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45章 限期

第245章 限期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太嘉帝端坐步辇之上,面色庄严的说了一番话。

    他先说:“我□□上邦,古来好客……”把大夏狠狠夸了一通,表示咱们对友邦从来都以礼待之,就算战火滔天,也施以仁德,是天底下胸怀最宽大的国家。

    又言:“今日之事着实令朕痛心。使者远道而来,对我大夏怀揣诚挚之意,如何能冤死荒野?朕不容许大夏人心怀叵测,亦不愿意看到蛇鼠之辈故意设局影响你我二族邦交……此事必要查个水落石出!”

    话说的谦虚动听,实则把查案的事砸死了。你耶律齐之前口口声声声讨大夏,那咱们就把这事查清楚,反正尸体也验了,现场也记录了。若结果真是大夏人作案,太嘉帝不会放过,但如果是使团自己心不诚耍阴谋,也别怪我大夏无情!

    当然,如果是别族人有意设局挑拨,大夏和西夏身为受案者,更要追究到底……

    “尊使意下如何?”太嘉帝说完话,问耶律齐意见。

    太嘉帝身姿笔挺,薄唇微抿,凤眸挑出弧度锋利又威严,明黄常服在太阳底下灿烂到发光,整个人威仪天成,透着天子独有的凛然尊贵,令人不敢多看。

    耶律齐眼睛被刺的有些痛,深深垂下头,“但凭皇上做主。”

    太嘉帝都话都说全了,他能不答应?不答应岂不是在说自己心虚?

    但他们西夏也不是弱国,不能由人欺负!要不是大夏出了两代平王,还一代比一代强,西夏早就打破壁垒,杀入中原,这如画江山,哪有赵家人的份?

    经年战争,大夏顽抗,西夏国库虚空,已经扛不下去,这才有意求和。但这只是暂时的,现在求和,不打仗,并不意味着以后永远不打!

    他此次带使团来大夏,一来是奉国君命令对大夏表示友好之意,二来便是试探,看大夏国力,财力到底如何,让他们心里有个底。

    所以耶律齐自认不比大夏矮一头,也敢折腾,“只是一个月后,我国使团就要返程,若可以,希望皇上能指派得力之人,一个月内破案最好,若破不了……”

    他抬起头,笑容无奈,“便只有请皇上写信给我国君,告知此事了。”

    你太嘉帝既然一直在说,对异国使团胸怀宽广,连战时都以礼待之,那西夏使团要照计划时间离去,大夏就不能扣人。而且这次死的是他们西夏人,又没伤大夏人一点,大夏没有任何理由强留。

    若到时不能查明,是你大夏人没本事,不是我没给你时间,写信与西夏国君交待此事,面子就更少一层——

    这明晃晃的挑衅,任谁都听的出来。

    大夏这边自然群雄激愤,这蛮子瞧不起谁啊!

    个没见识的,你们不能在一个月破案,认为是不可能完全的任务,但在我大夏这就是吃个饭喝个水的事,怎么可能破不了,一定能破,而且还能提前破!

    沈万沙与瞿九双拳都握到了胸前,神情激奋目光如电,若不是在太嘉帝御前,恐怕这两人能吼出声:一个月就一个月!

    太嘉帝指尖轻敲龙椅,视线滑向左下首,“平王赵杼。”

    赵杼上前拱手行礼,“臣在!”

    “你以为如何?”

    “一个月内,必能破案!”

    “好,此事就交与你,期间任何需求,皆可便宜行事,”太嘉帝微笑着说,“可不要让咱们的友邦失望啊……”

    “臣从未让西夏失望过。”赵杼目光斜斜扫向耶律齐,“是么——耶律齐?”

    赵杼说这话时,声音似蒙了寒霜,森森白牙露出,舌尖有意无意在唇边一舔——耶律齐好像又看到了那个在过边境线数百里,追杀他们的杀神。

    那时的平王赵杼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目光里带着杀戾之气,舌尖舔过飞溅在他唇边的西夏人的血,浅尝过后微微一笑……连他喉间阎王印都像饮饱了鲜血,泛着炽红诡异光芒!

    耶律齐没忍住,生生退了两步。

    见西夏使团首领被赵杼一个眼光吓的差点尿裤子,大夏人异常亢奋,沈万沙甚至跳起来大笑,“哈哈哈是呢,平王从没让西夏人失望过,这次也一样!”

    是啊!众人想起平王征战这么多年,百战百胜,边境线都往西夏人那里移了老远……可不就是没人失望过!平王这话说的硬气!这就叫实力打脸!

    卢栎双手紧紧交握,唇角忍不住高高扬起,这就是他喜欢的人!

    霸道张扬脾气又坏,能把异族人吓成这个样子,真的好帅!

    ……

    耶律齐没回话,赵杼又往他的方向走两步,高大身影逆着阳光,压力非凡,“本案疑点重重,今日在场所有人都有嫌疑,贵使团境遇危险,稍后本王会派人保护,耶律首领不介意吧。”

    这个保护到底是真的保护,还是监视,所有人心里都明白,耶律齐却不敢说不,僵着脸答应了。

    如此,现场这一出闹剧算是结束,再说定些接来下来需要做的事,太嘉帝就乘着步辇走了,余下事情,全由平王赵杼协调解决……

    赵杼挥挥手,让手下卫队分别对现场之人问供,仔细记录并详细观察,良久才容许人离开。春猎时间即将结束,西夏人有自己的事,也不能时时看着赵杼查案,留下两人跟踪进度后,也离开了。

    现场很快安静下来,留下的除了赵杼卢栎沈万沙及各人护卫小队外,只有瞿九。

    瞿九挠挠头,笑容憨厚,“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使唤我!”

    沈万沙给了瞿九一个‘你很上道’的满意眼神,捶了捶他左胸,“好兄弟!”却在心中感叹,怎么以前就不知道这瞿九人不错呢?不过今天知道也不晚……

    尸体验完,该是问供取证,搜集各种线索的时间。这个阶段一般收捕们忙碌,卢栎作为仵作可稍适休息,今日情况特殊,赵杼用的是他的卫队,能力更加不俗,更应该顺利,可卢栎还是不能休息。

    因为他需要寻找第一现场,以及,死者穿过的衣服。

    他对这点非常有自信,坚信一定可以帮上忙,至于为什么么——

    “嗷呜汪汪——汪汪!”大白狂奔而来,速度极快,像在风中飞起来了似的,跑到卢栎跟前,亲热劲就更别提了,一个劲往他身上扑,甚至还试图舔他的脸。

    沈万沙看到大白惊讶的不行,问运着轻功追着大白过来的胡薇薇,“你从哪把它弄来了?别说回了城里一趟,我不信!”

    胡薇薇优雅的顺了顺鬓发,“王爷把案子接下来,主子就让我去接大白了。”

    春猎虽有御驾亲临,要求严格,但这项活动怎么说也是打猎,打猎的好伙伴,就是猎狗么。那些纯粹蹭着来玩的宗室及高官子弟,都被允许带猎狗,赵杼与卢栎提了一句,卢栎就把大白也带上了。

    他想着大白不是猎狗,但少有机会在这么大的地方玩么。因为与赵杼的关系,他不确定会不会接触到上位者,所以不敢把大白带在身边,只让邢□□了人去专门溜大白。当然,得尽量选偏僻点的地方。大白再听主人话,也是没经过系统训练的大型犬,伤了人就不好了。

    谁知道今天带它带对了,真有用得着的地方!

    听胡薇薇说完,沈万沙看着与大白抱成一团的小伙伴,伸出大拇指,“果然是小栎子,算无遗策啊!”

    卢栎握着大白爪子,语气非常无奈,“只是凑巧碰上了……”

    “你这是故意低调!”沈万沙指着卢栎,眼睛睁的溜圆,“然而厉害的人就是厉害,怎么低调都没用,睿智的少爷会看穿这一切!”

    卢栎噗的笑出声,“少爷你接下来的台词会不会是‘真相只有一个啊’?”

    “诶?”沈万沙顿了顿,摸着下巴沉吟,“这句话很对啊!”

    他眼睛放光,双手叉腰,仰天长笑,“没错!真相只有一个,少爷就是这么睿智,可以看穿一切人世间假相,哈哈哈哈!”

    卢栎任他演了一会儿,才站起来,走过去敲了敲他的额头,“玩够了?玩够该干活了。”

    “好哒!”沈万沙小脸红扑扑,非常开心。

    卢栎抚额。罢,只要小伙伴高兴好就……

    他请赵杼手下把死者身上衣服拿过去,放到大白鼻子前让它闻了闻,揉揉大白的头,指着远方,“去吧大白,把同样味道的东西找出来!”

    “汪汪!”大白逮到机会舔了卢栎脸一下,兴奋的转身跑开,炮弹一样冲向远方。

    卢栎:闻过死人东西不要舔我脸啊!

    赵杼蹲下来,拿帕子给卢栎擦脸,擦完把人拉起来,“走吧。”

    卢栎反握住他的手,“你的事呢?”

    “都安排下去了。”

    沈万沙率先骑上马,跟着大白的方向跑,“出发!”

    ……

    大白果然不负众望,疯跑两圈后,在一处缓坡停住,四处嗅嗅,最后蹲坐原地,等待主人过来。

    卢栎与众人赶到,最先看到的是一处灰烬。

    就在大白屁股旁边。

    “这是……把东西给烧了?”沈万沙愤愤,“凶手心机好深!”

    “衣服可以烧,死者身上物品却不行。”卢栎回想之前看过的供状,“西夏使团的人说,死者身上饰品不见了。金玉之物不比衣服,烧是烧不掉的。”

    赵杼下马,走到卢栎跟前,伸出手——

    卢栎微微一笑,将手搭在他手上,脚下一使力,跳了下来,正被赵杼接住,稳稳抱在怀中。

    赵杼大手亲昵的轻抚卢栎脸蛋,“去看看就知道了。”

    卢栎蹭了蹭赵杼的手,笑容灿烂,“嗯。”

    见二人亲密,瞿九再一次惊掉了眼珠子。

    自打二人和好,就常粘在一起,好的跟一个人似的,沈万沙表示早习惯了,拍了拍瞿九的肩膀:孩子你太不淡定了,得向少爷学习啊!

    现场是处缓坡,草密长,人为痕迹非常多,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两处压塌明显的痕迹,像是被两个人坐了很长时间。

    胡薇薇在这些压塌痕迹跟前,发现了些许油渍,湿痕。瞿九趴下去闻了闻,“像……吃的东西。”

    沈万沙摸着下巴,“所以死者曾与凶手在这里吃东西?那么他们二人一定是熟人!”

    说完他看向卢栎,目光期待,“是不是小栎子?”

    卢栎点点头,目光赞许,“少爷说的对。”

    沈万沙立刻笑开,眉眼弯弯非常开心,激动的继续找其它痕迹。

    其它痕迹……有些浅,很难分辨。

    赵杼绕着看了几次,断言:“二人曾发生过争执,只是当时死者力气很小,回击程度不大,所以痕迹浅杂。”

    沈万沙糊涂了,“前脚好的一块吃东西,后脚就打起来了?”

    胡薇薇美眸微眯,“他们一起吃的或许就是毒物。凶手早有计划,等的就是死者吃后毒发的时刻。”

    瞿九点头,“有道理啊!”

    几人目光微闪,分开闷下头继续寻找线索,可现场痕迹却没有更多……

    卢栎从大白找到的灰烬里,翻出一片未烧完的衣角。

    大白既然找到这片衣角,说明这衣角是死者的。卢栎请耶律齐留下的西夏人过来辨认,他们看出衣角上花纹,道这衣服的确很像死者没藏禄穿的。

    这片衣角底色也是玄色,与尸体被发现时身上衣服颜色一样。大概也是因为太过相似,西夏使团的人才没立刻看出死者换过衣服,他提出来还被质疑。

    可灰烬里除此之外再无它物,那么死者身上饰物……应该已被凶手带走。

    “你说凶手给死者换衣服,不是衣服上有凶手要的东西,就是有可能暴露凶手身份的痕迹……”沈万沙凑过来仔细看着卢栎手中衣角,“可这片衣角没什么特别啊……”

    瞿九提醒他,“有可能重点痕迹不在袖子的位置。”

    沈万沙哦了一声,幽幽叹息,“可惜被烧了。”

    卢栎直觉有些不对,可怎么看,都想不出方向,只好用小木盒把衣角封存收起,揉揉大白的头,“大白干的漂亮!”

    “汪汪!”大白再一次热情的扑向卢栎。

    这点线索太小,不可能一下子抓到凶手,沈万沙有些失望,问小伙伴,“小栎子,你可有看出什么?”

    卢栎整合今日所见线索,垂眸思索,“能与死者一起进食,凶手不仅与死者认识,还有一定交情,死者随使团来上京只有三个月,圈子有限……”

    “所以有利于我们揪凶手出来!”沈万沙眼睛亮闪闪,“凶手没准就在西夏人中间!”

    卢栎微笑道,“去查查死者与他人的交往范围,或许会有惊喜。然后——”

    “死者既然死于春猎现场,那么凶手也一定参加了春猎。”

    “对对,死者当时就在现场!”沈万沙更激动,这样范围就更小了!

    “还有凶手的身份……便于活动。”

    “嗯?”沈万沙眨眨眼。

    瞿九也一脸不明白,求解释。

    卢栎看了看赵杼,赵杼目光有些得意,只有他能与媳妇想到一块,心有灵犀心灵相通,这滋味简直不要太好!

    他略矜傲的替卢栎解释,“今日春猎,有身份的人前呼后拥,不可能在诸多视线中消失;下人们伺候主子,更不敢随意走开,自由受限。”

    “所以能避开众人单独活动的,身份可能不简单!”胡薇薇激动的甩鞭子,这样更好找了!

    卢栎看着赵杼,微笑点头,“可能是参与春猎各项工作的流动人。”

    比如各项工作流程,准备,交接,都需要人手,连给皇上准备茶点小食,都要有专人跑腿……

    “所以这个人不是主子,也不是太低层的下人,有可能是个管事之类的。”沈万沙恍然大悟。

    “虽然最终未能解剖,我不确定死者死于哪种毒……”卢栎沉吟着补充,“但进春猎现场,检查严格,凶手能带毒进来,并非易事。这种毒,可能不易辨认,不易看人看出,或者少有人知道了解其形态特征。”

    赵杼齐齐点头,表示明白。

    御驾亲至之时,一般检查都比较严密,就怕有什么意外,所以这个凶手……手段很高啊。

    众人就案件原地讨论一阵,赵杼手下已经把所有记录做好,卢栎检查没有遗漏,冲赵杼点了点头。

    赵杼下令几支小队留在春猎地点,搜索可能线索和可疑人物,范围增大到春猎场外农户人家。

    至于别人么……他挥挥手,让大家上马,准备回城。

    此时春猎早已结束,御驾已经带着队伍返城,天色微暗,凉风忽起,四外一片安静。

    有平王在,沈万沙等人是不怕的,夜行军什么的,想想还有点小兴奋!沈万沙驱马与瞿九并排走在一起,大声聊着天,精神非常好。

    赵杼憋了一天,根本舍不得放卢栎走,干脆抱着人共乘一骑,可以享受明月清风,看星星谈人生,顺便再吃点豆腐。

    至于额外准备的马车,给在场唯一的姑娘胡薇薇坐了。胡薇薇带着大白,掀开车帘,托着下巴看外面风景。她本来与柴郡主约好,上半天平王‘为国争光’与异族竞猎,她就陪主子,后半天平王来缠主子,她就去陪柴郡主,谁知道发生这种意外,她失约了……

    不过这场面更加刺激,她说给柴郡主听,柴郡主可能更满意!

    赵杼从背后环住卢栎,握住他的手,“冷?”

    “不冷。”卢栎头向后仰,靠在赵杼肩膀上,任微凉的风拂过面颊,惬意的看着星空,“都要进三月了,能冷到哪里去。”

    就算冷,有赵杼这个火炉抱着,也就不冷了。

    赵杼亲了亲他的脸,“今天玩的还开心?”

    “嗯。”卢栎蹭了蹭赵杼脖子,舒服的眯眼,“下次还要来……”

    媳妇这是在撒娇么!一定是在撒娇吧一定是吧!

    赵杼心跳猛然加速,觉得现在的卢栎特别可口,身体某个部位就抬了头……他忍不住亲吻卢栎唇角,声音暗哑的问,“你的药,可吃完了?”

    “还有五剂,怎么了?”卢栎刚要回头看赵杼表情,身体突然僵住。

    “赵杼你个流氓!”

    “哈哈……”赵杼胸膛鼓动,愉悦笑声随着夜风传出很远。

    从来没听过平王笑声的瞿九又傻了。

    沈万沙挖挖耳朵,“习惯就好啦……”

    ……

    天色彻底黑下来,众人抵达城门时,城门理所当然关了。也不用赵杼下令,邢左提前驱马行到城门,用平王令牌叩开大门,一行人非常顺利的进了城。

    近来大夏安宁,取消了宵禁,所以就算入夜,城里有些地方也是非常热闹的。因今日春猎缘故,热闹的地方又多了一处:鸿胪馆。

    鸿胪馆是大夏接待它国使团的地方,管理上随各国习惯,并不太严。当然,到底是真松散,还是假不严,负责人会知道。

    卢栎一行人路线经过这里,老远就听到了里面的丝竹之声,伴着划拳高喝……这些人在聚会。

    “是在享受猎物吧。”卢栎想了想,“今日异国使团捕得猎物不少。”

    “你男人捕的更多,”赵杼捏了捏卢栎屁股,“回去就让人做给你吃。”

    “你的手——”卢栎警告的回头,“这是在外面!”

    两人正说着话,就听沈万沙‘咦’了一声。

    卢栎回头,“怎么了?”

    沈万沙揉揉眼睛,伸手指向远处一个身烟青缎长袍,外披黑绒面披风,穿着打扮贵气十足,修眉桃花眼,五官精致出挑,怀里还搂着个姑娘的男人,疑惑的问,“那个人……是不是摘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