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7章 张氏

第277章 张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很理解沈万沙的惊讶。

    巳时,上午九点至十一点,这个时间段是最热闹的时候。一般小街尚要人来人往,络绎不绝,这上京城最繁华的街市岂能不摩肩擦踵,行人如织?

    众目睽睽之下行凶,是凶手太大胆,还是周围人眼睛都瞎了?

    沈万沙头四处转,眼睛里满是疑问,“莫不是移尸?”

    “不会。”赫连羽给少爷拍拍衣服上的尘土,“这人流的血太多了。”

    “血?”沈万沙还是不明白,看向卢栎。

    卢栎点点头,“此人死因大约是伤到要害,流血过多而亡。一个人身上的血量是有限的,伤及大血管流血速度会很快,若是移尸……这些血,恐怕怕过程中就流光了。”

    沈万沙看看死者身下那一大片暗色血渍,心说也是,可若如此——他忍不住打个了寒噤,“凶手胆子好大!”

    赫连羽将少爷半拥在怀里,轻轻拍抚他的背,“不怕不怕,凶手不在这儿……”

    “敢于闹市杀人,还不为旁人所知,凶手不只胆子大,还很冷静。”赵杼看了一圈现场,修长双眸内有锋利锐光,“可能对地形非常熟悉,提前做了计划。”

    对地形熟悉……沈万沙眼睛一亮,“那就是附近的人作案了?”

    “很有可能。”卢栎双手束在腹前,“对环境熟悉,才能心安,才能有足够的掌握力。”

    他睫羽微敛,缓缓分析道:“胆子大会起意杀人,冷静做计划方能成功在闹市杀人,且全身而退。冷静又有计划,说明凶手很聪明。可聪明的人若起杀心,应该会挑选最为有利的时机地点,白天闹市,并非上好天时地利……”

    所以,为什么呢?

    沈万沙小眉毛扬的高高,“会不会是突发意外?比如突然吵架什么的,特别生气,气性一大,就下手了。”

    “若如此,争执定会引来旁人,”赫连羽摸摸少爷头,“凶手跑不了。”

    夏日阳光炙烈,尸体血腥很快招来蝇虫,嗡嗡围着很有些难看,气味也是难闻。如此,就算不是沈万沙偶然碰到,这具尸体亦会很快被发现。

    赵杼目光微凛:“若不是凶手这个时间段非常方便,就是凶手希望死者尽快被发现。”

    都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静冷暗夜做这种事才最方便。聪明人不会故意挑选不好的时机杀人,所以很可能,凶手白天最为方便,也就是说,凶手因工作或家庭束缚,夜里不能外出。

    或者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不管是满足自己得意心理,还是震慑他人,凶手必须在白天动手,让死者死亡之事尽快爆出。

    这话说的很明白,大家略一想就能明白。赵杼挑眉看向卢栎,目光里带着粲亮火光,好像得意,又好像在询问,与你想到一处了没?

    卢栎莞尔,他也是这么想的。不过他只想到凶手大概不便晚上出门,并没有想到可能凶手希望死者尽快被发现这一点。

    “那死者也算壮年,被人威胁不会喊人么?”沈万沙指着巷子口,“就这一点点路,外面都是人,死者但凡喊一声,就会有人过来,便是救不了他,也能知道谁是凶手,他为什么不叫呢?是叫不了?哑巴?还是当时晕过去了?”

    少爷脑洞开的也不小。

    “你细看他死态——”赫连羽伸出手,指过死者双手僵硬交握的姿势,眼睛圆睁的神态,以及地上些许挣扎痕迹……这状态一点也不像死前昏迷,至于是不是哑巴,这样是看不出来的。

    “唔……那会不会被人捂了嘴?可他这么壮,被捂了嘴也会挣扎吧……还是被喂了药?”少爷仍然在发散思维,凑过来拉卢栎袖子,“你能剖尸验看他被喂了哪种迷药,有没有失声效果么?”

    这个……卢栎面色为难,“大概不行。”没有检验毒理药理的仪器啊!

    所以这是个疑点。

    还有一个,就是凶器了。卢栎仔细观察过死者伤口,这个凶器样式很奇怪,造成的伤口平滑,应该很锋利,可往下走的伤痕却不是直的,有些凹凸,还下方细窄上方宽大,角度突兀,一点也不平滑,亦不对称。可惜现场没有发现凶器痕迹,应该是被凶手带走了。

    卢栎着重分析此点后,大家都很感兴趣,特别想见识一下什么凶器这么厉害,造型奇特杀伤大还特别大。能让死者流这么多血,除了死者壮年,身上血量本就不少外,凶器一定起了很大作用。

    ……

    几人讨论时间里,赵杼手下护卫早已把现场保护起来,并且请了府衙的人过来。府衙差吏一到,卢栎便把几人讨论猜测说与差吏,拿纸笔细细记下。

    重点说了探查方向。比如凶手可能住在附近,可能夜里不方便外出,与死者可能是熟人,杀人工具很奇怪……这些地方。第一步,要先寻找死者身份,只要找出死者身份,再调查其社会关系,应该会有收获。

    现场也要详实记录,至于尸体么,马上移送衙内停尸房,请仵作验看。

    死者死因明显,又考虑到古代对解剖抵触,卢栎认为现阶段可以不必解剖,直接让差吏们拉走了。

    上京城官吏们做事都不会特别懈怠,尤其发现尸体的人里有平王,这案子根本不消别人提醒,不可能被耽误。而且现阶段重要工作仍然是调查取证阶段,卢栎也帮不上什么忙……

    当然,卢栎现在已经有一定名气,但凡有他经手,官差们也不好瞒着查探过程,定会时不时报告就是了。

    至于方才遇险,暗卫们也送来结果。大半偷袭的黑衣人都跑了,只抓住三个,两个咬毒自尽,他们没来得及阻止,一个被卸了下巴,目前已移送暗牢。

    赵杼听完直接命洪右继续负责此事,暗里与赫连羽通了气,至于卢栎沈万沙,怕他们害怕担心,没让他们知道。

    因突然遇险,卢栎与沈万沙身上都有几分狼狈,尤其沈万沙,不但身上衣服脏了,小脸上都因摔倒蹭了一道道灰,又接连受到惊吓……赵杼便请赫连羽送其回家,几人就此分开。

    至于卢栎欲买礼物之事,赵杼□□了。

    ……

    第三日,卢栎提前递了名贴,到武安候拜访。

    沈万沙心心念念此事,也跟着来了。见他出现,赵杼上下打量一遍,目光里充满怀疑。少爷挺起胸鼓起脸,“我才没那么没用!”

    少爷怎么可能会被区区尸体吓到!开玩笑,他这两年见过的尸体比他在上京长十几年见过的都多,早习惯了好吗!

    赫连羽既恢复身份,自然也毫无压力的跟来了。

    他单耳佩戴亮蓝耳饰,长发未扎起,松松以一玉扣扣在肩后,身穿暗绣银钱,质料上乘,略紧身的劲装,连靴子都是亮白色,纤尘不染,顶着阳光缓缓行来时,淡然又飘逸,尊贵又不失神秘民族特色,整个人像蒙了层淡淡珠辉,好看的不行。

    他摸摸沈万沙的头,冲他浅浅一笑,桃花眼里满满都是缠绵春思,“少爷很好。”连声音都低沉婉转,勾的人心醉。

    沈万沙……

    沈万沙小脸立刻红了。

    卢栎:……

    瞬间觉得自己与赵杼好多余。

    赵杼修长眼眸眯起,赫连羽这厮是在炫耀么!是在炫耀吧一定是在炫耀!他都没在外面让卢栎脸红过!

    平王颇有些不甘心,暗里握住卢栎的手,还顺着袖子缓缓往里钻。

    卢栎甩开他的手,凶巴巴目光斜视过来:不许耍流氓!现在要办正事!

    赵杼不甘心,继续蠢蠢欲动。

    卢栎危险眯眼:怎么,不听我的了?

    赵杼……

    赵杼乖了,顺从站在一边,神态特别像耳朵尾巴都耷拉下来的大狗。

    卢栎:……我欺负了你了吗!平王殿下你摆这样姿势出来很不合适你造吗!吓着别人怎么办!

    ……

    总之,四人抽了会儿风,缓缓走至武安候府前。候夫人张氏对来客很是看重,早早派门房看着,见客人到了,一路殷勤迎到正厅,态度异常友好。

    来前卢栎做过功课,知道武安候府大略情况。

    武安候姓崔,名洛,祖上也是五姓七望大族,历经时间,战乱,族人多次分枝,崔洛这一支混的比较惨,豪门大族的底蕴全丢掉了,沦落到比小村富户也好不到哪里的情境。

    在这样情况下长大,崔洛成长过程可以想象,肯定不是风度,礼仪等俱佳的豪门贵公子。可他运气好,亲爹为救先帝死了,先帝直接给崔洛封了候爵。

    崔洛时年十三,捧着家谱去上京崔家认亲,求族人帮衬。崔氏族谱做不得假,便是普通族人,崔家也没有推开不管的道理,更何况这个已经被封爵的少年候爷?

    崔家非常尽心,教崔洛四书五经六艺,教他读史明理,背世家谱系,还帮他培养下人,择淑女为聘……

    世家大族到底底蕴深厚会调|教人,这崔洛在上京城走动时,很是有模有样。只是他学习这些时已经十三岁,性子已养成,与自幼熏陶的人还是不一样的。他又有些好强,总想压过别人,显的自己更有性格更厉害,行事就有些偏,后来见怎么努力都不行,又破罐子破摔,干脆放开性子,酒泄肉林,妾侍上百,五石散常备……

    最后成功把自己给作死。

    他的妻子张三娘,便是卢栎今日拜访对象。

    张三娘娘家虽然不比上京崔家传承数载,却也是名声在外的名门望族,教养极好。当年苗红笑在上京时,交友广阔,可若说感情极深,无话不谈的,除却怀夫人兰馨,就只有张三娘了。

    兰馨对张三娘评价极高,赞她是世家女子,性格温婉大气,德容功言没一样不好的。

    卢栎递拜贴之时,明确点出自己与苗红笑关系,如今受此礼遇,他便知道,这位候夫人与苗红笑真的感情极好……

    “几位请稍坐,主母立时便来。”小厮把卢栎四人带到正厅,清秀伶俐的小丫鬟上过茶,笑容甜美的福身行礼。

    待人出去,沈万沙笑眯眯凑到卢栎身边低声说:“这府里摆设透着灵透端雅,主母品位实佳。”

    卢栎:……

    刚刚一路只顾想心思了,一点没也没注意周围环境!

    候夫人张氏很快来了。

    她穿一身雪青色万字纹裙装,藕色腰封,坠碧玉压裙,素手轻提裙边跨过门槛,鹅蛋脸,金凤眼,乌发雪肤,姿容秀丽,若非知道她的年纪,卢栎一点也不相信这是个三十多近四十岁的妇人。

    她细细看过厅中人,直直走到卢栎跟前,“你可是卢栎?”

    可能因为寡居,张氏穿的并不鲜亮,身上饰物也不多,连笑容都有些刻意压抑,但卢栎还是感受到了她的热情,面上笑容漾开,拱手深躬,“晚辈正是卢栎,见过夫人。”

    “好……好……”张氏亲自扶卢栎起来,目有泪光,手微微颤抖,“你长的很像阿笑,我还以为……以为……”竟是十分激动。

    卢栎任她打量,缓声安慰,“以前不知娘亲之事,近来才从怀夫人那里听说过您,这才冒昧求见。”

    似是想起往事,张氏目光里满是悲色,她长叹口气,闭了闭眼调整,复又睁开,拍拍卢栎肩膀,“苦了你了。”

    即是娘亲故交,卢栎不想引张氏难过,努力笑的阳光灿烂,言语轻缓关慰,“夫人言重了。”

    ……

    张氏良久才调整好情绪,帕子印印眼角,转过身看着厅中三个年轻人,先给赵杼福身行礼,“妾失礼了。”

    谁激动时都有可能失仪,再说也是为了卢栎,赵杼并不介意,摆摆手让她起来。

    张氏笑吟吟看着沈万沙,“沈少爷长大了。”

    沈万沙笑眯眯拱手,“我与小栎子是好朋友,他说要见您,我知您对小辈宽和,便觍着脸一块儿来了。”

    张氏初见卢栎,自然也希望卢栎好,听沈万沙说他们是朋友,更加欢迎了,“府里镇日清静,我倒是希望你们常来闹我一闹呢!”

    至于赫连羽,她却是不认识了,“这位是——”

    沈万沙抱着赫连羽胳膊介绍,“他叫赫连羽,是墨脱王子,也是小栎子好朋友!”

    张氏昨天收到贴子就使人出去打听了,卢栎在上京城名头很响,她很快知道卢栎种种惊人事迹。异族使团之事闹的不小,那时张氏还未出京,对这件事也是知道的,隐约知道有个仵作功劳极大,只是那时她对卢栎并不关注,听到名字也没注意,昨日一联系才震惊的不行。

    现在再把两处连起一想,张氏便有了解读:大约是案中结识的。

    “来来,坐下来说。”张氏招呼几人安坐,开始与卢栎说话。

    问卢栎往事,以前都是住在哪里,怎么到上京的,苦不苦累不累,样样都很想知道。但她也没有冷落其他三位客人,时不时将话头停一停引一引,让正厅气氛轻松又圆融。

    一问一答间,张氏情绪慢慢缓和起来,卢栎这才发现,张氏还真是不爱笑的。

    她眉宇清冷,眸底沉幽,似有抹不去的轻愁。卢栎理解,这样年纪成了寡妇,大约不会开心到哪里去。但她并不沉溺悲情,很健谈,目光清明透着慧光,说话有条理,屋中摆设优雅透着情调,看起来对生活也没失了热情,状态还不错……

    卢栎心内很是安慰。

    古代女子生活不易,妇德二字将人绑的紧紧,张氏虽心存悲戚,却仍能不生怯意,勇敢面对,真的很好。苗红笑是个奇女子,怀夫人也心中有丘壑,知友辩人,这位候夫人定也有不俗之处。

    卢栎心下安定,之前那些对寡居之人性格的担忧悉数不见,问题也能问的毫无负担,“我是仵作,想必夫人已知晓。我娘之死很是突然,我恐内有它因,这两年一直四处问访。怀夫人给了我很多信息,但我娘死时,她人在远方未有接触,不知夫人那时可与我娘见过面?”

    想起故人,张氏再次有些失态,帕子印了印眼角,“可是兰馨同你这么说?”

    “那时我苦求怀夫人,她却不过,遂……”卢栎起身请罪,“还望夫人不要怪罪。”

    “我怪你做什么,都是事实。”张氏让他坐下,目光掠过旁边坐着的三个年轻人,轻轻浅浅叹息,“我与阿笑乃至友,你莫客气生分,唤我一声张姨吧。”

    她这话说的很慢,目光似有所指……卢栎随她目光看过去,立刻明白,张氏应是在提醒他私密之话不便外传,这三个人可信否?是否需要她请他们回避?

    卢栎立刻回以颇有隐意的点头动作,表示自己听懂了,并且这三人是他极信任的朋友,无需回避,同时乖乖叫了一声张姨,“您与兰姨真像,她也是很快让我改口,唤她兰姨。”

    张氏明白了,缓缓点头,“我们是好友么……”这句感叹,却是为了兰馨。

    知道人可信,张氏便挥退了自己身边下人。她目光越过窗外,看向庭中开的如火如荼的石榴,静了片刻,才缓缓开口,“我那时,的确见过阿笑。”

    那是她们最后一次见面。苗红笑同往日一样,活泼好动,身姿洒脱,笑容比往日还要灿烂,拉着她疯玩,她完全想不到那时阿笑正面临巨大困难。

    “阿笑同往日一样喜欢欺负丈夫,你父卢少轩是个极宽和,胸内有丘壑的才子,被我看到了也不生气……那时桃花开遍山野,景致美的让人忘了呼吸……”

    卢栎手指微捻,“我娘那时,可有什么特殊举止?”

    “嗯,她腰间挂了一枚一香囊,沐浴也不摘。她说是夫君亲手为她做的东西,片刻也不想离开,我笑话她,她还很得意。”张氏看了卢栎一眼,“这算一条。”

    这算一条……那就是说,“还有?”卢栎眼睛亮了。

    张氏点点头,“我那时与阿笑一同住了几日,临走时不小心看到……她柜底压着一封信签,包了金黄皮子,很厚。”

    卢栎有些不明白,这信签有什么不同么?

    赵杼与他坐的很近,见他不解,便侧头与他低声解释:“金黄皮子信签,可能与皇室有关。”

    所以苗红笑与皇室之人有来往吗?卢栎眼睛睁的溜圆,满脸都是震惊。

    “我与阿笑分别之际,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一般日子到来之前,我们都会通些信件,可我写了信,石沉大海般没有回音,阿笑的信,我更是一封也没收到。”

    张氏继续说话,面上表情更加悲戚,“我心中担忧,有不好预感,按捺不住,提前到了那个地方,可等了足足十日,阿笑也没来。”

    “阿笑是个极诚信的人,但凡说过的话,一定会做到,她一直不出现,我便知道,她大约出事了。”

    张氏声音有些哽咽,“阿笑爱玩游戏,各种游戏,我们亦曾有过约定,若意外之下不能赴约,一定要留信给对方……我循着那些游戏方法,找到了一封信,是阿笑留给我的。”

    “信中嘱咐,若我看到那封信,一定是她恶事缠身,不能前来,让我不要慌,不要怕,最重要的,一定不能动!她说她惹了□□烦,她可以处理,就是很费事,而且保护不了身边人,只能暂时远离。我与她之前见过面,所以我可能会有危险,让我死死守住此事,千万不能开口,与任何人都不能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