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4章 不行

第174章 不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紧紧抱着卢栎,一步跨三个楼梯阶,风一样走到房间外,大长腿一抬,踹开房门,走进去,再用脚后跟把门关上……

    ‘砰’的一声,发出巨大声响。

    卢栎有点懵。事实上打赵杼说出‘睡你’两个字后,他就有点回不过神。睡……的意思,只是单纯的一起睡觉吧?

    赵杼把他搂的死紧,他耳朵被迫贴在赵杼胸前,听到赵杼猛烈的心跳声,一下连一下,迅速又有力。许是赵杼走的太快,他耳边一直传来呼呼的风声,散乱的发丝飞到面前,搔的鼻子痒痒,视线也有些朦胧。

    他看到赵杼一头的汗。

    晶莹的汗水从他宽阔的额角一路往下,滚到下巴,折射着耀目阳光……

    剑眉墨眸,薄唇微抿,富有侵略性的男性气息……这个人一直都很帅。

    卢栎很满意,他喜欢的应该是不个错的人。

    直到被放到床上,赵杼身体压下来时,他才反应过来这人想做什么。

    因为赵杼已经把外袍全脱了,露出整个精壮的上半身!

    宽肩劲腰,胸肌健硕,腹肌发达,皮肤紧致富有光泽,内里涌动的血脉似要跳出来……力与美的完美结合,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美好身材……他几乎每天早上都会看到!

    到底是什么时候脱的!!

    而且那时是练功,现在肯定不是——手放在他的腰带上是要做什么,意图很明显!

    卢栎一口血差点喷出来,虽然成功表明心意了,可也不能这么直接吧!大白天啊!

    他立刻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腰带。

    赵杼很不满。他都已经脱掉一半,再下来就是裤子了,这还是体贴媳妇害羞自己先来的,可是媳妇还是不愿意……为什么?

    莫非想先验货?

    赵杼目光一闪,给了卢栎一个类似‘媳妇你等等’这样颇为意味深长的眼神,然后骄傲自信的,不假思索的解开腰带,他脱裤子了!

    连亵裤一起脱了!

    某个蓬大的,指剑高昂的器官立刻出现在眼前,雄纠纠气昂昂,满是战意!

    “啊——”卢栎觉得自己的眼要瞎了,赵杼这是要耍流氓啊!

    见媳妇再次‘害羞’,赵杼更加自信的欺上来,拉着卢栎的手往下探——“喜欢吗?”

    喜欢你妹!卢栎反手给了赵杼一爪子。

    他才不想摸那个东西啊啊啊啊!

    这一爪子拍的太激动没留神,赵杼也因情绪亢奋没有预料,生生被打在鼻子上,留下三道红痕,看样子特别像猫挠的。

    好像要出血……卢栎有些心虚,怔怔的没敢动。

    赵杼倒不是疼,他受伤次数多了去了,这点还真不叫回事,就像没感觉到似的。既然媳妇还是‘害羞’,那就亲个嘴吧,亲亲没准就不臊了……赵杼头低下去——

    被一根手指挡住了。

    卢栎眼瞳黑白分明,清澈的就像此刻天色,透明干净,一望无底。很动人,很纯真,可就是……没有一点欲|望。

    赵杼隐隐明白了,修长双眸内黑云翻滚,似蕴着浓浓怒气。

    “那个……”卢栎闭眼深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吐出两个字,“不行。”

    “为什么不行?”赵杼微眯了眼,几个字好像从牙缝里挤出。不是互相喜欢么,为什么不行!他压低身体,紧紧贴着卢栎,明显感觉到了卢栎某种变化,恶意蹭了蹭,“你不也想?”

    卢栎脸刷的红了,“我承认,男人是用下半身说话的动物,但是……真的不行。”

    赵杼并不想听拒绝的话,继续蹭着卢栎,心想火上够了就行了。

    不想卢栎揪着他的耳朵迫他往后退!

    他这下真生气了,“我硬了!今天不行也得行!”

    卢栎比他还生气,“硬了就憋着!我说不行就不行!”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赵杼气的呼呼真喘粗气,眼神凶的吓人。卢栎叹口气,仰头亲了亲他的脸,“以后还长,这事咱们以后再做,好不好?”

    赵杼不松口。

    卢栎眼角微垂,脸微微鼓着,嘴角也略略往下撇,“那我现在不愿意,你要强迫我么?”

    赵杼看着故意扮可怜的卢栎,心尖一酥,心说这辈子真栽了。媳妇再无理取闹,他还是舍不得伤他哪怕一根手指头……

    他愤愤低头,吻咬着卢栎的唇,“那你什么时候愿意?老子什么时候才能睡你!”

    他的亲吻粗鲁又猛烈,霸道又急切,还带了些欲求不满的惩罚,似要把身下人吞吃入腹一般。卢栎被他啃的嘴唇生疼,舌尖发麻,可也没办法,不能做那种事,好歹这个稍微满足一下……

    当亲吻刺激下,赵杼忍不住小幅度耸动,再次扒他的衣服时,卢栎偏开头,大口呼吸,“我有婚约。”

    赵杼顿了一下。

    卢栎咬着唇,闭眸长长叹了口气,“我与人有婚约。虽然那人从未出现过,但在婚约绑定下,我们不能……不能……这样。”赵杼是个好人,他喜欢赵杼,不能让赵杼名声不好,被迫成为第三者。他希望他们的关系是自自由由的,干干净净的。

    “我想正大光明走在你身边,也想你没有任何负担的喜欢我。”

    在现代,这种情况好像不是太大问题,毕竟没有正式仪式,领证结婚。但在古代,婚约非常郑重,定下婚书,就算是绑定了两个人,很多时候根本不可能退亲……

    卢栎非常不喜欢小三这两个字,赵杼这样好的人,不能有一点被冠上这两个字的可能性。

    这也是他明白了自己心意,却仍仍不肯下决定的重要原因。今天真的表明了心意,他有些懊悔,觉得不应该这么草率。喜欢的人,值得最好的对待,他应该先处理了与平王婚约,再来与赵杼表白。他应该保护心上人,不让心上人受一点伤。

    可感情压在心底,天天看着赵杼在面前,他又实在压抑不住……

    他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但是事情到了现在,只有继续走下去。他双手托住赵杼的头,认真看着他的眼睛,“这件事我会解决,我会保护你,你不要插手。解决之后,我们就可以……好好过日子了。”

    赵杼愣愣看着卢栎,一点也没想到,他竟是败在自己身上!

    卢栎不想被他睡,是因为道德观作缚,因为有个未婚夫!

    赵杼很想说,不用担心,你的未婚夫就是我,我就是平王赵杼。可他下意识觉得,这句话说出来……恐怕不会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卢栎不可能一脸惊喜,哇原来你是我未婚夫原来你是平王,一切没问题啦我们来睡吧!

    看着卢栎认真的模样,理解到他想要保护他的心情,赵杼心尖一疼,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把他拥在怀里。

    他不需要别人保护。

    小时候那么苦都能自己一个人熬过来,走到现在,再没有任何难得倒他的事,更别说是这种小小的名声问题。可卢栎的心意,让他很感动,连这样的小事,卢栎都不愿意他吃亏……

    多少年没遇到过了……大多数人走到他面关,与他交好,都是想从他身上得到实际利益,只有卢栎,图的是他这个人……

    赵杼从未觉得‘平王’这名头是压力。就算被外族骂,被大夏子民误解,被御史们参功高震主,他也不觉得是压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他用自己双手挣得的位置,他骄傲,自豪,认为自己配得上。

    与卢栎相遇之初,始于误会,他并不介意身份暴露,甚至希望身份暴露,他还曾自己说起过,可就是那么巧合,误会丛生,这件事一直瞒到了现在。

    半年多来,他心境数番变化,如今终于拥人在怀,这件事……却不敢说了。

    他开不了口。

    如果卢栎质问他,这么长时间为什么都不说,他要怎么答?因为想逗你玩?卢栎一定会生气。

    以前不觉得,现在已明白,一份感情在心中份量能有多重,他害怕……害怕失去卢栎。

    卢栎刚刚表示喜欢他,感情还不是很深,如果一气之下离开,再也不喜欢他了怎么办?

    时间……赵杼深深叹气……他需要时间……只要再一点点……

    卢栎感觉到身上人欲|火退去,渐渐松了口气,“你要不要……把衣服穿上?”

    赵杼黑着脸起身,瞪了卢栎一眼。他都脱完了,卢栎还整整齐齐的,这场面若要给外人看到,实在太丢人!

    卢栎眼神飘开,不好意思的笑笑,“那个……来日方长。”

    正好这时楼下传来沈万沙的声音,“小栎子……你可千万多想想啊……别让人占了便宜!”

    他声音有些瓮,像被人捂了嘴,可仍然喊的这么执着,看得出来他有多牵挂小伙伴的贞操。

    赵杼脸又黑了一层。

    见他已经穿好裤子,披上衣服了,卢栎下床,亲手替他整理衣服,“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看着灵巧白皙的手在身前滑动,赵杼忍不住喉头滑动,“……不好。”

    卢栎双手环住赵杼的腰,从背后顺开腰带,缓缓顺到小腹,睨了他一眼,“怎么这么小气。”

    媳妇主动投怀送抱搂自己的腰,清新气息萦绕鼻间,再来一个含嗔带怨的眼神……赵杼有些受不了,觉得鼻子有些痒。

    赵杼仍然不松口,卢栎却不耐烦了,甩下系了一半的腰带,“你自己系吧。”转身开门走了……

    赵杼瞪着‘啪’一声关上的房门,觉得媳妇小脾气有点厉害,必须得治!

    他一边黑着脸给自己系腰带,一边想着治媳妇的一百零八式,末了竟笑出声来……

    系个腰带不需要多长时间,所以赵杼几乎是与卢栎前后脚下楼的。

    沈万沙赫连羽看到脸红扑扑的卢栎,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见赵杼顶着三道抓痕一脸荡漾的走了过来。

    虽然穿的还是刚刚那一身衣服,但明显有些凌乱,腰带还系的那么诡异……脱过衣服了。

    赵杼之前抱着卢栎上楼的动作那么急切,难免不让人想歪,现在他又这样子出来……

    沈万沙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平王你竟然……竟然这么快么!

    赫连羽也是满脸同情的看着卢栎:真是可怜……将来的日子可怎生是好?

    赵杼起初还不明白,明白过来后直接拍烂一张桌子,“瞎想什么呢!没有的事!”

    沈万沙与赫连羽对视一眼,长长‘哦’了一声,齐齐看向赵杼胯|下。原来竟连硬都硬不起来,办不了事,是个不能用的银样蜡枪头啊!

    二人看向卢栎的目光更加悲悯了。

    赵杼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撸袖子就准备拽赫连羽出去干一架。

    卢栎拦住他,笑意从容的指了指外面天色,“外面好像没那么热了,不如退房早点上路?”

    这个倒是正经事。

    大家一哄两散,立刻分头行事,准备出发。

    马车上,卢栎给了赵杼一个‘你不用管’的眼色,严肃认真的请求沈万沙帮忙,帮他打听平王的消息。

    “你知道,我与平王有婚约,按说我与赵杼生情这事不对,可平王这么多年一直没出现,我想他大概也不希望这桩亲事能成的。我必须与他退婚,可若要退婚,起码得知道他人在哪里。”

    沈万沙听表情很是惊悚,平王不就在你身边么!!

    卢栎眉心微皱,“我知道平王势大,若他不愿,此事必凶险万分,遂我只请你帮我打听平王下落,之后的事……我自己做,你也不能插手,能答应我吗?”

    沈万沙视线在赵杼和卢栎之间游移,看着赵杼越来越黑的脸,他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我想我可能还有必要去一趟上京,平王府……”卢栎想了一会儿,发现沈万沙还没有回答,不由提高音量,“少爷,能答应我吗?”

    沈万沙下意识看向赵杼,赵杼修长双眸眯起,视线威胁。

    迫于压力,他只得连连点头,“嗯嗯,我答应你!”

    “谢啦!”卢栎拍拍沈万沙肩膀,笑容轻松,“我身边只有你这个好朋友,只能求你,你若不答应,我都不知道怎么办好。”

    沈万沙心虚的垂下头,心中祈祷日后卢栎知道真相后一定不要怪他……他是被逼的……

    途中遇到清澈小溪,卢栎和沈万沙下车去洗脸,想要凉快凉快,赵杼与赫连羽靠在车壁远远看着他们。

    “真的还要玩?”赫连羽提醒赵杼,“小心玩火*。”

    谎言越是持续,爆发出来的力量越强大。赵杼岂会不知这个道理?可惜时不与我。他凉凉挑眉,语音冷硬,“不关你的事。”

    “……好吧,你懂得分寸就好。”

    赵杼看着阳光下卢栎灿烂笑颜,心里温暖。他只想再等一等,等卢栎对他的感情再深一点,等一个最好的机会,可以让卢栎气消的快一点。

    当初沈万沙瞒着卢栎,事情发出来卢栎也只是几天不理沈万沙而已,只要机会好,他或许不用等那么多天……

    赵杼已经想好了,若卢栎再问沈万沙,就让沈万沙告诉他平王现在正忙,一时无法回来。

    ……

    京兆到西京的路全是平直的官道,非常好走,四人中午避暑气休息,有雨避雨,又都是不差钱的主,这路行起来气氛很好。

    只是赵杼与卢栎将将定情,总会有各种占便宜的举动,被卢栎阻止也就罢了,沈万沙这个担心小伙伴吃亏的也时常凑热闹,一路进到西京城,赵杼竟连嘴都没亲到过一次!

    简直不能再气人!

    进西京城这天,赵杼从头到尾黑脸。

    因为身份被沈万沙知道,就没什么好瞒的,衣食住行能舒服点就舒服点,赵杼身为平王,名下的产业还是很多的,在西京就有一处极不错的园子,正好拿来给大家住。

    但是身份瞒着卢栎,这名头……也只能放到沈万沙身上。

    卢栎一路以来见识过不少土豪沈少爷的享受姿势,对于小伙伴突然说这里借了个园子一点也不怀疑,在看看到园子精致的布景后,更是连连夸奖小伙伴。

    没办法,他太喜欢这里了!

    沈万沙在赵杼无数个暗箭眼神内享受了这份心虚的夸奖,心里感觉么……酸爽的难以形容。

    他最不爱干揽别人功的事,可这个人变成平王,面对的又是最喜欢的朋友,他竟然非常愿意!

    哈哈哈哈太爽了!

    分好房间,把景致最好最舒服的那间安排给卢栎,回到正厅时大大的圆桌上已经摆满菜品,摆盘精致,颜色动人,香味缭绕。

    卢栎忍不住抱住沈万沙揉他的头,“少爷真是太贴心了!太可爱了!我要跟你做一辈子朋友!”

    毫无意外的,沈万沙又看到了赵杼夹杂着怒火,嫉妒,羡慕等等非常复杂的目光。

    沈万沙骄傲的抬起小下巴,摸摸卢栎的头,“少爷会一辈子对你哒!跟少爷一块过日子吧!”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赫连羽赶紧在赵杼暴走之前拉开沈万沙,“大家都饿了,先吃饭吧。”

    反正已经气着了赵杼,沈万沙乖乖应了,“嗯嗯!”他眉眼弯弯找位置坐下,拍着身边的椅子,“小栎子坐这里!”

    卢栎笑笑,拉着赵杼的手,从善如流的坐了过去。

    赵杼这才有了个笑模样。

    ……

    卢栎此行西京,是有目的的,遂休整一番,第二日清晨,他很早就起来了,准备去打听打听柏夫人提醒他的事。

    柏夫人说与兰馨只是偶遇,停留的时间短,知道的事情有限,让他到了西京自行再确定一遍。

    母亲这个朋友性格怪异,虽然答应了见他,可能从她嘴里听到多少东西却不一定。准备做的多些,到时也多些把握。

    沈万沙自然要跟着,照他的话讲,少爷有钱,有钱就能请到帮手,想找什很方便。

    他们俩出门,赵杼和赫连羽不可能不跟,于是场面继续变成四人游。

    人多力量大,再者兰馨夫家并非无名,问起来很方便。

    兰馨姓兰,名馨,与苗红笑是闺中友人,娘家在上京,门庭很高。兰馨是兰家嫡长女,不知为何,家里为她择婿时选了个寒门学子,身份很低。

    这个寒门学子却也是个出息的,得了岳家帮扶,自己也懂眼色会办事,时隔多年,已经是四品的提举常平使,管着西京这一路的常平、义仓、免役、市易、坊场、河渡、水利等事。

    提举常平使大人姓怀,名德水,官声良好,百姓称颂,无不良事迹。兰馨为他嫡妻,掌管后宅一切事务,听说嫁妆丰厚,行事也极有手腕,家里被她打理的有条不紊不说,嫁妆也几乎番了一番,很会赚银子。

    人们都说有本事的人脾气都不怎么好,不论男女,这兰馨也是个脾气差的。若不是嫁了好脾气的怀大人,家里一准鸡犬不宁。

    兰馨过门有喜,生了个女儿,取名怀书娟,不知道是不是胎里没养好,长大点发现是个聋子,女儿家耳聋,众人都道命运坎坷,不好嫁,这个姑娘果然十三岁上就死了,都没活到及笄。

    许是头胎伤了身子,兰馨之后一直没动静,足足六年后,才有了好消息。而在这六年里,怀家并非不着急,妾也纳了,避子汤也停了,可后院那么些女人,竟都没有好消息,生了也是女儿,直到兰馨这次怀|孕,生下嫡长子怀书玉。

    兰馨生嫡生子时大出血,大夫说再孕艰难,大概心有忧思,她抱了个庶女养在名下,取名怀欣。

    至六年前,兰馨再次开怀,生下儿子怀书才,此子月前将将过了五岁生辰。

    怀德水房里有四房妾氏,但这些妾非常低调,从不现于人前,大家关注的很少,唯一露出点动静的,是个姓施的妾氏。

    这个妾给怀德水生了两女一子,大女儿已经出阁,小女儿今年十四,尚未及笄,听说在找婆家,儿子将将三岁,比怀书才还小。

    外头并没太多施氏传言,好的不好的都没有,可兰氏治家极严,府里那么多妾氏都没有动静,就她露了个姓,应该是个厉害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