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67章 生变

第267章 生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凶手当然不是我!”郭阳肥胖手指指向停尸台,“我要杀她怎么杀不行,值得费力气找钉子?”

    沈万沙翻个白眼,“原来只是嫌钉子麻烦。”

    “你什么意思!”郭阳目光凶戾。

    “意思就是你视人命如草芥,并没有觉得杀商巧巧不对,”沈万沙抱着胳膊瞪向郭阳,“许是故意这么说,就为减轻自己身上嫌疑,商巧巧就是你杀的!”

    郭阳气的跳脚,“都说了不是我杀的!”

    “就是你杀的!”

    “不是!”

    “是!”

    丙个人吵的不可开交。

    赵杼看着托盘上那枚铁钉,“民间铁器多含杂质,色乌沉。”

    卢栎猜这个问题应该是对‘烧红的铁钉’一事有疑问,道:便“铁器颜色再黑沉,表面也不该如此粗糙,此乃粘连死者体内皮肉脑部组织所致。”

    他拿来干净帕子,擦去铁钉上脏臭粘液,再用镊子夹住铁钉顶部,解剖刀斜比着刮了刮——

    些许黑色焦黑物质掉落。

    “这些大概就是烧红铁钉楔入人体内瞬间烧毁的皮肉组织。”

    卢栎又绕到尸体身前,解剖刀在死者鼻尖上划了个口子,小心掀开鼻软骨使鼻腔暴露,“你来看——虽然死者死亡时间渐久,鼻腔最易生腐,但软骨上的烧灼痕迹还在。”

    赵杼上前一步仔细观察,果然,左右鼻孔内痕迹不同,左边软骨上明显有烧灼痕迹。

    官府派来,拿着纸笔记录尸检结论的官吏也过来看了看,看完一边刷刷执笔记录,一边感叹,“卢先生这手功夫真是了得!”

    卢栎笑笑,长长呼了口气。

    人类中枢神经系统何等重要,大脑缺氧六分钟,就会发生不可逆转的伤害。偏偏与其它脏器相比,脑组织对于疾病或损伤的抵抗力和耐受性都差非常多,尤其脑干部分,控制着人体心跳和呼吸的生命中枢,就算轻度出血压迫都可导致迅速死亡,别说被这样一个铁钉直直刺穿。

    此法杀人没有外伤,内脏不会出现肉眼可观的特殊病变,若非脑部解剖,几乎不可查,能想出这个办法,凶手也是聪明。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商巧巧死时未经受太多痛苦……

    卢栎让书写尸检格目的文吏亲自仔细观察确定过尸体各处表征,这才拿起针线,准备对尸体进行缝合。

    缝合第一步,当然是要把刚刚切下来的脑半球还原,再盖上颅骨,拉扯头皮……

    沈万沙与郭阳在一旁吵的停不下来,不期然看到卢栎满手血污,捧着半个人脑,往空壳似的死者颅内塞……郭阳猛的卡壳了,停住不敢再说话。

    他怎么又忘了,这姓卢的不能惹,沈少爷也不是以前的沈少爷,惹急了别人趁他睡觉把他掳走剖了怎么办!

    沈万沙也再一次抓住了门框。

    卢栎验尸他看过不少回,解剖也看过很多次,连救死都经历过,按说现下应该没什么能惊着他,可是!他第一次看到卢栎割开人脑袋啊!

    用锯子啊!

    他之前好奇过卢栎的仵作箱子,一排排寒光闪闪的工具,好多都叫不出名字。不过锯子他认识,当时就问卢栎用来做什么。因为锯子虽然很锋利,但着实不太大。

    卢栎只是微微一笑,说大概很少机会有用到,用到时你就知道了。

    沈万沙非常好奇,但好奇劲一下子就过去了,没有再关注,现在想想,原来是专门开人脑袋的!怪不得当时卢栎不说,是怕吓到他吧……

    不过真的好吓人!人脑子……他这辈子第一回看到整齐的人脑子长什么样!

    ……

    缝合尸体并不比解剖简单,尤其当尸体腐败程度严重的时候,卢栎用了很久,才把所有事做完。

    赵杼亲自给他端来清水让他洗手,洗完抱了抱他,并在别人看不到的角度亲了亲他的脸,“累不累?”

    卢栎用力推他,“我身上脏——”

    “我和你一样。”赵杼一点也不在意。卢栎身上罩衫除了,身上衣服并不脏,只是挨尸体太近,味道有些重。解剖期间,赵杼一直在房间内,离卢栎并不远,身上也是这个味。

    ……

    这一番忙碌下来,已是掌灯时分。赵杼和卢栎主理,他们两个没休息,别人自然也不敢离开,遂卢栎一走出房间,就看到了坐在院子石墩上的郭阳。

    卢栎顿了顿,侧过脸悄悄对赵杼眨眼睛。

    赵杼明白,郭阳怕他,所以他来问效果最好。他下巴微微抬起,指向郭阳身边侍从,“他是谁?”

    郭阳陪笑着,神情恭谨,“他叫吴勇,是我父亲身边随侍,今日我这边事多,父亲担忧,便把他派了来。”

    “你方才说,商巧巧非你所杀,你愿意配合调查?”赵杼声音很冷,目光也很锋利。

    郭阳身子微不可查的抖了抖,“是,我愿配合调查!”

    “四月初十商巧巧休沐,当日下午申时回到寿安伯府,可是如此?”

    郭阳神色激动,“是!”

    “世子——”他身边侍从吴勇急切呼喊,也没拦住。

    郭阳看了眼吴勇,神色略有些紧张,不过他还是握了拳,神色坚定,“当日商巧巧确在我府中!”

    “很好,”赵杼眯眼,“四月十一,你家下人将商巧巧尸体带到北街灯芯胡同,还给商敏敏,并丢下二十两银子,可是如此?”

    “是!”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还请世子赐教。”赵杼声音低沉,很有压迫气势。

    “商巧巧不是我杀的!”郭阳眼睛睁大,“我那日——”

    “世子!”吴勇紧紧盯着郭阳眼睛,目光肃穆森寒,“想清楚了再说话!”他说这话时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思,卢栎猜,若非二人身份差距太大,这吴勇大概想直接揍郭阳一顿。

    见吴勇嘴唇无声开合,担心他破坏郭阳招供,卢栎赶紧拉了拉赵杼袖子。

    赵杼食指中指并起往前一划,暗卫邢左洪右就跳了出来,按住吴勇把他押了下去。

    郭阳看到眼前这一幕,突然有些后悔,或许他不应该那么冲动,或许吴勇提醒的对……

    见到铁钉,他认定自己不是凶手,可那天他状态不对,精神亢奋玩兴很高,醒来后好些事情记不清了。没准是玩的太过,兴致起来连铁钉都没放过,真的误杀了商巧巧?

    “郭阳。”

    正思索间,郭阳听到赵杼叫他的名字,身体又是一抖。

    现在身边没人提醒,他却不敢再随心所欲说话,“呃……我也不知道商巧巧怎么死的,但我没杀她!”

    “那日你做了什么?”

    “就同往日一样……”郭阳眼珠子直转,“吃、吃完饭,在书、书房写字看、看书,之后回房睡觉。那商巧巧想爬床!对,她想爬我的床!”

    郭阳说话越来越流利,“我睡觉死,一睡着天王老子也喊不醒,她想爬床肯定不能如愿。可我也不知道她要爬床啊,可能翻身时压到了她……我胖,手脚都重,可能压住后她跑不脱,所以我醒来时,看到她在我床上……但她怎么死的,我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他现在与之前表情大不一样,焦躁激动尽去,目光也平静了下来。

    沈万沙跳过去与卢栎咬耳朵,“那会儿还嚷嚷着要配合咱们让咱们给他伸冤,身边长随随便说句话就反口,一定有猫腻!”

    卢栎非常同意少爷观点,问郭阳:“你不知道商巧巧什么时候,又为什么出现在你床上,起床后就发现了她,当时她已死去多时?”

    “是!身子都凉了!”

    “你当时以为你杀了她。”

    “是……”郭阳抿嘴,“我以为我把她压死了。”

    “哦?”

    “府里大夫说的,还有后来商敏敏告状,府衙仵作也说有此可能。”

    沈万沙有些好奇,歪头拉了拉卢栎袖子,“一个大活人,会被人压死?”

    “有可能。”卢栎解释道,“我们呼吸,是靠胸腹呼吸肌收缩舒张实现,当胸腹受到外来压力超过呼吸肌收缩力时,呼吸运动便无法正常进行。人若不能正常呼吸……”

    “便只有死了。”沈万沙突然觉得很可怕,“我之前听说过小孩子玩耍,将同伴埋在土里,只剩头部在外面,但那个同伴还是死了,是不是也是这个原因?”

    卢栎颌首,“有可能。”

    但这样死亡的个体,属于窒息而亡,身体上会有严重窒息现象,比如颜面青紫肿胀,结膜充血,水肿,出血,面部颈部胸部皮下会大量出血点,肺水肿,内脏淤血……等等。

    商巧巧身体肿胀,是正常晚期尸体现象,体内腐败气体增多所致,她的面部,颈部,胸部都没有窒息现象,部分污染不严重的内脏也可以看出,并没有水肿淤血,所以她一定不是被郭阳压死的。

    铁钉杀人方法诡异,仵作验不出来他能理解,但窒息现象,只要有些经验,应该不难看出。卢栎有些怀疑,府衙那个仵作,是真的一点经验没有,看错了,还是……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

    还有商巧巧这尸体,腐败速度加快,突然出现在巷子里……卢栎总觉得不是巧合,是有人故意。依郭阳表现来看,尸体应该是寿安伯府偷走,偷走却没有销毁,让它腐烂过度后丢出来,是想替郭阳洗脱嫌疑?

    那本案凶手又是谁?寿安伯府又到底知不知道死者死因?

    ……

    卢栎思考间,赵杼又问了郭阳几个问题,可惜郭阳来来回回就这么几句话,并未交待更多。一时僵住,卢栎便建议放郭阳离开,招商敏敏过来商量死者下葬之事。反正郭阳跑不出上京城,什么时候问话都方便。

    岂知周虎比商敏敏早一步找了来。今天店里生意没那么好,他终于能早点离开,一路打听着消息就找过来了,看到郭阳眼睛几乎能瞪出血,冲过去揪住他襟口就是狠狠一拳。

    “你是谁!你干什么!”

    “我是谁,我日你奶奶个攥儿!”周虎一拳接一拳,拳拳到肉,“你把我的巧巧还回来,还回来!”

    事情发生的太快,或许是赵杼乐于这一幕发生,并没有人阻止,郭阳生生受了这顿打。

    直到郭阳一张脸不能看到,赵杼才慢腾腾的让护卫上去,阻止周虎。

    郭阳委屈的不行,“王爷!”

    赵杼才不理他,这黑胖子一身肉颤着让人看的直恶心,还扮委屈样……更恶心了。赵杼赶紧看向自家媳妇,洗眼睛。

    见没人理,郭阳愤愤一跺脚,指着周虎,“你给我等着!”

    周虎被护卫们架住动不了,干脆脚抬起来冲郭阳踢,“老子见你一顿打你一顿!”

    ……

    郭阳走后,周虎很快安静了下来。

    卢栎看着他,“你就是商巧巧的青梅竹马?”

    周虎胡撸了脸一下,眼睛通红,“是,说好了等她赎身出来,我们就好好过日子……”

    “你——”

    “我能去看看巧巧么?”周虎目有泪光,“自她丢了,好些日子没见了。”

    “可以倒可以,但我刚刚验过尸——”

    卢栎欲提醒周虎做好心理准备,周虎已经深深垂下头,声音闷闷的,“我懂……我知道先生验尸,都要拿刀子剖的,欣儿与我说过,我都知道……”

    “那你去吧。”

    ……

    卢栎与赵杼沈万沙在院中矮墩坐下,稍适休息,很快听到停尸房里压抑的哭声。男人哭起来并不像女人那么声嘶力竭,但喉头压抑的哽咽,也颇让人感觉心酸。

    等商敏敏与周欣过来,房间里哭声就更大了,悲痛呜鸣让这暖春四月都蒙上了凄楚之色。

    沈万沙扁扁嘴,“他们好可怜……”

    “谁说不是呢?”卢栎微叹一声,仰头看天。

    每一个生命逝去,都伴着亲人的泪水,大家希望亲人身体康健,长命百岁,享尽人世七情,最后带着满足,无甚痛苦的离开。即使如此,亲人们都会不舍,更何况妙龄无辜,惨遭杀害?

    卢栎看到过很多类似场面,可他还是不太能习惯,他总是很难面对人们的眼泪,这种真实的,痛苦的情绪发泄。

    他救不了人,只能找出凶手,慰死者灵魂,安生者心神。

    叹息间,手上一暖,是赵杼握住他的手。

    卢栎偏头去看,赵杼眸中盛满他的倒影,正微笑着看他。

    微微一怔,卢栎也唇角扬起,回了一个灿烂笑容。

    有人陪着……真好。

    ……

    良久,商敏敏与周虎周欣出来,端端正正跪到卢栎身前,郑重磕头道谢。

    卢栎本想说不用,可赵杼压住他的手,让他生生受了这一礼。他讶然偏头,看到赵杼眸光微动:你值得。

    他抵不过赵杼力气,只得安坐。

    商敏敏求卢栎替她验姐姐尸身,可她没亲眼见过卢栎验尸,虽然听说他会把尸体缝起来,心里并没有太多期望,只盼最后姐姐尸身不是散的,让她能好好下葬。

    她心知这个决定对姐姐太过不敬,也愿意死后接受姐姐恶言惩处,可她没想到,姐姐尸身真的被缝的好好的。不仅被打开的地方,连之前破了的肚子也好好缝了起来,针脚整齐又平滑。如果忽略那些线条,姐姐尸身……就是完整无缺的,好像没被打开过一样。

    她从未听说有任何仵作,对死人尸体如此尊重,还有这么好的技术。

    而且卢栎还找出了姐姐死因,到今日为止,她终于知道姐姐是怎么死的了……

    商敏敏额头抵着地面,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滑落不止。对卢栎,她是怎么谢都不为过。

    ……

    卢栎叫她起来,等她平静些许,缓声道:“我虽然把你姐姐好生缝起,但她过世日久,不宜保存,还是早些安排下葬的好。”

    商敏敏当然希望姐姐能早日入土为安,“可是案子未破,家姐尸身——”

    “无碍,”卢栎微笑道,“我验尸之时证者颇多,尸检格目也写的很仔细,上面盖有府衙文吏手印,我与平王小印,足以为证。”

    商敏敏更加激动,声音都有些抖,“谢先生……谢谢先生……”

    之后,卢栎问周虎关于商巧巧之事。

    周虎并不是仔细的性子,平日里也太忙,与本来就不能常回家的商巧巧见面机会很少,可因为喜欢,因为在意,他还是在有限的见面时间里察觉到一些异样。

    没出事之前,他并未深想,现在出了事,卢栎这仔细一问,他便想起来,商巧巧的确与平日不一样。

    “往日她也总想着从伯府出来,可每每提及都很期待,最近几次却眉有郁色,似有些担心,有些急切……那时我问过一句,她说没什么,只是事情太多心烦,又道敏敏年纪小,不让我乱说话。”周虎非常后悔的拍自己脑门,“我便以为是女人多愁善改,并未深想,若我多问问……巧巧许就不用死了!”

    听闻此言,商敏敏再次哽咽,“姐姐总是这样……有什么愁烦都自己顶着,生怕我们担心……”

    周欣抱着商敏敏,喉头抖动,声音呜咽,“巧巧姐是好人,她盼着你好,你别再哭了,坏了身子,巧巧姐该更伤心了……”

    可惜二人相处时间实在太少,周虎并不知道商巧巧身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终于把所有事理顺,回园子洗完澡吃完饭,已是戌时末刻。

    卢栎捏着大白爪子,一边陪它玩,一边想着案情。他想的太过关注,连赵杼过来亲吻他被大白一爪子拍开都没看到。

    赵杼眸中射出冷光,拎着大白后颈,试图把它丢出去,可大白呜呜叫着蹭了蹭卢栎,卢栎就下意识把它给抱住了……

    “嗷呜汪汪!汪汪汪!”大白得意的歪头朝赵杼甩尾巴。

    赵杼盯着大白眉毛上抖起的毛,眼睛缓缓眯起。

    大白感觉到杀气,赶紧往卢栎怀里躲。

    卢栎被它抓的腿疼,意识回归,看到了身边人,“赵杼!”

    赵杼坐过来,非常自然的把他抱到膝上,‘顺便’把他怀里的大白狗赶走。

    他掌风柔和,大白只是顺着这股力道跳到了地上,并没有受伤,也没有任何不适。卢栎顺从的偎在赵杼怀里,摸了摸大白的头,“乖啦,去找薇薇姐姐玩。”

    大白委屈的呜呜叫,一个劲舔卢栎的手。

    卢栎给他搔了搔脖子,最后还是挥手与它告了别。

    大白一步三回头的看着主人,愤愤冲着赵杼汪汪叫。

    赵杼傲慢的斜睨它一眼:跟本王斗,哼!

    ……

    “在想什么?”赵杼亲了亲卢栎唇角。

    “我在想……郭阳的未尽之言。”卢栎推开赵杼的脸,“他说他睡觉死,没有看到商巧巧怎么到他床上,我一个字都不信。”

    睡的再死,身边有人会不知道?再者,郭阳可是世子,全天十二个时辰有下人伺候,他不知道,下人能不知道?会允许这样情况发生?

    可是郭阳态度前后转变很大,卢栎倒不认为他在说谎,只觉得他有很多话没有说,而没说的这部分,非常关键。

    赵杼握住卢栎的手,凑到唇边细细亲吻,“不管他隐瞒了什么,身上仍然有嫌疑。”

    这个倒是。

    卢栎靠在赵杼肩头,认真思考。

    商巧巧裙内有精斑,死前可能遭到强|暴。伯府规矩再差,也不会容许下人太过胡闹,就算哪个下人胆肥做下这种事,也没本事嫁祸给主子,郭阳说一早醒来看到她在自己床上,那么这个施暴者很可能就是郭阳本人。

    能□□人,却不知道人怎么死的,尤其这样特殊令人印象深刻的死法……为什么?

    莫非他意识不清?记不得自己做了什么事?

    吸|毒?不,古代少有,那就是……醉酒了。

    卢栎眼睛倏的眯起,他突然想起,姜黄可以解酒。

    “赵杼,帮我查一件事!”卢栎凑过去对着赵杼耳朵说了几句话。

    赵杼唇角邪邪勾起,“可以,只要你让我——”他也凑到卢栎耳边,说了几句话。

    卢栎耳根瞬间通红,“不要脸!”

    “我只对媳妇不要脸……”

    又是一个让人脸红耳热的夜晚。

    ……

    赵杼很快查出,卢栎猜的没错,四月初十那晚,郭阳的确喝醉了。

    可就当他们准备针对这条线索跟进时,案情有了变化。

    出现了一具新尸体,死亡原因与商巧巧相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