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9章 条件

第179章 条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万沙几乎是望眼欲穿的等待着。

    自这天晚上起,他整个人变的非常安静。不去缠着卢栎玩了,不逗大白了,连觉都睡的少了,很晚睡很早起,一双眼睛随时亮晶晶的盯着赵杼身影,十分期待下一秒暗卫们就过来找他报告消息。

    被无视的赫连羽表示非常不爽。

    他尽心尽力伺候少爷,可少爷一点表示没有,连个眼光都不给,好像没看到他似的,眼睛还一个劲往那头坏脾气的恶狼身上瞟!那人是善茬吗?该看吗?你男人在这儿呢嘿!

    赫连羽桃花眼微眯,用尽浑身解数吸引沈万沙的注意。

    踏水凌波般的轻功身法;飘逸出尘,俊秀无双,似带着谪仙气质,帅的没边的动作表情;随时手里能变出花,能从对方肩膀,手,头发,各处地方拿到金色茶花的魔幻双手;更别说精神饱满,随时都在放电的桃花眼……

    这帅耍的,这格调装的……赫连羽几乎把整园子下人都迷住了,可沈万沙被他勾回来的注意力仍然不能维持很久。

    赫连羽很忧伤。

    沈万沙却傲娇的抬起小下巴:少爷是志向远大,意志坚定的纯爷们,你这小偷拿本少爷练花花手法显然不对,指路左前方墙角擦美人瓶足足半个时辰双眼迷朦贝齿咬唇的小丫鬟——去吧小偷,让她拜倒在你的银色紧身裤下!

    是的,赫连羽因为职业习惯,不穿太宽松的衣服,他的裤子,总会比合身紧一码。他人长的瘦,这样一穿更显的身材颀长,配上遍身银粉,非常骚包。

    用少爷的话讲,像极了一只开屏的白孔雀。

    赫连羽:……

    心上人不把自己放在心上这点很让人难过,他纵横风月场这么多年,从来没吃过这种瘪!

    以后的感情发展调|教再说,现在关头么……既然少爷呆怔怔的不在状态,便宜不能不占!号称风月老手,实际上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光有理论没有经验的妙手大盗摘星,非常卑鄙无耻的摸小手亲小脸占了很多便宜……

    占完便宜擦擦嘴,赫连羽桃花眼里的愉悦几乎要飞出来,滋味好美!

    原来这就是情爱之下的亲吻!老爹诚不欺我!

    老爹你等着,回头我就把儿媳妇给你娶回家!

    ……

    赵杼其实也被沈万沙盯的不舒服,要不是卢栎拦着,他估计会在少爷面前表演手撕活人,生啖人血以做威胁。

    卢栎却有些担心沈万沙,再这样下去小伙伴会精神不好……他开始主动上门找沈万沙玩,希望他能放松一点。

    好在怀家消息反馈来的很快,第三天傍晚,赵杼就接到了洪右报告:怀夫人动用了嫁妆银子。

    怀德水的太仓银一文都没动,只做了个惑人假象,怀夫人把手头所有能调用的嫁妆银子全部拿了出来,借给那个不能拒绝的上官,目前她手里几乎没有流动银两,非常非常紧张。

    怀德水夫妇也是个人物,期限四天,第三天他们做下决定,便不再拖延,立时执行,很果断,很坚定。

    “可惜再果断也没有用,敢欺负小栎子,就得付出代价!”沈万沙亢奋的跳起来,摩拳擦掌,“看少爷怎么虐她!”

    做为上京沈家的少爷,沈万沙掌握着别人想象不到的资源和金钱,任何情况下,只要他想,就可以下套挤兑任何一个商业场中的商人,挤兑的程度和结果,完全看他心情。

    怀夫人再精明,再谨慎,手头没流动银子时,心绪总会有些浮躁,沈万沙只要派一个人出现,营造出‘人傻钱多’寻求合作的暴发户财主形象,加上各方面掩饰配合,怀夫人不可能不动心。查明一切属实,只要点头钱就能赚,怀夫人必会下手。

    到时趁机扎网,把怀夫人牢牢网住,不愁她不听话。因为不配合的结果很严重。

    这样怀夫人丢脸又丢钱,在他们面前绝对直不起腰,压制优势明显。

    赵杼和赫连羽都以为沈万沙会这么做。

    可少爷并没有。他简单粗暴的查明所有怀夫人手下商铺,之后开始联系行动,让所有怀夫人的供货商提要求,催货款,提价,必须现银全款才能再提货,否则不再合作;让所有怀夫人的大客户拖欠货款,以各种借口拖延,就是不结。

    一家两家商铺没关系,当所有铺子全部如此,怀夫人会怎样?她不可能周转过来,尤其在她手中没有半点流动银两的时候。

    不用多久,只消两三天,银货不流通,口碑下降,她马上就会愁白了头……

    沈万沙安排好一切,哈哈哈叉腰仰天长笑,“少爷真是太厉害了!”

    赫连羽问他是不是太温柔了,明明两天前咬牙切齿,好像必须把要把怀家怎么样似的。

    沈万沙笑眯眯摆手,“若那兰氏不服软,不识好歹,自然有更‘爽快’的等着她,然她毕竟是个妇人,少爷是个大方好脾气的纨绔,便给她一次机会!”

    赫连羽桃花眼微眯,转而笑了,目光极尽温柔。

    卢栎走过来,笑着揉了揉沈万沙的头。

    连赵杼都破天荒给了沈万沙一个正眼。

    沈万沙得意的不行,要是有尾巴尾巴一准能翘到天上,“你们一个个都快点过来巴结少爷,小心少爷哪天不高兴,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哈哈哈!”真是无比得瑟。

    ……

    两日后,沈万沙从当地商会会长口里得到消息,说怀夫人请商会帮忙寻找搭线,想知道她是哪里得罪了人,得罪的又是哪位,诚心诚意寻求解决办法。

    沈万沙摆摆手让会长回去,理了理衣襟,小眉毛翘的几乎飞起来,嘴边笑容止都止不住,还故做淡定的与卢栎说,“卢先生,若有空的话,可去怀府一行。”

    这样得瑟又装酷的模样,一般是惹人讨厌的,可沈万沙做出来,夸张又得意,配上那张鼓起的小脸,俊秀精致的眉眼,怎么看都觉得又萌又可爱。

    卢栎忍不住想惯着他,右手抚胸做了个夸张又讨好的躬身礼,“遵命,少爷。”

    他这个行为大大取悦了沈万沙,沈万沙挺脸红红的,下意识挺直腰板,清咳两声,学赵杼的傲慢矜贵样子,“……嗯。嗯!”

    卢栎站直,两人面对面,突然同时笑了,你指着我指着你,笑的前仰后合,“太做作了!”“你还不是!”

    ……

    准备得宜后,卢栎与沈万沙再次走向怀府,只是这一次,并非只有他们二人。

    为了保护自己媳妇不被欺负,赵杼和赫连羽决定同行,任何反对无效。大白咬着主人衣角不放,吓唬,命令,甚至用骨头引诱都没用,大白意思很明显,它也要跟,任何反对无效!

    于是这一次登怀家门的,是四人一狗。

    沈万沙心情与上次完全不一样,上一次是想尽最大努力表现,乖巧懂事,让长者喜欢,让卢栎事情更顺利,这一次嘛,是准备砸场子的,所以气势汹汹,带上看家狗更显气势!

    他们在门房等了很久。递上拜贴,半天不见下人回复。

    沈万沙很淡定,反正现在受的冷遇,一会儿全部都能要回来!

    卢栎觉得有点不对,上一次他们被怀夫人刻意刁难,也是进了内院之后,在门房并未停留太久,今日这门房看起来很冷清,像是很缺人手,根本来不及往上报似的。

    他一边下意识观察,一边安抚怒气冲冲的赵杼。

    等了两刻钟,才有人过来引领,将他们引入内院花厅。

    “到了这儿就且等着吧,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来呢,”沈万沙非常有经验的拉着赫连羽坐下,指挥他倒茶,“这茶倒是不错,可以品品……”

    岂知他话音未落,庑廊外就出现了多人脚步声,转眼,怀夫人就走了进来。

    她穿了套莲藕色缠枝纹衣裙,佩以莹白珍珠头面,以她漂亮大气的容貌来说,本来应该是相得益彰的。可她眼底涂了厚厚的粉,眉眼间透着些许疲色,这样看起来,精气神失了很多。

    沈万沙冲卢栎悄悄眨眼:没钱了嘛,搁谁谁都睡不好!

    他心里很是满意,怀夫人来的这么快,看来心情很急切,今天的事一定能成!

    遂他根本没等怀夫人开口,自己先站了出来,“我姓沈,家父沈千山。”

    他站立于厅中的姿势挺拔俊秀,说话时音色举重若轻,面上微笑淡雅从容,仿佛上面这句话,不是他故意说出来似的。

    卢栎忍不住莞尔,少爷简直玩上瘾了。

    沈万沙这句话,若是突然对别人说,不熟悉商界的或许会不明白,可对性格精明,极有生意手腕,又从小长在上京的怀夫人来说,沈千山这个名字,可谓如雷贯耳。

    这个人,拥有可媲美大夏国库的财富!

    沈千山的儿子……

    怀夫人秀眸微眯,看了眼沈万沙,又看了看卢栎。日前卢栎递贴求见,身边也带着这个人,两人表现乖巧,今日同来,主动表明身份,对比两次不同姿态……

    不难想象,这位沈少爷与打压她生意的人脱不了干系!

    这么做是为了什么?为苗红笑么?

    她无意识的轻抚指间戒指,目光微敛。这件事发生时机太突然,正好在太仓银之后,这位沈少爷强势插|入……他知不知道太仓银的事?

    还有旁边两位……气势不容小觑,又是何等人物?

    这卢栎,倒是本事不小,交到这么多不错的朋友……

    怀夫人心下转了几圈,已然有了主意。

    “掐我的生意门路,不就是为了苗红笑?”她冷嗤一声,背挺的笔直,双手交叠置于腿上,“我答应你们。”

    沈万沙本来还准备了一堆压制的,威胁的话,没想到怀夫人这么轻易就答应了,他有点反应不过来。

    怀夫人眼梢微垂,眸里一片冰冷,“我若不答应,不是正好给你机会用更多手段压制我?如今这样,我倒还要谢谢你放我一马,没让我深跌一跤,狼狈丢人。”

    沈万沙的确打算这么做来着,可被人明说出来,还是他打主意的人……感觉有点怪怪的。

    怀夫人犀利的目光斜斜射过来,“妇人之仁!”

    这话说的简短,只有四个字,可怀夫人眼神表达十分明确:鄙夷。鄙夷沈万沙年纪小,心肠软,商场如战场,妇人之仁要不得。虽然沈万沙这样行为算是给了她恩德,可她不感恩,她非但不感恩,还鄙视他的做法。

    沈万沙气的脸都红了,“你——”

    赫连羽拉住他,凉凉扫了怀夫人一眼。

    怀夫人淡定饮茶,“你们抓住我的短板,以此为压,有任何要求,我都愿意谈,何况只是区区小事?有关苗红笑的事,我答应说与你听。”

    最后这句话,是对卢栎说的。

    卢栎点头,“多谢——”

    “你先别谢,”怀夫人阻了卢栎的话,“我有要求。”

    沈万沙怒,“我就知道没那么简单,这妇人太狡猾!”

    卢栎也是眉梢微扬,面沉如水,表情很不愉快。

    怀夫人却相当淡定,甚至还笑了,“我答应与你说,但说多少,到什么程度,都由我自己把握,这难道这不是我的自由?可只要你帮我做件事,我应承,知无不言。而且这件事,对你来说非常简单。”

    赵杼不满怀夫人态度,双拳握起,修长双眸内杀意似海。

    卢栎挡在赵杼面前,看着怀夫人的眼睛,“不知夫人所指何事?”

    怀夫人上下打量了卢栎一番,眸色微凝,“听说……你是个仵作?”

    “正是。”卢栎眼角微挑,唇间隐有笑意,“夫人问这个问题……莫非家里有死人?”

    他这样表现很不礼貌,可一而再再而三被压制,他也很不爽怀夫人态度,就算要谈条件,自己这一方也不是低人一等的。

    怀夫人见卢栎表现一点也不柔软,眸色紧了紧,转尔微笑出声,“……很好。”

    她没半点难堪,立刻承认了家里有死人,而她的条件就是,“证明施氏弄死了自己女儿!”

    施氏?就是怀府里比旁的妾氏都厉害的怀德水宠妾?

    她的女儿……岂不是怀德水庶女?

    施氏弄死自己女儿做什么?

    卢栎眉间微紧,想起前些日子看到的事,为了确定,问了一句,“请问怀夫人,施氏之女,府里排行为几?”

    “五,她生的庶女,名怀瑜,府里称五小姐。”

    沈万沙这才捂住嘴,惊讶的拉了拉卢栎衣角,低声道,“那日我们看到在首饰铺子里抢首饰吵架的姑娘……”

    卢栎点点头,这五小姐,正是当时那个略年长的姑娘。

    他眸色微沉,“不知五姑娘尸体在何处?事情经过又是怎样?”

    “这意思是……你答应我的要求了?”怀夫人慢条斯理的拿帕子印着嘴角。

    “我可以帮你查庶女死因,但不会恶意扭曲,查出来事实如何,便是如何。”卢栎直视怀夫人,目光清澈澄净。

    “事实就是施氏害的。”

    “只要证据这么说。”

    二人视线相撞,气氛非常紧张,似有火花飞溅。

    “只要你有本事,令我心服。”最终怀夫人轻笑一声,站了起来,“跟我来。”

    四人跟着怀夫人走时,怀夫人身边鬓角灰白,发髻梳的一丝不苟,眉眼平和,自称姓周的妈妈小声与他们说起了情况。

    五天前,五小姐怀瑜由夫人带着,参加了一场转运使夫人举办的花宴。宴上五小姐献上一曲清平调,指法纯熟技艺精湛,得众多夫人好评,花宴未散,已有别家下贴,说第二日办宴,请五小姐务必赏光。

    夫人认为五小姐得了荣誉,当得自矜沉淀,最好不要在风口浪尖上再外出抛头露面,五小姐不愿意,可迫于夫人开口,她还是答应了。岂知当天晚上施姨娘生了急病,老爷过去看了看,第二日,五小姐便奉老爷命令,出门参加小宴。

    为了表示一家人亲切,五小姐还把大少爷,六小姐一同拉了去。

    可就是这天小宴,出了意外。

    几个人席间闹别扭分开了,只有大少爷和六小姐前后脚回来,五小姐始终不见人。

    家里小姐失踪,不好声张,左等右等不回来,夫人与老爷便派了人出去暗查,可都没有结果,暗里试探与宴人员,也没有人知道五小姐去向,没听到,见到任何可疑动静,好像五小姐凭空消失了一样。

    那么大的姑娘,不可能无缘无故消失,就算遇到什么意外,也该有点异样声响才对。结合五姑娘之前与六姑娘吵架,家里主子们觉得可能是五小姐负气玩闹,刻意不归家。可姑娘家在外,总不安全,于是暗查行动一直继续,老爷还动用了自己手里的官家力量,一直未有收获。

    直到刚刚不久之前,府里接到消息,说河里有具浮尸,看起来很像是五小姐,穿的衣服也与五小姐失踪当天一模一样。

    夫人着急,不愿自家人曝尸野外,催着下人联系官府,打点捕快们加快做事,记录打理现场,把尸体给抬了回来。

    如今大人还没来得及回来,施姨娘守着尸体要闹疯了……

    周妈妈说的话,卢栎听的很仔细。六天前,他们曾在糕点铺看到五小姐与六小姐争抢首饰,而五天前她去参与花宴,想必那天抢的首饰是为花宴准备。花宴之后,立刻有了新邀请,五小姐与其姨娘用了手段,得以参加,这一参加,就没再回来……

    沈万沙很是唏嘘,“明明那么健康漂亮的姑娘……”虽然脾气嘴巴坏了点,可也不该死啊!

    大白一直跟在卢栎脚边转,无聊的从卢栎脚步间蹿过来,蹿过去。

    卢栎好几次差点被他绊倒,忍无可忍,把它抱起来交给赵杼,“抱着!”稍后可能要验尸,大白要一直吵很影响的!

    赵杼很不愿意,他不喜欢这只蠢狗!

    卢栎背着人勾了勾赵杼的手,悄悄递了个别人不太懂的眼色,赵杼这才舔了舔唇角,勉为其难的答应。

    太好了,媳妇答应给他好好亲一亲!

    大白是个欺软怕硬的,被赵杼抱在怀里就老实了,一动也不动,连叫都不叫,只每次卢栎看过来时,使力摇尾巴彰显存在感。

    一行人很快走到一处厅堂。

    厅里人数不算太多。有两个年轻男子,一个是他们上一次来怀府时见过的,施氏的弟弟施逸;另一个年纪与施逸相仿,穿文士长衫,眉眼微凛,与怀夫人有几分相像,卢栎心里过一遍打听到的怀府资料,认为这大约是怀夫人嫡长子,怀书玉。

    另有两个女子,一个十二三岁,穿鹅黄色衫裙,眉眼灵秀可爱,是六日前见过的,怀府行六,养在怀夫人膝下的庶女怀欣;另一位,烟眉水眸,桃腮尖颌,眼角微红,气质很有些我见犹怜,如今像是站不住,由下人扶着,看着地上尸体哭的伤心,嘴里不住喊着‘我可怜的女儿’,很显然,她便是怀德水宠妾施氏。

    厅堂里下人并不多,只有两个丫鬟两个妈妈,大概是不想传出太多闲言碎语,这四个下人,应该是主家极信任的。

    厅堂正中间地上放着一块门板,门板上白布盖着一具尸体,尸体大约从水里捞出来不久,又或是一直由这层白布盖着,白布已经湿透,隐约现出尸体形状。

    门板上鸦青发丝散开,缠着几片绿叶;白布盖不到的地方,露出两只脚,一只脚上穿着银红绣花鞋,软底,绣工精致,鞋头还缝了颗珍珠;另一只脚光|裸,脚心肤皱,脚面肿胀,白的发青……

    这便是死者怀瑜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