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91章 自闭

第191章 自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个人站在窗外,看着刘翠儿的样子,听着刘家老大细细讲述刘翠儿平日点滴,都非常震惊。

    说到后面,刘家老大这样五大三粗的壮汉,忍不住眼眶泛红,声音颤抖,“看了好多郎中,吃了好多药,可总也治不好……若要我知道那害了小妹的畜生是谁,我必亲手宰了他!”

    沈万沙也觉得恶人可恶,把嫩生生的姑娘逼成这样。可就算现在把恶人揪出来杀了,也弥补不了姑娘曾经受过的苦,刘翠儿这样子简直像得了失心疯,太可怜了……

    他下意识转向卢栎,目光期许,“小栎子,你能……帮帮刘姑娘么?”在他心里,小伙伴技能威武霸道,简直通天,没准也会这个呢!

    卢栎眉心蹙起,神色非常凝重,“刘姑娘的病情……有些严重,我对这种病了解不多,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需得仔细看看。”

    卢栎心底也有些遗憾,为了破案,他学过犯罪心理学,但学的并不深,可以分析一二凶手犯罪心理,也能对凶手的精神状态,精神疾病做出一定的判断,再往深就不行了,专业知识不够。

    太厉害,多元化的罪案情况他尚没把握分析判断,更别说治疗心理疾病了。

    “那你好好看看!”沈万沙声音鼓励。能多一点希望也是很好的,他长这么大,从来没听说过哪家失心疯治好了的。

    刘家老大怔了怔,才激动的握住卢栎的手,“你能治小妹这个病?”

    赵杼扯开他,把卢栎挡在身后,“不要动手动脚。”眼神十分不善。

    刘家老大立刻道歉,“对不住对不住,是我太激动了……”说着他声音有些哽咽,“我们全家四处寻访名医,就想有一天找到能治小妹病的大夫,不管多么难我们都不会放弃……”说着膝盖一弯,想冲卢栎跪下。

    卢栎赶紧戳赵杼把人扶住,“我真是没治过这样的病……”神情颇有些为难。

    刘家老大深呼口气,“没关系,您尽管先看看,能治自然最好,不能治……我们再想办法。”

    “刘姑娘现在,能见外人么?”卢栎轻声问。

    “可以的,只要不打扰她。”刘家老大苦笑,“其实她现在眼睛根本不看别人,就算陌生人出现,她也不会在意,不会理会。”

    “好,那我们进去。”

    “请——”

    一般四个人在一起时,不管什么情况,赵杼与赫连羽都已习惯一前一后,下意识保护卢栎沈万沙,遂刘家老大打开门,率先进去的是赵杼。

    赵杼站到刘翠儿床前,这次看清楚了。

    刘翠儿抱着膝盖靠墙坐着,额上全是细汗,眼底青黑,像是没睡好。她长了双略圆的杏眼,很漂亮,可这双杏眼现在满是空茫,没有神采,好似整个意识离开了一样……

    卢栎与沈万沙走了进来,卢栎按习惯还是先观察房间环境,沈万沙则直接走到床前,看着刘翠儿。他觉得这姑娘很可怜,虽然病了,他也不能不礼貌,抬手想跟姑娘打个招呼。

    “啊——啊啊——”岂知刘翠儿突然尖叫起来,抱着头缩成一团叫声非常尖利,好像非常害怕!

    沈万沙也吓了一跳,他还什么都没干呢!

    他绝对没有打扰这姑娘,只是带着亲切的姿态想跟她打招呼而已,为什么这么害怕!

    刘家老大赶紧上前,抱住刘翠儿,“不怕不怕……乖啊……哥哥在……哥哥在这……”

    可惜刘翠儿一点也没有缓下来,反而越叫越激烈,连身体都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

    沈万沙吓的脸色苍白,他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可刘翠儿这个样子,他还是很有负罪感。

    赫连羽拍了拍他,把他拉出房间。

    卢栎看着这一幕发生,眉心微皱。

    刘翠儿的叫声引来了刘家人,刘家老大的媳妇和娘亲很快跑了过来。

    “小妹别怕……”

    “囡囡乖……娘的囡囡……”

    两个女人替下刘家老大抱住刘翠儿,温声安慰,良久,刘翠儿停止了尖叫,紧紧偎在马氏怀里不再动。

    卢栎起先没走到刘翠儿面前,现在更是不敢上前,因为不确定她的刺激源是什么。

    他拉着赵杼,也走出了房间。

    沈万沙不敢站到门前,在院子里伸长脖子等着,见卢栎出来,赶紧上前问,“刘姑娘怎么样了?”

    “有娘亲和嫂子在,暂时没事了。”

    “这就好这就好,”沈万沙拍拍胸脯,长呼口气,“可吓死我了。”

    回过神,沈万沙又觉得不甘心,“她肯定不是怕我吧……我这么和善,又俊又温柔……赵大哥站到她面前她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我,一定是看到别的东西了……”

    卢栎听得此言,猛的站住,目光如星般闪耀。

    是啊,人高马大,气场十足,带着杀伐之戾的赵杼站到刘翠儿面前,她没有害怕,为什么害怕沈万沙这个气质圆柔的少年?

    沈万沙还在一边嘀咕,甚至拉住卢栎袖子,“小栎子你说是不是?少爷人见人爱,不可能被讨厌,刘姑娘一定没看到我,只是看到了别的什么东西,是不是?”

    卢栎摸了摸少爷油光水滑的头发,毫不留情的打破少爷的幻想,“她看到的是你。”

    “啊?”沈万沙彻底木了,非常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赵杼笑话他,“你那么大个人出现在她面前,她怎么可能看不到?刘翠儿只是病了,又不是瞎了。”

    沈万沙受到双重打击,差点要哭。

    赫连羽赶紧拉过沈万沙,抱在怀里轻轻揉头安慰,“刘姑娘病了,心情不稳定,少爷是好人,可不能与病人计较……”

    沈万沙挣开赫连羽,不屈不挠的跑到卢栎面前求安慰,“真是我吓到刘姑娘了么?”

    见小伙伴苦着小脸,很不开心,卢栎轻轻揉了揉他的头,面上笑容灿烂,“没关系,少爷把刘姑娘吓着了,或许是件好事。”

    “什么好事?”沈万沙不明白。

    卢栎微微笑着,没有回答。见刘家老大走了出来,他方才上前问,“刘姑娘一般什么时候会有如此表现?”

    刘家老大先是歉意的朝众人赔了不是,才认真回想,“起初常常不明原因的害怕,尖叫,后来渐渐尖叫少了,除非家人问及五个月前的事,或者跟她说话时情绪不佳,她觉得可能在责怪她,才会这么激动。”

    “见到外人不会害怕尖叫么?”

    “从来没有。”刘家老大摇了摇头,“她刚回来的时候情绪很不稳定,我们很担心,从不让她见外人,后来带她求医,见过不少人,她从没像今天这样激动。一般情况下,任何人走到她面前,她都像没看到似的,不与理会。”

    “你们带她看的大夫,可都是有一定年纪的名医?”

    刘家老大点点头,“小妹这病不好治,不是经验丰富的大夫,我们不敢带她去看。”

    “除了大夫,刘姑娘可有见过外男?”

    “没有。”

    “嗯……”卢栎定定看着刘家老大,“请你仔细回想一下,自刘姑娘回家,她可有见过像沈少爷这样身材,年纪的外男?包括求医途中。”

    沈万沙怔了怔,眼睛突然发亮,小栎子这么问的意思是——

    他刚想冲上去,被赫连羽拦住了。赫连羽细长手指指了指刘家老大,又竖在自己唇间,示意沈万沙不要冲动,扰乱别人思考。

    刘家老大这次想了很久,才很肯定的回答,“没有。”

    “那就有意思了……”卢栎看了看沈万沙,微微眯眼。

    赵杼也挑了眉,细细打量沈万沙。

    沈万沙被他们看的浑身发毛,终于忍不住,跑到卢栎跟前,“刘姑娘这么怕我,是不是对她做下恶事的恶人身形与我很像!”

    刘家老大立时眼睛竖起,杀气腾腾的看着沈万沙。

    “有这种可能。”卢栎先是肯定了沈万沙,又偏头看着刘家老大,“我这位朋友品性纯良,近一年来与我寸步不离,从未分开过,害刘姑娘的人一定不是他,你可放心。”

    刘家老大握了握拳,闭眼深呼吸几次,“对不住,失态了。我只要想起小妹受过的苦,就有些控制不住。”

    沈万沙连连摆手,“没关系,我不介意。”话虽这么说,他还是躲到了赫连羽背后,刘家老大的目光太锋利,他有点受不了!

    刘家老大平复心情,再次拱手行礼,问卢栎,“小妹的病……不知您可有法子治?”

    卢栎静了静,“因刘姑娘情绪激动,我不好细看,你确定刘姑娘能听懂你们的话,是么?”

    “是,小妹听的懂我们说话,就是不想开口。”

    “她现在与回来时相比,状态好了很多?”

    “平静了很多,但还是——”

    卢栎阻了他的话,继续问,“会自己吃饭,穿衣么?不小心碰伤,知道痛么?”

    “会的,她吃饭穿衣,连如厕都是自己来,但是我们得在她做这些事前,把东西准备好,如果她起床看不到衣服,或者饿了没有吃的,就会不高兴,时间长了也会激动尖叫。她应该也知道痛,有次我媳妇事多着急,带去的茶烫了点,她只碰了下就缩回手,等凉了才喝。”

    “会不会过分依恋某个东西?”

    “被子吧……她一定要抱着她的被子,不管多么热,不管去哪里。”

    “是不是睡不好?”

    “是。”

    ……

    卢栎问了很多问题,刘家老大一一回答,卢栎想了很久,轻轻叹气,“刘姑娘这样,应该是因为恐惧,自卑,焦虑等情绪形成的社会性退缩。她看到,或者经历了很不好的事,想逃避,所以把自己关了起来,你们做为家属,应该有所感觉。”

    “是……”

    “这种自我封闭并非个例,我见过很多小孩子得这个病,诸多症状与刘姑娘相似,但刘姑娘与这些亦有明显不同之处,”卢栎斟酌着语言,“比如一般自我封闭都带有智力损伤,听不大懂别人的话,不能与人正常交流;对冷,热,痛感反应偏弱,治疗起来非常困难。”

    “可刘姑娘正常长大,过了十几年普通人的日子,只是因为受到惊吓一时接受不了,才把自己封闭。她知道冷暖痛楚,会自己穿衣吃饭,只是一时走出来不想与人交流,就算自己痛苦,也想自己承担……这样情况,比旁人好上很多。”

    卢栎声音轻缓,“我不知道这个病应该吃什么药,但家人陪伴肯定是更重要的。刘姑娘经历过不好的事,可能非常害怕,自卑,担心自己的行为言语招来他人嘲笑,责备,所以不敢出门,不敢与人说话……要想让她恢复健康,加强她的心理素质最为关键。”

    “家人首先要很坚定,到她面前时不要愁眉苦脸,要面带笑容,温柔的与她交流,不管她说不说话,理不理你们,坚持耐心的对她,帮她慢慢重建自信。让她知道她经历的事没什么大不了,让她知道不管怎么样,家人一直在她身边,鼓励她开口说话,甚至有可能,带她多做运动,哪怕是针线活……”

    卢栎把自己知道的针对自闭症的治疗全部说了一遍,尽管并不太多。刘家老大认真听着,最后眼眶含泪,‘扑通’一声跪下,要感谢卢栎恩德,卢栎赶紧避过,把人扶起来。

    家中有病患,家属情绪激动是人之常情,卢栎很想帮助刘家人,可他不知道自己这点建议,能帮人多少。

    他偏头看向窗子,刘翠儿已经在她娘亲和嫂子的安慰下闭上眼睛,神色安静,好像睡着了……

    卢栎轻叹一声,再次把重要的话重复一遍,让刘家老大记清楚。刘家老大亦有这想法,卢栎此举非常贴心,他更加感激,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这一番来往,时间已经过去不少。

    “说起来,小妹出事前,曾与她嫂子悄悄提过,认识了一个不错的男子,若有可能,人家许会上门提亲,如今想想,我是真不希望人家来。”刘家老大平静下心情,声音里满是感叹,“来了见到小妹样子可怎生是好……”

    卢栎顿住,目光微闪,“刘姑娘提起……认识了不错的男子?”

    刘家老大点头,“我们家就这么一个姑娘,从小宠着长大,也不想太过严厉,盲婚哑嫁,希望她能自己看得上,日后过的幸福。所以只要不出格,我们愿意她在合适范围内挑选夫婿,小妹也十分懂事,除了与小姐妹争锋斗气,不会做有损闺誉的事。”

    卢栎目光更紧,声音都有了些急促,“这个男人是谁,你家里人可知道?”

    刘家老大茫然摇头,“这种事姑娘家怎么好开口?她跟她嫂子说起,还是元宵灯会玩的太过开心,不小心说漏嘴,后来任我们怎么问,她都不再提,只说就见过一次,人家没准看不上她,若人真对她有意,自会知道。”

    说到这里刘家老大情绪又有些激动,若不是出了意外,小妹如今就该欢欢喜喜绣嫁衣,忙着嫁人了……

    正在这时候,刘捕头突然从院外跑进来,神情有些激动,“推官大人那里有了新线索!”

    卢栎有些惊讶,这人不是一直跟着他们在刘家么?

    刘捕头笑笑,“方才属下来找,我去外面听了新消息。”他走到卢栎身前,轻声将消息说与他听。

    卢栎听完,登时一愣。崔推官让人来说,那些失踪案少女们失踪前,都一定程度的表现出,最近认识了不错的男人,可以谈婚论嫁!

    这么巧,刚刚刘家老大亦如此说!

    卢栎微微阖上双眸,任各种线索冲击大脑,思绪沉浮……

    突然,他抓住赵杼的手,“我们去崔推官那里!”

    刘捕头也点着头,“有些东西转述可能出错漏,去亲自看看是对的!”

    沈万沙觉得小伙伴现在眼睛亮的出奇,就像夜里璀璨星河倒映其中,熠熠生辉,灼人眼球,就像之前每次破案时一样!

    小栎子这是想到了什么,马上就能揪出凶手了!

    沈万沙热情的拉着赫连羽,积极的举高双手,“我们也去!”

    于是一行人立刻与刘家人道别,赶向了官府。

    崔推官为官多年,靠谱很多。见到赵杼进来,神色丁点没变,只是借着下属上茶时,曲起两指,在桌面上朝赵杼弯了弯。

    赵杼淡定颌首,缓缓喝茶。

    昨夜他去找西京府尹,不想崔推官也在,他时间不多,等不得,崔推官自然知道了他身份。马上就要去京城,身边暗卫也不少,赵杼其实不需要再故意遮掩身份了,可他还没对卢栎说实话,身份还是得保持几天,所以下令保密。

    崔推官不敢在人前给他行礼,只好如此。

    赵杼很满意崔推官的识趣,那个姓刘的捕头就不行了,只是在府尹家门前意外见到府尹跪送于他,就傻成那样,到底经验浅了。

    现在刘捕头退出房间,不会坏事,赵杼很欣慰。

    不用提防了。

    崔推官见卢栎神色郑重,“先生可是有所收获?”

    卢栎拱手行礼,“有些想法,想与大人探讨。”他肩背挺直,气势如修竹,勃勃富有生机。

    沈万沙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安静坐好,等着接下来的讨论。直觉告诉他,他最期待最喜欢的时刻来了!

    “请问大人,所有失踪少女,在失踪前都认识了一个男人……可是真的?”

    “确是如此。”崔推官面色肃穆,“她们有的透了口风给家人;有的告诉了闺中密友,并让其答应保密;有的跟不对眼的姑娘吵架时,炫耀说出马上会吓她们一跳这类的话……但所有姑娘,几乎失踪前一段时间心情都特别好,胭脂水粉用的多了,更喜欢打扮,更喜欢高调站在人群,让人欣赏了。”

    卢栎目光微垂,若有所思,“白塔寺女尸仿佛也是……”

    “对。”崔推官肯定了这一点,“这些线索埋的太深,姑娘们有意隐藏意中人之事,她们的家人朋友,没一个认识这个男人是谁,叫什么名字。失踪事件发生时,捕快们问取供言,这点也几乎没人提起,偶尔家人提出,也因为寻不到真正证据做罢。若不是此次有连环案可能,我下令深查细查,这点线索恐怕还不会浮现。”

    崔推官言谈间颇有愧色。

    卢栎微微点头,“此事对于未婚女子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有心隐瞒实乃正常,捕快们问供之时,也不是所有相关人员都能问到,尤其闺阁女子……大人不必有愧。”

    “总而言之,是我失职……”崔推官叹了口气,调整心情,缓言问卢栎,“不知先生可有什么收获?”

    “收获谈不上,有些想法,想说出来与大人探讨。”卢栎眼梢微挑,面色微肃,“这第一点,恐怕所有少女失踪案,包括白塔寺一案,都是同一人所为。”

    崔推官同意,“线索所指,确是如此。”

    “这些案件的凶手,并非三姑六婆,而是一个男人。”卢栎看了眼沈万沙。

    沈万沙狂点头表示同意,线索太明显了么!

    “所有案子的起因,都是这个男人蓄意接近。”卢栎指尖轻轻敲打着桌面,“十三到十五岁的姑娘,是大姑娘了,并非不懂事,没有介心,她们会愿意什么样的男人靠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