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36章 住处

第236章 住处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好说歹说才说沈万沙相信,他围毛领只是觉得有点冷,保暖加预防,并不是真的生病。

    沈万沙看看外面雪景,再看看穿的有点多的小伙伴,挠挠头,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冬日没紫貂就是冷,改天我给你送两箱子,你做成衣服穿,就不冷啦!”

    卢栎:……两箱紫貂,少爷真土豪!

    他开始盘算着,自己给送少爷点什么……

    沈万沙来的时间很好,正好卢栎忙碌告一段落,胡薇薇与钱坤告辞出去办事。当然出门前,胡薇薇还是贴心的给卢栎叫了一堆东西,让他与朋友好好说话。

    自打赵杼出现,卢栎帮忙断了老堡主冤死之事,宗主身份又曝光出来,温家堡对卢栎的态度就更加亲切,连温九闲这个大管家都恨不得站到卢栎门口,事必躬亲,生怕没把这尊大佛伺候好。

    所以基本上胡薇薇想要什么,温家就能送什么。

    好久不见,沈万沙早想与卢栎说话了,昨天把小伙伴让给赵杼,今天他决定赖着不走,要霸占卢栎整一天,气死赵杼那个小气鬼!

    两个人喝茶吃小点,一起用午饭,然后脱鞋上榻,继续懒洋洋的品茶,说话……一直腻到天色渐暗。

    沈万沙问卢栎,他与平王和好没有。

    卢栎说和好了,以后会好好的。他还把昨夜与赵杼聊天的部分内容说与沈万沙听。

    沈万沙听到卢栎说小时候的事,扁了嘴,大眼睛里满是雾水:小栎子好可怜,以后一定要好好疼他!

    听到卢栎复述赵杼在宫中的趣事,他叹了口气,“平王小时候……其实可苦了。”

    沈万沙把那些年的八卦转述给卢栎听。平王之所以这么暴烈,行事独断又冷酷,实在是小时候受委屈太多。不但宗室里,宫里的人,朝堂内外,但凡看到赵杼的人,都会面露不喜。

    老平王几乎不管赵杼,继妃来来回回用各种手段招呼赵杼也不管。赵杼后来去军营,估计也是存了一口气,若是不能站到顶峰,就这么死了也行……

    “不过真好,平王订下的未婚妻是你,”沈万沙笑眼弯弯,“要是别人,肯定有的闹。”

    平王那性子,只有小栎子能治,两个人简直太般配!

    “嗯。”卢栎眸光微敛,笑容微涩。

    他其实感觉到了,赵杼以前的日子过的并不好,赵杼不说,是不想他担心。现在知道了,就把这些事放在心底,以后的路上,尽量多关怀那个人一些。

    说完自己的事,卢栎问沈万沙,“你呢,最近过的怎么样?”

    听到这个问题,沈万沙垮了小脸,垂了头。

    他家情况……很是微妙。

    他父亲沈千山,是个经商奇才,半生经营,家产竟能抵得过大夏三分之一国库收入。他娘柴郡主,身负前朝皇族血脉,当初大夏开国皇帝为表仁德,特赦柴氏女子及不满周岁的孩童,赐其爵位,保一世荣华。到现在,柴家血脉仅剩她娘这一个,再无亲人。

    从政|治上看,他们家一个代表无穷财富,一个代表天下曾经最尊贵的血脉,怎么都是危险源,随便折腾出一点风声,就是足以震动朝局的大事。

    沈千山精明通达,基本不会上别人当;柴郡主打小致力于与赵氏皇族交往,凭自己直率大方的性格经营圈子,到现在为止,两个人做的很好。就算有心人找过来,他们也是躲的远远的,明哲保身的态度摆的非常端正,太嘉帝对二人很是信任。

    可这一代皇帝对他们亲切,下一代呢?

    若遇有心人兴风作浪,再坚定的信任又能保持多久?

    沈家的富贵,一定不会是没边的。所以沈千山和柴郡主对沈万沙没有任何要求,只要他脑子灵透,不做错事,不被人教唆或者当枪使就行,沈万沙的目的,也只是单纯的做个纨绔。

    和亲一事,是柴郡主提出来的。其实柴郡主会这么想,也是为儿子操碎了心,她希望儿子能不够聪明,不碍上位者的眼,又希望儿子能处在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就算上位者看不顺眼,也不能随意办了。

    沈万沙理解,可他真的不想娶个异族姑娘。他娘又吓唬他,说他要是不配合,以后没准会被皇上配给女王为权的异族,到时候不是别人嫁过来,而是把他送过去……

    “我听说异族姑娘长的可高大,比我还高!她们还和我长的不一样,头发是黄的,眼珠是蓝的!”沈万沙抱住卢栎胳膊,眼睛睁的圆圆的,“你说,这要我俩一块出门,他是我媳妇啊还是我姐姐!半夜起来,她一睁眼,蓝幽幽一片跟狼似的,我没做恶梦也吓死了!”

    “她们还爱吃肉,不吃青菜!”

    “听说身上也有味道!”

    ……

    沈万沙可怜巴巴看着卢栎,“我才不要——”

    卢栎被沈万沙逗乐了,捏了捏沈万沙鼻子,“天下很大,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少爷不好歧视人家的。”

    “我没有歧视她们,”沈万沙扁扁嘴,“只是不想娶么……你也说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别的水土养出来的人,我不习惯,日子过不到一起,娶来干什么!”

    说到后面,沈万沙握着小拳头,眉头压低,乌溜溜的眼睛睁圆,神色异常坚定,“少爷就是不要和亲!”

    “所以你之前,是因为这事离家出走?”卢栎提起了初遇之时。

    沈万沙闷闷嗯了一声,“是。”

    “那你这次回家——”卢栎尾音拉长。

    “我认错了!”沈万沙点着头,“可是我娘的心思好像没变,像准备慢慢说服我似的……”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眸色思索。

    他生活在信息爆炸的现代,身边出现外国人很正常,并不觉得有什么,但他对沈万沙的抵抗情绪也很理解。

    家族形势不稳的确是个难题,但解决方法并非只有一个途径……

    卢栎现在暂时想不出什么办法,但他认为,总会有办法的。

    “来了上京,我想去拜访你的父母,可以么?”最首要的是,先与沈万沙的父母接触。而且做为朋友,卢栎来了这里,也的确应该去问候小伙伴的父母。

    “当然可以!”沈万沙一下又高兴了,“我老与我爹娘说起你,他们早就想有机会能见见你了!”

    “那等此处事了,咱们回上京后,我就去你家。”

    “好啊好啊!”

    看着沈万沙又精神满满,卢栎感叹小伙伴的心真大,刚刚还在发愁呢!

    说到感情问题,他起起一个人,问沈万沙,“你觉得摘星……怎么样?”

    “怎么样?”沈万沙有点愣,像是不明白卢栎为什么问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的答了,“那小偷除了人品烂点,特别喜欢犯贱撩人外,也挺好的,够朋友,讲义气!”

    看着小伙伴纯洁的大眼睛,卢栎默默抚额。他以为自己够迟钝了,没想到小伙伴比他还迟钝。

    某大盗前路漫漫啊……

    说到回京,沈万沙突然正色,提醒卢栎,“你回京住哪?我同你讲啊,你千万不能随平王的意,跟他住王府,他那个继母可坏了!”

    他特别担心小伙伴被欺负,神情非常严肃,“我在城东有个可漂亮的园子,送你好不好?”

    “不好。”卢栎摸着少爷亮滑如绸缎的头发,“这么不喜欢我与赵杼在一起?”

    当然了,那个小气鬼总是想独占小栎子,少爷也很想霸占啊!沈万沙鼓了鼓脸,扭头,“也不是……反正你不能同平王一起住!”

    卢栎笑了。

    他想起来,昨夜赵杼好像提起过这个话题。不过听赵杼的意思,是想两个人一起住在别的私宅,并不住在王府……赵杼好像并没有把继妃当成一家人,完全没说过要与她怎么相处,好像根本不需要。

    卢栎理解赵杼的感情,也理解沈万沙的担心,但他并没有打算与赵杼一起住。

    他们刚刚和好,一起住……有些突然。而且这是古代,他们虽有婚约,却尚未成亲,婚前同居……可是不怎么好听的事。

    他并不反对在合适的时候与赵杼……做那种事,但一起住,现阶段还是不要。

    “你忘了我是宗主?”卢栎提醒沈万沙,“百宝楼可是我的,我会没地方住?”

    沈万沙眼睛立时亮了,“对啊!百宝楼那么有钱!”

    卢栎给沈万沙的茶杯续上水,“上次你在西京百宝楼里看上的东西,我已经让他们送过来了,稍后就能送给你。”

    沈万沙小脸红扑扑,有些不好意思,“我还没送你礼物呢,连生辰都错过了……”

    “没事,”卢栎揉了揉沈万沙的头,“以后有的是机会。”

    ……

    至晚饭时间,赵杼终于受不了,带着赫连羽过来,让他把粘人的少爷抱走,别再粘着自己媳妇了!

    可沈万沙走后,赵杼也没得着好。因尴尬吻痕围了一天毛领极不舒服的卢栎,只留赵杼吃了顿饭,就把他踹出了房间。

    卢栎有了宗主身份,房间外有怪力女胡薇薇坐镇,赵杼根本绕不过人偷偷潜入房间抱着媳妇睡觉,这一晚上的感觉……简直了。

    ……

    温家堡的事情很快了结,卢栎一行准备回京。

    温祁带着江湖人送了不少礼物,钱坤胡薇薇负责接待,言道宗主之后暂时会住在上京,诸位若有事,可直接去百宝楼。

    有这两位办事,几人轻松很多,早早坐到马车上,等待出发。

    赵杼已经得到了皇上的御批,路上无聊,他干脆让暗卫们注意四动静,将藏宝图之事仔细说与卢栎与沈万沙。

    比如之前在西京百宝楼里看到的消息:宝藏指的就是南诏遗公主留下的财产。

    ‘仙莲现,盛世始’,这句话是其国师预言。

    遗公主认为天命人一定会出现,复国有望,一直好好保护着传承圣物。她费尽心思,把财产整合,圣物放好,找到一个她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藏了起来。

    她将藏宝之地绘成地图,并把地图割成八份,分给八个忠心下属,让他们到她指定的地方好好生活,守护她的秘密。但一代人的忠心,她敢肯定,两代三代她不敢,所以这八个人,互相并不知情。

    为此她还造了数个假墓,用来迷惑别有用心的人。

    若找集八张地图,拼凑出藏宝地地形地茂,到达藏宝地,通过最后一关验血过程,可开启机关,取走宝藏……

    藏宝一事本来是个秘密,不知道为什么,近年来突然在各处出现,不知是否有心人所为。

    最后,赵杼坦言,“这藏宝图,我有一份,摘星有一份,另外六份,不知道在哪里。”

    沈万沙双手捂着嘴,眼睛噌亮,藏宝图啊,好刺激!

    卢栎却若有所思,“你方才说,异族人总会在微妙的时机出现,怀疑他们手上有。”

    赵杼颌首,“今年是异国使团来访的年头,我正打算深入探查。”

    “温家堡老堡主之死,是因为藏宝图,数年前卓修远想夺没有夺到。此次卓修远挟持我想逼迫温祁,异族人突然放暗箭……他们这样做,好像是在确认藏宝图在哪里。”

    卢栎眉微扬,目有烁光,“紧急时候,人的反应不会说谎,他们确定温祁不知道,立刻杀卓修远灭口,应该是担心他说太多。”联想之前的信息,他声音微沉,“他们肯定认为,温老堡主已经把藏宝图交给了上一代宗主。”

    卢栎的宗主令系从母方得来,所以上一代宗主,很可能是苗红笑。

    “可你娘已经去世了啊……”沈万沙不明白。

    “所以我娘的死,很可能与藏宝图有关。”卢栎长长呼气。而且他是宗主的消息传出去,这些人会不会以为他会知道藏宝图在哪儿?

    手上突然一暖,卢栎偏头,发现赵杼的大手握了过来。

    “有我在。”赵杼捏了捏他的手。

    没更多的话,卢栎却知道,这是个承诺,赵杼在告诉他,不要怕,他会保护他。

    卢栎心头微热,回握住赵杼的手,笑了,“……嗯。”

    皇上既然愿意发御批,自然也愿意看在赵杼的面子上锦上添花,特令制造处做了四个精巧的金牌,上书‘密者令’三个字,发与四人。

    沈万沙拿到金牌简直爱不释手,上好黄金打造,金灿灿的太漂亮了!

    而且这是身份令牌……回家一定给爹娘看看,看他们还敢笑话他没出息!

    卢栎也很高兴,一遍遍摸着牌子。当今圣上发的呢……

    三个人正聊着,因为有事落后一步的赫连羽骑马赶了过来,掀车帘上车,“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沈万沙将金牌亮给他看,“你看你看,是皇上赐的金牌!密者令,我以后是密者,可以随时请见皇上呢!”

    赫连羽摸了摸他的头,“是么?真好。”

    “你也有的!”沈万沙让赵杼把赫连羽的金牌交出来,没等他看仔细,就急急追问,“怎么样?”

    赫连羽桃花眼里春光无限,“嗯……很好。”

    “平王还说了藏宝图事,来来我说给你听……”

    ……

    进了上京城,卢栎直接让胡薇薇指路,到了之前暂住的园子。

    “不先送你们,是想让你们认认门,”卢栎看着沈万沙赫连羽,“请别介意。”

    “我看看我看看——”沈万沙兴奋之下欲要跳车,被赫连羽拦腰抱住。

    赫连羽拍拍沈万沙的屁股,“累了这么多天,卢栎该好生休息,且数日不住,家里也需整理,才好待客。宅子又不会跑,少爷何必着急?回去同伯爷郡主报个平安,好好睡一觉,明天再来看卢栎,岂不合适?”

    沈万沙一想也是,扁扁嘴,“那我明天再来好了……”

    可做了决定,他还是不肯走,“小栎子,你这宅子里缺什么不?盆景?玉石?摆件?下人?”

    一口气罗列了很多。

    赫连羽又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平王在呢。”

    沈万沙顿间耷拉下头。

    是啊……平王在呢。

    这人正千方百计对小栎子好呢,机会都让他抢了,平王这小气鬼一定会不高兴。

    沈万沙皱了皱鼻子,同卢栎告别,与赫连羽一块走了。一边走,一边心中暗想,反正平王是平王的,他是他的,他还是想带东西过来,注意不要与平王撞了就好么!

    沈万沙琢磨着爹娘库里的宝贝,越想越觉得自己机智,他家的好东西可多了,平王也不一定有!

    赵杼跟着卢栎进了宅子,越走眉头皱的越紧。

    这里虽然有个小园子,但地方太小了,腿脚都伸不开!

    房间也太少了,都挨在一起,拥挤又小气。

    摆设……虽然看起来清雅脱俗,品味还行,但根本没几件贵重东西,明眼人一瞧就能看透底细!

    还有下人,怎么来来去去就两个?连胡薇薇和钱坤都要亲自搬东西!

    ……

    赵杼哪哪都看不顺眼,沉声问卢栎,“为什么不肯与我一起住?”

    卢栎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赵杼摸了摸鼻子,声音又低几分,“那你住我的地方,我住别处就是。”

    “不用,这里很好。”卢栎看着大白撒欢似的在园子里疯跟,笑容明亮,“大白也很喜欢。”

    赵杼瞪着那只长大了,威风凛凛的大狗,本王的地方这只蠢狗会更喜欢!

    可卢栎明显主意已定,他不好再劝,在这里陪卢栎吃完晚饭,才沉着脸走了。

    ……

    第二天一早,卢栎昏昏沉沉起床,胡薇薇脚步轻快的跑进来,“平王来了!”

    “他怎么又来了?”卢栎看着外面仍然暗着的天色,这么早……

    “王爷把咱们这四周的宅子都买下来了,连夜搬了过来,所以……”

    啥?

    连夜买了好几处宅子,还搬了家?

    卢栎深深抚额……还是他输了。

    对于财力雄厚,权柄滔天的古代王爷来说,只要他想,到处都可以是他的地盘……

    “王爷还派了工匠,说如果主子醒了,就开始安排砸墙了。”

    “砸墙……做什么?”卢栎还有点懵。

    “安门。”胡薇薇有些同情地看着自家主子,遇上这么霸道的男人,可怎么办哟。

    门安上了,来往就更方便了……

    卢栎有些头疼。他狠狠捏着眉心,问胡薇薇,“我记得咱们这宅子临街,东,西,背后都有人家,赵杼买了谁家?”

    “都买了。”胡薇薇给卢栎倒了杯茶,让他喝点顺顺气,“背后买了两家,东西两边各买了三家。”

    “什么?”一共买……八家,赵杼是想干什么!卢栎手有点抖,差点把茶盅打翻。

    “说这里太窄太小了,既然你喜欢,就整好看点……”

    胡薇薇是比较欣赏平王表现的,因为这样迫切的心情,这样大手笔的做法,说明平王喜欢卢栎啊!

    就该这样!她家主子那么聪慧无双,俊秀无比,值得全天下对他好!选的男人更应该对他好!

    卢栎觉得头好晕,简直不能好好思考。有钱任性,也不是这么个任性法吧……

    二人正说着话,赵杼走了进来。

    “满意我昨晚的表现么?”他问了这么一句。

    这话真是……

    卢栎糟心的不行,不知道是不是起来的猛了,他头重脚轻,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

    胡薇薇赶紧扶住卢栎,感觉手下温度烫手,立刻摸了摸卢栎额头——吓的大惊失色,脸刷一下就白了,“主子你病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