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6章 夜色

第176章 夜色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何止是给气受了,怀家简直欺人太甚!”沈万沙喊出这么一嗓子,见街上人都看过来……他瞪了四外一眼,憋了憋气,凑过来小声又迅速的把方才见怀夫人的事说了一遍。

    “要不看她是女人,少爷当时就得出手揍她!你听她说的那叫什么话,还上京大户人家出来的,我呸呸呸!”沈万沙心疼卢栎受气,诉说时难免添油加醋几分,连对怀家内宅的揣测,妾氏怎么被欺负,没准庶子女都活不下去的猜想都说了出来。

    卢栎拽了拽沈万沙袖子,“少爷慎言。”

    沈万沙回头看了看怀家门匾,努了努嘴,“谁叫那妇人……好嘛,我错了,后面一段是我自己瞎猜的,不知道怀家内宅到底怎样,但前边的十成十真,怀夫人明显故意挤兑你了!”

    卢栎当时也有些气的,柏夫人信中提过,这位怀夫人脾气不好,他以为只是单纯的脾气不好,没想到怀夫人对他好像有什么成见。不过她到底曾是此身生母友人,他并不想过多追究,走过长长一段路,他心情已然恢复。

    “没关系,少爷也别无需生气……”正微笑着安慰沈万沙,卢栎眼角扫到赵杼脸色发黑,眉梢微抖,修长双眸眯起,内里全是阴狠杀意。

    心中‘咯噔’一下,卢栎拽住赵杼袖子,“你想干什么?”

    赵杼‘呵呵’两声,眼珠子瞟向赵家门匾,“没什么,我瞧着这怀家门匾不太干净,怕有血光之灾。”

    “你想杀人?”卢栎瞳孔微缩,想到某个可能,看了看左右,咬着唇把赵杼拉到一边,压低声音,“你可不准胡闹!”

    一心一意为你好,你还不领情!

    赵杼薄唇微抿,心情很不美妙,大手一拍,手臂越过卢栎耳朵抵到墙上。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赵杼将卢栎禁锢在墙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嗯?”不管眼神语言还是姿势,都非常有侵略感。

    气息相缠,呼吸近在耳畔,卢栎抬起头,看到赵杼线条冷硬的下颌,紧抿的唇,看到他喉头微动,喉间一点红痕似血。

    莫名的,心跳开始加快,耳根发热,视线有些飘,他不由自主舔了舔唇,“你……”

    赵杼蹿起来的心火旺的不行,都准备手撕活人了,结果被卢栎这个表情毁的一干二净。

    媳妇又在勾引他!这是想要亲亲么!想要亲亲吧!

    赵杼随心所俗惯了,才不管什么光天化日众目睽睽,想亲就亲!

    他抬起卢栎下巴,低下头——

    下一刻,一只手抵在了胸膛上。

    卢栎红着脸撇开头,声音非常尴尬,“青天白日的,你想干什么!”

    这臭流氓疯了吗!理智和脑子一块喂狗了吗!

    赵杼真要疯了,收拾旁人不让,亲媳妇又不肯,到底要闹哪样!千言万语此刻汇成一句咬牙切齿愤怒到极点的话,“老子要睡你!”

    必须收拾,再不收拾这媳妇敢上天了!

    卢栎眯起了眼睛。

    赵杼视线从坚定凶狠,到犹豫和缓,再到顺从讨好,只用了几个呼吸的时间。

    卢栎淡定的把赵杼拍开,对‘睡’这个话题根本不答理,指着怀府门匾,“怀夫人是我娘朋友,她不愿意与我说,我去找愿意的人就是了,这件事你不用管。”

    “可是她——”

    “没有可是!”卢栎静静看着赵杼的眼睛,“你敢胡闹试试。”

    他担心赵杼冲动之下出事。赵杼很聪明,也很厉害,但怀家是官,他不想因为自己,让赵杼做下收拾不了的事……

    卢栎轻轻握住赵杼的手,“答应我。”

    赵杼看明白卢栎心意,更加难受,他很想说他就是把怀府整个灭了也没事……但是,“好吧。”他还是得答应卢栎。

    卢栎拉着赵杼从墙角走出来时,脸色已经非常平静,“少爷想去哪里吃饭?”他笑吟吟态度自然的问沈万沙。

    沈万沙指着东面大街,怒道,“去最贵最好的那家!”

    美食稍稍压下了些少爷的怒火,沈万沙边吃边骂,骂到整顿饭吃完,不知道是骂累了,还是心里爽了,终于不骂了。

    卢栎可算缓一口气,拉着沈万沙往回走。

    天气太热,心浮心躁的情绪更不好,还不如回园子呢,也不知道土豪少爷从哪借到的园子,景致漂亮,绿树成荫,凉风习习,还有足量冰盆可随处放置,比外头舒服多了。

    凉快下来,少爷的心情一定能好了。

    因此处离园子不远,坐马车更加闷热,不如溜着墙根荫凉走。几人排成一排,卢栎拉着沈万沙在前,赫连羽和赵杼押后,慢慢往回走,一边走,一边百无聊赖观赏街边铺子。

    突然,‘百宝楼’三个字映入眼帘。

    沈万沙揉了揉眼睛,“百宝楼!小栎子,这是咱们之前说的那个百宝楼么?”

    卢栎不清楚,赫连羽回答了他,“没错,不过这是后门,正门要更漂亮些。”

    “我说呢……”沈万沙挑眉,“说的那么热闹,不可能门脸这么小气么。”

    五层的楼,青砖碧瓦,雕梁绘壁,占地宽阔,看起来十分大气。只是所有窗子都关着,彩绘看着也有些年头了,这么看着很有种寂寞落魄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江湖上传言那么厉害的赏宝大会举办地。

    “黑道的东西,哪能太招摇,”赫连羽点评,“这已经很大气了。”

    赵杼对这点很赞同,“朝代更迭变迁,如今大夏安稳,这些暗底力量自当懂得退避。”

    卢栎不明白,“怎么这百宝楼很厉害么?”

    赫连羽桃花眼盛着阳光,笑的风流倜傥,“前朝还卖过消息,发过战争财呢,自是厉害。”

    “哦……”卢栎一边走着路,一边看着百宝楼高高翘起蹲卧异兽的屋角,阳光在碧色瓦片上跳跃,好像在谱写什么故事一样……

    这一整天沈万沙心情都不好。虽然不骂人了,可也没个笑脸,不说话,也不闹。卢栎有些担心,陪着他坐了一下午,直到用完晚饭沈万沙有点蔫,连连打哈欠,才送他回房休息,见他睡熟了,才放下心来。

    卢栎也早早熄了灯,上床睡觉。

    不知道是夜里虫鸣太吵,还是心内装着事,卢栎这觉很浅,突然醒来后怎么也睡不着,干脆起来,走到小厅推开窗子看星星。

    刚刚进入七月,天气晴朗,没有月亮。墨蓝天空中,莹莹星河像漂亮的飘带,蜿蜒穿过天际,皎皎如珠,无声闪耀。

    很美。

    ……

    园子里只留着下人们挂起来的灯,除了倒座房,整个主人居处的厢房都没有灯光,沉沉夜色里显的越发静谧。

    一身银衫的赫连羽由远及近,身姿似踏水凌波,迅速又不失优雅。落到房顶,他刚要呼口气,耳朵一动,立时往旁边一闪。

    赵杼抱着胳膊落在他对面,看呼吸神色,明显也是刚回来。

    他们这样的人夜里经常外出,偶遇也是常有的事,赫连羽打算点个头就走,赵杼却冷笑道,“去了百宝楼?什么都没看到?”

    赫连羽缓缓皱了眉,回击道,“怎么,去查那怀家,还是卢栎生母了?也没有好结果?”

    赵杼脸一沉。

    赫连羽不为所动,讽刺人谁不会。

    赵杼心头的确很有些不甘。他对卢栎有了心思,自从知道卢栎介意父母死讯,就一直在查这件事,可惜卢栎父母的事非常神秘,好像被什么有权力的人使手段隔了开来,怎么也查不出太多消息。

    他答应卢栎不能随意伤怀家人,可他也不可能任自己的人被欺负,总得做点什么……

    男人心情不爽的时候会下意识寻衅打架,这一路上赵杼赫连羽不知道打了多少回,反正就是看对方不顺眼。

    当然,为了两族的大和谐,打架还是点到为止的,气泄过了就算,很少有打出真火,伤了,或者分出胜负才罢休的。

    这俩人今夜明显又要干上,突然有道声音传来。

    “摘星——摘星——”

    赵杼一听浑身刺就竖起来了,卢栎叫摘星做甚!不对,他怎么知道摘星在这里,是看到他出去,等着他回来么?这么晚不睡觉,等着摘星?!

    赵杼的目光这下真是锋利如刀了,内里涌动的杀气半点不掺假。

    赫连羽很无辜,他什么都不知道!

    赫连羽低下头,很容易就看到正对面的房间窗子开着,卢栎没有点灯,就这么趴在窗子上冲他招手,声音很低,神情很急切。

    而因为位置关系,赵杼被翘起的檐角挡住,又穿了一身黑,卢栎……没有看到。

    赵杼默默站出来一点,看到卢栎表情,射向赫连羽的目光更加不善,简直要剜他的肉了!

    赫连羽很不想下去,怎奈下面那个‘情真意切’的邀请,上面这个皮笑肉不笑的催促等着‘捉|奸’,他叹口气,遗憾这么重要的时刻少爷竟然不在……跳了下去。

    “月黑风高,大盗又去找宝贝了?”卢栎开了句玩笑。

    赫连羽嘴角一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卢小美人跟姓赵的混,说话都同那兵油子一样浑了!

    卢栎问话只是开场方式,并不期待着赫连羽认真回答,直接问出了想问的问题,“少爷最近怎么了?”

    少爷……“沈万沙?”赫连羽微怔。

    “嗯。”卢栎想着近些日子小伙伴的表现,尤其今天,“我感觉不大对,好像很激动,很浮躁……我见你常与他一起,可注意到什么没有?”

    赫连羽回忆着,“少爷最近睡的不好……常做恶梦,梦里会骂人,会委屈的叫娘……我以为这只是梦,难道真有什么不对?”

    卢栎想了想,自打去年遇到沈万沙,大半年过去,沈万沙都与他一起,连过年都没回过家,好像除了属下,亲戚的信,也没接过爹娘的信。沈万沙是个很重感情的人,卢栎不知道他为什么离家这么久,但这么久不回家,也不联系,肯定是不正常的。

    “大概是想家了……”他有些后悔自己太大意,没有适时注意到小伙伴的烦恼。

    看着头顶星空,卢栎长长叹了口气,做了个决定。正好最近无事,百宝楼事后,去上京好了。

    赫连羽与沈万沙认识时间短,一切细微变化没看的特别清楚,卢栎问出那个问题,他有些担心,不过见卢栎现在表现轻松,应该不是什么大事,他的心情也没那沉重了。

    反正他看上的人,他会自己保护。

    他抬看了眼天色,“少爷最近夜里常醒,这个点差不多要起夜了。”

    卢栎听到这话弯了眉眼,语意促狭,“所以你故意这个时候回来?”

    赫连羽没反对,只是桃花眼微翘,笑了。

    “你现在比以前顺眼多了。”卢栎觉得,嘴不贱不随意调戏人的摘星,也蛮正经,帅小伙一枚啊。

    赫连羽心内无奈叹气,他不是改了,是不合适了。朋友妻,不可戏么……

    卢栎见赫连羽顺眼了,就想稍微改善下关系,不然以后少爷夹在中间多难受,遂他微笑着问,“要不要吃个宵夜?”

    赫连羽迅速往后退了几步,眼神警惕。

    坑一次就够了好不好,继续坑是几个意思!他可不想挨赵杼那头蛮牛的拳头!

    卢栎没看懂他的意思,继续邀请,“要不要一起吃?我可以去叫——”

    结果心里想的名字还没说出来,本人直接蹿到了眼前,“需要人一起吃、宵、夜吗?”

    赵杼咬牙切齿,看起来好像做了个被追杀的恶梦似的。

    安慰爱人是每个处在爱河中的都愿意做的事,卢栎也不例外,他踮起脚尖,捧住赵杼的头在他脸上迅速‘啾’了一下,脸上满是惊喜,“我刚想到你你就来了!”真是太有默契!

    燃到顶点下一秒就会爆的平王瞬间偃旗息鼓,满足的抱着心上人,“我就知道你想我。”声音极其得意。

    他还朝晾在一边的赫连羽摆摆手,示意他别瞎看,耽误别人谈情说爱,哪凉快哪呆着去。

    赫连羽摸摸鼻子,仰头看灿烂星空,这夜色真好啊……

    卢栎半夜起床一是因为睡不着,二是星星太美,见到赫连羽是意外,意外碰到了当然顺口问问想问的事,宵夜的话题……只是顺便。见到赵杼很是惊喜,可浓浓夜色,恋人独处很是危险,尤其赵杼这种随时黄暴,准备脱裤子耍流氓的货。

    所以见到赫连羽要走,卢栎赶紧推开赵杼,试图抵留,“摘星一起吃宵夜啊——”

    赵杼目光刀,嗖嗖射向赫连羽,赫连羽哪敢留,脚下抹油立刻开跑,“不了我要去睡——”

    话音还没落,沈万沙揉着眼睛出来了,“你们在做什么……”

    果然起夜了。

    卢栎目光灼灼地看着赫连羽,这人连少爷什么时候要起夜都知道……到底观察有多细致!

    “说吃宵夜的事。”卢栎随口一说,说完顿时觉得不对,坏菜了!

    一偏头,果然见沈万沙立时眼睛发亮,睡意全无,甚至还开始分泌口水,“宵夜?少爷也要吃!”

    于是只是顺口一提,做不做皆可的话题,变成了必须进行的事情,而且,全员参与。

    沈万沙穿着单衣,叫来个小厮,目光灼灼的点菜,一边点,一边问,“能做么?有材料么?”

    那小厮默默看一看赵杼,“有材料,能做,主子说一切以客人为上,客人们有任何吩咐,小的们都得做到……”

    最后简单的宵夜,变成了奢侈的享受。

    不过也正因为气氛良好,心情也不错,四个人在桌上无意识起了头,商量下了之后的事。

    赫连羽明确表示,他今夜去了百宝楼一趟。现在距离百宝楼举办赏宝大会的时间不足半个月,可是百宝楼上下没一点装饰,准备,看起来就像平常的珍宝铺子一样,没什么区别,他觉得有些奇怪。

    赵杼便道,这百宝楼在前朝时非常辉煌,现今组织虽然小了很多,但背后之人仍然隐于暗处,无人得知,连他都查不出来,很有些神秘。不过百宝楼很懂分寸,从没闹出过过火的事,掌权者还是有一定实力和智慧的,所以无需着急,静观便是。

    之后他说了些对怀家的想法。

    怀夫人不想与卢栎好好说话,卢栎碍于先慈情面,不愿纠缠,可宝山在前空手而归岂不遗憾?遂不如想些办法迫使怀夫人配合开口。

    当然,他不是要做不好的事,而是要去查查看怀家面对什么样的问题,怀夫人很重视,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东西,而这问题,他们刚好能解决。

    赵杼深深看着卢栎,“我答应过你不动怀家,便不会去杀任何一个怀家人,但他们对你不好,我不能原谅,就算找到了问题,我也得让他们好好经受一番。”

    卢栎还没说话,沈万沙愤怒拍桌叫好,“就得这么着!赵大哥,查!少爷也要帮忙!”

    卢栎看看沈万沙,再看看赵杼,就连赫连羽都是一脸关心,他哪还能说不?

    “……谢谢。”

    沈万沙根本不鸟他这个谢,直接与赵杼商量,“你看从哪方面来?”

    赵杼点点桌子,“怀德水为提举常平使,手里管的东西不少,一般要出事,无非两个方面,官,或者钱。”

    沈万沙眼睛亮晶晶,非常赞同,“没错!”

    ……

    这件事说完,卢栎提起了去上京的事。

    “我与怀夫人的事,就算最终不能成,也没有关系,柏夫人在上京,答应帮我继续寻找,总会有更多线索的。倒是少爷你——”

    卢栎想了想,担心直说沈万沙会回避,索性还用自己做名头,“我与赵杼……咳咳,所以那什么,我得去趟上京退亲,好歹打听打听平王府的打算。所以百宝楼事后,我想即刻启程出发。如今刚进七月,这里离上京又不远,估计中秋节刚好在上京过,我对上京不熟……不知道去你家做客方不方便?”

    沈万沙神情有些怔,“去上京啊……”

    卢栎见沈万沙态度果然有些逃避,加了一句,“你知道,我从小没了父母,在刘家……也没多自在,好想知道大家都是什么过节的,热不热闹……”

    他叹着气,微微侧着脸,清澈眼眸内似有无尽的向往。

    沈万沙立刻重重点头,“好!必须去我家里!我家里最热闹!我带着你玩!”他忍不住拉过卢栎的手,“今年中秋,我们一起过,少爷年年中秋忙累的不行,今年绝对要抓你帮忙,看你往哪躲清闲!”

    卢栎眉眼弯弯,露出小虎牙,“……好啊。”

    卢栎是故意摆这个样子给沈万沙看的,不想不仅虐到了沈万沙,赵杼也心尖一颤,抽疼抽疼的。

    他不是故意放卢栎在灌县受苦的,要知道有今日,他当初不可能……可说什么都没有,事情已然发生,他只有用以后的日子弥补……

    而且卢栎说去上京,竟然是为了退亲……

    可媳妇到了上京怎么能不到自己家!平王府不愿意去没关系,他有很多别院啊!

    赵杼下定决心,必须在上京之前,把身份的事说清楚!

    可是想想说清楚后卢栎可能会有的反应,他心里就有些虚。

    希望一切顺利吧……

    因消息打听需要时间,尤其涉及到官场,大量的金钱,怀家可能有的问题,一时没那么快有反馈。

    在园子里呆了两天,沈万沙仍然过不去那个劲。他认为最近太倒霉,拽着卢栎要去拜佛。

    卢栎一堆书没看完,有些舍不得,沈万沙却说不走远,就到城里的白塔寺,走着去也才半个时辰,耽误不了多少时间。

    沈万沙真心有什么想法时,游说工夫了得,卢栎最后耐不过,拉上没什么事的赵杼赫连羽一起,四人再次出门了。

    卢栎本以为这天会很轻松,快去快回,谁知人算不如天算,老天爷总见不得他们闲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