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28章 重逢

第228章 重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万沙比赵杼稍稍慢了一点。

    因为卢栎的信拐几道弯送到他手里时,赵杼已经跑了!

    沈万沙一边高兴,一边愤愤磨牙。

    高兴的是卢栎没有不要他,想开之后第一个给他送了信,还说这是他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要让赵杼知道……说明卢栎只认他做朋友,平王什么的靠边站,他才是小栎子身边第一人!

    愤怒的是平王那个奸滑的,不知道从哪里找来卢栎的消息,冲着西山去了,还非常自私的没通个信给他!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摘星这个混蛋看到了!平王带着一组亲卫风驰电掣的往城门跑,根本没避着人,摘星顺口一问,元连就答了,说去西山温家堡的庄子……

    而卢栎就在那里!

    本来卢栎在信里与他说,最近正忙一件江湖上的事,说江湖多草莽,性格也多冲动,让沈万沙不要找过去,以免遇到什么意外。他还说最多几日,那边就忙完了,一旦忙完,他就过来找他。

    沈万沙郁闷了几个月,想到卢栎会生他的气就心肝颤悠悠的疼,没想到小伙伴根本没生气,也没有不要他,只是顾忌赵杼才一时没同他联系!

    他高兴的立刻高兴的跳起来,“小栎子果然最喜欢我!”

    不过这信上感觉,卢栎明显还在躲赵杼,暂时不想与赵杼见面,可赵杼神通广大,已经找过去了……卢栎还不知道!

    就晚这么一步啊……

    沈万沙担心起来,“平王过去,小栎子没准备,一定会吓一跳,没准还会被平王欺负……不行,我得去帮忙!”

    他要阻止赵杼!就算阻止不了,也要帮小栎子度过这一关!

    沈万沙想好就往外冲,“我的小红马呢——”

    赫连羽眼睑微动,几息之间就想明白了所有事,立刻跟着沈万沙往外走,“少爷等等我——”

    赵杼找到卢栎,两个人关系恢复正轨,少爷精气神也回来了,一切朝好的方向发展,重新步入正轨……终于又能专心致志的找藏宝图了!

    沈万沙的小红马是匹汗血宝马,纯种的,他爹专门给他买来,养的特别好。别的马单独看还不错,跟它一比立刻什么都不是,速度当然也比不上。

    沈万沙心急如焚,招手让赫连羽与他同乖一骑。

    赫连羽立刻脚尖轻点地面,像只临空飞翔的大鸟,姿势优雅的坐到马上,搂住了少爷的小腰。

    激动又心急的沈万沙根本没感觉到被吃了豆腐,就连赫连羽的嘴凑到他耳边,趁着风大亲了亲他耳根他都不知道!

    赫连羽豆腐吃的这叫一个美,情绪过于亢奋,就不小心说漏嘴……

    他说几天前之所以带着沈万沙夜探西山庄子,就是因为听到奇人救死的消息,怀疑是卢栎,但没有足够证据,便没有说。

    沈万沙气的立刻转回头给了他一鞭子,“你该告诉我的!”看这一来一去耽误多少事!

    少爷墨黑瞳眸里燃着怒火,气愤之下鞭子挥的也没个准头,鞭尾甩到了赫连羽的俊脸上。

    赫连羽对少爷存了说不出的心思,根本没想过要躲……所以就挂彩了。

    沈万沙有些讪讪,不过想到卢栎今天可能要受苦,就理直气壮了起来,“都是你的错!”

    赫连羽也不反对,直接认错。他不停表达自己不是故意的,还连连叫疼,让沈万沙给他摸摸,吹吹伤口……

    没骨头一样趴在沈万沙背上。

    沈万沙不停腹诽这小偷太贱,可人家会受伤的确因为他。这小偷平日最爱耍帅,最爱用那张脸勾搭人,相当自恋。他把人家脸毁了,就相当于砸了人家吃饭的家伙……

    少爷长长叹口气,柔柔的抬爪子拍向赫连羽的脸。同时感叹世间之事,就是这么变幻莫测,令人应接不暇。

    ……

    温家西山庄子里,此刻锣鼓声起,鞭炮齐鸣。

    因为英雄大会即将召开,温祁选定开棺的日子到了。

    卢栎房间里,胡薇薇正一件件检查卢栎要穿的衣服,要戴的佩饰,一丁点都不能有错。

    大白叼着卢栎的手炉过来,好像想让胡薇薇给加热炭。胡薇薇秀眉微挑,把手炉拿在手里转了几圈,放到一边,“这个今天不合适,得换……”

    卢栎坐在桌边捧着盅热茶,钱坤坐在他旁边,报告着最近的事。

    卓修远的儿子卓子昂与鹰谷少主扛上了,打见面那天起,天天斗酒,斗剑,还请庄子上各种人物来做评判,互相看不上。他们身后代表的莲华山庄与鹰谷实力不容小觑,有各种江湖人在他们身边蹦跶,希望能给自己寻个结盟或者靠山。

    在这群人里,钱坤看到了熟人——近来找百宝楼麻烦的人。

    这个人也不是自己直接出手,有次钱坤亲自跟踪,跟到最后,就是这个人,可惜再往深里查,却什么都没有了,这人扫尾很干净。

    钱坤本来也想着,等过了这次英雄大会,就把这人揪出来。不管这人是不是还闷声不动,他都要‘和平友好’的问训一番,到底是听谁的话,来打百宝楼主意的。

    谁知在西山庄子上,竟然遇上了……

    卢栎眼眸在氤氲茶汽下有些湿润,“在卓子昂与车昊炎身边转……是正在巴结他们,还是早成他们的人了?”

    钱坤冷笑,“看看就知道了。”

    “嗯。你自己注意。”

    ……

    钱坤说了很多,最近看到的事,私下里做了什么安排应对,通通说与卢栎。他还提出建议,若这次开棺顺利,卢栎可在最后公布身份。

    “嗯。”卢栎其实也有这个打算。江湖于他来说有些遥远,因为父母遗物,他承载了宗主令的责任,他不会推避。可他有自己想做的事,所以不会全心全意都扑在宗主令事业上。他需要快刀斩乱麻的把身份立起来,规矩定下来,把局势稳了,才能接着做想做的事。

    只要立身份这件事做好了,定规矩,稳局势难度就都不难,并不需要亲力亲为,钱坤和胡薇薇会帮他。

    所以这头一件事,必须得做好!

    卢栎双眸微阖,脑海里一遍遍过着开棺时可能会发生的事,桩桩件件想好,顺利的话要怎么样,不顺利又要怎么做挽回局势……

    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就看上天的安排了。

    ……

    胡薇薇终于选好了衣服佩饰,看到卢栎还与钱坤在说话,一脸不可思议,“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瞎扯?那边鼓都开始敲了,还不换衣服!”

    钱坤嘴角抽了抽。就那么几套衣服,也得挑半个时辰,到底是谁在耽误工夫啊!

    胡薇薇瞬间一个犀利眼神投过来,“你在说我什么坏话?”

    钱坤立时喊冤,“我可啥都没说……”

    “心里想也不行!”胡薇薇拿出鞭子抽了钱坤一下。

    卢栎一点也不想置疑这方向胡薇薇的权威,拿着衣服就道好看,“薇薇眼光就是好。”

    “那当然,”胡薇薇美眸流转,仪态万方,“也不看姐是谁!”

    卢栎又夸了胡薇薇两句,去屏风后面换衣服。

    胡薇薇今天给他准备的衣服,主色调是烟青。样式是普通的文士长袍的,没有明显花纹,只在肩膀,襟领,腰身的位置略做改动,让衣服更加贴身,看起来更加精神。

    出彩的是料子和颜色。料子非常柔软,有很强的垂坠感,因为肩腰领口的小小改动,上身竟不失挺括。颜色是淡淡的烟青,自上而下慢慢晕染,说浓不浓,说淡却又很显眼,而且极配卢栎的气质。

    穿上这一身,卢栎站在镜前,差点认不出自己。

    镜子里眉眼清亮,俊秀飘逸,仿佛从内到外都散发着仙气的少年,真是他?

    “呀老娘的弟弟真俊!”胡薇薇抚着下巴,围着卢栎转了一圈,再次为自己的眼光点赞,“我太了不起了!”

    钱坤伸着大拇指,对胡薇薇本事极为佩服,“果然不错。”

    大白看到出奇漂亮的主人,流着口水立刻想往上扑,被胡薇薇眼疾手快的抓住后腿,“乖,主人今天要美美的,不能搞破坏哟……”

    威武雄壮的大白扛不过胡薇薇力气,委屈的呜呜嘤嘤站在一边,看着这个凶巴巴的女人继续打扮主人……

    胡薇薇给卢栎把腰带整好,配饰一件件戴好,最后把银鼠皮的大氅给他披上。

    之前的狐狸皮是纯白色,没一根杂毛,现在的银鼠皮不仅白,还闪着银光,视觉效果更加惊人,奢华贵气的感觉一下子就出来了,卢栎发现,只要他不笑,也挺有贵族气质的。

    卢栎拿这个开玩笑,引来胡薇薇不满。

    胡薇薇优雅的翻了个白眼,“干爹干娘比你贵气多了!”虽然二人行走江湖时并未透露家世,可卢少轩颇有大家贵族气质,像极了史书中记载的先贤遗风,那种从头到脚,每个姿态,每个表情都自然流露出的风度,可是得从小培养,才能养得出来的。苗红笑是女中豪杰,自有一番别有味道的审美,极有特色,又极诱人,旁人想学都学不到。

    做为他们的儿子,卢栎必须得有气质么!胡薇薇对这一点毫不怀疑。

    于是这天温祁的小型‘英雄会’,虽然没有胡薇薇提议的什么白色花车,白衣四美人抬轿,漫天花朵随之洒下的狗血画面,卢栎还是风光了一把。

    他本来长的就好看,再加上华美衣服加持,从容漫步走来,非常显眼。

    而且天气也非常配合他,又下雪了……

    优雅从容,贵气仙气并存,再有漫天飞舞的小小雪花加持,必须吸人眼球!

    认识他的,拱手招呼一声‘卢先生’,自动让开路;不认识的,看的眼睛直了,下意识随着众人,把路让开……

    卢栎从人潮中淡定经过,走到高台上,站到温祁身侧。

    白时默默咬着唇,眼睛有些有红,幽幽地看了卓修远一眼。

    卓修远轻声安慰他,“没关系,一时的风头不代表什么,一会儿就是你表现的时候了。”

    台下鼓声未停,温祁看看白时,又看向卓修远,“卓叔,时间差不多了。”

    他声音有些重,像在提醒什么。

    卓修远看着远方,“你放心,平王爷一定会来。”

    温祁眼神似有似无扫了白时一眼,“是么?”

    白时咬着嘴唇,脸色酡红,“王爷公务繁忙……我并不确定。”

    “可能会来晚些也不一定,毕竟王爷真的很忙……”卓修远牙关紧咬,提醒温祁,“你若做错了决定,当心整个温家堡跟着你受苦。”

    胡薇薇在卢栎背上写字:你看,平王没来,他们在说大话哈哈哈哈哈——

    没在这里看到赵杼,卢栎松了口气。

    也是这口气吐出来,他才猛然在现,他真的在乎这件事。

    他在乎……赵杼喜欢别人。

    ……

    “诸位!”鼓点停了,温祁站起来讲话,“诸位英雄肯给面子,到我温家堡来做客,我温家堡蓬荜生辉!咱江湖人爽快,我也不说那虚的,三日后英雄大会,我为堡里妹妹比武招亲,不管是谁,什么身份什么年纪,只要在比武上胜出,并能闯过我妹妹亲设的局,就是我妹夫!”

    “嗷嗷——”

    底下江湖人瞬间起哄。

    温祁笑着,双手往下压,示意大家静一静,“近日我温家堡不太平,就着诸们兄弟在,我温祁也不怕家丑外扬,直接与大家说了,有人想搞我温家堡,在我家杀人灭口,如入无人之地,实在没把我看在眼里!”

    “灭了他!灭了他!”江湖人瞬间豪情上头,喊杀声震天。

    “不瞒大家,我也是这么想的!敢在我温家撒野,就得承受后果!”温祁腰背挺的笔直,“日前,我请来了两位仵作,一位是我左手边这位,姓卢,一位是我右手边这位,姓白。两位技术精湛,帮我查出线索,指向了家父之死,遂我决定,开棺验尸!”

    “此行不孝,我愿受祖宗惩罚,可家父枉死,儿子却不管,这事我做不出来!我温祁今天就要在这里开棺,请诸位兄弟给我做个见证!”

    底下先是一静,又振奋起来。江湖人们个个像打了鸡血一样,高举着手武器,用虎啸狮吼般的狂热声音,表达着对温祁的支持之意……

    没一个跳出来反对的。

    这也说明温祁果然厉害,各种准备工作都做的极好。

    “大家知道,我老爹的墓就在这西山,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三牲祭祀亦已做完,即刻就可以开棺,只是这主理开棺验尸的人……”温祁看看卢栎,又看看白时,仿佛有些犹豫,“二位都是有大本事的人——”

    江湖人最爱凑热闹,这时候根本不用提醒,立刻分了两派,一边喊卢先生,一边喊白先生。因为卢栎出场抢很多风头,所以喊他的声音要大一些。

    白时脸色有些苍白,当温祁视线再一次不经意扫过来时,他深深咬了唇,更加不安。

    卓修远咬着牙提醒温祁,“你可别忘了平王!”

    “平王……平王!平王!”

    他的话像有回音似的,突然间‘平王’两个字在人群里回荡……

    怎么回事?

    温祁皱着眉看向远方。

    只见江湖人大多数还是疯狂的喊着‘卢先生’,‘白先生’,少数最外围的眼神惊恐的让到一边。

    然后,一面四爪龙旗突兀的出现,之后,一个一身玄衣,个子高大,自带矜傲贵气的男人出现在人群里。

    他好像非常着急,并没有等身后人打出口号帮他开路,自己横冲直撞扒拉开人群,大踏步的往这个方向走来……

    卓修远率先回过神。他手指颤抖着指着男人的方向,“平平平平……是平王!”

    白时脸倏的通红,水汪汪的大眼睛往人群里看,“哪儿呢哪儿呢?”

    男人走的很快,几息的工夫,已经离高台不远。卓修远指给白时看,拍着他的肩膀,慈爱的说,“王爷亲自来看你了,还傻站着做什么,过去打招呼啊!”

    白时两只手扭在一起,像是非常紧张,“我……我我……”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

    卓修远干脆推了他一把,“赶紧去!”

    推完还冲温祁得意的眨眼,好像在说:看吧,我说什么来着!

    卢栎一脸惊愕,差点站不住。赵杼……真的为白时来了!

    他们之间真的有事!

    一颗心像被人活活捏碎,卢栎疼的几乎呼吸不过来。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卢栎周身无力,靠在胡薇薇身上,才能勉强站住。

    这一刻什么责任,正事,统统都忘到了一边,卢栎只想逃跑。他不想在这里,像小丑一样看着这些发生!

    “走……”卢栎靠着胡薇薇,声音有些颤抖,带着肯求,“走……我们走!”

    赵杼几乎是一眼就看到了卢栎。

    他的卢栎,瘦了。

    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下巴都尖了。

    他心疼的不行。

    他的王妃站在高高的台上,穿的那么漂亮,就像天边的云,优雅又高贵,连雪花都怕冷着他,顺着顺滑的毛皮滑了下去,半点湿气都不留。

    这个狠心的小家伙,竟然走了三个多月,一点音信也不给他!

    远远看着卢栎如画的眉眼,赵杼就喉头发紧,浑身血液亢奋,特别想狠狠抱住人,让他知道他有多想他!

    他修长双眸内燃着火光,一一推开四周的人,直直冲着卢栎的方向走去,眼里根本看不到别人!

    有那力气大身板壮,没一下被推开的,他便使内力把人推开。

    彼时白时正小碎步的往台下来,大眼睛忽闪着,怯怯的朝赵杼方向走,嘴里柔柔唤着‘王爷’,眼看着两人就要相遇——

    赵杼被这些江湖人挤的气起,干脆每个动作都带了内力。江湖人武功一般都不错,可赵杼更强,他的力量基本上是没人比得了的。

    一时间,就见江湖人叠罗汉似的一排排倒下,有那摔的狠的,手里武器也脱了手。

    有个身材特别壮,看起来有两百斤的胖子,连手里武器都是尺长的大锤,也没挡住赵杼的力量,被推倒了。

    他倒下时,砸起一片烟尘,手中大锤也脱了手,正好朝着白时的方向飞去。

    卓修远眼尖,立刻提醒赵杼,“王爷快救白小友!”

    赵杼听到了这声喊,但这个声音他不认识,什么白小友,他也不认识,所以当然不会管。

    白时吓的都不会动了,疯狂尖叫出声。没人相救,他下一刻就被大锤手柄扫到脸,身子跟着拧了一周,接着倒地昏厥。

    卓修远赶紧飞身过来,扶抱起白时,对着赵杼,神情声音都十分紧张,“他晕过去了,求王爷救命!”

    赵杼很不满有人挡他的路,眯眼看了一下,“他是谁?”

    卓修远一愣,“他是……白时啊。”

    白时是谁?赵杼回忆了一下,没印象,“晕了找大夫,叫本王何用!”

    就是在说话时,赵杼也没停住脚步,扒拉开卓修远与白时,往台上冲。

    卓修远一时不慎,被他扯的一个趄趔,没站住,怀里的白时,当然也被甩到了地上。

    正好一个江湖人因为人群推搡没站好,一脚踩上了白时脸。

    卓修远声音几乎是颤抖的,“白小友——”

    赵杼好不容易冲到台上,却见他的媳妇,他的王妃卢栎,紧紧靠在一个女人身上,看样子还正准备与那女人离开!

    他眼睛里冒着火,声色俱厉的怒吼,“卢栎,你给我站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