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83章 府衙

第183章 府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天过去,有关怀瑜失踪的消息陆续传来。

    大概怀夫人在怀府很说得上话,怀德水对于她的意见要求半点不反对,直接雷厉风行实施,所以反馈来的又快又具体。

    当日楚家小宴,宾客尽欢,除了女客有些言语争锋,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很多人都看到怀瑜怀欣姐妹‘开玩笑’,看到她们分别在不同的桌子坐席。菜上齐后,两姐妹隔的远没再继续‘开玩笑’,大家视线方才转移,并未发现任何异样之处。

    此后大部分人都没再见到怀氏姐妹,与两姐妹同桌的女客表示两姐妹很早离席,之后再也没回来。照她们描述可知,怀瑜应该比怀欣早离席。

    平日与怀瑜交好的女客都说宴后没再看到她,也从未接到任何来自于她的求助或请托……

    怀氏姐妹不管出身如何,在家地位如何,出门不可能独自一人,身边都跟了丫鬟下人。怀瑜自小性子偏狠,不好伺候,身边下人两三年就要换一拨,现在跟着她的大都刚调上来没多久。

    下人们供言,当时跟在怀瑜身边的丫鬟只有春儿一人,可惜春儿之后也不见踪影,怀家人以为她与怀瑜一起遇到了恶事,直到怀夫人与怀大人加派人手,张开大网细查,才在府外巷子里发现周身狼狈的她。

    春儿被主家抓住,一点心眼都不敢使,把知道的事,包括此前打算,一五一十说了个清楚。

    怀瑜入宴后,一筷子菜没吃,只坐了一下,就要去官房,让贴身丫鬟春儿跟着。

    而且只让她一人跟着。

    她发脾气时,丫鬟们是要绝对听话的,不然后果会很难看,所以没人敢说话,让春儿一人伺候怀瑜去官房。

    走到无人角落时,怀瑜突然说有些事要办,让春儿在角落里等她,不准叫人,不准乱说话。春儿不敢,可怀瑜以她家人以及日后前程相胁,她不敢不听,心惊胆战的目送怀瑜离开。为了不让人发现,春儿甚至不敢动,猫在旁边树丛里不敢现身,一心只等着怀瑜回来。

    可直到园子里声音渐静,天色渐暮,怀瑜还没有回来,她吓的不行,悄悄跟着楚家进出下人离开,回到怀府,却没进去,在门外不远处小心打探怀瑜有没有回来。

    在她看来,若她把小姐丢了,回怀府不仅自己要死,家人也要死;若小姐出了什么事,她也‘出了事’没回来,那么她还是忠心护主的,家人不会有事;若小姐回来了,或者因别的事绊住脚,晚点才回来,那么她在外头等着,适时回府,做为替小姐遮掩的人,也不会有事……

    可惜,她也不知道怀瑜主动离开,是去干什么了。

    怀瑜对自己亲事的确有打算,她看上了从上京过来游历的谢氏嫡幼子谢谦。

    施姨娘表示这很正常,姑娘家为自己前程忧心有什么不对,怀夫人却言语满含鄙夷,讽刺怀瑜异想天开。

    谢氏是上京名门望族,传承数百年,朝野四外都有族人为官,不管嫡枝旁枝,联姻都很谨慎。别说怀氏这样的小门户,就算她上京娘家想与谢氏联姻,都要好生评估自家孩子的品性,怀瑜一个庶女,竟敢肖想谢家嫡枝嫡子,不是痴心妄想是什么?

    谢谦做为上京谢氏精心教养出来的嫡幼子,不令气质才华不俗,人也长的十分俊秀。他来西京游历,本地一众官家长辈无不心喜万分,琢磨让小辈结成佳缘的机会,可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无望,也都做罢,甚至话语间敲打小辈,不得无礼,不得起心思。

    只有怀瑜总想创造机会自己上……

    春儿把所有知道的事情一件件说出来,怀大人非常生气,在他意识里,自己这个女儿的确有些娇纵,有些小脾气,但瞒着家里长辈,不要脸皮的自己谋姻缘,简直难以想象!

    为此,做为教养怀瑜长大的施姨娘受了罚……

    沈万沙看着怀夫人让人送来的消息信,拍桌子狂笑,“上京谢氏,她一个庶女也想肖想,哈哈哈笑死少爷了……”

    赫连羽拍着沈万沙的背,给他喂水。

    卢栎对怀瑜心思不做评价,他只觉得这件事更复杂了。

    “小宴当日没有特别的事发生;怀瑜除了生怀欣的气,没有表现出更多情绪;没有向任何友人求助请托离开之事;自己主动悄悄离席……”她去见了谁?是不是因为这个人,导致了一系列不可挽回的后果?

    “我知道了!”沈万沙拍着手,挤眉弄眼神色暧昧,“是不是谢谦!谢谦悄悄过来参与小宴,被怀瑜给看到了?还是同样看上谢谦的姑娘要与她‘谈谈’,她去私会,结果出了差错?”

    卢栎摇摇头,指尖轻点桌上消息信纸,“消息表明,谢谦在西京,是所有人头顶金灿灿的馅饼,但大家知道吃不到,没有缘份,不强求,所以怀瑜的追求道路,没有竞争者,没有阻拦者,她只会被大家看笑话,不会有人想灭了她或踩着她出头。”

    “而且与宴名单中,并没有谢谦此人。这件事里怀瑜面对的困难,是家世门弟,是遥不可及的身份差距。丫鬟春儿供言,直到怀瑜失踪之前,她都未曾与谢谦说过话,谢谦本人估计都不知道她的存在,所以我觉得,在‘谋夫婿’这件事上,怀瑜遇到危险的可能性不大。”

    “那此事岂不是仍然没有头绪?”沈万沙托着下巴,有些发愁。

    卢栎无奈叹口气,“……我们得找更多线索。”

    这件事很诡异。怀瑜现在生死不知,作案之人几乎完美制造了她死亡的假象,好像有预谋似的。

    卢栎边想,边下意识轻言嘀咕,“当日在小宴,作案之人如何遇到怀瑜,是怀瑜自己找上去的吗?那人是小宴宾客,还是其它?制服怀瑜需要将其带走,小宴人多眼杂,绝对不可能有时间机会杀人,换衣,抛尸……此人若是宾客,会方便很多,因为主家不会查宾客马车,若是主家,则更方便……可是动机呢?怀瑜与主家相交甚少,宴上也没得罪谁到忍不了的地步,没有动机……”

    卢栎指尖在茶盅沿上轻抚,眉睫闪动间,缓缓吐出最后一个疑问,“怀瑜之事,真的与小宴,或‘谋夫婿’有关么?”会不会是其它的,不知名的原因?

    沈万沙眼底一片茫然,烦闷的揉了揉头,“少爷也不知道……”

    “不如……我们去官府看看?”卢栎突然抬头,目光微闪,“府衙内常有各样案件,我们去问问,最近有没有旁的妙龄女子被杀案……”

    沈万沙想了想,怒拍桌,“必须去!没准这又一个连环凶杀案!”沈万沙目光灼灼,眉眼灵动,“如果又是连环杀人案,我们只查怀家,关注小宴肯定不对,方向都错了还怎么找凶手!”

    说做就做,两个人立刻分头行动,沈万沙拉着赫连羽去准备出行马车,卢栎去把赵杼找来。

    正巧赵杼办完事回来,看到卢栎有些惭愧,“那日白塔寺中挑衅于你的中年男子,没有找到。”起先是没注意,后来想找,人已经消失,踪迹全无,赵杼本来没把这人当个人物,结果却找不到,他非常介意。

    卢栎摇摇头,“没关系,只要日后他不再来纠缠,我们没必要与他死磕。当务之急,是怀府庶女失踪案。”

    赵杼点点头,却不打算听卢栎的话。他会继续查,这人胆敢招惹卢栎,挑衅后又消失让他找不到,他一定要把人揪出来,好好教教他做人的道理!

    卢栎把与沈万沙的讨论,以及想去府衙打探些消息的事说了,“如果你没事,一起来吧。”

    赵杼点头,必须一起啊!有事也得撂下陪媳妇一起啊!

    自打遇到卢栎,赵杼就觉得自己栽了。

    媳妇漂亮,手艺又好,简直太招人,被别人看两眼他都心疼,就想把媳妇锁屋里,只他一人能看!

    外面虽然大部分都是愚人蠢材,可也有些面相长的不错能骗人,虽然比不上自己……但媳妇看腻了他贪新鲜要体验花花世界怎么办!

    就算卢栎表示了心意,他还是小心翼翼,纠结着不敢把身份说出来,更别说提旁的要求……

    赵杼吊着一颗心,从来没觉得大夏国土内充满危险,生活如此艰难!

    ……

    卢栎有仵作牌子,如果不干涉官务,只是问些模糊消息,府衙不好拒绝。

    接待他们的,是上次白塔寺里有过一面之缘的刘捕头,听说他们为怀家庶女的案子而来,并未阻拦,带他们到了偏厅。

    饮过一盅茶,卢栎浅笑问道,“最近西京可有与怀府庶女相似的,妙龄女子被害案?”

    刘捕头摇摇头,“近几个月基本没有年轻女子被杀,只除了日前白塔寺一案。可白塔寺案死者家境一般,系与人厮打后跌出白塔高坠摔死,与怀府案子……好像没什么联系。”

    不同死因,不同经历,仅两具年龄相似,性别相同的尸体,的确不足以确定为连环杀人案。卢栎认同刘捕头的话,还是有些头疼,难道还是找不到线索?

    卢栎思绪沉浮,一时没有说话,沈万沙便看着刘捕头,“白塔寺案可破了?”毕竟亲自经历,他还是有些关心的,那天的女尸实在太吓人了!

    刘捕头面色沉肃,“尚未。”

    “怎么还没破?”沈万沙说完这句话,察觉语气有些不对,马上摆手,“我没有责怪之事,只是你刚刚说,找到死者身份了?”

    刘捕头点头。

    “那死者的社会关系,生活习惯也查明了?”

    刘捕头点头。

    “寺庙里呢?”沈万沙追问,“可有问清僧人口供?”

    刘捕头继续点头,面沉如水。

    那还没头绪?沈万沙觉得很惊讶。因为那日卢栎分析过,现场痕迹明显,只要找出死者身份,社会关系,细查身边与其有隙之人,再得到寺里僧人所有口供,应该会有所得才是啊……

    赫连羽见沈万沙好奇,看了刘捕头一眼,“若捕头不介意,可将案情说来听听。”他桃花眼微翘,声音平实,姿态安然,可刘捕头就是感觉到了非同一般的压迫,下意识说起案情。

    死者是城中匠户女儿,不算贫穷,也不富有,长辈有竞争对手一二,除了见面时有些言语不合,并没有太过分的事。做为平头百姓,死者自小生活无忧,比上不足比下不余,因长的漂亮,颇有些心气,平日里不与相貌普通的街坊邻居做耍。也因此个性,生活圈子里有大姑娘小媳妇看她不顺眼,可也都是小打小闹,没到杀人害命的程度。

    死者尸体发现前一日,未时出门,到胭脂铺买脂粉,一去不回。捕快们顺着死者最后出现的线路查问消息,街坊们看到她出门,胭脂铺的老板娘说她独自一人来,又独自一人离开,再多的消息就没有了。

    那条街极热闹,人来人往不断,死者许在那条街上失踪,所以没被人注意。

    至于白塔寺,寺内规矩严格,来寺香客若有进香,添香油皆有记录,捕快们对着名册一人一人查了,没有异常,几乎所有香客都于闭塔前离开。

    而白塔每日落锁,皆要经过检查,事发前一天当值的是个极细心负责任的僧人,说落锁时塔内无人。开锁钥匙被送到禅房,夜里有值夜僧人看守,言明未曾丢失过……

    “都没有异常,难道死者和凶手是夜里飞上去的?”沈万沙睁大眼睛,死者的身份和交际圈子,不像有会武功的人啊……莫非是采花贼?可采花贼多有手段,不会想把姑娘掳到危险高处再下手吧……

    刘捕头也很头疼,可怎么查也查不出来。

    赵杼冷笑一声,“简单。”

    “简单?”沈万沙眼睛瞪圆,怎么简单?

    赵杼却不理他,看着卢栎。

    卢栎斜了他一眼:就你厉害!

    赵杼得意抛飞眼:这不是与媳妇心有灵犀么!

    卢栎懒的看他,敲了敲桌子,“因为有人说谎。”

    “说谎?”沈万沙惊讶,“官府查案,还敢做伪证?”

    刘捕头也是眼睛眯起,眉沉目重。

    “一切都正常,未有疏漏,结果就是死者不可能半夜出现,可既然死者出现,说明供言里,有人说了谎。”卢栎提醒刘捕头,“还是要留意落锁时检查的僧人,以及夜里负责看守钥匙的值夜僧人。既然寺规严密,那么怎么上塔这一点最关键。”

    赵杼补充,“可细查寺里近来留宿香客,外来人员,以及到寺里潜修不久的僧人。”

    卢栎斜了他一眼,点头,“正是。”

    “多谢几提醒!”刘捕头神色有些激动,看起来的确有了思路。

    卢栎摆摆手,神情并没有特别欣喜,他今日为怀瑜的案子前来,仍然没有收获……

    刘捕头突然想起一事,“年轻女子死亡案件没有,失踪案子好像有几桩,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关联……”

    卢栎眸色一闪,怀瑜的确是失踪了!

    “有关系!”他直接站起来,“这里都发生过什么失踪案?”

    刘捕头有些为难,“那个案子非我经办,了解不多,不过推官大人今日在,我可为几位引见。”

    “推官大人?”

    “……嗯。”刘捕头面色有些忧虑,“推官大人铁面无私,向来不喜外人过问案件,因您几位与白塔寺女尸有关,我才敢将此案详说,换了旁的案子,比如这失踪案,就算我知道,也是不敢说的。所以……”

    “所以推官大人很可能拒绝我们,是不是?”卢栎目光微敛。

    刘捕头语气微沉,“是。”

    沈万沙看看刘捕头,看看卢栎,再看看赵杼,突然眼珠子一转,嘴角一扬,得意的撸袖子,“交给少爷!”

    卢栎狐疑,“你知道怎么……”

    “知道知道,你放心,一回生两回熟,少爷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沈万沙亲热架往卢栎肩膀,眸底笑容神秘。

    卢栎直觉好像有些不靠谱,可沈万沙如此积极……他还是不打击了,一会儿实在不行再想办法补救。

    谁知结果果然不出他所料……不受控制的事情发生了。

    刘捕头禀告过后,几人被迎到正厅等候,推官一来,刘捕头严肃行礼,介绍卢栎四人,仔细道明原委。

    推官姓崔,面目方正,眉目刚硬,不过而立之年,眉宇已有‘川’字纹,鼻唇间也有深深沟壑,显是个非常严肃的人。听完刘捕头的话,他眉头紧锁,“想问失踪案之事?”表情明显不同意。

    跟想象中的情形一致。

    卢栎还未行礼寒喧,就见沈万沙倏的蹦了出去,刚刚好跳到推官面前。

    少爷撸着袖子叉着腰抬着下巴指着卢栎,气势万千,“你可知道这位是谁!”

    崔推官眉间‘川’字更紧,“我应该知道么?”

    卢栎一听就心下发紧,觉得要糟,快步上前,可没等他走过来,沈万沙已经大笑三声,“平王你肯定知道吧,这位可是平王爷的宝贝心肝小肉肉……”

    卢栎额角跳着,箍住沈万沙肩膀,捂住他的嘴,僵硬的朝崔推官笑了笑,“他在开玩笑,大人有大量,别与少年人一般见识。”

    沈万沙奋力挣扎着拉开卢栎的手,“我哪里开玩笑了,你就是平王未婚——”

    卢栎紧紧捂住沈万沙的嘴,咬着牙在他耳边低声道,“不准乱说话!”

    “少爷哪有乱说唔——”

    沈万沙不会武功,可卢栎也是个手无缚鸡的瘦子,两个人谁也压不住谁,卢栎都想给少爷跪了:求不扯后腿!你这完全是在帮倒忙啊,没看到崔推官脸都黑了吗!

    沈万沙一点也没觉得不对,事实上做为上京纨绔,他真的比较擅长用这种方式压人,在上京城里惹了事,放出名头一准管用!在他意识里,根本不存在绝对铁面无私,谁的面子都不买的人,真有那样的,也当不了官。

    而且平王本人就在这里嘛,以势压人效果最快,为什么不呢?你看平王那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像个大傻子似的,全上京,不,整个大夏估计也没谁能看到这副画面,果然还是少爷最威武!

    所以沈万沙拼命挣扎。

    “平王心肝肉……”

    “谁都惹不起……”

    卢栎气的掐了卢栎腰一把,“再、胡、说、我、可、真、生、气、了!”

    沈万沙这才做罢。

    可他还是不开心,鼓着脸瞪赵杼,那架式好像在说,这王爷当的真没本事,连自己王妃都拿不下!

    赵杼眉一挑,正想要不要一鼓作气,鱼死网破,干脆说出身份,就见卢栎从怀里掏出印着京兆府尹池秀私章的文书,“我是一名仵作,曾帮京兆府尹池大人破过大案,崔大人若不介意,我想了解西京府内的失踪案。”

    赵杼一愣,卢栎什么时候有这个?他怎么不知道?

    联想京兆府尹请宴当日,卢栎好像与池秀相谈甚欢,可池秀一把年纪,有妻有子,他就没多想……莫非那老头也敢觊觎卢栎!

    赵杼盯着卢栎手上文书,杀气四溢。

    崔推官一看文书,脸色立刻就变了,“原来你就是卢栎。”他神色还是很严肃,可眉眼间疏离立减,有了几分温和之意。

    卢栎不解,崔推官便缓言解释。原来他与池秀是同乡,池秀对他颇为关切,时有提携之举,两人关系很近,常有书信往来,他对池秀非常信任。池秀信中曾提及一名非常厉害的仵作,他还感叹无缘相见……

    “池大人对你颇为推崇,我也希望有机会能与你一见,没想到你来了西京。”崔推官立刻请几位上座,交待小吏上茶。

    赵杼非常不满,为什么不给他表现机会!

    事情突然变的顺利,平王爷赵杼端着茶盅,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庆幸,还是该遗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