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3章 迷茫

第273章 迷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商巧巧命案虽破,谜团却一点没少。

    贪银案本身涉及面就大,若再与藏宝图挂上关系……这事就更大了,幕后之人所图非小,没准还真会应了太嘉帝担忧。

    卢栎思考方向是扳指人,扳指人有多大势力他不清楚,但对方对藏宝图的热切渴盼他感觉的出来,此人心机深沉,性子极稳,除却藏宝图,能引起他兴趣的不多。他不会轻易露面,一旦现身……很可能是为了藏宝图。

    不管贪银案幕后主使是谁,左不过是朝廷命官,手握权柄,这样的人若只谋财还算罢了,若人心不足养出更大欲|望,与异族人勾结,剑指藏宝,起了谋朝篡位的心思……也不算新鲜。

    如此的话,他们面临的局面会更加紧张。

    赵杼想的是赤炎堂。赤炎堂在北边发迹,辽,西夏,回鹘地界常见。这个组织成员全部是异族人,且相当不驯,非任一国家从属,能壮大到那般程度已是奇迹,现在又想将手伸进大夏……他绝不允许!

    他可还是记得,赤炎堂的人曾夜袭过卢栎,新仇旧恨加一起,赵杼心内冷笑,他要不把这伙人收拾了,他就不姓赵!

    赤炎堂目标应该也是藏宝图,但他们是单干,与异族藏宝联盟合作还是从属,亦或是与旁人勾结就不清楚了。赵杼决定上个秘折,将事情分说清楚,并且申请从边关调一队精卫过来。

    这里头水太深,他虽自信,却也不能轻敌……

    二人思考方向不同,最后却殊途同归,这件事,必须得重视!

    ……

    吴勇胸前冷箭中的太凑巧,赌坊里人人可疑,偏偏不能确定凶手。赵杼只得命令监视控制所有人,看能不能找出线索。

    可第三□□堂就出了件事。早朝之上,老御史聂烨学上本参寿安伯贪赃枉法,上不沐君恩,下不体民情,借身份之便,串连起庞大贪银组织,其心可诛!

    他有此行,皆因家中仆下出门采办,忙碌一天,把东西置备齐,回家一一清点,发现多了一个檀木盒子。因需采办的东西很多,仆从一整天都在忙,跑的铺子不知凡几,檀木盒子不是他买的他认的出来,可什么时候到车上的,却是丝毫不知。

    因盒子做工精致用料上乘,仆从不敢拿主意,送到了大管家处。大管家思量盒子不确定何时何地出现,想归还都找不到失主,索性打开看看是什么东西,若能找出主人线索最好不过……谁知里面装的是了不得的东西!

    寿安伯秘信,帐册,小印……内里涉及官员之多,金额之大令人发指!

    聂烨学当了一辈子御史,家中风气最是清明,大管家把东西呈到老御史书房,老御史立刻炸了,马上着手写奏折,第二日早朝就把郭威参了!

    如此,贪银案暴露。

    赵杼一看就明白了,幕后之人即已自己把东西放出来,他再藏着掖着也没用了,立刻大刀阔斧的行动。

    他与太嘉帝之前准备那么久,就是担心事情突然发出来,引起朝局动荡,现在有太嘉帝把着,他盯着,虽然事发突然,一切也还算顺利。

    当太嘉帝在龙椅上说出‘此事,朕早已知情’,并将下层官员已清洗换血,平稳过度的事说一说,再来一番悲壮又热血的演说,哄得朝臣们嗷嗷叫,大呼大夏万岁,皇上万岁,发誓必要肝脑涂地,一辈子忠君爱国,为大夏社稷奉献终身之时……赵杼很想看看幕后之人的精彩表情。

    这个人一定想不到,他们提前很久就做出了应对。他还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事挑大,乱局里好谋些什么,其实只要他慢一步,他们就能抓到他!

    抓不到人,赵杼觉得有点可惜,却不气馁,因为……总会抓到!

    既然太嘉帝对贪银案样样熟悉,罪证什么的都是现成,办起寿安伯郭威自然也无比迅速。

    御赐爵位收回,府宅收回,郭威一家贬为庶民。因其家财都是贪墨而来,遂也抄了充进国库。郭威赐死,其子郭阳查明与贪银案无关,倒是不用死,家中子女,女眷查明不知情的,也悉数放过……

    太嘉帝一系列命令发下去,不诛族,只办涉案人的精神又引起朝臣称颂:好皇帝啊!太仁慈了!臣等何其有幸,能摊上这么个贤德君主!

    ……

    赵杼很满意这样的效果,一边脑补幕后黑手吐血的欢乐画面,一边审人。

    郭威是赐死了,但不是立刻就要死,得准备准备做典型,当着全城百姓砍头,在此之前,赵杼希望能问出些东西。还有寿安伯府一干属下,比如叫文长宇的幕僚,也是重中之重,必得好好审审……

    可惜问到的东西不多。也不知道那幕后之人是怎么掌握他们的,一张张嘴都闭的死紧,赵杼又不能随便上大刑,真把人弄死了,怎么当着全城人砍?

    ……

    这天赵杼在路上偶遇肃王,肃王依旧是那个清贵严肃模样。

    赵杼心有所感,过去打了个招呼,简单几句话,就把话头引到贪银案上,“肃王叔怎么看?”

    肃王王爵品级虽与赵杼一样,两人却不是一辈人,肃王今年五十有一,与赵杼爹老平王,太嘉帝爹先帝是堂兄弟。肃王听赵杼此问,眼珠子下移,凤目凌利透着鄙夷,“这等国之蛀虫,万死不能消其罪!”

    “可郭威生母与肃王婶是姐妹……”赵杼有意试探。

    听得此话,肃王看向他的目光也不善起来,“事关重大,岂可徇私!寿安伯府抄家那日,金玉银两三十车都拉不完,比国库都盛,此等大罪,岂能儿戏!”

    抄家那日,赵杼冷眼看着,抄出财物数量之巨,虽不是贪银案所有涉案金额,也有十之七八。想来为摘开自己,幕后之人付出很多……应是把数量众大的金银放在了寿安伯府,不可谓不聪明。

    可幕后之人既然设这么大局谋财,应该是极爱财,爱财之人放弃这么多金银……此人不但聪明,还心狠。野心强有欲|望的聪明人难对付;能控制自己欲|望,心还狠的聪明人……更难对付。

    赵杼心底隐隐有些嗜血兴奋,他最爱干的,就是掀翻能力不错的人!

    肃王见他不说话,嘴唇紧抿,“再者,本王一直同郭威不睦,他的手段,也太俗媚了些。”

    的确,满上京城都知道,郭威年轻时起,就想巴上肃王,可肃王一直没理过,任他‘姨夫’叫的多亲切,肃王府大门都不为他敞开……

    赵杼眉梢微扬,话说的很慢,“肃王叔一向威严正真,风骨得人夸耀。”

    肃王微微颌首,“此事重大,你且去忙,等空下来,到本王府中喝茶。”

    赵杼垂眸答应,两人就此作别。

    往家走时,赵杼心思满腹,脑子里不知来回想了多少东西,竟又给他发现一件事,提供商巧巧尸体加快腐烂方法,引导府衙仵作说出‘可能是睡觉不慎被压死’结论的,是谁?

    对死者知道这么多,会不会也是做这一行的?

    想的更多一点,会不会影响到卢栎?

    赵杼一边催马前行,一边心里想着,得让下面查查这件事,若是巧合便罢,若是有人作怪……直接处理了!

    ……

    沈万沙最近心情很好,因为又一桩案子破啦!

    因为最初商敏敏认错人,把他当成卢栎抱了好一会儿腿,他总觉得这案子跟他关系更近一点,干脆问过商敏敏意思,把商敏敏周欣两个小姑娘安排到自家绣庄做事。

    两个小姑娘年纪尚轻,手巧眼利,也不失聪明,正是学习的好时候,跟着绣娘们学学手艺,将来养活自己不成问题。

    因上次拉着卢栎去玩的事赵杼一点没生气,他胆子变的更大,拉着卢栎又玩了两回。摘星那厮一直不见踪影,连端午节都不出来,他乐的清闲,差点玩疯了……

    这天,回鹘公主遣人给他送信。

    四月底,异族使团们陆续离开大夏,回鹘公主却因为生病耽误了。春夏之交风寒难愈,回鹘公主断断续续,病了整整一个月。此次送信给沈万沙,是告诉他她大好了,准备随使团一起离开大夏,可走之前,想见见他,说他让她感受到了大夏的温暖,怎么也得道个别。

    沈万沙痛快应了。

    他与送信的小厮说:“你回去同你们公主说,我这收拾收拾,换了衣服就去看她。”

    小厮答应一声就速速转身回去送信了。

    沈万沙收拾出一堆礼物,换一身薄金织缎衣裳,坐上置了冰盆的马车,这才往鸿胪馆走。

    他可是记得,回鹘公主没看上他,看上什么墨脱王子了,那墨脱王子风评颇为不佳……如今公主要走,本着道义,他准备最后提醒一次,年纪轻轻的,别被美色晃花了眼,男人心和长相可是不一样的!

    ……

    将近六月,天气热的不行,连风都带着热气,尽管车内有冰盆,闷着也是不舒服,沈万沙手里洒金扇子摇个不停。

    鸿胪馆与之前一样,布局沉稳,风格严肃大气。异族使者案里烧坏的小楼已经重建,顶上用了五彩琉璃瓦,阳光下折射着漂亮光芒,很是亮眼。

    因为异族人走的差不多,馆里工作人员事务也相应减轻,偌大地方显的有些冷清。沈万沙走了一路,除了值守守卫,半个人影也没见着。

    刚刚走到一处院落门口,就见之前传信小厮翘首盼望,看到他,赶忙颠颠过来引路,“公主已等候少爷多时。”

    沈万沙甩了个银锞子过来,“这大热天的,劳你久候了。”

    小厮笑接住银锞子,笑眯眯擦了把汗,“不碍的不碍的,少爷这边请——”

    走上九曲回廊,头顶有屋檐遮着,立刻凉快很多。沈万沙爽快的整整衣襟,想着要怎么劝回鹘公主才能听进去……

    待拐过几道弯,远远看到红柱六角飞亭,一白衣胜雪背影影影绰绰出现时,小厮停住了,“小的只能送您到这,这前头……”

    “我自己过去。”沈万沙再次整整衣襟,小脸绷的紧紧,尽量摆出严肃姿态。

    气势之事,再而衰,三而竭,少爷准备先发制人,不让回鹘公主说话,当头大喝一番,公主能听就听,不听么……反正他也已尽最大努力。

    小拳头握到胸前给自己打打气,沈万沙长长呼口气,往前迈步。

    小亭子并不远,沈万沙踏着青石小径,一边朝白衣背影走,心内一边感叹。回鹘公主相貌漂亮,乌发烟眉,一双大眼睛好像会说话,脸跟瓷娃娃似的,没想到背影也这么好看。

    白衣太过宽大,看不出腰身,可她坐姿非常端正,肩膀舒展,肌肉却不紧绷,恣意又闲适,隐隐带着一抹独特的风流韵味……仿佛生下来就是如此,天生一副好仪态,让人看着就舒服。

    就是可惜没有看到美人雪白后颈。

    许是为了与宽大衣服搭配,公主今日一头乌发如瀑布般披散,飘逸是飘逸了,好看也是好看的,就是把漂亮颈子遮的严严实实。

    漂亮又不轻浮,有韵味亦知礼节,这姑娘多好!

    就算看不上自己,也别胡乱配人嘛!

    沈万沙想起来就气,大踏步走过去,不等走到背影面前,嘴里的话已经蹦了出来,“那墨脱王子不是好人,左拥右抱游戏花丛,伤尽姑娘心,你可不能被他给骗了!”

    “他也就一张脸生的好看,其实人品烂的不行,珠胎暗结踏月偷香,什么事他都干出来,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若同他好,今日他情话侬侬,明日就能弃你而去,绝非良人!”

    “纵使你看不上我——”

    沈万沙一边说话,一边大步走到人前,说到这里时正好看清楚面前人,话音一顿,眼睛骤然睁的老大,“摘星?怎么是你!”

    不是回鹘公主么?怎么变成摘星了?摘星是回鹘公主?不,不可能,摘星才没回鹘公主那么好看呢!

    少爷脑子糊掉,不理解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赫连羽桃花眼微眯,缓缓站了起来。

    亭子很小,他坐着着还不显,站起来压迫气势十足,缓缓一步步走向沈万沙,整个人似乎带着煞气,“不是好人?游戏花丛?人品很烂?”

    沈万沙吞口口水,下意识有些害怕,摘星这是……生气了?

    他扁扁嘴,“我又没说你……”

    “绝非良人……所以你是良人?”赫连羽挑起沈万沙下巴,“你还想着回鹘公主?嗯?”

    他浅色瞳眸映着斑驳阳光,却一点也不觉得温暖,反而冷漠疏离,让人遍体生寒。沈万沙第一次发现,摘星生起气来……好像很可怕?

    “没有……”他都答应要好好考虑与摘星在一起的事,没有结果前,怎么会脚踏两条船?

    沈万沙猜摘星大约是误会了,但话说开就好,不是什么大事,谁知道摘星根本不听他解释,紧紧箍住他的腰,就是暴风骤雨一通亲!

    赫连羽这次亲吻的非常用力,好似要把沈万沙揉到骨头里,紧紧扣住他后脑,迫他与他唇舌交缠。

    这个火辣湿吻对沈万沙来说太震撼太刺激,下巴酸了脸憋红了,莫名情绪冲刷全身,腿发软心跳加快,战栗感觉从心尖背后开始,瞬间蔓延整个身体。

    很奇怪的感觉,不是不舒服,也不是很舒服……而且呼吸不过来!

    可任他怎么挣,这人人都不放开,他感觉自己就像濒死的鱼,捏在人家手心!

    直到‘啪’的一声,瓷器落地摔碎的声响传来,伴着回鹘公主惊呼,“墨脱王子——沈少爷——你们……在做什么?”

    赫连羽放开沈万沙的唇,搂住他腰的手却没放,声音非常冷漠,“如你所见。”

    沈万沙有点懵。

    沈少爷他知道,这是在叫他,可是脱王子是什么鬼!

    如你所见——又是什么意思!

    在回鹘公主震惊目光里,沈万沙歪着头眼神迷茫,没想通;等回鹘公主捂了脸哭着转身跑开时,他终于明白了!

    莫非摘星这厮是墨脱王子!

    少爷目光立刻变的不善,“你是墨脱王子?”

    事情到现在,也没什么好瞒的了,赫连羽眼梢微垂,声音很轻,“我名赫连羽。”

    “赫连羽……”沈万沙猛的推开他,挥着小拳头十分气愤,“原来我竟连你真名都不知道!”

    赫连羽叹息一声,长手一伸,将沈万沙拎到怀里抱住,“一直没机会说……”

    沈万沙奋力挣扎,“可你都同我求亲了还不说!”一点也不真心!

    “我不敢说……害怕失去你。”赫连羽死死抱住沈万沙,“踏月偷香只为你,情话侬侬只对你,喜欢的也只是你……明明你这么小又没有武功,我为什么那么害怕……自己都不知道。”

    他再一次挑起沈万沙下巴,深深看着他的眼睛,“我只知道……我渴你的紧。”

    再一次,他深深吻住沈万沙。

    ……

    沈万沙被他彻底亲晕了,脑子乱成一团麻,根本不会思考了。一吻毕,他小脸红红的眼睛水水的,迷茫的看看四周,那小厮明明说这里坐的是回鹘公主……

    赫连羽看出他在想什么,摸摸他的头,“我路过此处,回鹘公主说在等人,我却不知道她等的是你。既然碰上了,我准备同她说清楚,我不希望她纠缠你,我也不喜欢她。话头未起,她去准备茶点,你就在这当口撞了来。”

    “骂我骂的倒欢,怎么,这么讨厌我?”赫连羽长手在沈万沙脸上流连,一点也不想离开。

    沈万沙好像听不明白赫连羽的话,用力眨眼也没能回神,索性两只手‘啪’的一声,拍上自己的脸。

    赫连羽被这清脆声响吓着了,赶紧拉开他的手,“干什么打自己!”看着小脸上泛起的粉色,他心疼的不行,“疼不疼?”

    是有些疼,但疼一疼很好,沈万沙终于回过神来了。

    他恶狠狠推开赫连羽,“我很生气!”

    赫连羽无奈的笑,“我知道。”

    沈万沙小拳头紧握,想着生气时一般做什么?打架?他打不过赫连羽,不行;吵架?万一再被亲怎么办!

    少爷跺跺脚,决定了,跑!

    他一边跑,一边恶狠狠瞪赫连羽,“你不许追来!追上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说到做到!”

    赫连羽往前走的脚尖猛然顿住,“可是——”

    “反正你不准追过来!”沈万沙鼓着小脸,跑几步回头瞪瞪他,跑几步再回头瞪瞪他,见他没追上来,才长呼一口气,迅速离开了。

    赫连羽知道沈万沙可能需要时间想想,在沈万沙身影消失后,他远远坠上去,见下人们还算仔细,沈万沙一路安全跑到卢栎住处,这才放了心。

    ……

    的确,沈万沙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卢栎,这种时刻他需要小伙伴的头脑,替他理一理这是怎么回事!赫连羽到底在玩什么花样,对他是真是假,求亲是出于真心还是想闹着玩,这件事以后要怎么办……

    可他万万没想到,卢栎没在园子里!

    沈万沙拽住下人,小脸非常严肃,“小栎子呢?”

    下人也一脸愁苦,“说是被继太妃请去了……第一次见婆婆,相处不好怎么办?”

    “什么?小栎子去平王府了?”沈万沙注意力立刻被转移,“平王今日不是要进宫伴驾么!”

    “就是因为王爷没跟着,咱们才担心……”

    沈万沙火气立刻就上来了,“趁平王不在时见小栎子,那老婆子存的什么心!”

    不行,他得去保护小栎子!

    少爷立刻精神头上来,撸起袖子,调头就往外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