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8章 家徵

第278章 家徵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苗红笑这封信语焉不详,可能知道张氏担心,略略说了些现况,更多险境,却是只字未提。信中一再叮嘱张氏,不可慌张,不可暴露曾与她见过的事实,否则自身性命会受到威胁。

    这些话措词十分严重,说若张氏因此出事,她一辈子原谅不了自己;若她因张氏不密而亡,她必死不瞑目。

    “阿笑知道,以我的脾气,若知道她有事,不可能放任不管,她吓唬我会丧命没有用,便用自己安危相胁……”张氏幽凉一叹,“我不敢拿她性命开玩笑,便将信收了起来,打扫自己痕迹,同谁都没有说。”

    “谁知一晃十几年过去,阿笑还没回来。”

    “我恍惚失望,觉得她在骗我,又希望她没有骗我,或许哪一天,我坐车出门上香的时候,就能看到她穿穿男式长衫,折了花枝顽皮对我笑的身影……”

    这件事对张氏来说很痛苦,挚友从身边离开,生死未卜,音信全无,她的心态也从当时的无奈顺从,变成挣扎愧疚。如果她不听苗红笑的话,看到那封信立刻求援,会不会结果好很多?会不会事情并不像苗红笑说的那么严重,只要有人帮助,她就能度过难关?

    她们就不必分离这么久,卢栎也不必过的那么艰苦……

    “连兰馨来信问我阿笑的事,我都没说,今日若非你找上来,若非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很久,我怕还是要犹豫。”

    张氏双眸微阖,静了一静,才转头看向卢栎,上上下下把他打量一遍:“阿笑好狠的心,竟然让你住到那么偏僻的地方,找不认识的人来带你,我与兰馨这样的姐妹,在她心中竟不值得托付么!”

    她话虽说的厉,但眉眼神情里流露出来的全是不甘幽怨,她应该是很想为苗红笑做些什么,可偏偏什么也没做到。

    卢栎微微一笑,“晚辈现在不是也很好?娘亲应是怕连累了您。”

    “大家姐妹,有什么可连累的。”张氏仍然很介意,“再者说,上京还有瞿家,我们这些人,难道连一个稚嫩小童都护不住?”

    “张姨……”卢栎声音放轻,像在撒娇,“您别生气,您看我都平平安安走到您面前了,现在真是什么事都不怕了呢。”

    张氏看看卢栎,再看看他身后侧的平王赵杼,墨脱王子赫连羽,沈家少爷,眉目略缓和,浅浅嗯了一声。

    “那这封信……能让我看看么?”卢栎眼梢微垂,“我娘未留只字片语与我呢。”

    张氏突然浑身一震,帕子捂眼,似有哽咽,“这信……被我弄丢了。”她声音颤抖,带着浓浓歉意。

    “丢了?”卢栎很是震惊,他这坏运气,也是没谁了。

    张氏整个人浸在悲戚情绪里,一时说不出话,她身边一直站的贴身妈妈给她递了杯茶,“夫人?”

    她摆摆手不要,同时示意那妈妈说话。

    那妈妈便上前一步,冲卢栎几人福了福身,“老奴姓杜,是夫人陪房,一直以来都在夫人身边,从未离开,当年夫人与苗夫人见面时,老奴也在身边伺候。夫人与苗夫人感情很深,苗夫人失踪,夫人就把信带在身边,半是念想,半是忧心这信成为苗夫人最后遗物。”

    “因信签不大,方便携带,夫人走到哪都带着,十四年前往京外汤南庄避暑时,也不曾放下。谁知那年汤南庄遭了恶匪……夫人丢了几箱子东西,那封信,也在这些箱子里。”

    汤南庄三个字似乎是勾起了什么不好回忆,张氏再也忍不住,突兀的站起来,颇为尴尬的道了声恼,匆匆走向隔了屏风偏厅。

    厅内顿时安静下来,卢栎眉眼微锁,很有些不解,张氏……应该不是这么冲动的人。方才一番面见时间虽不长,但他能看的出来,张氏是个气韵闲淡,眼明心亮,聪慧大气的候夫人。

    “夫人平常不这样,今日心绪起伏剧烈方才如此,几位千万别介意。”杜妈妈深深一福,不敢冷落了客人,小心翼翼替主人赔不是,便是再担心,也只敢朝屏风后看看,并不敢放下客人追去。

    正厅气氛颇有些低迷,沈万沙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了杜妈妈一声,“十四年前汤南庄……可是流寇洗劫一事?”

    杜妈妈深深垂头,“正是。”

    “那就难怪了……”沈万沙目光掠过屏风,也重重叹息了一声。

    看起来这里面有事……卢栎问沈万沙,“十四年前汤南庄发生了什么事?”

    “我只听家中长辈提起过,说当时挺惨的,具体内情却是不知道,”沈万沙看向赵杼,“王爷知道么?”

    赵杼桌子底下握住卢栎的手,“非是山匪,亦非流寇,是边关危急,辽人趁虚而入,分了支千人部队,顺着大同,真定杀了过来。汤南庄在上京以北,紧挨着真定府。”

    “辽人?”卢栎眼睛睁的大大,所以是战争了?

    赵杼颌首,“辽人来的都是骑兵,暗夜偷袭抢掠,我方未来的及反应之前,吃了很大的亏。当时的武安候带着夫人家人,正在汤南庄别院避暑,很是经历了些危险。”

    所以会丢东西真不是故意,而且提起就怕也很正常……

    卢栎看了眼屏风,深深叹息,还真是运气太差。

    杜妈妈大概担心卢栎不信,咬咬牙,将当时的情况补充了下,“那时别院一下子就乱了,别院虽是候爷的,但候爷一年难得去一次,对下人管束力没那么强,遇到险事,别院下人丢下主子就跑了,候爷与夫人身边除了从上京带走的几十护卫,就是些忠仆。”

    “当时连命都要担心,哪里还顾得了旁的东西?对方的包围圈一点点缩小,夫人再想,也不好让别人拼出一条命,帮她把衣裳箱子找回来。身边人一个个减少,到最后吃的都没了,总不能大家都等死,夫人便把护卫集中起来,交于候爷,让候爷带着儿子奋力撕开一条口子冲出去找援兵,她则充当诱饵,引开敌人……”

    “虽然最后援兵来的也算及时,一家主子都没出事,但那几天,夫人受了很多苦,援兵来后疯了似的找衣裳箱子,可怎么也找不到,夫人为此大病几场,哀哀叹息……”

    杜妈妈表达的很清楚。那信真丢了,张氏为此非常愧疚,汤南庄的记忆对张氏来说几乎是人生中最黑暗的东西,她尝尽辛苦,丢了很多东西,但真的不怪她。

    请卢栎一定相信,她家主母真的是好人,万没有故意隐藏之意。

    卢栎其实一点也不介意。会提出看信要求,是他想看看能不能从中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但真丢了也没关系,反正他找苗红笑相关线索这么久,找不到特别重要关键的东西是常态,他早习惯了。

    杜妈妈这么说,应该是张氏对他特别看重,看重的都有些小心了。

    卢栎站起身,“夫人已然帮了很多,我岂会因这点小事计较?妈妈还是过去看看夫人,请她不要伤心,晚辈此前不知,并非有意勾夫人难受。”

    杜妈妈正感念卢栎大度,正想转去看张氏时,屏风被推开,张氏出来了。

    张氏大概洗过脸,鬓角有些湿,眼睛也还有些红,但衣服神态样样清楚干净。她过来冲着平王深深一福,“妾失礼了。”

    平王摆摆手让她起来,“也是我等勾起夫人难过往事。”

    许是发泄一番情绪得到了疏通,张氏浅笑吟吟,眉目舒展,整个人又恢复了端庄优雅的候夫人样子,与卢栎说:“今日你即来了,旁的事都不重要,见见你弟弟吧。”

    她口中弟弟,应该就是张氏的儿子崔治。张氏与崔洛成亲多年,膝下只有一嫡子,到如今应是十五岁了。

    “好啊。”卢栎笑着应了。

    崔治是个端方少年,虽被寡母带着,眉目间并不见自卑郁气,应对间很是大方得体,冲卢栎行礼时特别认真,“听说哥哥一手本事技惊四座,弟弟心向往之。”

    沈万沙在一边出主意,“那下次小栎子剖尸之时,你也来看呀!”

    崔治眼睛睁的溜圆,非常激动,“可以么?”

    卢栎无奈的揉揉沈万沙的头,“剖尸不好玩,气味难闻,尸体也很不好看……”

    “这样啊……”崔治眼眸立刻黯了下去,满是失望。

    卢栎不忍心,“这样,如果尸体表现不是那么吓人,你娘亲又允许,我便让你看。”

    崔治立刻看向张氏,“娘——”

    张氏乐的让儿子交朋友,再者男孩子哪能同姑娘一样娇养,是该练练胆子。她先是笑着应了,复又虎着脸提醒,“若你表现太丢人,下回可就不准了。”

    “儿必不会给娘亲丢脸!”

    ……

    伤心事提过,便又是聊天说话,大家互相了解的时间。

    做为候夫人,张氏消息不算闭塞,她即知道了卢栎是谁,自然也就知道了赵杼与他关系亲密。张氏很想多关心卢栎一些,但以往没有尽过心力照顾,这事上插手也不合适,便一边说话,一边暗暗观察赵杼,看他对卢栎真的好,还是逢场作戏。

    沈万沙她清楚,是个性子纯真的少爷,赫连羽就又不熟悉了,张氏默默观察评估着……

    尽管有些晚,她还是想尽一份心力,替苗红笑好好看着儿子。

    ……

    外面暖风拂柳,蝉鸣声声,厅里放着几盆冰山,袅袅升着白烟,主人端雅大方,客人活泼有礼,气氛竟是不躁不热,十分适宜。

    卢栎视线微垂间,不期然滑过屏风,看到偏厅书案。书案临窗,窗子现下开着,暖风吹过,将桌上书页缓缓打开……露出一张青墨写就的纸片:回首西风,何处疏钟,一穗灯花似梦中。

    似是悼亡词,意境怀念又无奈,观其缠绵笔意,应是女子写就。

    武安候府如今最大的主子就是张氏,正厅常来待客,偏厅该是张氏等待客人或小憩安坐之处,那这些字,应该是张氏写的了。

    大概是悼念亡夫了。

    卢栎心内感叹,张氏……是个情深之人。

    ……

    叙完话,卢栎提出告辞,张氏想留他们在候府吃饭。若是自己一人便也罢了,但赵杼和赫连羽……卢栎有些犹豫。张氏不欲他为难,这才没苦劝,只同他约定,近几天,不拘哪日,一定要再来一次,她在府中准备好吃的玩的等他。

    崔治也满脸遗憾,卢栎便邀请崔治到他的处住玩:“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过来,我若没事,一定会在家的。”

    崔治看看张氏,见张氏点头,脸上的喜悦压都压不下去。

    一行人走到庭中,路过的仆从皆靠墙垂手肃立,规矩极好。

    卢栎视线随意扫了一下……就顿住了。

    见他停住,不光赵杼沈万沙赫连羽,张氏崔治也有些不解。

    “张姨,”卢栎眉梢微凝,面色严肃,“府上最近可否有人消失?”

    消失?无故失踪么?

    张氏眉尾微扬,似是不明白卢栎为何有此一问,但她想了想,还是认真回答:“未曾听闻。”

    “那有没有派出去做事,暂时没回来的,有头有脸的下仆?”

    “这个倒很多,”候府家大业大,张氏这个家主尚少有得闲,下仆们自然更忙,每日在外忙碌的管事不知凡几。张氏觑着卢栎神色,“你想找人?”

    卢栎微微颌首。

    “如此,需叫大管家过来相询,下面人怎么安排,我并不十分清楚。”张氏挥挥手,她身边大丫鬟立刻转身,去请大管家。

    沈万沙悄悄拽了拽卢栎袖子,“小栎子,怎么了?”

    卢栎指着靠墙下人里站在最前面长者……衣服上的绣纹,声音略低似含隐意,“那个,很眼熟。”

    沈万沙没明白,眼熟?

    崔治听到卢栎的话,开口问道:“那是我们府里家徵,可是有什么问题?”

    “现在还还好说。”卢栎摇摇头,回头冲赵杼赫连羽歉意笑笑,他们恐怕得在候府多停留一刻了。

    赵杼摸摸卢栎的头,似是明白过来了。

    沈万沙急的跳脚,“到底怎么回事呀?”

    卢栎便与他解释,“前日你在巷子口遇到的那个死者,里衣上也绣有同样家徵。”

    即是家徵,他不理解为什么死者绣在里衣上没绣在外面,但他对死者观察一向仔细,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如果不出意外,死者应该是候府的人。

    沈万沙长长哦一声,“原来如此。”叹完又抓耳挠腮回想,“我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赫连羽握住少爷的手,防止他伤到自己,“观察死者方面,没有人比卢栎更加仔细。”所以输给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不是少爷太弱,是卢栎太强。

    沈万沙咂咂嘴,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

    大热天的,在庭中等不是回事,张氏又把卢栎几人请回正厅稍坐。

    ……

    大管家姓刘,来的很快。不愧是老管家,对下面人如数家珍,谁现在应该在哪里,做什么事,没有他不知道的。

    卢栎形容了下那日死者的相貌身材,多大年纪,身上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老管家想了想,给出一个答案,“有个叫高诚的外院管事,同您形容的很像。”

    “他现在人在何处?”

    “应该在邢州收帐。”

    卢栎请老管家细说。老管家便道,高诚去往邢州的工作半个月前就派下来了,他准备得宜后,于三日前出发,照马车行进速度,现在应该在邢州了。

    要远行,人不会在候府,也不会在上京,所以只穿了绣有家徵的里衣,外裳则换了出门穿的体面衣服……

    卢栎点点头,明白了。

    张氏端详卢栎神色,眉头压下去,捏着帕子的手也握紧了,“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

    卢栎眼梢微垂,想怎么说合适……

    张氏神色凝重,声音里透着刚强,“有事只管说,我虽是寡妇,却也撑得住。”

    卢栎最是欣赏聪明坚强的女子,闻言也不再犹豫,直接说,“前日朝阳大街巷子口发现一具尸体,很像贵府下仆高诚。”

    “什么?高诚死了?”老管家非常惊讶,“没去邢州?”

    张氏却十分镇定,只顿了一顿,就问卢栎,“那具尸体现在何处?”

    “应在府衙停尸房。”

    张氏即刻下令,“刘叔,派个腿脚麻利的去府衙停尸房认一认,看是不是高诚。若是,请差吏过府调查,提醒府里人配合,另派一人去往邢州,若不是,也即刻转来报我。”

    “是!”老管家匆匆离开,安排去了。

    正厅一时又安静下来。

    崔治有些不理解,“娘,不过是个下人,要这么大动干戈么?”官府差吏们哪是好打发的,有了官司,就得打点。

    张氏正蹙着眉思考,好像没听到他说话。

    杜妈妈便出言解释道:“按说家里死个下人算不得什么,奴婢的命本就不值钱。可咱们府的人在外枉死,家主若不管,会寒了下面人的心。若是别人看不惯咱们家故意为之,咱们就更不能退,需得找回脸面。”

    崔治面色复杂了看了张氏一眼,微微垂眸。

    是啊……他娘是寡妇,容易被人看轻瞧不起,更应该硬气些。

    他有些恨自己长的慢。

    张氏有想尽力破案的意思,卢栎便不能呆看,“若张姨不嫌弃,我来帮忙罢。”

    “如此,偏劳你了……”张氏看向卢栎的目光有些复杂,“你头次上门,家里就出了这种事,我这做长辈的没照顾过你一天,反累你来帮衬我。”

    卢栎摆摆手,“没事。”

    沈万沙也帮小伙伴说话,“夫人且放心,累不着小栎子的,小栎子可聪明,破案可快呢!”

    虽然候府派去认尸的人还没回来,卢栎已经觉得,死者十有□□就是高诚。遂他开始问问题,第一个就问高诚来历,性格,可与人有积怨。

    杜妈妈福一福身,上前两步回话。

    若问她府里是否有人丢了,她也不确定,需要问问下面,但若指出确定的人,还是个有头有脸的管事,她却不会不知道。

    “高诚是候爷入住候府时,崔家送来的世仆……”

    崔洛自小贫穷,没什么家底,先帝给他封了爵,他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一应下人,全是上京崔家帮衬,这高诚,便是崔家挑选送来的。

    此人非常忠心,很会办事,也很负责任,但凡交给他的任务,就没有办不好的,若非平日里好那一口酒,现今也不会只是个管事……府里上下对他的评价非常统一。

    崔洛仙去,张氏寡居,为免名声不好,张氏治府极严,规矩很重,管事们层层监查,不允许有内斗。杜妈妈从未听闻高诚与谁有积怨,所以他在府里应该没有仇人,若有,这消息一准瞒不住,早报上来了。

    “忠心,会办事,负责任,但凡有工作,一定能高质量完成……”卢栎念着几个关键词,“这个高诚,很聪明么。”

    杜妈妈道是,“不管谁,能在咱们候府做到管事的,都不是笨人。”

    “聪明人擅隐藏心思,遂他真要有什么东西想瞒……”卢栎看了看张氏。

    张氏闭了闭眼睛,“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我才想尽可能掌握更多。”

    线索太少,暂时分析不出什么,卢栎想了想,“我能看看高诚的房间么?”

    他提这个要求不过是顺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没想到……高诚的房间给了他很多惊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