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81章 防腐

第181章 防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怀书玉的话,让现场一静。

    他这句话明显是在指责,施姨娘在怀夫人怀第一胎时动了手脚,让怀夫人得了风疹,以致生出不健康耳聋的孩子!

    若施姨娘想以怀瑜的死拖人下水,他也不介意翻旧帐!

    卢栎下意识看向沈万沙,果然见沈万沙大眼睛忽闪,满是兴味,少爷对一切秘密的事都感兴趣!

    沈万沙偏头与卢栎挤眉弄眼:怀家后宅事不少,这怀瑜死的相当蹊跷啊……

    施姨娘因被施逸紧紧制住,又被捂了嘴,什么都不说不出来,只能唔唔唔的艰难扭动。

    施逸幽幽叹息一声,带着施姨娘给怀书玉躬身行礼,“五小姐出事,我姐姐受了刺激,难免心绪不宁,激动之下说错话……她只是上不得台面的妾氏,人微言轻,不会带来不良影响,还请大少爷不要介意。”

    怀书玉手负在背后,眉头紧皱,没有言语。

    施姨娘在施逸的控制下慢慢恢复平静,被放开后也没再说话,只是帕子捂眼,紧紧咬着唇。

    施逸眼角微红,看着地面,精致面庞上表情诚肯,“现如今,五小姐的死才是大事,一切都不如这个重要,不是么?”也不知道他这话是在同怀书玉说,还是同施姨娘说。

    怀书玉目光移向地上的尸体,半晌缓缓叹了口气,转向首位上的怀夫人,“母亲……”

    怀夫人双眸微阖,“今日我请四位客人前来,本就为了查明此事,你们的胡闹只是在浪费时间。”

    这句话不但责备了施姨娘,连怀书玉都一块责备了。

    怀书玉脸有些红,“……是,母亲。”他一时激动,忘了身为嫡长子的身份,与一个姨娘争吵,不管事实为何起因如何……都不是他应该做的事。

    怀夫人指尖敲了敲桌面,“卢先生,请继续。”

    卢栎沉吟片刻,看着怀欣,“请问六姑娘,你与五姑娘一时生隙,未与她坐一桌,可有看到她入席,离席?”

    怀欣认真回想片刻,“我看到她入席了,不过离我的桌子很远。桌上很快菜齐,开宴,我想着大哥的话,闷闷夹菜,准备吃几口就走,没再注意五姐姐,不过请辞离席时,我看了一眼,五姐姐不在。可当时我以为她比我先走,或是去了官房,并不认为是出了事,所以没放在心上……”

    卢栎点点头,又问施逸,“施公子那日也在?”

    施逸赶紧拱手行礼,面色有些尴尬,“那日是官家公子办的小宴,请的宾客也都是官家子弟,极有身份,我这样的人当然不会是座上宾。我之所以会在,是因为主宴的楚少爷突然在我的百食楼里订了数道大菜,这样的大生意,我做为东家,定要上门致谢,凑个热闹讨个口彩,所以……”

    “你何时到达,又何时离去,可曾看到五小姐神态表情,有什么与平日不同之处?”卢栎下意识觉得,做为施姨娘亲弟,施逸对姐姐的亲生女儿应该会多些关注些。

    “我到的倒不晚,只是一直在楚家大厨房,亲看盯着宴菜,直到上菜之时,方才去向楚少爷致意,那时正好看到五小姐与六小姐闹别扭,大少爷意欲带她们回府。”施逸目光略有悔色,“五小姐不太高兴,我本想过去劝劝,怎奈时机不对,只好做罢。少爷小姐们开席之时,我便离开了楚家,后面的事半点不知。”

    “若那时我能挤个机会与五小姐说句话,可能一切都不会发生……”施逸看着施姨娘,轻叹一声,眼角微红。

    “所以现在关键是……当天那顿饭?”沈万沙摸着下巴,细细思量,“怀大少爷与六小姐心内装着事,几乎都没有用几口,稍坐了坐就离席请辞,吃饭时间很短,碰头后没见到怀五小姐,再回去找也没有找见。那么五小姐有没有吃饭?”

    “她若也没吃几口,当时根本没有请辞离开的人,她的死很有可能是当时园子里的人做为;若她吃了饭,只是刻意躲开怀大少爷和六小姐,后来借着朋友家的马车离开,可能性就多了。”

    比如担心朋友被长辈责备,半路悄悄下了车……这一下车,可能性多的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死亡时间很关键。”卢栎看着怀夫人,“死者并非溺水而亡,尸体却在水中发现,分明是凶手弃尸。我有一解剖之法,可根据死者胃部内容,确定其死亡时间,从而排除确定嫌疑人群,若夫人允许,我可施展。”

    怀夫人定定看着卢栎,目光微闪,“剖尸?”

    卢栎点头,“对,剖尸。不管尸体外在表现如何,胃腑容物都能帮助仵作准确确定死亡时间。”

    “剖……尸?”怀书玉很是惊讶,“是把死人用刀剖开?”

    卢栎再次点头,“我已做过多次,经验丰富,大少爷无需担心。”

    竟然还做过多次,经验丰富?

    怀书玉看向卢栎的目光有些惊骇,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施姨娘突然反应过来,扑到尸体身上,“不!我不要剖!我不要我的……五小姐活活被剖开!”

    她流着泪,看向怀夫人,“夫人!五小姐是您的女儿,死状如此凄惨已经很可怜了,您也不忍心看着她死后不得安宁,是不是?”

    每次说到剖尸,就会遇到重重阻碍,沈万沙都看烦了,虎着小脸上前一步,“剖尸是为了破案,是为了替死者伸冤,并非恶行!而且小栎子技术很好的,把胃挖出来还会好好缝回去,不会让人成为五脏不全的孤魂野鬼,不能入地府转轮回的!”

    “挖……出来……”施姨娘自动忽略了旁的话,看着卢栎表情仿佛面对的是地狱恶鬼,甚至开始牙齿打颤,瑟瑟发抖。

    卢栎唇角微扬,冲施姨娘露出一个极为温暖灿烂的笑容。

    施姨娘吓的直接软了下去,“不……不要……”

    怀夫人眉梢微凝,“此事事关重大,我一届内宅妇人做不了主,需得请示老爷。”

    卢栎微笑,“死者是贵府之女,如何决策自当贵府做主,夫人尽可与家人商量。”

    怀夫人目光扫过卢栎,“未有决定前,四位留此不便,周妈妈,替我招待贵客。”

    周妈妈立刻走出来,冲怀夫人行了个蹲礼,“是。”又走到卢栎面前,再行一个蹲礼,有礼微笑道,抬手引着方向,“几位请随老奴来。”

    四人从善如流,跟周妈妈一起,去了另一个待客处,至于这厅堂之后发生什么么……

    卢栎与沈万沙坐好后,接过赵杼怀里的大白,目光微闪,似若有所指,“今日来的急,没带仵作箱子,为免用时找不着,劳烦你与摘星回去一趟,帮我把仵作箱子拿来吧。”

    这点要求非常合宜,不说周妈妈不好反对,就算怀夫人在这里,也不会摇头,所以赵杼赫连羽出去的非常轻易,至于他们出去后做了什么,是亲自去拿仵作箱子,还是顺便在怀宅里闲逛,只要没人看到,就不会有人管。

    至于卢栎和沈万沙,乖乖坐在厅堂里等消息就好。

    沈万沙有些无聊,握着大白的爪子教它做‘恭喜发财’,卢栎浅浅喝着茶,与周妈妈聊天。

    “怀府这么大,怀夫人为掌家夫人,一定非常忙累。”

    “谁说不是呢?夫人做为嫡长宗妇,这些都是责任,累也得受着……”

    “施姨娘看着很年轻啊,听说她生的庶长女早出嫁了,完全看不出来。”

    “施姨娘喜欢保养,也有时间,水磨工夫出来,自然显年轻,其实她只比夫人小五岁。”

    “夫人看起来虽有些年纪,气质却高贵优雅,旁人难比,想来家中教养极好。”

    “那是,夫人在娘家倍受宠爱,父母舍不得,商定婚期时早早约好,近十七岁方才从上京出嫁。兰家是上京大族,教养规矩极好,夫人在闺中时间比旁人长些,自然比旁人更加出色。”

    “所以怀夫人是不是与施姨娘不合?”卢栎言笑宴宴。

    “当然不……”周妈妈突然抬头看向卢栎,目光惊讶,“当然不可能,先生怎么会有如此想法?”

    她笑眯眯道,“咱们怀家一向妻妾和睦,为旁人称道,赞为榜样,夫人和姨娘们怎么会不合?姨娘们为怀家开枝散叶,是有功之人,便有些许要求也是正常,夫人身为嫡妻,一向大度,从不为此生气……”

    卢栎面带微笑,“如此果然令人称道。”

    心中却呵呵,骗鬼呢!当着外人敢撕x,互栽罪名,连嫡长女的耳聋病,去世都有猫腻,还在粉饰太平,有意思吗?

    周妈妈笑意真诚,仿佛刚刚的话十足十真,不信是你自己的问题。

    房间内安静片刻,大概不想场面尴尬,周妈妈提起另一个话题,“卢先生是哪里人?剖尸绝技,老奴听都没听说过,想必师从大家。”

    “我来自蜀中灌县,剖尸之技看似神秘,其实不难……”

    周妈妈既然能在怀夫人身边伺候,一定是个人精,卢栎知道她故意引开话题,却也不急。他随着周妈妈的话浅聊,在话题流畅之际,突然提出问题打乱节奏,让周妈妈一时不慎说出他想知道的事。

    两个人你来我往,脸上都挂着亲切笑容,话锋之间却别有深意,似高手对决一般,气氛很是不平常。

    时间一点点流淌。

    沈万沙起初还逗大白玩,慢慢的,注意力被二人谈话吸引,托着下巴听的仔细,并且一点也不想插嘴。

    直到赵杼赫连羽拿着仵作箱子回来,同时有下人来报,怀夫人有请,两人才停了下来。

    卢栎起身,朝周妈妈行了个很尊重的拱手礼,“长者之智,受益良多。”

    周妈妈深深行了个蹲礼,眉眼低垂,掩下眸中万千思绪,“公子睿智,将来必大有可为。”

    赵杼与赫连羽有些不明白,这是怎么了?气氛好怪异。

    沈万沙不理这两个不明就里的人,看向卢栎的眼神满是佩服,小栎子好厉害!哪天他要也能这样就好了!

    ……

    怀夫人仍然在刚刚的正厅。

    厅里除了刚刚的人,又多了一个男人。男人约有五十岁,气质沉稳精明,只是背微躬,姿态非常谦卑,应该是个下人,权力比一般下人大的下人。

    卢栎猜对了,怀夫人解说,这人是府中大管家,被她派去亲自去询问怀德水意见。怀德水因过于繁忙的公务无法赶回来,管家去请示时,他郑重下令,一切听夫人的。夫人怎么说,就必须怎么做,任何人不得有异议。

    怀夫人目光扫视正厅一周,“我的决定是——可以剖尸。”

    施姨娘忍不住倒退数步,满脸不可置信,“这可是剖尸!把人肚子剖开!你怎么敢答应,不怕死后下地狱吗!”

    怀夫人冷哼一声,淡定喝茶。

    “你——我不信!”施姨娘说着就要提裙子往外跑,“我不信你疯了,老爷也疯了,他不可能这种事都让你做主,一定是下人胡乱传话,我要去见老爷!”

    “姐姐!”施逸再一次拦住施姨娘,“为五小姐伸冤,姐姐不想再看了么?若姐姐真不关心杀害五小姐的凶手,弟弟只好请人送你回房了。”

    施姨娘睁大眼睛静静看着施逸,半晌,眼角流出泪珠,嘴唇咬出血丝,默默退了回去,不再言语。

    她不闹,别人是不会意见的,顶多有些害怕。

    卢栎请怀夫人在厅里置上几扇屏风,供人躲避,言明若害怕可躲于屏风之后,当然,离开正厅最好。

    大家虽然害怕,但对神秘事件的好奇心都有,谁都不肯走,便是六小姐怀欣,也拒绝丫鬟牵引的手,不肯离开。

    卢栎只好一人发了一颗苏合香丸。

    之后他打开仵作箱子,同以前一样,先是取了苍术皂角点燃,以酒,温水洗手,沾一点酒液抹于鼻间,含上姜片。然后走到另一个箱子前,取出手套戴好,在赵杼的帮忙下穿上罩衣,拿出寒光闪烁的解剖刀,“我要开始了。”

    怀夫人镇定坐在首座,“先生请。”

    卢栎深呼一口气,手持解剖刀,依然自两肩往下,做出‘y’字形切口。

    刀一割开皮肤,奇怪的感觉就漫了上来,感觉与以往很有些不同。卢栎微微皱眉,不说话,继续解剖。这次解剖过程,不仅仅是取胃,他还要找出死者死因,以及尸体为什么让他感觉奇怪。

    没有血溢出,死者饱胀的皮肤之下,是透明液体,好像是水,又比水粘稠,没有特别的气味。

    解剖刀划破皮肤,先往上行。

    死者颈部有扼痕,略塌陷,颈骨却未折断,他要先行确定,死者死因是否扼死。

    一点点分离皮肤,肌肉层,卢栎发现,死者舌骨,甲状软骨骨折,颈部皮下组织,肌肉有出血,咽后壁黏膜有出血斑和充血,劲动脉内膜横行破裂……

    死者确系被人扼住颈部,窒息而亡。

    确定这一点,卢栎将分割开,掀开放到死者面上的皮肤拉回来,取出开肋器。

    赵杼对这个工具极为熟悉,立刻上前接手。

    “你来帮我?”卢栎微笑着放手,“记得力气不要过大。”

    “知道。”赵杼冲卢栎笑了下,突然一个使力,将死者肋骨掀开。

    浓黑的黑水立时溢出来,比寻常腐尸还要恶臭难闻的气味弥漫开来,激荡之下,厅里所有人都受不了了,干呕声处处。

    一是被卢栎笑着拿解剖刀,赵杼淡定帮忙的场面吓到,一是这尸体气味实在太恐怖。

    如果没有卢栎先前发的苏合香丸,现场有人被熏的晕死过去也有可能。

    肋骨一拉开,黏腻黑水溢出,再看到脏器表现,卢栎明白了。

    这具尸体,根本不是新死尸体!

    任何一具才死四天的尸体,内脏不可能萎缩成这样!

    眼前这具尸体,内脏几乎缩成一团,血管黑灰,开始融化,体内液体没一点红色,黄白组织液一点没有,全部是黑色恶臭粘液……

    原来他下意识觉得违知,觉得奇怪的地方在这里!

    这下根本没有取胃的必要了,因为这具尸体,不可能是怀瑜!

    “不管小宴当日五小姐有没有吃饭,这人都不可能是贵府五小姐。”

    卢栎皱着眉讲说事实,“此人死亡时间……超过十五日。”

    厅内所有人都非常惊讶,不光怀府众人,赵杼赫连羽沈万沙都很惊讶。

    沈万沙甚至顶着恶心上前几步,细看死者的脸,“竟然不是五小姐啊……”

    “不可能!”施姨娘跑过来翻看死者手臂,“瑜姐儿这里有颗红痣的……你看,有痣的!”

    “除非有人骗过你们视线假扮五小姐在府里……否则尸体死亡超过五日,不可能是贵府五小姐。”卢栎非常笃定这一点。

    怀书玉也上前几步,认真看了一遍死者,“虽然面部辨认不清,可她穿着五妹妹的衣服,皮肉虽然有破损,看起来却不像死去多时的……这样的天气,死亡时间太长,恐怕皮肉早就腐烂了吧……”

    “若是正常尸体,当然不会如此,”卢栎指着死者黑色萎缩的内脏,“但这是一具经过处理过的尸体,她生前很可能被喂食了防腐药物。”

    卢栎来古代看了很多书,知道古人有很多神奇的预防尸体腐烂的办法,具体配制方法不往外传,可会出现的结果,却不吝于传说。

    有多种防腐药物,若生前在合适的时间给人灌下,那么不管这人死因为何,只要尸体表面无破损,就可以保存很长一段时间,尸体腐烂速度会比相同环境下慢,皮肉萎缩程度亦是。

    而这样的尸体被丢入河里,与一般尸体表现不尽相同,遇水肿胀是肯定的,肿胀起来样貌难以辨认,死亡时间亦不易判断。

    “可这具尸体与怀瑜身量相仿,身上穿着怀瑜衣服,手臂上还有与怀瑜一样的红痣。”怀夫人最为镇定,可发白的脸色还是说明,她内心并不如面上这么淡定。

    “凶手可谓用心良苦。”卢栎仔细观察完死者内脏,将肋骨拉回,开始缝合,“凶手可能不会想到有人会剖尸,不会有人看出死者泡了多久,具体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故意给她穿上府上五小姐的衣服,制造出五小姐的死亡假象,以为天衣无缝。”

    施姨娘突然想到了什么,拽住卢栎衣角,神情激动,“所以我的瑜姐儿还没死,是不是?我的瑜姐儿还活着!”

    卢栎被她拽的趄趔了一下。

    赵杼稳稳扶住卢栎,不让他被自己手中的解剖刀伤到,手掌微微一旋,掌手就将施姨娘推开了。

    施姨娘跌倒在地上,仍然不忘看着卢栎,“卢先生,瑜姐儿是不是还活着!”

    卢栎微微摇头,面上神色更加凝重,“凶手刻意找一副与五小姐身量相仿,相貌有几分相似,甚至身上有相同痕迹的人,还给她穿上五小姐衣服……是想让贵府所有人相信,五小姐是死了的。”

    “我不知道凶手为什么这么做,但他目的如此明显……五小姐处境一定不妙,就算没死,肯定也受了很多苦。”他叹息一声,“家属要做好心理准备,同时加大寻找力度。”

    卢栎有很不好的预感,可他初来西京,没有人脉网络,这件事,还是得怀府出力,方能得到最好效果。

    “如今不是怕丢人的时候,怀夫人,请您与怀大人一起,将此事铺开,请亲朋理解,细查当日小宴宾客情况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