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84章 失踪

第184章 失踪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京近一年来,出现了三起少女失踪案。

    这样情况并不算特别特殊。

    因为古代人口通买卖,拐子,人贩子特别多,亦有有组织,头脑灵活,手段高明的犯罪团伙,平日走失孩童不断,逢热闹节日则会更多。同样情况在大夏各地都有发生,即使太嘉帝即位后紧抓治理,严查严办,这样的事也不能完全制止。

    崔推官在西京任职三年,抓了不少人贩子,甚至破获过一个大型,跨府贩子团伙,也未能救回所有被害人。

    可人贩子的目标,多为孩童,年纪大的少男少女不好控制,若非有特殊原因,不会刻意下手。

    这三起少女失踪案,年龄都在十三到十五岁,家里非贫民,亦非富户,相貌算是清秀,人也机灵聪明,各方面特点总结来说,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一年三起,平均四个月一起,时间拉的太长,除年龄之外,身材,相貌特点也没有很像的地方,所以崔推官之前并没有把它们联想到一起,只认为是特殊情况下,人贩子有预谋的针对性拐骗。

    可怀府庶女案发,怀家送来一具有人故意为之,企图蒙混视线的尸体,崔推官这才心下‘咯噔’一声,连夜翻看案头卷宗,想到其它可能。

    “所以现在便是……四起少女失踪案。”卢栎眼梢微垂,睫羽掩目,“另有一具尸体。”

    崔推官神色沉肃,“对。”

    “日前怀府送来的尸体,可有人认领?”

    “没有。”崔推官摇摇头,“尸体面容扭曲,难以辨认,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尸体送过来后,立即腐烂,就算用大量冰块也不能阻止,报案人家接到消息赶来认尸时,整具尸体皮肤几乎溃烂完毕,根本没办法认。”

    卢栎拳头半握,心知这是因为经过防腐处理。经过这样处理的尸体,一旦被破坏,腐烂程度会一般尸体快很多,这一具曾被作案人刻意泡到水里,高温,脏污环境……会加速它的分解。

    “所以这具尸体身份不明……如果她是报过案的失踪少女,那么失踪案共四起,如果她不是,失踪案就是五起了!”沈万沙数着手指头,突然觉得很可怕,“她还被杀了!那别的人是不是也有同样危险!”

    如果单单是被人贩子拐了,可能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但人是活着的,总还有各种希望,可人要是死了,什么希望都没了啊!

    卢栎与崔推官对视一眼,神色一样的凝重。

    崔推官嘴唇深抿,“事情存在偶然性,也不一定就是同一人作案,可一旦是,那么只要这个人在西京,就是个巨大威胁。卢先生擅破连环案,我西京之事,还请先生帮忙——”说着崔推官站了起来,认真诚恳的朝卢栎行礼。

    卢栎赶紧避开,“大人客气了——大人做推官多年,经验丰富,即已有头绪,追查下去必有线索。我没什么本事,只对破案心思执着,若能以微薄之力帮到大人,亦深感荣幸。”

    二人推心置腹表明了态度,接下来的讨论就更加明确了。

    卢栎问崔推官,“大人可有查过当时记录,几位少女怎么失踪的?”

    “一接到怀府尸体,我心中一跳,想到连环凶手可能性,即刻调来案卷仔细看了当时记录。”崔推官眉头紧皱,“说起来几个失踪案确有些相似之处。”

    几个少女出现的最后地点不同,但都有个特点——热闹。少女离开家,家人察觉时已经怎么也找不到,心急报案,捕快们沿路径查问,到最热闹的地方线索就停住了。人潮拥挤的大街,集市,店铺……受害者都是在同样环境条件下突然失踪的。

    “热闹……”沈万沙点点头,“那日楚家办小宴也很热闹。”

    “小宴……”崔推官好像想到了什么,皱着眉加了一句,“有两起失踪案发生前,附近人家有宴,一次是娶亲红事,一次是家中老人摆寿。”

    如此也算相同点了。

    沈万沙眼睛睁圆,看了看卢栎。

    “有宴……便会鱼龙混杂。”卢栎眯了眼,正经客人不说有多少,光是趁机占便宜的就不少。

    崔推官目光更沉,“所以嫌疑人非常难排查。”

    “而且……几起案子,都没有目击证人……”卢栎指尖下意识敲着膝盖。

    “也不是一个没有。”崔推官手微顿,轻轻叹口气,“最近一起失踪案里,有个喝醉的混混是目击者,捕快们问到他时,他酒还未醒,说见过失踪少女,可酒醒之后,又不承认了,说之前的都是醉话,他不记得看到过什么少女被掳。”

    刘捕头对此有印象,“那人是西京北街有名的混混,偷鸡摸狗,抢老人孩子钱,敲寡妇门,偶尔从青楼龟公处接活干,眼睛最注意漂亮姑娘,可若大事,倒也没犯过,咱们兄弟看不过眼时就抓他入狱教育教育,日子到了还是得放。若说出事的是个男人,他没看到,我信,是个年轻姑娘,还相貌清秀,他反口说没看到,谁都不信。可不管咱们怎么恐吓,他就是不说,咱们也没办法。”

    “这人可还在西京?”

    “在的。”

    卢栎沉吟片刻,双手握在一起,眉眼闪动灵慧,似在思考,“这人……有什么习惯,喜好?害怕什么?”

    “吃饱睡睡饱吃,日夜颠倒,三餐不继,能有什么习惯?不过是个欺软怕硬的混子罢了……”

    ……

    卢栎四人在府衙坐了整整一下午,就失踪案聊了很多,并且还应崔推官邀请,查看了有关卷宗。

    可是仍然,没有更多线索,除了那个混混。

    夏日天长,离开府衙时日头还很高,好在天气没那么热了。

    四人一边走,一边浅浅聊着天。

    “我觉得那个混混是故意的,他肯定看到了什么,就是不愿意说实话!”沈万沙表情很是愤愤。

    赫连羽摸摸少爷的头,“我觉得也是。”

    这种可能性相当大,卢栎抬头望向高远天空,“要是能让他开口就好了。”

    赵杼眼皮微抬,目光矜贵慵懒,“看不惯揍他一顿就是。”

    “揍他……”卢栎突然停住,定定看着赵杼。

    “小栎子你怎么了?”沈万沙见卢栎停住,也停下来,看了看卢栎,又看看卢栎认真盯着的赵杼……挑了唇眯了眼,表情慢慢从一雾水变的兴味十足。

    赫连羽也立刻看出两个人的意思,摸着下巴,把赵杼从头到脚打量一遍,“的确……很合适。”

    赵杼被三个人看的火起,他只接受媳妇的火热视线!其它两个哪凉快哪呆着去,给他点空间谈情说爱!

    他眉梢挑的老高,“合适什么?”

    “吓唬人。”

    “吓唬人啊!”

    “吓唬人!”

    三人几乎异口同声说话。

    赵杼直觉有些不对,眼睛眯起胳膊自然垂下,下意识做起了防御姿势。

    沈万沙知道平王不好搞,眼神示意卢栎上。

    卢栎拉住赵杼袖子,缓声道,“那混混最爱欺软怕硬,是个色厉内荏的,官府差吏们公职在身,不好下重手……你不一样。”他亮晶晶的视线滑过赵杼宽阔的肩膀,健壮的胸肌,高大的身材,“你绝对可以吓到他!”

    虽然媳妇火辣辣的热情视线很享受,可提出的要求不是上床而是吓人……赵杼非常不满意,“我不合适。”

    “开什么玩笑!”沈万沙瞪圆眼睛指着他,“你最合适啊!”

    另外两人齐齐点头。

    赵杼随着他们视线,低头看了看自己。

    比一般高大的身材,因常年练武壮硕的体格,手屠数万人留下的杀气……

    卢栎捏着他胳膊上的腱子肉,“凶残,狠辣,□□的威慑力,咱们四人里除了你谁还有这种气质?”角色简直是量身订做的好吗!

    赵杼看看卢栎和沈万沙如出一辙弱鸡子似的身材,再看个子没他高,身材比他瘦,走飘逸灵巧路线,长着张招人桃花脸的赫连羽……好像的确他最男人。

    感觉卢栎小手在自己胳膊上游走,赵杼暗地使力鼓起更多肌肉。想想卢栎喜欢强壮的男人,他沉吟片刻,心中做出决定,全当表演了。

    高冷的等卢栎软声多求两句,趁机拉着人去旁边偷了个吻,赵杼这才表情勉强的答应了。

    沈万沙放开捂住眼睛的手,喃喃自语,“平王可真不要脸……”

    赫连羽低头凑到他耳边吹气,“少爷指缝开的那么大,我都瞧见了哟……”

    “瞧见又怎么样!”沈万沙冲赫连羽呲牙。

    赫连羽桃花眼微翘,手指挑起沈万沙下巴,笑容荡漾,“少爷若赏一枚香吻,我就替少爷保密……”

    沈万沙嗤笑一声,“你还稀罕男人香吻啊,不是喜欢调戏漂亮姑娘么?”

    “美人儿……无关男女,少爷很漂亮。”赫连羽头又低几分,桃花眼里波光流转,深情涌动。

    “你才漂亮!你全家都漂亮!”沈万沙‘啪’一声打开赫连羽的脸,皱皱鼻子,“随便你去说!”

    之后少爷潇洒的转身,只留淡淡清风。

    赫连羽怀念了下脸上温度,笑眯眯又追了上去,“少爷放心,我会为少爷保密的。”

    “不用你保密。”

    “少爷不用客气,我不会要好处的。”

    ……

    既然说好了,下面就是实施了。

    卢栎之前曾细细问刘捕头这个混混的事,知道混混叫狗子,无固定住所,特别喜欢蹲在某青楼外的街道……反正时间不晚,一行四人转到了那条街道。

    运气还不错,那混混还真在。蹲在墙角,手抄着袖子,眼睛贼溜溜的打量路人,好像在打什么主意。

    “他在那儿。”卢栎眼角示意赵杼:该你上场了。

    赵杼对于答应的事从来不含糊,捏了捏手腕,气势凌利的走向混混。

    混混一看赵杼朝他走,长的那么壮还像要杀人似的,立刻转着转着眼珠子要跑。可赵杼是谁,能让他跑了?长腿大跨两步,长手一拎,就把混混甩到了墙上。

    绝对的武功,身高压制,混混吓的不行,他最怕这样的人了!

    “兄弟,有话有好说……”

    这句话把赵杼得罪的不轻,钵大的拳头直接上来,打的混混口中鲜血直流,“爷爷!爷爷我错了,我不会说话,求您不要打啊……”

    赵杼又是一拳,不过这次收了点力气,不会有内伤,只会让混混疼的身子蜷起。

    “爷爷唉……小的哪得罪您了,您直接说……”

    又挨了一拳。

    “爷爷要有什么吩咐,小的万死……不辞……”

    赵杼完全不理,用最帅气的姿势揍人,展示着自己强大的武力值和肌肉,一方面是想让卢栎着迷,另一方面,这样的小混混他最了解,语言吓唬不管用,讲道理不管用,直接揍一顿打怕了,他就不敢不说实话了。

    只要他注意力道,别真把人打伤就好。

    事实证明,效果显著。

    混混鼻青脸肿的挪到墙角,听说他们想问失踪少女的事,眼神闪了一下。可看看赵杼冷漠脸色,再看看地上的血,他苦起脸,说了。

    他那天的确喝醉了,可也的确看到少女被掳了。官差们问起时不说,是怕惹到事,人贩子很厉害的!而且之后莫名其妙收到一袋银子,他更不敢说了……很明显,那那是封口费,他怕被灭口。

    “那你现在不怕灭口了?”沈万沙瞪他。

    混混摸摸脸,现在不说马上也要被弄死,他又不傻,说了再跑呗!

    卢栎蹲下来,问混混,“那天到底看到了什么?”

    “也没什么……”混混眼珠子游动,瞥到赵杼慢条斯理的吹了吹拳头,心下一跳,不敢编瞎话,也不敢有所隐瞒,全说了,“就是看到姑娘长的挺白净,盘挺亮,想多看两眼,谁知一晃眼,就见姑娘被人捂住嘴,带到了马车上……”

    他喝醉了眼神不济,精神也不集中,连姑娘样子都没看的太清楚,更别说脸藏在姑娘身后的人了。

    “制住姑娘的人长相你不记得,身量,年纪总有印象吧?他穿了什么样的衣服?戴了什么样的配饰?马车是什么样的马车?什么颜色,什么质地,有什么样的花纹?”卢栎定定看着混混,声音轻缓的提醒,“你仔细回想,一定能想起什么。”

    混混慑于赵杼威力,不敢耍心眼,只好用死力回想。

    “好像穿着青色长衫,应该是个男人,身材……不记得了。马车是普通的油车,普通人家,车马行里常见的那种,没什么特点……那天太阳特别闪眼,我眼睛都要闪瞎了,看到的着实不多……”

    “太阳闪眼?你不是坐在墙根么?阳光再强对你影响应该也不大……”卢栎猛然顿住,瞳孔微缩,“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照到你眼睛了?姑娘身上的发簪?男人身上配饰?”

    “你这么一说……”混混眼神突然定住了,“好像真是……”

    他歪着头,目光猛然兴奋,“那个男人手上好像带个扳指!宝石的,四四方方一小块,特别闪!”

    “可有看到颜色,样式?”

    混混摇了摇头,“……没有。”

    卢栎也不逼他,如今境况,证明混混的确在用力回想。他换了个问题,“把姑娘掳上车后,男人可有说什么话?比如接下来去哪里,车夫是什么人,可有特点……”

    混混一拍大腿,“还真有!我没看到车夫模样,只记得车夫年纪很小,因为他说话很嫩,好像还有些胆小,声音弱弱的,说什么要去百宝楼……”

    百宝楼。

    马上要办赏宝大会的百宝楼。

    卢栎眼睛微微眯起。

    沈万沙也张圆了嘴,莫非还与百宝楼有关系?

    可惜接着问,混混却不知道更多了。

    混混见赵杼盯着他,吓的直接跪了,“爷爷啊……小的就知道这些,全都说了啊……求您放过小的……”

    赵杼看向卢栎。

    卢栎表示的确没什么好问的了,赵杼便踢了混混一脚,“滚。”

    混混如蒙大赦,麻利爬起来,尽管身上疼的呲牙咧嘴,也用最快的速度跑了。

    “百宝楼……”卢栎轻轻说着这三个字。

    沈万沙咂舌,“百宝楼有问题!”

    “也不一定,”赫连羽弹弹沈万沙的额头,“没准只是路过呢?”

    沈万沙拍开赫连羽的手,不同意他的想法,“百宝楼是什么地方?是黑道!要是一般酒铺饭庄,我也不觉得有什么,可作案人掳了姑娘,还要去百宝楼,我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对!”

    那边边两个人吵嘴,这边赵杼握住卢栎的手,“去百宝楼看看?”

    卢栎乖乖任他握,微笑着抬头看他,“我也是这么想的。”

    二人对视,气氛融融。

    等那边沈万沙与赫连羽吵完,卢栎耳根也有些红,赵杼才缓声发话,“先找地方吃点东西,然后去百宝楼。”

    沈万沙欢呼一声同意,带头找吃饭的地方。

    赵杼捏着卢栎的手,低头与他说小话,“我刚刚表怎么样?”

    卢栎笑眯眯,“还不错。”

    “喜欢?”

    卢栎清澈目光微闪,觉得这时候的赵杼,很像把他丢出去绣球叨回来呼哧呼哧求抚摸的大白。

    做对了事,的确应该夸奖,卢栎笑容更大,示意赵杼低头,手放上去揉了揉,“……喜欢。”

    赵杼心尖一痒,握住卢栎手腕,左右看看,他们正走在没人的巷道,前面沈万沙与赫连羽已经拐弯……他立刻举高卢栎双手,把人压到墙上,低下头——

    “你做什唔……”卢栎吃惊,下意识狠狠挣扎。

    “乖一点……”赵杼箍住卢栎身体,却不敢大力,怀里人这么小,他怕伤到他,“就亲一下……”声音极尽温柔。

    一吻毕,卢栎呼吸急促,脸色酡红,狠狠踩住赵杼的脚,用死力碾,“你怎么能这样!”光天化日的,能不能要点脸!

    “你说喜欢。”赵杼忍不住凑过去又亲了一下,“再说我帮忙,你该给奖励。”

    卢栎一爪子拍了过去。

    赵杼一点都没闪,反而还乐滋滋送上另一边脸,“来,生气了就打为夫,为夫不怕疼!”

    卢栎:……

    到底该吐槽这贱贱不要脸的德性,还是先问问‘为夫’这两个字!

    卢栎嘴唇蠕动间,不知道怎么的,“流氓!不要脸!”这样很像打情骂俏的话脱出了口,说完后悔的不行,整张脸立时通红。

    赵杼非常‘不要脸’的上前又亲了卢栎一下,“为夫就喜欢流氓你,来来,继续——”

    卢栎握着拳头瞪着赵杼,完全没办法了。

    他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的人!完全不知道怎么对付才好!

    赵杼捏着卢栎小手,自自然然的拉着他往前走,“一会儿还有事,可不能耽误时间了。”

    到底是谁在耽误时间!卢栎甩半天甩不开赵杼的手,气的呲出小牙咬了一口。

    赵杼一点不觉得疼似的,黑亮的眼睛一直看着他,深邃瞳眸里只有他一人身影。

    卢栎最终垂下头,抚额叹息,任赵杼拉着往前走。

    喜欢上这样的人,真是……

    赵杼表现再一次刷新了暗卫们的世界观,邢左傻的差点从墙头摔下来,多亏洪右拉了一把。

    元连啧啧称奇,“从来没见过这么不……呃,这么活泼的王爷。”

    洪右呵呵两声,“未来还长,会习惯的。”

    ……

    因后面安排了事,这顿饭吃的很快,沈万沙尤其积极,第一个就撂了筷子,眼睛亮晶晶的等着另外三人。

    直到喝完茶,卢栎起身说走,沈万沙欢呼一声,跑到最前面,“出发!”

    西京城不算大,想到哪里都很快,黑夜吞没最后一丝光线时,四人正好站在百宝楼前。

    百宝楼正门果然更加奢华,高大的门楹,灿金的招牌,雕梁绘柱,轻纱曼舞,还未走进,已能感受到内里奢靡浮华气氛。

    百宝楼,赏宝大会,正在徐徐开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