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86章 是谁

第286章 是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日与卢栎一起过来的,除了沈万沙,还有赵杼。

    三人对宴安的自首都很惊讶,沈万沙眼睛睁的圆圆,震惊全部写在脸上;卢栎与赵杼对视一眼,除了惊讶,看到更多的,是彼此眼底的思考。

    卢栎微微挑眉:你觉得……有问题?

    赵杼修长眼眸微眯:你不也是?

    两个人快速交换过眼神,就安静下来,仔细听宴安讲述犯罪经过。

    宴安说,高诚是他杀的。原因是高诚心思不正,淫|乱后院。高诚若只是与庞氏通|奸,没做其它伤天害理的事,也没有破坏内院规矩,他只会看不顺眼,不会起意杀人,但高诚不该谋算世子之位。

    沈万沙就问:“是因为你与世子的师徒之情么?”

    宴安摇头,“除此之外,武安侯崔洛对我有恩。”

    武安侯崔洛对他有恩,不单单是救命之恩,还有知遇之恩。崔洛死的太早,好像还有点不可言说,但他答应过崔洛,帮他看着侯府。男人之誓,一句话,一辈子,他宴安答应过的事,一定会尽力去做。

    卢栎指尖轻点桌面,“你怎么知道高诚与庞氏有染?又怎么知道他们有意谋算世子之位?”

    “武安侯初开府时我就在,之后上京崔家送仆,武安侯取妻,我都经过手帮忙。府里规矩严密,但我这样的‘老人’,想知道一些事,还是比较方便的。”

    宴安微垂着头,看着自己手指,夏日炽烈光线透过睫毛,在他眼底留下淡淡的阴影,“至于他们的谋算……是高诚找到我时,我猜的。高诚许以重利,想让我为庞氏之子崔汾开蒙,说只要我答应,日后会得到想象不到的好处。他说这话时,言语模糊,眼神闪烁,重点并非放在许我多少重利上,一而再的提起‘日后想象不到的好处’……”

    这个举动有些不寻常,宴安觉得高诚可能是在试探他。也许高诚的确想让他教崔汾,但更多的,却是试探他的态度。他对侯府,对嫡子崔治,庶子崔汾,崔杰可有任何执着。

    宴安开始拉住话头,试图套出更多信息,但高诚不是傻子,察觉过后就不肯再多说一个字,但宴安已然确定,高诚有不诡之心。

    他晾了高诚几天,高诚请他喝酒他也拒了。后来高诚提着酒坛子去找他,他直截了当问出来,高诚笑容狡猾别有深意,却还是没个准话,他一生气,就把酒坛子摔了,还把人赶了出去。

    之后高诚没再来找他,他反而更担心,不知道高诚是不是又找了别人,是不是准备对夫和和世子做些什么……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一不做二不休,宴安就把高诚给杀了。

    “说的通啊……”沈万沙眨眨眼,看向卢栎,“小栎子,你说呢?”

    卢栎双手交叉成塔状,抵着自己下巴,眉目微凝,“你在哪里,用什么杀的高诚?”

    “朝阳大街巷子口。”宴安微微抬头,阳光洒在他脸上,从额头到鼻尖到下巴到脖颈,整个线条精致又优雅,英气逼人,“用的冰刀。”

    “冰、冰刀?”沈万沙眼睛瞪的老大,“冰能杀人?”

    卢栎点点头,“冻的结实的冰刀,硬度锋利度都上佳,的确可以杀人。”

    他一边说话,一边回想死者伤口,以及他根据伤口切面表现画下的凶器形状……尖端锋利略窄,后部陡然增宽,间有凹凸不平,厚度比刀剑略大,非常锋利……

    凶器形状太过畸形,卢栎之前认为这是不利,也是有利,不利是因为很难找,有利是因为太特殊,只要有人看到过,他们就能顺藤摸瓜……独独没想到,它可能是冰刀。

    现在宴安一说,他脑中迅速过一遍现场,尸体等各种表现,凶器是冰刀非常合理!

    若是冰刀,根本不需要收回,烈日下晒着,很快会化成水……

    “怪不得我们找那么久都找不到凶器!”沈万沙拳捶掌心,眼睛睁的圆圆,十分激动。

    赵杼指尖轻点桌面,眸色微冷:“高诚被你所杀,为何不叫?”

    卢栎也想起了他与赵杼之前的分析:高诚被威胁过。

    宴安垂着头,微微笑了笑,“他不敢,我同他说,他若敢叫,我就杀了庞氏。”

    沈万沙感叹:“这高诚对庞氏也算真心……”

    卢栎与赵杼对视一眼,交换了个眼色,又问:“你用冰刀杀高诚时,他是否一时震惊太多,靠在了你身上?”

    宴安微微抬头,眸中似乎闪过一道‘你怎么知道’的惊讶:“是。”

    “那你的衣服……”

    “自然是脏了。”宴安眼梢微敛,“我即要杀人,肯定做了准备。我知道高诚那一日要外出,约他在巷子口见面,随身带了个小包袱,有用棉布裹着的冰刀,还有一件与当时身上一模一样的衣服。我用冰刀杀了高诚,立刻换了衣服,放回小包袱里,回府之后立刻将其焚毁。”

    所以说,血衣什么的,也是找不到的。

    宴安说他是侯府夫子,身边时刻离不得笔墨纸砚,他又不喜欢带下人,所以东西都是自己拿着,大家早习惯了,并没有人因此怀疑。他进出侯府都是坐马车的,马车上会放冰盆,他身份不一般,冰是要多少有多少的,劈出冰刀容易,保持冰刀也不难。

    有理有据,合情合理。

    “可是为什么……要在府外杀高诚?如你所言,你对侯府并非不了解,也并非没办法。”卢栎沉吟。

    宴安的解释是:夫人规矩严,府里不方便。

    侯府白日里到处有人,一入夜就所以门钥全落,他倒也能在侯府杀人,但后续解决起来很麻烦,被夫人和世子知道了就更不好。

    “可是外头有官府呀!”沈万沙提醒宴安。

    “我知。”宴安浅浅叹了口气,“但高诚只是个下人。”

    主家打杀下人无罪,宴安虽不算崔家人,但身体地位不同。就算一般良民,杀害某个卖出身契的奴籍人,律法上责任也是要减轻一步的。

    律法对于奴籍人比较苛刻,比如良民杀害良民,查出来要偿命,可杀奴籍人,不需要偿命,最严最严,也就判个流放,罪刑要减一等。反之,奴籍人若犯罪,刑罚上是加一等的。

    所以,一般做了下人的,都会下意识忠心,这个社会能保护他们的太少,他们的终身荣辱,全部系于主人身上。能促使他背主的,一定是了不得的诱惑。

    所以宴安对此很生气,高诚胆敢背主,得此下场是罪有应得。

    卢栎与赵杼对此没再多问,又问起高诚房间那么乱,可是他做的?

    宴安摇头表示否定。

    高诚房间为什么遭贼,丢了什么东西,他一点也不知道。他第一次看到房间钥匙,是在梅香手上,“可能高诚离开之前,将钥匙给了她,委托她帮忙照看房间。”

    “你说,梅香也是你杀的。”

    “是。”宴安微微垂眸,“梅香找到我,说知道一个秘密,关系侯府存亡。她为了取信于我,告诉我他与高诚是一伙的,她手中高诚房间的钥匙,就是证明他们关系不寻常的证物。”

    二人约在冰窖外面见面,因为那里位置最偏僻,也没什么重要东西,夜里连巡查守卫都少。他们两个,一个是侯府‘老人’,一个聪明内敛,工于心计,很顺利的夜间会师。

    “可梅香绕了很久,仍未进入正题。”

    宴安说,梅香随身带了□□,证明自己存了死志。她很激动,说了半天话,要求宴安答应同她好,只要宴安与她在一起,她就把全部秘密告诉他。

    她又是劝又是吓又是诱,宴安渐渐失去耐心,他看出来,梅香的确知道些什么,但并没有打算告诉他。他想,既然她与高诚是一伙的,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虽然那个秘密他不知道,但留着梅香是个祸害,他就把梅香杀了。

    他在侯府多年,数年前偶然得过冰窖门钥匙,冰窖锁经年未换,他很幸运,一下子打开了。他说听到外面有动静,往冰窖里躲一躲,然后趁梅香不备,猝然离开,迅速将冰窖门重新锁上……

    宴安自陈,他犯罪的过程,就是如此。

    至于卢栎关于庞氏崔杰中毒的问题,他表示不知情,“此二人摩擦不断,互相下毒也未可知,此事确是凑巧。”

    ……

    沈万沙恍然大悟,样样都说的通,真是宴安做的!

    “可以结案了!”少爷大声宣布。

    赵杼敲了敲桌子,看着一派淡然的宴安,“你之所言,皆为实情?”

    宴安垂首:“不敢不瞒。”

    赵杼与卢栎对视片刻,卢栎微微颌首,“如此的话,只有——”

    “你说谎!”一道声音从门外传来。

    这声音清越婉转,有坚毅,有刚强,亦有温柔,卢栎很熟悉,“张姨——”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浅浅脚步声由远及近,卢栎注意到,宴安身体僵住了。他视线垂下来看着自己的手,目光似有闪动,却不敢抬头看来人。

    果然是张氏来了。

    张氏一进来,浅浅给赵杼行过礼,什么话都没说,直接看宴安:“你看到了?”

    宴安仍然没有看她,只是头轻轻的点了点,“看到了。”他声音略沉,满满都是苦涩。

    这一问一答,充满隐意,沈万沙耳朵立刻竖了起来。不光是他,卢栎与赵杼眼睛里也开始有光芒跳跃。

    “那你还认罪?”张氏轻轻呼口气,转向卢栎三人,面上带着微笑,“别听这个白痴瞎说,人是我杀的。”

    她坐到桌面,先不解释刚刚吓人的话,继续看宴安,“你怎么知道我用冰刀杀了高诚?”

    宴安仍然垂着头,死死盯着自己的手,身体绷的紧紧,声音有些瓮,“高诚是我杀的,我当然知道。”

    张氏唇角抽了抽。

    “梅香也是我杀的。”

    张氏额角直跳。

    沈万沙有些迷糊,怎么都争着说自己杀了人?他出言提醒张氏:“宴夫子刚刚交待过犯罪过程,有理有据合情合理天衣无缝……”

    “他的话,我刚刚在外面都听到了。不愧是大才子,宴夫子颇有急智,没见过的事,竟也能圆的不错。”

    这话说的带着气,看似夸奖,实则似乎带着鄙视,宴安却不生气,“我自己做的——”

    “小栎子,”张氏不理宴安,直接阻了他的话,看向卢栎,“你早怀疑我了,是不是?”

    卢栎凝眉,干脆承认,“是。但证据不足,尤其凶器血衣,我们一直未能找到……我曾祈祷过,希望凶手不要是你。”

    “为什么?因为我杀了人,是坏人?”张氏目光莹莹,笑容温切,“小栎子害怕了?”

    “倒不是害怕,只是……”

    “一时想不通也是正常,但你记着,我永远不会伤害朋友。”

    张氏的话很坚定,眼神很诚肯,眉宇间智慧闪耀,整个人充满一种特殊的美感……卢栎发现他一点也不讨厌张氏,讨厌不起来。

    “你是大夏首屈一指的仵作,来,让张姨听听,你都怀疑张姨什么?”张氏微笑着说话,整个人淡雅又从容,仿佛她们现在谈论的不是她的杀人案,而是一件不足为道的小事,做为长辈,她想看看小辈的能力,到底到了哪一步,是不是足以让她骄傲。

    在她刻意引导下,卢栎情绪一点也没低落,反而有种被长辈关爱的温暖。

    “凶器我想不出来,但是血衣……你是侯夫人,有心腹,便是自己处理不了,杜妈妈等人也能帮你。我觉得是你拿到高诚钥匙,去了他房间,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去的时间不一定是晚上,府中夜里戒|严,就算你是侯夫人,动静大了也不大好,你可能是早上去的。府里人都起的早,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房间里也是需要点灯,才能看得到东西的。”

    卢栎一边说话,一边循循思考,“庞氏污你弑夫,你太淡定。并非是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的那种不怕,就像一切在你掌握中,你早料到庞氏会有这一出,所以不害怕,不担心,连紧张都没有,你已经提前做好了准备。”

    他又看了看宴安,“还有刚刚宴夫子的招供,好像有足够的动机,也样样合理,可知道高诚有谋算,夫子不应该告诉夫人么?就算避嫌不能见夫人,至少也要告诉崔治,再商量想办法吧?崔治失父,夫子即教导崔治,就该让他明白人心,世事,而不是密密的把他保护起来,养成天真性子,等将来出去狠狠摔跟头。”

    沈万沙听到这里,扇子敲击掌心,是啊,小栎子说的对!莫非真凶真不是宴夫子?

    卢栎顿了顿,又道:“夫子还说以庞氏性命威胁高诚,高诚才没有呼救,但这些天听差吏们收集来的口供,高诚并不是个上进的人,平日表现也颇有些混日子的意思。若高诚真心喜欢庞氏,喜欢到为了她可以舍弃性命的程度,那么依他能力,他能为庞氏做的事,很多。可庞氏如今还过着自以为是的日子,连眼前局势都看不透……我觉得,高诚趁机占便宜的可能性更大。”

    ……

    卢栎越说,条理越清楚,赵杼还时不时插句话,一样样整理下来,宴安自首杀人的经过越来越站不住脚,张氏嫌疑反倒越来越大。

    沈万沙眼睛都直了。他才听着宴安自陈杀人过程觉得样样都对,坚信宴安是凶手,结果小伙伴立刻扭转过来,嫌疑人变成别人了!

    少爷愣愣看着手中的扇子,难道他耳根子这么软,听什么都像?

    宴安鼻尖沁汗,似有些着急,“真是我杀的,可能过去久了细节有些模糊记不清,我再想想——”

    “你再编!”

    张氏冷哼一声,秀眸内光芒闪耀,语速非常快的说了接下来的话。

    “我杀高诚,因为他不但与庞氏通|奸,图谋武安侯世子之位,他还想说服拉拢宴安,让宴安成为他们的人。高诚头上有别的主子,我不知道这个主子是谁,但这个人,很厉害。”

    “我的确是用冰刀杀了高诚,杀完冰刀留在高诚身上,我将身上血迹抹匀,并没有脱下外衫,而是在外面又套了一件与当天一模一样的衣服。归来后血衣并没有焚毁,杜妈妈亲自帮我洗了。杜妈妈整日跟着我,但我杀高诚时让她去铺子里买东西了,她并不知道,只是看到血衣后很紧张,遂这两天表现也有些不平静。”

    “庞氏之子汾儿并非侯爷崔洛亲生,其父是高诚。这二人早勾搭上了,以为事情瞒的紧,旁人都不知情。我曾暗暗取侯爷与汾儿血滴血认亲,两者并不相融。崔洛对我不好,这些脏事我也懒的管。高诚冷心冷肺,对庞氏不见得有真心,但对这个血脉相连的儿子,还是有慈父之心的,遂我以汾儿性命相胁,他自然不敢叫。”

    “可他还是没告诉我,同伙是谁。”

    “我在人来人往热闹大街上杀高诚,是做给他主子看的。我要让人那知道,我虽是寡妇持业,但并不好欺负!”

    “我注意高诚很久,截不到他与外面人联系的证据,但这侯府里,有人与他一伙。他们之间有信物,我见过信物印迹,却怎么都抓不到人,这个人太聪明,太有耐心。本来我有大把的时间,与他们慢慢磨,但高诚心太大,把主意打到了宴安和世子身上,我寝不安席,食不甘味,索性先杀了高诚,再把他房间弄的特别乱,找到花纹特殊,印迹眼熟的剔红酒器,将其带走。”

    “此举是想告诉高诚同伙,信物在我手里,这个同伙不知道我是谁,一定会慌,会乱,会失误,行差踏错露出马脚。”

    “果然,我用花纹印迹放到某处角落时,梅香来了……”

    张氏腰背挺直,眉目秀致,神色端凝,眼睛里有股极强的坚韧,“我亲自夺取别人性命,这双手沾满鲜血,亲朋会害怕我,担心我,可能我面对的世界自此不同,但我,不后悔!”

    “没有人可以伤害我的人!”

    张氏太有魄力,眸内锐气逼人,这一刻她的气势磅礴如大海,压倒一切。

    沈万沙震惊的嘴巴张成了圆形,卢栎怔了一怔,看向宴安——宴安坐姿优雅气质潇洒,可他的眼睛仍然垂着,看着他的手。就算那双手紧紧交握,指尖捏的发白,真的没什么好看,他的视线也未离开。

    张氏也没看宴安一眼,顾自说着话,嘴唇微抿,眼神坚定。

    自打她进房间以来,两个人没有一次眼神交汇,可他们之间流动的气氛……却是那么合拍。

    这气氛仿佛千锤百炼般自然,并非刻意,做作,有意避嫌,卢栎相信,这二人若是在旁的地方偶然碰到,相处模式估计也是这样。

    卢栎又想起之前宴安隔着窗槅看张氏的眼神……

    莫非他们彼此有情,却都谨守着分寸,谁都不会往前一步?

    “我知只说这些,似乎有些不够,个中细节稍后补足,我先与你们说个故事,说完,你们大约就会懂了。”

    张氏长长一叹,声音里充满岁月的沧桑和无奈,“事情须从二十年前说起……”

    卢栎感觉到张氏情绪不佳,亲自为她倒了杯茶,“张姨不急,慢慢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