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49章 特殊

第249章 特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辽人首领萧洪不忿,见没人理他,又将视线放到卢栎身上,似乎想攻击他,以期拉来赵杼关注。

    卢栎正被余智拽着说解剖之技,哪里有空理他?沈万沙干脆替小伙伴出头,叉着腰指着萧洪,满面怒色,“到别人家做客,不看好自己的人别乱跑,还怪主人家没好好捧着你关心你,啊呸!”

    萧洪皱眉,确定过此前没见过沈万沙,“你是谁?”

    “你管我是谁!反正是你主家大夏人!”沈万沙悄悄瞄一眼赵杼,发现平王并未制止他,神态间似有肯定之意,更加来劲,指着萧洪鼻子骂,“到人家家里做客,还背着主人獐头鼠脑到处乱蹿瞎折腾,不小心玩脱就怪主人没伺候好你,真是好不要脸!”

    辽国使团有人失踪这件事,赵杼知道,但并非接到辽人上报才知道,他看了鸿胪馆里大夏守卫例行上禀条陈。

    萧洪丢了人,根本没往上报,一个多月过去,人没回来,他们也没找着,这才报给鸿胪馆,刚刚上报,就想大夏立刻给他们结果,真是想的美!

    人丢了瞒着不敢报,要说辽国使团不心虚,小孩子都不信。

    赵杼看到鸿胪馆里守卫消息,当下就发今寻找,说这失踪的辽人金炎木如果没作恶,就别理他,让这起子在别人地头想方设法钻营窥探偷技的人急上一急。

    近来手头上事情多,此事又不算太特殊紧要,赵杼就给忽略了,现在……倒是该问上一问了。

    不过既然下面既然没传信回来,此人应该没给大夏带来什么麻烦……

    萧洪微微眯眼,眸色沉深,盯着沈万沙,“你们大夏,就是这么与客人说话的?”

    沈万沙冷哼一声,“你的人失踪,我们去帮你找了,只是时间短还未找到;你方才以尸体刻意挑衅为难我们的精英仵作,我们也取胃证明了,尸体不是你们辽国人。贵使所有要求,我们都有好好达成,怎么,这样态度贵使还觉得不好?”

    面前少年牙尖嘴利,平王也作壁上观,虽未帮腔,却明显有袒护之意……萧洪有点不敢再呛声,万一他攻击说大夏人礼数不周,少年来一句既然背了这黑锅,那就礼数不周给你看怎么办?

    萧洪眼睑微垂,急速思考,很快,他还是觉得不要得罪平王的好。他们一直惹不起这位脾气奇差,动不动就操武器带军队干架的王爷,但现在在大夏地盘,太嘉帝对他们春风化雨般亲切,只要不让龙椅上皇帝不喜,他们……就还有大有可为的机会。

    前前后后想清楚,萧洪冷哼一声,一副我品性高洁,不与不懂事少年人计较的架式,冲赵杼撂了句‘有劳平王帮忙寻我使团成员’的话,大剌剌转身,背着手,昂首挺胸的走了。

    沈万沙这架吵的一点也不高兴,“他竟然不理少爷!”

    转过头看看——赵杼已经侧首与身边护卫说事,卢栎被余智拽住脱不开身,巴正与馆里人员忙里忙外,冒了一脑门汗……

    沈万沙轻啧一声,转身出门。

    尸体解剖完,震撼一幕过去,第一次见识这场面的可能久久回不过神,现场也要忙乱好一会儿,对‘久经风雨,见惯大场面’的他来说,就平淡多了。

    而且,还有些无聊。

    沈万沙摸摸腰间的荷包,准备趁着这时间去找找回鹘公主。若一会儿小栎子找到新线索,没准还要忙,他的空闲时间可不多。

    百忙之中抽空也要与公主培养感情以利和亲,沈万沙觉得自己简直太伟大!

    ……

    卢栎与余智都是仵作,两个人见面有无数话题可以聊,一聊起来,一老一小都非常兴奋,就算站在人群里,也能聊个天昏地暗,这大概就是知识的魅力。

    赵杼嫌他们在现场戳着碍事,把二人赶到偏厅,在香茶小点俱有的桌前,随便他们聊多久。

    余智看着赵杼离开的背影,眸色调侃,“王爷对你真是不错。”

    “嗯,”卢栎长睫微敛,眸里似有流云闪过,带出一抹柔意,“他很好。”

    虽然摆着霸道臭脸,把他们‘赶’到这里,还是吩咐下面准备了一堆东西,其实就是不想让他累。这别扭性子……其实很暖心。

    余智叹息一声,“白时的事,我听说了。”声音很有些沉重。

    卢栎想起上一次在京兆府珍月案子时遇到余智,余智身边跟着个叫王良的少年,少年很崇拜拥护白时,却被余智厉言教训,“您对白时……”

    “这孩子很聪明,一点就透,若是肯沉下心,一步步来,成就不会低。可能因为幼年失怙,心性左了,他总想走捷径,立刻高人一头。”余智神情十分遗憾,“我是说也说了,教训也教训了,他都听不进去,即如此,我也就不想管了。”

    卢栎微微垂头,端起茶盅喝茶。

    “他可能是真喜欢平王,想找方法接近,知道平王不在意,胆子就更大……”余智说着说着,话音突然停住,“我提起他,只是想让你了解更多,并没有替他说情的意思。这孩子和该多吃些苦头,若能扳过来,将来未必不好,若扳不过来……还是惩罚严厉些才好。”

    余智声音沧老又严肃,“仵作一行极为特殊,如同医者收徒首重德行,仁心为上,身为仵作,心性也很重要。如心长歪了,收贿,偏袒,甚至做假,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可人命大如天,岂能如此对待!此等恶徒,当人人得而诛之!”

    卢栎重重点头,颇有同感。没有什么危害,比执法者为恶更严重,一旦发现,是绝不能轻忽的。

    两人聊了半晌,说说过去,讨论讨论最近见过的尸体,奇怪的,有疑问的,都拿出来说说,彼此皆增长了不少知识。余智又拿要不要收徒的问题问卢栎,毛遂自荐说自己虽然老了,但老当益壮,当个徒弟完全没问题!

    卢栎真不是不想教余智,只是余智本身经验知识已经很丰富,是个各方面他都很敬佩的长者……所以他只答应教自己懂,余智又感兴趣的知识,至于师父,还是不要叫了。

    余智很高兴,笑的胡子都翘起来了,拍着卢栎肩膀,“那回头我帮你物色好苗子,你放心,我痴长几十年,眼光还是有的,一定给你找到品性特别好,脑子特别聪明的小徒弟!”

    余智对解剖念念不忘,卢栎干脆要来笔墨纸砚,当场画了几幅人体结构图出来,送与余智研究。

    判断尸体体内表征需要知识,但是解剖就需要熟练度了。他与余智沟通了不少尸体表现,各个时期不同点,眼睛,心脏,胃部,肠道等等的大概特点,余智若把解剖练会,实力便能大涨一截……

    余智盯着几副图,激动的眼睛放光,“小栎子你放心,我会好好与义庄,官府尸房沟通,用最尊重的心态练习的!”

    老头的品性卢栎一点也不怀疑,但是‘小栎子’……怎么他也会喊了?

    今日案子有卢栎在场,平王也在外面把控大局,余智一点也不担心案子不破了,现在他握解剖图,对解剖兴趣非常大,也不与卢栎聊了,直接告别,走了!

    卢栎也没敢拦,看他那样子,肯定是现在就想练习了……道阻且长,希望他一切顺利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累,卢栎边饮茶边思考案情,不知不觉睡了过去……醒来时,身上披着赵杼的披风。

    他揉揉眼睛,声音有些初醒的绵软,“什么时候来的?”

    赵杼凑过去亲了他额头一下,“你流口水的时候。”

    卢栎手赶紧抹向嘴角……干的。

    对上赵杼戏谑目光,卢栎才眼睛睁圆,“你骗我!”

    赵杼咧开嘴,笑的开怀,好像骗到卢栎是件非常高兴的事。

    卢栎眯眼,朝他扑过去,准备铁掌攻击,“让你再笑——”结果脚一软,差点跌倒。

    赵杼稳稳接住卢栎,抱到怀里揉啊揉,“腿麻了?”

    卢栎脸皱成一团,神情颇为难受,“……嗯。”

    赵杼又笑了,一边笑,还一边不停亲吻卢栎。

    卢栎:……

    好一会儿,卢栎腿不麻了,才问赵杼,“我睡了多久?”

    “不久,还不到半个时辰。”

    “你那时就来了?”

    赵杼颌首,“本来想抱你到床上睡,可是你双手扒着桌角,就是不肯离开,好像想与桌子长在一起一般。”

    卢栎:……

    “我给你带了样东西。”赵杼修长双眸神秘一眨,内里光芒隐现,“想不想看?”

    卢栎不明就里,但赵杼这个表情……说明这东西很不一般,值得一看。可赵杼明显要逗他,他才不想随他的意,扭过头,“不想!”

    “真的?”赵杼捏他的脸,“好东西哟……”

    卢栎闭着一只眼睛,偷偷瞄赵杼,完了继续扭头。

    赵杼轻啧一声,一脸媳妇心海底针,太不好逗的无奈,慢慢从怀里摸出一样东西,“来宝贝,看一眼,就看一眼。”

    说这话时,他唇角斜勾,笑的特别有深意。

    卢栎下意识警惕心起,不敢大意的看向赵杼手上东西。

    那是一张纸。两面对折,很薄。

    他狐疑的把纸拿过来,展开一看——

    一对裸身男女,正在进行人类大和谐动作,姿势极激情,各种器官清晰可见……

    他脸刷的红了,立刻把纸拍回赵杼身上。

    这流氓竟然给他看春宫图!

    赵杼欣赏着媳妇的害羞模样,见卢栎气的起身离开,才缓声问,“不想再看看?”

    卢栎愤愤咬牙,头也不回,“不想!”

    “不想知道我为什么拿这个给你看?”赵杼继续慢条斯理。

    因为你流氓!卢栎不理他,继续往前走。

    “这个东西出现的地方,很有意思呢……”

    卢栎的手已经放到门把上,听到这话突然顿住,迟疑的回过头,“……杀人现场?”

    赵杼眼角微翘,工笔画一般标准的丹凤眼里闪耀的再也不是威严,霸道,而是丝丝点点的诱惑,“想不想知道是哪里?想不想……再看一遍?”

    卢栎这次是真想看了。他有些后悔,纸张里绘制内容太惊人,他气愤之下忘记了观察其它,否则一定能看出什么!

    “想?还是不想?”赵杼的声音蛊惑之意甚重。

    卢栎老老实实点头,“想。”

    赵杼指指自己的唇,微笑道:“来亲一个?”

    卢栎不动,瞪着赵杼。

    赵杼将纸张合起,好好放到胸口,还拍了拍,“那真是太遗憾了。”

    卢栎扁扁嘴,过去亲了赵杼一下。

    赵杼不满意,“不够。”

    “嗯?”

    “你得像我亲你那样亲我。”

    我亲你那样……

    卢栎想起那火辣辣,分分钟挑起情|欲的湿吻……耳根红了。

    “不行就算了。”赵杼做势起身,“本王找个东西也不容易……”

    卢栎突然扑到他身上,用自身重量把他压的坐了下去,双手紧紧搂住他脖子,冲着他的嘴狠狠啃了下去。

    因为赵杼个子太高,又起身要走,卢栎怕压不住他,直接起跳,两条腿缠住了他的腰。

    这样刺激的体位,这样主动送过来,技巧不高,热情却足足的吻,赵杼怎么可能忍得住!他大手捞住卢栎腰身,另一只手扣在卢栎后脑,霸道又迫不急待的加深了这个吻。

    这样情况,不擦枪走火好像是不可能的,赵杼以春|宫图为引,握着卢栎小手帮小赵杼爽了一把……

    卢栎其实并不反感这个。赵杼那么霸道高傲,随时都镇定从容,充满强势,天塌了也面不改色的人,因为自己呼吸急促,眸生情波,甚至抑制不住低吼出声……

    想想也挺带感的。

    就好像把一个大人物捏在手心,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种诡异的权力感……

    卢栎笑眯眯擦干净自己的手,“现在可以给我看了吧。”

    赵杼感觉稍稍有点奇怪。媳妇会害臊,却不做作,性子爽朗直白,对□□并不抗拒,可刚刚这一幕,他怎么觉得有种被盯住的感觉?

    媳妇喜欢上这种运动了?那他以后岂不是性|福无边?

    还是媳妇喜欢这种需要什么东西要胁的方式?如此的话他得多找些好东西才好……

    这一刻赵杼笑容有些傻,卢栎正伸手等着他把春|宫图交上来,看到这傻气笑容,心里又有了主意。

    这混蛋不是喜欢耍流氓,不顾时间地点都可以发|情么?那么他可以想些小情趣,帮这流氓控制一下。至于什么情趣么……他那一箱子解剖工具,可是有不少好物。

    两人各有心思,脑内不知道过了多少小剧场,面上皆微笑未减,好像对彼此表现都很满意。

    赵杼兑现前言,把春|宫图给了卢栎看。

    卢栎仔细观察,注意到纸边缘上有少许灼烧痕迹,“在小楼里找到的?”

    赵杼颌首,“那小楼是各族存放物品之处,但贵重物品大家都会随身携带,那里放的,大都是些价值不高的东西,看守也不严,没人发现白河大石什么时候进去,也没人注意到这张春|宫图。”

    卢栎沉吟,“死者真的是白河大石。”

    赵杼指尖轻点桌面,缓声解释,“我的人去东街查问,有人看到白河大石的确在那一带购物,后悠然回馆。不过馆内轮值换班,看到他归来的护卫起火时不在,当时就没有确定,现在已经查实,那具尸体,应是白河大石无疑。这春|宫图,就在离尸体不远的地方,若非倒塌墙体压住,怕是早烧完了。”

    这春|宫图画的非常精致,上面人物面容姣好,色彩妍丽,连纸张都触手微硬,绝对是好纸,细看其特点,好像是被人精心收藏的。

    卢栎很惊讶,“莫非这是死者之物?他小心翼翼保存这个干什么?”

    赵杼趁势又调戏了卢栎一把,凑过去亲两下,“男人看这个,你说干什么?”

    卢栎冷漠的把赵杼脸推开,“才不是。”一定有古怪!

    “搜查现场后,只找到了这个。”赵杼舔了舔卢栎掌心,“另外,白河大石生有指疔。”

    “指疔?”卢栎迅速收回手,一脸不解。

    赵杼轻揉他发顶,眸光深邃,“用纱布浸桐油包患处,或将患指浸泡在桐油内,指疔可愈。”

    “所以这个纵火……”卢栎眼睛微眯,“也可以不是他人刻意为之?”

    “东瀛使团有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赵杼亦很不爽,这事□□,必须查清楚!

    卢栎感觉东瀛人不会说实话,想了想,问道:“除了东瀛使团,还有谁对白河大石比较熟悉?巴正知道么?”

    “东瀛使团位置不在巴正负责区域,不过他说少卿可能知道,我已经让他去请……”

    二人正在说话,突然沈万沙风一样的跑过来,推开房门,哭丧着脸,“小栎子,回鹘公主不在,我等了半天人也没回来……”

    那一脸受打击的模样,卢栎过去揉揉他的头,“没事,这次不在下次会在。”

    “嗯……”沈万沙耷拉着脑袋跟卢栎走到桌前,被卢栎按下,再被卢栎喂一杯茶,心情好了很多。

    心情这一转变,他鼻子耸了耸,小眉毛微皱,“这屋子里味道好奇怪……”

    卢栎狠狠瞪了赵杼一眼,清咳两声,“许是我关着门睡觉,空气不好,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沈万沙站起来,“好呀好呀,我刚刚过来时,看到巴正正带着个朱色官服的往大厅的方向走,行色匆匆,是不是查到了什么线索?”

    ……

    三人走去正厅的路上,果然见巴正带着一人匆匆赶来。那人穿朱色官服,高个子,黑瘦,眼神……很有些奇怪。有些犀利,又有些阴沉,给人的第一感觉是:不好接近。

    那人走到近前,给赵杼行礼,“下官相英,见过王爷。”

    赵杼叫起,相英又请罪,“馆内忙碌,下官不知王爷驾到,疏忽之处,望王爷海涵。”

    赵杼手负在身后,姿态中自带一股皇家尊贵之气,“本王来前并未通知,不知者不罪。”

    相英这才起来,束手端立一侧,“听巴正说,王爷想了解白河大石此人?”

    赵杼颌首。

    “此人乃东瀛使团成员,日常与使团一处,没什么特别之处,唯有一点,”相英眸色平稳无波,“他很喜欢琴烟阁的瑶情姑娘,最近一段日子,几乎天天都要过去听琴看舞。”

    瑶情姑娘这四个字一出,卢栎三人立刻怔住。

    沈万沙更是高呼出声,“瑶情姑娘?那个舞跳的特别好的妓子?”

    相英点点头,眉心微皱,“除此之外,此人再无明显特殊之处。”

    沈万沙拽拽卢栎袖子,与他说悄悄话,“两件人命案都有牵扯,这个瑶情很可疑啊……”

    卢栎也下意识有此猜测,莫非是情杀?

    不过猜测只是猜测,线索太少,需得见见这瑶情姑娘,理理人物关系,看看有没有合适动机,才能确定怀疑方向。

    他看向赵杼,“这琴烟阁,我们方便过去么?”

    媳妇提了,自然是方便的,不方便也得方便!赵杼立刻冷酷下令,“备马,本王要去琴烟阁!”

    “是!”相英立刻唤人准备,同时再次给赵杼请罪,“请王爷稍候片刻,下官把手边紧急事务稍做交接,便送王爷过去。”

    鸿胪馆今日起过火,事情很多,赵杼不是不体贴属下的王爷,拒绝了相英,“你且去忙,他带路便可。”

    他指着巴正。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