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4章 宅斗

第274章 宅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其实一点也不想去平王府。倒不是害怕,是觉得麻烦。

    到上京城足有半年,卢栎了解到的各种信息都表达了同样的意思:赵杼那个继母是个特别能宅斗的。宅斗,顾名思义,不管这妇人是聪明是蠢,是心机深还是瞎闹腾,她的生活大概就围绕着一个斗字,还是在方寸内宅。

    俗话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住流,不管什么时候,人大都是不满足的,会眼睛放在高处,希望能过的更好。继太妃以前过什么日子卢栎不知道,但现在她一个寡妇,有个承了王爵的厉害继子,再对比自己那个看起来差太多的儿子……想为亲子多谋划些东西很正常。

    她一介妇人,不能做官不能朝斗,外面能做的事太少,可不就全副心思都用了宅斗上?

    擅宅斗人的一般心思都很敏感,想的多想的深,你随便一句话,人就有千八百种解读,人家一句话,又藏了诸多隐含意思……卢栎也不是不能应付,就是全副心神应对这个事,太累。

    有这工夫,他还不如多读两本书呢!

    若他是在嫡母手下讨生活的庶子,或力量弱小,非要靠着人来蓄势,没办法,觉得麻烦也得做。可现在一,他还没与赵杼成亲,正是自由的时候;二,赵杼承了平王爵,御前得宠,手握重权,按照礼法,让继弟带着继母离开王府单过别人也说不出什么;三,赵杼没有姐妹可能会受到挟制影响……

    卢栎就不理解了,继太妃折腾个什么劲?这种情况,不应该好好关爱赵杼,大家和和气气过日子,方才双赢么?与自己的相处模式,更应该是眼不见心不烦,大家你别惹我,我也不惹你,淡着处,平安最好。

    可这继太妃一直在折腾……

    卢栎有现报。

    百宝楼现在主要业务是拍卖宝贝,之前可是做消息买卖的,门路不要太熟。赵杼觉得家里那些事烦,他又压得住控制的了,便没有与卢栎讲。钱坤和胡薇薇却不放心,随时注意着主子的生活环境呢!

    他们三五不时就往卢栎跟前报一报。

    有积年往事,比如继太妃看着温良恭雅,实际特别会哄人,哄的老平王只喜欢小儿子不喜欢嫡长子,连家中小妾死绝了都没注意;比如心思狠毒,赵杼才十一岁,她就把各种妖精似的姑娘往他房里放,试图勾坏他;比如曾手伸的特别长,买通边关赵杼亲卫,想在打仗时给他背后放冷箭弄死……平时进宫在各样人物面前不动声色上眼药都算小事了。

    有近来发生的,比如明明知道赵杼婚约,还假装关心他无后,进宫苦求,道不好说前头那位坏话,可爷们儿生出来是要延续香火子嗣的,男妻什么的她不提,只求好歹容她给赵杼挑个姑娘;给赵杼挑姑娘找处处矮一头的,给赵析看媳妇就得名门世家,最好是嫡枝嫡长女,末了还抹眼泪:我也想给杼儿找个好的,可谁家愿意把掌上明珠给个有男妻的做妾?

    她还非常积极参与各种宴会,说大约享不了媳妇福,索性自己多担一点,撑着这个家。儿媳妇到上京没看过她一回,她也表示不介意,只是两个孩子感情好就行,男孩儿与姑娘家不一样,志在远方,本事大,不喜欢到后宅伺候婆婆很正常,虽然她这个婆婆尽心尽力替他们打算良多……

    至于赵析,更是跟紧继太妃脚步,看似斯文有礼,试图给自己竖立温良恭俭让的好形象,实则上蹿下跳,一肚子心思就差说出嘴了。

    ……

    诸如种种,卢栎一点也不相信继太妃为赵杼着想,希望他麻烦想看热闹的心思恐怕更大。

    赵杼越闹笑话,她这个继母就越能表现的知礼大气,还能顺便捞好处。没准哪天赵杼作大死,她再一推手,皇上斥责夺爵把平王让她儿子袭了呢?

    胡薇薇说时非常气愤:“这还没见面,她就明里暗里骂主子,指主子勾引男人,狐媚,不孝……又不是正经婆婆,脸是有多大!”

    综上所述,卢栎真是一点也不想见这个继太妃。继太妃明摆着不喜欢他,他也没那个时间与她玩宅斗,他很忙,手里一堆案子,真是没空闲。

    再者,他一个男人,有自己确立的事业方向,有为之奋斗的目标,对掰扯生活中鸡毛蒜皮言语得失,耍心机算计这个算计那个……实在没兴趣。

    寿安伯府案后,一堆新疑问出现,偏偏线索遍寻不到,他着急又上火,正好碰到季节交替,又小病了一场。病好后也没闲着,一边继续与赵杼跟踪后续消息,一边与瞿家加强来往。

    因江湖人温家堡一事,他总觉得他娘苗红笑之死可能也与藏宝图有关,瞿家知道的不算多,但好歹有些线索,他希望能找到苗红笑最后呆过的地方,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瞿家觉得只靠自己结果可能不准确,提醒道,苗红笑有两个极为亲近的闺中密友,一为怀夫人兰馨,一为武安候崔洛夫人张三娘,苗红笑死前给兰馨写过信,可她近上京时,好像见过张三娘!

    怀夫人卢栎见过,张三娘这个名字他也听说过,可忙里出乱,他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赶紧匆匆准备拜访,可惜张三娘出京祭祖了,没有见到……

    苗红笑是个极聪明的人,但凡有布置,就不会留后门让人找出破绽,就算有瞿家人帮助,确定地点也很艰难。卢栎最终圈出三个地点,可到现在为止,只去了一处,结果还很失望。

    所以他很忙,非常忙,恨不得一天能有二十四个时辰,好让他做些事!

    ……

    这日,赵杼被皇上召进宫,卢栎忙碌数日,被看不过去的胡薇薇劝着上街走走,说再健康的人,日日关在屋子里,迟早也会闷出病来。

    卢栎也知道过犹不及,事缓则圆的道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应当珍惜,便慢悠悠的由胡薇薇陪着逛街。

    说在他在逛,其实是在看胡薇薇兴致盎然的狂买东西。他也想着要不要找沈万沙,可下人回话说,沈万沙去鸿胪馆找回鹘公主了……

    继太妃的人就是在这个时候找上他的。

    当时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一个打扮清爽利落的妈妈并两个清秀小丫头直直往他身前一跪,“求您了,去王府看看吧!太妃一直惦念着您,您不去拜见也从来没二话,可如今您姨母行至府中,说近两年不见,特别想看看您,求您赏脸抬抬脚,好歹给太妃圆个脸面!”

    卢栎吓了好大一跳,这是找他的?

    他不认识,胡薇薇却是识得的。她嘴一撇美眸一眯,凑到卢栎耳畔小声说:“年纪大的是平王府继太妃的贴身妈妈,姓王,两个小的也是房里大丫鬟。”

    只是说话的工夫,已经有很多人被王妈妈过于激烈的动作语言惊住,围了过来。

    王妈妈连连冲着卢栎磕头,“求您了,太妃不敢对您不利的……老奴此行冒犯冲撞,稍后也会自行请罪打板子,只求您抬抬脚,过去看看!”

    卢栎差点拍手叫好,瞧人家这威胁本事,这在众人面前上眼药扮可怜的模样……卢栎若不被她跪的那个,估计也会为她鸣不平。

    什么样主子养什么样下人,只这一条,卢栎就对这位继太妃品性有了猜测。

    胡薇薇认真询问卢栎意思,“咱们是直接走,还是把她们揍一顿再走?”在她看来,主子是不可能去王府的,这口气也不能生受,吵回去,打回去她都有胜算,但得问清楚主子意思,是打残还是留口气?

    围观的人很多,身边窃窃私语也很多。卢栎破案久了,最不喜欢的事有一件:不希望自己私事成为他人谈资,尤其是被曲解的私事。

    虽然舆论可以引导,可以利用,可他还是不喜欢。这样就好像把自己放在台面上分解,让别人盯着琢磨,这是你的心,这是你的肺,你的心是这样的,肺是那样的……类似这种感觉。

    他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也很想知道冯氏到平王府做什么……遂他答应了。

    胡薇薇眼睛都睁圆了,十分震惊,“主主主子你要去?”声音都结巴了。

    卢栎微笑颌首,“嗯。”

    “可是王爷不在……”

    “什么事都靠他,他岂不累死?”卢栎笑眯眯看着胡薇薇,“还是到了平王府,你就护不了我了?”

    胡薇薇精致下巴高高抬起,“怎么可能!”

    “这不就得了。”

    卢栎一边说话,一边思索。赵杼再怎么着,也不会心情不好杀一介妇人泄愤,继太妃既然在那个位置,早晚他们得见面。不如借此机会正面与她交手一次,好让她知道忌讳,乖乖的别来惹他。

    可是怎么样才能一击致命?

    ……

    卢栎思考应对方法时,王妈妈还在一个劲磕头苦求,直到被身边的小丫鬟拉住。

    王妈妈一个凌厉眼神过去,小丫鬟抖了抖,还没来得及解释,胡薇薇说话了,“啧啧,这位妈妈入戏真深,我家主子都答应了,怎么您还跪着呢?”

    王妈妈微微怔住,看向身边小丫鬟:他真答应了?

    小丫鬟面色惨白的点点头。

    胡薇薇噗的笑出声,“这是早认定我家主子不会答应啊!”

    围观众人这下懂了,“原来是作戏啊!”

    “到底谁逼谁呢……”

    “贵圈真乱,我等平民真真不懂啊……”

    ……

    就这样,卢栎让随行下人把胡薇薇刚刚买的东西送回园子,他则带着胡薇薇一起,与王妈妈等人到了平王府。

    平王府建筑风格很是雄浑大气,卢栎也没被之前一出硌应的多难受,赏景的心情还是有的。一路走过中庭,卢栎总结,平王府真不错,很适合赵杼气质,他不住可惜了。

    “你你你你怎么是你!”

    卢栎被尖利呼喊声吸引,回头一看,锦衣高冠,白面红唇……还是个熟人!

    “赵析啊。”

    “你怎么知道我名字!”赵析十分警惕。

    卢栎微笑道:“因为我聪明啊。”

    所以不知道他是谁的人……就是傻了?

    赵析登时眼睛眯起,“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什么谦谦君子,温文知礼,不过是个牙尖嘴利爱欺负人的!

    卢栎不理他,越过他往里走。

    “不对——你怎么能来这里!”不过是哥哥养的小情,也敢大剌剌登门!

    卢栎懒的说话,胡薇薇笑眯眯冲赵析糙糙福了福身,“好教你知晓,我家主子姓卢名栎,生母苗氏与嫡王妃交好,两家立下婚约,以结两姓之好。”

    嫡王妃……婚约……

    赵析反应过来脸色煞白,颤抖的指着卢栎背影,“他他他是我哥的未婚夫?”那样子好像随时能撅过去。

    胡薇薇冲他嫣然一笑,“您可真聪明。”

    聪明……是笨吧!

    赵析气的跳了起来!

    卢栎与赵杼有婚约!是他未来大嫂!他不但不知道,不尊敬,还当街与沈万沙打赌,说最后与赵杼成亲的若是卢栎,他就带着母妃出府单过!

    这群人什么都知道,就是瞒着他,还耍着他玩!

    赵析气的脸色胀红,指甲狠狠掐入手心。今日听说赵杼男妻娘家来人讨论婚事,他想着过来看看笑话,谁知道竟发生这种事……不行,他一定不能让卢栎得逞!

    赵析冷静片刻,大步追着卢栎,走向正房。

    ……

    正厅里坐着的只有两个人,下首坐着的冯氏卢栎认识,上首坐着的,自然是那位闻名已久的继太妃了。

    继太妃长着一张略圆的脸,五官端正柔和,唇角天生上翘,双目莹莹有光,给人感觉是个性格温柔的美人。她身穿织锦祥云纹凤仙裙褂,挽高雅大方参鸾髻,累丝嵌宝石的整套头面,配上保养合宜的脸,整个人显的富贵又和气,一点也不像小肚鸡肠斤斤计较的人。

    她还保养的很好,鬓无白发,眼角只两道细纹,看起来像三十多岁的妇人。

    卢栎觉得他大概明白依这位太妃行事,仍然能混的很开的原因了。

    人们对长的漂亮的人总会有更多容忍,尤其太妃这种天生带着圆融喜气的,看到都觉得心里舒服。待相处日久,恐怕听到外面风言风语,也不会认为是她做的……

    “你就是卢栎?”继太妃仿佛非常惊喜,上上下下打量他,“是个整齐孩子,可惜杼儿一直藏着,就是不给我看。”

    冯氏细长眼梢睨了卢栎一眼,扶扶腕间赤金缠丝手镯,转向继太妃,面带微笑,“您可别夸他,他呀,淘气着呢!”

    这详和温柔的气氛……

    卢栎心内冷笑,拱手朝两位妇人行礼问好——怎么说人家也是长辈。

    他也不客气,当头就问:“太妃着下人当街拦我,添人笑资,不知道所为何事?”

    继太妃脸上的笑裂了。她私下打听过,这卢栎是个温和性子,也有些头脑,冯氏也说他是个好拿捏的,怎么兜头就是这话?

    冯氏也怔住,卢栎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大了?在家时不管下头怎么欺负,他都一言不发,直到实在受不了才反抗……眼下是怎么回事?明明这近两年的时间很乖,知道给家里写信,她说什么,他也都听着啊!

    继太妃不愧是经过大场面的,只顿了一下,脸色立刻严肃过来,冷冷看向身边下人,“怎么回事?”

    卢栎即与王妈妈几人一同过来,府里自然得了消息,跑腿的比卢栎快,一早把消息递了进来。这丫鬟朝继太妃如此这般说完,继太妃素手猛的一拍桌子,“这还得了!竟敢要胁主子?着人拉出去,杖毙!”

    卢栎心内发寒。胡薇薇说这王妈妈是继太妃贴身妈妈,就算不是心腹,也是平日里得用的人。卢栎不信王妈妈今日行动继太妃不知道,可继太妃命令下的如此干脆……可真不把别人当人。

    而且这样杖毙了,之后提起来,别人怪的大约不是继太妃,而是他这个挑事的人。

    可若他为王妈妈求情,估计王妈妈不但不会感激他,还会赞继太妃手段高,早就料到了结果!

    卢栎不想被算计,干脆决定不说话。

    可时间一点点过去,继妃冷着脸没说话,下人们已经开始行动。卢栎并非古人,继太妃真能狠心随意要人命,他却有些不忍心……不管别人该不该死,就算该死,也不应该这么死。

    他重重皱眉,终于感受到了宅斗的切肤之痛。

    “主子可是热了?”到底是胡薇薇聪明,趁着把扇子递过来的工夫,在他背上迅速写了几个字。

    卢栎一怔,给胡薇薇一个赞许眼神,重又稳重起来,“继太妃这是要杀人灭口?”

    继太妃的确是续弦,可她最讨厌别人管她叫继太妃!她强压着心内不爽,面染委屈之色,“此话何意?我不过是在整治冲撞于你的下人。”

    “我为仵作,旁的不精通,推案析事倒有几分心得。听闻继太妃聪颖和气,最是善良不过,特别会调|教人,”卢栎慢慢摆着扇子,眸内有暗色光芒流转,“王妈妈是你贴身妈妈,她几时吃喝你可能不知道,她故意当街拦我,意图给你我脸上抹黑,让平王府蒙羞,让平王没脸……这样行为,你会一点不知情?”

    “我——”

    卢栎阻了继太妃开口,“被我问到脸上,立刻下令杖毙,可是心虚?担心她说出不该说的?”

    “继太妃,天底下并非只你一个聪明人,今日之事就算传出去,街上百姓也是怀疑你的多,责我的少。你这套,行不通。”

    房间陡然安静。

    冯氏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尴尬的打圆场,“主子责下人有什么行不行得通的,就是心情不好要打死,旁人也没二话,卢栎你说话当心些!”

    继太妃笑了笑,手中帕子捏紧,眸内情绪翻涌,嘴里的话却是轻松,“你这孩子,想的也忒多,我如何会害你?不过是想让下人们瞧瞧清楚,以后别怠慢于你。罢罢,你即不高兴,我就饶了她们。来人——”

    这第一个回合,也不知道谁胜谁负,但卢栎却隐约明白了什么……

    内宅女人宅斗讲究方法,喜欢暗刀子捅人,还喜欢样样占大义,就算做了恶心事,也得说出漂亮理由,若事事挑明了……与她们平日行事方法不同,她们就会不习惯,不顺利,不高兴。

    比如大家都是说一句话拐三道弯,骂人都不带脏字的,偏偏对上个市井妇人,滚地上撒泼骂街,问候你几辈祖宗,试图与你祖宗们发生性|关系,一张嘴就是生|殖器官……继太妃这样的,怕是得疯。

    卢栎略略垂眸,脑中思绪翻腾。

    在这当口,赵析哈哈笑着,卷着风跑了进来,指着卢栎就嚷:“你得意什么!我刚刚问过了,你姨母是过来商量退亲的,她才不会让你与我哥成婚!”

    “哦?”卢栎眼梢微眯,看向冯氏,“是这样么,姨母?”

    冯氏被他这一眼看的发寒,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样凌利危险的眼神了!

    她想想自己那里的苗氏遗物,再想想卢栎往常的窝囊样子,心慢慢静下来,缓声道:“你不是一直不想承认这桩亲事?正好,平王爷尊贵无双,也不好放弃家族地位,血脉亲缘低就于你,我想了想,这亲,还是退了的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