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5章 大闹

第275章 大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亲,还是退了的好。”冯氏一番话说的可谓冠冕堂皇。

    卢栎自小养在刘家家,性子绵软又阴郁,小孩子少有能掩住心内想法的,冯氏看的清清楚楚,卢栎不愿意嫁与人男妻。不管这人是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自己身体形势又怎么弱,他还是有颗男儿骄傲心。

    继太妃的意思更明显,不管怎么着,不能让赵杼顺心。赵杼以前不想娶男妻,她就想方设法促成这桩亲事;赵杼现在看样子想要这男妻,她就偏偏要破坏。

    卢栎之于继太妃只是棋子,这棋子是不是有意见是不是有话要说,她一概不管,她对冯氏的要求只有一个:拿捏住卢栎。

    之前不提,只说现在,赵杼日日与卢栎一起,连王府都不回了,继太妃能力有限,插不进赵杼地盘,打听不出来这是赵杼本事还是做戏,但不管怎么着,赵杼目前意思是想结成这件事,她自然不允许。

    所以,便有了冯氏这样一番话。

    这亲是你卢栎自己不想结,平王身份尊贵干点什么不好要陪你堕落?便是你自己被富贵迷花了眼,也别拽上人家让人家推了大好前途陪你。但凡要点脸,此刻就不该就有二话。

    “也不知道你娘当初怎么想的,莫非是指腹为婚?姻亲大事,可不好这么儿戏。”冯氏看都不看卢栎一眼,浅浅叹息着,极为感恩的看向继太妃,“也是太妃心慈,真心替平王着想,不然哪能容我此言?平王府什么门户?家中样样事都有规矩,这事说出去怎么着都不好听。”

    继太妃笑意温切,“都是为孩子操心罢了……”

    二人气氛十分圆融。

    ……

    胡薇薇气的咬牙,这俩老娘儿们早说好了,故意演这出戏给她们瞧呢!她用力掐了下卢栎胳膊:主子你倒是说句话啊!

    卢栎受了这一掐,缓过神来。初次面对宅斗,两个妇人言语间机锋处处,他脑子反应慢了半拍……不过一张嘴,话倒说的还算犀利,“自古婚姻大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小辈冒昧,提醒继太妃一句,我爹姓卢,我娘姓苗。”

    胡薇薇差点抚掌跺脚大赞,着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冯氏算什么东西,不姓卢也不姓苗,卢栎的亲事哪有你说嘴的份!叫你一声姨母,你就真把自己当亲人了?

    卢栎这话话音并不重,却狠狠在踩冯氏的脸。而且他说话时看都不看冯氏一眼,很能表明态度。

    继太妃微微怔住。

    冯氏脸色就更黑了,卢栎竟敢反驳她!她知道,压迫久了会有反抗,比如卢栎出蜀前,就与她有些不对付,可他不敢与她翻脸,而且这件事,明明卢栎是不愿意的!

    不愧当家主母做了多年,冯氏帕子印印嘴角,很快镇定下来,“栎儿这是同我生分了。”

    “是出来近两年未见,生我气了,怨我不关心你?怪不得我到上京数日,你从来没看过我,我那下仆,经过你住处时也‘不小心’断了腿。”冯氏眉心微蹙,面有愁容,“可你娘临死前把你托付于我,我便得尽这份心力。你再怨我,我也要为你好,将你娘委托完成……”

    这又是在责他不敬长辈,礼数缺失,甚至拿他娘来压他。冯氏那里,有些苗红笑遗物,以往惯常用这招。

    可惜卢栎这次却不觉得是威胁了。认识瞿家人后,他就明白了苗红笑打算,这冯氏与苗红笑并不亲近,没准连面都没见过,是冯家欠了宗主令恩,不养他不行。世间惯有白眼狼,苗红笑那么聪明,怎么会想不到这种可能?万不会把重要物品交托于冯氏。

    既然这冯氏不但与他没有亲缘,还是个白眼狼,他就没任何心理负担了。苗红笑有东西在她那里,他去抢过来就是,就算不借用赵杼人手,他也有一堆手下呢。

    “瞧姨母这话说的,好像之前咱们多亲近似的。我连饭都没吃过你家几口,还差点命丧你手,你倒好意思提我娘托付?”

    冯氏这下真真愣住了,这卢栎跟谁学的,牙尖嘴利字字诛心!

    继太妃不满的看了冯氏一眼,以前以为这妇人有两分本事,却是她高看了。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牙齿还有碰到嘴唇的时候,些许矛盾,可不能如此记恨。”继太妃微笑着打圆场,把卢栎话里事关人命的大事归结于过日子的小矛盾,“你这孩子也是心急,你姨母确是提了退亲,但我还没有答应呀。”

    这话即缓和气氛,救了今日被她列在上宾位的冯氏,还点出卢栎行为不端。

    赵析一在边哈哈大笑,“脸皮真够厚,就这么想嫁给我哥哥啊!”

    卢栎眼睛凉凉眯起……

    不待他说话,继太妃拍打赵析两下,“怎么说话呢,那是你嫂子!”

    赵析乐完觉得不对,“不行!我哥不能娶他!”

    继太妃皱眉,“如何不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连我都不能说话呢,你还敢有意见?”

    胡薇薇戳了戳卢栎腰,靠过来小声说,“这是为主子你刚刚的话生气呢!”

    卢栎眸色微敛,心内冷笑,他听出来了,这位继太妃还真是见缝插针!

    “您怎么不能有意见!虽则大哥非您亲生,可您也是三书六礼聘过门的,大哥得唤您一声娘!”赵柏急的脖子都红了。

    继太妃‘悄悄’拿帕子抹了抹眼角,“话也不是说这么说的……”

    ……

    两母子演过一场人伦大戏,继太妃才长长叹口气,上上下下打量卢栎,“我虚长这些年纪,旁的不提,看人却是极准。你是个好孩子,又得杼儿爱重,我如何会愿意将你推出去?”

    胡薇薇撇嘴,明明是看退亲不成,怕闹起来吃亏才改了口,说这话是想糊弄谁?打量别人是瞎子傻子呢!

    “只是做长辈的,总希望孩子们将来无忧无虑,儿孙满堂。杼儿与你一起,我自是放心的,可你们若没个后……却也不好。我便想着,替杼儿聘你为正妻,你也大度些,容我给他找个姑娘做妾,留下一男半女,你们一块养,将来一块孝敬你们……”

    卢栎特别想呸一声。她给赵杼找姑娘,说的那么好心那么冠冕堂皇,但赵杼要真跟哪个姑娘好了,她一准回头来撺掇他,就算弄不死那个‘小贱人’,也不能让人生出儿子来!至于为什么么……

    赵杼若无后,这爵位最后还得落在赵析身上!

    现下这番动作,完全是想让他做坏人,好在外面营造他的不佳形象,赵杼的不佳形象,衬的她这个继太妃多好,人盘算的可深着呢!

    不得不说,卢栎非常入戏,已然明白宅斗世界里,曲折话语下全是精心算计……

    卢栎正思考下面的话怎么说合适,听听到一阵熟悉大喊,一个人影风风火火冲了过来,“呔!是谁想欺负我家小栎子!”

    沈万沙的亮相姿势非常奇特。

    他脑门上还渗着汗,卷着风跑进了正厅,站定后左腿弓右腿绷,左右画个半圆,右手伸成蛇头形晃了晃,这架式,特别像山寨版武功高手起手势!

    少爷黑亮眼睛里满是凌利怒气,姿势虽山寨,气势却非常足!

    “你怎么来了?”卢栎心疼小伙伴,试图过去揉头安抚,小胸脯起伏的那么剧烈,气都没喘匀呢,肯定很累!

    沈万沙瞪他,“你不准动!”他是来给小栎子撑腰的,可不能坏了气势!

    继太妃看着门口白着脸冲进来的丫鬟,非常不满。怎么也没个人通报,就让人给跑进来了!

    那丫鬟腿都软了,过来附到继太妃耳边回话时声音都是颤的。

    沈少爷他不讲理啊!他连问都不问,直接踹门就往里跑啊!下人们想拦,少爷立刻吩咐后面随从,他他他他们打人啊!

    按说平王府是王府,主子还是厉害平王,规矩大,不可能任人这么闯,可有暗卫们跟着卢栎,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沈万沙一路过来,下人们得暗卫们指令,根本不敢拦。有那忠心于继太妃的,倒是敢上前做样子拦上一拦,可武力值不够,拦不住啊!

    ……

    少爷就这么一路申通无阻的跑到了堂上。

    “是你吗!你欺负小栎子!”沈万沙瞪着冯氏,晃了晃手,觉得不行,打人手疼,还是找趁手武器……他往怀里一摸,没摸着匕首什么的,倒是摸出一袋琉璃珠子。

    珠子莹润通透,莹莹有光,是准备送与回鹘公主当告别礼物的……

    想到回鹘公主就想到赫连羽,想到赫连羽就憋气,少爷很不高兴,掏出一大把,兜头朝冯氏砸了过去,“让你欺负人!”

    每颗珠子足足的指肚大,一把抓着一块砸……冯氏躲过这躲不过那,哎哟哟尖叫几声,头脸胳膊手脚,都没得了好。

    沈万沙砸完珠子,心气还没消,掏出怀中金元宝也砸了过去。

    金元宝是好东西,值钱!没人不喜欢!可喜欢的东西这么砸……

    冯氏头破了,汩汩流血,她不想要啊!金元宝也不想要,求放过啊!

    “叫个屁!”沈万沙凶巴巴瞪着冯氏,“又死不了!”

    宅斗妇人对上不讲理的,基本没胜算,继太妃有意打圆场,“这个……”

    沈万沙才不理她,点到胡薇薇,“你说!”

    “是,”胡薇薇福了一福,像个怯怯小白花丫鬟,“主子正在大街上走,突然继王妃贴身妈妈当街跪地相拦,高声求主子过来看看继王妃……冯夫人说要为主子退亲……”

    胡薇薇速度极快,言语极清晰的把事说了一遍。

    沈万沙听的眼睛都瞪圆了,指着冯氏:“你算哪棵葱!敢插手小栎子婚事!”

    继太妃瞧着场面不像话,眉心跳了跳,“到底是王府家事,沈少爷未免管太多了些。”

    “你管的就不多?平王是你生的?”沈万沙冷笑。

    继太妃:……

    一个两个都不照规矩出牌,这事没法玩了!

    二人正对峙,外面又有人来了。

    “哟,是谁教训人呢?”柴郡主与端惠郡主手拉手走进来,瞧瞧自己一头汗气呼呼的儿子,柴郡主心疼的不行,凉凉瞥继太妃一眼,“自己有儿子不教训,欺负别人家儿子玩?”

    端惠郡主则仔仔细细打量了卢栎一遍,看他没事,方才微笑冲他点了点头。

    卢栎有点懵……郡主们怎么来了?

    沈万沙悄悄冲卢栎眨眼,一副表功的得意模样:我叫哒!~\(≧▽≦)/~

    是的,发脾气的少爷智商也没掉线,知道派人求援手,十分值得称赞!

    卢栎给少爷擦脑门上的汗,忍不住笑的开怀,低声与他说:“多谢少爷啦!”

    沈万沙得意的不行,小下巴抬的高高的:这才哪到哪啊,往下瞧吧!

    柴郡主性格比较泼辣,与继太妃对上本就吃不了亏,再加上一个宗室郡主,继太妃就很吃力了。偏偏那个可以做她帮手的冯氏受了伤,哀哀呻|吟,别说帮忙,不帮倒忙就不错了!

    等冯氏那边上了药,精神恢复了一点,可以帮继太妃了,瞿家的人又来了!

    瞿家老太爷亲自带了一票虎背熊腰的孙子过来,背着手往屋子里转一圈,“听说有人冒充我家小栎子的娘家人,很是踩我瞿家脸面?”

    继太妃:……

    她这地盘成菜园子了,谁想来就能来?

    眼看着今日之事谋不成了,继太妃深叹口气,看着卢栎:“你就没话说?”

    卢栎笑眯眯,“长辈们在堂,哪里有小辈说话的份。”

    瞿幼良捋着胡子严肃点头,“正是此理!”

    继太妃呼吸急促,眼皮一翻,就要晕过去。她身边妈妈一边扶她,一边大呼小叫,“太妃可要保重身体啊,前天才看过太医说体虚须得保养,您为小辈操心是好心,可这么大年纪了可经不起气啊——”

    百善孝为先,古代尤其讲究一个孝字,就算儿女哪哪都是对的,让父母不高兴就是不对。继太妃再怎么着,也占着一个母字,她要真晕在这里,传出去对卢栎名声不好。

    卢栎并不十分在乎这个,但别人很在乎……

    胡薇薇眼疾手快戳了下卢栎的腰,卢栎立刻站不住往下倒,胡薇薇赶紧把人扶住,嘤嘤哭出声,“主子您可别吓我!您几岁上就被狠心姨母勾联别人灌毒毁了身子根底,到上京城大病一场方知,光调养就调养了小半年,前几天大夫还责您关键时候不小心生病,再不注意恐伤寿数……嘤嘤嘤您可千万别出意外!”

    别人会演,胡薇薇更会。别人是个只会大喊大叫的老妈妈,胡薇薇可是‘卖身葬父’经验丰富,演技出众,她声音不高,抽抽的哭,怎么看怎么让人心疼,连带着他这个主子……也倍受瞩目。

    卢栎眨眨眼,想说话,不想舌头发僵,说不出来!胡薇薇也是忒敬业,为了担心他坏事,还真点了他的穴……

    瞿幼良听完就炸了,“什么?还敢给我小栎子灌毒?孩儿们,上!把那婆子给我弄死!”大手一指,指向冯氏。

    瞿家壮儿郎们便撸袖子压拳头,虎视眈眈的往前走。

    继太妃一看这不行啊!什么灌毒的事都出来了,勾联别人是什么意思?这当口指的就是她喽?可她真没干这事!

    黑锅不能背,继太妃又悠悠的‘醒’了,“诸,诸位,还请给我个面子——”

    她这句话还没说完,又是一阵风扫过,赵杼回来了。

    继太妃:……

    这是要弄啥!老天就这么不待见她么!

    赵析看到赵杼倒是挺高兴,低眉顺眼就过去了,抬着眼一脸委屈,“哥哥,咱们平王府成菜园子了,任谁都能踩呢……”

    赵杼没搭理他,越过他走到胡薇薇跟前,把卢栎抢过来自己抱着。

    卢栎视野一转,正好看到他身侧的赵析。心说原来赵析在别处玩那么大,到赵杼面前是扮小绵羊的啊……

    头上一暖,是赵杼大手揉了上来,可身体还是不能动——

    “委屈你了。”赵杼心疼的看着卢栎眼睛。

    卢栎眨眨眼:不委屈,你倒是先把穴给我解了啊!

    “五日后乃吉日,宜搬家,继太妃可收拾东西了。”赵杼撂下这么一句话,转过头与瞿幼良,柴郡主端惠郡主道谢,“今日多谢诸位。”

    正主既然过来了,瞿家同两位郡主对视两眼,一同笑眯眯告退,瞿幼良走前还摸了摸卢栎小脑瓜,低声邀他明日去瞿家。

    ……

    赵杼冰冷眼眸扫视正厅一周,冷笑出声。他也没有与继太妃宅斗的意思,只陈述决定:“我的婚事,我说了算,赵析的婚事,却不是你说了算。”

    继太妃身子一抖,刚刚还在被赶出门震惊,这下几乎跳了起来,“你做了什么!”

    她左挑右挑才看好一个身世禀性俱佳的好儿媳,费大把心力说好,想着有岳父提携,她儿子将来必定不会太差……

    “只是告诉继太妃一声,恐怕需得再为赵析择佳媳了。”赵杼抱起卢栎就往外走,“记住了,你们只有五天。”

    至于冯氏,赵杼连看都懒的看她,心中已经为此人订下结局。

    ……

    ‘娘啊,咱们这是被大哥赶出门了么?’

    耳边传来赵析惊惶飘忽的声音,卢栎眨眨眼,这场突如其来的宅斗结束了?

    一堆外挂迅速过来,根本没有他表现的机会……不过这样也好爽,有靠山的感觉好棒!

    “吓着了?”赵杼见卢栎眼睛睁的溜圆,亲了亲他额角,顺便在他腰间轻轻一拂。

    终于记得给他解穴了!

    卢栎定定神,扯开嘴角笑的灿烂,“没有,就是觉得……挺幸福的。”

    回想最初,他从灌县小屋醒来之时,害怕又惊惧,小心翼翼的观察,学习,午夜梦回时总是苦涩的想哭,他与古代隔的并不只是时间空间的距离,还有相当大的意识差距……

    现在,他一点也不孤单,有一堆家人朋友无理由支持着他,这感觉真的很好。

    赵杼很感动,媳妇心大,真好。

    两人气氛融融,粘粘乎乎,沈万沙木着脸走过来,“我还在呢喂!”

    卢栎笑笑,拍拍赵杼让他放他下来,走过去搭上沈万沙肩膀,“少爷今天是怎么了?不开心?”

    沈万沙背着小手,四十五度角忧郁的看了眼天空,“等会同你说。”

    ……

    等回到园子,身边人没那么多时,沈万沙红着耳根,破天荒头一次有些扭捏,把赫连羽的事说了,求小伙伴意见。

    因为沈万沙一直在骂赫连羽,卢栎也帮他一起骂了人几句,等他心情稳下来,方才缓缓说了自己建议。

    情之一事,最是勉强不得,万事顺从心意就好。少爷现在生气不高兴很正常,待心里平静一下,再好好思考为好……卢栎分享了当初自己心境,又将胡薇薇开解的话转述与他。

    “无需顾忌圆融,用最真实的自己面对即可。不要想太多,用自己本心,认真去对待,你之□□,会变成你喜欢的样子,最适合你的样子……”

    接下来的日子仍然很忙,赵杼因为继太妃之事,贸足了劲对卢栎好,外面替他解决麻烦,床上让他更快乐。

    沈万沙抢着时间与小伙伴相处,考虑怎么应对赫连羽,怎么与家里说这件事。

    卢栎常往瞿家走,偶尔同他们一起往京外跑,查看苗红笑出事的地方,空了还问问武安候夫人张三娘回来没有。

    本以为日子就这么顺顺利利的过,岂知……总会有风波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