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60章 路遇

第260章 路遇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瞿幼良道对宗主令知之甚少,但对卢栎来说,已经足够多。

    起码他知道有座岛叫穿云岛,是宗主自己的地方,历任宗主令持有者都在那里产生。宗主令传承并非根据血缘,而是个人天赋,苗红笑这个奇女子,是由老宗主一手带大,也是历年来唯一的女宗主。

    苗红笑跟着老宗主学习,幼时深居浅出,并不闻名于江湖。老宗主突然察觉危险,把苗红笑送到瞿家,将部分事实告知瞿幼良,让他不可说于苗红笑,并积极带动苗红笑过正常生活,若老宗主有归来一日,自然会亲自告诉她。

    苗红笑热情开朗,人也长的很漂亮,来到瞿家这个阳盛阴衰的家里,很快引来所有人喜欢。不光同辈的哥哥弟弟,长辈们对她很是疼爱。

    苗红笑非常聪明,性格也颇为古灵精怪,在上京城里创下不少传说,也给瞿家带来许多利益,甚至还精准点评他们优缺点,提点他们适当的发展方向……

    瞿幼良说话时,卢栎一直静静看着他。看着老爷子眼神温切,语气怀念的说起过去的事。

    那些岁月里,苗红笑是个漂亮可人自信张扬又冰雪聪明的姑娘,她视礼俗如无物,敢于男儿比肩,带着哥哥弟弟们胡闹,满上京城到处闯祸,让家中长辈操碎了心。可不管过程多么糟心,最终她总能神奇的扭转局势,不让自己,以及瞿家任何人受一点伤害。

    瞿家人的心脏一点点变强,最后甚至有种不动如山,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洒脱。心胸开阔,眼界变宽,眼里的世界也跟着变的不一样……

    苗红笑与瞿家本无血缘关系,但在瞿幼良描述里,人生七情充满过往岁月,非常鲜活,那些记忆就像一张巨大的网,将他们牢牢网住,连成不可分割的羁绊。

    虽然身上流的血不同,虽然姓氏不同,但他们,是一家人!

    卢栎眼睛微热,有种想流泪的冲动,这具身体,并非没有人真心疼爱……

    “那爷爷……知道我的存在么?”卢栎有点理不清照苗红笑被安身份该怎么称呼瞿幼良,索性与瞿九一样唤了爷爷。反正苗红笑与瞿家并无血缘关系,按年纪辈份叫声爷爷也合适。

    这一声爷爷叫的,瞿幼良瞬间笑眯了眼,欢喜的不知如何是好。他连连掏衣袋,发现身上没什么好东西,干脆把腰间随时挂着赏人的一袋金珠摘下来塞到卢栎手里,“拿去花着玩!”

    卢栎:……您已经给过见面礼了啊!

    瞿家看起来很有些财大气粗,想来不缺这点钱,大家开心才最重要。瞿幼良将近七十,长者赐不可辞,卢栎认真道谢,仔细的把金珠袋子收了起来。

    瞿幼良相当满意,满意过后又有些不好意思,“以后爷爷再给你好东西……”

    卢栎:……

    “你刚刚问我知不知道你的存在?”瞿幼良想起这个吹胡子瞪眼很不高兴,“当然知道!你抓周还是在咱们家里办的,就在前头正堂!”他怎么会忘记苗红笑的孩子!

    卢栎又有些不理解了,既然苗红笑和瞿家关系这么近……“我娘出事时,您知道?”

    瞿幼良叹口气,“你娘很聪明,一年两年没觉出不对,四年五年,时间长了不可能没察觉。她嫁人之后,跟着夫婿走天涯,应该也顺便去了解了穿云岛的事,只是这些事与瞿家无关,所以她并未提起。”

    “她出事时,我接到一封信,信里她有诸多安排,希望我帮忙。还说自己一定不会出事,但情况紧急,她可能很长一段时间不会与瞿家联系。我知道宗主厉害之处,她信里也说的非常为严重,还说若我不照他的话做,她一定会死,而且死不瞑目……我只得答应。”

    那封信,其实就是苗红笑对自己后事的安排。说如果出现她去世的消息,请瞿幼良去哪里哪里,收尸骨火化,处理接二连三的各种消息……

    “所以你觉得我娘没死?”

    “肯定没有!那些尸骨都是假的!”瞿幼良拳头紧握,“阿笑那么好,怎么会死!她答应过会来看我的!”

    古人其实并不长寿,瞿幼良的年纪和体格,已经很难得,卢栎一点也不想打破老人期待,只是疑问,“娘亲为何把我放到刘家,交给姨母冯氏,您可知晓?”

    “不知道!”瞿幼良说到这事更生气,“明明我瞿家与你娘关系最亲,你要在我这里,一定能长的更好!你奶奶临死前都闭不上眼,特别想看你一眼,就是看不着!”

    说着说着瞿幼良情绪更加激动,握住卢栎的手,小心翼翼摸了摸他的脸,好像在确认什么,“我知道你不会死的,你娘怎么会让你死……”

    卢栎怕老人伤心,赶紧靠过去任瞿幼良摸头,笑眯眯摇着他的胳膊,“我很好的,还学了本事,总能吓的别人哇哇叫,爷爷您别担心啦!”

    “好好好……小栎子是好孩子!”瞿幼良被逗笑了,但后来还是问,“那刘家对你怎么样?”

    卢栎想了想,开始告冯氏的状,说她都不疼他,小时候有时还吃不饱饭,全靠当时好心邻居,日子才过的不错。

    老爷子对苗红笑感情很深,见到自己情绪起伏很大,卢栎担心老爷子身体。轻描淡写说一说过去经历,让老爷子以为他过的不错,就是冯氏有点坏,但也没坏到哪里,他还是健健康康好好长大了……应该会好很多。

    果然,瞿幼良听完拍着他的手,“那个冯氏恶妇,回头看爷爷收拾他!”

    “嗯嗯,爷爷要为我做主,把欺负我的人都打一顿!”

    “哈哈哈不错,全打趴下,看谁还敢欺负我孙子!”

    老爷子心疼还是心疼的,但看到卢栎精气神足足,还求着他做靠山,他就心情非常好!

    “爷爷知道这个冯氏么?”

    “不知道。”瞿幼良摇摇头,声音微缓,好像也很不明白,“你娘没亲人,有的只是宗主令手下。”

    卢栎点点头,心内有了些猜想。苗红笑遇事没来找关系近的瞿家人,应该是当时情势紧张,她在上京风头很大,担心如果有意外,卢栎送到瞿家就像立了个靶子,不但自身安全不能保证,还会连累瞿家人,索性给他安排另一个地方。

    苗红笑有宗主令,宗主令下施恩无数,卢栎猜冯氏,或者其长辈是受恩之人,苗红笑有托,她们不敢不从。至于冯氏为何苛待于他……人和人不一样,有知恩善报的,就有那忘恩负义的。

    卢栎在刘家多年,知道冯氏是一乡绅独女,乡绅嫁女后几年,突得急病而死……卢栎大胆猜测受恩者大概是这位乡绅,冯氏可能并不知情。

    否则以冯氏性子,凭着与平王府继妃来往,就能拿捏他,若知道苗红笑这一层,大概更了不得。

    冯家地处偏僻,家世也不大,卢栎猜测苗红笑如此安排,应该是避免他被外界知道,好保全性命,不想却料错了冯氏为人……

    卢栎思考半晌,又问瞿幼良,“爷爷可知我娘为我订了亲?”

    “知道,”瞿幼良捋着胡子,笑的见牙不见眼,“你娘当时不在上京,只写了封信回来,说为你订了门好亲,信里说了一大堆,偏忘记说人家门户姓名……是哪家姑娘,漂不漂亮?”

    “姑娘?”

    瞿幼良没听出卢栎话中古怪,哈哈笑着,“你娘说那那孩子长相肖娘,粉妆玉琢的,可好看了!那孩子娘亲与你娘是好友,两人拼酒之后义结金兰,就给你们订下这门亲事……长辈关系好,你以后得贤妻,日子也会过的不错!”

    原来这门亲是拼酒拼来的?卢栎眼角直抽。

    赵杼好看是好看,但是……粉妆玉琢?卢栎怎么也把这四个字与他联系不到一块。

    卢栎明白瞿幼良误会了,但此事已定,而且往后日子还长,瞒着老爷子好像不太好……他微微侧首,“赵杼。”

    瞿幼良没明白,“啊?”

    “平王……赵杼。”

    瞿幼良根本没把俩人想一块去,“我知道平王名讳啊,但他与你之事有何关系?”

    “与我订亲的……”卢栎浅浅一笑,“就是平王赵杼。”

    瞿幼良愣了半晌,突然跳起来,“你说什么!”

    卢栎赶紧站起来扶住老爷子,同时拍抚他的背给他顺气,“就是我们……订亲了。”

    “堂堂平王,竟然强抢民女……啊呸,民男!”瞿幼良撸袖子就往外跑,“老夫跟他拼了!阎王敌鬼见愁又如何,敢欺负我孙子,老夫要一头撞死到他王府门前!”

    “爷爷——”卢栎大急,可惜用尽力气也没能拽住瞿幼良。

    老爷子这一激动,声音几可震天,瞿家人现在还在外堂开茶话会,就等着老爷子说完话,他们好跟弟弟亲近亲近,顺便再喝点小酒玩一会儿,听到老爷子怒吼,以为出事了,哗啦一下子就围了过来,“怎么了怎么了!”

    别看瞿幼良年纪不小,力气却很大,大手一挥,把卢栎拎到后头,振臂高呼,“孩儿们,抄家伙!”

    瞿家兄弟吼声震天,“是!”

    瞿幼良又喊,“跟老夫去灭了平王!”

    瞿家兄弟们喊是的声音低了下去,“……爷爷,平王可不好惹。”

    瞿幼良瞪眼,“他要掳你们弟弟做媳妇!关起来天天打!”

    这还得了,瞿家兄弟们眼睛立刻红了,振臂高呼,“灭!敢欺负小栎子,就从咱们尸体上踩过去!”

    群雄激愤。

    ……

    卢栎只是认为,他要认瞿家做亲戚,有些事便不好相瞒,但他真没想到,会是这样结果!而且他身板不如瞿家人壮,再怎么用力也挤不过去,怎么高喊声音也会淹没在瞿家兄弟震天吼声中,根本没有人听他解释!

    这群人之前把他围在世界中心,巴巴盼着他说话,现在根本看也不看他一眼,个个撸袖子抄家伙,连誓师大会都不开,看架式马上就要往外奔,血溅平王府了!

    卢栎:……这么单纯的人,真能屹立数年不倒,得尽皇宠么?

    正头疼怎么把这群人安抚下去,突然一道声音传来,“你们要把本王如何?”

    这道声音低沉微暗,带着夜色的森寒,上位者的威压,存在感十足……正是赵杼。

    瞿家人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家院子,穿着王爷常服,月光下气势不减,杀气翻涌的平王,齐齐一愣。但也只是瞬间,瞿幼良率先冲上前来,眼睛瞪的溜圆,“你休想抢走我孙子!”

    赵杼眯眼,“你孙子是——”

    后面的‘什么东西’还没说出,卢栎已经在人群后高呼他名字,“赵杼!”

    卢栎一边喊,一边往里挤,可惜瞿家人太多,他挤不出去……

    “卢栎!”赵杼看死人一般的视线扫过瞿家人,这群人把他媳妇怎么了!卢栎要是伤一根毫毛,这些人都不用活了!

    还是瞿九机灵,帮忙挤出一条路来,放卢栎过去。

    天可怜见,他刚刚也很想反对,可是大家都太激动,他的话根本没人听啊!

    卢栎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冲到最前面,双臂一张——

    赵杼稳稳把他接住,抱在怀中。

    卢栎觉得今夜闹剧难破,索性咬咬牙,众目睽睽之下,凑过去亲了亲赵杼嘴唇。

    瞬间两边人都愣了。

    瞿家人眼睛齐齐瞪圆,嘴巴大张,几乎都不会说话了,他们看到了什么!!!!

    赵杼也诧异的看着卢栎。二人相处时,卢栎不失热情,但到人前总会很害羞,不肯与他过于亲近,现在这是什么福利?

    卢栎亲完,清咳一声,指着瞿家人对赵杼说,“这是我的娘家人,不许你对他们凶!”

    说完又看向瞿家人,“就是这样……我与赵杼早已订亲,如今感情甚笃,或将不日成亲,届时还需要大家帮忙……”

    瞿家人齐齐一懵。

    刚刚回来,嫩嫩的软软的可爱弟弟,他们还没来得及疼爱,就被人叼走了!叼走弟弟的还是这么一大匹恶狼!瞿家兄弟们心内简直在滴血,非常不想相信事实,还是很想剁了赵杼!

    以往那个众人敬仰,高高在上不敢多看两眼的平王,现在怎么看怎么可恶,而且一点也不怕了呢!

    瞿幼良还愣在原地没动,看样子是没想通。

    卢栎自觉闯了大祸,不敢再留在原地刺激大家,抱住赵杼脖子,小声道,“咱们走吧。”

    赵杼自然听话,本来他过来就是接媳妇回家的。

    卢栎一边跟赵杼往外走,一边与瞿家人辞别,还不忘甜甜叫几声爷爷,“我过两天还要来找您,您可不能生我气啊……您是我爷爷呢!”

    二人身影很快消失,瞿家安静非常,院子里掉根针估计都能听到。

    瞿九上前温声安慰瞿幼良,“爷爷,小栎子与平王感情很好,平王很护着他的……可平王府那一位——可不是省油的灯,两个人就快成亲,您要不挺起腰杆护着小栎子……”

    那一个当众亲吻,已经让瞿幼良明白了卢栎心意,老爷子震惊非常,一点也不想相信,可卢栎喜欢,旁人就管不了,就像当年他娘,夫婿也是她自己选的。

    而且这亲事,还是苗红笑给他订的……瞿幼良很想骂苗红笑一句哪根筋搭错了,可听瞿九提起平王府继太妃,立刻瞪眼睛,“她敢!”

    是的,比卢栎喜欢男人,这个男人正好是他娘帮他订下更重要的,是将要面对的恶婆婆!

    以为卢栎没娘家人好欺负是吧,他就就那恶婆娘看看,他瞿老头的厉害!

    ……

    卢栎拽着赵杼在瞿家外面转悠两圈,见瞿家没出什么大动静,暗卫们也送来一切平安的消息后,卢栎才松口气,与赵杼离开。

    赵杼想起之前那个吻,抱住卢栎在月下亲吻良久,才满足放开,“今日收获如何?”

    卢栎仔细与他讲说从瞿幼良那里知道的过往,与他讨论自己的猜想。

    赵杼听完颌首,“我与你猜测相同,你娘行事有自己考量,大概当时局势非常紧张。”

    “我觉得……我娘大概不会故意把我配给男人,应该是与你娘之间有别的计划。”赵杼之前坦诚过不知道苗红笑之事,卢栎对比之后得出此结果。

    比如只有暂时这样才能避灾,等他们成长后再想办法解决什么的。

    赵杼根本不去想这个问题,反正到事情到现在,已经板上钉钉砸实了!他拥紧卢栎,占有欲十足,“你是我的。”

    卢栎其实也没为这问题烦恼,只是偶然想到,他摸摸赵杼的脸,“嗯,你也是我的。”

    两人腻了一阵,卢栎长长叹气,“可惜关于我父亲的问题……还没来得及问。”

    赵杼亲了亲他额头,“以后时间很长。”

    “这倒是。”月光下,卢栎笑容灿烂无比,似能照亮人心房。

    ……

    卢栎正在思索冯氏之事是否如他猜测,拜托赵杼去查一查冯氏家族的事,暗卫们就送来一条他不怎么喜欢的消息。

    冯氏正往上京方向走。

    而且大张旗鼓,姿态招摇,说是要为卢栎与平王府商谈成亲之事。

    卢栎直觉这里面有什么事,眉头紧皱,赵杼却冷嗤一声,把他拥入怀里,“有我在,怕什么!”

    卢栎叹口气,他倒是不怕,就是觉得……很麻烦么。

    ……

    岂知他还没等到冯氏,先在路上遇到了赵杼同父异母弟弟赵析。

    许是出门没看黄历,这天对卢栎来说,真是极为忙碌的一天。

    这天赵杼被太嘉帝叫进宫,卢栎坐着无聊,带着胡薇薇出门逛,走入街市没一会儿,就偶遇赵析。

    赵析锦帽华衣,连靴子上都缀着宝石,可谓通身富贵。他矜傲的带着下人阻住卢栎路时,卢栎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见过,可这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卢栎拱手问道,“阁下是——”

    赵析眼睛微眯,削薄朱唇开合,“怎么,先生不认得我了?”

    阴冷语气证明来者不善。卢栎便也不客气,声音冷下去,“我应该认识阁下么?”

    “有些人总是自视过高,自不量力,以为抱住金灿灿的大粗腿,就能自此登高望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过真是可惜,上不得台面就是上不得台面。我哥早订有未婚妻,目前正谈婚论嫁,我劝你有点自知之名,离我哥远些!”

    赵析语气非常不客气。自打赵杼返回上京,就像变了人似的,以往他找机会与哥哥亲近,赵杼就算不喜欢,也没冷面推开,可打去年底开始,就不一样了,赵杼特别烦他这个弟弟。

    后来他才知道,赵杼金屋藏娇,有了个相好。

    为了这个相好,他还警告自己与母亲,不准接近,不准耍心机手段,甚至春猎那么大的事,他都把自己与母亲关在府里,不让出去!

    他从未听说过卢栎此人,稍做打听,只知道是个行贱行的仵作,不知道哪个山头爬出来的,人贱身份也贱,连做的事都贱!这样的人,赵杼还护着!

    这种人一般也没什么见识,他催车到卢栎园子外面,想表现亲切一点,见见卢栎哄哄他,看看能不能掌握,做点对自己与母亲有利的事,谁知道这贱人明明看到他了,却不上前问候!

    不上前也就罢了,还让下人过来驱赶!

    那时若不是赵杼身影远远出现……

    这样不懂眼色地份低贱的人,赵析本来都不屑教训,可今日与人做赌输了,心气特别不顺,这人还敢撞上来!

    他想起母亲提起,赵杼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未婚妻要来,索性就恶心恶心卢栎,也让他知道害怕,王府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

    若是卢栎识趣,知道巴结他……他不介意给些好处,大家好合作。

    卢栎的回答是:直接调头离开。

    根本不想和这人说话。

    赵析一急,伸手去拽卢栎袖子——

    却“啪”的一声,被人打了下来。

    “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本少爷的朋友!”沈万沙手握玉扇,横到他面前,双眉竖起,目露凶光。

    赵析看着手上瞬间肿起的红痕,阴阴眯起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