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32章 酷刑

第232章 酷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漫长的验骨时间里,众人表现不一。

    有些人眼睛里充满希望,耐心等候,期待卢栎最终展示奇迹,如沈万沙,赵杼,赫连羽,温祁……

    有些人眼神闪烁,希望卢栎什么也找不出来,面子大失,正好空出机会让他们表现,如白时,卓修远,温让……

    江湖人大多都是希望有结果的,因为现场气氛太刺激,能亲身经历这样事件的机会着实不多。

    所以就算时间略长,有些人感觉稍有疲累,可大家情绪仍然很亢奋。见卢栎突然双眼微眯,清澈眼瞳内波光流转,似有群星闪耀——

    所有人精神一振,来了!

    小先生找到什么东西了!

    沈万沙最为心急,跳到卢栎身边,“小栎子你知道了是不是!死者的死因!”

    “嗯!我知道了!”卢栎眉眼弯起,笑容灿烂耀眼。

    赵杼从胡薇薇手里抢走帕子,给卢栎擦拭额上的汗。

    卢栎看着赵杼,明亮的眼睛里满是喜悦,“赵杼,我知道老堡主是怎么死的了!”

    “嗯,不急,慢慢说。”

    卢栎仰起脸任赵杼给他擦汗,黑亮瞳眸里满满都是赵杼身影。两个人身高体形差很多,相貌气质却皆是不俗,气氛融洽又默契,明润烛光下,这一幕,美的像清润水墨画。

    直到赵杼给卢栎擦完汗,略有些粗糙的手指在他光滑脸颊上似有似无轻抚了一下,卢栎才眨眨眼,后退半步,调整表情回到尸骨前。

    “死者尸骨完整,未有明显伤痕,好似死因但辨,但是,”卢栎拿起尸骸中的肱骨,展示给房间里的人,“大家请看——”

    他指着肱骨上方的关节盂,“这里,像吸盘的地方,是人体关节处生长软骨,增加关节稳定性的重要部位。所有的大关节都有这样的结构,它应该是圆润光滑的……”

    “可仔细查看,就会发现老堡主的关节,踝、膝、髋、腕、肘、肩,几乎每个部位,都有损伤痕迹——诸位请看。”

    卢栎将死者臂骨,腿骨等一一拿给在场人观察,指出挫伤位置。

    很快,大家都明白了卢栎意思,却仍然不懂老堡主死因。

    “一般来说,关节脱臼死不了人,些许擦伤在骨头上的表现甚至都不明显,可若像老堡主这样,身体大部分关节都挫伤脱臼,也很不容易。”

    死者各骨关节挫伤痕迹相似,这些伤,该是同一时期形成的,就算不是同时,时间相隔也不会太长……

    卢栎面色肃穆,声音微沉,“老堡主死前,曾经历过剧烈痛苦。”

    听卢栎分析,在场所有人禁不住倒抽一口气,胳膊,腰,腿上所有关节同时脱臼,光是想象,就能猜出有多痛……

    “可是——”温祁眸中隐含悲愤,“家父会武功。”

    “所以能让老堡主受这样伤的人,不多。”卢栎视线扫过房间里众人,“得能制得住老堡主。”

    众人面面相觑。温家堡老堡主在江湖上是个人物,自身武功不俗,势力也不小,当时大夏情势很乱,他身边护卫不用说一定很多,制住他……难度很大,这里会有么?

    卓修远捋着胡子插话,声音有些阴沉,“说了半天,你不还是不知道老堡主是怎么死的?若不能查明死因,揪出凶手,为老堡主报仇,我等聚在这里意义何在?”

    “卓庄主不用着急,我自是看出来了。”卢栎转向赵杼,眼眸清亮,“我记得你曾与我说过一个问供的刑罚。”

    赵杼用视线描绘着卢栎五官,“……哪一个?”

    “四蹄倒攒。”

    赵杼目光定了一定,“哦,那个。”

    沈万沙不明白,急急的问,“四蹄倒攒是什么?”

    卢栎解释道,“是将人的手腕,脚腕在背后反绑到一起,面朝下吊在高处。”

    “啊……”沈万沙小手捂嘴,眉毛皱起来,“那肯定很痛苦!”

    “对,被这样吊着的人,四肢腰胯各处关节,皮肉,筋骨受到挤压牵拉,非常痛。”卢栎看了赵杼一眼,继续解说,“此手段多用于逼供。如果受刑者不开口,施暴者可将绳子拉到高处,骤然松手让其坠落,近地面时猛停;或者在其腰间捆绑重物,如此,关节部位就不只是挤压扭曲,会生生拉扯脱臼。”

    “若腰间重物过重,受刑者周身骨头碎裂,肚皮绽开,五脏六腑溢出都是正常。”

    沈万沙又不懂了,“可是你说死者的骨头没有断裂……”

    “老堡主应是在此之前,就过世了。”卢栎解释道,“老堡主年纪已大,身体器官到底不若年轻人强壮,这样被吊的久了,很可能会导致脑充血,窒息而亡。”

    卢栎说着看向温祁,“老堡主被施此酷刑,可能当时武功已被压制,五十多岁的老人,被这样吊着,坚持不了多久……因年月长久,尸体皮肉分解完毕,脑充血窒息死因找不到证据佐证,但观其表征,大半是如此了。”

    温祁手紧紧握拳,双目发红,“谁干的!是谁!”

    敞厅内一片寂静,无人应答。

    大家一时看看愤怒的温祁,回想当初的事,猜是谁干的;一时又看向卢栎,这手本事,太厉害了!管中窥豹明察秋毫,今天可真是开了眼了!

    沈万沙扬着下巴,傲慢的扫视四周,尤其那个猪头脸,还有姓卓的,以及姓温的叔叔。

    看到了吧都看到了吧!你们搞什么小手段耍什么小聪明都没用,我家小栎子就是这么厉害!想挑衅前先擦亮自己的招子,别随便跑出来丢人!

    赵杼帮卢栎把验尸罩衫脱下,淡漠的瞥了温祁一眼,“你父亲藏了什么?”

    他这话一出,众人思维立刻被展开。

    是啊,既然是逼供刑罚,肯定是要问东西。老堡主手里拿着什么宝贝,让别人觊觎?

    温家堡也就是老堡主死后,儿子们与堡内二三把手争权,暂时乱了一阵,到温祁回来,堡内又恢复了生机,温家堡在江湖中的地位,其实一直都不低。

    老堡主是聪明人,有武功,有手下,当时又是在自己家地头开英雄会,谁能制住他,用的是什么方法?

    这个人一定不是简单。

    能让别人在温家堡地盘上铤而走险,把主人给掳了用刑……老堡主手里拿的,一定也不是简单的东西。

    “无论如何,老堡主的身体,都是被换过的。”卢栎束手而站,眉眼内满是思索,“不是在走火入魔,被阮英母亲发现的当时,就是入葬前后。”

    温九闲回想片刻,躬身回话,“老堡主下葬后,家里请了和尚做法事,又派数人专门守陵,日夜不间断足足两年,不可能是下了葬才换的,应该是下葬之前。”

    “那么,就是走火入魔前后了。”这走火入魔是真的,还是别人故意做的局?

    温九闲叹气,“可惜当夜老堡主独自在房中休息,不让任何人上前,没有人看到发生过什么。”

    “不对,有。”卢栎看向大厅东侧靠墙的位置。

    今日验骨,阮英也在。

    他之前曾与卢栎说过,老堡主出事那晚,他因为要去找母亲,去过园子水榭附近,却被人打晕。

    温九闲顺着卢栎视线看过去,一脸惊讶,“阮英?”

    温祁也偏头看过去,眉头皱的紧紧,“你来干什么?”

    阮英见被发现,便大大方方的站出来,走至人前,漂亮的眉眼里带着淡淡伤感,“我想知道,老堡主……到底经历了什么。”

    老堡主尸身被请出,仵作先生验骨道明其死前经历,现场又有诸多江湖人做见证,好像……是时候了。

    阮英静静看着温祁,“老堡主去世那晚,我曾去过园子,靠近过水榭。”

    他这话说出,现场顿时一静,大家反应各不相同。

    有惊讶的,有疑惑的,也有杀气瞬间迸出的……

    卢栎站在一边,把所有人表情看了个清清楚楚。

    阮英此人很有些决断,不说是不说,一旦做了决断,却是不会退缩的。

    他视线从温祁身上移开,扫过厅中诸人,“那夜我突然有事想寻我娘,悄悄进了园子,往老堡主水榭的方向走,可将将走到假山跟前,后脑突然一痛,被人打晕。醒过来时,在丫鬟春|杏的房里。”

    春|杏当时只说她差事做完,交班回下人房,看到假山后晕倒的阮英,把他带回房间。阮英问春|杏看没看到是谁打晕了他,春|杏停了一下,没正面回答,告诫他最近庄子上乱,江湖人多,让他不要惹事。

    阮家虽然深受温家看重,到底曾是下人,又是外姓,怕人忌讳,阮英听了春|杏的劝,不再想这件事。

    可第二天,就听到老堡主的死讯,还是阮英娘发现的,阮英紧张的不行,去找春|杏,春|杏也懵了。春|杏紧张的不行,告诉阮英,其实昨晚她看到了,她看到了打晕阮英的人长什么样子,她不认识,是生面孔。

    这事发生的时间微妙,好像与老堡主之死有关系,可她们又不知道更多,两个人经过挣扎商量,决定把这件事告诉家主。不管怎么样,他们是温家堡的人,若老堡主真是因此而死,起码也能让逝者瞑目。

    谁知老堡主一死,堡里立刻乱了,谁都想当新家主,闹哄哄打成一团,根本没有人主事,他们想说话,都不知道说与谁听……

    直到温祁回来。

    可温祁回来后性格大改,不再似以前谦和,变的冷漠暴戾杀人不眨眼,两个人更不敢提这件事,万一说了,温祁责怪他们不作为,必须以死谢罪怎么办?

    春|杏是万万不肯说的,阮英这时与温祁已有隔阂,也不想说,只把这事埋在心底,希望有朝一日机会来临,能找出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然后,就到了这次英雄大会。

    阮英落水那晚,春|杏的确去找过他,一脸惊恐,说看到了当年对阮英下手的人。阮英安慰她,让她先稳下心神,问她知不知道那人是谁。

    春|杏说只远远看到了那人的脸,比几年长大了一点,但仍然很年轻,可她仍然不知道他是谁。阮英便叮嘱春|杏,一定要静下心,不要把表情带到脸上,否则若被人察觉,可能会有祸事。

    一切,等那个人再出现,看明白他的身份再说。

    把春|杏劝回去,阮英却再睡不着,干脆再次走入曾经出事的那个园子,想回忆看看能不能想起什么。

    他总觉得被打晕之前好像看到了什么,信息就在脑海起伏,可就是想不起来。

    他怀有心事,走路难免不经心,没有注意周围动静,一时不慎被人推入了湖……

    “我总觉得,春|杏之死,可能与当年之事有关。”阮英眼尾微垂,“许是她遇到当年见过的年轻人,露了破绽,被人杀人灭口。”

    这惊天消息,震的众人一凛,老堡主之死,竟然还有这层隐秘!

    温祁盯着阮英,牙齿咬的咯咯响,“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早告诉你,你信么?”阮英苦笑一声,“你会以为我在耍花招。”

    温祁一怔。

    的确,他们之间的信任,早在多年前他意外离家,就打破了……

    沈万沙大眼睛忽闪,有些不明白,“你们在暗处,别人在明处,别人杀你们一如反掌,为什么让你们活到了现在呢?”

    卢栎想了想,转头与他说,“可能对方认为阮英二人看到的不多,对他们的事没有太大威胁;或者当时情况不容再杀人,杀了人反而坏事;又或者,对方当时留在庄子里,暗地监视阮英二人,见他们没影响大局,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又或者他们没看清阮英的脸!”沈万沙抚赏,目光炯炯,“那天是晚上么,坏人正在干坏事,突然听到人声,心虚之下立刻把人打晕,但是坏人的事还在做呀,所以就想先把事做了,再回来收拾人,谁知回来时人不见啦!”

    “然后这次英雄大会呢,春|杏看到了坏人,又来找阮英,被坏人发现啦,坏人找角度一看,这不是看到过他做坏事的人么,顺手就把阮英推进了湖里……”

    卢栎轻轻点头,少爷说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温祁目光离开阮英,扫过厅中众人,眸色一时狠戾,一时阴沉。这次英雄会,他因存着开棺验尸的心思,请来了很多同时参加过当年他父亲英雄会的人,这些人有没有看到什么……又或者,害死他父亲的人,是不是就在这里!

    “阮英,”卢栎看向阮英,眸色温和,“你说那夜你应该看到了什么,却怎么都想不起来?”

    阮英点点头,“是。”

    “你可试着想想,是否不经意间看到了惹眼球的东西,比如亮丽的颜色,奇怪的着装打扮;是否闻到了特殊的味道,听到了不常听到的话语?”

    阮英眉眼微垂,眼睑颤动,努力回想,“不常见的……惹眼的……啊是,我想起来了!”

    “我好像看到了胡子!那个人长着打理精致的胡子!”

    阮英声音刚落,温祁杀人般的视线就落到了卓修远身上,“卓叔。”

    卓修远眼珠微动,面上笑意亲和,“贤侄如何这般看我?”

    温祁声音阴寒,“咱们这帮人里,也就你留了美髯吧。”

    卓修远眼睛微眯,“贤侄这是要怀疑我?我与你父,可是一同浴血得生的生死之交。”

    “生死之交……却没留一星半点缅怀逝者的物件,还需得问我这小辈讨要——”温祁眉目间全是戾气,“卓叔想要的,怕不只是念想吧。”

    从一开始,温祁就不喜欢这个打着他爹至交旗号与他接近的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爹闯荡江湖多年,交下朋友良多,也有辈份高,好心教他做事的长辈,他并不反感,可对卓修远,他就是下意识起防备之心。

    他之前不明白,原来如此。

    他胸怀广阔,意气无双的父亲,可能是卓修远害的!

    “贤侄说话,可要有证据。”卓修远仿佛也生气了,声音带着寒气,“若我害了你父亲,为何这般热心,找来白小友帮你查明你父之死?我可是盼着查明真相,让你父瞑目的。”

    温祁目光掠向白时。

    白时幂篱底下的手攥到一起,心脏狂跳,机会来了!

    只见他脚步踉跄两下,似是站不住,声音破碎,满满都是难过失望,“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说卓伯伯你怎么会让我这么做……”

    温祁听到关键词,立刻问,“他让你做什么了?”

    “让我……务必展现仵作之才,得堡主属意主持开棺验尸。还说尸体去世多年,就算验不出来也没关系……”白时似是明白过来,“怪不得他一直提平王……与我之事,原来是想以平王之威,迫堡主答应我开棺验尸之事,堡主这里,有他想要的东西……”

    卓修远还没反驳,他儿子卓子昂先跳了出来,指着白时就骂,“你放屁!明明是你自己说早已与平王定情,过不多久平王就会迎娶于你,我爹才会信你!”

    白时声音脆弱又委屈,似是带了哭腔,“你……你怎能这么说!明明是你们为了成事,不顾我自身意愿,来回提这件事,极尽夸张之能!”

    他头转向赵杼的方向,又慢慢转回来,声音似羞似怯,“我心仪平王,我承认,可王爷是天上的云,我是地上的泥,我只敢怀崇敬之心,万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因我知,我配不上。我可当着旁人直言我之感情,却从不敢言王爷半点不实之词!”

    他说着朝赵杼的方向走了两步,又生生忍住,情不自禁般柔柔一拜,“求王爷信我!”连声音都特别婉转可怜,让人不忍心拒绝。

    这一刻,赵杼感觉卢栎突然离他远了。媳妇清澈眼神里的温暖退减,有隐隐疏离弥漫开来。

    赵杼唇角微勾,他想他明白了,为什么重逢之际,卢栎会与他闹别扭……

    卓子昂呸了一声,“你可拉倒吧!平王与你有私情一事,整个上京城都知道,不是你搞出来的,难道是别人吃饱了没事干瞎编,还专门照着你编?”

    “都是大家误会……”

    “别人误会,你不会解释?我看你乐在其中,美的很嘛!到这里也是,我爹提一句平王,你就羞臊的脸红不说话默认,还敢说是被我们逼的?”卓子昂冷哼,“前头与我们好的像一个人,现在状况不佳立刻改口咬人,我说白时,你这为人,也不怎么样嘛。”

    白时身子颤抖,低泣出声,“若不是你们以我家人性命相胁,我又怎会于你们同流合污……”

    “姓白的你不要造谣!我们不是黑道,干不来那逼良为娼的事!”

    “你们要是好人,如何会借着朋友之谊,趁温老堡主未提防你们,下那样的黑手!”

    ……

    两个人对面吵起来,暴露的信息量可谓惊人,大家听的津津有味。

    “哈哈哈——”沈万沙再次笑的直不起腰,“原来是狗咬狗一嘴毛!猪头脸你不错嘛,敢肖想平王呢……”

    随着他的声音,赫连羽手下一弹,暗劲打掉了白时头上幂篱,白时的猪头脸立刻暴露在所有人面前。

    大家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这这这这丑八怪就是那漂亮的白小先生?

    白时惊叫一声,摔倒在地,背着头捂着脸,低泣出声,“王爷别看……求王爷别看!”

    “哈哈哈——”沈万沙笑的气都要喘不过来了,指着赵杼,“平王爷,猪头脸求你怜惜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