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81章 演绎

第281章 演绎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月斜影疏,星子璀璨,有凉风扑面。

    卢栎抱着赵杼脖子,感觉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夜风微凉,吹在脸上却很舒服,连发梢落下的微痒也不觉得讨厌。

    视野里的屋檐大树时高时低,上一刻感觉要与墙头进行亲密接触,心中紧张,下一刻身体猛的拔高,速度之快,幅度之大,让他几乎有种直入九宵的兴奋快|感。

    发丝拍打面颊,衣袖被风吹的呼剌剌响,心中满满都是畅快满足,卢栎差点尖叫:再来一次!

    洒脱,爽快,享受……

    卢栎心想,这种感觉,大概就是‘我欲乘风归去’吧。

    人类自己的力量,与大自然和谐共处的感觉……比现代坐飞机还要舒服。

    嗯,不计较距离的话。

    见他唇角带笑,表情略神秘,赵杼抱着他的屁股颠了颠,“想什么呢?”

    “没什么,”卢栎看着离脚下很远的地面,“只是在想,咱们俩现在在别人眼里一定很好看。”

    人们抬头看天空,月亮那么美,月光那么皎洁,突然两个俊美身影出现,潇洒的从明亮月盘中穿过……

    想象着以前看过的电视|电影|动画效果,卢栎就忍不住笑出声。

    赵杼没理解到卢栎的脑洞,不过媳妇这话说的轻快,还笑的跟朵花似的……意思就是喜欢喽!标榜大夏最疼老婆汉子的平王立刻做了个决定:以后一定要经常带媳妇飞!

    至于现在么……当然是先亲一个再说!

    媳妇笑的那么开,清亮双眸内波光流转,一看就是想要!

    “唔——”卢栎很想推开赵杼,但大家都知道,飞行过程中安全很重要……平地上把赵杼狠拍一顿没关系,反正他皮糙肉厚,可这是在空中,万一把赵杼拍飞了怎么办?自己不也得自由落体,享受一下摔成肉饼的快|感……

    遂卢栎一点也没抵抗,就这么屈服了。

    赵杼一看媳妇这么乖……果然被猜中了,媳妇就是想要!于是继续以十二万的热情对待。

    卢栎感觉天旋地转,呼吸急促,大脑缺氧,无法呼吸。赵杼啃的也太激烈了!他忍不住腹诽,古代武功还能这么玩?不用专心致志运功,心思都跑到别处也掉不下去么!

    一吻毕,赵杼呼吸也有些急促,他恋恋不舍的看着卢栎水润的唇,低头亲了亲他脑门,“乖啊,这会儿弄太危险,一会儿再满足你。”

    你也知道危险啊!知道你还干!

    不,等等……卢栎震惊的看着赵杼,什么叫‘弄’?弄什么?一会儿再满足……他根本不想要啊!

    赵杼见他小脸微红,唇瓣水润,眼睛里更是含了一汪水,迷离又诱人……“真拿你没办法。”

    他看了眼底下,落到一处偏僻巷角,把卢栎压到墙上就亲。

    卢栎:……

    求放过!

    赵杼不但没放过卢栎,还越亲越来劲,甚至拉着卢栎的手往下面按,他的手也悄悄钻进卢栎衣服,在他腰臀间流连……

    卢栎终于受不了了,脚一抬,踩住赵杼脚面,狠狠碾——

    这个动作还真不是打情骂俏,每当他有这个动作,就证明他心情很不好,赵杼最好制止目前的行为。

    赵杼不满的退开,“怎么了?”他捏着卢栎小腰,“疼?”

    卢栎气的磨牙,“容、我、提、醒,我们今晚出来是干正事的好吗!”

    “我现在干的不就是正事?”赵杼眉气斜斜挑起,“每个成年人每天晚上都要做……很重要。”

    呸!小心肾亏啊你!

    卢栎瞪他一眼,转身欲走,“你不去我自己去!”

    “诶宝贝不气啊,我陪你。”赵杼大手一捞,再次把卢栎搂在怀里,脚尖一点,又飞了起来。

    这一次他没再闹,直接抱着卢栎来到高诚的死亡现场。

    ……

    落地后,卢栎给了赵杼一个‘这还差不多’的眼神,开始溜边站着,借着月光查看现场。

    巷子是小道,不像大街铺着石板,它是土路,因被人们反复踩踏,地面也算平整坚硬。这样的路渗血速度很快,当日高诚的血染暗一大片土地,很快干透,虽没有人刻意处理,几天来风吹日晒,这个痕迹更淡了。

    卢栎走到血迹跟前,四下走了走,看了看,又想了好一阵,招手让赵杼过来,“来,比如你是高诚,我要杀你。”

    赵杼非常配合的走过来。

    卢栎随手拿了根小树棍,冲着赵杼比划,“高诚伤在左侧腹腔,脾脏出血,所以我应该站在这里刺你……”

    小树棍抵在赵杼肋前,卢栎问他,“你现在有什么想法?”

    赵杼看着卢栎。他仰着脸,沐着月光,眸子里似落入了漫天星斗,熠熠生辉……

    赵杼喉头滚动,声音暗哑,“我想亲你。”

    “你想……滚!”卢栎反应过来,愤愤瞪他,“办正事呢!”

    “是你问我想什么的。”赵杼委屈。

    卢栎干脆不理他,看向自己的手。看着看着,他突然眼睛睁大,声音震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他若准确刺中赵杼脾的位置,手得抬高角度,而且角度很大,所以——

    “死者伤痕角度略平直,斜度很小,且自上而下,所以凶手一定比死者高!”

    他怎么就忘了这一点!

    不过高也高不到哪里去,差距应该在三到七公分之间,肯定不是卢栎与赵杼这样的身高差。

    高诚的身高,照卢栎记忆,不足一米七,属于略矮的男人身高,比他高的人很多,不说大部分男子,稍微个头高一点女子都也能长到这个个子。

    卢栎回忆了下侯府人群……这样身高的还挺多。侯府下人素质参差不齐,男女都有这样身高的;宴安是南方人,虽然谦谦君子风仪无两,却也不太高,看起来大概一米七多点;崔治虽然刚满十五,个子已经蹿上来了,一米七肯定是有了,儿子长的不错,当妈的肯定也不是小个子,张氏应该有一米六八六九的样子。

    连瞎折腾的庞氏,个子都与张氏差不多……

    卢栎有些沮丧,根本不能排除多少人!

    他长叹一声,将小木棍塞给赵杼,“我是高诚,你来杀我。”说完他立正站好,等着赵杼行动。

    小木棍在赵杼手中仿佛有了灵气,顺着他手指摆动转的流畅又漂亮。

    可惜拿着木棍的手伸过来,又放下了。

    卢栎:……

    “你干什么!来啊!”

    赵杼眼梢微垂,“我不想杀你。”

    卢栎差点翻白眼,赵杼要真想杀他,他还不干呢!但是——“这只是模拟!假的好吗!”

    赵杼傲娇转头,“假的我也不愿意,我舍不得。”

    卢栎整个人像被雷劈了似的,愣住了。

    虽然这话很让人感动,但考虑到说出这话是身高腿长,一身腱子肉,威武不凡,冷漠霸道的平王赵杼……卢栎就觉得脑补无能。

    这真的是赵杼吗?不是吃了什么脏东西被谁附身了吧!

    卢栎抢过他手中木棍扔了,让他手握成拳,抵在自己肋下,“这样行了吧!”

    “还是用了拳头……”赵杼把手伸开,改推摸着卢栎,“这样勉强还行。”

    这还像杀人吗!谁家杀人是情意绵绵的摸着啊!接下来是要推倒床戏吗!

    不过好歹赵杼没走……就也将就了。

    卢栎想象着高诚的样子。

    被刺中脾脏,一定是非常非常疼的,疼痛之下站不住,必得找靠的地方。巷子比较宽,站在正中不靠墙……所以,他就得靠着凶手喽?

    卢栎抱住了赵杼肩膀。

    地上血迹很统一,是整片血泊,所以死者没有被凶手推开。

    可高诚又不是哑巴,为什么不喊人?

    卢栎问出声,赵杼眉头微压,“会不会是凶手说了什么?”比如足以威胁到高诚,让他不敢开口求救的话。

    “那这话得相当有份量才行。”卢栎眨眨眼,“莫非这高诚身上,真有了不得的秘密?”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月下有种让人渗冷汗的冷暴,“这就要看看武安侯府传来的线索了。”

    卢栎背着手,面色沉吟。

    短短的侯府之行里,得到的信息不多,但也不算少。

    这高诚年过三十,尚未成亲生子,是个会办事的人,却因为好酒让大家不喜欢。他搬到偏僻小院,乐的清静,怎么闹也不会有人管。所以在侯府里,与他称兄道弟的人不少,真正交心的却是一个都没有。

    他聪明又有能力,若真有什么秘密,会告诉别人?还是不那么亲近的人?

    而且什么秘密那么重要,他宁愿选择死,也不能这个秘密暴露?

    难道……“是那个消失了的剔红漆器?”

    赵杼却摇摇头,不甚同意,“漆器并不贵重。”

    贵重之物,比如万里无一的世间至宝,或者象征性非常强的东西,例如传国玉玺,是见了就能要人命的东西。可本朝漆器众多,制作工艺复杂了点,但想买一个却并非难事,民间偶尔咬咬牙也能置的起,这样的东西会让人丧命?

    赵杼解释完,看到卢栎写满‘反对,不同意’的脸,换了个方式,“我不是说非贵重物品一定不能使人丧命,漆器里也有特别华美精致价格昂贵的,也许内里刻有暗格藏有它物……只是东西的价值再高,远远不如人们自身性命重要。”

    卢栎这就明白了。

    古代制度不同,下人对主子有种独特的忠诚,但真正肯为主子付出性命的忠仆,还是不多的。下人也是人,也有家,也有牵挂,你施的恩不足以让他们感激到一程度,你的家族不能给他们来带来独特的地位财富及荣誉,想让下人们不顾性命忠心于你,也是很难的。

    不是卢栎看不上高诚的忠心,其一,崔洛虽然姓崔,却并非是崔姓嫡枝,幼时成长环境不怎么样,为人风仪礼仪更是不消提,从上京嫡枝崔家转到给崔洛当下人,高诚是否真的乐意?崔家名门,世仆身上多少也会沾些世族风骨,到底怎么看崔洛,很难说。

    其二,高诚聪明,会办事,却好酒。他要真看得上崔洛,甚至愿意为他去死,怎么会不上进,沉在酒里呢?一个人若将生死置之度外,戒酒应该算不得什么大事了。

    其三,高诚是孤家寡人,自己没娶妻生子,娘老子也早已去世,俗话说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这样的人牵挂最少,想施恩难度很高,想让他死心塌地效忠,就更难了。

    莫非他效忠的对象不是崔洛,不是武安侯府?

    脑中刚划过这个想法,卢栎就摇了摇头,不是没这个可能,但高诚是崔家世仆,连崔家都能背叛,新主子当然也能背叛,什么都没命重要么。

    意志不坚定的人,甭管知道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上大刑,全都能招,高诚面对生死危机,还能不叫出来,这个威胁肯定比忠心更重要……

    “什么比忠心更重要?”赵杼重复着卢栎问题,突然缓缓一笑。

    他拉卢栎过来,搂住他的腰,挑起他的下巴,在他唇间印下一吻,“你喽。”尝过情爱滋味的人都知道,就算用江山来换,搂住爱人的手都很难松开。

    卢栎目光微动。是啊……只要是人,总会有牵挂。没有家人朋友,没有妻子儿女,不证明他不会爱人……

    “高诚……喜欢谁?”

    赵杼深深吻住他,“谁知道呢……”

    ……

    卢栎今夜只是热的心里闷不想睡,便来现场逛逛,能找到新线索最好,找不到也没关系,没想到结果还不错。

    虽然能排除的人数不多,但好歹有个凶手大致身高了;死者被利器捅入时,曾一度靠在凶手身上,利器入身体,血是瞬间开始流的,那么凶手身前衣上一定沾了血迹,于是他们又有了新的搜查目标:血衣;死者可能遭受过威胁,这个威胁内容对死者来说非常重要,明知不呼救要死,还是生生忍住了,赵杼提议的方向是情,他很认同……

    要是赵杼能有点君子之风,别随时随地耍流氓,他就更满意了。

    可惜这一点,他永远控制不了。

    ……

    第二日午后,沈万沙过来找卢栎。

    他是骑马来的,顶着炎炎烈日跑了两条街,脸晒的通红,满头都是汗。

    卢栎赶紧把他拉进小厅,将胡薇薇刚刚送来的酸梅汤递给他,一边让他喝着,一边给他打扇,“日头这么大,怎么骑马过来了?”热成这样子,看的他直心疼。

    “我不想着骑马快么,这天气,就算车里放了冰盆,也凉快不了,我就想着长痛不如短痛……谁知道差点热死!”

    沈万沙一口把酸梅汤干了,抹抹嘴,“爽快!”

    之后他跑到冰盆前,解开衣领晃着衣裳,“娘喂可算舒服点了……”

    乍热乍冷对身体不好,卢栎把他拽回来,按到桌前坐下,“一会儿就凉快了。”

    沈万沙知道卢栎为他好,叹了口气,“……好吧。”

    少爷是园子常客,下人们伺候惯了,一会儿的工会,茶水小点就上上来了,样样都是沈万沙喜欢的。

    沈万沙吃的眉开眼笑,“还是小栎子这里最好啦!”

    “你喜欢就好。”

    沈万沙一口气干掉一盘小点,“一大早去铺子盘帐,饭也没吃好,我还真饿了。”

    “喝点水。”卢栎给他续上茶,特别担心他噎着。

    “嗯嗯!”沈万沙又喝了两杯水,这才舒服的呼了口气,“小栎子你知道么,武安侯府今天可热闹了!”

    卢栎就知道,少爷这么风风火火过来肯定有话同他说,原来是这个。不过因为高诚之死,他对武安侯府的事还真挺好奇,“怎么说?”

    “昨天咱们一块去见侯夫人,侯夫人温雅谦善,就算被小妾不当回事,她也没生气,我还以为她是个绵软性子,不会随便压人,等咱们走了,一准放过小妾,顶多罚个闭门思过,结果呀……”

    沈万沙连连冲卢栎眨眼,颇有些意味深长,“她不但罚了庞氏,还把庞氏的儿子抱到她屋里养了!”

    少爷学着当时跟他说这件事人的表情,眉飞色舞,绘声绘色的又说了一遍。

    庞氏出身不好,却低眉顺眼,柔柔媚媚,自打进府,就一直牵着崔洛的心。崔洛本来与张氏非常恩爱,十四年前汤南庄回来后,不知怎的,两个人越走越远,渐渐的相敬如冰,自那时起,崔洛便独宠庞氏一人。

    崔洛生前,庞氏仗着宠爱,不怎么把张氏放在眼里,张氏也不介意,任她今日炫耀个花儿钗儿,明日指桑骂槐讽刺两句的瞎折腾。两个人之间没出过什么大事,倒也算顺当。

    许是积年日久习惯了,崔洛死后,庞氏也没转过弯,仍然对张氏不怎么恭敬,张氏想着大家都是寡妇,看着庞氏之前得崔洛宠爱份上,也不理她,只要不过分,一般不会管。

    庞氏心比天高也不是一天的事,张氏早就明白,可是这一回,她却没忍下去。

    卢栎一行人离开,府衙差吏过来忙碌问供,张氏客气又略疏离的招待,一点也不失礼。待所有人离开,张氏直接带人过去,封了庞氏院子,让妈妈们把庞氏拽出来按下就打板子,足足打了三十下。

    她还让杜妈妈站在庞氏跟前,打一下板子,杜妈妈就说一句庞氏罪过……神奇的是,杜妈妈说的条条都很合理!

    庞氏被打的晕了过去,晕过去前,杜妈妈挑着她的下巴:你一个一纸文书买来的贱妾,夫人便是打死你,责任都不用担的,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见过谁家小妾,过的如你这般滋润?

    周围所有人也都是一脸‘你好日子到头了’的嘲讽。庞氏哪经过这个?身体瑟瑟发抖,眼皮一翻就晕过去了!

    张氏让人给庞氏上药,好好伺候着,转头就把庞氏六岁的儿子抱到了自己院子。

    一般来说,庶子被嫡母抱到膝下养,那是荣耀,是恩典,孩子的地位,待遇会变的不同,日后前程也会好很多。但庞氏自己知道,她与张氏有仇啊!她的儿子,张氏会善待吗?

    失了丈夫,女人的指望便只有儿子,庞氏只得一个儿子,恨不得什么都给他最好的,怎么允许儿子会有出事的可能?便是不出事,不认亲妈也不行啊!

    庞氏一醒过来,就听到这吓人消息,立刻疯了似的闹,尖叫声传出很远。很快杜妈妈过来了,说夫人心善,舍不得侯爷儿子受若,你庞氏身上有伤,自己都顾不了自己呢,怎么能照顾好孩子?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恢复的快,表现的好,哥儿还让你养。

    这理由说出去任谁都得说张氏大度,可庞氏听在耳朵里非常不是味。

    什么叫表现的好?是身体恢复快叫表现好,还是自此以后乖乖的,否则就用她儿子来做威胁?表现好不好,可都是张氏定!而且张氏要替她养儿子,她不但不感恩,还要把儿子抱回来,外人面前,张氏只消摆个委屈姿态,别人都会骂她庞氏不知感恩,日后若她儿子真出了什么事,张氏不管,别人也不会说张氏错!

    卢栎眉梢微扬,于情理上,他当然站在张氏这一边,但若他是庞氏……“这局可不好破。”

    “谁说不是呢?”沈万沙笑眯了眼,“寡妇的儿子,那都是命根子,谁碰谁死!庞氏把主意打到崔治夫子身上,张氏便叫她尝尝失子滋味,也是活该!”

    卢栎捧着茶盅,“庞氏受伤,也折腾不了多久。”

    “哪啊,”沈万沙一脸‘你别小看内宅妇人’的神秘微笑,“庞氏买通下人,拖着病体,凌晨跳墙跑了!大清早跑到府衙击鼓鸣冤,告张氏弑夫,她有证据!”

    卢栎手中茶盅立刻放下了,“她还有证据?”

    “是啊,”沈万沙拈块点心扔到嘴里,“还说人证物证都有,证据确凿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