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85章 扑朔

第285章 扑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者尸体就在冰窖门后,推开门就能看到。卢栎见过太多死亡现场,处变不惊,表情没什么变化,沈万沙可是吓了一跳。

    任谁走在前头,门一推开立刻看到蜷曲的死者……近距离视野冲击,谁都会吓坏好吗!

    少爷已经经历颇多,够胆大了,纵使如此,还是忍不住倒退一步,差一点没躲到卢栎身后。

    沈万沙瞪着门:……呵呵,少爷才不怕!这才哪到哪啊,有本事给他来一打血尸!

    卢栎感觉到小伙伴情绪紧张,拍拍他的肩膀安慰。

    沈万沙顶住了,一回头——看到很多侯府下人吓的齐齐退后,脸白唇抖眼睛不知道往哪看,有那胆小的丫鬟已经翻白眼要晕过去了……他清咳两声,站直了走正了,体贴的挡住一众丫鬟的视线,不让她们面对死者,“怕什么,不就是死人么!”

    卢栎:……

    张氏封锁现场就是为了等卢栎过来,现在他与沈万沙到了,她就把大部分下人斥退,只留几个力气胆大都不算小的小厮,预备有需要时帮忙。

    她也与杜妈妈退在一边,静静站着不说话,不打扰卢栎,任他看现场。

    卢栎与沈万沙便往冰窖里走了一圈。

    古代没有空调,古人对付酷热寒冷,是夏季用冰,冬日用炭。硝石制冰法可能未被发现,或者还未普及,在这大夏朝,大户人家一般都会置个冰窖,冬日储冰,来年夏日用。

    身为侯府,崔家的冰窖建的又大又华丽,空间整齐不说,连墙角都雕着花。

    卢栎看了看,这冰窖大概长十五米,宽十米,高八米,大约能盛一千二百立刻米的冰,如今靠门处的冰已取用五分之一,剩下的还有很多。

    大概是府里主子少。卢栎正经见到的主子,也只有张氏,崔治,崔杰,庞氏的儿子崔汾年纪太小,用冰有忌讳;府里还有两个庶女,但女子体弱,用冰估计也不太多;剩下唯有一个地位不一般的宴安,需要好生对待,再没什么人有资格日日用冰。就算张氏心善,偶尔会赏下人,量也不会大。

    冰窖大,存的冰多,夏日消耗少,这冰窖的温度……就可想而知了。

    沈万沙搓着胳膊,一脸后悔:“怎么就忘了拿件棉袄进来穿!”

    “没事,我们很快就能出去。”卢栎加快了看现场的速度,其实他也挺冷的……

    脚步快起来,视线四下观察的速度也快了,但效率并没有减,卢栎集中全部精力,把冰窖从前到后认认真真看了一遍。

    沈万沙一时忘了喊冷,就看着卢栎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走,眼珠子灵活转动,那频率他看一眼都觉得眼花。随着眼睛灵动转动,卢栎的头也在移动,下巴角度更是随时调整,就像在跳一种韵律节奏奇怪的舞……

    他走路的速度很快,眼神有种说不出的粲然锐利,就好像他这么轻飘飘一走,整个冰窖的场景都装到了他的脑子里……

    等卢栎拉着呆愣愣小伙伴的手往外走时,沈万沙还没反应过来,“看、看完了?”

    “嗯。”

    沈万沙眼睛睁圆:“真的?”

    卢栎一边朝门口方向走,一边与他说:“张姨说若无意外,取冰时间一般都是上午巳时和下午申时,冰窖没专门的人看守,但钥匙只有前后院总管事,以及她和杜妈妈手里有。各门落钥之后无关人员不准走动,想偷偷进入冰窖很难。”

    “冰窖温度极低,地上结有薄霜,脚印一夜未经污染,非常清晰,极易辨认。所有脚印都集中在门口区域,死者并未往里走,也未发现她接近冰块的脚步,她好像不是来取冰的。”

    沈万沙接话,“唔,所以才说她自杀呀!”

    卢栎听闻此言没有说话,只眉尖微微挑了下。

    “你不同意?”沈万沙想想之前庞氏崔杰的话,再想想死者梅香的尸体表征,“可她身边有高诚房间钥匙,荷包里还有砒|霜,结合前后……她这很像畏罪自杀么!”

    不是沈万沙偏向庞氏崔杰,只是现今状况,好像只有这样一个解释,梅香把重要的东西都带齐,不就是表示放不下高诚,已经他报仇了么?

    少爷眉毛扬的高高,“赫连羽那家伙这次一看错了,梅香才没有喜欢宴夫子,她是暗恋高诚的!”

    卢栎笑了一声。

    沈万沙歪歪头,“不过事情不能只靠猜测,小栎子,你看出什么来了?我只信你!”

    “尚未验尸,我没有任何确凿意见,只是——”卢栎尾音拉的有点长,“我听过上吊自杀的,投湖自尽的,写遗书从高处跳下来跌死的,却从没听说任何人想死时,找个地方冻死的。”

    冻死过程长又痛苦,一个存死志的人,是想痛痛快快结束生命,他们只是不想活了,不是自虐狂想找虐,除非这件事对他们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卢栎见到的所有冻死案件中,绝大多数都是意外,自杀冻死非常罕见。

    而且现在还是夏天,梅香真想自杀,什么方法不行,非得在条件并不允许的情况下,千方百计弄到冰窖门钥匙,再想方设法于各门下钥后溜进去,自杀?

    沈万沙想想还真是,“那梅香不是自杀?是别人把她杀了放过来的?”那这人还放了高诚房间的钥匙,以及砒|霜……就更复杂了!

    “先验尸再说。”

    两个人说着话,走回冰窖门口。因门现在开着,外面有热气扑进来,二人倒是没那么冷了。

    他们刚刚说话并没有避着人,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门口的人都听到了,张氏秀眉微蹙,“梅香……不可能是自杀么?”

    卢栎冲她扬起一抹微笑,“张姨不要着急,等我验完尸就知道了。”

    因现场已经看完,卢栎接下来准备验死者尸身。死者已死,因久住冰窖浑身僵硬,这样验肯定是不行的,卢栎请下人帮忙,把死者移出冰窖,让尸体在室温下逐渐回缓解冻……

    因是夏天,这个时间并没有用多长,问过张氏意思后,卢栎准备解剖。

    解剖之前,他先检查死者身上物品,并脱掉其身上衣物。

    她身上装砒|霜的荷包之前已经取下,砒|霜没有味道,但白色粉末太显眼,有一部分都漏在她的裙子上,被发现简直太正常。

    死者穿了一身夏日浅绸裙装,因是女子,袖袋,怀里装有帕子,针线包等物,怀里还有个精巧袋子,装着几只碎银块。

    卢栎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确定死者身上不会有零碎东西了,去解死者腰带……这一解,被他解出一样东西。

    “咦?”卢栎把掉在验尸台上的小东西拿出来,“少爷你来看,这是不是剔红漆器?”

    卢栎对古代技艺不太了解,沈万沙却是个中高手,一看就知道了,“没错,是剔红漆器!”少爷就着卢栎的手,将小东西移到阳光下细看,“这手艺相当不错啊……你看,这杯面纹路,一边也不呆板,这么小还能刻的这么好,好东西啊!”

    这是一枚精致的剔红酒盏,有杯有底,个头非常小,比一般男人用来喝白酒的浅盅还小,整个也才到卢栎的食指一半,卢栎觉得像他这样的成年人捏着很费劲。

    这样的精巧之物,大约不是用来给成年男人饮酒的,不是给小孩子用,就是赏玩的。小孩子一般不喝酒……所以这酒盏,应该是一套,专门做出来赏玩的?

    “大约是。”沈万沙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因是剔红漆器,少爷不免想起几日前看高诚房间时的发现,“这个是不是——”

    卢栎解完死者身上衣服,开始戴口罩手套,“证据不足,还未可知。”

    ……

    沈万沙拿好纸笔准备写尸检格目时,卢栎解剖已经拿在手中了。为免旁人害怕,卢栎并没有让张氏等人进来,房间里只有他与沈万沙,收到口信跑过来的官府人员,以及赵杼派给他的护卫。

    卢栎轻轻呼一口气,开始:“验——”

    “死者梅香,女,年十八,发散,衣乱,体蜷缩,指甲有血痕……”

    “死者肤色苍白,体表汗毛竖起,□□手、脚、小臂,小腿有大量‘鸡皮疙瘩’……”

    “死者乳(河蟹,没错就是那个敏感点)缩小。”

    “死者身上无冻伤表现。”

    “尸斑颜色鲜红……”

    ……

    体表看完,卢栎解剖刀划开死者皮肤,开始检验内里。

    “死者胃内空虚,胃黏膜糜烂,黏膜下有褐红色斑点状出血……”

    “右心扩张,充满血液,色暗红……”

    “肺充血,水肿,出血,色鲜红……”

    ……

    整个过程走完,卢栎长长叹了口气,“死者系生前冻死。因冰冻环境,死亡时间难以确定,推测是在三更前后。”

    “真的是被冻死的啊……”沈万沙感叹,他还以为是被别人故意杀害,死后弃尸呢!

    “活人冻死,身体呈卷曲状;体内代谢降低,血液中氧气不能被组织细胞利用,氧和血红蛋白含量变高,故尸斑呈鲜红色;肺循环氧合血红蛋白不易分离,遂肺及左心血液亦鲜红,右心血液暗红……”

    卢栎一点点解释,说着说着发现自己措辞不对,沈万沙和周围的人都懵了,满脸都是‘听不懂’。

    他笑了笑,“嗯,刚刚是我师门仵作术语,有些你们不大理解,但这些征状表明,死者确系生前冻死。”

    最重要的一点他还没来得及说,死者胃黏膜糜烂,黏膜下有褐红色斑点状出血,这是‘维斯涅夫斯基斑’,九成的冻死者会有此征象。可惜没有仪器,不能切片观察,但缩合所有表象,他很确定此次验尸结果。

    沈万沙等人更是对他有绝对的信任,这方面卢栎是专家,他说是生前冻死,一定是生前冻死了!

    ……

    卢栎做好尸体缝合,脱下罩衣手套,净过手,沈万沙就跳过来,迫不及待的说:“我想到了一点!钥匙!”

    少爷眼睛发亮:“梅香手边只有高诚房间的钥匙,冰窖门的呢?她怎么进去的?若是她自己过去,肯定要先弄到冰窖钥匙,尸体身上,身边都没有,说明当时她一定不是一个人!她同别人一起去,别人有钥匙!”

    卢栎颌首,小伙伴你终于想明白了:“梅香系生前冻死,必然在活着的时候经历长时间痛苦,人有生存本能,死志再强烈,这时都不一定熬的住。若她有钥匙自己打开冰窖门,受不住时很有可能会离开,她走不了,当时一定有第二个人。不管梅香有没有拿到冰窖钥匙,这钥匙现在一定在当时的第二个人手中,这个人将冰窖门锁住,困住了梅香。”

    梅香必定强烈挣扎过,否则指甲为何损毁出血?

    “这样的话,疑点就更多了……”沈万沙摸着下巴,“梅香尸体旁边有高诚房间的钥匙,荷包里有砒|霜……看样子就是在留恋高诚,为他报仇,此前庞氏与崔杰扯皮,高诚之死很像是他们做的么!如果梅香不是自杀,那凶手做一切……”

    “凶手对侯府内所有事情了如指掌。”卢栎替他说出后面的话。

    沈万沙拳捶掌心,“对,就是这个话!庞氏高诚中毒可能是此人所为,有可能高诚之死也是这个人做的!”

    二人对视一眼,非常有默契,“先去问问梅香同屋!”

    问过之后,就能证明他们猜想对是不对了!

    沈万沙乐的眉眼弯弯,笑的牙见不见眼。他就知道,他与小栎子才是最合拍最默契的!那个讨厌平王一直杵在小栎子身边,镇日打击自己,正好那人不在,他终于明白,他才不笨,他最聪明!

    哈哈哈哈哈哈!

    少爷性子本就活泼开朗,很有感染力,这样发自内心的开心,更加耀眼,小脸红扑扑,大眼睛清亮亮,小眉毛几乎要飞出去……卢栎心都要萌化了,少爷怎么能这么可爱!

    他手痒的不行,揉了揉沈万沙的头。

    沈万沙顺势抱住他的手,“小栎子,以后就咱俩好,不跟平王那个臭脸王,墨脱那个骚包王子玩!”

    卢栎不忍心拒绝,“嗯。”

    沈万沙一边说话,还一边朝空中挥舞拳头喊口号:“我们是无敌探案团!虽然没武功个子小……天下没有破不了的案!”

    卢栎:……

    情绪平息下来,是要继续解案子的。卢栎与沈万沙见了与梅香同住一室的丫鬟,秋莲。

    秋莲是个相貌普通,性格文静的姑娘,张氏叫她过来后,她一直站在外面等,卢栎解剖半天没出来,她也一点不着急,行礼,说话都很平和。

    卢栎问她,与梅香关系怎么样,梅香平日里与谁走的特别近,有没有心上人。

    秋莲回道,梅香是个极好相处的姑娘,同谁都聊的来,同谁都能说得上话,可若说与谁走的特别近……好像没有。她与所有人距离都差不多,大都能称上一句熟人,但好到说心里话程度的……反正,她是不知道。

    要说稍稍显出来走动多点的,也就是高诚了。高诚是管事,有时事情多的忙不过来时,梅香会帮他;高诚空时,也会从外面买吃的带给梅香;高诚喝酒误事时,梅香比谁都生气……

    “婢子亲眼看到到她们吵架。”秋莲道,“梅香处事伶俐,从未与人脸红,她能与高诚吵起来……婢子想,可能他们关系特殊。”

    “你觉得梅香喜欢高诚?”

    这个问题让秋莲有些为难,她觉得梅香与高诚关系特殊,好像互相有意思,可两人相处时并没有多少浓情蜜意……

    “婢子没嫁人,可能看错了,但婢子见过两人恩爱的样子,好像与梅香她们不同……”秋莲脸有些红,“婢子本不欲说这些,但夫人说婢子必须说实话,是否正确,自有贵客来判断,遂……”

    “嗯。”卢栎摆摆手,让她不要紧张,“梅香与高诚走的近,只你知道?”

    秋莲摇摇头,“大家都看的到。”

    所以几乎所有下人都有这样的误会:梅香心仪高诚。

    卢栎目光微闪,又问:“梅香最近买过砒|霜?”

    “买过的,”秋莲点头,“说屋子耗子多。”

    所以她有砒|霜,也不是秘事。

    “梅香平日里可流露出喜欢什么人的样子?”

    “没有。”

    这一点卢栎倒觉得很正常。根据现有信息分析,梅香是个非常聪明的人,如果有什么事不想被人发现,就能藏的很好。可那日李推官正厅问案,他位置绝佳,确信自己没看错,梅香对宴夫子……

    卢栎捻了捻手指,换了一种问法,“除了高诚,梅香最近可有与哪个男子走的过近?并非什么春|情之意,只是有事。”

    秋莲这下眼睛微微睁大,好像想起了什么:“有的!”

    沈万沙着急:“谁!”

    “宴夫子。”秋莲歪着头回想,“有日高诚不知道怎么想的,要请宴夫子喝酒,宴夫子拒了,他就提了两坛好酒到宴夫子房间,宴子是君子,没把他赶出来。可房间安静没多久,里面就传出瓷器破碎的声音,两个人吵架了。紧接着,高诚狼狈出来,脸上还被瓷片划了一道,血淋淋的……梅香听说了,很不开心,找了晏夫子两次。后来高诚去世,可能又想起此事,梅香又找了宴夫子几次。”

    “宴夫子……”沈万沙声音喃喃,“怎么哪哪都有宴夫子,他是不是有嫌疑?”

    他本是无心问出,不想这一句话几乎令在场所有人侧目。大家纷纷发言,宴夫子乃正人君子,大家同处十几年,不可能看不透……

    沈万沙回想宴安的模样气质,也有些泄气。那样一个芳兰竟体,仙露明珠,风仪无双的人,怎么会是杀人凶手?一点也不像么!

    可秋莲既然说了梅香与宴夫子有交集,就得问上一问。

    又是在侯府正厅,卢栎与光万沙在张氏,杜妈妈的陪同下,见宴安。

    宴安气质清华,一举一动似浑然天成,优雅无两。他进门先朝张氏行礼,眸色平和,神情端肃,未见任何不对之处。张氏侧身避过,指着卢栎沈万沙,说他们有问题要问。

    宴安给出了合理解释:梅香找他不过是想为高诚说和,他行事向来随心,万事不欲勉强,便言一切随缘。梅香显然对此不满意,才找他多次。

    宴安真的是个君子,容貌举止合宜恰当,不会让人觉得半点不舒服,也不会让人有任何误解。比如他对张氏……这一刻,卢栎完全看不出他对张氏有意思,之前的感觉就像是个误会,他误解了宴安眼神里的内容一样。

    卢栎觉得奇怪,正想再问,赵杼来了。

    赵杼觉得时间晚了,来接他回家……

    卢栎无法,只得与张氏道别,约好明日再来。张氏笑吟吟相送,说正好明日无事,她亲自做两道菜给卢栎尝尝,都是以往苗红笑爱吃的,看他喜不喜欢。

    ……

    可第二日,卢栎一行人过来,并没有吃到张氏做的菜。

    因为宴安过来自首了。

    他找到卢栎,直接说:“高诚是我杀的,梅香也是我杀的。”

    卢栎几人齐齐一怔,沈万沙愣了好久才回神,“真是你杀的?”

    宴安眸子微阖,微风拂起他发梢,露出左眉长长伤疤,“是。”

    这还得了?卢栎几人赶紧找空房间,与宴安说话,侯府也瞬间炸开了锅。

    宴安很安静,情绪自始至终没有起伏,讲述了杀人经过。连卢栎等人的问题,也好好回答了,竟是天衣无缝!

    沈万沙嘴巴张着,半天没合上,“真的是你啊……”

    宴安眼梢微垂,唇角牵起一抹温柔入骨的笑容,“是。”

    ……

    条条样样都对的上,连细节都很严谨,沈万沙虽然觉得很可惜,还是认为,可以结案了。

    正在他发言建议结案之时,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你说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