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50章 瑶情

第250章 瑶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亲点巴正作陪,巴正一脸受宠若惊,干活更加麻利,很快备了马车过来,并且亲自当车夫驾车。

    本来几人是可以骑马的,但今日忙碌这么久,身心俱疲,眼看着天色又要黑了……巴正这举动其实非常贴心。不提铁人一般,永远不知疲倦的赵杼,卢栎与沈万沙心底还是很能领会这善意的。

    二人态度亲切,一点也不像眼睛长在头顶的贵族狂傲少爷,巴正仿佛打了鸡血,情绪一直激动居高不下,一路上嘴里的话就没停过。

    “那舞妓,也是个可怜人呢。”他与卢栎沈万沙说起他听说过的瑶情身世。

    这瑶情生母乃是二十多年前大夏打胜仗时得的女俘,因相貌极美,被献到了京城。那时到处都在打仗,大夏形势严峻,上位者没心思搞什么风花雪月儿女情长,女俘再漂亮,也没能过上顺风顺水的好日子。这姑娘擅歌舞,为了生活,混到教坊司做官妓,与一五品文官生情,生女便是瑶情。

    教坊司官妓服务朝廷官员,多有才,非娼,并不做皮肉生意。但难免出现例外情况无法处理,官妓也分为艺妓,色妓,顾名思义,前者以技悦人,琴棋书画,歌舞茶经,有才便可;后者以色侍人,但她们伺候的是官员,比民间娼者身份高些。

    瑶情生母便是前者,卖艺不卖身,虽身份低微,却也还算清白。

    瑶情有个文官爹,有个聪明懂得经营的娘,本来应该会有不错的前途,可她命不好,四岁上爹出事,官被夺人下狱,罪名滔滔,很快就死于极刑。娘长的美,独身又带着个女儿,生活不易,瑶情六岁那年,她娘染重病,去了。

    小瑶情无依无靠,母亲走后更是无处可去,干脆就在教坊司里呆了下来,跟着姑姑们学习各项技艺。可能遗传到母亲天份,她歌舞学习的尤其快,十三岁时出道,一曲胡旋舞惊艳世人,从此成为全上京城少年的梦中情人……

    可惜她总是际遇不佳,她能迷倒全上京城的男人,却从来没一人肯娶她,就算别人为她打架争锋,也只是想一亲芳泽,没一点给名份的意思……

    “您说这姑娘可不可怜?”巴正感叹,“不管姑娘家做什么生意,心里头总会想嫁与良人为妻,白头偕老,可这瑶情……唉。”

    这些事沈万沙大部分也听说过,听巴正语气感伤,问道:“你也喜欢瑶情,常去看她?”

    巴正咳了一下,像被口水呛到,急匆匆回头,“完全没有!我就是觉得姑娘身世经历太坎坷,怪可怜的。我有意中人的,等今年把钱存够了,我就要娶小杏,少爷您可别冤枉我……”

    沈万沙有意逗他,眼睛眯眯弯起,“你说谎!你肯定常去看瑶情,是不是?否则你怎么知道她那么漂亮迷人,又那么可怜可叹?”

    因为今日案件调查,两桩命案都隐隐都与瑶情有关,巴正好像误会了沈万沙意思,白着脸惊呼,“冤枉啊,我真没有!我不是凶手,鸿胪馆中同僚皆可为证!”

    见沈万沙不说话,仍然笑眯眯看他,巴正神情更加激动,“我从来没去过琴烟阁,你们不信尽管去查,一定查不到的!”

    这话说完,他脸色更苦,“呃……也不对,这样说好像我更像凶手了?”他缩缩身子,搓搓手鼓起勇气,“那个……我是鸿胪馆副理事,好些活儿要做,所以昨天我去了春猎,今天也在馆内,但我真不是凶手……”

    沈万沙终于憋不住,哈哈大笑,指着巴正,“这是从哪招弄来的人才,笨成这样?”

    巴正反应了反应,终于明白过来,面色惊喜,“少爷您在与我开玩笑,是么?”

    沈万沙故做严肃,继续吓唬他,“谁说我在开玩笑,我说真的!”

    巴正脸又苦下来,巴巴看向卢栎。

    卢栎面上微笑淡雅,“你安心,若你是本案凶手,肯定跑不了,若没关系,我们也不会冤枉你。”

    看样子好像想安慰巴正,可这话说出来,巴正抖的更厉害了,接下来的路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沈万沙戳戳卢栎的腰,眼睛看看巴正,又溜回来:看你把人吓的!

    卢栎无奈摊手,难道不是你吓的么?

    赵杼看着这俩人作怪,心情竟然还不错……

    马车很快行至琴烟阁,巴正几乎把自己缩成一团……赵杼挥挥手,表示路即带到,他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可以回去了。

    “可是一会儿……”

    “一会儿没准要抓人呀,王爷很忙的,没空顾你。”沈万沙继续眨着眼睛欺负人。

    巴正听到抓人两个字,脸又白了。

    卢栎比较好心,认真与他解释,“稍后王爷与我们可能不回鸿胪馆,你等在这里没有意义,不如回去忙自己的事,日后若有问题及线索,我们可能还要找你的。”

    巴正眼睛立刻亮了,挺直腰,“我会好好干活的!王爷卢先生和沈少爷有什么问题,直管来问,但凡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沈万沙笑眯眯点头,“乖了……”

    巴正见他似有深意的笑脸,匆匆行礼,驾着马车就跑了……

    沈万沙哈哈大笑:“终于也有人怕少爷啦!”

    卢栎揉揉他的头,“顽皮。”

    ……

    夜幕将至,楼里开始有客人上门,卢栎三人缓缓往里走,赵杼低声与卢栎讲述此阁来由。

    太嘉帝即位后,为了整肃官场,也可能有增加税收项目的原因,把官署教坊司给撤了,现在朝廷没有官制的教坊司,瑶情所在的琴烟阁,是教坊司里一直照顾她的妈妈所办,她便也跟着来了。

    琴烟阁因有教坊司的制度体系,老鸨姑娘们的人脉,同以前教坊司很像,比别的民间青楼感觉规范很多。可妓馆毕竟是妓馆,再打着高雅的牌子,也是特殊服务,艺妓色妓区分没以前那么严格了。

    内里装潢,氛围,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来,这里是做什么的。

    卢栎稍稍叹息,之前让胡薇薇回去的命令是正确的。虽然胡薇薇不忌讳这个,幼时也见过这种地方的阴暗角落,但她总还是个姑娘家,如非必要,卢栎还真是不忍心让她感受到哪怕一丁点不舒服……

    赵杼见媳妇有些心不在焉,捏了捏他掌心,低头到他耳边轻语,“不准想别人。”

    卢栎:……

    因有赵杼平王身份,别管老鸨多么难搞,姑娘多么难见,他来了,任何事都要让位,三人很快见到了瑶情。

    瑶情今日生病,未挂牌子接客,老鸨拐着弯提醒了他们好几遍,别累着她家姑娘……

    做为上京城纨绔,沈万沙虽然不爱逛青楼,瑶情也是见过几次的,自认为是三人里最有交情的,第一个就推开房间,“瑶情我来啦!”

    卢栎跟着他身后,很快见到了这位瑶情姑娘。

    这姑娘腰纤纤手素素,身穿樱草色纹样月裙,臂挽软烟罗薄纱,烟眉水眸,琼鼻檀口,眉宇有种惹人怜爱的娇嗔,可谓是瑰姿艳逸。

    见沈万沙进来,她展颜一笑,徐徐朝沈万沙行礼,姿态神情皆优雅迷人,尤其那眼神,饱含期待幽幽怨,仿佛一直等着沈万沙过来看她,终于等到这一天……

    沈万沙怔了怔,脸色略红,“瑶情姑娘请起,咱们好生话说。”一边说着笑,一边解下腰间袋子,将满满一袋子金珠放在桌角玉盘之上。

    卢栎:……

    待赵杼进来,瑶情再次行礼,不过这次的礼端庄了很多,没有像沈万沙那样眉梢眼角都带着暧昧潜台词。

    “王爷驾临琴烟阁,瑶情不胜荣幸,若有任何需求,但请开口,阁内众人万不敢怠慢。”

    看来是被老鸨告知了他们来意……

    卢栎细细观察着瑶情,她说生病,倒不是假的。虽刻意上了妆,还是能看出她脸颊过红,声音也有些哑,看起来像得了风寒。

    几人入座,很快老鸨亲自送茶过来,来了也没走,直接跪在赵杼跟前,“不是我老婆子不懂规矩,只是瑶情的确病的厉害,王爷可能容小妇人在这里代为回话?”神情很有些恳切。

    赵杼看了眼卢栎,卢栎微微点头。

    前后两桩命案并非密事,很快整个上京城就都会知道。青楼多诡秘,说不定有什么暗道暗喇叭什么的,既然亲自过来问话,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赵杼颌首,“可。”

    之后他就不说话了。

    卢栎与沈万沙早习惯了他这性子,也不计较,你一言我一语的开始问。

    沈万沙先开口,“良久不来,瑶情姑娘风采一如往昔,不知最近过的可好?”

    瑶情笑意柔柔,“多谢少爷问候,瑶情一切都好。”

    “昨日皇上带使团春猎,死了一个人,姑娘可知?”

    瑶情迟疑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有所耳闻。”

    “那位死者名叫没藏禄,很喜欢你,也常来看你跳舞,你可记得他?”

    瑶情点点头,偏头朝老鸨做了个口型。

    老鸨便笑眯眯接话,“少爷问的这个人,我老婆子知道!那个没藏禄啊……”

    如此,打开了话匣子,气氛还非常舒适。

    卢栎忍不住悄悄冲沈万沙伸出大拇指,少爷越来越厉害了,问话都这么有水本!

    沈万沙得意的朝他眨眼,目光里全是开心。剖尸验死是个技术活,他学不会,可耳濡目染的,观察,问话总会学到点皮毛……

    老鸨说,这没藏禄原来是隔街花为眠红牌刘怜儿的死忠,随使团一到上京城就看上刘怜儿了,经常过去,有时就算见不着美人面,也不生气。直到除夕夜,瑶情一曲凌波舞,让众人看直了眼,那没藏禄惊为天人,自此弃了刘怜儿,天天到琴烟阁报道,听瑶情弹琴,看她跳舞。

    “若时间多,就整一天都泡在咱们阁里,时间少点呢,也必要过来看看,哪怕只看瑶情一眼,来了就走,也是满足的。”老鸨神色骄傲,“不是我老婆子夸,这整个上京城,没谁有咱们瑶情的本事,能收拾的男人服服贴贴,还一点没怨言。这没藏禄,可不是唯一被吸引过来的!”

    “不是唯一……”卢栎神色肃然,“被吸引过的外族人很多?”

    “最近使团来访,那些蛮人没见过咱们瑶情这么漂亮的姑娘,当然有惊艳的不行,上赶着来花钱的。”老鸨重点强调了两个字,“很多。”

    卢栎又问,“这些人里,有没有一个叫白河大石的东瀛人?”

    老鸨愣了愣,“有……可是您怎么知道?”

    沈万沙神色微凝,“因为他死了。”

    “死了?”老鸨掩口惊讶,“怎么死了?什么时候的事?”

    沈万沙却不答,只问,“你们最后一次见没藏禄与白河大石,是什么时候?”

    “五天前?不,不对,好像四天前晚上他们俩也在……”老鸨有些心慌,一时思绪混乱,确定不了自己的记忆。

    瑶情素手端茶润了润喉,“三日前下午,申时,我梳妆好时,看到没藏禄在大厅,之后未有注意;四日前戌时,白河大石来听我弹琴,一曲后离开。”

    ……

    几人交流时,卢栎一直注意瑶情,这姑娘长的非常漂亮,相当吸人眼球,她还极擅使用各种表情,让人对她心起各种美好感觉。而当男人们对美女想入非非时,总会忽略表情背后……真实的瑶情,其实很聪明。

    虽然她一直保持温婉聆听的姝静形象,姿势表情一点未变,卢栎还是从她眼里看到了略显复杂的情绪。惊讶?不解?担心?害怕?

    种种种种,可惜卢栎不能解。

    正想着,沈万沙朝他抛来个眼神:普通人会把客人来往时间都记的那么清楚么?

    卢栎微微摇头。瑶情一点也不普通,她是妓人,每日里客人来往,头脑再清晰,再聪明,也不可能记住每个客人出现的时间,除非……这客人很特别。

    卢栎有此疑问,便直接问了出来,“这两个异族人,有何特殊之处,引得姑娘如此关注?”

    瑶情微微咬唇,神情似有些苦恼,像在考虑说还是不说。

    老鸨一直很害怕赵杼冷脸,生怕不配合没好下场,咬咬牙,拍拍瑶情手背,“咱们跟前坐的是平王,有什么好隐瞒的?”

    瑶情微微阖眸,长长呼口气,朝老鸨点了点头。

    老鸨也跟着叹息,“咱们如今不是官署教坊司,得不到官方保护,受欺负的事……就多了点。异族使团过来,不但给我们带来丰富收入,也带来了风险……”

    前言说过,瑶情气场特殊,极受上京人追捧,却没谁想替她赎身,这样情况对于她来说是不幸,也是幸事。没有人愿意赎,她就不会起无谓心思,安安分分的赚钱做头牌,存傍身银子将来自己养自己,没什么不好。可异族人观念与上京人不一样,他们喜欢瑶情,还想把瑶情带回家!

    这瑶情就不愿意了。她不能让上京子弟喜欢到想娶,过不了贵夫人日子,可能只会有些不甘心,可跟着异族人去别的国家……她更不想。

    瑶情母亲不是大夏人,父亲虽然做过官,结果也不是什么能拿出来说的好事,这样的身份很有些敏感。皇上对异族使团态度宽和,若那些异族人上书,说要一个姑娘,还只是个身份低贱的青楼里妓子,出身敏感……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皇上都不会不答应。

    所以瑶情最近心事连连,特别关注这些异族人。

    卢栎侧头,眼神微闪,“你这种不安……熟客会感觉到么?”

    瑶情眼梢微垂,“笑脸迎客是我们做这行的基本标准,便是心情不好,我也尽量隐藏,但琴声舞姿需得沉浸方能做好,所以……有可能。”

    沈万沙有些不明白卢栎意思,赵杼却敲了敲桌子,“对你特别好,舍得花钱,花力帮你解决困难的客人,近来都有谁?”

    沈万沙眼睛一下子噌亮,他懂了!这桩案子,有可能是别人为了保护瑶情做下的!

    老鸨有些忐忑,“很多……”

    瑶情握握老鸨的手,“王爷说近来——只有那几个人了。”

    老鸨叹口气,不敢欺瞒平王,缓声道,“对瑶情好的人多了,但近两个月,有这几个……”

    她一一讲述,头一个是薛俊达。

    薛俊达最近为了瑶情,几乎都不着家了,天天都要过来混,任何瑶情的要求,他都会为其达到,不惜得罪任何人。

    第二个是瞿九,瞿九是第一个想为瑶情赎身的人,真心想帮她出去过好日子,当时一掷千金,非要把瑶情带走。不巧薛俊达正好在,两个人直接在阁里大打出手,二人身上都挂了彩。

    第三个是寿安伯嫡子郭阳。郭阳常过来找瑶情,次次花费大把银子……瑶情心肠好,关系近的姐妹很多,有遇到事的,她常拿银子资助,见到街上平民小姑娘过的不好的,也愿意帮助,有些解决不了的事,就是郭阳动用力量,帮她做成的。

    ……

    沈万沙非常惊讶,捂着嘴,喃喃朝卢栎轻语,“和着这几个公子哥,成了嫌疑犯了?”

    卢栎也觉头大,干脆拿来笔墨纸砚,请老鸨细说,将近来可疑的人全部写下,竟写了长长一串。

    青楼果然是古代生意最火爆的地方……

    因讯息太多,这个会面时间很久,累了一天的卢栎沈万沙有些顶不住,生病的瑶情干脆直接晕了过去……

    待一切结束,走出房间时,卢栎把写满字的纸递给赵杼,“排查信息的事,有劳你了。”

    赵杼接过纸张,直接往后一甩,丢给暗卫洪右。

    卢栎:……

    夜色旖旎,红烛轻摇,此时正是琴烟阁最热闹的时候。卢栎三人有高大有俊秀,有气宇轩昂有温润可爱,还个个都穿着不俗,明显是贵公子,不可能不引来姑娘们关注。

    有那大胆的,衣襟敞开,酥胸呼之欲出,媚眼如丝的冲他们招手,“公子,同奴家喝杯水酒嘛……”

    姑娘们穿着风格火辣,又与现代感觉不同,卢栎有些好奇,偏头去看——不料眼睛被赵杼大手死死捂住。

    “少看脏东西,会长针眼。”赵杼声音微冷,卢栎猜测他现在神情肯定也不怎么好,没准又在瞪人。

    真是……姑娘们白白净净的,哪里脏了?

    卢栎随赵杼乖顺走出琴烟阁,才拉下赵杼的手,轻轻放到唇前碰了碰,“醋了?”他清亮眸子里映满繁星,灵动又耀眼。

    赵杼心尖似有烟花炸开,本来不想承认,结果被卢栎似有似无的亲吻撩拨的不行,紧紧抱住他,“嗯。”

    沈万沙在一旁无奈叹气,“诶诶我还在呢嘿!”

    卢栎推开赵杼,拉起沈万沙,转身往回去的方向走。

    沈万沙心思一直在案子上,“小栎子,你说这案子,真是别人为保护瑶情做的?瑶情一点也不知情?”

    卢栎思索片刻,“琴烟阁有前教坊司的关系,瑶情又有各种各样贵公子追随者……她很聪明,也很懂得利用自身武器,不出大意外万事应该可以随自己意。外族人之事的确特殊,但她只是给别人下了暗示,还是有参与筹谋,现在还不知道……”

    ……

    回到园子时,赫连羽正在等他们。

    他带来两个非常重要的消息,其一:他已确定异族人知道藏宝图,并且已拥有一张。

    第二:上元夜,兄妹二人讹诈沈万沙从义庄拿错的尸体,是辽国使团失踪成员金炎木。金炎木也很喜欢瑶情姑娘,常去捧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