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69章 难解

第269章 难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上来就问如此劲爆的问题,现场所顿时一静。

    李正真也愣住,怔怔看着他,久久不语。

    卢栎紧紧盯着李正真,目光冷肃压迫十足,“你没有强|暴过死者商巧巧!”

    李正真眼神空茫,眼珠子似乎轻轻滑了一下,半晌才抖着唇,反问:“你怎么知道?”

    这就是承认了……

    房间里所有人表情都很惊讶。官府差吏与伯府下人眼睛瞪大,不敢明着兴奋,眸底暗有光芒闪烁;郭威神色一如既往镇定,交握置于小腹前的双手却紧了一下;他身边随侍吴勇冷哼一声似有鄙夷,幕僚文长宇细长眼梢抬起,第一次正眼看李正真;沈万沙下巴差点惊下来,眼睛睁的溜圆,一脸‘小伙伴怎么会知道这个’的不解……

    赵杼双手抱臂,目光迅速在房间里掠了一遍,唇角微微扬起,不知是看透了什么,还是单纯的嘲讽。

    “那死者秋儿呢?”卢栎目光片刻不离,声音紧逼,“你有没有强|暴过她!”

    “有——”李正真回完这个字,看到卢栎唇角似乎轻扬了一下……他瞳孔骤然一缩,马上吐出舌尖话头一转,“有想过,但没有成功。”

    卢栎看着李正真变化,心说不愧为一府总管,脑子到底好使。大约是猜到,或者担心自己能看出秋儿尸身到底有没有与人发生过关系,嘴里话头立刻转变方向……

    “是么?”

    李正真舔舔嘴唇,笑了,“确是如此。”

    卢栎知道此人现在很得意,但他遇到过不少聪明嫌疑人,倒也不会着急……因为谎言总是经不起事实推敲。

    他装做诱供被看穿失望苦笑了下,瞬间又端正表情,继续问,“你说你用烧红铁钉杀死秋儿,事前还欲施暴……秋儿肯定不会乖乖任你施为。”

    果然李正真状态更加放松,“是,她反抗的很激烈。”他手抵着下巴,音调缓慢上扬,“不过可惜,那厢房地处偏僻,我又发了话不准任何人靠近,所以她再怎么叫,都不会有人知道。”

    “哦,她反抗了。”

    “是。”

    “那为什么她脸上没有烧灼痕迹呢?”卢栎笑眯眯看着李正真,“你要往一个活人鼻子里插东西,人就乖乖任你插,坦然赴死?”

    尤其之前还发生过冲突。

    李正真脸上的笑瞬间收起,“因为我给她——”

    “李管家说话要小心哦,”卢栎好心提醒他,“秋儿尸身,我可是验过的。”他笑容特别真诚,建议好似发自内心。

    李正真神情一僵。

    对面这个仵作可不是省油的灯,一手鬼神之技几乎传遍了整人上京城,死人肚子他能剖,脑子他能开,什么难题都难不倒他,好像死者会直接与他说话,告诉他死亡过程一般……

    在这样的人面前撒谎就是找死。

    李正真不敢说喂了□□迷药这样的话,谨慎开口,“我打晕了她。”

    “哦?”卢栎继续笑眯眯,“李管家打了秋儿哪里?”

    “后颈。”

    “不对吧,”卢栎做回忆状,“死者后颈并没有青淤痕迹,李管家是不是记错了?”

    李正真目光不善的瞪着卢栎,牙齿咬的咯咯响,“我虽杀了人,却也非常年手染鲜血,当时心中紧张,手忙脚乱,难免忘记点什么……我不记得打到秋儿哪里,反应是把人打晕了!”

    李正真腰背挺直,胸中似乎鼓着气,准备与卢栎周旋到底,岂知卢栎竟然不问了!

    卢栎直接站起来走向平王,低声说了两句话,转身欲走!

    “商巧巧是我杀的,秋儿也是我杀的!”李正真心下有些急,竟喊出了声,“你若不信,只管看以后还会不会出现相同死者!”

    卢栎回头冲他微微一笑,并没说话,拉着沈万沙与赵杼一同往外走。

    见留不住,李正真眼珠子一转,狂笑出声,“你们不信正好,速速把我放了!当谁愿意做牢砍头,我还没活够呢!”

    ……

    沈万沙心里跟猫爪子挠似的,很多问题想问,也有很多担心,但察觉小伙伴神情很好,自信又悠然,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中……便按捺下好奇,看着卢栎与官府差吏交待事情,赵杼与寿安伯郭威寒喧告辞。

    直到上了赵杼准备的马车,周围还有平王暗卫随行时,沈万沙才问出口,“刚刚是怎么回事,李正真真不是凶手?万一他是,这么放掉岂不太可惜?”

    “怎么会放掉?”卢栎冷笑,“既是出来背锅的,就不会乱跑。”

    “真不是?”沈万沙眼睛睁的老大。

    卢栎伸手掀起车帘一角,看到外面略空的街道,缓缓倒退的树影,长长缓口气,“李正真绝非凶手。”

    见沈万沙好奇,卢栎问他,“你见过李正真两次,可还记得他身上特征?”

    沈万沙想了想,“这人身材普通,相貌普通,四十多岁的年纪,做寿安伯管家久了身上有股稳重精明劲,可若说有什么特征……大鼻子,鼻头很红?”

    卢栎微笑点头,目光鼓励,“还有呢?好好想想第一次看到他的印象。人们第一次看到某到个人时,总会观察的很仔细,只是后来这些信息没有用,便渐渐忘记了。”

    “还有啊……”沈万沙奋力回想,终于让他想出一点来,“手也特别大?”

    “少爷聪慧。”

    卢栎夸了沈万沙几句,开始解释,“肥大性酒糟鼻并不一定是酗酒者,但酗酒者大多都有这样的鼻子。尤其今日李正真身上酒味浓重,不管喝酒为了减压还是旁的,此人一定爱喝酒。”

    “爱喝酒的人手易抖,李正真手又特别大,抓住细长铁钉往人鼻子里插这样的事,对他来说应该不会像吃饭喝水那么简单,我若是他,不会想用此法杀人。”

    卢栎微笑着,“而且他口中小玉并不难查,适才我问过官差,寿安伯府下人口供里言,小玉此人相貌不佳,性格阴沉,李正真并未对她有过任何特殊表示,李正真可以解释说他只是暗恋,但可信度很低。小玉性格在寿安伯府极不讨喜,并非只有商巧巧秋儿不喜欢她,偶生口角,欺负她的旁人更多,为什么李正真不杀别人,只杀这二人?说不通。”

    赵杼亦肃言补充:“管家胆子再大,也是身契押在主家的下人,没有特殊重大原因,不会有那个胆子栽赃家主。”

    沈万沙深以为然。下人一生荣辱都在主子身上,如果没有找到一个新的铁打的靠山,便是爹娘被弄死,有胆子与主家作对的人都很少……李正真没有理由背主。

    “所以你们……都知道了?”沈万沙看看卢栎,又看看赵杼。

    卢栎看了赵杼一眼,“之前只是怀疑,后来便越来越确定。”

    赵杼没说话,只握住卢栎小手轻轻揉捏。

    沈万沙:……

    这随时闪瞎人的恩爱举动也是够了!

    “可是为什么死者乖乖任别人行凶呢?”沈万沙突然想到这个问题,“你验尸时说了,尸体身上并没有任何外伤。”

    “这个么——”卢栎看向赵杼。

    赵杼干脆的解释:“点穴。”

    沈万沙长长‘哦’了一声,这就说的通了……会武功就是好,什么事做起来都很方便呢!

    赵杼又道,“李正真不会武功。”这一点是他产生怀疑的关键。

    所以很显然,这李正真就是被推出来背锅的。沈万沙眨巴眨巴眼,“所以真正凶手,还是在寿安伯府?”

    卢栎眼梢抬起微微一笑,问赵杼,“看清楚了?”

    赵杼颌首,“看清楚了。”

    “是他?”

    “九成。”

    沈万沙又不明白了,“等等!你们俩在打什么哑谜?”

    “既然李正真是别人故意准备的凶手,那么他在与我对话时,真正凶手表情肯定很不寻常,”卢栎解释道,“我分不开身,便请赵杼代我观察。”

    赵杼看着卢栎,眸光隐有脉脉之意。

    沈万沙舌头差点打结,“你你你们什么时候说好的!”他在旁边一直没看到!卢栎连个眼色都没给赵杼使!

    “房间里都是聪明人,任何一个眼神交流都有可能暴露。”赵杼替卢栎解释,顺便鄙夷的看了沈万沙一眼。

    沈万沙:……和着就是他笨是吧!

    卢栎瞪了赵杼一眼,拍拍沈万沙肩膀,“眼神交流不方便,说话也不合适,所以我就悄悄给赵杼比了个手势。当时我左边没人,又背着光,所以没有人会注意到。”

    只有眼神随时都在他身上的赵杼……卢栎当时只是比了手势,比完也没有看赵杼,结果两个人真能这么默契,赵杼果然明了。

    笨笨的沈少爷看着又在默默对视,眉目传情的两人……忍下这口气,小拳头握到胸前,“所以凶手是谁,你们知道了?”

    “郭阳不是凶手。他可能当日借着酒意强|暴了商巧巧,但他没有杀人。”

    “郭阳是世子,身边仆从众多,下人们没那个胆子嫁祸他,也没有实力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所以下手之人,是能控制寿安伯府的人。”

    “谁的权利凌驾于郭阳之上?谁能把一切安排的滴水不漏?”

    卢栎与赵杼一人一句,沈万沙眼前豁然开朗,“寿安伯郭威!”

    卢栎缓缓点头。事情肯定有郭威参与,但具体动手杀人的是谁,现在还不能确定,证据太少。而且就算这人浮出水面,也可能会因护主将所有揽到自己身上,他们便制不了寿安伯郭威,动不了郭威——

    赵杼与皇上的‘引蛇出洞’计划便不能完成。

    所以这个案子,破解起来一点也不简单。

    “可是虎毒不食子……”得出这样结论少爷后背有些发寒,灿烂的四月阳光也不能让他温暖,“郭威为什么要设计亲子?”

    卢栎眸光微敛,“大约是杀人时出了什么意外。”而这个意外,对寿安伯来说很重要。

    沈万沙回想前事,“对……郭威要真想杀儿子,也不会补救的那么快又及时,现在还干脆让人出来顶锅。”

    又是派人引导舆论方向干扰商敏敏当街告状,又是偷走商巧巧尸体让卢栎不能检验,又是严令家中下人口风一致……若非卢栎懂得剖尸检验,找出关键证据,郭阳明了自己被冤枉激动之下说了挺多实话,大约李正真这招还用不上。

    不对,等等,沈万沙小眉毛皱着,“他们敢把尸体再抛出来,是认定小栎子你验不出来死因吧,外面传的再厉害,也只是传你会剖胸腹,没有说你会开颅……莫非此事针对你才——”

    “你想多了,”卢栎拍拍沈万沙的肩,“确定我验不到有可能,但此案应是巧合,并非针对我。”

    赵杼猛然想起之前郭威曾针对卢栎有暗杀计划,眉头猛的一皱,沈万沙的话也不无道理!

    卢栎感觉到他身体瞬间紧绷,隐隐有杀气溢出,不禁抚额,“怎么连你也……这个案子应该真不是。”

    “可是为什么是李正真?”沈万沙好奇,“怎么说他也是个管家,用的上,随便找个阿猫阿狗来顶罪不是更方便?”

    卢栎摇头,“身份太低不行,显的太假。”纵使这样他们都看破了,随便叫个下人,别人更是一眼能看穿。

    ……

    马蹄嗒嗒声中,马车已慢悠悠驶入园子。

    春花争芳斗艳,阳光泄了一地,石径路上光影斑驳。

    大白疯跑着过来迎接他们,蹦跳着叫的非常欢实。

    沈万沙细细回想整个案子,还是有不理解的地方,喝过胡薇薇上的茶,开口问道:“商巧巧死了,多给些银钱,做足低姿态,商敏敏未必一定要告状,寿安伯府不会连这个都想不到?”

    想的到还做,就是故意了。

    “而且他们有方法让商巧巧尸体消失,为什么一定要再将尸体抛出来?”没理由啊。

    卢栎头微仰,脸承着阳光,眼睛微微眯起,“一是认定我验不出来,二是认为可以转移视线精力洗脱郭阳嫌疑,三么,该是有别的目的……”

    “什么目的?”沈万沙想不出来。

    卢栎叹气,“商巧巧大概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或者偷偷藏了不该藏的东西。

    商敏敏曾提过,某夜家中被翻……

    沈万沙几乎是瞬间想到了贪银案,看向赵杼,“莫不是贪银案里重要证据被商巧巧看到了,所以郭家要杀人灭口?”贪银案铺的有多广,涉案金额有多大,平王最清楚。

    “有这个可能。”赵杼给卢栎续了杯茶。

    “这样东西被商巧巧看到,偏偏她看到东西就消失了,郭家想把东西找出来,又不想商巧巧乱说坏事……”沈万沙眼神清澈神情灵动,猛的拳捶掌心,“这样就合理了!”

    杀商巧巧这天出了意外,比如情况突变无暇它顾,凶手任商巧巧躺在郭阳床上,而且没在计划时间内回来处理尸体。

    寿安伯府没给商敏敏太多银子,可能存着这样一种想法:商敏敏是商巧巧唯一亲人,商巧巧可能会把秘密告诉她,看她反应,郭家再准备相应对策。

    没想到这姑娘心气极高,不依不饶的非要告官。

    郭家可能随时在关注商巧巧,她当街拦卢栎求助,郭家就知道了,觉得棘手,立刻准备对策,毕竟郭威不能让儿子真折在里面。

    偷尸体还是心里有鬼,害怕卢栎高超验尸技术。可是想想这个杀人手法卢栎肯定验不出来,索性破坏尸体,让尸体更快腐烂外,重新抛出。

    如卢栎所言,这样一来就不会有人怀疑郭家偷尸体,帮郭阳洗脱嫌疑,也可以刺激商敏敏。商敏敏与姐姐感情极深,姐姐尸身一丢一返,心情起伏肯定很大。若她真知道那个秘密,就算初见商巧巧尸体时有意拿乔,欲擒故纵想涨价,姐姐尸身丢失再返回时肯定就不一样了。她一定会把东西找出来安慰姐姐死魂,或者激动之下用它做什么事。

    可惜没任何水花,商敏敏应该是真不知道这些……

    郭阳因商巧巧死因查出非常激动,为洗脱罪名说了实话,寿安伯府那套商巧巧人品不善,很早就拿着身契离开的话不能作数,赵杼与官府适时强势介入……

    如此查下去会越来越糟糕,寿安伯府便干脆再安排另一桩相同命案,找人出来顶罪,此事便能解决。

    这一环套一环,做局的人聪明谨慎,在局里的人被牵制配合,局面相当难解。若非有验尸水平高超,推案能力不俗的卢栎,对政局把控,权贵思路非常熟悉的赵杼……

    这案子最后一定会照寿安伯安排的方向走。

    沈万沙直直看着卢栎,眼睛似乎会发光,小伙伴太厉害了!他攥起小拳头,“那我们还坐着干什么,赶紧去把寿安伯抓起来啊!”

    赵杼冷嗤一声,没说话。

    沈万沙瞪过去,“干嘛!知道凶手了就应该去抓人么!”

    “可是咱们证据不足,”卢栎无奈,“一切都只是猜想,寿安伯要脱身太容易。”

    不能钉死寿安伯,抓了也没用。而且贪银案也不能明着用,一来寿安伯可能会把事情全部推给文长宇,因为所有事情都是文长宇经手,寿安伯要推不难;二来赵杼和皇上想用这条线钓鱼。

    沈万沙苦了小脸,“那可怎么办……”

    赵杼又冷嗤一声,一脸‘当我们跟你一样蠢’的鄙视。

    沈万沙冲他呲了呲了小白牙,见他看过来,立刻抱住卢栎胳膊:少爷才不怕你!

    “我们猜测需要验证,”卢栎拍了拍少爷的手权做安慰,“而且凶手想误导,咱们就可以利用。”

    沈万沙眨眨眼,“利用?”

    卢栎回以神秘微笑,“寿安伯府不是丢了东西?”

    “哦……”沈万沙又兴奋起来,冲着门外喊,“薇薇——快,叫商敏敏!”

    ……

    商敏敏很快过来,沈万沙弄明白卢栎打算,嫌别人慢,人连礼都没行,就直接发话:“免了免了,我问你,你姐姐可有非常好的朋友?”

    “家姐在伯府为婢,平日里难得出来,关系好的就是府里大厨房刘妈妈和丫鬟红秀……”

    “别提那个什么刘妈妈红秀,我们找上门去问你姐姐事时,这两个那嘴脸……啧啧。”少爷神情间颇为鄙夷。

    商敏敏脸有些红,“可是那是迫于主家威压……”

    “若是真朋友,定不会那样!”沈万沙摆摆手,“不提她们,还有别人么?”

    商敏敏细细想了一阵,摇摇头,“没有了。姐姐与我提的最多的,就是她们。”

    沈万沙没话了,瞪着眼睛扁着嘴,非常失望。

    “信任的人也可以。”卢栎放下茶盅,眸内似盛着一汪深幽湖水,清润非常,“平日少有见面,但只要相见,就会很亲近,互相之前非常信任。”

    商敏敏眉心微蹙,“倒是有一个……”

    “说与我听。”

    ……

    再之后,卢栎又道,“如今你姐姐案子遇阻,我需要你帮点忙,可以么?”

    商敏敏贝齿咬唇,眼神坚定,“只要能惩治凶手,让姐姐瞑目,我做什么都可以!”

    “事情也不难,需要如此……”卢栎面带微笑,把计划与商敏敏仔细交待一遍。

    商敏敏听完,眼神更加坚定,“先生就瞧好吧,敏敏一定能做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