是姑娘,喜欢了就说,羞羞臊臊扭扭捏捏磨磨唧唧,一点也不像个爷们。”

    他这句话音调上扬,像在调侃,神情里带出了一点点嘲笑鄙夷的意思。

    沈万沙满意的笑容突然僵住,之后立刻拍桌子,指着赫连羽鼻子,“我不是让你来鼓励小栎子表白的!”是阻止啊阻止啊,这厮脑子让狗吃了么!

    赫连羽眼角扫了眼门口的方向,笑眯眯说,“一个男人明明动了心,却不上前对心上人表白,反而使一些手段,迫使心上人表白,好让自己在这段情爱关系里处于高处……很有点不要脸呢。”

    卢栎先是一愣,后又反应过来,赫连羽不会对他这么说话,那么他说的……是谁?

    他一时不明白,却并不耽误回话,“你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这么风流,没被人打过么?

    “当然。”赫连羽眨眨眼,“我是一个光明磊落的,男人。”他在‘男人’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像要证明他的确是个铁血真汉子一样,赫连羽突然扭头对着沈万沙,“小沙,我心悦你。”然后手抬起沈万沙下巴,凑过去在他唇上亲了一口。

    风拂发扬,两个相貌俊美的人亲吻,画面很是美好。

    卢栎忍不住睁大了眼。

    沈万沙先是皱眉,小沙是什么鬼!谁允许这厮叫的这么亲切的!

    然后脑子里疯了似滚这句话:摘星在做什么,少爷眼睛要瞎了!

    他立刻推开赫连羽,嫌恶的用袖子抹嘴,然后愤怒的打了赫连羽一个耳光。

    非常响亮。

    不但不听少爷话,还鼓励小栎子行事,甚至拿自己做幌子示范,简直不可原谅!

    赫边羽顶着半边通红的脸,仍然笑的风流恣意,“你看,就算得到了这样的答案,我仍然开心。”

    卢栎被震住了,他从没想过赫连羽会这么大胆,也没想过少爷会这么暴力,可面前一幕太震撼!

    爱,就是要大声说出来!

    可是赫连羽表现这么奇怪,好像话有相关,并不是给他一个人看的……他下意识往门边看。

    赵杼正黑脸站在门口,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既然被发现了,赵杼索性重重走过来,眯着眼阴阴瞪向赫连羽,“你很爷们?”

    赫连羽指了指自己红了的半边脸,笑眯眯话都没说,意思很明显。

    赵杼指节握的‘咔吧咔吧’响。

    卢栎瞬间福灵心至,想到一个可能。

    赵杼一路相随……虽然常板着脸,但愿意与他亲密接触,对别人就很嫌弃……向他表明性向……吵架离家出走,还是忍不住回来……说不喜欢他时脸色僵硬……那夜里无缘无故担心,突出其来强势又霸道的吻……

    这这这这……该不会赵杼喜欢他吧!

    卢栎难以置信的捂了嘴。

    沈万沙见现在情势大变,明显坑不了平王,可坑不了平王,也不能让这人占便宜!他眼珠子一转,立刻大声说,“小栎子,赵大哥喜欢你很久了!”

    赵杼身体一僵。

    头一顿一顿的扭过来,瞪着沈万沙,目露凶光,杀气浓烈。

    沈万沙今天坐在墙角,位置很不利,不好抱大腿,只好使劲贴着墙缩,一边缩一边看着卢栎,弱弱地喊,“小栎子救命……”

    卢栎放下大白,慢慢站起来,“赵杼,你喜欢我?”

    赵杼这一辈子从来没这么窘迫过。

    暗卫们传信,说卢栎好像想对他表白,他立刻飞身回来,脸上止不住笑,他期待这一天很久了!以前只是猜想,不敢确定,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临,他几乎高兴疯了!

    他用了最快速度赶回来,暗卫们报告说沈万沙试图阻止卢栎,但卢栎很坚定,他心里忍不住骄傲,那是,他的王妃岂会是一般人!

    谁知赶到房间外,就听到赫连羽的话,见识了赫连羽的动作。

    正气的不行,发现卢栎已经明白了一切……他就是赫连羽嘴里那种不爷们的男人!

    赵杼不是第一次做坏事,也不是第一次被拆穿,他在战场上玩心计,无中生有坐山观虎头,黑吃黑,三十六计都被他玩遍了,发现被骗的异族哪一次不想吃他的肉喝他的血?他从没怕过!

    可是现在,他非常忐忑,非常紧张,甚至破天荒第一次口吃,“那个……卢……卢栎……你镇定点……别生气……”如果卢栎因此讨厌他,甚至不再喜欢他怎么办!

    卢栎面容严肃,定定看着赵杼,“我问你,是不是喜欢我?”

    他眼神平静,一点也不吓人,赵杼却忍不住哆嗦一下,“……是。”

    卢栎又问,“很久以前就喜欢我?”

    “……是!”赵杼咬牙,往前一步,“我……那个……的确有些心思,你若不高兴……可打我骂我。”就是千万别跑啊!!

    卢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赵杼,紧张,不安,神情甚至透着些害怕。

    在他的记忆里,赵杼是霸道的,狂妄的,冷漠的,最常出现的表情就是不屑。他有些自恋,总是喜欢秀好身材,好身手。他心很正,嫉恶如仇。他性子别扭,摆着冷酷的脸,做着对这个世界温暖的事。

    他,喜欢自己。

    卢栎笑了。

    他突然冲着赵杼跑过去,用力一跳——

    赵杼下意识接住,抱了个满怀,神情有些懵,“你……”

    “我喜欢的人正好也喜欢我,我很高兴。”卢栎双手捧着赵杼的脸,眼睛笑成月牙儿,凑到赵杼唇上‘啾’了一下。

    巨大的惊喜把赵杼淹没,他什么都来不及想,立刻大手扣住卢栎后脑,又来了一个火辣辣的吻。

    “呀——”沈万沙尖叫,两手捂住眼睛,指缝开的大大的。他从来不知道,小伙伴竟然这么厉害!竟敢没羞没臊大庭广众下与人亲起来啊!

    卢栎拧着赵杼耳朵把他扯开,耳根有些红,咬牙切齿道,“这还有人呢!”不能太过分!

    赵杼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连个眼光都没给围观者,抱着卢栎大踏步往外走。

    卢栎看赵杼上楼,觉得这路不对,楼上好像是卧房,“你要做什么?”

    既然确定心意了,当然是……赵杼露出一口白牙,“睡你。”

    ……

    上京,西郊雅园。

    一个黑胖子正在听文长宇的回报,听到于天易死了,很满意,可派去的一组刺客全死了,他很不满意。

    文长宇知道主子担心什么,立刻躬身道,“主子放心,那些都是死士,必不会泄露咱们消息。”

    黑胖子眉头皱起,目光凶戾,“可有这样结果,必是被人发现了什么。你之前说,这次也有那个姓卢的仵作参与?”

    “是。”

    “哪哪都有他……”黑胖子眯眼,“此人怕是不能留了。”

    “属下马上去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