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9章 秘密

第279章 秘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高诚横死街头是两天前的事。

    若凶手是外面的人,那肯定进不了侯府;若凶手在侯府中,杀完人会很可能下意识处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遂卢栎觉得高诚房间里有线索的可能性比较小。

    但可能性再小,查案的人也需要看一看。就算找不出任何与命案有关的线索,能对死者性格,习惯,爱好多了解一些也是有帮助的。

    所以卢栎提出查看高诚房间的要求。

    张氏表情郑重的答应:“自然可以。”不过她没有亲自相陪,叮嘱崔治好好待客,并请外院总管帮衬,不许怠慢了。

    卢栎几人都表示理解,身份最尊贵的赵杼也没有任何不满。

    一来虽然是条人命,也不过是个下人,主家太重视反倒显得跌份儿;二来张氏是妇道人家,还是寡居,事发突然心神不稳也是正常;三来张氏从今早开始情绪起伏就很大,还有些失态举止,你总得容人家整理整理,洗洗脸换个衣服顺顺心绪什么的……

    侯府地方大,也不差钱,对下人并不苛刻,如张诚这等做到管事级别的下人,可以单独拥有一间倒座里最敞亮地势最好的厢房,或者府里偏僻角落的小小院子,二选一。

    高诚选的是小小院子。

    即是与下人住的,环境上就差了很多,说是小小院子,其实地方非常小,就是单独一间厢房,房前用青砖围起来一小片地方充做院子,站几个人都嫌挤。

    而且地方也很偏僻,几乎全部靠着侯府围墙。

    沈万沙与卢栎咬耳朵解释,一般像侯府这样的大家大户,府中护卫分班巡逻,一天十二个时辰不能断。有底蕴的大族便罢了,崔洛这种因运气好封侯的,不做官,不行武,手里没权,没兵,连世仆都没有,护卫大半买来,或许以重金雇佣,自然不如从小训练的家仆那般认真仔细,家主需要想其它方法,增强安全防范。

    将靠墙小小院子分与有头脸的下人住,便是方法之一。

    能做到管事的,不说耳聪目明,处事机变肯定是有的。若夜里听到什么不好动静,不管想揽功升官,还是害怕失去现在位置,这些人都会站出来,想办法妥善处理。

    小院子盖于隐蔽之处,全部靠着侯府墙,即不影响府内景观,又能多一道防护,何乐而不为?

    卢栎很有些惊讶,还能这样啊……

    沈万沙摇着扇子,得意眨眼,“主子总是比下人聪明么。”能者多劳,一个人能干两种活甚至更多,主家愿意用,也愿意给予更好的待遇。

    可这样做也并非没有缺点。

    卢栎明确点出:“若下仆与外人勾结——”危险性就更大了。

    沈万沙也承认,但这不是没办法才这么做的么,若是护卫力量足够,主家也不会如此。而且下人害主刑罚甚重,一般下人不大敢做这样的事。

    两人一路说着话,就到了高诚院子门口。管家低头推开门候着,崔治请赵杼等人先行。

    院子……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小。

    “咦?锁着门呐。”沈万沙扇子指着厢房门上大锁,问管家,“有钥匙么?”

    管家摇摇头,“管事房间配锁,钥匙并不交于府中。”

    “那就只有高诚自己有了?”沈万沙歪头,“那高诚自己把钥匙丢了怎么办?或者他犯了事,府里需要搜查他房间怎么办?”

    管家肃手恭敬回答,“真有那时,寻个厉害锁匠挑开,若还不行,砍了便是。”

    沈万沙想想也是,锁头才多少钱一把?他走到赫连羽身边,摸向他腰刀。

    “做什么?”赫连羽怕少爷受伤,不欲他摸利刃,按住了他的手。

    沈万沙指着锁头,“把这锁砍了啊!”这还不懂,多明显!少爷抵不过赫连羽力气,索性收回手,眨眨眼,“要不你来?”

    赫连羽对此倒没意见……

    岂知他们两个说话时,卢栎与赵纾已经走近房门观察门锁……“果然如此。”

    “怎么了怎么了?”沈万沙甩开赫连羽,跳上前来。

    卢栎指着门锁,“你看,这锁并没有锁好,只是挂着。”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赵杼,清亮双眸里满是笑意。赵杼眼睛也太利了,一下子就看出来锁未锁,他还不信,走过来一看还真是!

    “唉呀还真是!”沈万沙指着黄铜锁虎头的部分,“这缝太细,不认真看还以为锁好了呢!”

    不过这没锁好,是高诚离开前大意,还是……有别的原因?

    总之,不用砸了。

    赵杼将锁拿上来,递给崔治,让他使人收好,其他几个人推开房间,进去了。

    这一进去,大家齐齐怔住,谁也没敢动。

    因为现场实在太震撼!

    桌椅是倒的,杯壶是摔碎的,各样东西散落一地,连床帐都被撕了下来!这个房间不小,家具物什也不少,可所有东西都不在本来位置,整个房间仿佛经历一场暴风雨般,乱的不行!

    “这是……”沈万沙眼睛瞪的溜圆,“被小偷光顾了?”

    赫连羽揉揉他的头,“也有可能是凶手。”怀着不可言说的目的来找东西……

    “即是凶手,找完为什么不把现场收拾了?”沈万沙不服这个猜测,“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杀了人么?”

    留下的痕迹太多,太容易出破绽被抓住了好吗?

    赫连羽桃花眼绽满笑意,“是是,少爷说的对。”他也是随口一说而已。

    卢栎已经开始避开地上的东西,小心翼翼走动,观察房间内环境。

    赵杼跟在他身后,也是一脸肃然。

    崔治……崔治是个还未过这种事的少年,没什么经验,只尽量绷了小脸,一派严肃,随时注意着几个人动作,有什么要求。

    卢栎环绕房间一周,感觉有些怪异。这房间里东西倒的太全乎,但凡小件都倒了,便是别人找东西,也不需要如此破坏吧?他见过入室偷盗现场,像桌椅这种东西,薄薄木质没有抽屉暗格明显不可能藏重要物品,除非遇到人们争执动手撞上去,一般不会倒。

    这里连床帐都被扯了下来,只墙角一排柜子站着,是体积太大太重,不方便动手么?

    ……

    赵杼看完四下,走到卢栎身边,对着房间里唯一站着的柜子。

    这柜子做的很大,又高又长,下面储物,上面摆放赏玩之物,多是瓷的木的,现在瓷的全部摔碎在地上,木头的还能看出个囫囵样子。

    他伸手摸摸柜子表面,指腹上沾了浅浅一层尘印。他先自己看一眼,又将尘印展示给卢栎,“房间上一次打扫,在五日之内。”

    卢栎给了赵杼一个‘很赞’的眼神,问管家,“高诚为人可勤快?”

    听话辩音,管家一直在房间里,当然明白卢栎意思,“只要不是喝醉了,高诚勤快又爱干净,出门之前还特意把房间收拾了一遍,好多人看到他提水。”

    既然大扫除,就不可能只擦别处偏漏了柜子。柜子用来放赏玩物品,现在所有东西被扫落在地,对光细看,柜子上灰尘痕迹均匀,就像上面没被放过东西一样。

    房间这么乱,肯定不是高诚自己刻意所为,否则不必多此一举打扫收拾,直接下手便是,这房间状况,必是旁人所为。

    柜子上灰尘痕迹太过均匀,没有深浅之分,所以柜上东西扫落的时间,当在清洁整理后不久……也就是说,高诚刚刚做完大扫除,在灰尘还没来及浅浅铺一层时,柜上东西就被扒拉了下去,一直保持到现在。

    而高诚做完大扫除就直接外出办事,没有回府,死在了朝阳大街巷子口……

    这个时间点比较微妙,若说小偷小摸很有些牵强,还真可能与高诚之死有关。

    如此,凶手可能就是侯府中人了。

    ……

    大家各自发动脑筋观察,突然管家‘咦’了一声。

    崔治不解,“怎么了?”

    管家指着窗台上幸存的,未被扫落的莲花形灯盏,“这灯油……好像用过。”

    “用过不是很正常?”崔治更不明白了。

    管家摇摇头,“因高诚要外出收帐,为多赚些月钱,最近半个月加了份晚班,每日傍晚起来,做事加值夜,第二日晨间差事做完,近午才会休息,所以这灯油,是用不上的。他自己也说,反正出门坐车,车里有的是时间补眠,能多些月钱,省份灯油,十分划算。”

    沈万沙好奇了,“所以他最近没点过灯?这灯被点过……一定是凶手!”

    难道凶手是晚上来的?

    少爷肃然提醒卢栎:“需得好好问侯府下人夜里口供。”

    卢栎颌首,表示认同。

    崔治看着乱糟糟的屋子,心情也很乱,“屋子这么乱,是有人与高诚起过争执么?”

    沈万沙眼睛倏的睁大,“对啊!有人争执打架,房间也会乱么,不一定是遭贼!”

    “可能性不大。”卢栎摇摇头,否了,“若是争执推搡,能乱成这样,架打的肯定特别凶,打的那么厉害,双方不可能一点伤都不受,哪怕蹭破点皮,也会留下痕迹,可房间里并没有。”

    赵杼附和道:“墙,桌椅,地面,没有人类撕打,拖拽,碰撞痕迹……看起来更像找东西,而且蓄意破坏。”

    “那就是要找的这东西非常重要了……找不到心里不爽,所以弄这么乱?”沈万沙摸着下巴,“什么东西这么厉害?”

    “自然是好东西。”此时赫连羽已经走到柜子前,盯着角落处笑出声。

    沈万沙凑过来,“你发现了什么?”

    赫连羽指着柜子深处一点红,“看到了么?”

    沈万沙看到了,但是……“不懂。”

    赫连羽又指了指地上碎的没碎的一堆东西,“可有红色的?”

    “没有。”沈万沙摇摇头,摇完就明白了,清亮大眼睛瞪的溜圆,“这里原本有个红色的东西,被拿走了!”

    他赶紧招呼卢栎,“小栎子快来看!”

    卢栎与赵杼本就在柜子另一头,此刻走过来一看,俱都一脸明悟。

    柜子深处有一抹红,手指过去摸一摸,也能沾到一丝,痕迹很新,显是最近造成。

    赵杼摸完还搓了搓,闻了闻,“像是剔红漆器。”

    就是可惜痕迹太少,不能分辨是什么东西。

    ……

    卢栎本以为此次到死者房间不会有太多收获,结果收获一大堆。

    比如高诚之死很可能是侯府中人所为,有人在夜里到这个房间拿走了一个剔红漆器,虽然不知道这漆器是什么,有什么用,但它肯定很重要,重要到这人寻找的太费力气,愤怒之下把整个房间的东西都祸祸了一遍……

    另外,赫连羽研究了下那枚挂在门上的锁,那是个精巧虎头锁,没有钥匙一般工匠都很难打开,这人能进到房间,很可能掌握了死者钥匙。

    所以,只要回头找找看,死者身上若没有锁头钥匙,凶手与制造房间混乱的是同一个人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

    几人刚看完房间,张氏就派人来请,去府衙认尸的下人回来,说死者的确是高诚。

    卢栎几人对视一眼,随传话之人走回正厅。张氏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安坐主位,一边同卢栎招手,一边指着厅前站立的小厮,“有什么问题,皆可问他。”

    卢栎也不客气,“你可认清楚了,死者确系高诚?”

    “小的确定,”小厮脑门都是汗,“官差们也已查出线索,正准备往侯府问话,小的一过去,立马认出来,死者就是高诚!”

    沈万沙摇着扇子,“官府也找出死者身份了?”倒也不慢么。

    小厮垂手躬立,“是。”

    “那他们人呢?”

    小厮看了眼首坐上的张氏,没有说话。

    卢栎便明白,侯府是有阶级地位的,虽然出了人命案子,身份也只是个下人,算不得什么重案要案,需得配合家主意愿行事。

    张氏眸色微敛,“府里乱糟糟的,又将近饭点,我便请差吏们先吃个饭,午后再来府中问供。”

    卢栎颌首,如此态度已经很好,没把人推出去不让官府管就不错了,张氏是有心破案的。

    他便粥问那小厮,“高诚身上有没有……”

    “让我进去!我知道凶手是谁!”突然厅外一阵喧哗,阻了卢栎的话。

    这声音尖细清脆,是个女子。

    因府中正经主子是侯夫人,所以一瞬间,所有人目光看向主座张氏。

    张氏唇角深抿,眸内闪过不悦,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她便恢复了温雅高贵模样,“让她进来吧。”

    她一下令,厅外下人撒手,一个湖绿身影立刻冲了进来,扫视厅中一周,也不与张氏行礼,直接冲着看起来地位最高的赵杼跪了下去,高声疾呼,“我知道谁是凶手!”

    一边说话,她还一边往前趴,看样子想抱赵杼的腿,不过赵杼武功高,他若不愿,别人自然抱不到……

    这女子身形纤巧,削肩柳腰,烟眉水眸桃腮,整个人透着一股柔媚之意。她眼角有些许皱纹,看起来已不年轻,可这股气质还是很明显,可以想象她年轻时会是怎样尤物。

    可她动作迅速,对张氏失于礼貌,话说的又快又大声,眉宇里还有几分戾色,与她气质很不搭,这一不协调,让人看着就有些不太舒服了。

    沈万沙见卢栎微怔,以为他介意什么,凑过来解释,“平王穿着王爷常服,胸前四爪金龙太耀眼,任谁都能一眼瞧出他身份,倒不是与这女子有什么过往。”

    卢栎更愣了,沈万沙这是误会他吃醋了?

    沈万沙见他发愣,轻轻拍着他的背,“你要还不开心,一会儿正事完了我帮你一块揍平王,嗯?”

    竟然还哄起他来了!

    瞧着少爷忧心忡忡,半是心疼半是欲言又止的轻声劝,卢栎抚额,“我没有……”

    沈万沙一脸‘我理解,大家遇到这种事都口是心非’的表情,再次拍拍卢栎的背。

    卢栎:……

    “杜妈妈,”张氏眉梢微凛,“把她拉开!”

    杜妈妈立刻带着丫鬟们过去,那女子挣开她们的手,“滚!我自己会起来!”

    然后,这女子站起来,愤愤瞪着张氏。

    张氏浅浅叹息一声,站起来同赵杼几人福身致歉,“这是我夫侍妾,姓庞,一向没甚规矩,还请见谅。”

    庞氏见她如此,用鼻子哼了一声,“装模作样!”

    杜妈妈看着庞氏,声音微冷,“姨娘且消停些,今日府中有客,夫人不好与你计较,若你过份,失了侯府脸面——”

    庞氏‘呸’了一声,再次转向赵杼,“我知道谁杀了高诚,就是我们这位安坐高位,优雅泰然的侯夫人!”

    这话让厅中一静。

    杜妈妈目光锋利如刀,“姨娘说话且过过脑子,高诚不过是个下人,夫人若不高兴,想要他的命只消一句话,外院八十板子一打,就能随便丢去乱葬岗,旁人都不带知道的,值得如此大动干戈,闹到官府去?”

    庞氏冷笑一声,声音更尖,“因为高诚虽是下人,却与普通下人不一样啊,他知道了夫人杀夫秘密,夫人心怒,所以他才会死的这么般壮烈!”

    这话更是引的众人惊讶,尤其‘杀夫’二字,是指张氏杀了崔洛么!

    庞氏并没有给别人反应的时间,拎起裙角在赵杼面前重重一跪,“妾之所言句句属实!张氏狠心毒辣,谋杀我夫武安侯崔洛,高诚是侯爷贴身近侍,最为忠心,一定是他得知此事,张氏杀人灭口,请王爷为他们做主!”

    “你夫?”杜妈妈声音更冷,“你一个贱妾,也配称呼侯爷为夫?整个大夏,能以夫称呼侯爷的,只有夫人一人!”

    “可我虽身份低贱,却是一心一意服侍侯爷,才能在侯爷生前独得恩宠,张氏不过是个污了身子毁了名节不配活着的妇人!”好像怕被掩住口拉下去,庞氏话说的非常快,“张氏为何膝下只有一个孩子,还不是十四年前那件事后,王爷不肯再碰她!王爷为什么不碰她?不就是汤南庄时她做诱饵引开匪人,被匪人玷污了!”

    “若非她还算有功,侯爷早就休了她,好生敬着待着已是大度,她却不知足,心怀怨忿,把侯爷给杀了!”

    她这话说的太重,也太惊世骇俗,厅中所有人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我还以为你真知道高诚怎么死的,方才准你进来,没想到不过旧事重提,你还是说这个。”

    张氏表情淡淡,与卢栎几人解释:“我夫过世之时,庞氏就为此闹了一场,非说我贪心不足,杀了我夫。当时有崔家族人并官府调查为证,我并没有做这样的事。我念及庞氏有功,为侯爷产下子女,方才没有计较,没想到直到今日,她仍对此事念念不忘,倒是让几位受惊了。”

    这种事是私宅秘事,不会外传,沈万沙没听说过,眼睛睁的溜圆,武安侯府竟然还发生过这样的事啊!

    卢栎则是觉得这小妾很可疑,直接问庞氏,“你说高诚知道当年之事,所以被夫人灭口?”

    庞氏神情坚定,眉眼凌厉,“是!”

    “你怎么确定高诚是因为此事被灭口,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庞氏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这个问题问的太妙,沈万沙忍不住收了扇子,“是啊,你与他怎么什么关系,怎么他知道什么秘密,都跟你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