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68章 自守

第268章 自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天赵杼不在家,卢栎被沈万沙拉着满上京城逛。

    按少爷说法,再忙也不能辜负了大好春光,眼看着四月就要过去,再过些日子天该热了,这样不冷不热适宜玩乐的时节就错过了。

    “摘星那厮跑的不见人影,平王也忙的难有空闲,正好,咱们俩吃喝玩乐,不带他们!”

    少爷说这话时嘴巴撇的老高,语气愤愤,颇有气死别人的架势,可眼眸深处,却闪动着似有似无的遗憾。卢栎便猜,少爷是不是寂寞了。

    沈万沙性子活泼,爱热闹,嘴里老挂着要做上京第一纨绔的话,实际上心肠软又善良。他心里有一套自己的原则,该做的事一定要做好,比如沈家生意,现在上上下下没谁敢小看这个年纪不大的少爷,生意场上的精明手段他一点也不差;不该做的事,就算嘴里喊的热闹,他也是不会去做的,比如欺男霸女,横行骄纵。

    他同情弱者,愿意给予帮助,有时就算自己折些银子也没关系;他对这个世间有一种纯真期许,在他身边,仿佛世界都变的可爱了起来。

    也许一直以来与上京名门子弟的人生观有所差异,少爷认识的人很多,好朋友却很少。所以认识了卢栎赫连羽赵杼之后,他更加热情活泼,一时一刻都停不住。

    他想让好朋友们享受快乐人生,一时一刻也不要浪费……

    “好啊。”卢栎以前身体不好,身边环境也很单纯,不管主动还是被动,总是很安静,可再宅的人,也有一颗向往热闹的心。

    看着小伙伴充满朝气的灿烂笑脸,卢栎颇有些感慨。缘份真的很奇妙,他穿越时间空间,遇到了一个与他性格相似又互补的好朋友,真的好幸运。

    卢栎也非常希望沈万沙能开心,索性冲他眨眨眼,“他们不在才好,不然总有说词,好些玩不了。”反正赫连羽正在关注异族藏宝组织,赵杼忙着对郭阳之事进行调查取证,没空管他们。

    “你是说——”沈万沙眼睛一亮,好似想起了什么,精神头一下子就上来了,嘿嘿嘿笑的特别有深意。

    卢栎严肃点头,“对,今天就玩些往日他们看着不让咱们玩的!”

    沈万沙兴奋的吹着口哨蹦了起来,“走!快!”

    ……

    赵杼与赫连羽不让二人玩什么呢?归根结底一句话,任何与危险沾边的活动。

    比如二人都不会水,他们不在时,两个人就不能玩水上项目,坐船都不可以;二人不会武功,他们不在时,不能碰锋利兵器,当然,卢栎玩解剖刀不算;玩物丧志的不准玩,比如五石散这类东西不能碰,壮|阳春|药不能碰;二人酒量小,又傻单纯,以防被别人哄骗,他们不在时,不准饮酒;女人当然是更不能碰的,青楼小倌馆,多好奇都不能去……

    等等。

    这些规矩很多,都是在长期相处中潜移默化培养出来的。彼时可能赵杼和赫连羽还没看清自己心意,却已经率先用行动影响了这么多。

    这些规则里,有些卢栎与沈万沙很认同,比如五石散和什么春|药,但有些完全是可以玩的嘛!

    比如坐船,四月阳光热烈温暖,江边繁花处处,美不胜收,坐船赏一下怎么了!他们不但要坐,还要坐花船!

    二人一商量,解下腰间银子放到一起,去包了条极大的花船,沈万沙甚至还利用自己身份,叫了琴烟阁的头牌瑶情姑娘过来相陪!

    爷们儿要玩,琴烟阁是青楼,当然尽最大热情伺候,尽量让人玩的高兴,玩的开心,玩的愿意给她们大把银子。所以这天内容很丰富,各种风情相貌漂亮的姑娘们娇声劝酒,玩小游戏,表演才艺,务必让场面一刻也冷不下来。

    琴烟阁档次略高,姑娘们都很矜持,肚子也有些墨水,酒令行的又好又有趣,才艺也很亮眼,唱歌的跳舞的弹琴的,甚至还有表演戏法杂耍的,连练软功的都有!

    卢栎看的连连喝彩,沈万沙更是看的眼睛都不会眨了,打赏银子流水似的给。

    越玩越开心,二人也没介意姑娘们打趣胡闹,连瑶情问起寿安伯府命案,沈万沙都好好答了……

    老鸨眼睛利,看出他们表现,悄悄让人拿了些龙|阳春|宫图过来,看他们想不想点个小倌玩。卢栎一看耳根就红了,沈万沙脸也红,但是他并没有拒绝……

    不但没有拒绝,还非常有学习精神!一边翻图看,一边了悟似的长长惊叹,“原来是这样子!”

    末了还问那老鸨,“这不疼么?”

    “这爷就不懂了,”那老鸨意味深长的眨着眼,低声与沈万沙科普,“咱有好药啊……”

    可惜二人最后也没点小倌做陪的意思,老鸨颇为失望。

    ……

    这天卢栎与沈万沙几乎玩疯了,花船坐腻后,便拿网在水里打鱼,两个人太闹,又没注意,纷纷掉下水里一回。好在时值正午,阳光晒的湖水相当温暖,船上又有会水仆从,二人一点伤没有,换了干爽衣服又蹦跳玩去了……

    近未时之时,与另一个花船撞上,那边玩的游戏更刺激,在比射箭赌酒!沈万沙眼睛一亮,拉着卢栎就过去了。他们俩不会武,也没怎么练过射箭,碰上那有经验的,自然比不过,喝了好几轮酒。

    几轮酒后,沈万沙不干了,开始耍赖,要改游戏规则,说他出谜题,若有人答出来,他就喝两碗,若别人答不出来,他就免了这一碗。

    船上人多少年,本来就是出来玩的,越热闹气氛越好,不仅答应了沈万沙,还按这模式走了下去。

    沈万沙小时候并非不好学,只是他好学的方向不同,对诗词对仗猜谜并不精通,别人没跟他闹起来,反倒这么顺着玩起来,少爷……就傻了眼。他垂着头,抬着眼睛,可怜兮兮,巴巴的看向卢栎,小伙伴救命啊!

    怎奈卢栎虽好看书,喜欢的也不是诗词对仗这一款。末了无法,只得硬着头皮以上辈子见过的各种脑筋急转弯来应对——竟然获得满堂彩!

    所有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带着崇敬赞叹,好像在膜拜他知识渊博的程度。

    卢栎:……

    沈万沙抬着小下巴目光颇为放肆的环视一周:这就是少爷的朋友嗷嗷!

    于是最后,二人再一次成为焦点,征服了一船人……

    ……

    传话人来时近黄昏,卢栎与沈万沙已睡过一小觉,开始玩第二轮游戏。

    听那人说寿安伯府又出现一具尸体,也是个丫鬟,表面没有伤,看不出死因,卢栎立时站了起来,“你再说一遍?”

    他这一激动,房间里瞬间安静,传话下人又把话重复一遍,“寿安伯府又发现一具女尸,是府里丫鬟,没有外伤,死因不确定,与死者同屋下人说近一日夜未见过死者……平王现下应该也得了消息,往寿安伯府赶了。”

    案情出现巨大变化,根本不用别人说,卢栎与沈万沙立刻下船,骑马往寿安伯府跑。

    沈万沙非常震惊,“又一个新死者,莫非这是连环案,凶手真的不是郭阳?”

    卢栎嘴唇紧抿,没有回答。

    连环案的确定,要求至少两个相同案例,但一般三件及以上才会认定,本案是否是连环案……结论尚早。

    ……

    卢栎到时,赵杼正在寿安伯郭威的陪同下看现场,郭阳站在郭威身后,耷拉着脑袋一言不发。

    “你来,”赵杼拉住卢栎的手,把他带到尸身前,“死者身上没有外伤,看不出死因,大概还是需要你剖尸。”

    “若寿安伯没有意见,随时都可以。”卢栎当然义不容辞。

    寿安伯郭威嘴角深抿,目有厉光,“有劳先生。”

    他身后的郭阳面色不善的瞪了卢栎一眼。

    卢栎与郭威拱拱手,没理郭阳。

    然而解剖非一时一刻之事,卢栎先请身边下人去做准备,并且趁此时间观察现场。

    这是一间空置厢房,窗台落有薄灰,屋内家具零星,房间内并无打斗痕迹;推开窗看,视野不佳,四周无人,这房间位置有些偏僻……

    死者面朝内墙,躺于榻上,衣衫不整,形容很有些狼狈。卢栎走过去一看,心猛的下沉,这死者他认识,是那日见过,与商巧巧同住一个房间叫秋儿的丫鬟!

    “是她!”沈万沙也惊讶捂嘴,“她怎么死了!”

    他第一时间将怀疑的目光投向郭阳。

    郭阳怒了,“你看我干什么!我昨晚没回家,今日近午方归!”他有不在场证明!

    沈万沙轻啧一声,似乎颇觉遗憾。

    郭阳冷笑一声,待要再说话,郭威阻止了他,“阳儿。”

    郭阳撇撇嘴,冷哼一声站了回去,不再说话。

    ……

    赵杼闻到卢栎身上味道,眉头微皱,“喝酒了?”

    卢栎摸摸鼻子,推开他,“与少爷出去玩了。”

    赵杼眼睛渐渐眯起……

    卢栎瞪他,“不许不高兴!”

    赵杼捏了捏卢栎小手……好吧。谁叫他没时间陪媳妇玩呢?但是以后——媳妇只能是他的!

    仵作工具箱很快到位,伯府也准备出了临时验尸房间,解剖工作很快开始展开。

    根据死者结膜,尸斑,尸僵表现,卢栎确定死者死亡时间为子时前后;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外伤,解剖颈部胸部腹部皆无异常,内脏无病变;打开颅骨,发现死者死亡脑内有铁钉,致死因与商巧巧相同……

    “看!一样的死法!”郭阳神情激动,“我都说了我没有杀人!”

    卢栎一边缝合尸体,一边神情平静发问,“昨夜世子不在府中?”

    “是,我在——我在……”郭阳有些讪讪,“在外面玩来着。”

    他这一停顿,卢栎便懂了,这位在外边估计没玩什么好游戏,没准是眠花宿柳,当着亲爹不敢干脆承认。

    可是秋儿……为什么死的是她?卢栎细细回想见到这个丫鬟时的场景。

    当时屋里有两个下人,一个叫枝儿,一个是她,他问商巧巧之事,两个人回答与府里其它下人一样,神情并没有异常。他问起姜黄之事,枝儿没说话,秋儿像是在打圆场缓和气氛,说大厨房有这东西,商巧巧许是蹭到了。

    她打圆场便打圆场,只说大厨房有这东西就是,可她原话却是:姜黄调味,治病,还能解酒,大厨房常备,许是哪天商巧巧去提饭沾到裙角,回来未注意染到了床脚上。

    姜黄辛辣,调味驱寒,所有人都知道,她还提到了解酒……莫非是故意提醒?

    卢栎想想,自己的确是思索案情时,想到了秋儿解酒的话,才对郭阳醉酒的疑点确定几分,请赵杼调查。

    赵杼正在跟着这条查当日之事,秋儿就死了……

    难道是因为多了这一句嘴?还是有其它的什么原因?

    两桩命案死亡原因一致,个中细节却不同,比如某一点……

    胳膊上一暖,卢栎倏的抬头,原来赵杼正拉着他往水盆方向走,“洗手。”

    卢栎垂头一看,身上罩衣已经取下,手套也已除去,他刚才走神,那这些……就是赵杼帮他做的了。

    “谢谢。”

    赵杼看着清水在卢栎修长白皙的指间流动,“你我之间,何必言谢?”若非要言谢,他希望是以别的方式……

    卢栎将手洗净,拿帕子擦拭,见赵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手,眸底还有深切火光明灭——立刻知道这流氓又想到别处了,踩住他的脚,咬牙切齿道,“王爷在想什么呢?嗯?”

    赵杼像没觉出疼来似的,垂眸一笑。

    他非但不退,还顺势凑到卢栎身边。

    卢栎一急,这还有人呢!

    岂知赵杼附到他耳边轻声道:“本案是连环案,还是别人故意布下的迷魂局……查下去就知道了。”

    竟是在安慰他。

    赵杼也有与他同样怀疑!

    卢栎回头看向死者秋儿裙角。

    两桩命案看似一样,死都都是年轻丫鬟,住一个房间,死因也完全相同,但是——商巧巧裙内有精斑,死前曾与人发生过关系,秋儿没有。

    因精斑无法检验,验商巧巧尸体时卢栎没有说,此次检验秋儿尸身,他也着重检查这一点,确定秋儿死前未受到性|侵。

    可方才现场虽不凌乱,秋儿衣衫却凌乱,腰带解开,衣领也褪到了肩下,让人一看就有这样猜想……

    为什么呢?

    是凶手强|奸未遂?还是故意做成这样引人误会?

    可商巧巧被强|暴一事,商敏敏没与外人说,他也没说,若是故意做成这样……这个凶手,没准还真是杀害商巧巧之人,而且,凶手还犯了错误。

    若秋儿之死是凶手试图制作另一具尸体引开视线,那就有意思了。

    他能想到,是因为精斑这一点,赵杼并不知道,为什么也怀疑了?

    看来比自己聪明的人还是很多……

    赵杼见卢栎盯着他看,拍了拍他脑门,“这么喜欢本王?”看的眼珠子都舍不得离开。

    卢栎:……

    接下来是调查取证时间,寿安伯府配合官府问下人们口供,最后一次见到死者是什么时候,最近死者有没有什么不对,夜里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尤其同屋之人,为什么秋儿未回房不上报等等。

    郭阳被派去配合官府做这些事,郭威则是陪着平王。赵杼不喜欢郭家人,但本案敏感,他也有些目的,便面色平肃的与郭威应酬。

    卢栎与沈万沙在一边小声讨论案情,时不时看郭威一眼。

    卢栎好奇郭威及其身边人,问沈万沙,沈万沙挠挠头,“我对寿安伯知道并不多,只知道他猛力缠着肃王,肃王不爱搭理,年深日久的,他性子就有些……阴。”

    沈万沙打了个比喻,不爱叫的狗咬人。郭威平时看着好说话,但你不能在他跟前随便说话,因为不定哪句话惹了他不高兴,他面上仍然笑呵呵,实际把你记心里了,等哪天你倒了大霉……就是他干的。

    沈万沙指着郭威身边书生气质的人,“那个人叫文长宇,是寿安伯幕僚,用的最顺手的狗,肚子里坏水可多。可是再得寿安伯心,文长宇日子也不好过,听说总是受罚……”

    ……

    这案子来的奇怪,处理起来需要时间,卢栎与赵杼很晚才回去睡。便是如此,下人们的口供也还没问完。

    卢栎不让赵杼作怪,一夜养精蓄锐,很早就起床,准备往寿安伯赶,谁知寿安伯府率先往园子递了信,凶手自守了……

    说是杀了人心虚,知道早晚有一刻问到他头上,不如就自己招了。

    卢栎严肃的看向赵杼,“你觉得呢?”

    “这案子……一波三折,很有趣。”赵杼唇角讽刺的扬了扬,站起来拿过一旁搭着的披风,给卢栎披上,“我们过去吧。”

    卢栎脸色一黑,“这马上都夏天了,你还让我披披风?”生怕热不着是吗!

    赵杼面色不变,动作不改,“今日有雨。”

    卢栎看看窗外,阳光虽然没那么灿烂,但也不至于要下雨吧……可赵杼非常坚持,他只好说先让下人们拿着,一会儿若是下雨降温,他就披上。

    赵杼这才满意。

    ……

    到了寿安伯府,卢栎发现,这个自守的人他也认识,正是寿安伯外院管家李正真。

    李正真与初见那日相比,神色有些萎靡,好像还喝了酒,身上酒气很重。他说商巧巧与秋儿都是他杀的,动机么,是因为她们对之前在府里的丫鬟小玉不好。

    他说自己年逾四十,早年丧妻,有意续弦,就看上了外院伺候的丫鬟小玉,可小玉被商巧巧带头排挤欺负,伤心离开,他身契在主家不能随意离开,心上人走了,他心内愤愤,遂起了杀心。

    烧红铁钉自鼻孔刺入之法是他想出来的,因为这样杀人无声无息,查不出来。他是外院大管家,要用个什么地方,叫个什么丫鬟,别人也管不着,所以有时间也有能力。

    他本来只想杀商巧巧这个欺负小玉最多的人,正好那天郭阳喝多了,他一时冒出主意,大着胆子嫁祸,本来觉得这事顺利了结,谁知秋儿怀疑他,还找到他对质,他无法,只得再杀一人。

    连杀二人,他觉得回不了头了,看看最近情势,再想想寿安伯府对他的恩,决定自守。

    李正真说完,郭威长长叹息,眸有愧色,“都是府里治下不严,出了这等事,让官府奔波,让平王受累……稍后我定上道折子,自陈罪状,请圣上降罪。”

    沈万沙很惊讶,“伯爷这就认了?”

    郭威目光微顿,“凶手已经自守招供——怎么,我不能认么?”

    沈万沙被他看的头顶发麻,下意识后退一步,“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觉得……太顺利了。”

    郭威勾唇一笑,“瞧沈少爷说的,顺利难道不好?你盼着万事不顺?”

    “不是,我不是——”沈万沙解释不出来,求救的看向卢栎。

    “伯爷误会了,沈少爷的意思是,万事顺利自然是好,但本案尚有疑问要解,结案需缓。”卢栎上前一步,眼梢微扬,目光清澈明亮,“凶手既然是李管家,想必对作案过程非常熟悉,解答疑问只是耽误一点点时间,还能让所有人心服口服,伯爷以为呢?”

    郭威看了眼赵杼,又偏头看向卢栎,目光很是亲切,“卢先生所言极是。请——”

    卢栎便不客气的走到李正真面前,问他,“你有没有强|暴死者商巧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