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6章 变故

第276章 变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时间流转飞快,一转眼,已是两个月过去。这个火热夏季,卢栎与身边人都做了很多事情。

    先说沈万沙。少爷听小伙伴的劝,并没在盛怒之时与赫连羽吵架,只是不见他。每日里或忙家中生意,或来找卢栎玩耍,在卢栎出京之时也凑热闹跟着,每天都很充实快活,小脸都晒的红扑扑的,特别有活力。

    赫连羽也沉得住气,见沈万沙不理,他也不着急,空闲时就悠悠坠着跟着沈万沙,见少爷安全快活,竟很是满足……耐力可谓非同一般。

    等沈万沙回过神来,不生气了,想想这事其实也还不错。他娘就想给他寻个保证,一辈子安安全全顺顺当当的过,即是和亲异族,哪个异族不成?与其同陌生人培养感情,不如就找个熟悉的。

    这两年与赫连羽相处不少,他也算了解赫连羽性子,虽然有时不太靠谱,但对他却是实心实意。不然哪个大家族出来,从小锦衣玉食长大的人,愿意像下人似的侍候别人?少爷有时候反应是有点慢,可他不是瞎子傻子,人对他好总是看的到的。现在两个人亲都亲多少回了,暧昧情思也不少,沈万沙也承认有时候……嗯,少爷内心强调,只是一点点时间,他会想念赫连羽。

    所以喜欢的人正好向你求亲,还能顺带帮你解决这么个难题,为什么要拒绝?

    再者,人赫连羽还是墨脱王子呢!

    少爷家训里,顶顶重要的一条,就是不做亏本买卖。他朝卢栎打听过,说墨脱王子权力极大,是要继承国统的,这事要成了,怎么说都是赫连羽亏的大。他无后顶多万贯家财无人承继,赫连羽要无后,那万里江山可就是别人家的啦!

    刚想完觉得不亏,少爷又担心,赫连羽同自己求亲时看着倒似真心,可以后会不会变?会不会因为这个‘苦衷’睡几个女人争取生个儿子?

    少爷用力摇摇头,小拳头握到胸前,清澈大眼睛里满是坚定:要是他们俩能成,此事决不允许!真想带孩子,可以过继,自己个儿‘辛苦劳作’去生,那是不行滴!

    嗯,这点写上,以后让赫连羽签字画押……

    柴郡主想沈万沙和亲,是希望他能娶个异族姑娘,身份还不能太低,这样以后才有足够筹码,绝对不会希望儿子与个男人成亲,无后赡养。沈万沙觉得他要把赫连羽带到爹娘面前,少不了一顿混合双打……

    嗯,得再次提醒赫连羽,到了他家地盘,是龙你得盘着,是虎你得趴着!少爷的爹娘要出手,你只能生受,不准还手!不但不准还手,还不能冷面冷言相向!

    之后就是在哪住的问题了。赫连羽将来是要回去继承大统的,真要成亲,两个人肯定不能长久分开……少爷又有些犹豫。现在大家在一块多好,破案玩耍顺便替百姓伸张伸张正义,欺负欺负那些恶人纨绔,要是分开了……他岂不是很难有这些热闹参与,很难见到小栎子,很难在父母面前尽孝?

    嗯,这点也记上,问题必须得有个解决方案,否则不能答应……

    所以少爷才不是蠢萌傻货,心里自有一把小算盘。他将所有能想到的一一列出来,哪些是需要赫连羽保证画押的,哪些是他自己能为对方做到的,哪些是需要商量解决的……洋洋洒洒,列了好几页纸。

    然后,他拿着这沓纸去找赫连羽了。

    赫连羽当时的表情是震惊的。少爷非常聪明,经商有才他是知道的,可在□□上,少爷反应总是慢几拍,没想到这次竟然想到了他前头!

    他还想来个浪漫亲吻营造点气氛,谁知沈万沙一巴掌把他头脸糊到一边,绷着小验正襟危坐,“这些事能解决,咱们就成亲,不能解决……你就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当时一缕阳光溜进窗格,射在少爷头顶,少爷白肤红唇,双眸湛亮,偏又严肃正经,颇有些宝相庄严,睿智无两。

    赫连羽那心跳的,都不像自己的了!这一刻哪还想得起什么调|情手段,注意事项,桃花眼里满满都是少爷影子,整个人跟饿了多少天的狼似的,扑上去就亲,“只要你肯与我,你说怎样便怎样,我都听你的!”

    沈万沙:……不管怎么说,结果还算满意,家里他说了算蛤蛤蛤蛤蛤!

    赫连羽说的也没错,墨脱风俗与大夏不同,很多沈万沙觉得很严重的事,其实在他眼里有很多解决办法,也就是说,只要沈万沙答应,其它一切都不是问题!

    目前两个人感情迅速升温,已经进行到第二阶段:见父母。因为沈万沙一直心存害怕,有意识拖延,所以这件事……还没做成。

    赫连羽终于露出本人身份,在大夏土地上大摇大摆的走。他与赵杼计划早已上报太嘉帝,太嘉帝乐的与他撑面子,时不时还宣进宫内表示隆宠。皇宠加身,再加上有意与平王亲近,他那个‘双面间谍’的计划也开始顺利实施……

    再说卢栎与赵杼。

    赵杼见继太妃竟然有胆子作妖,立刻毫不留情的把她们母子赶出了平王府,同时还专门进宫一趟,从太嘉帝那里请了赐婚圣旨,将这件事砸实。因卢栎马上就要年满十八岁,这桩婚事需提上日程,赵杼就拜托了瞿家,代表卢栎娘亲走成亲流程。至于王府么,反正继太妃也不是他正经娘亲,他索性将这件事全权交给长史,命外院管家林高实辅助。

    林高实之前只是回事处管事,曾押送王府送往灌县的年礼。正是那次押送年礼时,他机灵替赵杼圆场,没让平王身份暴露,赵杼很是满意,回来就给他升了官。继太妃伙同冯氏欲给卢栎难堪之时,也是他一路小跑跑去皇宫前与赵杼随侍报信,赵杼承他这个情。

    继太妃好赖还占着伺候过老平王的名份,赵杼不好把她弄死,收拾起冯氏就丝毫不手软了。试探过卢栎意思,他让手下抓住冯氏,直接上刑,看你敢不说!

    遇上能要她命的,冯氏也不敢耍心眼,把所有关于苗红笑的事都说了,遗物都有什么,被她藏到哪里,也都说了。因为她交待的痛快,赵杼也不想让卢栎担不好名声,留了她一条命,着人送回灌县,但终其一生,她都只能在家里养病了。

    可惜问出的东西没什么用,那些遗物也很普通,没有特别之处。

    卢栎摸着古旧箱子上锈迹斑斑的铜锁,心内很有些悲凉。这就是逼的原主不得不听话,最后竟死于非命的东西……

    赵杼揉揉他的头,将他拥入怀中,紧紧抱住。

    瞿家忙翻了。一众孙子被瞿幼良指使的上蹿下跳,不亦乐乎。有一段日子,卢栎一起床,就能看到一堆双眼噌亮的哥哥们,要带他出门购置成亲用的东西。

    成亲需要的东西很多,有些需历年积攒,一点点准备,有些却是要现买。历年积攒的有长辈们操心,他们不管,他们只管按照卢栎喜欢的口味置办小件,只是弟弟喜欢什么口味,他们也得问问不是?至于平王……呵呵,平王娶媳妇置备物什当然更多,但平王的是平王的,他们的是他们的!

    于是二十年前的‘上京一景’再次出现,不过这次瞿家兄弟众星捧月的不是骄骄美女苗红笑,而是可爱软嫩的少年卢栎。

    是的,可爱软嫩四个字,也是瞿家兄弟们一致同意,冠在卢栎名前的形容词。有这么好看,乖巧,风流雅致,润如美玉的弟弟……哥哥们表示随时随地都想嗷嗷叫,这滋味实在太美了!

    做为世家,瞿家也知道一些卢栎父亲卢少轩的事,派人前往真定,想找找看卢少轩是否还有族人可以请来。对此,瞿幼良特意拍拍卢栎肩膀安慰:“你姓卢,祖上乃是五姓七望大族,只是朝代更迭,战火连天,族人就没挨的那么近了。你父亲这一枝乃是旁支,几代单传,怕是很难找到族人。”

    当年的卢少轩虽孤身一人,但出身算是清贵,又一身才气,小小年纪,交友遍天下,谁也不敢说他可怜,瞿幼良也不觉得他可怜,同样,他现在也不觉得卢栎可怜,日子总是往好的方向走的,“你父友人,倒是能请来一二。”

    卢栎深拜相谢,“一切拜托爷爷了。”

    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却没有结果。卢栎与瞿家往京外跑了几趟,找了几处认为苗红笑失踪的地方,结果都不对。卢栎有些沮丧,瞿幼良捋着胡子安慰他:“不要着急,那位武安候夫人张氏,不是还没见?”

    卢栎一想也是,又精神起来,派人打算听着这位夫人回来没有。

    ……

    这天,天气热的出奇,知了声声叫的人烦闷,下人们那里终于得到好消息,武安候夫人张三娘回来了!

    卢栎手里书卷一扔,“真的?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可在府里?”

    下人搓搓手,陪笑道:“说是刚过上京城门,小的寻思主子急,赶紧过来报一声。”

    “唔……”卢栎沉吟,人连家门都还没回,现在打扰却是不合适。祭祖是大事,一路忙碌奔波,精神定有不济,他还是容人缓缓再上门的好。

    可是知道人回来了,他心思难以平静,书是不想看了,想想不如去街上看看,选些礼物?

    即要上街……卢栎叫上了沈万沙。

    沈万沙对于花钱非常热衷,而且还是与小伙伴一起……他颠颠就来了,“小栎子想买什么?”

    “买些送与长辈……”卢栎将武安候夫人与他娘亲是闺中好友,他有事相求的事说一说,“你可有建议?”

    沈万沙摸着下巴歪歪头,“这一时一刻也想不出什么合适,不若先仔细逛逛。”没准逛着逛着就有主意了。

    卢栎也是这么想的,两个人便弃了马车,在上京城最热闹的街市上逛了起来……

    少爷到底是个会买东西的,很快就有了主意,不光给人送的礼物,连自己感兴趣的东西都买了一大堆。他抱着锦绸装饰的盒子站在街边,连连招手叫下人把马车赶过来。

    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

    沈万沙刚抱着盒子走近马车,突然不知道哪飞来一枝箭,‘咻’一声射到了车柱上!

    少爷两条眉毛立刻竖了起来,“哪个混蛋敢射少爷的车!”

    他怒气冲冲转头,破空声又起,一支箭矢直直射中他鞋尖,箭尾的白羽颤动不停。

    少爷抱着盒子弯腰瞪自己的脚,“哪个混蛋敢射少爷的脚!”

    紧接着,又是一片破空声……

    事情发生太快,卢栎连叹气的时间都没有,立刻抱住沈万沙腰往地上一滚——

    少爷还可惜他怀里盒子呢,“诶我的东西——”

    “东西不要了!”卢栎拉着他躲到马车背后,“有人欲对你我不利!”

    沈万沙骤然惊悚,拳头差点塞进嘴里。他小心翼翼探出头,艾玛一堆黑衣蒙面人,当街就敢行凶!还好,他与小栎子的护卫已经跟人打起来了……

    沈万沙乖乖缩回来躲好,“这大白天的,街这么多人,他们就不怕?”

    卢栎看着外面刀光剑影,半晌眼睛眯了起来,“只怕人家就是希望有这么多人……”

    对方是谁他不知道,但观对方表现,下手狠辣毫无顾忌。他与沈万沙的护卫尽心护主,不肯随意伤害行人,就算在沙场上见惯血光的赵杼手下暗卫,也是有底限的,若非万一,不会夺无辜之人性命。

    这样一方无顾忌,一方掣手掣脚,形势往哪边偏不用想都知道。

    卢栎当然也不欲伤害别人,只恨这这群人心思太邪!

    外面血光处处,惨叫连连,场面凄凄,可他与沈万沙没有武功,别说冲上去帮忙,能自己躲好就是帮了大忙,遂心里再难受,二人也不敢妄动。不过……卢栎眼皮颤动,对方光天化日之下行动,目标太大,官兵很快会出现,他们只要能撑过这一刻便可!

    若能让无辜之人少受些伤害更好……

    卢栎一边注意着安全,一边四下细看,很快,他发现了一个巷子口。再回头看看形势,他拉了拉沈万沙袖子,“咱们朝那处跑……你觉得行不行?”

    巷子口虽在热闹大街,但朝里跑,肯定僻静,他们这两个目标人物往那边去,这群人也会跟着,周边无辜之人受到的伤害就少了……

    沈万沙领会卢栎意思,握起小拳头,目光清澈坚定,“好!”

    “护卫们顶着,对方暂时靠近不了,但他们可能会射箭……”

    “咱们小心点不就成了!”又看到一个百姓倒下,沈万沙非常着急。

    卢栎将马车后车帘扯下来,披在沈万沙身上,想着车帘布极厚极硬,好歹多层保护,“不要跑直线,拐着弯跑,知道么?”

    “嗯!”

    两个人看好对方方位,做好准备,深吸口气,像离弦的箭一般跑了出去!

    对方果然着急,紧紧往这边追,却被卢栎沈万沙的护卫拦住。卢栎身边护卫尤其多,有几个还是以一抵十的暗卫,一时间拿不下对方,却也能制止他们前进,亦没机会射箭,就算射箭,也空出手尽量打飞……

    关键时刻,赵杼赫连羽就出现了。

    赵杼身影如大鹏展翅,疾速飞来,掠过时抱起卢栎旋身退后;赫连羽身姿轻灵,如蜻蜓点水飘过来,正正落在沈万沙身边。

    赫连羽对自己轻功本事是极自信的,落下时一边手伸出捞人,一边脚蓄力往上跃,在他心里,伸出的手是不可能落空的。哪知就是这么寸,刚刚好这个时候,少爷脚一崴,‘扑通’跌倒在地。

    此刻再调整已是来不及,赫连羽空着手,难以置信的看着心上人,沈万沙傻呵呵笑着冲飘远的赫连羽挥挥手……

    做为大夏平王,赵杼不管去哪,身边明的暗的护卫力量都是不小的,他即来了,对方基本就没戏唱了。他连吩咐都不用,身后护卫队已自动加入战圈,形势立刻陡转。

    突袭小队头领也是个识实务的,立刻高声发令撤退……

    场面很快平息下来。

    确定安全后,赵杼冲着赫连羽笑了一声,那声笑,说不出的鄙夷嘲讽。

    赫连羽知道他在笑什么,也不生气,扇子打开风流摇着,跳下墙头去他的宝贝儿。

    岂知他的宝贝儿现在心跳的比之前还快,惨叫出声,“啊啊啊啊啊啊死人啊啊啊啊——”

    赫连羽:……

    其实见过那么多死人,沈万沙早历练出来了,而且刚刚一番修罗场,街上血光不少,按理说他不应该这么害怕。可不知道怎么的,可能刚才吓着了,或者跑太快腿软,他腿脚打跌,左脚绊右脚,连着摔了两跤。

    第一跤看到赫连羽好歹还算放心,最起码安全有保障了,这二跤就太讨厌了,他直接摔到了一具尸体跟前!而且位置特别巧,他挣扎着一抬头,就看到尸体死不瞑目瞪圆了的眼睛!

    双方距离不过三寸!

    他怎么可能不害怕!

    赫连羽心里一急,动轻功跳了一跳,跃到沈万沙面前,将少爷抱到怀里,摸头拍背。

    卢栎与赵杼也很快跑了过去。

    只粗粗一看,卢栎就知道,此人并非因刚才之事而亡。他看的真真的,那群黑衣蒙面人并没有打到这边,这具尸体身上的血也都干了,明显不是新死……

    “赵杼?”卢栎转头看他,清亮双眸内有询问之意。

    赵杼眉梢微凛,冲他点头:“你且去看。”

    沈万沙被赫连羽顺过毛,很快不怕了,跑过来与卢栎一起观察死者。

    死者看年纪有三四十岁,身上衣服样式周正,杭绸布料,五官端正,皮肤光滑微白,看起来是个有一定家财的人。他侧躺在地上,双手捂着腹间,深色血渍从腹间漫延过衣裳,染黑了一小片地。他的眼睛瞪的很大,直直朝着巷子口方向,好像在看什么人……

    卢栎仔细看过现场,走到死者身前蹲下,细细观察。

    死者手脚僵硬。两只握在一起的手力度尤其大,外力无法使其分开。可两只手又没有十指交握握在一起,手心有长长血痕……看起来很像握过什么兵器,可能就是令他致死凶器。

    还有那死不瞑目的愤恨双眼……

    卢栎想象着那个画面,会不会是凶手出其不意用什么凶器插|入死者要害,死者非常震惊,双手握着那个凶器,可能还求过饶,凶手却并没有犹豫。凶手杀完人从巷子口离开,死者不甘死去,便一直瞪着巷子口……

    可是凶器呢?

    现场并没有任何凶器,难道是凶手带走了?可凶器上沾了血,取出来一定会有血滴,但现场除了死者身上及地上一滩血渍,并没有任何滴溅痕迹。

    那就是凶手抽出凶器后立刻擦拭了?

    如此的话,凶手一定非常聪明……

    卢栎眸色微敛,翻开死者眼睑查看,其角膜轻度混浊。轻轻解开死者衣襟,其肩、腰、臀侧皆有小块尸斑,颜色不算太深,手指按压可完全褪色……

    “小栎子,”沈万沙见他仔细看完,好奇的凑过来问,“这人是谁?死了多久?”

    卢栎站起来,“是谁我不知道,但他之死,不超过三个时辰。”

    “啊?”沈万沙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眼睛睁的溜圆,更加好奇,“那就是巳时死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