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39章 讹诈

第239章 讹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街角尸体横躺,左侧跪着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前方站着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子。

    男子额突面窄,鼻翻唇阔,目精眉稀,身体还算壮实,站姿却肩斜腿抖,腰背不直,看起来很像经常混迹街头,偷鸡摸狗的地痞。

    小姑娘相貌清秀,身姿如柳,手执帕子呜呜哭的可怜,帕子搭眼时眼珠转的过于灵活,一看就很有心机。

    现场虽然因为赵杼和卢栎的到来,气氛压下去,无人敢大声说话,可大家眼里的排斥之还是很明显,这对男女刚刚的作为,一定非常有煽动性。

    沈万沙终于从人群里脱身,委屈的冲卢栎叫冤枉,“我根本不知道这三个人从哪儿冒出来的!”少爷心有余悸,这三人简直神出鬼没一样,“小姑娘突然出现拽住我的手就大喊大叫,甩都甩不开,我担心伤到人不敢用力,谁知下一刻那男人就抱着他爹尸体在街上哭,说我杀了他爹!”

    紧接着一堆百姓围过来,他跑都不跑不了了!

    “小姑娘起初只是尖叫,男人来了她就喊我杀了她爹,要我偿命,我好不容易甩开小姑娘,那男人又补上,拽着我不让走,这一家子简直阴魂不散!”

    听沈万沙此言,地上跪着的小姑娘立刻高声哀泣,“那可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啊!”她帕子捂着眼角,目光凄哀,“我们虽是平民,不像少爷身份高贵,可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您把我爹打死,不认不算,还嫌我们阴魂不散……”

    “苍天呐,你开开眼吧——”男子也跟着怒吼起来,瞪着沈万沙,“为富不仁,鱼肉百姓,这样的人为什么能活在世上!”

    沈万沙急了,扶着发冠跳出去,“你放屁!你爹怎么死的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么!我知道,你们就是想讹钱,呸,我偏偏就给你,一文都不给!”

    小姑娘满脸不可置信,“我爹是活生生的人啊,人命怎么能用钱买,我要我爹活着,只要我爹活着……”她哭的十分凄惨,足以令闻者感伤。

    沈万沙气的直跺脚,“怎么有这么坏的人!”

    做为在上京城长,大夏首富沈千山的儿子,从小到大遇到过不少讹人把戏,他不是小气鬼,只要不是特别过分,用钱买个清静,就当打发叫花子了,可是这一次太过分了!

    拿死人来讹人,别人不是人命么!地上那可是尸体啊!尸体怎么来的,真是男女的爹么?他们是不是杀了人!

    “是,是我们坏,我们不该大晚上的眼瞎,看不清来人,挡了少爷的路;我妹妹不该长的太漂亮,让少爷起了色心;我爹不该护着妹妹抵死不从;我爹活该被少爷打死,我们一家三口都应该老实实闭着嘴,任由少爷打杀!”

    男子声音悲痛欲绝,蹲在地上哭,“是我没用,是我没用啊爹——”

    这还上升到强抢民女了!

    “小栎子——”沈万沙简直百口难辩,“我真没有,我什么都没干!”

    卢栎揉了揉他的头,“我知道。”

    他走到男女跟前,指着地上的尸体,“这是你爹?”

    男子不答,警惕的看着他,“你是谁!”

    “我是仵作,”卢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赵杼,“那位是平王。上元夜出了这样的大事,官府不会不管。你说你爹,是被那位沈少爷杀的?”

    男子见赵杼身后护卫露出金牌,眼珠颤动,最后咬咬牙,“是,我爹就是那穿洒金衣裳的少爷杀的,我亲眼看到的!”

    卢栎浅笑,“好,那我就验一验,看到底是谁在撒谎。”

    男子有些惊慌,“我与我妹妹亲眼看到——”

    沈万沙的小厮这时候站了出来,“我也亲眼看到你们栽赃我家少爷了!”

    “双方各执一词,尸体却不会说谎,我验一验便知。”卢栎挽着袖子,笑眯眯看向围观群众,“大家说是不是?”

    “是!”百姓们众口一词。

    还立刻有人劝男子,“平王在,官家的人不敢乱来,你爹即是被这少爷杀的,怕什么!”

    “就是,正好还你们一个清白。”

    “证据出来,盖棺定论,他不认也不行了!”

    ……

    为示公平,卢栎就在这里,大庭广众之下验。赵杼吩咐手边卫队把现场清理出一片地方,用二两银子征用最近花灯摊子的台架,又买来无数盏花灯围在四周……小小街角,立刻变的亮如白昼,哪哪都看的清楚。

    在此期间,卢栎问了问男女的情况。

    男子叫孙强,女子叫孙桃,自称兄妹,地上尸体是他们爹孙大牛。三人住在城外,是普通民户,面朝黄土背朝天辛苦劳作,终于攒了些钱,上元夜特意进城赏灯,不料一来就遇到了这样恶事……

    孙桃嘤嘤哭泣,泪盈于睫,轻轻一动,泪珠就顺着面庞滑落,垂在下巴要掉不掉,非常惹人疼。

    沈万沙气的差点撸袖子动手,他从来没这么想揍一个女人!

    胡薇薇那女人哪里去了,现在正是她表现彪悍战斗力的时候啊啊啊啊——

    一切准备就绪,卢栎开始验尸。

    方才尸体一直处于暗处,卢栎没怎么看清,现下尸体一放到台架上,卢栎咦了一声,“你爹这死状,有点特殊啊。”

    角弓反张,到了古代还是第一次遇到。

    死者头项强直,腰背反折,向后仰曲如弓状,是风病或热极动风的症状,多见于惊风,破伤风,脑炎,小儿脑膜炎……死者是否有病在身?可若病死,不该是这个表现……

    孙强愤愤指着沈万沙,“都是他打的!他把我爹打的浑身抽搐,僵成这样时正好死掉了!”

    “你胡说!”沈万沙跳脚,“我碰都没碰过他一下!”

    “人死前偶会发生肌肉痉挛,致使死状紧绷特殊,但角弓反张……不太可能。”卢栎目光淡淡扫过孙强,“死者死因到底为何,验过便知。”

    孙强有些慌,孙桃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拽了拽孙强袖子,“哥我们回去吧,就当爹出了意外……”

    “不可。”赵杼凉凉发话,“上元佳节出此恶事,本王必须给百姓一个交待。”

    围观群众感觉气氛有异,声音更大,“验!验!验!”

    孙桃面有惴惴,孙强却阴阴笑了,“怕什么,爹就是这人打死的,难不成还能验出别的?爹身上都被打肿了也是假的?我就不信,平王在前,还能有冤案不成!”

    赵杼看着认真检查尸体的卢栎,没理孙强,暗暗打了个手势,让护卫看好这对兄妹。

    “尸体颜面青肿,五官变形难辩,生前的确受过击打,”卢栎两手在其面骨,头骨上摸索一阵,“骨头完整,非致命伤。”最多也就造成脑震荡。

    卢栎脱掉死者上衣,发现尸体前胸及腹部皆有青黑暗痕,其状可怖,围观众人齐齐掩唇叹息,这也太吓人了!

    孙桃又开始哭了起来,“爹啊我的爹啊……”

    卢栎却觉得有些不对,手轻轻按过去……按过一圈,笑了。

    “死者胸腹所有痕迹皆为黑色,边缘整齐,未有浮肿及血荫,按压无紧绷感——”他看着孙强,“此乃假伤,系榉树皮捣烂敷在皮肤上伪装而成。”

    “假的?”

    “怎么可能!”

    “那么吓人……”

    卢栎不等孙强反应,看向百姓,“有谁有湿帕子,可借我一用?”

    很快有人奉上温湿帕子,卢栎将其按在死者前胸,顿一顿,再擦拭……青黑可怖的淤痕果然不见了!

    等他擦完,围观众人眼睛瞪大,死者前胸,小腹,甚至肩膀上的青黑痕迹,全是假的!

    “孙强,你对此做何解释?”卢栎静静看着孙强。

    大家看向他的眼神立刻不善了起来。

    孙强眼珠子乱转,“我爹为什么在身上弄假伤,我怎么知道!但我爹就是被那少爷打死的!”

    还是嘴硬。

    卢栎将帕子放在一边,“那我便把死因找出来好了。”

    他说着把死者衣服全部脱下,继续往下验,因为围观群众目光太热烈,卢栎在死者腰间搭了块布,遮挡视线。

    “死者身体一侧,左肩,臂,臀,大腿,出现紫红色尸斑,手指按压消退,移开重现;角膜轻度混浊……”卢栎看向孙强的目光变的冰冷,“冬日死状出现缓慢,遂死者死已死至少四到七个时辰,且是死后移尸。”

    会形成这样的坠积尸斑,死者死亡之时一定是侧卧姿,且是左侧卧。

    围观群众一片哗然,竟然死了那么久……

    沈万沙扫视四周,“都说不是我干的了!”

    方才被激起来的有些愧疚,开始检讨自己,要是当时能过去摸一摸死者就好了,死那么久,尸体肯定是凉的么,那样也不会冤枉别人了。

    话刚落又有人反驳,天气这么冷,就算刚死,也能很快凉透了,这点不好说啊……

    孙强面色发白,孙桃拽着孙强衣角,咬着唇说不出话。

    卢栎继续冷冷问,“死者嘴唇,指甲上的青紫色,也是人打出来的?”

    这两个人不说话,群众们非常着急,“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求大人告知啊!”好奇心无比旺盛。

    “番木鳖,又名马钱子,剧毒,食后头痛,头晕,肌肉痉挛,呼吸麻痹,直至死亡。”卢栎解答,“除了一般中毒的共性,这种毒最重要的特点便是尸僵表现极强,会出现角弓反张。”

    当然,解剖之后还会发现内脏淤血,浆膜下出血点,但现在没解剖条件,大庭广众之下验尸已经足够夸张,解剖根本不可行。

    孙强此人倒是乖觉,见大势已去,索性拉着孙桃‘扑通’一声跪下,“小民不该起坏心讹人,小民知错,求大人宽恕啊……”

    孙桃也嘤嘤嘤的哭,冲着沈万沙一个劲跪头,“今晨我爹误食□□,我与哥哥还未起床,起床后发现爹爹已死,无力回天……家中地少,便是整年忙碌,也没什么收入,甚是贫穷,连给爹爹买副薄棺的钱都没有,小女子与哥哥实在无路可走,这才鬼迷心窍,带着爹爹的尸身进城,想趁夜黑,寻个富贵少爷讹些银钱葬父……”

    她哭相十分柔弱,特别可怜,“求少爷可怜可怜我们,饶了哥哥……小女子愿做牛做马报答少爷,干什么都愿意!少爷有何驱使,但死不辞!”

    沈万沙本来是不愿与女子为难的性子,在上京城行走,见到的事多了,只要别人不过分,他都愿意与人留一线,反正他钱多。

    但今夜这两人太过分了,什么都不说直接扑上来往他头上栽屎盆子,还拖住他不肯放手,大概想多讹些钱,他起先出价这俩人都不理,非得要闹大,好让他出更多!

    给脸不要脸,他再要依着他们,才是真的蠢!所以就算这孙桃哭的多可怜,他也没半点动容!

    再者,瞧瞧小姑娘那话,什么叫做牛做马,干什么都愿意!这是不死心,想换个语气继续巴上他吧!

    他是那么好色的人么!

    沈万沙眼睛里冒着火,指着自己鼻子,“我像傻子么?”

    孙桃愣了一下,“少爷怎么会……”

    “那你还玩这套!”沈万沙拿眼白斜她,“你怎么有自信,认为少爷会看上你!”

    孙桃一脸脸憋的通红,“你……”

    “你什么你!没把你们送官,少爷已经是好心了!”

    沈万沙跑到卢栎跟前,声音拉的长长,“小栎子,这次多亏你啦!”

    卢栎却看着尸体,眉心微蹙。

    赵杼觉得不对,过来问他,“怎么了?”

    “这两个人,还真得送官。”卢栎指向孙强孙桃,“这具尸体,不是他们的父亲。”

    什么?

    不是这两人的爹!

    爹都能弄错!

    还是从哪认了个新的?

    围观群众立刻炸开,表示剧情一波三折太好看,他们有点应接不暇。

    卢栎指了指死者脚,手,“死者脚掌细窄,非常年在地里劳作的农人脚型,右手食指中指有薄茧,此特征一般出现在常写字的人里。”

    他又指向死者的脸,“死者面目浮肿严重,辩认不清,但死者下巴非常宽大突出,一眼可见,孙强孙桃却没有。”

    下鄂特征属显性遗传,父亲大下巴,孩子十有*也是大下巴,不是的机率很小。孙强长的不好看,额头突出鼻孔外翻,但下巴并不宽大,孙桃更是,长了一张瓜子脸,下巴精致又小巧。

    再加上前一条手脚特征……

    卢栎得出结论,“此二人与死者没有亲属关系。”是的概率非常小。

    孙桃立刻尖叫出声,“不——他就是我爹是我爹!”

    孙强也跳了起来,“我承认想讹人不对,可亲爹怎么可能会认错!死者已矣,求大人们放过,让我爹能入土为安!”

    两个人都急了。

    “等等——”沈万沙摸着下巴,眼睛微微眯起,“刚刚验出中毒而亡,你们就求饶,变的那么快……是不是不想让我们知道死者不是你们亲爹!”

    两人一个劲磕头,“不是!冤枉啊……我们做错事,认错还不够么……求大人们放过……”

    “你们父亲在何处,这具尸体又从哪来,为何要破坏其面相,伪造伤痕,讹上沈少爷,是偶然还是故意,尸体是否是你们毒杀,亦或是幕后有指使,”卢栎连珠带炮说完,“这些都未查清,如何能放你们走?”

    “对,送官府!必须送官府!”沈万沙想到某种可能,狠狠瞪着地上跪着的两人。他们找上他,可是有人故意做的局?查……必须细查!

    孙强一看情势不好,立刻跳起来往外跑,手脚特别麻利。

    赵杼冷嗤一声,挥挥手指,“给本王抓住!”

    立刻有护卫冲过去,拎着孙强衣领把他扔回来。

    孙强脸先着地,牙立时掉了两颗,满口是血。孙桃翻了个白眼,嘤咛一声,晕了过去。

    “带走。”赵杼指了指躺着的三个人,命令手下全部送到官府。

    这一出市井验尸也算是闹完结束。

    卢栎用自己帕子擦手,怎么擦都不擦不干净,很不满意。围观群众刚刚开了眼界,对于卢栎这个生面孔很是好奇,也很崇敬,有姑娘就拿出了随身帕子,往卢栎身上丢。

    有本事又长的俊,若能拐来做夫君……甚好!

    卢栎知道古人有见到美男子投掷香帕小物的习惯,但那些都是在书上看到,别人嘴里听说,自己没亲身经历过,一时没拐过弯,还以为姑娘们都是热心肠,争着帮忙呢,不但接了,还朝人笑着道谢。

    不但道谢,他还想问人姑娘芳名为何,家住哪里,改天他把帕子洗好给人送回去,或者做些新的给人送去,不好欠人情么。

    赵杼黑着脸就过来了,掌手一起,手一挥,所以帕子都被他扫了回去。

    “走。”他拽着卢栎就往边上走。

    “诶我手上脏——”而且那么大力气干什么,手都要断了!

    赵杼心气不顺,见卢栎挣扎,干脆胳膊一伸,揽住卢栎的腰,直接把人挟在腰侧抱着走……

    卢栎刚庆幸手松了,就觉得头重脚轻,整个人被赵杼拎了起来……

    脸刷一下红了。这么多人看着呢,赵杼是想干嘛!

    “回家。”赵杼的意思很明显。

    “可是刚刚的案子……”

    “官府会查。”

    围观群众看着平王把俊秀的小仵作抱着走,纷纷感叹:感情真好啊……

    鬼面阎王也有朋友了,太好了!

    就是,脸色都不像以前那么冷了呢!

    男人们想法非常正面,有些姑娘却捂了眼,指缝微开,心怦怦直跳,好酷好俊……而且好配啊!

    ……

    讹诈的事顺利解决,沈万沙却没有太开心。也不是不开心,小栎子来帮忙,他很高兴,但事情结果让他想的挺多。赵杼说带卢栎回去时,他面色郑重非常同意,“小栎子病还没好,要注意休息,上京城有皇上,有平王,官府不敢不懈怠,你放心。”

    卢栎也不是非得把所有事抓到手中,赵杼沈万沙都这么说,他也就听了,只是提醒赵杼多加关注。

    “那你呢?”他问沈万沙,“要去我那玩么?”

    “不了,我该回家了,”沈万沙冲卢栎摆手,“明天再去找你玩啊——”

    见沈万沙虽然笑着,但眉眼未展,像是有心事,卢栎揉了揉沈他的头,神色认真,“少爷,有什么事,记得同我说,不要一个人乱想。”

    沈万沙怔了一怔,突然笑的灿烂,是啊,他有小栎子,怕什么!小栎子对他最好,也最聪明,什么麻烦都难不倒!

    “嗯嗯!”他用力点着头,“你赶快回去睡觉,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我给大白做了个骨头布袋,可好玩了,明天咱们一块玩!”

    卢栎这才笑了,“好。”

    ……

    沈万沙还没到家,听到消息的沈千山已经亲自找了过来,见儿子没事,松了一大口气。

    回家看到端坐正厅的柴郡主,沈万沙闷闷唤了声,“娘。”

    柴郡主转着腕间镯子,眉眼肃穆,声音微沉,“知道我为什么想让你和亲了吧。”

    沈万沙垂头,“嗯。”

    “我姓柴,你爹姓沈,咱们这伯府,随时都有人盯着。”柴郡主冷嗤一声,“今日别人敢玩这种戏,改日他们就胡乱放话,说我柴姝藏了个柴家嫡系男丁,正在谋复国!”

    沈万沙头垂的更深。

    沈千山心疼的不行,“这不还没有么?夫人别急,看把咱们宝贝儿给吓的……”

    “都是你宠的他!要不是你惯着,他怎会到现在还不懂事!”柴郡主气的把手边美人扇丢去砸沈千山,“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多想想,多做打算,以后才能过的好!”

    沈千山接住美人扇,“咱们宝贝儿又乖又孝顺,还懂得交朋友,你愁那么多做甚,路走走就平了,别想太多,来,夫君给你染指甲好不好?你看你这指甲都没色了……”

    沈千山一边哄柴郡主,一边给沈万山使眼色。

    沈万沙无奈,只好行礼退下。

    他爹老担心他娘欺负他,但其实他娘只是喜欢欺负他爹,从来没欺负他,连骂都没有过,不知道为什么他爹总是想的很严重。

    还是自己太任性了。

    和亲的事……他是不是再好好想一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