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85章 规矩

第185章 规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进到百宝楼内里才发现,门口那点奢靡浮华不算什么。

    除了门口迎客区,百宝楼整个一楼没放任何屏风之类的东西以做隔挡,视觉效果宽阔到令人感叹。二三四五楼只是围着一楼边缘造的类似包厢雅间的房间,以蜿蜒楼梯相连,所以大厅方圆近三丈的地方,头顶中空,抬头可以直接看到百宝楼的楼顶。

    楼内装饰以销金布料,铂金纸锡为主,所有楼梯都包裹着绣着金线的轻纱,抬头往上看,犹如金色波浪一般。

    各样摆设器物都以金粉描绘图案,连墙角摆着的大花瓶都用金粉画着碧海潮生图。

    来往侍女身上衣衫轻薄,头戴金钗,臂挽轻纱,连伙计腰间都佩着金色腰带。

    数个四足冰鼎分散摆在厅堂,异兽蹲坐的香鼎吐出袅袅香氛……

    沈万沙觉得眼睛都快使不过来了,这地方简直太符合少爷审美!

    卢栎也颇为震撼。

    整个大厅只因桌椅形状,摆放位置不同,自动隔出了一片片区域,不同区域内进行着不同的游戏。楼里客人几乎全部都是男人,而且还都是身材健硕的男人。他们在自己喜欢的游戏区域,玩的眼神专注呼吸急促,激动的脸红脖子粗。

    “原来百宝楼并非只卖宝贝……”卢栎不禁出言感叹。

    “卖宝只是吸引客人的一大噱头,百宝楼造这么大的势,不可能不想顺便捞钱。”赵杼说着话,见一个笑容甜美的侍女正向卢栎抛媚眼,立刻快走两步挡住侍女视线,握住卢栎的手。

    卢栎少有见到古代姑娘穿的这么清凉,新鲜之下不免多看两眼,可一楼太大,他视线游走间,并未看到某个姑娘朝他抛媚眼,当然也没有察觉赵杼心思,以为赵杼担心旁的事,“这里虽然人多,我也不可能笨的走丢……”所以不用牵着手。

    赵杼森然警告目光回到卢栎身上时,已然回缓,握住卢栎的手却没有放,“这里居心叵测的人很多。”所以他得好好看住媳妇,绝对不能放手!

    卢栎视线掠过厅堂的客人,恍然大悟,赵杼是觉得这里会武功的特别多,不怕他走失,是怕他被欺负吧!

    看看别人的高大身板,再看看自己虽然长高了些,却仍然没几两肉的身体,卢栎叹了口气,认命的回握赵杼的手。

    他也是非常注重安全问题的。

    赵杼这下方才满意。

    “那边在掷骰子!这边在推牌九!哇竟然还有卖东西的!”沈万沙看着四散开来的一片片游戏区,神情十分激动,“这么多花样,竟然可以一起玩!”

    见几人神情激动,负责带他们进来的伙计眸里有几分骄傲,“几位可是来着了,在这西京地界上,要说会玩,咱们百宝楼数第二,没人敢数第一。”

    伙计眼睛毒,早就看出卢栎四人虽表现低调,但个人气质,穿衣搭配品味骗不了人,一定是不缺银子的主。为了多挣些银子,他朗声向四人介绍楼里各处玩法,一般规矩,怎样能玩的更痛快。

    百宝楼一直做收宝卖宝的生意,什么宝贝都敢吃下,转出,可这赏宝大会,却是三年才办一次,算是个盛事,每逢盛事,自然更加热闹。

    所有江湖上,官商道流行的花样,只要你想玩,没有找不到。通俗的黄,赌,需要点智商的射覆,规则多变,颇有意趣,保证能让客人乐不思蜀,玩的不想回去。

    所有这些游戏,全在一楼大厅,客人们若有私事,可以花银子包二楼包厢解决。说到这里,伙计看了眼场中侍女,眼神颇为暧昧的眨了眨,卢栎立刻明白,这‘私事’,大约就是……那种事。百宝楼捞钱生意做的可真广,拉皮条也不放过……

    三四两层楼,是为百宝楼贵客准备的地方,不能随便过去,想上去,需得有百宝楼的贵客铭牌。

    至于第五层,是为赏宝大会特别准备,能上去的除了楼里特别工作人员,只有十名贵客。

    小二说后面几句话时,神色带了些提醒,显是在示意四个人,不要随意行动,否则后果自负。

    “贵客铭牌是什么?”

    “第五层只能十个人上去?”

    沈万沙与卢栎分别提出不同的问题,却都问到了点上。

    “是的。”伙计束手站着,笑容温和,“凡是在百宝楼消费积攒一定金额的客人,都可以以一物品登记,做为贵客身份铭牌,只要持铭牌来楼里,就会受到楼内的特别招待。”

    原来是类似vip客户的制度。卢栎了然。

    沈万沙追问了一句,“有这样的铭牌,买东西可以便宜些么?铭牌可能外借?”

    “我们百宝楼做的多是拍卖生意,宝贝成交价为客人的最后叫价算,不能便宜,但楼内其它消费,可酌情减免。”伙计微笑道,“百宝楼客人很多,有些不喜欢身份暴露……所以我们只认铭牌不认人。”

    那就是可以外借了……沈万沙若有所思。

    “至于第五层,的确只有十位客人能上去。”伙计看向卢栎,“此次赏宝大会推出近百样宝贝,每晚,每层楼都会分出一片区域进行小型拍卖会,五更时分统计所有客人花费额度,前十名有资格在第二日晚间进入第五层。”

    “小型拍卖会持续七日,第八日进行终极至宝拍卖,终极至宝只有三样,七日内消费总额在前十名的,方有机会竞拍……”

    “也就是说,在百宝楼花费到达前十,才有机会拍到终极至宝,否则连见都见不到?”那如果只想拍最后宝贝,带着一大笔钱来,根本不行,必须得在前面花钱拍一堆不管想要不想要的东西才有机会!沈万沙咂舌,那得砸多少钱!

    伙计微笑点头。

    沈万沙还是有疑问,“可是我没看到你们公布这三件至宝是什么啊?”

    “终极至宝一直保密,除了最终十位客人,外人一概不知。”伙计神色平稳,似乎刻意营造神秘气氛。

    沈万沙眼球子转了转,大概这是百宝楼的另一个噱头,“那你们不说,我们怎么知道这东西值不值得我们拍呢?”

    “赏宝大会举办多年,从未有一次让客人失望。”伙计脸上充满自信。

    “这样啊……”沈万沙一边与伙计说话,一边狂给卢栎递眼色。

    这百宝楼太会玩了,千方百计勾着人们花钱!而且他才不信什么三样至宝最后才拿出来,只有十位客人知道,他们一定会提前放风声吸引客人!不过这放风声的方式……肯定是低调又神秘的。

    卢栎看清了沈万沙眸底深意,想法与他相似。不过百宝楼做了这么多年,招牌没倒,这次最后三样至宝,肯定也不是什么俗物。就算不是客人想要的,也是价值足足,客人一旦转手,也不会太吃亏。

    赵杼与赫连羽对视一眼,二人眸底有同样思绪。

    这三样至宝里……或许有他们惦记的东西。

    ……

    卢栎与沈万沙问完问题,对百宝楼进行全方位的了解,才给了伙计足足的赏钱,让他去招呼别的客人。

    此时正值酉时末刻,百宝楼热闹时间的开始,气氛十分热烈。在场客人大都是健壮汉子,江湖人士,不怎么讲规矩,来往侍女都穿着暴露,很难不被调戏,厅中放浪笑声无数。

    沈万沙拉着卢栎四处走,想看个新鲜,结果却发现不少熟人,小声与卢栎咬耳朵。

    “那个我认识,姓刘,是个秀才,父亲是个五品官,平日里可正经,没想到也到这里来……那个小胖子,你看到没?他是本地商会会长的儿子,可会做生意,没想到玩的这么大……呀那个是楚家少爷,怀家庶女失踪时的小宴,就是他家主办的……”

    来西京后,沈万沙惦记着家里生意,稍稍往商界上转了一圈,认识的人比卢栎多。卢栎一边听,一边觉得,这百宝楼,着实会做生意,不仅黑道,白道也会愿意来……

    二人正窃窃私语,突然厅中一静。

    二人后知后觉的转头——见到一个身着华丽红纱裙的华美背影!

    那姑娘梳着随云髻,头发挽起,衣领后斜,露出一小片后颈,欺霜赛雪,弧度优美,莹莹有光,特别想让人放上去摸摸看是什么感觉。正红色衣料从肩头往下徐徐铺展,裙摆自腰部开始,如水般漫开,将女子削肩,柳腰包裹的严严实实,又让纤美身材十足十展示出来,不过分暴露,却比暴露的侍女勾人多了。

    她鬓角还垂下几缕青丝,透着一股随意慵懒的性|感,光是看着,就足够让人流口水了。

    怪不得场中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女子莲步轻移,缓步走过楼梯,很快消失于众人视线里,‘嗡’的一声,厅内讨论开了。

    “这女人是谁?”

    “竟敢独自到百宝楼来?”

    “够味!”

    ……

    沈万沙叹着气,一脸遗憾,“可惜咱俩回头的晚,没看到人正脸。”

    卢栎安慰的摸了摸他的头。

    “一定很漂亮……”沈万沙仍然不甘心。

    “没关系,这里漂亮姑娘还有很多。”卢栎指了指四外,示意小伙伴打开视野,百宝楼的侍女颜值都不错的!

    比如说东北角那个有酒窝,端着托盘的姑娘……

    那姑娘笑起来特别甜,身上穿的也是金色薄纱裙,可她气质不错,看起来就是别人好看。她手中托盘内放着一样东西,距离有点远,看不大清楚,像是一样玉饰。一群男人围在她面前,争抢着出价。看来是个比小型拍卖会更小型的小拍卖,取了美女噱头。

    沈万沙见卢栎眼神专注,眼珠子一转,“你喜欢?”

    “看起来还不错。”

    卢栎本意是想转移沈万沙视线,别再为没看到美女相貌遗憾,沈万沙却是刻意问的。他突然想到,再过两个多月,就是卢栎生辰了。做朋友这么久,他还没送过卢栎什么像样的东西……

    那酒窝姑娘盘子里的东西,既然卢栎喜欢,不如买下来送给卢栎。千金难买心头好,他的心意总是对的。

    可这东西有点小,他还得再准备点其它才行……

    沈万沙寻思片刻,做下决定。但买礼物这种事,得偷偷做才好,让卢栎看到就没有惊喜了。所以他猛然拉过赫连羽,“你陪我去玩!少爷要买东西!”

    赫连羽想了想,从善如流陪他离开,离开前,给赵杼打了个眼色。

    卢栎有些担心沈万沙,下意识跟上。少爷做生意聪明,可有时候傻乎乎的,可别不小心惹到别人!这里的人……随便一看,就知道不好惹。

    赵杼却拉住了卢栎,“有摘星在,不会有事。”他指了旁的方向,“我们去那边看看。”

    卢栎犹豫了一下,“那一会儿要回来。”

    “好。”

    在卢栎与沈万沙聊天,认熟人看美人的时候,赵杼与赫连羽也看到了熟人。

    东北,东面,西南,几个角落,都有异族人。

    虽然这些人表现低调,甚至改变了穿衣打扮风格,可骨子里气质习惯是不会变的,二人目光几乎立刻锁定了他们。

    这些异族人中,有赤炎堂的人。

    赵杼眸光凛冽,觉得时机正好,该是将这些觊觎大夏,偷偷潜进来的钉子拔掉的时候了!

    当初赤炎堂的人不知道他的存在,派出一个小组雨夜袭击,至今为止,赵杼都不能确定,这些人的目标是卢栎还是沈万沙。如今两个小家伙主动分开,他与赫连羽一边一个,倒是能一石二鸟,拔掉这些钉子的同时,看看他们的目标到底是谁……

    注意到赵杼不说话,卢栎仰脸问他,“你怎么了?”

    两个人距离很近,赵杼个子太高,他得把下巴抬起高高的角度,才能看到赵杼眼睛。

    明亮温润的光线下,卢栎下巴到脖颈的线条很漂亮,紧绷又不失柔软,肤色玉般细腻,衣襟下精致的锁骨若隐若现……

    赵杼墨眸深邃,大手忍不住抚住卢栎后脑,将他的头紧紧按到怀里。

    随时随时都在撒娇索吻,媳妇真是太粘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锋利视线环绕一周,见所有人都在纵情玩乐,没有人看这边,没有人敢不要命的觊觎他的人,赵杼才长呼口气,略略觉得安慰。

    卢栎奋力推开赵杼,神色十分不满,“我差点呼吸不过来!”所以你又在抽什么风!

    赵杼揉揉他的头,“这里不平静。”

    “知道啊,我会随时小心的。”卢栎看了看四周,拉着赵杼往前走,“我们先转转,看看能不能听到点什么。”

    百宝楼太热闹,想在这里找失踪少女案的相关线索,太困难。可是来都来了,总要努努力。

    ……

    沈万沙见卢栎没跟上来,跟赵杼去了别的地方,才呼出一口气,拉着赫连羽,指着酒窝妹子的托盘,“我要买那个!”

    那托盘上是只玉珏,玉色釉青,温润有光,玉质不错,是好东西。可沈万沙好东西也不少……为什么要买这个,还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赫连羽不明白。

    “小栎子好像很喜欢,我要买给他做礼物。”沈万沙大眼睛忽闪,“可是我刚刚听说,要买到姑娘托盘里的东西,光价高不够,还得姑娘喜欢你,愿意给你,才能买到……”

    赫连羽直觉有些不好,桃花眼微微眯起,“所以——”

    “所以——去吧摘星!”沈万沙举着小拳头,神情鼓励,“用你照夜玉美,妙手摘星的风骚姿态,拿下那个姑娘!”

    赫连羽:……

    “你想让我——”他手指指自己,又指指酒窝姑娘,“勾引她?”

    沈万沙重重点头,眼神坚毅,“嗯!必须拿下!”一切为了小栎子的礼物!

    赫连羽唇角勾起的弧度有些奇怪,明明是在笑,看起来却很像哭,“你就没有……觉得不好?”

    哪里不好?沈万沙有些迷糊,忽然灵台一清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懂了!“我会好好谢谢你的!要求任你提!”摘星出卖色相,也算付出不小,只要他提了,不管东西多贵,都买给他好了!

    赫连羽眸色微暗,似有所指,“这可是你说的……”

    “当然!”沈万沙正色拍胸脯,“少爷从来说一不二!”

    “……很好。”

    ……

    卢栎一边拉着赵杼随意走,一边下意识观察着厅中众人,竖起耳朵过滤听到的消息。

    除了酒和女人,人们关注最多的话题,就是百宝楼此次三件至宝。并且因此话题,散发出了许多讨论。

    大多是不靠谱的,却也有像模像样的。

    比如墙角三人,打扮低调,必须要仔细观察,才能发现他们土豪身份的客人,避开众人小声讨论着这么一条消息:此次三件至宝,其中一样是纸。

    三个人位置隐蔽,看起来像是讨论,其实很像在交换情报。

    卢栎认同沈万沙的话,百宝楼拍宝要制造神秘噱头,可也不会真的一点风声不漏,不吹的厉害,怎么勾起土豪的好奇心?所以肯定会有一些‘小道消息’,在土豪们金钱攻势下,‘不小心’泄露出来。

    这一条就很像。

    可是纸……怎么能成至宝?纸再贵重,也到不了至宝地位,贵重的,恐怕是纸上的东西。

    莫非是名人字画?卢栎心内嘀咕。

    赵杼却修长双眸眯起,墨眸内情绪涌动。

    藏宝图!

    ……

    可能今天运气特别好,可能上天总是不负有心人,卢栎听到了‘神秘’,‘少女’字眼。

    有一群人在讨论,品评与少女上床的感受。

    “害羞,可爱……”

    “有的也泼辣,像调皮的小猫,绑上玩才舒服……”

    “不是一般青楼,玩的开……”

    ……

    这些人言谈之间话语极为粗俗,充满恶意下流的猥亵,卢栎听的特别恶心。他知道古代青楼产业发达,有各种各样的地方供男人取乐,可这些人明显没把人当人。

    那些被他们折磨过姑娘……他不敢想。

    卢栎咬着唇,脑子有些乱,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把这条信息与少女失踪案联系在一起。

    若有个组织专门拐骗少女来做暗窠,招待爱好奇特的客人,也并非不可能,可那样的话,失踪人数不会这么少,一年三四起,作案者不会是个大型的团伙才是……

    可不管怎么说,这几个都是人品低下之人,让人恶心。卢栎看他们的目光很有些愤怒。

    可又不能惩治他们……卢栎磨磨牙,长叹口气,看向身后的赵杼。

    没想到赵杼也是一脸阴郁。

    “你怎么了?”卢栎有些担心,赵杼很少明确表示对人的厌恶,就算他有时杀气侧漏,也是因为一时不爽,很少用像看蛆虫的视线看别人。

    赵杼嘴唇深抿,声音里满是戾气,“这几个,是东瀛人。”

    卢栎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夏经历数年争战,多是与北边西夏,辽国,不管结果怎么样,大家都是真刀真枪在拼,可东瀛人最讨厌。他们最喜欢趁大夏跟别人交战正酣的时候,到大夏沿海抢掠,大夏派了水军,他们转头就跑,等大夏战线缺人,士兵调离,他们又过来骚扰。

    一个弹丸小国,就这样蹭了大夏诸多便宜!

    而且他们非常有野心,胃口越来越大,现在竟敢放死士,钉子过来,想要窃取大夏机密,策反大夏高官,做起了入主大夏的美梦!

    以上信息,是卢栎从各种书籍,邸报上总结得到的结论,不会是假的。任何一个热血爱国大夏男人,都不会喜欢东瀛人,所以他很理解赵杼的心情。

    静下心细听,果然这几个人口音有些不对。

    卢栎拍了拍赵杼的背,“这里人太多……不如稍后再做打算。”比如送消息给官府什么的……

    大夏现在对东瀛人非常敏感,官府若知道,不可能不重视。

    赵杼心内自有打算,摸摸卢栎的头,算是答应了。

    谁知二人思考说话的这点工夫,东瀛人突然与旁边江湖人吵起来了!

    卢栎根本没注意事情怎么发生的,意识回来,偏头看过去时,两拔人已经火气大的直接动了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