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97章 方法

第297章 方法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些消息很要命。条条样样都表明:有人预谋大夏国祚!

    这个隐在重重浓雾后面的幕后策划,很可能是肃王……

    皇权之下,并非处处荣耀,宗室子弟,越与上位者血缘相近,越容易起不该有的心思,也越容易被上位者猜疑忌惮。所以不管前朝还是当代,历任天子登基,同父兄弟都不会留下太多。

    赵杼父亲与先帝,肃王是亲兄弟,看先帝掌政数十年,肃王一直活的好好,还能参与朝政,就知道他能力不俗。赵杼因常年戍边,与其接触并不多,但只凭回京以来的了解,他就知道肃王并非提不起的面瓜。

    肃王有王爵,有亲王可以拥有的府兵势力,还有足够的智慧周旋于朝政之间。这样一个人,若处心积虑谋划,可以把自己隐藏的很深,若说他被人蒙骗,借其身份布下这弥天大局……赵杼不信。

    所以虽然证据还不足,赵杼心内已经有七成确定,这个想谋反的人,是肃王。

    之前一直陷在局里,看不透幕后看不清事实,心神偶有不宁,如今看到方向,赵杼反而一点也不紧张了。知道了是谁,是个什么样的局,去破就是!

    到如今,他方才对太嘉帝的直觉给予肯定,可能做皇帝的,对这种事都猜的很准。当初贪银案一发,秘折报上去,太嘉帝就担心有人谋帝位,他当时还觉得没有道理,因为没任何证据证明……

    可把贪银案带到他面前的,还是卢栎。

    他当初只是无聊,因公主遗墓传奇流传太广,他奉皇上命,去灌县查一查管一管,不想见到卢栎,一路就跟着走了下去。对这个未婚妻,他从未见之前的抗拒,到见过之后不由自主的被吸引,整个过程转变的无比自然,水道渠成一般。

    卢栎不仅掳获他的心,一路向他展示了神乎奇迹的仵作之术,还将贪银案,藏宝图一点点的引出来……

    他的王妃运气很好,他的运气也非常不错。能在局面还未展开太大,有时间做准备还击时了解到敌人面目……是他之福,是太嘉帝之福,是大夏之福。

    赵杼很欣慰。

    他起身走到案前,研墨提笔,刷刷写好密折,交由暗卫速速递往皇宫。

    第二日一早,宫中太嘉帝的贴身太监亲自来传令,请平王入宫。

    ……

    卢栎吃过午饭还不见赵杼回来,招手叫来邢左,问他秋坚案有没有新线索。

    邢左知道这些消息赵杼不会瞒着卢栎,便将最新消息告知。

    经查,引起任康复刘光启的抓痕事件属实,当时散财的富商是个外地人,在本地无人脉,看起来是不懂规矩乱撒,但最近此富商得了一笔可以吃三年的大生意,顺着中间人一层层往深里查,查到了肃王府的外办小管事。

    “也是肃王府的人?”卢栎捧着茶杯,看着窗外早梅。任康复也是肃王府的,这笔生意,会不会是他促成?比如他杀了秋坚,胳膊上留下抓痕,本来不算什么大事,但他行事谨慎,觉得应该重视,便许以利益,让富商帮忙,撒重金引众人争抢,他与刘光启‘正好’受伤。

    对于一个富商来说,利益,人脉最重要。他虽然失了很多财,可能得到肃王府长史介绍的生意,最重要得到了肃王府人脉……他当然知道如何选。

    正想着,邢左清秀眉光一挑,笑吟吟道:“王妃,沈少爷来了。”

    “嗯,请他进……”卢栎反应了一下觉得不对,“你刚刚叫我什么?”

    邢左挠了挠后脑,笑的酒窝都露出来了,“嘿嘿……这不您与王爷都快成亲了么……”他一边说,一边往窗外跳,身体像青烟似的远遁,转瞬不见。

    卢栎失笑,他有那么可怕么?

    不过成亲……的确是快了呢。

    卢栎捧茶的手微顿,难得有了些许紧张。到这里这么久,他还没见过别人成亲呢,不知道有没有特殊的地方需要注意?而且男人与男人成亲,是不是需要低调点?

    “小栎子——”

    正想着,沈万沙来了,不但他来了,赫连羽也跟着来了。沈万沙性格风风火火,他跑的快面色激动也就罢了,赫连羽面色也有些兴奋……

    卢栎眉一抬,快步迎上来,“可是有什么事?”

    “嗯嗯有事!”沈万沙笑眯眯拉着赫连羽的手,“不过不是坏事!”

    那就好……卢栎把人让进屋,让下人上茶。

    沈万沙左看看右看看,“王爷不在?”

    “一早被召进宫,”卢栎亲自执壶给沈万沙赫连羽倒茶,“应该也快回来了。”

    沈万沙叹息道:“王爷真忙……”

    卢栎猜他们的事需要赵杼知晓,一遍遍重复太累,他便没问的意思,与两人随意聊着天,等赵杼回来一起听。

    好在赵杼让他们等待的时间不太长,三人一壶茶还没喝完,赵杼就回来了。

    赵杼换了平王冠服,身上的气势却没减,眉眼里散着一股锋利锐气。他坐到卢栎身边,拎起卢栎茶杯把茶喝干,“我有事同你们讲。”

    沈万沙抚掌,“正好,我们也有事同你说!”

    赫连羽微笑道:“王爷先请。”

    他们四人相交已久,早已过了熟人的阶段,彼此间不会太过拘泥,谁先说都一样。因之前与太嘉帝密谈,赵杼不欲再等,直接将昨夜总结到的消息一一说与三人听。

    沈万沙非常震惊,半晌回不了神。

    卢栎也颇觉头大,可情况没到最糟,倒还来得及布置。

    赫连羽桃花眼微眨,笑的特别有深意:“这样的事也敢与我这个墨脱王子说,不怕我率族人过来趁伙打劫?”

    “我大夏即与友邦相交,便倾心以诚,无不可告人之事。”赵杼冷嗤一声,“再者,你墨脱敢大军进我大夏?背后不要了?据我所知,加德满和刺火儿可不是什么善茬。”

    加德满和刺火儿是墨脱边境,常年有架打。而且这群人极为棘手,软硬不吃水火不进,没半点构建和平的意思,碰上了就必须打!

    赫连羽捧着茶盅,不紧张也不生气,只微微笑着:“王爷真是见多识广。”

    赵杼冷哼一声。朋友是朋友,信义是信义,但国家交往非同一般,要照着规矩来,可以签国书友好不犯,但不能不一点不了解。

    卢栎觉得气氛不对,茶盅轻磕一声放桌上:“不要吵架。”

    赵杼眉心微皱:“没吵。”

    赫连羽也笑意温切:“安心,我只是说着玩的。我墨脱皆是血性男儿,无诚信之人根本不配活着。我在大夏受皇上王爷照顾颇多,家父也深为感激,如今两邦已开通边境贸易,很快又会有姻亲之谊,正该彼此相扶,互帮互助,盛世将来,我们的友谊更将日久绵长。”

    边境贸易这事卢栎知道,姻亲之谊……他看向沈万沙,是他想的那样吗?

    赫连羽摸了摸沈万沙的头发,“皇上已经答应我了。”

    卢栎非常震惊,直直看向赵杼:是真的吗!

    赵杼冲他点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卢栎又回头看沈万沙。少爷的样子……可一点也不像知道啊!

    赫连羽拳抵唇边轻咳两声,声音压低:“我还没同他讲。”

    卢栎:……这事也能瞒!

    他正震惊着,沈万沙突然一拍桌子,眼神凶巴巴:“原来上元夜讹我的幕后之人是肃王!”

    原来才从一堆消息里反应过来……

    “我就知道,我家那情况,不可能没人打主意!我爹我娘平日里最是谨慎小心,还是抵不住,这些人太讨厌了!”沈万沙愤愤道,“竟然还想谋反,真是笑掉少爷大牙!皇上是那么好搞的?平王是那么好欺负的?小栎子,咱们要掀翻肃王!必须掀翻!”

    什么叫皇上是那么好搞的?卢栎直接朝沈万沙丢眼色,这话在古代来说,是大不敬了。

    沈万沙却梗着脖子:“怕什么!你是平王妃,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难道你还能让平王卖了我不成!”

    这是在替自己找补了……可少爷话说的硬气,眼神还是忍不住朝赵杼溜了一下。

    卢栎抚额。

    “本王没空理这鸡毛蒜皮的小事。”

    赵杼一表态,沈万沙立刻乐了,靠过去抱着卢栎胳膊,小声在他耳边说:“还是你管用啊……”

    卢栎:……

    “讹诈你只是个试探,他的终极目标,应该是想收拢你家来用。”卢栎摸着少爷的头,“他蓄私兵,造兵器,都需要大量金钱,尤其贪银案被识破,资金来源减少时……”

    “所以是看上我家的钱了?”沈万沙更怒,“我家的钱都是我爹和我一文文赚的,再多也是我们的,凭什么要给他!”

    ……

    话头拉回来,赵杼指尖敲打着桌面:“那以后宅小妾,外院管家方式掌握官员的大夏组织,与异族藏宝联盟组织有关联,同为肃王管束。”

    赫连羽眼角微翘,浅色瞳眸内有微光流转:“我今日,就是来说这个的。”

    他说,异族藏宝联盟内部不协。赫连羽自己还没能接触到组织最上层,但暗里跟着齐白相英这两个人,他很快看明白,组织里有两拨人马对立。

    齐白看起来是异族藏宝组织的首领,但在他之下,还有个叫井元的人,是大掌事。这个井元是辽人,一心为自己族群谋福利。

    赫连羽跟踪的时机特别巧,正好井元与齐白吵架,井元指齐白忘本,自甘下贱服侍旁人;齐白说这只是合作,当初所有人一起投票决策合作,事成后有大利益分享,是井元自己贪心不足,不诚信,亦不道德……

    “二人说话间提到了使团案的几个死者。那几个死者都是井元死忠,获得了重要消息不肯上报,所以齐白照规矩,将他们抹杀了。”

    赫连羽说完,卢栎冷笑一声:“合作?这个合作人,大概就是肃王?”

    沈万沙也很气愤:“肃王这是在卖国!”

    道理很简单么,异族藏宝组织是在找宝藏,肃王要谋反,找上他们,肯定互相许了利益。然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家都多长了个心眼,肃王这边有还有一个以后宅小妾,外院管家为主的大夏组织;异族藏宝联盟有个掌事元井,存着私心不肯分享太多东西。

    这两个组织,还互相抢东西。比如瑶情姑娘偶然得到藏宝图时……

    就是不知道肃王与这个组织联系是什么时候的事,是知道宝藏前,还是知道宝藏后?是尚未有谋反计划,还是已经计划铺开,故意找上门合作的?

    “这个已经不重要,”卢栎眸色微沉,“重要的是咱们该如何处理此事。”

    赫连羽点点头,继续说:“另外,相英在找造假高手,放出的消息是需要临摹古画,我听他的意思,好像是想伪造藏宝图。”

    “伪造藏宝图?”沈万沙小眉毛竖起,“他想干什么?”

    卢栎眸色微厉,“走到现在,我们知之甚多,然我们一路探索寻找,对方只怕更早察觉了我们存在。他们不能肯定我们知道多少,但提防之心不会失,这假藏宝图造成,大概就是为我们准备的。”

    他们一点点看到肃王,肃王也一点点看到他们,有些时候,他们在明肃王在暗,有些方面,他们在暗肃王在明……情势很紧张,却也不是完全对他们不利。

    这不,他们就知道了关键信息。

    “怪不得,他们欲拉拢宴安。”

    沈万沙不明白,“关宴安什么事?”

    “记不记得当初,张姨不明白为什么对方为什么冲着宴安去?说宴安虽有才,脸已破,无法入仕,没权没财根本没用,现在看……”卢栎眉梢微抬,“我同崔治聊天时,崔治说过,宴安是书画高手,但凡造假,一眼就能瞧出来。宴安才高,毕生醉心学问,他能看出别人造假,想必自己也是会造的。”

    沈万沙愤怒拍桌:“原来如此!想的可真是够远啊!”

    ……

    “还有那个芸香,就是大夏组织训练过后,准备投放后宅小妾的人。”赵杼知道之前卢栎提起此事,必是挂怀,特意去查了查,“她是刘怜儿属下,刘怜儿还记得吗?”

    卢栎点头,“记得,那个突然失踪身死的青楼姑娘。瑶情从她手里抢过来一堆异族客人。”

    “训练过后特别聪明的人,会放入青楼,给刘怜儿做下属,收集消息。刘怜儿看上了芸香,芸香漂亮聪明,惯会哄男人,没有她不敢睡的人,没有她不敢接的活,不久,芸香便成了刘怜儿手下第一力将。”

    卢栎微微皱眉,“可这也不能说明,为什么我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芸香沉迷肉|欲,左右逢源,日子过的极快活,胆子也越来越大,她得了脏病,仍不知收敛,传染给一个她惹不起的人。那人家族下了追杀令,组织那时势弱,不能力敌,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她逃跑……”赵杼眸子微眯,终于说到了关键处,“最后,她逃到了蜀中。”

    “蜀中?”卢栎还是没明白。

    赵杼又提醒,“她嫁了个男人,名叫毛三。”

    “毛三!”沈万沙拍桌子,“我想起来了,那个断头案的凶手就叫毛三!”

    卢栎一怔,也想起来,原来是他……怪不得觉得这名字有些熟,却又不记得,肯定是当时毛三提过,因为人已死,又不太重要,他便没记住。

    “怪不得不易有孕,原来是得了脏病啊……”沈万沙眉尖微翘,“会哄男人,沉迷肉|欲……她遭遇到的强|奸,是不是真的?听说脏病会传染,她的孩子……呃……”

    当初真相早已淹没在时间里,没有证据,沈万沙不好随意臆测,但根据赵杼描述,他对芸香此人印象十分不好,她的死或许没有那么无辜。毛三为了她成了断头使者,杀人凶手,他觉得有些不值。

    “果然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遇到好事,先要想一想,里面有没有什么事,自己能不能承担……”沈万沙叹息完,又‘咦’了一声,“可那毛三,直到我们逮到,他都好好的呀!”他没被传上脏病么!

    “个人体质不同,抵抗力不同。”有些人能得的病,有些人可能不会得,传染机率并百分非,而且——卢栎叹息道,“这种病得了不会立刻死,可能潜伏多年,或痛苦多年。”

    ……

    将一切信息分享剖析过后,几人更加确定肃王不无辜,所以,怎么抓人是关键。

    卢栎转头看赵杼,“私造兵器和私募兵员那边,可能立刻动手?”

    “不可。”赵杼摇摇头,“那里兵员大部分四散大夏各地作恶敛财,我需要时间跟踪确定。而且那村庄离上京城太近,若是我,真有心谋反,基地不会建这么近,肃王在别处,肯定有更大的蓄兵地,现在不宜打草惊蛇。”

    肃王王爵在身,上京有一定护卫力量,自身行事也非常谨慎,就算他们有了皇命,没有过硬罪名,也不能直接拿肃王。肃王不会任人宰割,这些事也瞒不过朝廷百官和百姓们,若不想舆论被引导,情势更复杂,就不能莽撞。

    “所以只要肃王窝着不动,咱们就没办法拿么?”沈万沙很发愁。

    赫连羽灵巧手指转着茶盅玩,眼梢垂的很低,“他不出来,咱们不能此他出来么?”

    沈万沙立刻偏头,“怎么引?”

    卢栎微微阖眸,若有所思,“每个人都有弱点,有很在乎的东西。”

    肃王,在意什么?

    赵杼视线滑过卢栎精致下巴,落在嫩白耳根,“或者,用他不能推开的事。”

    沈万沙‘啪’一声,小手拍上桌面:“秋坚案!”

    少爷修眉微扬,眼睛炯炯有神满是华彩,“贪银案多重要,秋坚多重要!现在嫌疑人中有长史任康复,只要凶手是他,随便来点言语煽动,肃王就不能撇清!”

    被事情缠住,人就会慌么,一着急,行为可能会出错,没准肃王一生气,就这么反了呢?平王布下兵力看着,等肃王一起事立刻按下,拿个现形,还怕什么!

    对少爷来讲,唯一的问题是:“可是秋坚,是凶手么?”如果人真不是,也不能随意诬赖啊!

    卢栎与赵杼对视一眼,彼此眸底意思很明显:利用本案,的确是个办法。就算肃王不上当,试探一下也好。

    “所以我们来分析一下,秋坚到底是不是凶手。”卢栎微微垂头,眸中有粲光闪现,“对我来说,黄文兴田修明以及刘光启英娘,他们都有杀人动机,可秋坚死后,随身包袱不见了,为什么?”

    “黄文兴田修明若担心私情暴露,他们可能杀秋坚,可能清理现场做假,可能引人发现秋坚尸体,他们拿秋坚包袱做什么?”这三个人,可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也没有什么利益纠葛。

    沈万沙拍桌:“所以黄文兴田修明是凶手的可能性很小,除非我们查到的消息有误!”

    赵杼面色冷肃:“他们的人物关系我核实过,不会有错。”

    “若是英娘……除非秋坚威胁她争夺戏王,否则我想不出她为什么会出手。她想要钱,秋坚很愿意为她花,若只杀人谋财,未免有些得不偿失。”

    现有证据也不能证明她杀人,她身上的没抓痕。

    卢栎双手交错撑着下巴,“还有刘光启,就算他被英迷的七荤八素,可能为她杀人,可他爹有权有财,他什么都不缺,拿秋坚包袱干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